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鹬蚌相争/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啊,夏公子,万事好商量嘛,以前的红利我会跟他商量的。若是还给了你,你可得答应以后的合作啊。”白澈讨好地说道,屁股就是不离开凳子,就像粘了胶水一样粘在凳子上来,就是赖着不走。自从没了发明,自己汇宝商铺的生意是越来越不好了,而王妃的商铺生意却是蒸蒸日上,名声都快盖过了他家的汇宝商铺了,白澈能不着急吗?

“我不答应,我绝不会与虎谋皮,你赶紧走。”夏依依见他竟是耍赖,赖着不走了,便去拉他,拖着他就往外走。

当许碧瑶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夏公子和别人争执,便赶紧跑过来询问是什么事。

依依见许碧瑶来了,赶紧松开手,把白澈这块撕扯不开耍赖皮的牛皮糖扔给她:“这个人想抢你家酒楼的生意,想要我卖蔬菜给他,不让卖给你家。我不同意,他还赖着不走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自己只管让他们俩斗去,自己乐得清闲。

许碧瑶本就心情不好,此时一见有人抢她家生意,气得指着白澈的鼻子就开骂,当初在河边骂夏依依的那股泼辣劲又出来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脸没皮的,搞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我家和夏公子合作在先,你来横插一脚干嘛?你想赚钱,你自己种菜去。看你穿得这么文质彬彬的,怎么做出来的事却是小人行径,你枉读了圣贤书,我劝你赶紧回家读书去,把丢在脑后的圣贤书捡起来再读一遍,别出来丢人现眼。”

“你这女孩子怎么这么泼辣,谁敢娶你啊?当心以后你嫁不掉。”白澈何曾被女孩这样指着鼻子骂过,也是气得脸通红,当场就反驳了回去,只是他说啥都行,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说许碧瑶嫁不掉。这么一说就让许碧瑶想起来刚刚为啥到静苑来,就是因为被夏奕拒绝了她的示爱呀。

许碧瑶被他戳中了痛处,顿时冲上去就挠白澈,“我嫁不嫁得掉关你什么事?你看看你,这发型土啦吧唧的,这衣服穿的也真俗气,长得还瘦啦吧唧的,面无四两肉,尖嘴猴腮的,你先发愁你能不能娶到老婆吧。我现在我就毁了你的容,让你娶不到老婆。”

“你这个泼妇,你住手啊。”白澈从不对女人动手,只得一直往外退,一边挡着许碧瑶的手,白澈最后实在抵挡不了许碧瑶的疯狂进攻,连忙落荒而逃。

啧啧啧,夏依依瞧着许碧瑶这挠人的手法跟她娘许夫人相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想来白澈定是比那日自己被许夫人挠还要惨上几分,夏依依不禁幸灾乐祸起来。

许碧瑶挠完解气了之后,才发现夏公子在旁边一直看着了,自己刚刚那副模样全被夏公子看了去,这才又羞又愧,跺跺脚,大着胆子问道:“夏公子,你已经都穿了我做的鞋子了,为何还退给我,是不是我哥说什么了?”

依依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当时并不知道穿了你做的鞋子的意思,我并非有意让你误解的。我一直都把你当亲妹妹看,对你的关心也紧紧只是对一个妹妹的关心,并非男女之情,我希望你不要误会。”

“你是觉得我哪里不好,配不上你吗?”

“不是的,你很好,只是感情这种东西是需要缘分的,也需要感觉的,以后等你遇到你心爱的人的时候就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了。”

许碧瑶红了脸,小声说道:“可是我觉得你就是那个人。”

依依说道:“我不是你的良配。你还小,以后会懂的。”

既然问明白了,许碧瑶也不好再继续纠缠他,便告退回家了。

白澈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破烂衣服,脸上带着几条血道子,通红着双眼气呼呼地走进轩王的书房,他白澈一向爱美,只有过两次狼狈,一次是被夏依依那个装满垃圾的礼花盒给作弄了,一次就是被今天这个女孩给抓烂了。

夜影一看他这样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失声笑了起来,白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杯猛地灌下一杯茶,便坐在凳子上生闷气。

“白公子怎么这么大火气?事情办砸了吧,本王早料到夏依依不会轻易答应的,你也犯不着生气。”凌轩看不见白澈的窘样,只是听出了他哼哧哼哧不悦的声音。

“王爷,他好像不只是办砸了事情而已,到像是被别人砸了,你是没瞧见他狼狈不堪的样子,脸和衣服都被打烂了,哈哈。”夜影不禁大声笑道,又想起自己连带着也嘲笑了王爷看不见,便连忙闭嘴了。

“她动手打你了?”凌轩疑惑道,她不会随便动手打人的啊。

“她是没打我,可是她就算不同意跟我们合作,她也不用故意挑拨激怒许小姐吧,许小姐那女人简直就是个泼妇,一上来就挠我,你不知道她那指甲有多长,我脸上的肉都被她抓破了,可算是破了相了。”白澈越说越气愤,纵横商界以三寸不烂之舌击败无数对手的他,头一次在生意上吃了瘪,“我谈过这么多生意,这是头一次跟一个女人谈生意,居然落到这副田地,我再也不想跟女人打交道了,简直不可理喻。”

“你不是老想着用她的发明去赚些钱的吗?”

“我不管了,往后你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但有个条件,我绝对不再跟女人打交道了。”

夜影插嘴问道:“往后也不娶媳妇了?”

白澈不耐烦地挥挥手:“不娶了,不娶了,省得烦心。”

“她还说了什么?”轩王问道。

白澈一提起许小姐就生气,激动地站了起来,模仿着许小姐挠她的动作,说道:“她这个泼妇一边这么挠我还一边骂我下三滥。”

夜影看白澈手舞足蹈的样子,不禁抿嘴一笑,白澈今天受到的打击可真是史无前例啊。

凌轩满脸黑线,冷冷地说道:“本王问的不是她。”

------题外话------

本文明天就要上架了,喜欢的朋友多多支持,给个首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