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救不了他/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回到王府躺在床上,摸着那个小小的针眼,想起夏依依当时提醒他会感染,还急忙又搽了药,她这是在紧张本王吗?凌轩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要是依依知道凌轩这样自恋,依依估计得翻给他一个漂亮的白眼吧,自己那动作只是医生的职业反应而已。

接下来几天,依依都忙得脚不沾地,白天照顾秦弟弟,又要去庄子上指导种植大棚蔬菜,晚上还要躲在房中偷偷的拿出试剂验血。而许睿白天更是形影不离地跟着,生怕秦公子在静苑照顾秦弟弟的时候顺带着撩拨夏奕。

有些蔬菜长得很快,依依便挑了一些长势好的,卖了一批给许睿。当然价钱是很贵的,依依才不会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该卖多少钱还是卖多少钱,揣进自己兜里的才是实实在在的。许睿现在还不是她的,银子却是自己的。当然如果以后许睿属于她的时候,那还卖啥啊?自己就是许府的大少奶奶,鸿运酒楼都是她的了。

这一日,鸿运酒楼推出了夏季菜,这个菜比夏天卖的时候贵了足足十倍价钱。且每日只限量销售一百份。

虽然价格贵得离谱,可很快就被销售一空了,若是没买到的,明日还得赶早来了。买这道菜的人都是有钱人,他们已经半年没吃到夏季菜了,早就想吃了,如今能吃的到鸿运酒楼的反季节蔬菜已经成了贵族圈里的实力象征了。

大家都向鸿运酒楼打听这蔬菜从何处来,可是无人知道。这只有许睿知道,就连鸿运酒楼的掌柜都不知道。

然而京中还有第三人知道,那便是凌轩。

凌轩得知这菜卖得这么贵,看来夏依依又赚了不少钱啊,这夏依依还真的是钻进了钱眼里了,每天就知道削尖了脑袋地想着赚钱,不过她赚钱的能力还真是厉害,如此算来,一天只收她十两是不是太少了点啊。

原来夏依依跟许睿走得近,只是因为有商业合作啊。之前还担心他们两个天天黏在一起,是不是有感情了,现在不用担心了,看夏依依卖蔬菜给鸿运酒楼卖得得那么贵,应该跟他没有感情才是。凌轩想到这,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我够意思吧。”白澈拎着一个食盒走进书房,后面跟着夜影。

“鸿运酒楼的反季节蔬菜?”凌轩闻到了蔬菜香味。

“唉,你总是这样,太聪明了可容易没朋友。”白澈不高兴了,叹了一口气,自己还想搞一下悬念的,结果被他这么容易就猜到了。“知道我今天排了多久的队才买到吗?腿都麻了,还每人限购一份,就这么一小份,我还特意拿过来和你们分享。”

“那赶紧打开吃了吧”夜影说道。

白澈炫耀似的打开了食盒,吩咐下人去拿三副碗筷过来。

“这蔬菜很新鲜啊,像是刚从地里摘下来的,这都快下雪了,哪还能种出夏季菜?奇了怪了。”白澈惊奇的感叹道,“半年都没吃了,难怪城里都抢疯了。种这个的人赚大了吧,也不知道是谁。夜影,你帮我查查吧。”

“不用查了,我知道。”凌轩打断了白澈,一边慢慢地嚼着蔬菜,确实很新鲜,口感也很好。

“你怎么就知道了,你才刚吃一口,就知道了?”白澈再次受挫了,自己今天的得意劲都被他打回去了。

“是夏依依”

“什么?是她?”白澈惊呼道,这夏依依也太厉害了吧,她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天气可是不能改变的啊,那些菜在这么冷的天气里会被冻死的,种子撒下去也不会发芽的啊。

“唉,王爷,你当初就不应该做得太绝了,偷了她的发明去赚钱,也不分一点钱给她。现在好了,她走了,我那汇宝商铺如今没了新的发明,生意也回落了。若是你当初就跟她合作分利,现在这反季节蔬菜我们也能跟着赚钱了。白白损失了好些银子。”白澈说起银子就心疼。

“王爷,属下也觉得你以前的做法太过了,真的伤了她的心,要不你把她接回来吧。再说王妃一个人在外头住着也不合规矩。”夜影说道。

凌轩听他们的谈话,沉疑了一会,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

白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没有想到他还能答应把夏依依接回来住,想到这,白澈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凌轩,像是看个怪物一样,结结巴巴地说道:“王爷,你,你该不会是回心转意了,要跟她一起过日子了吧?”其实白澈是想问他该不会想跟她同房而睡吧,但是不好问得这么直白。

凌轩思索了一下,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白澈挑挑眉,这么说就是他的心里已经有些那种想法了,但是还没有那么确定。如果他心里没有那种想法的话,他绝对不会回答不知道,而是干脆说不是。究竟是什么让他改变想法的?是夏依依赚钱的本事吗?可是以前他也没有在意她能赚钱啊,这些钱在他的眼里犹如毛毛雨,根本就看不上这点小钱才是。或者是他看中了夏依依的医术?听说夏依依的医术很厉害,凌轩还去找她给自己看病。白澈摇摇头,算了,不去想了,就算凌轩把她接回来也没有错,他们本来就是夫妻。

依依检查了血液各项指标均是正常的,没有中毒迹象啊,难道是这里的毒太过诡异,连验血都验不出来,还是说得等到毒发的时候才能验出来,那不就晚了吗?哪里还有时间研究解药啊。看来自己真救不了他,明年,他就会死,依依想到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就要死了,有些伤心。虽然之前他想要杀自己,自己曾经想着要找他报仇的,不过现如今他放了自己出府,除了跟自己要银子外,也没有再为难自己,就算自己想报仇,也只会让他痛苦一下而已,还不至于要拿他的性命报仇。

依依将试管收拾好,喃喃自语道:“不是我不救你,而是我救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