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他们的身份/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收拾了一下心情,虽然自己救不了凌轩,可是自己不是还救了一个秦弟弟吗?总算是有些成就的。依依便去了客房检查秦弟弟的伤势,检查后发现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刀口恢复得也很好,即便接下来不用吊点滴、吃药,也不会再发炎了。

依依将秦弟弟从床上扶起来坐下,说道:“你的病已经好了,你们也可以离开了。”

“谢谢夏大夫,不知需要多少诊金?”秦公子有些心虚地问道,之前人们就说他是个神医,而且他的师父也十分厉害,想必诊金也昂贵,他还拒绝了其他人的求诊,必然是不会轻易出手救人的。自己之前只想着要弟弟的伤势快点治好,便厚着脸皮在这里医治,只口未提诊金的事,就怕自己付不起诊金夏大夫就不会给弟弟医治了。

依依伸出了两个食指交叉搭在一起,“十两银子。”

“啊?只要十两银子?”秦公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多天的诊治,而且治好了别人治不好的病,只要十两银子?若是在别的医馆里,但凡有点名气的大夫出手,只怕也不只十两吧。

依依笑道:“怎么?我开价太低了?”那倒也是,自己出府一天,就要给凌轩十两银子呢。不过依依不是那种趁火打劫的人,看他们兄弟两的样子,应该不是本地人,而且身上的盘缠也不多,怎么能狮子大张口呢?这不是把病人往死里逼吗?总不能病治好了,钱袋却空了吧。

当然了,这比钱袋空了,病却没有治好的事情要好得多。

秦公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十两银子对于一个神医来说开价确实有点低,但若是按照普通大夫来说,这个价格也算合理,倘若夏大夫真的开出个高价出来,自己还真的付不起那么高的诊金。

“夏大夫,谢谢你救了我,将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只管开口,我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秦弟弟开口道谢,一脸严肃,一板一眼颇像个小大人,明明还是个娃娃脸,却非要装出一副老成的架势出来。

“谢谢你哦,我现在倒还真是有个事解决不了,可你也帮不上我的忙,你这么小能帮我什么啊?”依依宠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又觉得他装成一副老气横秋的小脸蛋很可爱,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他的脸,像揉面团一样把他的脸揉成一团,直到依依觉得他的脸上没有老气横秋的痕迹了,这才作罢。

秦弟弟起初觉得很不悦,他不喜欢别人这么揉面团一样地揉他的脸,除了母亲,没有人能摸他的脸,可是当他看到夏大夫脸上竟然流露出一股母爱的感情出来,秦弟弟便觉得有些恍惚。母爱?

“夏大夫尽管说来一听,即便我们不能帮你,也能帮你四处打听打听。”秦公子说道。

依依放开了秦弟弟,还是跟个大人说话比较靠谱,那个小屁孩啥都不能干,就说赴汤蹈火,这个秦公子的话倒还可行,即便他们没办法,帮着打听打听也可以啊,依依说道:“我有个朋友中了很奇怪的毒,是南青国消失已久的毒,毒发前一点征兆也没有,只是一旦到了十八岁就会毒发身亡。如今他已经十七岁了,我也找不到解毒的方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秦公子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忙稳住心神,一脸抱歉地说道:“未曾听过,很抱歉帮不了你。”

他眼里的惊慌并没有逃过夏依依的眼睛,依依心想,难道他知道这种毒?应该不是他下的毒,从他的年龄上来看,十年前,他也只是个小孩而已。但是既然人家不肯说他知道这种毒,那就不必点破了,依依说道:“没关系,我也知道你们没办法,这种毒就连鬼谷子都没有办法,何况是你们没学过医的人。”

秦公子付了十两银子,收拾了包袱就带着他弟弟离开了,二人离开后坐了辆马车远去,马车里秦弟弟小声地问道:“他是不是知道咱们的身份了?”

“应该不会知道,我看他的神情不像是知情。”秦公子回答。

“那他为何跟我们提起南青国和百花虫毒?”

“也许是他实在找不出解药,心急才到处问吧。你也不要太过怀疑他人,我看他是个好人,为人也坦坦荡荡,对我们并无恶意,再说了,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秦弟弟点点头,“我记住了。”

秦公子有些纳闷:“这种毒早就已经被禁了,不知道中毒之人是谁?”

秦弟弟沉眉说道:“他说是他的朋友,而且还是十七岁,难道就是那许公子?”

秦公子顿时就了然地拍了下大腿,哦,我说怎么那许公子的举止行为怎么那么怪异呢?原来他中了百花虫毒快死了,难怪他看夏大夫的眼神有些怪异,我又没有得罪过他,他对我又很有成见,可能他的心理都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送走了秦公子兄弟俩,依依终于可以休息下了。现在也不用总是去庄子上盯着了,管事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依依只管躺床上休息数钱就行了,想着那田庄上一棵棵的蔬菜变成一锭锭白花花的银子,依依就连睡觉都能笑出声来。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依依的美梦被打断,有些愠怒的喊道“谁啊?”

门外响起了脆生生的银铃般的声音:“夏公子,我是锦芝。”

依依把门打开,只见锦芝和许碧瑶二人在外面,还有好几个护院跟随在身后,看来经过上次的绑架事件,许府对许碧瑶加强了保护,不敢让她们单独出门了。

依依将她们迎进来让二人先在大厅坐着,自己去厨房沏茶,被锦芝拦住了,非得自己去沏茶,说这是丫鬟该干的活。

依依笑着跟她打趣道:“锦芝,你来我这里,你就是客人,我怎能让客人去沏茶,再者我也从未把你当下人,一直把你当朋友。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来我家做客,我又怎么舍得让你去干这些粗活呢?”

“夏公子,奴婢做习惯了,还是奴婢去沏茶吧。”锦芝也不等夏奕说完,直接抢过夏奕手中的空茶壶,红着脸慌慌张张地跑厨房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