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告状/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璟阳宫,大门紧闭,门可罗雀,门口的两个小太监站得有些乏了,眼睛一闭一闭的,便打了个哈欠,斜靠在门上打盹。真是无聊,整天都没有一个人进出,除了钟嬷嬷每日去御膳房拿饭菜。他们这守门的都快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了。往日里他们多忙啊,每天早晨妃嫔们都要过来给皇后请安,又时不时地会有掌事过来禀告事情,他们这门口得派好几个人值班才忙得过来。现如今,别说两个了,安排一个都嫌多余。

钟嬷嬷刚从御膳房端着饭菜过来,便见这两个小太监靠在门上打盹,气得抬腿就踢了上去,骂道:“好啊,你们两个狗奴才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值班的时候睡觉。”

两个小太监的瞌睡全被吓醒了,忙跪下说道:“钟嬷嬷,没有人来璟阳宫,奴才也不用进去通报,就这么干守着这个门,这才觉得有些犯困。还请嬷嬷饶了我们这次,我们再也不敢了。”

钟嬷嬷刚刚才在御膳房受了气,正好没有地方撒气,岂肯轻易这么饶了他俩,便喊道:“来人啦,这两个奴才值班偷懒,直接拉到慎刑司去。”

“钟嬷嬷,求您饶了我们。”

钟嬷嬷看也不看他们,便端着饭菜进去了,那两个小太监被拉到慎行司挨了一阵毒打,遍体鳞伤。

皇后一身简装,坐在案前抄写女则,见钟嬷嬷进来,便问道:“刚刚你在外面吵吵嚷嚷的做什么?”

“两个小太监连门都看不好,竟然靠在门上打盹,被奴才给罚到慎行司去了。”钟嬷嬷将饭菜放好,劝道:“皇后娘娘,先歇一歇吧,该用膳了。”

皇后抬头瞧了眼那些清淡的饮食,一碗稀粥,一碟豆腐,一碗萝卜汤,皇后烦躁地将毛笔扔到地上,骂道:“本宫真是受够了,抄抄抄,这得抄到什么时候,本宫抄了这么些天了,手都酸得抬不起来了,还有这么多都没有抄完。还有那个贱人,竟然敢克扣本宫的膳食,说什么本宫需要静心寡欲,饮食要清淡,我呸,就这些素菜,只怕寺庙里尼姑的伙食都比本宫的要好。天天就吃这些,本宫都吃腻了。快端走,本宫看见这些吃食就反胃。”

张嬷嬷战战兢兢地说道:“可是娘娘,除了这些,可就没有其他吃的了,您会饿肚子的。”

“你个蠢奴才,你就不会跟御膳房要些其他的?”

张嬷嬷立即跪下来说道:“娘娘,奴婢心里自然是记挂着娘娘的身体的,每次去御膳房拿饭菜,都特意跟掌事说了,说娘娘身体不好,需要些补食补补身子,可是那掌事说她也只是听令于贤贵妃,只能给这些。”

皇后气得站了起来,冲了过去,直接将装了饭菜的托盘给掀翻在地,骂道:“本宫不过是关在璟阳宫面壁一个月,本宫还是东朔的皇后,又不是被废了打入冷宫,那个贱人凭什么这么对本宫?啊?还有那些个狗奴才这就见风使舵,连本宫都不放在眼里了,如今连本宫里的小太监做事也不上心了,大家还真以为这后宫的主子就是她贤贵妃了不成?”

皇后怒吼到,双目圆睁,眼眸通红,这些日子以来,皇上也不来她宫中,那些个嫔妃也被通知不必来璟阳宫给她请安,往日里这热热闹闹的璟阳宫竟是冷冷清清的,犹如冷宫一般。皇后每日里吃得又清淡,又要没日没夜地抄写,又无人来看她,她便也就懒得梳洗打扮了,头发上并没有戴那些繁琐的凤冠,只是插了几株珠花,脸上也没有涂抹胭脂水粉,脸色便显得有些暗黄,油光闪闪。眼角的鱼尾纹也显露了出来,那脸颊上更是有了几颗暗淡的老年斑。这样一个黄脸婆的形象,与平日里高贵美丽的形象相差甚远。

皇后转身将桌椅全推翻,又去砸柜上的瓷器,钟嬷嬷赶紧上前拦着她,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啊,说道:“皇后娘娘,您息怒,再忍忍,左不过也就还有几天罢了。”

“忍忍,本宫都已经忍了这么久了。太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天天呆在她的仁寿宫里,就不出来给本宫说句情。”皇后抱怨道,好歹自己也是太后的亲侄女,竟然不帮自己,净由着皇上处罚了自己,如今贤贵妃这么欺负本宫,太后也不出面管教她,皇后不悦地说道:“钟嬷嬷,你明天替本宫去仁寿宫给太后请安。”

“是,娘娘。”

第二天,钟嬷嬷便端了一叠已经抄好的女则去仁寿宫给太后请安,太后一听钟嬷嬷来了,便知必是皇后派她过来求自己去跟皇上求情的。

“奴才叩见太后,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钟嬷嬷跪地磕头,将托盘放在地上。

太后问道:“钟嬷嬷不在璟阳宫伺候皇后,跑哀家这里来做什么?”

“回太后,皇后娘娘已经许久未见太后,心里甚是牵挂太后,本想前来亲自给太后请安,在太后跟前孝顺,只是如今身不由己,因此特意派了奴才过来替皇后给太后请安了。”钟嬷嬷头也不敢抬,低眉顺眼地说道。

“皇后娘娘有这份孝心,哀家也知足了。哀家身体康健,你便回去转告她吧,不必担心哀家。”说罢太后就摆手赶她走。

钟嬷嬷也不走,“太后娘娘,皇后日以夜继地抄写女戒、女则,这是抄好了的一部分,还请太后过目。”

“嗯”太后嗯了一声,太后身边的邓嬷嬷便上前将抄好的女则拿过去给太后过目,太后随手翻了一下,便说道:“字倒是写得很工整,确实是用心了的。”

钟嬷嬷连忙趁热打铁地说道:“皇后娘娘确实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因此她抄写女则可没有半分懈怠的,这么些天来,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每日的吃食又十分清淡,奴婢瞧着皇后娘娘的气色有些不好,近几日还有些咳嗽。”

太后说道:“那便叫御医来瞧瞧,叫御膳房给做些补食吧,也别熬坏了身子。”

钟嬷嬷松了一口气,太后总算是说到这方面来了,便磕头下去,有些凄楚地说道:“太后娘娘有所不知,奴婢每次去御膳房拿吃食,都会跟掌事的禀明皇后娘娘的身体不好,需要些补食,可是掌事的说她只听令于贤贵妃,只能给那些个粗食,没有补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