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螳臂挡车/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不能放了小公主?我求求你放了她们,好不好,她们还那么小,我死了都无所谓的,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公公,我求求你高抬贵手。”月贵嫔跪下来,一下一下重重的磕着头,哀求着,满脸泪痕。

大太监见了,心里也有些软了,她们三个着实可怜,大太监叹道:“月贵嫔,奴才可做不了主哇!”

月贵嫔大哭起来,依依被她哭得心碎,依依觉得她特别的无助,整个屋里充满了一种死亡正在降临的沉闷感,很悲戚。

月贵嫔把小公主抱起来,抽抽搭搭地说道:“母妃喂你吃,这是母妃最后一次喂你了,你吃饱点,母妃先走,母妃在下面等你们两个,你们千万别走丢了,知道吗?”

月贵嫔抱着小孩到内间哺乳,两个小公主哭了许久,终于有吃的了,一吃到甘甜的母乳就不哭了,吃得津津有味的,半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月贵嫔,嘴里吧唧地响着,朝月贵嫔笑了一下,之前哭了许久的她们,此刻困得很,随即又闭上眼睛边吃边睡。

月贵嫔看着两个小孩朝她笑,她带泪的脸上哭挤出了一丝笑容回应了一下小孩,随即又大哭了起来。两个小孩被她的哭声惊了一下,含着乳头不动了,猛地睁开了眼睛看了眼月贵嫔,随后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嚎哭,又继续闭上眼睛边吃边睡了。在她们的心里,只要在母妃的怀里吃着母乳,就是安全的,就是满足的,就可以放心的睡觉了。懵懂的她们还不知道再过三刻钟,她们就会死。

两个小孩吃饱了以后,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小小的头靠在月贵嫔的怀里呼呼大睡,嘴角还残留了一道奶水痕迹。

午时三刻一到,太监就立即动手,去抓月贵嫔和两个小公主。

“不要,不要。”秋儿死死将她们护在身后,泪水早已将衣服湿透。只是她们根本就不是太监的对手,很快就被抓住了,小公主从睡梦中被吵醒来,哇哇地哭起来,小太监很粗鲁地将两个小公主抱过来,就要灌毒酒,两个小公主的脑袋使劲乱晃,另一个小太监就过去将小公主的头用一只手给按着不动,另一只手捏住婴儿小小的下巴强行将小嘴捏开,婴儿被捏得生疼,哭声变得特别凄厉,细细的手乱挥着,却不知道去拨开那双捏着她的手,她们现在还没有这个意识能控制手去拨开,而那双脚却胡乱地蹬着,将包裹在身上的包被给蹬开了,露出了纤细的小脚丫,无力地蹬在太监的臂膀上,因为被张着嘴,那哭声也变得有些哆嗦,那张着的小嘴里光秃秃的,没有牙齿,那粉红的小舌头抵着牙床哭着,一时被口水被呛住了,猛烈地咳了起来,呛得小脸都通红了,听着令人心碎。

依依虽然还未为人母,可是却见不得小孩受苦,见她们被虐的实在可怜,依依只觉得自己的心疼痛不已,两眼不敢再看下去,她再也无法袖手旁观,转身进了刚刚月贵嫔喂小孩的房间,悄悄启动军医系统拿出了电棍。

另外两个太监则死死地拉着月贵嫔,任凭月贵嫔哭得如何的撕心裂肺,也不为所动。月贵嫔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她更是疯了一般地要往这边过来抢孩子,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太监的禁锢。

那个小太监端起一杯毒酒,便要去灌进小婴儿的嘴里,刚端着酒杯靠过来,也没有将小婴儿乱蹬的手脚看在眼里,却冷不防地被小婴儿的乱挥舞的手给打到了酒杯,瞬间就泼了半杯毒酒出去。

那小太监恼怒地将半杯毒酒又放回托盘里,腾出这只手来当着月贵嫔的面,狠狠地打了小婴儿一巴掌,他这只大手都比小婴儿的脑袋还要大,小婴儿瞬间被打得七窍流血,被拍晕了过去,哭声戛然而止。

“啊!混蛋,我要杀了你!”月贵嫔看着自己的小宝宝居然被如此虐待,瞪大了眼睛,呲着牙,犹如一头发怒的母狮一样,瞬间就挣脱了两个太监的手,往那小太监身上扑过去。旁边的太监一见,连忙上前抓住了她,足足上来了四个太监才把月贵嫔给控制住了。

小太监说道:“杀我?你都快要死了,还怎么杀我?”

月贵嫔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奴才,你居然敢打她,她可是东朔公主。”

“公主?她可是煞星,打她怎么了?你心疼啊?她马上就要死了,你救得了她吗?你不是得更心疼吗?”那小太监嘴角歪歪地坏笑道,随即拿起那剩下的半杯毒酒说道:“她这么小的身子,半杯毒酒,足以让她死得翘翘的。”

小太监便将另一个小婴儿抱起,用同样的方法捏开她的嘴,小婴儿便哭得凄厉,小太监举起酒杯就要往她嘴里灌。

“我的孩子,不,不要啊,我求求你,让我先喝,让我先走。”月贵嫔凄厉地哀求着,捏紧了拳头,两眼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双目通红,头发早已散乱,她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孩子,可是实在不忍心看着她们死在自己的眼前,宁愿自己先死。

小太监似乎很喜欢听人惨叫,也喜欢以折磨人为乐,便说道:“哦,你想先走?你是不是不想看见她们死的时候挣扎哭泣,口吐白沫痛苦地痉挛的样子?你会心疼对不对?哈哈,我偏不同意,我就特意要把你留在最后一个,让你看着你的一对女儿死在你眼前,你说,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好呢?”

“你混蛋,你不得好死。”

“只可惜你看不到我死了,不过我倒是可以看到你和你的女儿死。”那小太监笑了起来,作势就要给小婴儿灌毒酒。

那大太监看着小太监这种行为,不禁厌恶地皱了下眉,小小年纪,心肠怎么这么歹毒,伸手就将小太监手里的毒酒给拿了下来。

“公公?”小太监疑惑地问道,难道大太监还敢抗旨不尊,放了她们?

大太监狠狠地瞪了小太监一眼,便换了一杯满的毒酒,把酒端给月贵嫔,说道:“请吧。”

月贵嫔知道他这是要自己先走,月贵嫔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恳求道:“能不能让我最后再抱抱她们?”,便伸脸过去看小孩,可是被几个小太监给抓住了。

大太监朝那几个小太监挥了挥手,说道:“放开她。”

那几个小太监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太监,说道:“公公,万一她跑了呢?”

“外面还有那么多侍卫,她跑不了。”

几个小太监犹豫了一下,便松开了手。

“多谢公公”,月贵嫔踉踉跄跄地走到两个小公主面前,把她们抱在怀里,安抚得小公主不哭了,又把她们踢得散烂的包被给重新包好,月贵嫔在她们脸上亲了下,哭着说道:“宝宝,我们来世再见”。

然后将小公主又交给了太监,哆哆嗦嗦的从大太监手中接过了毒酒,走到太监的背面,不让小公主看见她临死的样子,一仰脖子,就要将毒酒喝掉。

在月贵嫔喝毒酒的瞬间,依依上前将酒打翻在地上,依依实在是忍不了,这个社会太残忍了,草菅人命,自己真的无法看着自己的好友送死而坐视不理。

“王妃,你可知你这是阻拦圣旨。”小太监气得很,怎么有人敢三番两次地藐视皇上,小太监立马吩咐几个人去把依依控制住。

依依拿出电棍首先就将那个蛇蝎心肠的小太监给打到在地,随即又将靠近她的几个人都电倒了,依依满脸凶狠:“你要杀她们,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王妃好本领,不过这是圣上的旨意,王妃还是不要插手为好,来人,控制住王妃。”大太监说着就拍了拍手,十几个侍卫一拥而入将王妃团团围住,用棒子将王妃挡住,另外几个人将月贵嫔抓住就直接灌毒酒。

“不要!”依依大喊着,挥动着电棒,可是根本冲不过去,依依很想拿枪出来,可是皇宫这么大,她真的解决不了那么多的侍卫,杀了这一批,还会再来一批。依依眼睁睁地看着月贵嫔就要死在自己眼前,依依咆哮一声,猛地往那边突围过去,侍卫眼见着要拦不住,便用棍棒点了依依的穴道,依依瞬间就定在了那里,此时依依心里在咆哮,在着急,可是却啥也做不了,依依侧过脸,不敢看月贵嫔的下场。

“住手,手下留人!”太监总管李公公匆匆赶来,刚进映月宫就开始狂喊,大口大口地喘气喊道:“皇上特赦,放了她们。”

一屋子的人顿时保持了刚刚的状态没动,都惊呆了,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收回成命的?之前王妃去大殿求皇上,不是没有成功吗?

“李总管,怎么回事啊?”执行的大太监一头雾水地问道,心下却有点后怕,刚刚幸好有轩王妃捣乱,延迟了一下行刑时间,要不然现在她们母女都已经死了,皇上又已经赦免了她们,若是自己把她们杀了,自己的脑袋可就保不住了,大太监吓得一身的冷汗,同时也为自己刚刚的善举而庆幸,若不是自己从小太监手中抢过毒酒,只怕小公主早已经被毒死了。

“是轩王跟皇上求情”李公公说道,接着对着月贵嫔跪了下去卑微地说道:“奴才来晚了,月贵嫔,您受惊了。”他这一跪,也就代表了皇上的态度,月贵嫔以后还是月贵嫔,身份依旧高贵,两个小婴儿依旧是东朔的小公主,也就不再是能让一个普通的小太监可以动手打巴掌的了。

刚刚抓着月贵嫔的人连忙把手松开,侍卫也连忙解了依依的穴道,那执行死刑的大太监吓得腿肚子直抽筋,这在皇宫里当差,真的很容易得罪人啊。谁能想到被赐死的人,又恢复了原来的身份啊。

月贵嫔一下子就冲过去,将小公主抱在怀里,跌坐在地上痛哭起来,秋儿也抱着月贵嫔哭起来。

依依愣在了原地,是凌轩,是他帮了月贵嫔,他不是说他管不着,也不想管吗?他最后为什么要管这事呢?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去帮月贵嫔?接着依依又怒了,他既然早知道他能劝服皇上,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去大殿求皇上,得罪了皇上,后来又在这里为月贵嫔母女担惊受怕啊。

李公公看着月贵嫔几人哭的厉害,就挥了挥手,要太监们将地上躺着的几个小太监给抬了出去。

“慢着”

李公公笑着问道:“不知轩王妃有何吩咐?”

“太监殴打公主该当何罪,李公公可知道如何处置吗?”

李公公余光看了一眼月贵嫔怀中那个还处在昏迷中,七窍流血的小公主,心下了然,怕是刚刚被那些太监给打的,倘若她们被赐死了,那么打了也白打,只是她们被赦免了,又恢复了高贵的身份,那么自然就不能白打了。李公公惶恐地说道:“奴才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置,奴才回去必定好好处置那没有规矩的太监,为公主出口气。”

“嗯,李公公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不过小公主伤得严重,还得麻烦李公公帮着请个御医过来瞧瞧。”

“是、是”李公公躬身退了出去,带着太监都走了,映月宫又恢复了平静。

依依留下了安抚月贵嫔她们,李公公很守诺言,回去就处置了那个打小公主的太监,御医也很快就派来了映月宫。

直到天黑,依依才出宫,依依回头看了眼金光灿灿、富丽堂皇的皇宫,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后宫,就如她妹妹夏娜娜一样,想当志王妃,可是这后宫真的太可怕了,生死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自己的一切都做不了主,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

依依直接去了王府,天色已经黑了,下人很惊奇,王妃居然主动回来了。凝香、画眉更是高兴得冲过来,就要给王妃安排沐浴就寝。依依拒绝了,直接去了书房找凌轩,凌轩在宫中和皇上谈妥了条件之后,便没有再等还在映月宫中照顾月贵嫔母女的夏依依,而是独自一人先回了王府办事。

“你能救她们,之前为什么不救?为什么要让我出手去救,你才出手?”依依有些生气。

“本王救了你的朋友,你不但不感激本王,还这副态度?” 凌轩见她气呼呼的,比自己还生气啊,自己都还没有责怪她今天居然去商议朝政的大殿上闹事,她倒是比自己还先一步兴师问罪了。

“谢谢”依依也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语气降了下来,倒是很诚恳的道谢了,如果不是凌轩出手相救,月贵嫔母女今日必死无疑。

凌轩对她的道歉很受用,这个女人,难得见她客气一回,不过依旧冷着脸教训夏依依:“后宫的事,本王不好插手管的,那不过就是皇上内宅里的事,皇上要把哪位妃子打入冷宫,或者赐死,还是要宠幸哪个妃子,我这个做儿子的可管不着,你更管不着。你明白吗?以后不可再这样冲动鲁莽,皇上能原谅你一次,但绝不会原谅你第二次,你别忘了,他可是掌握生杀大权的君王。”这个女人,想要为别人出头,就不会先保护好自己吗?万一惹怒了皇上,可是会被砍头的。

“哦”依依嘟着嘴,嘴里嘟囔道,双手不自觉地揪着衣角,双眼盯着脚尖,依依还是有些后怕的,毕竟这不是现代啊,今天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螳臂挡车,自己的那些抱负理想在这里全都是笑话。如果皇上真的怒了,说不定会让自己和月贵嫔一起喝毒酒下黄泉吧。

凌轩听她那乖乖认错的模样,嘴角就不自觉地上翘了,她还是头一次被自己教训后没有反驳呢,这么快就能认识到她的错误了。

“咕嘟咕嘟”依依的肚子响了起来,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在月贵嫔那里也没有吃,她们今天都害怕极了,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啊,现在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本王叫她们传膳,你先去沐浴更衣吧。”

“哦”依依实在是饿了,也懒得再回家自己烧饭吃,便听话地出了书房。凌轩眼角微弯,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听话了呢。

凝香、画眉一直在书房外候着,十分高兴王妃能留下来,便赶紧伺候着王妃回听风院沐浴更衣了。

依依一切都弄好之后,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来到正厅吃饭,凌轩坐在那里,桌上一个菜都没有了。记得上次大年的中餐自己迟到的时候,桌上是盛满了菜的,只不过全都凉了,当然了,最后也没有吃成,因为两个人忙着打架去了。

“啊,都吃完了?一点都没有给我留啊?”依依郁闷了,明明叫我留下来吃饭,他还是这副不等人的德行。

“王妃,您误会了,冬天天气冷,王爷怕菜凉了,说等您来了再上菜呢。”马管家一脸地讨好王妃,忙吩咐下人传菜。

他会这么细心?依依狐疑地盯着他看。

“咳”凌轩感觉到她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声。

饭菜很快就上传了,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真是山珍海味,美味珍馐,色香味俱全,这轩王真的是太腐败了,依依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端起饭碗就吃起来,真是好吃,尤其是在特别饿的情况下,就觉得更好吃了。

“夜影,你也坐下来吃。”凌轩说道。

“多谢王爷。”夜影也不矫情,在凌轩身旁坐了下来。以往在边疆的时候,也经常跟王爷一同吃饭,在外行军打战,就顾不得这许多规矩了,不过回到了王府,还是得按规矩来。

夜影刚端起碗,就发现坐在对面的王妃已经吃下去小半碗饭了,夜影满脸黑线,这个王妃,就不会等王爷先吃吗?居然自己就开始先吃了,一点也没有规矩。

凌轩冷冷地说道:“布菜!”

夜影知道他是在喊王妃给他布菜,可是王妃置若罔闻,自己一个人吃得欢地很,夜影给夏依依使了个眼色,眨了眨眼,依依这才停了下来,盯着夜影看了两眼,问道:“夜影,你眼睛怎么了?”

夜影一脸的尴尬,说道:“王妃,给王爷布菜。”

“哦!”依依随手夹了一筷子菜到凌轩的碗里,然后就跟管家说道:“管家,你给王爷布菜吧,我没有空!”

真是的,我自己也要吃饭啊,哪里还管得了你那么多,放着这么多的仆人不使唤,却来使唤我,你以为还是在宫里吃年夜饭啊,我那是众目睽睽之下,不得已而为之,才给你布菜的。在王府里,谁爱给你夹菜,谁给你夹菜去,本姑娘才懒得伺候你了,我又不是长得天生的奴才样。

依依说罢又给自己碗里夹了菜,吃得不亦乐乎,哼哧哼哧地吃得忙得很,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美食世界里。

管家站在王爷身后,都不敢上前给王爷夹菜,这王爷很显然就是想享受一下王妃伺候他的感觉啊,自己这时候凑上去,怕是讨不了好吧。

凌轩没有享受到夏依依的伺候,心里有些不悦,今天自己好歹帮了她这么大的忙,救了月贵嫔母女三人,她怎么也不感恩,好好伺候自己啊?真是没良心。不过在听到她在那里吃得欢快的时候,凌轩微皱的眉毛舒展开来,她似乎不是没有良心,好像真的如她所说她没有空,她那嘴巴就没有停下来过。饿了一天了,确实是饿坏了。

凌轩便吩咐马管家给他布菜,再给他和夜影斟酒,马管家见王爷没有生气,连忙上前斟酒布菜,小心翼翼地伺候着。马管家瞟了眼嘴里塞满了食物,鼓着个腮帮子咀嚼,吃相很难看的夏依依,管家心里嘀咕道:“王爷怕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王妃直接拒绝给他夹菜,在下人面前都这样给他难堪,王爷居然一点都没有生气,还任由她这么吃得欢快自由,只能说明了一点,王爷开始宠着王妃了。今后这王府里的风向要改变了啊,自己往后怕是要讨好着点王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