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年夜饭/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香和画眉伺候着依依沐浴之后,捧过来一套全新的宫装和珠宝。这套衣服里里外外共八件,最外面是一件正红色的锦云绸衣服,上好的绸缎顺滑细腻,上面用五彩丝线绣了开得正盛的繁花,正红色的衣服映衬得脸色也红扑扑的,腰间系了一条正黄色的腰带,这明黄色只能是皇帝和皇后使用,而他们这些皇亲贵胄可以使用正黄色,那些普通人却只能穿暗黄色,正黄色的腰带系在腰间分外扎眼,腰带中间系了一块长条椭圆形的白玉环佩,腰间侧面又垂挂了一个白玉腰佩,上面点缀了金色的穗子,这腰带穿在身上勾勒出了美好的身材,那纤细的腰身显得盈盈不堪握。

二人小巧的双手给依依梳了一个高高的云髻,插满了珠宝,又插上了金步摇,这金步摇无论是材质还是做工还是分量,都比上回在珍粹斋里看到的高贵了许多,金丝镂空缠绕了一只金色的孔雀,孔雀嘴里含了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只怕这夜明珠比这只金步摇本身还要贵吧,流苏也比那支钗更多更长,再戴上了珍珠耳环,珍珠项链,戴了两只通体碧绿的玉镯子,化了精致的妆容。

依依看着镜中人儿,比新婚当天还要明艳动人,一身宫装显得高贵气派,真真的有了一个亲王妃的样子。

“王妃真的好漂亮啊。”二人不忘奉承了一句,特别是凝香,都要被王妃的美丽给吸引住了,眼睛都不眨。

依依左右看了看衣服,又转了一圈,这衣服十分贴合自己的身材,像是量身订做的一般,而这繁复的服饰,很明显是亲王妃的宫服,绝不可能是在外面商铺买的,“这衣服哪儿来的?”

“这是王爷成亲时,贤贵妃命人做的王妃正服,本是您第二日进宫奉茶时该穿的。”只有这金步摇是轩王昨天才特意要人打造的,只是她们不敢说出来,因为轩王不让说。

依依撇撇嘴,杜凌轩果然小气,不过就是一套衣服而已,还藏起来了:“哦,那杜凌轩既然舍不得给我穿,今儿怎么拿出来了?”

她们二人哪里还敢接话茬呀,若是背后说了王爷坏话,那今天没打的二十板子就得加倍了。依依瞧着她们假装忙碌的样子,嘟起了小嘴,长叹了一口气嗔怪地看了她们一眼:“唉,我都为了替你们挡下那二十大板,自己都伤成这样了,你们还处处顾忌那王爷却不敢回我的话。”

凝香一听也就急了,王妃受伤,她心里也过意不去,便忙说道:“王妃,奴婢确实有点害怕王爷,不过您要是要我说,那我也就说了,王爷他以前是不想承认你是他的王妃,所以不想把这套代表王妃身份的衣服给你穿。”

“所以他现在是想承认我是王妃的身份了?”

凝香鼓着包子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是啊是啊!”

依依伸出手重重的点了下凝香的额头,说道:“是个啥啊?哪有王爷把王妃打成内伤的?他心里头是不承认我王妃的身份的,只不过今晚是承认给别人看的,演戏,明白了吗?”

凝香捂着被戳疼了的额头,皱起了包子脸,低低地嘟囔道:“哦”。

一会儿都收拾妥当了,依依打算骑着烈焰去宫里,以免像第一次进宫时,走路走得脚疼。出了房门发现几个小厮早已抬着软轿在院中候着了。

依依眉梢一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轩王改性子了?

既然有得坐,不坐白不坐,坐着软轿到了正厅,依依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茶,果然人靠衣装啊,自己穿了这身衣服,整个人的气派就不一样了,行为举止也变得端庄了起来。一会轩王就出来了,递给她一份休书。依依看了下没有问题,就揣进怀里了。这个杜凌轩虽然人不咋地,脾气也不咋的,但是好在守信哈。

轩王给了她休书,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直接出了大厅,被抬进了停在院中豪华宽敞的马车里。依依趁着大厅无人了,赶紧背过身子把休书从怀里拿出来放进了军医系统了,这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隐形保险箱啊。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放保险箱里了,不然被某人再偷回去,那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依依出了大厅一看又是只有一辆马车,看来自己还得走去皇宫啊。依依便直接往前走了,心里有些后悔,就应该在听风院就把烈焰骑出来,要不折回听风院去牵马?

依依正打算折回听风院去,凌轩的马车驾过来停在了依依身旁,里面传来了轩王冰冷的声音,“上来”。

“不用了,我回去骑烈焰。”

烈焰,又是许睿送的,凌轩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声音里有些愠怒:“荒唐,女子怎能骑马?应该坐马车。何况一个堂堂王妃,岂能骑在马上招摇过市?”

依依冷哼了一声:“你管得着我吗?”

两个小厮听到王爷发怒了,连忙跑过来,一个跪在地上弓着背,另一个伸出手欲扶王妃上马车:“王妃请上马车。”

“不上”依依倔强地说道,自己才不要跟那个人同一辆马车呆着了。

“王妃请上马车。”那小厮恳求道,如果王妃不肯上车,那自己又该挨打了。

依依理也不理他,径直就转身了,马车里传来一声怒气:“来人,给本王去砍了烈焰的头。”

依依暴跳如雷,冲到马车旁,掀开马车帘子怒吼道:“姓杜的,你敢!”依依的怒吼声几乎要将轩王府的屋顶都给掀起来了,声音几乎穿透了他们的耳膜,那些下人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立着,都不敢吱声,这俩人是又要爆发全武行大战了吗?

“本王有何不敢?”凌轩怒道,接着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低沉声音咬牙说道:“别以为你拿了休书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你别忘了那休书要一年后才生效的,这一年里,你要好好配合我演戏,不是吗?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否则本王在这一年里还是可以好好折磨你的。”

“你!”依依低低地咒骂了一声:“混蛋,你有种!”

依依气呼呼地甩下车帘,长长地喘了几口气,便要上马车。看了眼在地上低伏着跪着的小厮,这是要她踩着小厮的背上马车吗?依依觉得这是在践踏别人的尊严。

“你起来,不用跪着,上车可以用凳子啊,为何要踩着你的背上车?这是对你的不尊重,下人也是人,也是有尊严的,以后备个凳子放马车上。”依依没有踩小厮的背,用手撑着马车一用力跃上了马车。

一众下人看得目瞪口呆,觉得王妃真的是帅气啊。王妃刚刚的那番话更是温暖了他们,王妃说他们也是人也是有尊严的,不愿意踩着他们的背上车。只有王妃将他们当人看,其他的主子都是不把他们当人看的,对他们任意欺凌。

依依忘了自己中午刚受了内伤,这样用力一跃,顿时眼冒金星,赶紧扶着车门进了马车坐下大口大口地喘气,剧烈地咳了几声。

依依好大一会才缓了过来,这才有精力打量这辆马车,发现这马车极为宽敞,里面铺了毛皮毯,还有个小火炉可以烤火,马车走得很稳,不用担心火炉会翻倒。

依依朝外挪了挪屁股,尽量离凌轩远一些,看也不看一眼正襟危坐脸色铁青的凌轩,便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马车就已经驶到了宫门口,果然坐车还是比走路的时间消磨得快一些。下了马车,又坐上撵轿到了安排晚宴门的太和殿外,二人下了撵轿,有宫女过来引了二人去了座位上。

殿内已经来了不少后宫妃子,皇子公主皇孙子皇孙女,王爷王妃,以及位高权重的公爷,一品官员,大家互相打着招呼,乐乐呵呵的,殿内一派祥和,即便这些大臣平日里互相针对,此时也都各自脸色洋溢着喜气的笑容。

众人一见轩王和轩王妃来了,纷纷侧头看过来,只见轩王依旧穿着一袭黑衣,似乎与平日并无区别,身姿挺拔地坐在轮椅上,夜影给他推着轮椅,而他身旁的轩王妃则与他截然相反,一身明艳的正红色衣服,头上戴着不少朱钗,纤纤十指尽染蔻丹,明艳动人,那琉璃一般明亮的双眼正视前方,毫不怯场。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心里腹诽这么娇艳的美人嫁给了一个残废,真是白瞎了一个美人啊,要是嫁给自己该多好。

志王更是看得眼睛都不眨了,心道以前也没有觉得她有这么美啊,虽然她是东朔第一美女,可是以前她的美是柔柔弱弱的,不像今天,今天她的美,美在自信,美在气势。早知如此,自己真不该将她赐给轩王。

待凌轩和夏依依坐定后,殿内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互相问好闲聊,唯独凌轩一脸冷漠的坐在那里,其他人也不敢过来跟他打招呼。只有依依不害怕他的低气压,怡然自得的喝茶吃点心。

只听外边太监大声通报:“南青国大皇子,琼公主,西昌国太子到。”

宴会上众人连忙停止交谈,看向门口,杜凌志连忙起身迎接,来的贵宾是太子,按理东朔应该由太子去迎接,但是东朔皇帝还未立太子,而杜凌志是唯一的嫡子,自然他最有资格去迎接国外的太子公主了。这是杜凌志因为调戏夏依依而被皇上禁在宗人府一个月后,出来之后最得意的一次了。之前不少人都以为他会因此而地位下降,如今由他来迎接,这让他感觉到他的身份依旧是三个王爷中最高贵的。

那琼公主的眼睛从进门开始就粘在了志王身上,她可是奔着东朔国太子妃之位来的,虽然现在志王还不是太子,不过却是太子的不二人选。而且有太后和皇后的帮助,志王一定会成为太子的。

这琼公主为了今日的盛宴能吸引大家的目光,特意做了一身正红色的衣服,上面用金丝线勾勒了图案,发髻上左右累累插满了十支发簪,还戴着那次在店里五百两买的金步摇,脖子上缠绕了几圈珍珠项链,手腕上也是戴了金镯子,周身的珠光宝气,一进来就朝志王盈盈一笑百媚生,她也是个美人坯子,只是她是在依依的后面进来,众人刚刚已经被轩王妃的美丽给惊艳到了,相比之下,现在看琼公主,倒是觉得她一身的俗气,像个暴发户。

暴发户,嗯,这个词很贴切,琼公主确实是由一个臣女才飞上枝头当凤凰变成一个公主的。

志王对待美女的态度一向是来者不拒的,便也笑着上前将琼公主等人给引到座位上坐好。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监高声通报。

众人跪地迎接,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琼公主还是头一次见到皇上,约四十几岁,很有精神,一双眼睛很是锐利,看一眼就似乎能把人看穿一般,留着胡须,穿着一身明黄的衣服,虽然已经老了,可是依旧英俊,想必年轻的时候更英俊,只怕比志王还要英俊吧。

“平身”,皇上坐下后睥睨众人一眼,一副施恩的口吻说道,“今日是年夜饭,众位不必拘礼,只管欢欢乐乐的一起过年才是。”

皇后坐在皇上右侧,笑着接过皇上的话茬说道:“是呀,皇上说得在理,今儿大家热热闹闹的过个年,就不必拘礼了。”

皇后好不容易才出关,上次志王那事之后,她连皇上的面都没有见过了,出关后去跟皇上要回后宫凤印,不料被皇上给推脱掉了,以皇后之前说的身体不好免了抄写女则的借口为由,要皇后继续养病,不必操劳后宫这些琐碎的事情了。只把皇后气得牙痒,心道肯定是贤贵妃那个贱人唆使皇上的。今天年夜饭,又有外国太子公主前来,她身为皇后,该当出席。因此皇后很想抓住机会重新获得皇上的恩宠。

“各位只管放心吃喝,若是有哪里不满意的或是有什么需要,只管告诉本宫,本宫立即差人去办。”贤贵妃也适时插话,提醒下各位今天的晚宴是她主持操办的,她如今代掌凤印管理后宫事务,皇后只是徒有空名罢了。

刚刚还一派祥和假象的大殿瞬间蔓延起硝烟的味道。

------题外话------

推荐爱野的《豪门重生之宠妻在上》,请多支持!

时空错乱,一无所有的谢安凉躺在了国民男神薄野权烈的床上……

某晚,

大神躺平,勾手问道:“为什么你说在上就在上?想在下就在下?”

话音未落,她就把身份证甩在了他面前,姓名:薄野安凉。

他目光灼灼,长眉微挑,炙热的吻便霸道地落在她的唇,欺身而上,温暖而迷幻,缠绵至天堂……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你现在是想在上还是……”

只听传来她“支支吾吾”的声音……

某夜,

“我想好了,宝宝名字就叫‘薄野小萌’了!”

……

“这个我想了七个通宵的好名字你不满意?”

……

“那你说叫啥?”

谢安凉开口:“‘薄野樱’怎么样?”

“为啥?”

“因为……因为你唇色如樱……”

薄野权烈神色萌动,春色撩人,如樱的唇瞬间堵住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