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影帝轩/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贵妃娘娘心思细腻,思虑周全,安排周到,今儿的晚宴办得很不错。”众人纷纷奉承道,夸赞着贤贵妃。直把皇后气得冒烟,都快把手绢绞断了,但又不好发作,她还得在群臣和外宾面前保持她一国之母的风范呢。

太后心下有些不悦,这个贤贵妃,又抢了皇后的风头,忙岔开了话题,笑着对皇上说道:“皇上,人都齐了,赶紧开席吧。”

“传膳!”皇上点点头吩咐道,候在门外的小太监连忙快速往御膳房跑,一会儿,一流水的年轻美貌宫女托着托盘踩着小碎步轻盈盈地走了进来,这哪像上菜啊?倒像是一群舞女在跳舞。待将菜上好,掀开盖子,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眼前一桌子的美味映入眼帘,依依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什么叫国宴?这才叫国宴啊,上次在未央宫里吃的只能说是家宴级别的,与今天的国宴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白梨凤脯、冰花雪莲、翠柳凤丝、燕尾桃花虾、干烧四宝鸡、虎皮兔肉、核桃酪莲子膳粥、鲤跃龙门,将桌子都摆满了,只怕这还紧紧是第一席,后面还会继续上菜,色香味俱全。单是一道简简单单的翠柳凤丝,那鸡肉就切得又细又长,长度一样,厚薄一样,这刀工也是一等的,炸的金黄酥脆,那豆芽又是晶莹剔透,亮澄澄的,盘内又用翠梨雕刻了几朵白牡丹摆盘,无论是大菜的造型,还是小菜的精致,每一个菜无一不花费了许多功夫。

这大殿内的餐桌是每两人共用一个独立餐桌,凌轩和依依一桌,上官云飞和上官琼一桌,安王和安王妃及大皇孙一桌,西昌太子阿木古力和志王一桌,志王虽然没有娶正妃,但是娶了侧妃,而侧妃是没有资格参加的。贤贵妃单独一桌,太后单独一桌,皇上、皇后共用一桌,其余的妃嫔、公主与皇孙女坐在贤贵妃身后的位置上,那些品级小的后妃也是不能来这里参加国宴,当然她们今日在后宫各自的院子里也是有赐宴的。其余的大臣们就坐在王爷一侧,四人一桌。

每一桌的饭菜都是一样的,唯独皇上的桌子上比他们多出一个一大盘的菜。

依依的味蕾被满桌的美食挑衅着,好想赶紧夹到碗里来大快朵颐,侧眼瞧了眼殿每一个人,他们也都忍着口水,但是无一人动筷子,都正襟危坐的等着皇上下令。

皇上朝大内总管李公公点了点头,李公公拿出圣旨,宣:“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感念苍天慈悲,佑吾黎民,致百姓安乐,家国和平,外无外患,内无内忧……。”宣毕,朝殿外喊道:“奉天告地!”

殿外的太监拿鞭啪啪地甩了64下,代表现在开始进入东朔璋朝64年,甩毕,皇上举起酒杯站起来朝天朝地各洒了一杯酒,最后一杯从左到右一扫而过,大声说道:“各位,为来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国运昌盛干杯。”

“干杯!”大家站起来朝向皇上举杯一饮而尽,只有凌轩一人坐着,当然皇上是不会责怪他的。

喝完酒,皇上并未让大家就坐,而是开始了一通长篇大论的演讲,众人也都站着恭敬地听着。

“咳咳咳”几声剧烈的咳嗽声在安静的大殿里显得格外突兀,大家看向了正在剧烈咳嗽的轩王妃。

依依从来没有喝过白酒,以前最多也就是喝过啤酒和红酒,没想到这白酒这么呛人又辣喉咙,依依没有设防,刚刚一口将酒杯里的酒给干了,结果被这酒给呛住了,一咳嗽起来,又觉得受伤的胸口也疼了起来,依依咳得满脸通红,赶紧放下酒杯,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润润嗓子。

依依瞧见了大家射过来的目光,依依暗暗掐了自己一下,自己真的是作死啊,自己可是打算今天来这里低调点,吃完饭就走,最好做个透明人,省得麻烦。现在竟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成为了焦点,还打断了皇上的演讲,真真的作死啊。

“儿臣从未喝过白酒,今日头一次喝酒不小心被呛住了,打扰了父皇,还请父皇恕罪。”依依屈膝向皇上请罪,语气卑恭,知道自己刚刚扰了皇上的演讲,可是犯了大忌了。

皇上心里自然是不悦的,只是今天及时大年夜,刚刚都已经说过了不必拘礼,此时也不好因为她犯了些小错就惩罚她,皇上只好装着大度笑着摆摆手:“无妨无妨,平身吧”。

夏依依便站直了身体,皇上便接着刚刚的演讲继续讲下去,讲了一刻钟的时间才讲完,讲完后才让大家就坐。依依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心疼不已,这么好的菜都已经凉了。

依依看着眼前的饭菜,不住地咽口水,这么多的程序都已经走完了,应该到了可以吃饭的步骤了吧。

李公公朝外长长地喊道:“赐 ̄宴 ̄”

终于有饭吃了,依依在心里默默地欢呼,正准备拿筷子,手刚抬到一半,看见殿内又进来一溜的宫女托着个空碟子进来,依依纳闷,空碟子?像饭店里吃饭时用来装吃菜时剩下的骨头之类的垃圾?为什么不在刚刚上菜的时候就顺便摆上,现在还单独来上个空盘子?依依又默默地放下了手,还好手还没有拿上餐桌来,还在桌子底下挡着,不然又要丢丑了。

依依的动作,别人没有发现,但是杜凌轩却发现了,凌轩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夏依依,吃货,绝对的吃货。

结果那些宫女并未走到依依跟前放盘子,而是按顺序走到皇上那边排队,皇上从那盘多余的大盘菜里菜,往每个空碟子里夹了一筷子,宫女又将盛好菜的盘子依次放到每个人的餐桌上。

这就算是皇上亲自给每个人赏赐了一道菜了,待赏完了菜,皇上便夹了菜到自己碗里吃掉,这时李公公又喊道:“起筷!”大家才纷纷拿起筷子开始夹菜吃。

依依长吁了一口气,妈呀,折腾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吃了,自己今天中午就没有吃饭,这个时候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了,赶紧拿起筷子就朝自己早已看中的翠柳凤丝那盘菜伸过去,刚一抬手,耳边却传来冰冷的声音:“给本王布菜。”

依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自己还要得照顾他?合着他今天非得把自己拉过来参加宫宴,就是为了让自己伺候他吃饭的吧。罢了,看在他眼瞎的份上,就给他夹菜吧。依依正要给他随便夹一盘菜。凌轩却用内力传音传给依依一个人说道:“皇上刚刚赏赐下来的哪道菜,就夹那道菜,之后你要观察皇上动了哪盘菜,你才能动那盘菜,皇上没动过的菜,你不可以去夹。”

依依用余光看了眼其他人,果然,他们都是在吃刚刚皇上赐的那道菜,其他的菜都还没有动手。依依抽了抽嘴角,这顿饭,吃的可真是够麻烦。

依依便给凌轩了菜,然后自己才吃,自己一边吃一边伺候着凌轩。依依觉得今天自己这戏演得可真是够好,演出了自己就是一个贤淑体贴的妻子。

吃了几道菜后,皇上便又举杯与大家共饮,调节一下殿内的欢乐气氛。依依这回可就小心翼翼的一口一口的小抿着。以防自己又呛住了。

大家都已经一口干了杯中酒,放下了酒杯,琼公主瞧了一眼还在小口小口地抿着酒的女子,撇嘴暗自嘲笑了她一下。再仔细一看,琼公主发现她跟自己撞衫了,都身穿红色的衣服,头戴金步摇,而那女子那头上的金步摇比自己的华丽高贵许多,光是孔雀嘴里含着的夜明珠就比自己钗上的玛瑙珍贵数倍,自己头上戴的这个倒是显得很寒酸了,琼公主觉得她很眼熟,一想到金步摇,这才想起来上次珍粹斋里羞辱自己的人居然是她。

看她坐在一个残疾人身边就猜到她的身份了,这么说来她就是轩王妃了,难怪在珍粹斋的时候明知自己是南青国公主,还敢跟自己叫板。不过一个残疾王爷,琼公主才不放在眼里了,而且听说轩王妃以前和志王互相倾慕,想到这琼公主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恨不得整死她。

琼公主便嘲笑道:“轩王妃,大家都已经喝完了,你还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啊?”

依依瞧了眼对面的琼公主,心里早有准备,知道她今天一定会跟自己找茬的,没想到她这么忍不住,才吃了这么一会,就开始找茬了,依依说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之前没有喝过酒,这是第一次喝,不习惯,容易被呛住。”

“轩王妃,你跟轩王成亲时就喝过交杯酒了,怎会是第一次喝酒呢?你这可是欺君啊。”

“琼公主有所不知,轩王有病在身不得饮酒,新婚那日不过是以茶代酒罢了。”虽然那天依依和凌轩都没有见过面,更没有一起喝过茶,不过骗骗琼公主还是可以的。

琼公主岂肯这么轻易地被她骗过去,便说道:“你骗人,轩王怎么不可以饮酒了,刚刚本公主还看见轩王饮酒了。”

“此一时彼一时嘛,鬼谷子已经给轩王解毒了,轩王这才可以饮些酒,不过也不得贪杯。琼公主不调查清楚就左一个我欺君右一个我骗人,堂堂一国公主竟这般信口开河?”依依牙尖嘴利地反击道,在坐的人几乎都知鬼谷子住在王府医治轩王的事,大家也只会信她的。

“你!”琼公主气得语塞,可是没有办法反驳她,只得坐着干生气。

贤贵妃很是清楚新婚那天她儿子根本就没有去见依依,幸好此时依依没有把事情揭露出来,否则皇上会觉得轩王不满意皇上的赐婚,会引起皇上的不悦。因此贤贵妃赶紧岔开话题,引开大家的注意力:“三位贵宾远道而来,本宫特意准备了些东朔的特色歌舞,给各位助兴。”

“好好好,本皇子还从未见识过贵国的曲艺呢,听闻东朔百姓丰衣足食,文艺也兴盛,特别是东朔的舞蹈别具一格。”上官云飞赶紧附和道,也岔开了上官琼的话题。紧紧为了一支金步摇,上官琼就在这节骨眼上去得罪东朔的轩王妃,实在不值得。

张嬷嬷便下去安排去了,一会儿,一溜儿的美娇娘上前来献舞,丝竹管乐,歌舞升平,大殿内的氛围又重新喜气洋洋起来,大家互相祝酒,低声笑谈起来。众人一边欣赏歌舞,一边吃饭喝酒。

酒过三巡,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为了拖延时间,就得出点娱兴节目了。

“如此干喝酒倒也无趣,不若击鼓传花,传到谁就献才艺如何?”贤贵妃说道。

“如此甚好!”大家附和道,更有人希望自己被选上,一展才华,可以在圣上面前博得眼缘。唯独依依不愿意,自己可不会诗词歌赋,自己那点语文水平在这里还不够用的。

击鼓传花开始,一个个官员被点到,起来摇头晃脑的吟诗作赋,若是武将,就耍一套功夫。

传了一圈传到了西昌太子阿木古力手上,阿木古力说道:“展示才艺,本太子是没有了,不过本太子偶然得到一个奇匠做的玩意,叫做巧方,有六面,每面有九个小块,本太子这有个已经打乱了的巧方,在座各位有人在小半炷香的时间里把它归位,本太子就将天潭宝剑赠送给他。”

“天潭宝剑?那可是一把削铁如泥的上古宝剑啊。太子可真是舍得。”这天潭宝剑可是西昌国的至宝,在阿木古力被封为太子的时候,皇上将宝剑传给太子的,其意义也是非同寻常。

“这巧方可不简单,只怕今天本太子这天潭宝剑还就送不出去了。”阿木古力笑道,若是这么简单,他还敢将天潭宝剑当做是赌注吗?要知道他自从拿到这个巧方之后,琢磨了许久都未曾复原,还在西昌也设了这样的赌注,但是没有人能将巧方复原。

说着阿木古力拿出了一个已经打乱了的巧方,依依一看,这不就是一个魔方吗?还是最简单的三阶魔方,对依依来说就是初中就玩过的东西罢了。

接着那些想得到天潭宝剑的官员皆跃跃欲试,轮流拿到手上来试,不过都没法归位,甚至连其中一面都没有归位成功。殿内连皇上皇后等人都试过了,唯独眼盲的凌轩和依依没有去试。依依是怕拿到天潭宝剑后,会招来一堆觊觎宝剑的人,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如此吧。

有个很想得到这宝剑的将军问道:“太子,你不是耍我们吧,这个巧方根本就无法归位的。”

“可以归位的,只是拿到的时候就是打乱的,本太子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有归位,本太子还以为东朔泱泱大国,人才辈出,必定有人能将它归位,还特意拿出宝剑来押注,不料你们东朔竟是无人。”阿木古力嘲笑道,只把皇上气得脸色都不对了,这阿木古力分明就是有心刁难来羞辱他,竟然敢当着他一个皇帝的面嘲讽他东朔没有人才,阿木古力不过就是西昌的太子,即便是西昌皇帝来了,也不敢对自己如此无礼,他西昌国不过就是由许多小番邦组成的国家而已。

“太子言之过早了吧,这大殿上还有两人没有试过呢?”上官琼看向轩王和轩王妃,上官琼就是要看看轩王他一个瞎子又没办法弄巧方,那轩王妃也弄不出来,如今整个大殿就只剩下轩王妃一个人没有弄了,轩王妃就得承受起整个东朔有没有人才这个压力了,她就是要看轩王妃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大家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轩王二人。

皇上眼眸暗了暗,心里有些不高兴上官琼将轩王二人推出来,现在残废的轩王就是皇上心里的痛处。倘若轩王眼睛无碍,以轩王的聪明和见多识广,说不定可以将巧方归位,可是他如今瞎了,自然无能为力,而轩王妃不过是一个后院妇人罢了,哪有这个能力解决朝堂上男子都无法解决的事情呢?这上官琼就是故意将他俩推出来给东朔难堪,皇上便对上官琼有些不满了。

上官云飞用手拉了拉上官琼的衣袖,想提醒她不要惹是生非,何必跟着西昌太子一起为难东朔呢,别忘了他们这次来可是要寻求东朔的帮助的。可是满心想着复仇的上官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上官云飞拉了她的衣服,两只眼睛正有些恨恨地盯着轩王妃呢。

凌轩本不想参与这些,虽然所有武将都想得到天潭宝剑,他也不例外,可是阿木古力既然敢将天潭宝剑拿出来押注,想必是他有百分百的肯定这个巧方无人能解,只是此时大家都盯着他们,为了东朔不至于被别人说不敢应战,自己也要接过来试试,凌轩正要开口,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小半柱香的时间归位巧方,就送天潭宝剑,若是只需要十分之一的时间就能完成,太子殿下岂不是要拿十把天潭宝剑出来送人才算是守信用啊?”

“天潭宝剑全世界只有一把,本太子可没有那么多天潭宝剑送人。不过轩王妃若是只用十分之一的时间就做到了,本太子就再赠与一千两黄金如何?不过既然轩王妃如此有信心,也该押点彩头吧,那假如轩王妃没有完成,又该如何呢?”阿木古力说道,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小丫头,不过十五六岁,面对整个大殿的目光以及他和上官琼给的压力之下,却没有任何怯场,反倒从容置信地跟他提条件,要他增加筹码。

“才加一千两黄金啊?太子也太小气了点。我若是没有完成,那整个轩王府都赠送给你。”依依可舍不得拿自己的东西做赌注,再说了自己也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做赌注的,自己那点点商铺和田庄又不值什么钱,怕是拿不出手来。拿轩王的东西做赌注,就算是输了,自己一点也不会觉得心痛的,哈哈,这个赌注好。依依心里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杜凌轩感受到她暗自窃喜得意,不禁微微嗤笑了一下,小小年纪小算盘倒是打得噼里啪啦的。

“整个轩王府都送给本太子,轩王妃好大的手笔啊,不过容本太子一问,这您做得了主吗?”阿木古力可是早就将东朔皇室成员打听过了的,这轩王根本就不喜欢轩王妃,还在婚礼上羞辱她。况且即便轩王喜欢轩王妃,那轩王府的主人也还是轩王,男人才是一家之主。

依依被他一问,也是卡住了,自己还真做不了主哦,房契上都没有自己的名字的。

“本王的就是王妃的,她自然做得了主。”凌轩开口道,把在座所有的人都惊倒了。

“王爷,您有所不知,这巧方实在是太难了,臣等研究许久都未曾归位,更何况只给王妃十分之一的时间啊?”那些大臣可真怕轩王把轩王府给输了,那输的不仅仅是王府,而是东朔的面子啊。

凌轩听罢,侧过身来,抓起依依的一只手,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深情地看着她,宠溺地说道:“本王对爱妃有信心,你只管去试,不用怕,就算输了也无妨,本王给你重新建一座你喜欢的新府邸。”

依依浑身被他这突然的宠溺给激灵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被他假装恩爱的样子给恶心到了,什么爱妃啊,恶不恶心啊。杜凌轩啊杜凌轩,你可真不要脸,在家里对我那么恶劣,现在在大殿里演得情深意切的,你真是太能装了,太会演戏了,我都想把小李子的奥斯卡小金人给你,你杜凌轩才是实至名归的影帝啊,世界欠你一座奥斯卡金像奖。

“多谢王爷。”依依面上带笑,假装羞涩地说道,不过隐藏在凌轩的大手里的小手却用指甲狠狠地嵌入了凌轩的肉里,凌轩吃痛,用力握住了依依的手,让她不能动弹。在外人看来,他们正情真意切地握手互相鼓励呢。

“轩王妃,你赶紧开始吧。”上官琼不耐烦地催促道,她可不想再看着她被轩王宠溺的样子,只想看她出丑。

------题外话------

关于魔方,有个我自己真实的趣事,讲给你们听。

我前年有段时间迷恋上了魔方,在网上买了一堆的魔方天天在家把玩,上哪都玩魔方,坐公交车也玩。不过现在也不玩了,魔方都收柜子里去了。

二阶、三阶、还有金字塔魔方我都能直接复原,不过时间比较慢,三阶的最快也要五十秒钟,没有能力盲拧,所以本宝宝是很佩服最强大脑里的大神的。

四阶、五阶魔方照着公式可以复原。

悲催的是五魔方自从被我打乱以后就再也复原不了了。

不知道我可爱的读者里有没有大神能复原五魔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