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虐待媳妇指南书/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贤贵妃说道:“既然凌轩帮你求情,本宫就看在凌轩的面子上,这三十戒尺就免了,不过,惩罚难逃,本宫就罚你好好抄写家规,抄写一百遍,十天以后给本宫。”

一百遍,十天?那不就是一天只用抄十遍了,这未免也罚得太轻了吧,想当初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可没少罚学生抄写课文?这抄写虽然苦闷了一点点,但是也好过被打戒尺吧!依依显得有些欣喜若狂,连忙磕头说道:“臣妾多谢母妃免了罚戒尺,臣妾定会好好抄写家规。”

贤贵妃说道:“既然如此,今夜就别回去了,你这十天就呆在本宫这里,好好抄写吧!”

刚刚还高兴的依依,这高兴劲还没有表现到脸上来呢,就晴转多云了,不是吧,这宫中的日子可是很难过的,而且,还要在贤贵妃的眼皮子底下抄写,有没有搞错呀,这么监督她?还能不能好好抄写啦!这属不属于软禁,属不属于监视,还有没有自由?依依的脸都要瘪成一张苦瓜脸了,拉得老长了,可是,总不能再让凌轩给她说情吧,贤贵妃也不一定答应,她岂肯再次让步呢?

更重要的是,自己要是再次突然消失十天,那许睿不得急死啊!又要满世界找她去了,又要开始各种脑补她被山贼绑架了。而且十天见不得许睿,自己也会很想他的。毕竟现在还是在热恋阶段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要是十天不见,就如隔半世啊。

凌轩说道“母妃,可是儿臣还有事情要办,不能留在宫中。”

贤贵妃脸色更不好看了,这凌轩今儿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帮着夏依依,贤贵妃语气十分冲:“本宫又没有叫你也留在宫中,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

“母妃,让她回王府吧,儿臣监督她抄写家规就好了,十天后一定让她把家规带过来给你审查,她这十天若是不在儿臣身边,儿臣倒是十分的不习惯了,而且儿臣还没有子嗣呢!”

子嗣,依依差点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了,这杜凌轩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而且这话竟然当着他妈妈的面说,他不嫌臊得慌吗?他的意思不就是说他还想把她带回做那事吗?不然这十天不做那事,他就憋不住了。他还要不要点脸啊!

贤贵妃想到他们是在大年夜那天“圆房”的,这么说来,他们算起来也算是新婚燕尔,现在如胶似漆,形影不离,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凌轩对子嗣如此上心,倒是少见了,不过这也是好事呀!倘若夏依依真能早点怀上子嗣,那便让她回去,也无妨。

贤贵妃说道:“总之,无论如何十天以后,本宫要看到那一百遍家规。”

“多谢母妃。”凌轩说道,便转动轮椅往外走去,走了几米发现,怎么那个蠢女人还在那里傻跪着不动,凌轩佯装生气,训道:“还不过来给本王推轮椅,还傻跪着干什么?一点都没有眼力见吗?”

夏依依哪里知道贤贵妃这是已经答应她离宫了呀,还在那跪着等贤贵妃的指示呢,听见凌轩这么一说,连忙说道:“多谢母妃。”忙站起来,满脸笑容的推着凌轩就往外走,只要离开这宫里,什么都好说。

贤贵妃一见凌轩刚刚振夫纲训斥夏依依,将夏依依治得服服帖帖的,看来凌轩也不是十分宠她,还是有分寸的,该训的时候照样训她。贤贵妃这才有些满意了。

待他们回到王府,都已经过了亥时了,依依来到凌轩的书房,接过王府的家规一看,几乎傻了眼,这哪是家规呀,这分明就是一本厚厚的刑事律法啊,足足有两个手指的厚度,依依粗略的翻看了一下,里面写满了各种惩罚媳妇的条条款款,简直就是媳妇的悲剧史。

之前还以为一天抄十遍,简直就是轻轻松松,就像抄十遍课文一样,我的天哪,这哪是抄一篇课文啊,这是要把一本语文书给抄十遍!我说三十戒尺她能这么轻易地饶了我,原来在这等着呢,就我那写毛笔字的速度,给我一百天也写不完。十天,日以继夜不停歇地抄,得写得手都断了吧。

依依直接将那本家规往书桌上一扔,垮着脸说道:“这么厚,谁抄得完啊?谁爱抄谁抄去,反正本姑娘不想抄。”

“这个时候在本王跟前咋就这么横呢,怎么刚刚在宫里头的时候就满口答应了下来,不敢推辞了呢!”

“谁知道你们的家规有这么厚啊,我以为就小小的几页纸而已,谁家家规这么变态,你看看这里面的条条款款,简直就是狗屁不通,全都是虐待媳妇用的,你们这哪是家规呀?你干脆改名叫《虐待媳妇指南书》好吧!”依依重新拿起那本家规,在凌轩面前翻得霹雳啪啦地响,十分激动地用手指着里面的条条款款,说道:“你看看这条啊,一年里头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娘家婚丧嫁娶了,才能回一趟娘家,平时要回去还得跟你请示。我呸,我又不是来坐牢的,回娘家还不能回了。”

“谁家都这样,又不是王府里这样,皇宫里更严格,过节都不能回去。”

“你觉得这样的规矩理所当然,合理合法是不是,那我把里面的内容改一通,也不用大改,只要把里面媳妇的词语全都改成杜凌轩的名字不就可以啦。”

“荒唐!”凌轩觉得这个女人不懂礼数也就罢了,怎么还这么大胆,敢用规范女子的条例来规范他。

“那些不合理的规矩放到你身上,你就觉得荒唐了吧,你觉得这是不合理的了吧?为什么这些规矩放在女子身上,你们却觉得合情合理呢?这就是你们大男子主义的思想,总以为男人是天,女人就得在家从夫,什么都不敢违抗你,做一点点事情就是这样那样的家规来惩罚,简直太不公平了。”

凌轩微微昂起了他高傲的头颅:“男人本就是天。”

依依摇摇头,把书放下,伸出来一根食指摇了摇,“错,男人只能算是半边天。”

“你这些歪论是从哪来的?”

“就我们那个社会来的呀,我们那可是男女平等的,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家规,我们的法律是人人平等的,管你是平民百姓,还是高官政要,在法律面前都是一律平等的,不像你们这,皇上可以滥用私权想杀月贵嫔就杀月贵嫔,甚至我们国家还有妇女儿童保护法,女人的地位,可以说,比你们这儿不要高的只是一点点哦,简直是高太多了。我们那里的女人可以和男子坐在同一间教室上学读书一起考试,就连考试标准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偏颇,男人怎么考,女人也怎么考。毕业以后要出去工作,赚钱养家糊口,赚的钱可不比男人少。”

依依说起以前那光明畅快的日子,不要太开心哦,边说边手舞足蹈的,一边说一边回想以前的日子,一边用手比划出以往的生活画面,想起以前的日子,依依又高兴起来了,憋了许久,都没有跟人谈起以前的生活,自己以前的回忆在这段期间像是封存了一样,如今突然之间启封,那一幕一幕的回忆瞬间涌上心头,开启了话匣子,就说了个滔滔江水奔腾不息,说得直喘不上来气,依依停顿了下歇了一口气,又激动地说道:“我们那儿女人都是可以从政的,别说什么后宫女子不可干政,我们那朝堂上站着的,除了男人,可还有不少女人呢。而且女人并不是呆在家里相夫教子,绣花而已。女人可以顶起整个国家的半边天。厉害吧!”

凌轩一脸黑线,这女人就不知道这个社会跟她以前的社会不一样吗?还按照以前的生活方式在这里生活?凌轩板着脸问道:“所以你今天就没有丝毫顾忌地直接闯入朝堂上,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依依刚刚还沉浸在回忆过往的欢乐海洋中,一听见他这训斥的语气,依依瞬间暴怒:“你这人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我跟你聊天,你却在这里抓我的错处?这感觉就像我跟我妈聊得高高兴兴的,她突然板起脸说道‘你今天作业还没有写,就知道在这里瞎闹。’时的感觉一样,你知道吗?真扫兴。我用一种平等的状态跟你聊天沟通时,你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管教者姿态,真是太讨厌了,也太惹人厌恶了,我跟你无话可说,犹如对牛弹琴,鸡同鸭讲,就不在你这浪费表情了,告辞。”

凌轩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做法似乎让她很不开心,自己只是习惯于这样跟下属说话了,没有考虑到她的心理,她是一向追求平等的,所以当她好不容易把自己当成能倾述的对象时,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说起她的过往,自己却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倾听者,这让她很愤怒。好不容易建立起了短暂的情感,又被自己给亲手摧毁了。

“慢着!”凌轩叫住了她,自己还没有听够呢,怎能让她就这么走了,“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还在读书还是已经工作了,亦或是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凌轩一想到这个可能,心里一阵莫名的难受。

依依停住了脚步,冷冷地说道:“我不想跟你说话,本姑娘现在可没有兴趣跟你讲这些!你可别想着套我话,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我以前的任何信息。”

凌轩一听她这样的态度,自己也放不下王爷的架子,便云淡风轻地说道:“本王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说得好像本王对你的以前感兴趣似的,本王可不感兴趣!”

“切”依依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不感兴趣?装给谁看呢?不感兴趣那你问个毛线啊问。装,就是太能装。

凌轩转移了话题,喊住她说道:“家规拿走!今天晚上就开始抄,不然十天后抄不完,母妃再罚你,本王可就没办法再帮你了。”

依依拿起桌上那本书,看着这么厚的一本家规,就觉得头疼,“话说,你们这本家规这么多,你真的记得过来吗?你自己都不知道这家规里面写的什么吧!”

“怎么可能?本王可以把这个家规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背出来。”凌轩又傲娇了。

“不是吧,那你是抄过多少遍家规才能把它给记下来呀,你可真可怜。”依依不禁有些同情这个生活在家规森严的家庭里的可怜人了。

可怜?她居然在可怜本王?本王何时可怜过了?凌轩说道:“本王用得着抄吗?本王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看一遍就能全背下来了。”

“啧啧啧,我发现你不仅能装,还能吹啊。你吹什么牛啊?这么厚一本,不可能能把它全部背下来!”

“吹牛?本王从来不吹牛,一向用能力说话。你若是不相信,本王倒是可以背给你听。”这女人这么小瞧自己,还真是有点受不了。

“好,我现在就把书翻开来,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你数着,你可别给我打马虎眼,你要是真能把它一字不漏的背出来,我就……”依依还就不信了,他杜凌轩能把这个背出来。

凌轩扬眉说道:“你就怎么样啊!”

依依一看他自信的样子,心里不禁有点打鼓,万一这个变态的凌轩还真的能背出来了,依依瞬间怂了:“你背出来就背出来了呗,还能怎么嘀。”依依心里默默地说道,即便背出来了,也是一个被家规压制的可怜虫。

凌轩开口便开始背,依依赶紧看着着那本书一个字一个字的点过去,前面两页背下来还真的是一字不漏。依依说道:“慢着慢着,也许你就只能把前面几页背的出来,我要给你抽查后面的。”

“随便!”

于是,另依依一只从中间随便翻了一页出来要他背,结果他竟然全都给背了出来。依依咒骂道,果然是个变态,还真能把这么厚的家规背出来,幸好自己刚刚有先见之明,没有下赌注,不然这个时候指定得亏死。依依转眸一想,这家伙既然能全都背出来,那他即便眼睛看不见,那也还是可以默写出来的嘛,反正他平时即便瞎了,写毛笔字的时候倒是写得顺风顺水的。依依一脸奸笑的说道:“哈哈,那这就好办了!”

“什么好办了?”凌轩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在打什么坏主意呢?自己不禁觉得有些不安,不会是要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吧。

依依装作无辜的可怜样说道:“你也知道的,我的笔迹跟原主的笔迹可截然不同,我的毛笔字丑的要死,这样抄出来的家规交上去,那母妃一看就知道不是原主写的,你说我是告诉她,我是一缕孤魂的事呢,还是告诉她是找别人代写的呢!”

凌轩就知道自己猜中了,这女人果然是要他帮他抄写家规,凌轩才不肯这么容易就被这女人给利用了,“本王才懒得管你接下来要怎么应付母妃呢?只怕母妃可不相信有鬼魂的事吧,她更相信你是找别人代写的,到时候,你又免不了一顿打。”

“那你就是想看我又被打呗!”依依眼眸里升起一股笑意,转而满脸堆笑,嘻嘻的说道:“你不帮我,我还不稀罕呢,谁还能指望得上你啊,本姑娘自然有人帮。”依依有些洋洋得意,说罢夹着那本家规便要往外走。

凌轩阴沉着脸,周身寒气瞬起,冷冷地问道:“你要找谁去?”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一更哦

**

好友的文

军门霸爱:骄妻怀里来文

作者:冷纤秋

她是优雅的女医生,他是孤傲的特种兵王。

相亲宴会上,他嬉皮笑脸的来纠缠,她想吓退他:“你要觉得合适,明天就去领证吧!”

他盯着迷倒众生的脸笑:“好啊,谁不去,谁就是说话不算话的小狗”

潼城古家低调古大公子,某军区的特种兵王,长着一张的迷倒众生脸……童医生接话:长着一张迷倒众生的脸,干着一些无聊透顶的事情,恶心,幼稚,没羞没臊,臊眉耷眼。

潼城童家的大小姐,留学归来,著名的外科专家,古少接话: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优雅知性,礼貌周到,这些都是对我以外的人,碰到我以后……。

“要点脸行吗古少爷?”童医生气得火冒三丈,优雅尽失。

“脸是什么?可以吃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