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香囊的针线有点眼熟,哪买的?”许睿注意到了夏依依腰间佩戴的香囊,她之前从不戴香囊的。

“你眼力真好,这是你妹妹送的,她的女红真不错啊,你看这鞋,做得正合脚呢,穿着真暖和。你替我谢谢你妹妹啊。”夏依依抬起一只脚,有些得意的跟许睿炫耀脚下的新鞋。

“你收了香囊,还穿了她送的鞋?”许睿惊讶的说道。

“是啊,她说为了感谢我对她的救命之恩。”

“你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你不能收的。”许睿有些奇怪她怎会不知其中的含义,语气有些着急。

依依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有些心虚,自己只是收了点小礼物当报酬,不用这么上纲上线提高到我受贿的问题上去吧,依依低下头,瘪着小嘴,嘟嘟囔囔地说道:“这又没多少钱,我也不贪心。”

许睿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吓着她了,柔声安慰道:“对不起,我刚刚有些着急,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她送你香囊和鞋子表示她看上你了,而你穿了她做的鞋,就代表你也接受了她。”

“什么?这是定情信物?”依依抬头,嘴巴惊讶地张成了圆形,这就跟送对戒一样?

“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以她的个性,这会估计都回去告诉我娘了,再晚点,就该找媒婆上门说媒来了。”许睿真是对夏奕无语了,怎么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转念一想,这也说明她太单纯了,肯定还没有给别人送过定情信物,就又觉得开心起来。

依依赶紧将鞋子脱下来,香囊解下来,把东西都交给许睿,要许睿回去阻止许碧瑶。如果许府真的找了媒婆,自己又不娶她,许碧瑶就真的丢脸丟到外面去了。

许睿赶回许府的时候,许夫人正跟许老爷商量着找哪个稳妥点的媒婆呢。许碧瑶正坐在旁边傻兮兮地偷乐,许睿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许碧瑶果然是个火烈的急性子,一回来就要父母给她安排婚事。

许睿立即阻止他们:“不可以去找媒婆,瑶儿不能嫁给夏奕。”许夫人蹙眉:“为什么不允许?”

许碧瑶更是不乐意了:“哥,你为什么不同意?人家夏公子都已经同意了。”

许睿将夏奕退回来的包袱打开,说道:“他之前不明白穿这鞋子的意义,只是觉得暖和又合脚就收下了,我告诉了他这其中的含义他才明白,这就退回来了,他还说他对你并无意啊。”

“不可能,你一定在骗我,我要去问他,要他亲自告诉我。”碧瑶摇摇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哭着跑了出去。

这边静苑来了个不速之客,一个风流倜傥,身穿一袭白衣,面若桃花,手执玉扇的翩翩公子,单从容貌上来看,比许睿略差一些,身子骨也单薄一些,那双眼睛却比许睿更有灵气,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洒脱,嘴角微弯,面带笑意,彬彬有礼的跟夏依依施了一礼。

“王妃,在下白澈,是轩王的幕僚。”白澈自我介绍道,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虽然他和轩王还有夜影三人背地里没少议论夏依依,可是白澈还是第一次见夏依依,而夏依依压根就不知道白澈是谁。

“找我何事?”夏依依一听是王府派来的人,面色就有些不和善了,该不会是凌轩派来跟她收钱的吧,于是就连茶,依依都不想给他沏了。

白澈笑盈盈地说道:“是这样的,王爷觉得他以前确实做得过分了一些,伤了王妃的心,特要在下来替他道歉。”

“既是道歉,就该亲自来道歉,派个人来说,一点诚意也没有。”依依切了一口,对此嗤之以鼻。

“王爷日理万机,着实没空。”白澈很想说王爷别说亲自道歉了,以前就算是托人道歉的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王爷一向都很孤傲高冷。

“既然你已经替他道歉了,你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依依直接下逐客令,她就不信他没有企图,定是要求她什么事,不然能来道歉?果不其然,那白澈就没有挪屁股的意思。

白澈谄媚着脸说道:“别啊,王妃。”

“慢着,在外头别叫我王妃,叫我夏公子。”

“好,夏公子,我是来和你谈合作的。”白澈也不扯东扯西了,赶紧谈正事,不然事情还没说就被扫地出门,怎么回去跟王爷交差。

“我就说嘛,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夏依依嘲笑了一声。

“互惠互利,互惠互利,呵呵。”白澈被她这样说,只得干笑,这王妃说话也太直白了。

依依也不绕弯子了:“说来听听”。

白澈便将想法都说出来了,意思就是往后夏依依和他们的酒楼合作,把反季节蔬菜也卖给他们,他们会出比鸿运酒楼更高的收购价,另外希望她再制作一些新玩意,他们推广销售后给她红利。

“你的商铺是汇宝商铺?”依依问道,之前听杨掌柜说汇宝商铺是四大商行之首白家的产业,他又姓白,而且是轩王的人,以前应该是他搞得鬼没错。

“正是。”白澈有些得意,他们白家可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家族生意遍布九州大陆。

“哼,原来以前偷我的发明去赚钱的人就是你啊,你们还来跟我谈什么道歉,谈什么往后的合作给我红利,你们若是真有诚意,也不会空着手来光耍个嘴皮子。以前用我的发明去赚得的钱难道不应该把红利还给我吗?你们想空手套白狼啊。”

白澈顿时支支吾吾,他受命过来谈以后的合作赚钱,可是王爷并没有想把以前的还给她,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哪里那么容易吐出来的。

“怎么?不想还钱?”依依起身走近白澈,俯下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凳子上的他,眯着双眼,散发出随意而又危险的微笑,看得白澈心里有些发毛,身子不禁往后倒了倒。

依依又道:“实际的利益你们不想给我,却给我一堆的空头支票,当我是傻瓜吗?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你回去告诉杜凌轩,我跟谁合作都可以,就是不愿意跟他合作,你,让他死了这条心吧。”依依说完缓缓起身,站在一侧,张开一只手做出送客的姿势。

------题外话------

感谢QQab25cd2abb393f送的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