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两个暴脾气/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凝香、画眉絮絮叨叨讲了许久,还没有停的意思,依依都打起了哈欠,问道,“何时才出发去皇宫?”

“回王妃,要到下午才去。”

“那他要我一大早过来干嘛?我先回去了,我下午再来。”依依起身就往外走,过来这么早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王妃,来不及回去了,在这里吃了中饭,就该沐浴更衣,还要好好地梳妆打扮去宫里,今天的宫宴比较重要,马虎不得,光是这梳妆就得花一个时辰。”画眉说道。

看来是要盛装出席了,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吧:“那就快把饭摆上来吃吧,说了这么久,我也饿了。”

“王妃,今天中午安排在正厅吃饭,不在这听风院吃。”

“为啥?我以前一向都是在听风院吃的。”

“王爷说您上次入宫吃饭的礼仪不好,今儿要教您礼仪,以免……”画眉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话支支吾吾的就不说了。

“以免什么?”

“以免您成为笑柄。”画眉硬着头皮说道。

“真是麻烦,不就去吃个晚饭嘛,这么多规矩。”依依抱怨道,不过上次自己是出了些丑,好在只是在贤贵妃宫里,不至于太丢脸,宫里的人也不会到处瞎说,这次是在大殿里就席,那么多人盯着,确实要注意一下礼仪。不过等下中午得跟那个冰山王爷一起吃饭,想起来就头疼,自己就不想跟他呆在一起说话,现在还要跟他同桌吃饭,这顿饭还能吃得好吗?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到了饭点,凝香开始催促依依快点去正厅,依依偏偏磨磨蹭蹭的,急得凝香原地打转,要是让王爷久等了,她肯定逃不过惩罚了,今天已经办砸了一件事,现在又办不好这件事。

依依足足拖了一柱香的时间才到了正厅,凌轩也已经在桌前等了许久,从来没有人敢违背他约定好的时间迟到,凝香感受到了王爷散发出的冰冷气息,根本就不敢看王爷,低着头上前把凳子拉开,扶王妃坐下。

“为何迟到这么长时间才来?本王已经等了许久,你们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吗?”从来只有别人等他,没有他等别人的。等了一柱香的时间,真够长的,饭菜都已经凉了,凌轩越等越生气,这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这可是在轩王府,就这么在下人面前故意落他的脸面。

“奴婢该死”凝香、画眉二人赶紧跪下,心知还是逃不过这一劫的。

“来人啦,拖下去各打二十大板。”凌轩依旧是平日冷酷无情的轩王,那些下人早已习惯了,便有小厮上来拉她们二人下去施刑。

“慢着,是我故意拖延时间的,与她们无关,你打她们做什么?二十大板?你这是要把她们打得半死吗?她们可都只是女孩子。”依依怒视着凌轩,自己就是故意让他等的,他大可以跟我来发脾气,干嘛拿下人开刀,下人也是人,怎能说打就打,奴婢的命就不是命啊?

“主子犯错,就是她们做奴婢的没有尽责劝告,就该受罚。”凌轩理直气壮的说道,他从小就是这样长大的,替他受罚的小太监不计其数。

“不过是一些小错,骂几句就是了,何必把人往死里打。”不就是迟到了吗?又不是在战场上,这是在家里,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搞得像是违抗军令一样处罚。

“不听我命令的奴才就是这个下场。”

“你草菅人命,不可理喻。”依依站起来指着他骂道。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指着他的鼻子骂了,还当着这么多的下人的面。

轩王本就有气在身,依依如此不管他是王爷的身份,当着下人的面辱骂他,这一下就将他的怒火彻底点燃,他一把抓住依依伸出来的手一转,依依就被他掀翻在地上,狠狠的说道:“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虽然自己这段时间对她确实有些刮目相看,觉得她是个人才,可是这也不足以让她有资格能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自己的权威是绝不容侵犯的。

依依被打蒙了,躺在地上后才反应了过来,立马起身,好歹也曾是特种兵,近身格斗还有几下,依依上前跟轩王打了起来,吓得那些下人都退出了正厅。

轩王没有使用内力,也只是用一般的招数跟她过招,依依打了一会也打不过他,嗬,我这暴脾气,依依一气之下就抓起轮椅的扶手把轮椅掀翻了,轩王一时没注意,就被她掀翻倒在地上。

刚一掀翻,依依看着倒在地上的轩王,这才突然清醒了过来,自己这是做什么?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吗?再怎么也不能把一个残疾人掀翻在地上躺着起不来吧。

这直接将轩王是残疾的伤痛暴露出来,轩王顿时怒火中烧,使出内力,一阵掌风将依依打了出去,依依刚刚心里还有些小内疚,结果下一瞬间就摔到在了门口,连吐几口血,用力爬起来,却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凝香和画眉赶紧上前查看,只见依依还有气,连忙将她抬回了听风院。

下人立即进来将地上的血擦干净,忙退了出去,不敢进正厅,怕被轩王这个魔鬼盯上。

凌轩一个人坐在厅里良久,才稍微平缓了一下情绪,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皱了皱眉。不过就是她迟到了而已,这么一件小事,吵吵几句也就算了,怎么发展到大动干戈打了一架呢?而且自己居然使出了得有五成的内力,下手太重了,忘了她不是自己那些会武功的属下,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攻击,只怕她的五脏六腑已经受损了。自己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凌轩叹了口气,叫来了管家。

凝香和画眉把依依抬到床上休息,依依还没有醒。管家带着林大夫过来了,又把饭菜也端来了。

林大夫把了脉对管家说道:“王妃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得好生休养半年才能好,眼下,我只能给她开个方子,再给她扎针护住她的心脉,不然受损更严重。”

以前马管家曾经得了王爷的命令溺死夏依依,结果被夏依依给拧断了胳膊,如今胳膊才刚刚好了,现在看见夏依依,管家心里头有点恨她,又有点惧怕她,只是不敢表现在脸上,毕竟他对夏依依的态度要完全查看王爷对夏依依的态度来决定的,如今王爷既然开始尊重夏依依了,那自己就不好再像以前一样欺负夏依依了,不然自己不但会被夏依依打,还会被王爷打。再怎么说,夏依依名义上是王妃,是自己的主子。

管家得了林大夫的话,便去书房回话去了。出了书房,管家深吸了一口气,他以往总是能察言观色,很快明白王爷的想法,可是现在他自己也看不明白王爷到底对待夏依依是什么态度,究竟是讨厌她还是喜欢她又或是根本就不在乎,可是他怎么觉得哪一种都不是,又哪一种都是呢?

过了半个时辰,依依才晃悠悠地醒来,只觉得胸口闷痛,五脏六腑更是一阵一阵地绞着疼,那疼痛一阵疼过一阵,噗地吐了一口血出来,“妈的,姓杜的,你下手太狠了。”这些日子瞧着他不再为难自己了,还以为这姓杜的改邪归正了,没想到,一回王府,他就本性难改,一言不合就使用家暴,自己也真是太天真,居然就这么答应回了王府,白白送上门来给他挨揍。

凝香赶紧捧了水过来给依依漱口洗脸,又给依依喂了药。看着脸色惨白的王妃,凝香泪水夺眶而出,“王妃你这是何苦要为奴婢出头,奴婢皮糙肉厚的打完了板子,过几天就好了,你得罪了王爷,现在伤成这样,是奴婢对不起你。”

“是我害你们要受罚的。”依依说道,只觉得说一句话胸口更疼,喘不上来气。

“你不要说话了,先休息。”凝香抚着依依的背,给她顺顺气。

画眉把饭菜热了热,端了上来,依依难受得紧,此时又没有胃口,并不肯吃。躺着床上又休息了半个时辰,依依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此时马管家又过来了,因为王妃躺在床上,马管家不方便进屋,便在屋外喊道:“王妃,时辰到了,该准备更衣去宫里了。”

依依气愤的说道:“你去告诉那个姓杜的那个混蛋,我受伤了,下不了床,今儿我就不去了。”

自己今天回来,看他主动把凝香她们的卖身契给自己,还以为他是在为以前做过的事情道歉,原来自己高估了在他心里的份量。他并没有改变什么,依然是那个随时就想掐死她的修罗王。

管家听到夏依依脾气火爆,张开就骂王爷,管家眼皮跳了跳,王妃的胆子还是这么大啊:“王妃,今天的年夜饭尤为重要,这是您嫁给轩王之后第一次参加宫宴,皇上和皇后尤为关照了您,这可不好缺席的。”

“管他什么重要不重要,我不去就是不去,若是姓杜的执意要我去,除了把我捆着去了,去了我也不会好好配合他演戏的,看他在宫中还能拿我怎么办。”依依的脾气也很大,他不是挺横的吗,又那么爱面子,若是自己跟他去了宫里,偏偏不配合他,处处给他拆台难堪,他必定在那些皇亲贵胄面前拉不下脸面,自然就不会带自己去了。

管家只得硬着头皮又回去找王爷,今天全府上下都紧绷着神经,不敢往王爷王妃两人身前凑,管家也很想不管去见他们俩啊,这俩人都是个刺头,都不好惹。

依依身子虚弱,赶走了管家之后,依依侧过身子闭着眼就睡着了,睡着睡着突然觉得周围气氛不对,依依转身睁眼一看,房间里没有了丫鬟,只有杜凌轩铁着一张脸在那坐着。

依依又侧过身去装睡,不想理睬他。

“你若是今天去宫里,今后你出王府本王不再跟你收每天十两的费用了。”凌轩见管家没法劝动她,只得自己过来和她谈判。

“我不去,我受伤了,去不了了。”依依背对着他,不好气地说道,把我打成这样,受了内伤,还好意思要我带伤跟你出去演戏?

“你怎样才肯去?”凌轩强压下心里的怒火,还从没有人敢跟他叫板,因为叫板的人都死了。这个夏依依,总是喜欢跟本王谈条件,本王曾经告诉过她,她还没有资格可以跟本王谈条件,她又忘了,她的记忆是属金鱼的吗?

“你写份休书给我,我就去,回来之后咱们各不相干。”

“这是父皇赐下的婚事,本王轻易不得休了你。”

“那就没得商量了?”依依抬头,既然没得商量,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凌轩微微叹气,语气缓了下来:“这样吧,本王写份休书给你,但是得一年之后才生效,本王的毒也解不了,也就活一年了。一年以后你就自由了,不必担心守寡,更不必担心被殉葬了。”

“殉葬?”依依吓了一跳,本以为他死了后自己改嫁就可以了,怎么还要把她活埋了殉葬啊。

“本王是亲王,不是普通百姓,只要本王不休了你,你就终身不得改嫁。如果你为本王生了一儿半女的,下半生就好好抚养子女。你若没有小孩,只怕会被父皇下令殉葬的。”这个朝代,生同床,死同穴,没有子女的妻妾会被殉葬是很常见的。

“什么?我这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依依吓得坐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她一直都是以现代人的思维生活,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若是凌轩不提醒她,只怕哪天自己被抓去殉葬了都还懵懂不知。

“就按你说的办,你快回去写休书,我这就更衣。”依依立马起床把凌轩往外推,生怕他一反悔,否则自己一年后真的要被殉葬,得赶紧把保命的休书拿到。

为了这个休书,自己就委曲求全,再忍受他一年,一年以后,自己远走高飞,再也不呆在这个破地方了。

凌轩见她一听到可以拿到休书就一副兴高采烈的神情,她就这么不愿意跟自己一起生活吗?罢了,就算自己把她留在府上又如何?一年后,自己必死无疑,何苦把一个妙龄女子拖累了。凌轩不再多言,转身出了听风院。

------题外话------

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谢谢瑜珈送的鲜花

谢谢送的月票

谢谢cheriely送的月票

接下来这个月我会保持每天四千字的更新,下个月呢,就看情况咯,也许我会更新多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