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护食的小野猫/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嬷嬷连忙上前将汤盅接过来,揭开盅盖一看,就只剩一半汤了,顿时怒不可遏地骂道:“你是怎么办差的?这可是太后娘娘赏赐下来的千年人参汤,整个东朔也就这么一支上好的西昌进贡的千年人参,太后娘娘都舍不得吃,瞧见皇后娘娘生病了,特意赏给皇后娘娘的,你就这么给洒了?”

那掌事都懵了,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掌事连忙不住地磕头:“皇后娘娘饶命,奴才不是故意的,刚刚奴才是头晕,差点摔一跤,这才洒了汤。”

皇后睥睨了一眼不停磕头的掌事,额头都磕出血来了,皇后鼻子一哼,哼,你不是以为贤贵妃掌了凤印,就赶紧去抱紧贤贵妃的大腿了吗?现在又想起本宫才是皇后了?本宫即便没有凤印,要打杀你一个小小的掌事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之前不动你,不过是没有一个好的借口罢了,如今明确了太后依旧是站在本宫这边的,自然要好好收拾你了。

“犯了错就要承担错误,来人,将他押入慎行司,让他们好好教教他,特别是这双手,可别再洒了汤。”皇后又重拾了当日的威严。

可怜那掌事进了慎行司,十个手指头被竹棍硬生生地夹断了,哪里还能再下厨做菜呢?就更做不成御膳房掌事了。

御书房,皇上喝了一口李公公递上来的龙井茶,只喝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皇上问道:“李公公,这茶味道不对啊。”

李公公擦了把汗,本以为换了个人泡茶,皇上也察觉不出来,不料皇上的味觉这么灵敏,李公公跪下说道:“皇上,整个御膳房就只有掌事能泡出皇上喜欢喝的味道,以往都是他给皇上泡茶的,只是往后他恐怕就不能给皇上泡茶了,今儿这壶茶是别的御厨泡的。”

“他怎么了?”

“这……”李公公左右为难,要不要告诉他呢?告诉他就得罪了皇后。

“有什么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他今天因为把太后赐给皇后的千年人参汤给洒了,被皇后送到慎行司,十个手指头都被夹断了。”

“皇后!”皇上眉头皱了皱,皇后被罚在璟阳宫面壁思过,却还不肯消停,只是她罚的不过是个下人罢了,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因为一个下人去责骂皇后吧。皇上心里有些烦躁,端起茶杯又喝了口茶,味道有些苦涩,根本就没有以前的那种醇香,皇上不悦地将茶杯重重地搁在杯垫上,说道:“换一壶茶来。”

到了晚上,凌轩又去了静苑,这次他点了灯,这还是凌轩瞎了之后,自己第一次主动点灯,他跟夜影,白澈议事的时候,都是他们来了之后他们点的灯。

依依看完了秦弟弟的病回房,发现屋里灯亮着,记得自己出来前熄灯了呀。

依依进房发现凌轩在里面,以为他是同意了昨天那个条件,“你同意了?”

“你看看你能不能解我体内的毒。”凌轩没有回答她,却把手腕伸出来,示意依依给他把脉。

“我不会把脉,没学过。”依依拒绝给他把脉,“你不是说鬼谷子给你解毒了吗?你皮肤都变白了,你也不用担心毒发身亡了。”

“你不会把脉?那你怎么确认病症呢?”

“我自有方法。你的毒还没解吗?”

“半年前中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只是鬼谷子说我体内还有另一种毒,十年前就中毒了,我也是才知道,这种毒要到我十八岁的时候才会毒发身亡,这是南青国失传已久的毒,没人知道解药。”

“什么?十年前,你还只是个孩子而已,竟对你下这么狠毒的毒。十八岁就会毒发,你还有几年?”依依一出口就觉得问别人还有几年能活似乎不太好,又改口道,“你现在几岁了?”

“十七”凌轩并不觉得死亡有多可怕,自己从小就在战场上打打杀杀,每次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自己还从不把死亡看在眼里。

“那不就是明年?”依依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讨厌他,可是也不希望他这么快就死了,“我研究下你中的毒,我尽量试一试。”

“你不会把脉,怎么研究我的毒?”

“抽你一些血做试验,有点疼,你忍着点。”依依拿出了针和血袋,本来只需要一点点,不过为了研究,得多试验几次,就多抽点吧。

“我受过的重伤不计其数,割个小口子放点血那点疼算不得什么,你割吧。”凌轩毫无畏惧的伸出胳膊,撩起袖子。

“大哥,是抽血,不是放血啊。”依依都笑了,抽个血而已,又不是割手腕。

凌轩一脸黑线,又叫本王为大哥。

依依扎了针抽完血,将棉签按在针眼上两分钟,然后将他的袖子放下来,“好了”。

“这就好了?就像蚂蚁咬一口就完事了?”凌轩用手摸着那个针眼,“这么小一个眼子,那才能几滴血啊,够用吗?”

“不只几滴,是两百毫升,你别乱摸针眼,会感染的。”依依赶紧拿了酒精棉球又擦拭了针眼,本来想着趁着给你放血,可以多放点血,这样下次别人用血的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可是你的血里有毒,给别人用就是害了别人,还是算了吧。

“两百毫升?”毫升是什么?

“就是一饭碗大小。”

“这么多血,这么一个小针眼,怎么做到的?”

“不告诉你。这是我赚钱的东西,你知道了,又偷去放到汇宝商铺批量生产卖钱。”依依赶紧把东西收进军医系统,生怕他抢了去。

凌轩听见了她的动静,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现在已经决定不偷她的发明了,瞧她刚刚死死护着自己的东西的时候,她犹如一只护食的小野猫,还真是好笑。不过他真的很好奇她究竟还有多少好东西。

“你可以走了,我检测血液后会告诉你结果的,不过我不敢保证我能解毒。”依依再次下了逐客令,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还留着他干啥?自己跟他可没有多余的话可以闲聊。

凌轩却没有昨天那么生气,被她驱赶,也就稍微变了变脸色,什么也没说就老老实实的走了,似乎被她驱赶出房已经成为习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