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剖腹产女/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公,少了一个宫女。”小太监们找遍了整个宫殿,都没有找到,就是那个去找轩王帮忙的宫女,连忙跟那个公公报告道。

“还不赶紧去找去,万一她身上有个出宫令牌出宫跑了,可怎么交差?”那个带头的公公狠狠地踢了一脚小太监,小太监忙不迭地张罗人四处找人去。

依依在月贵人的下腹部采取了横位剖腹法将肚子剖开,开始把靠近刀口的胎儿取出来,可是不好取,伤口一直在流血,刀口又撑不开,依依心里苦啊,连个助理都没有,依依只能快刀斩乱麻了。快速伸进去拖住一个胎儿的头和肩膀,稳稳地托着往外拉,月贵人痛得哼了一声,只是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依依屏住气继续拉,将胎儿出来了。

依依看了眼性别,是个女婴,依依给她打气道:“这是个公主,长得好漂亮的公主,你忍着点痛,坚持住,我会全力救你和你的宝宝的,你还要活着给她们喂奶知道吗?你要活下来抚养她长大,你一定要坚持住。”

月贵人听到了她的话,心里很激动,想答应她,却发不出声音,可是她不是说一个孩子已经出来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听到哭声,月贵人心里特别焦急,难道胎儿已经死了吗?只是从她的腹中取出来一个死胎?

依依瞧了眼浑身憋得紫青的婴儿,依依把婴儿的腿倒提着,头朝下,使劲拍了拍婴儿的后背,将还未通气的肺部拍通,婴儿这才弱弱地哭了一声,就继续睡觉了。这一声微弱的哭声,外面吵闹的人自然是听不到了,不过月贵人听到了,她的嘴角微微地笑了一下,眼角留下了泪水,心里喃喃地说道:“我的孩子还活着。”

“小公主还活着,你听到了吗?坚持住,还有一个胎儿了。”依依兴奋地告诉月贵人,依依赶紧将胎儿拿棉被随便裹着保暖,却来不及剪脐带,就得先去救腹中的另一个胎儿。

皇后在璟仁宫一听到轩王妃居然跑到映月宫这里胡闹,还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躲在死去的月贵人房间里,还扬言能将月贵人救活过来,皇后娘娘连忙率人赶往映月宫。

皇后赶到映月宫的时候,映月宫中服侍月贵人的太监宫女都已经被捆起来关到房间里去了,一众太医和稳婆战战兢兢地候在月贵人屋外,刚刚他们见那些宫女太监被抓起来准备成为殉葬品时,太医和稳婆的背都出了一身冷汗,生怕自己也难逃殉葬的厄运。

皇后一看月贵人的房门紧闭着,便走到门口,端起皇后的架势喊道:“轩王妃,赶紧将门打开。”

依依正在埋头准备将第二个胎儿托出来,便大声嚷道:“没空,你们不许进来。”

“本宫命令你立即开门。”

“现在不许进来,等我忙完自然就会开门了。”

“大胆,这后宫还没有本宫去不了的地方。来人啦,给本宫把门撞开。”皇后娘娘愤怒得捏紧了拳头,如果说贤贵妃违抗自己的命令,那也是贤贵妃仗着皇上的宠爱,有皇上撑腰,自己有时也奈何不了贤贵妃,可是轩王妃是晚辈,她凭什么学着那贤贵妃也违抗本宫的命令。

皇后当即命人过来撞门,自己一定要抓住夏依依亵渎遗体的证据,又或者如果她能救活月贵人,自己也要破坏这她的医治,月贵人的双生子决不能生下来,若是两个男孩,那皇上肯定欢喜得不得了,将来必定会影响志王的地位。自己宁愿将这个可能性给掐灭在月贵人的肚子里。

几个太监得了令,便立即开始撞门,把门撞得砰砰地响,这门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依依刚刚把第二个胎儿给托了出来,依旧是个公主,这个比第一个婴儿的情况更糟糕,浑身憋的乌黑,拍了她的后背仍旧没有呼吸,只怕是在肚子里憋的时间太长,缺氧了。此时这个婴儿急需抢救,而产妇的伤口也急需缝合,依依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一个人搞定这么复杂的手术。两个人都需要抢救的时候,你先救谁?

这就好比那个让所有男人都头疼的问题一样,当妈妈和老婆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一样。无论先救谁,另一方都会伤心。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先救离你最近的那个,这样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先救活一个。

因此,面对婴儿和产妇同时需要抢救的时候,依依果断的先救抢救时间短的那个人。

依依快速地把婴儿口鼻内的胎粪清理掉,就赶紧给她做人工呼吸,也不顾及婴儿身上还布满了胎粪和羊水、胎盘粘膜等物了,就算脏,也要不顾一切地趴上去人工呼吸。

外面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依依有些着急,不禁加大了胸外按压的力度,几经努力,婴儿终于恢复了呼吸,不过没有哭出声来,只怕肺部功能还未健全,依依也来不及考虑这么多了,只是这个婴儿现在已经活下来了。依依没时间处理脐带,也是把她用棉被一裹,放在床上,就赶紧去给月贵人缝合伤口。

依依刚刚专心致志地抢救婴儿,也没有顾得上月贵人,这会儿朝月贵人这一看,暗道一声糟糕,月贵人已经昏迷了过去,神志不清,血压也下降了,脉搏渐弱,挂着的点滴和血袋已经有些滴不进去了,如果等自己慢慢地给她缝合的话,只怕是还没缝到一半,月贵人就去了。

依依果断地给月贵人注射了一针强心针,连忙给伤口上擦了止血药。

“嘭”地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了,依依有些恼怒,同时担心自己这些医疗器械暴露于人前,当即把所有的东西往床上一扔,用另一床被子盖住这些东西,其余还用着的东西还不能收进军医系统,月贵人手上还打着点滴和血袋呢,依依只得关了床幔,将这些藏起来。

依依拿了一个电棍就冲出了屏风,与正打算闯入的太监和皇后撞了个正着。

“啊!”皇后瞧见了依依满身的鲜血,不仅衣服上有,就连双手和脸上也有血,就像是刚刚杀了人一样,皇后不禁吓得尖叫,连连后退了几步,踩到了后面宫女的脚上,宫女忙扶住了皇后才不至于摔倒在地。皇后扶了扶摔得歪掉的朱钗,缓了缓刚刚被吓住的心神,正了正脸色,严肃地问道:“你怎么一身的血?你把月贵人怎么了?你怎么可以亵渎遗体。”

皇后今早祭祀才挣回了脸面,这才不到半个时辰,又被夏依依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皇后越看夏依依越不顺眼,便连忙将亵渎遗体的罪名给她安上。

依依十分恼怒她们私自闯入,中断了医治,便没好气地说道:“接生当然会有血,皇后娘娘难道连这一点常识也没有吗?”

“本宫实在担心月贵人,本宫进去看看她。”皇后被她这么一说,脸色便垮了下来,但是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而是找了个借口就跨步往里面走。

依依移步挡住了皇后的去路,说道:“再给我一个时辰,等我救治好她,你才能进去看。”

“放肆,你是什么身份?竟敢拦本宫的路,来人,把轩王妃请出去。”皇后一声令下,几个太监上前就去抓夏依依。

依依心里咒骂道:“那个杜凌轩都死哪个鬼地方去了,这个时候还不来,那个小虎牙宫女该不会没有找到他吧。这个杜凌轩,自己不想见他的时候,他就老是在自己跟前瞎晃悠,自己现在有求于他了,他倒是龟缩了起来。”

求人不如求己,现在自己只能孤军奋战了,依依拿出电棍,击打在太监身上,太监立即被电晕了过去。

皇后一看接连有几个太监都倒在了地上,更是愤怒:“没用的东西,侍卫上。”屋外的侍卫立即持刀上前,依依一看,刀剑不长眼,他们该不会真的伤了自己吧,若是真打起来,自己绝不是一群带了武器的侍卫的对手。

依依握着电棍,虎视眈眈地瞪着他们:“我可是轩王妃,你们若是伤了我,轩王绝饶不了你们。”

那些侍卫一听见轩王的名号,哪里还敢上前,得罪了魔鬼般的战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个个的都杵着不动。

皇后一看那些太监打不过夏依依,而这些有功夫的侍卫却又惧怕轩王不敢上,现在闹得自己真的就是个无权的皇后一样,空有皇后之位,却连个侍卫都使唤不动了,皇后怒气冲冲地骂道:“怎么?你们连本宫的命令都敢违抗?你们别忘了,轩王他现在就是废人一个,你们怕什么,都给本宫上,有什么事,本宫担着。”

侍卫们这才想起轩王早已残废,整日坐在轮椅上,这会又有了皇后娘娘的撑腰,无需惧怕轩王,侍卫们立即上前与依依打斗起来。皇后阴笑一声,就往屏风后面走去,依依分身乏术,哪里还能拦得住皇后啊。

“唰”地一声,一把匕首闪着银光贴着皇后的面颊飞过,直直地扎在了屏风上,皇后的一缕青丝被匕首削落,缓缓地飘落在皇后那双绣了金凤凰的黄色绣花鞋上,皇后看着那把扎在屏风木棱上还在微微颤动的匕首吓得脸色惨白,再一次差点摔倒。

谁敢在宫中暗害自己,皇后愤怒地转身,竟然看到了自己此时最不想看到的人:“轩王,你竟敢暗害本宫。”

“母后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哪里遭暗害了?本王只不过是想告诉母后一声,本王还不是个废人。”轩王进来取下了匕首拿在手中把玩。

“这可是后宫,你一个男人竟敢携刀闯进来。”

“母后可是忘了,父皇允许过本王可以带刀在宫中任何地方行走的,包括后宫。”凌轩着重咬重了任何二字。

皇后听到就来气,志王身为嫡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他杜凌轩不就是打了些胜战吗?竟也敢欺到自己头上来。

侍卫看见轩王来了,轩王虽然已经残疾,可是那身功夫还在,那魔鬼般的战神气势还在,即便是眼瞎了,刚刚竟然能贴着皇后的脸飞匕首斩落皇后的头发却未伤她的皮肤,这功夫,哪像是一个瞎子啊,只怕他残疾了,自己这么多侍卫,也绝不是轩王的对手。侍卫们在看见轩王的那一刻就连忙收了刀,离轩王妃远远的。依依此时可是没有时间再跟皇后耗着了,得了自由就立即往屋里头跑,撂下了一句话给轩王:“给我守住一个时辰,谁都不许进来。”

杜凌轩满脸黑线,自己跟她关系很好吗?她使唤自己帮她解围使唤得这么顺手。自己就全当是为了补偿昨夜之事今天就帮帮她吧。不过她连茶水中掺了媚药都闻不出来,她的医术应该不怎么样啊,居然就这么冒失的跑去救月贵人,万一月贵人死了,她可就是惹祸上身了。也不知道前阵子她夏神医那个名号是不是徒有虚名,没听说过哪个神医闻不出药味的。

“都给本王出去。”轩王扔下一句冰冷的话。

那些侍卫和小太监、小宫女立马跑了出去,独留了皇后一人在里面,皇后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若是退出去,皇后的面子往哪里搁,可是没有一群下人壮胆,自己又不敢跟轩王对着干。他刚刚可是拿匕首吓唬了自己。皇后想了下,壮了壮胆子,抬腿就往里面走,她就不信轩王敢对自己真的下手,刚刚那一下也不过就是吓唬自己而已。

皇后刚一抬脚,就觉得前面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形成了一个隐形的屏障,把自己往外推,皇后想使劲跨过去,却怎么也跨不过去,没想到轩王的内力竟然这么强劲,皇后一时抵挡不住,就往后倒去,因为宫女早已跑出去了,这次没有人在皇后身后扶她,皇后便华丽丽地摔倒在地上,珠钗再一次摔歪了,还有一支钗直接掉到了地上,皇后那身黄色凤袍也沾染了刚刚依依手上滴落到地上的血迹,很是狼狈。

“还不快把皇后扶出去休息。”轩王说道。

小宫女赶紧进去把皇后扶了起来,扶着往外走,皇后狠狠地甩掉了宫女的手,用尽全身力气甩了宫女一个巴掌:“混账东西,没有尊卑,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竟敢不仔细照顾本宫,让本宫摔倒。”这话明里是骂宫女,实则是骂轩王。

“轩王,本宫就给你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本宫一定要见到月贵人。否则,本宫一定要奏到皇上面前去。”皇后恨恨地说道,便在门口支了个椅子坐下来喝茶,就盯着看夏依依一个人能不能把月贵人救活。

刚刚跟皇后耗了几分钟,月贵人的情况愈发直下,依依赶紧给她处理伤口,将肠子和内脏等恢复到原位,又将子宫肌层,子宫下段腹膜反折,腹膜,腹直肌,腹直肌前鞘,皮下脂肪,腹壁皮肤这七层细细地一层一层缝合,待一切处理之后,依依已经汗如雨下。可是月贵人的气息非常微弱,神智越来越不清醒了,依依一直大声地跟她说话打气,要她振作起来,试图喊醒她。

此时外面很安静,宫人们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惹怒了气头上的皇后和魔鬼轩王,所以依依在里面说的话也显得格外的清晰,原原本本地传了出来。

“本宫还以为轩王妃有通天的本领,比鬼谷子医术还高明,能起死回生呢?原来就是靠嗓子喊吗?真是可惜了本宫对她寄予厚望了。”皇后冷笑道,心里却无比高兴,到现在也没有听见婴儿哭声,估计早死在肚子里了吧。夏依依自己都未曾生育过,哪里会接生哦。皇后更是放心了,等一个时辰又如何,别说一个时辰了,就是本宫给她一辈子的时间,她也救不活月贵人。到时候就到皇上面前好好地参夏依依和杜凌轩他们两个一本,不,是三个,还有贤贵妃教导无方之罪。上一次因为志王犯错,自己也被判了个教导无方之罪,被禁足一个月抄写女则,还把后宫之权给丢了。

皇上这回正因为打战的事情冒火,指不定怎么罚他们了,最好把贤贵妃打入冷宫。

轩王的听力岂非寻常,别人只听见夏依依的说话声,而轩王却能听见夏依依用针穿透皮肤的声音,以及开盐水瓶药水的声音,并且闻到了药水的味道。知道依依定是在努力救治,只是这些方法从未听鬼谷子用过。

凌轩突然心里猛地一震,夏依依是空手进宫的,哪来的这么多药物和器具啊?这些东西他敢肯定,绝不是宫中的东西。她究竟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带进来的?

凌轩凝聚内力仔细凝听屋内的动静,惊奇地发现了两个小婴儿微弱的呼吸声,以及月贵人似有似无的呼吸声,凌轩惊讶得差点定不住自己的内力导致自伤了,这夏依依竟真的有这样高超的医术?只怕这医术连鬼谷子都望尘莫及吧。

轩王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看来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也不用想着如果她救不活月贵人和腹中胎儿的话,自己该如何善后,如何应对皇后和皇上了,轩王便优哉游哉地扇起了扇子,大冬天的也不嫌冷。

皇后见着轩王那副神情自若的表情,白了一眼,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过了一会,本来要有点太阳的天空便变得阴沉起来,天空开始飘飘洒洒地飘起了雪,渐渐地越下越大,他们虽然是坐在走廊上的,虽然淋不到雪,可是这冷风吹着也是很难受的。

轩王便说道:“天这么冷,还下起了大雪,母后当心身子,还是回宫歇着吧,等月贵人醒来,儿臣派人过去跟母后说一声就是了。”

皇后都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也不在乎再等半个时辰,她可不想等自己走了以后,轩王趁机派御医进去帮忙。皇后说道:“本宫实在是担忧月贵人的安危,哪里还有心思回宫歇着啊,让人添置几个火炉子和暖袋便是了。”

轩王又岂不知皇后的想法,听她这么说,自己也就不再说话。

皇后坐在那里,周围围了四个火炉子,前后左右各一个,手里还抱个暖袋,身上批了个貂毛披风,依旧冻得直哆嗦,可是轩王那一个火炉子也没有,也没有暖袋,更没有披风,却依旧摇着个扇子,身体好任性,这让外面扑簌扑簌下得正大的雪怎么想嘛。

依依见月贵人的意识越来越弱,她的生命意志力也在下降,不行,得赶紧想法唤醒她,让她重燃斗志,要唤醒她的意志力,就要从她最在乎的东西上下手。依依马上想到了从婴儿身上下手,依依把双胞胎公主抱到月贵人的脸旁,在她旁边处理小孩的脐带,刚刚事情忙,还未来得及处理脐带了。婴儿睡得正香,依依一下剪断脐带,婴儿吃痛,“哇!”地哭了起来,虽然因为身体虚弱,哭得有些低沉,可也足以让月贵人和屋外的人听见了。

皇后一听见婴儿的哭声,浑身一抖,惊得手上的茶杯也掉了,洒了一身的茶水,立即站起身来睁大了眼睛说道:“怎么可能,明明已经胎死腹中,大人小孩都死了的啊。太医,稳婆,赶紧进去看看。”

屋外的人跟皇后一样震惊,太医和稳婆更是震惊,他们明明亲眼看着月贵人血崩难产而死了啊,死人怎么可能有力气生下胎儿,胎儿也会因为母体死了,缺氧而亡的啊。

太医和稳婆拔腿就要进去看看,可是轩王没有得依依放人进去的命令,哪里肯让他们进去啊,动手一转轮椅,便挡住了门口。他们一看到轩王,就浑身发冷了,哪里还敢进去啊,皇后一瞧见自己的命令竟然还是执行不下去,心里气得差点吐血。

“轩王,既然月贵人已经产下胎儿,就该让太医和产婆进去帮忙,万万不可怠慢了皇上的子嗣。”皇后只得将皇上抬出来压轩王。

凌轩冷哼一声:“他们这帮没用的东西,省得进去添乱。”

皇后又一次被他气得噎住了,可是没法反驳他,谁叫人家的老婆有本事把死人救活了呢,而且还把胎儿给接生了下来,皇后只得悻悻地又坐了下来。

依依见月贵人还是没用醒,于是又把另一个婴儿给弄哭,一时间,婴儿哇哇的哭声此起彼伏。

“生了,生了,两个都生了,居然两个都活下来了。”有个稳婆压抑不住惊讶,兴奋地说道,还从来没用遇见过这种情况呢。

皇后脸色一阴,没想到两个都活着,不过瞬间就换上了一副高兴的样子,说道:“快快,快去禀报皇上,皇上定会高兴的。”皇后跟身边的心腹太监使了个眼色。

“是,皇后娘娘。”太监假装走了两步又折回来说道,“皇后娘娘,奴才不知道月贵人生的是小皇子还是小公主,若是皇上问起,奴才可不知道如何回答啊。”

“是啊,轩王,不如让王妃把婴儿抱出来给大家瞧一眼,也好去禀告皇上不是,这子嗣的大事可耽误不得啊。”皇后趁机说道。

轩王也不好再推脱,便让依依将小孩抱出来,依依一手抱一个婴儿出来,皇后一看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漂亮的双胞胎,心生妒忌。

“两个公主,都很健康,我还要进去救月贵人,没空陪你们。”依依说完就抱着两个婴儿进去。

“慢着,轩王妃,救月贵人要紧,你就专心地救她,这两位公主就交给奶娘照顾吧。”皇后一听都是公主,倒也放下了一些戒备,双胞胎又如何,只是个公主,继承不了皇位,对志王一点威胁也没有。

“不用,现在月贵人不能离开两位公主,如果需要奶娘,我会叫奶娘进来伺候公主的,奶娘先候在外面吧。”依依拒绝道。

“既是救人,总得需要个帮手,为何不让人进去?难道有不可告人之处?”皇后恨不得说她用妖术,居然能把死人救活。

“我的医术只传给徒弟,为防医术外泄,不能让人观看。”说罢依依赶紧进去救人,不再与她废话。

皇后今天被她夫妻俩气得不轻,只是此刻不好发作,便招了手让太监去禀报皇上。

依依见月贵人仍旧昏迷着,依依便将两个婴儿抱过去吃母乳,来刺激月贵人,依依一看那月贵人胸膛上的两个小小的,心痛极了,这才是刚刚开始发育的小女孩而已,就被招入后宫受苦,月贵人自己都还只是个孩子,却已经为人母了,依依从心里恨透了这社会制度。

虽然长得很小,也没有母乳,可是两个婴儿的小嘴碰到后就条件反射的张开来一口含住,憋足了劲吸吮,吸得很带劲,其中一个吸了一会还没有吃到奶,便哇地哭了起来,小手在月贵人胸膛上胡乱的敲打起来,另一个也跟着哭起来,边哭边吸。着实可怜,看得依依心里一阵发酸。

此时,依依看到月贵人的眉毛皱了一下,有知觉了,开始恢复神智了,依依很高兴,果然母爱是伟大的,为了不饿着宝宝,月贵人也会努力挣扎着求生的。

皇后听见婴儿哭了,就要求奶娘进去喂奶,皇后很是好奇夏依依到底在干什么,只是她的要求再次被轩王拒绝了。

不多时,报信的太监回来了,还带了些赏赐过来,皇上还在大殿商议打战的事,没空过来。依依倒是松了口气,幸好皇上没有空来,否则皇上若是要进来看,轩王也不好拦着了,而且也拦不住。

又过了半个时辰,月贵人总算是醒来了,看了眼两个可爱的女儿,又看了看眼面前这陌生的女孩,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知道是她救了自己母女,月贵人张了张嘴感激地想道谢,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先别说话,你很虚弱,得好好休息。你的两个女儿很健康,也很漂亮,你不用担心。”

月贵人看着两个女儿还在努力的吸奶,吸得满头大汗,月贵人满满地幸福感洋溢在脸上,眼角留下了泪水。

“噗!噗!”两个小家伙拉大便了,臭烘烘的,月贵人笑了一下,想伸手去弄,可是没有力气,肚子又疼痛,往屋里一瞧,除了她们两个,一个宫人都没有。月贵人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连接了一根透明的管子和一个透明的瓶子,还有透明的液体顺着管子流进自己身体里。

“这是我特制的药。”依依解释了一下,现在只是留了药水,另一个血袋在月贵人血压稳定,伤口又缝好了止住血的时候就把血袋给撤下来了,其他不用的医疗器械都已经收进军医系统了。

药很快就滴完了,依依把药都收了起来,找了个空盒子装着,在月贵人跟前,不能将军医系统给透露出来。然后依依就让奶娘和太医进来,皇后也趁机跟了进去。

院判把了脉,“回皇后娘娘,月贵人的体力恢复得很好。只是,怎么腹部有严重刀伤啊。”

“轩王妃,怎么回事?”皇后拿出了皇后的威严。

“月贵人生不出来啊,我就把她的肚子剖开,把胎儿取出来,再把刀口缝上了。”依依本想瞒着的,没料到太医把脉的功力这么高。

“什么,你把她肚子剖开了?”皇后惊叫道,太骇人听闻了,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生小孩的。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就连院判和凌轩都震惊了。

“你们别害怕,我就划了个小口子。”

“肚子剖开了,孩子还能好好的,月贵人还能活下来,轩王妃医术实在高明,微臣佩服。”院判此时觉得轩王妃的医术远远高于自己,不,应该比鬼谷子的医术还高明。是不是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自己也可以试着剖腹产子呢?

“这种方法风险极高,而且必须是有特殊的药物和特殊的方法的,你们不要去尝试,否则会一尸两命的,明白吗?”依依不得不敲打他,免得他去拿孕妇的性命做实验。

“微臣明白。”院判刚刚才升起的想法,就被依依识破了。

被抓起来准备殉葬的宫人都被放了,小虎牙宫女在被释放的时候就得知了月贵人生了两个公主的好消息,兴冲冲地跑进房中,看见月贵人还活着,顿时就跪下来哭了起来。今天这一天都被吓死了,开始是月贵人难产而死,孩子也没有保住,接下来自己还要被殉葬,结果最后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活着真好!

那小虎牙哭完,就朝依依跪下来磕头道:“奴婢秋儿拜谢轩王妃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往后奴婢甘愿为轩王妃做牛做马。”

秋儿这个名字,只因她是在秋天的时候生的,秋儿本是月贵人的一个远房亲戚,但是家中贫穷,便卖到月贵人家当家奴了,俩人自小长大,感情也很好。月贵人嫁去宫中的时候,因看中了秋儿伶俐又忠心,便将她带进了宫中。

依依笑道:“既然你要为我做牛做马,那从今天起就跟我去轩王府伺候我吧。难道你不用留在映月宫照顾月贵人和两位小公主了吗?她们现在可是很需要你啊。”

秋儿抬头,有些为难:“这……”

“我开玩笑的呢,我不需要你为我做牛做马,你就好好照顾她们母子三人就行了。”

“啊?!”秋儿睁着惊讶的眼睛,眼前这个人还是个王妃吗?居然跟她一个小宫女开玩笑!太没有架子了吧。

月贵人还需要继续输液,以防伤口感染,还要给她排出恶露,依依便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给月贵人输液。两个公主就让秋儿带着在隔壁房间里交给奶娘照顾。

因为术后护理很重要,否则一旦护理不当,很可能让月贵人再次陷入生命危险中。依依决定在映月宫里照顾月贵人几天,便要轩王先回王府,不过轩王却直接去了未央宫住下了,没有回王府。

皇上下了朝,就过来瞧了一眼,看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公主,喜欢得不得了,两个一起抱着逗她们,然后又吩咐奶娘好生照顾公主和月贵人。皇上便赏赐了一堆东西,映月宫中上下人等无一例外,都有赏赐,又将月贵人晋封为月贵嫔。便又回御书房忙碌去了,在这映月宫中前后也就只是呆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虽然皇上呆得时间少了些,可这一连串的恩赐,足以让整个映月宫的人扬眉吐气,那些宫人之前要被抓去殉葬的时候,还一个个地咒骂自己跟了一个倒霉主子。现在全都改口了,说自己跟了个好主子,生了对公主,自己也连带着沾了光,高高兴兴地接过了赏赐,笑的眉眼都弯了起来。

皇后本想着映月宫中找依依的茬,但碍于轩王那个大魔王还住在宫中,而且现在映月宫又颇得皇上照顾,因此皇后多少顾忌了些,不敢去找茬,暗自在璟仁宫想办法对付她们,也好出口恶气,明的来不了,就来暗的,一会儿,皇后就想到了一条绝好的计策,嘴边泛起了一抹邪恶的笑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