第八十一章 丢人丢大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睿去了夫人房中,发现父亲,许碧瑶也在。许睿一进去先跟父母行了礼,心想倘若他们要通过自己走后门,求夏奕去给别人治病,那自己究竟该不该去跟夏奕开口,可是如果开口了,会不会让夏奕为难?

“睿儿,今日城中盛传那夏公子有精湛的医术,可是真的?你今日可是一整天和他在一起,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许老爷开门见山问道。

“千真万确,是夏公子救了那小孩。”许睿回答。

“那夏公子是哪一家的公子?”

“孩儿不知。”

“你与他私交甚好,你怎会不知?”

“孩儿未曾问过,他也未曾说起。”

“睿儿,你明儿问问他去,问问他的家世,再问问他可曾婚娶。若是没有婚娶,又门当户对的话,你不若就替瑶儿牵个线吧。娘看着那夏公子一表人才,医术又高,人品也好,是个极好的,定是配得上瑶儿,再者他上次救了瑶儿,也算是跟瑶儿有缘。”许夫人说道,用殷切的眼神看着许睿,若是以前,她也不会这么着急非得把瑶儿嫁给夏奕,可如今大家都知道夏奕是个神医,那他将来必定前途无量,瑶儿跟着他自然不会吃苦了,这么一个乘龙快婿就在身边,又岂肯将他拱手让给京中其他贵女?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把瑶儿嫁给他。

“不可,他和瑶儿绝无可能,你们不要妄想了。”许睿上前一步赶紧摆手拒绝道。

“他已有妻子了?”

“没有”

“家世不好?”许夫人问道,随后又补充道:“家世差一点也无妨,只要他有真本事在身,咱家出钱给他开一家医馆,不愁他赚不到钱。”

“也不是这个原因”

“那是为何?”

许睿也不知该怎么说了,他总不能把夏奕是个女人的事说出来吧,这一传十十传百的,那她就装不下去了,大家必然会诟病对她换装,而且她装扮成男人必有苦衷,不然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为何不在家呆着,要出来自己讨生活?

许夫人看他欲言又止,便说道:“娘看那夏公子对瑶儿也是有那个意思的,不然今天也不会特意来安慰瑶儿。”

“娘,你误会了,是我看瑶儿一直不开心,今天是我自己去找他过来开导瑶儿的,你们不要再想把瑶儿嫁给他了。”

“哥,那他今天还拍我肩膀,手把手教我钓鱼,为什么对我做这些亲昵的动作?他对我肯定有意。你为何不肯牵线撮合,难道是因为我被劫匪碰过,你就觉得我配不上夏公子?”瑶儿说起来这段事,又哭起来。

“不是的,跟这个没有关系,瑶儿你不要多想了。”夏奕对你有亲昵的动作那是因为你们都是女的,所以夏奕才会没有顾忌的碰到你,可是许睿又不能说出来,见瑶儿又提起伤心事,许睿怕她又回到昨天的精神状态,干脆逃离了这里,“唉,我不管了,随便你们,反正别来找我。”

夏依依给秦弟弟量了体温,很正常,又查看了伤口,还好,并没有发炎,一切都检查好后,等秦弟弟睡着了,夏依依便蹑手蹑脚地走出去,把客房门关上,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依依提着灯笼推开了房门,一进门便看到房中坐着一个人,没有心理准备,冷不防地看到这么一个黑影,心里咯噔了一下,缓过来后气得后槽牙都痒痒,将手中的灯笼都直接朝他用力扔了过去。

凌轩眼睛看不见,可是听力却很好,灵活的躲开扔过来的灯笼,那个灯笼啪地一声脆响掉在地上,灯笼的竹条架子直接摔得散了架,散乱地撒在地上,可见依依用了多大的劲扔这个灯笼,灯笼中的蜡烛掉在地上,烛火瞬间熄灭,房里又陷入了黑暗之中,蜡烛在地上滚了几圈,被竹条挡住了,把竹条撞开了一点位置,又往回滚,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她居然用这么大力气砸他,凌轩咬牙说道:“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

“杜凌轩,你又黑漆漆的不点灯坐在我房里,你想吓死我啊?我记得我上次就说过不许你再来这里找我的,你还来干嘛?钱刚给你,还没到十天呢。”依依咆哮道,怎么每次遇到他都要被吓死啊。

“那个病人真是你治好的?”

“是又怎样?”

“你能治好本王的病吗?”凌轩有些没有信心,毕竟他曾一次次满含信心的请来一个个名医,可却一次次失望而归,就连鬼谷子都治不好他。难道自己真的再也无法站起来,也无法再见到光明吗?

“我要查看下你的伤,我才能告诉你,我能不能治。”

依依将房间的烛火都点亮,光线明亮起来,便上前查看他的伤,惊讶地发现他身上的皮肤竟变白了不少。

“你怎么变白了?”

“请了鬼谷子来,解毒了。”凌轩也觉得没必要瞒她。

“鬼谷子是谁?”今天听这么多人提到这个奇怪的名字。

“鬼谷子是医术天下第一的药王谷谷主。”

“你的伤怎么弄的?”依依聊回了正事。

杜凌轩把受伤的经过说了一遍。依依一边听故事,一边上前查看伤势。

依依知道他看不见,因此从军医系统里拿东西时并没有背着他,依依拿出个手电筒,俯下身来,将他的眼皮翻开来查看眼睛,此时依依靠得比较近,俯下身的时候头发扫过凌轩的面庞,痒痒的柔柔的香香的,凌轩的内心不经易间起了漪澜。

依依很快就检查完眼睛了,又蹲下去检查双腿,摸了摸膝盖和脚踝的位置。

那双柔夷摸着凌轩的脚踝,一下轻一下重的按着,凌轩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神经末梢很灵敏,头一次这么和一个女子零距离接触,依依的指腹划过他的肌肤时,他能感受到那双小手有多么的滑嫩,凌轩竟不知不觉间起了反应,他的小弟弟竟第一次因一个女人可耻地失态了,更何况这个女人啥过分的事情都没有干,仅仅是帮他检查伤病而已。凌轩脸微红,赶紧打开手中的折扇不动声色的遮住那个小帐篷,真是丢人丢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