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赏赐/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会只给些粗食呢?”太后皱眉道,皇上虽然禁了皇后的足,暂收了她的权利,可也没有把她打入冷宫,更没有明确说要减了她的吃穿用度,一切用度还是按照皇后的规制啊。

钟嬷嬷委屈地抹了把眼泪,说道:“回禀太后,贤贵妃说皇后娘娘需要静心寡欲,就只给一些素菜吃。如今皇后娘娘可是瘦得皮包骨头了,奴婢看着着实心疼。”

“哼,这个贤贵妃,不过就是给她一个月代掌凤印而已,她还不是真的皇后呢,也不过还是个贵妃,就敢这么放肆,还有没有把哀家放在眼里了。”太后气得拍了下凳子扶手,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便拿出手绢捂着嘴巴咳嗽。

邓嬷嬷赶紧上前拍了拍太后的背,递了杯茶给太后,说道:“太后,别生气,先喝口茶顺顺气。”

太后喝完茶,这才止住咳,说道:“邓嬷嬷,你将西昌国进贡给哀家的千年人参拿到御膳房去,让他们炖只乌骨鸡人参汤,你亲自送到璟仁宫去。”

“是”邓嬷嬷应道。

钟嬷嬷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奴婢代皇后娘娘谢谢太后。只是皇后娘娘这些天闷在屋里抄写,手腕疼痛得厉害,人也憔悴了许多,奴婢担心皇后娘娘憋出病来。”

太后又岂听不出钟嬷嬷的言下之意就是想要太后将皇后放出来,只是皇上既然已经下旨了,而本来就是志王犯错在先,若是将她放出来,又岂不是折了皇上的面子,自己也落下个不明是非过错的话柄。不过不能将她明着放出来,减轻点罪过也还是可以的。

太后说道:“哀家瞧着皇后抄的这些女则已经抄得很用心了,想必是已经将女则牢记于心了,皇后既然手腕疼,就宣个太医过去瞧瞧,若是需要治疗,那就好好治疗,别落下病根子。”这言下之意就是要皇后以治病为由免了抄写女则的惩罚了。

可是钟嬷嬷还想着要皇后提前出宫,正欲再与太后求情,太后便有些不悦地说道:“好了,生病了就好好呆在宫里养病,别出来瞎晃悠了,左不过也就剩那么几天就结束了,到时候,哀家自会督促皇上收回贤贵妃手中的凤印,还给皇后。只要有哀家一天,她就还是东朔的皇后。”她皇后不就是担心以后都翻不了身,拿不回权吗?就她那点脑子,有点事情脑袋都不转个弯就直接往上冲,难怪这么些年来,还搞不定一个贤贵妃。

哼,贤贵妃想当皇后,这辈子也别想。皇后,只能是我们钟家的人。

钟嬷嬷瞧着太后生气了,也不敢再求情,忙说了声“是”,便退了出来。虽然皇后不能提前出宫,但是今天她来的目的总算是基本达成了。

钟嬷嬷连忙先请了个御医去给皇后看病,御医便嘱咐了皇后要多休息,切勿操劳。

御医一走,皇后便躺在软榻上开始休息了,让宫女给自己按摩,按着按着就睡着了。

皇后正在坐着美梦,就被钟嬷嬷给摇醒了:“皇后娘娘,您快些起来,邓嬷嬷正往咱们这边来了。”

“啊?邓嬷嬷来了?快快快,把这软榻收拾一下。”皇后连忙下榻,穿上鞋就跑到桌案前拿起毛笔开始抄写女则,宫女将软榻上的垫单铺平整。刚收拾好,就有太监进来禀报邓嬷嬷来了,钟嬷嬷赶紧出去将邓嬷嬷给请了进来。

邓嬷嬷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御膳房的掌事过来,掌事手中端着的正是太后赐的千年人参熬的汤。邓嬷嬷、掌事跪下说道:“奴婢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邓嬷嬷起来吧。”皇后笑着说道,这邓嬷嬷可是太后娘娘的陪嫁丫头,也是太后的心腹,一直在宫中陪着太后到老,她又是看着皇后长大的,因此皇后对她也还算客气,要想讨好太后,首先就得先讨好这邓嬷嬷,好让她在太后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

“谢皇后。”

邓嬷嬷便站起来,剩了掌事还跪在地上,手中还端着乌骨鸡人参汤。

皇后放下毛笔,揉了揉根本不存在“发酸”的手腕,说道:“这些事让他们做就行了,邓嬷嬷还亲自跑一趟做什么?这么冷的天,也怪累的。”

邓嬷嬷瞧了眼桌案上的纸,那纸写了一大半了,只是墨迹早已经干透了,只有最后写的那几个字的墨迹还未干,只怕是在我进门的时候才提笔做做样子吧。邓嬷嬷瞥了眼皇后还在那里揉着手腕,眼里闪过一丝讥诮,转瞬即逝,恭敬地说道:“奴婢多谢皇后娘娘体恤,只是太后十分担忧皇后娘娘的玉体,特意嘱咐奴婢过来瞧瞧,奴婢瞧着皇后娘娘确实是憔悴了不少。太后娘娘交代了,娘娘保重身体要紧,这女则便不必抄写了。”

“臣妾多谢太后关心。”虽然太后不再这,不过当着邓嬷嬷这么说,也只是让邓嬷嬷回去好传话罢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好半晌,皇后才开口说道:“钟嬷嬷,该用午膳了,你去御膳房把我的吃食拿过来。”

邓嬷嬷又岂不知皇后是故意将掌事晾在那里跪着的,此时也就只好配合着皇后演戏,邓嬷嬷猛地一拍自己脑袋,说道:“哎呦,皇后娘娘,您瞧瞧,奴婢也真是老了,这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太后特意赏赐的千年人参,吩咐了御膳房熬了汤,结果奴婢在这跟皇后娘娘聊天倒是把这汤给忘了,这么久了,该不会凉了吧。”邓嬷嬷转身对掌事说道:“你也是个闷葫芦,跪在这里半晌也不吭声,我老了容易忘事,你倒是记得提醒我啊,还不快把汤呈上来给皇后娘娘。”

“是”掌事心里在喊冤,皇后娘娘和别人说话,自己哪里敢打断皇后娘娘说话呢?那也是一个罪过,只得赶紧起来,只是跪了半晌了,腿脚有些麻,这猛地一下起来,脑袋又有点缺氧,突然眼前一黑,往前栽去,她连忙捂住了手中的汤盅,又跪了下去,这一下去,头又供上氧了,人也清醒了过来,只是汤盅里的汤已经洒出去了,洒在了她身上和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