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五章 小样,跟我斗/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说道:“你又不肯帮我,那我只能找别人去代写呀!难道我还等着被母妃打啊?”

找谁代写?那还能谁呀?自然是许睿啦,以许睿的水平,他要模仿夏依依原主的字迹,那不就是小菜一碟了吗?

虽然依依没有说出来,但是凌轩也知道她要找谁,凌轩心里瞬间不痛快了,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她有什么事要帮忙就知道找那个人帮忙,就不能先找本王帮忙吗?想到这,凌轩又想起刚刚她找自己帮忙,自己拒绝了。这不就是正好把她往那个人身边推吗?

凌轩极不情愿自己认输了,冷冷地说道:“放下”。

“干嘛啊?你不是说不帮我写的吗?难道你反悔了决定帮我写了?”依依一脸戏谑地看着他,小样,跟我斗,你妈妈想要惩罚儿媳妇,遇到我了,我就让她儿子代我受过。

“你别管,反正你不能去找别人帮你写,这事本王帮你搞定就行了。”

“既然如此,那就没我什么事了,告辞了。”依依甩了甩手,朝他感激地握了握拳,直接就往外面走去。

“站住。”

“怎么啦?还有什么事?”依依一脸苦恼地看着他,今天走了几次都没有走成,这是还要留在书房里干啥啊?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你难道不知道,这府外有母妃的盯梢吗?”

“母妃,她盯着王府干什么?自己儿子的王府,有什么好盯的?”

“还能干什么?不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在王府里老老实实的抄写家规还是出去瞎晃了?所以你今天晚上最好留在这里,否则,惹怒了母妃,本王可没法再帮你了。”

依依扁扁嘴嘟囔道:“你们真是一家子怪异的人,我就勉强留下来吧。”

“不过本王可是跟你说清楚了,虽然你不用抄写家规,但是这本家规你一定要拿回去多看几遍,否则,以母妃的性格,她绝对不可能只是看一下你抄写的家规就完事了,她一定会跟你提问,到时候你若是一问三不知,露了馅,谁也帮不了你。”

“好了,我知道了,真是麻烦。”依依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那这本家规你拿走了?我拿什么看啊!”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管拿这本去就行了。”

“行”

凝香、画眉在听到王妃说要留下来过夜事,赶紧下去安排去了,更是自以为王妃已经怀孕了,她俩就自作主张的将王府的主殿收拾了,把听风院里的东西搬主殿去了,马管家一瞧,怎么这俩丫鬟胆子这么大啊,竟然敢擅自给王妃挪到正殿上去,要知道,正殿那是给王妃住的。虽然夏依依是王妃不错,可是以前王爷不是不承认夏依依的身份吗?所以才把她迁到听风院去的。马管家知道轩王对王妃的态度虽然不比以前了,可是挪殿的事情还是得请示一下王爷的。

马管家想请示下王爷,可是王妃也在书房里,不好直接进去开口问王爷,怕王妃听见了,管家只得找了暗卫过来,要暗卫用内力传音给轩王,得到的答复居然是“允了”。

马管家悄悄地把暗卫拉到不远处问道:“你没有听错吧,王爷准了?”

“没听错”

“那你是不是传达错了?我说的是王妃挪去正殿的事啊?”

暗卫变了变脸色,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要是还能问错了的话,自己还能在王爷身边当差吗?暗卫不耐烦地说道:“管家若是信不过我,你大可以让凝香她们把东西再搬回听风院啊。”

“信得过,信得过。”马管家连忙说道。这马管家只能管管府里的仆人、厨子,而凝香、画眉、夜影和暗卫们,他是管不着的,因为他们是属于暗夜组织的人,平常都归夜影管,夜影又是将军,直接听令于王爷的,马管家平时别说不能管他们了,就连对他们说句狠话都不敢。要知道暗夜组织的人可都是武功高强,又杀人如麻的,自己若是惹了他们,只怕没有好果子吃。

马管家没想到王爷竟然会同意夏依依住回正殿去,这么说来,王爷是要承认夏依依的王妃身份了?马管家打了个激灵,自己怎么变得越来越蠢了啊,这挪殿的事情就应该自己主动提嘛,这样才能哄王爷开心嘛,如今这好事倒是让那两个丫头给抢先了去,她们倒是比自己更会揣摩主子的心思了啊。

马管家连忙往正殿跑去,亲自安排仆人去布置下正殿,保证让王妃能住得舒舒服服的。

当依依从书房出来后,准备牵马骑着去听风院的时候,马管家连忙跑过来说道:“王妃,听风院太远了,王爷说给你挪个近一点的地方,奴才已经派人把房间都收拾好了,王妃可以直接过去休息了。”

“不必了,我住听风院挺好的,虽然远了点,但是好在安静。”

“王妃,凝香已经将您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依依简直无语了,这凝香,怎么还是改不了凡事都听从王爷的指令行事啊,以前都忠心耿耿地说只听自己的命令的,怎么现在王爷说给我挪个殿,她都不来问问我要不要挪,就听王爷的命令办事了啊。

依依跟着马管家来到新房间,便见到凝香和画眉正在铺床,一进去映入眼帘的就全是正红色,正红色的帷帐,正红色的床单被套,就连那洗漱架上搭着的毛巾都是正红色的。妈呀,这颜色,真的是太红艳艳了吧,还真的不适合自己呢,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应该不是那个只喜欢穿黑色的凌轩的主意吧。

马管家要是自己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会不会又要骂自己越老越不中用了。

这个房间十分宽敞,里面摆了好几个火炉子,在这寒冬里,还十分的温暖,比起自己原先那个破落的听风院,这里就是富丽堂皇了,宽敞的梨木床,宽大的梳妆台,梳妆台上还有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和一台明亮的铜镜,就连那衣柜,都是八开门的,不过就依依那么几件衣服,占其中一扇门的衣柜都嫌空余,屋里还摆了一个躺椅供休息用的。里面还有三个小间,一个小间里有浴桶和恭桶,这就算是卫生间了,另一个房间里有个小憩的卧榻,卧榻上还有一个矮桌。第三个房里三面墙上都是大衣柜,还有鞋柜,帽架,看来外间那个大衣柜只是放少部分衣服的,里面这个才是真正的衣帽间。这相当于总统套房吗?果真是奢华啊。

不过看这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凌轩的痕迹,没有他的衣服和任何一件物品,这么好的房间他不住,天天去住书房,真是太浪费了。

依依从衣帽间出来,来到主卧,看着这些摆设,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如果将正红色全都改成灰黑色,那就更像了,似乎就是自己新婚之夜最初进来的房间,记得自己当初迫嫁给了轩王,蒙着盖头跟着媒婆到了主殿,独自坐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在主殿住了半夜而已,当时整个房间都是灰黑色的布置,根本就没有贴红喜字,也没有任何代表婚庆的颜色,只是这主卧的布局十分像新婚夜的那个房间,不过当时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后面还有三个房间。当时的自己吃了点心就躺在床上睡觉了,然后就被迁入听风院了,连这个房间都还没来得及看呢。

依依疑惑地问道:“这是我第一天来王府的时候住的主殿?”

“是的,王妃。”马华说罢就离开了,屋里留下凝香和画眉伺候。

依依看着这里的布置,红艳艳的,未免也太喜庆了,似乎今天的房间更像是洞房花烛夜的房间啊。这杜凌轩该不会是真的如他今天在未央宫的时候跟贤贵妃说的话一样,他是要把她带回王府办那事生孩子吧?要不然他把这房间布置得红彤彤的干啥?依依冷笑道,想占本姑娘便宜,也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这次难不成还用下媚药那种下三滥的手法吗?看来今晚上睡觉得把电棍放在床上了,他要是敢来,就给他一棍子,再次把他打晕。

马管家转身就去伺候王爷去了,以为今晚王爷会歇在主殿,不料王爷依然在书房里睡觉,马管家本来很高兴地以为他俩和好了,原来是自己多想了。不过事情已经有很大进展了,不是吗?只要王妃肯留在府上,日久生情,俩人一定会相处好的。

那些二等丫鬟拎着一桶一桶的热水往浴桶里倒,依依看着还在套被套的凝香问道:“凝香,你把我的衣服放哪里去了?”

那凝香却沉浸在被芯与被套的纠缠当中,仿佛没有听见她的问话,夏依依摇摇头,便自己去找衣服,来到那个八开门的大衣柜面前,打开一扇门,没有衣服;再打开一扇门,还是没有衣服。依依几乎要狂躁了,是怪自己衣服太少,还是怪柜子太大?直到打开最后一扇门才看到衣服,依依后悔啊,刚刚就不应该从右往左找,若是从左往右找,打开第一扇门不就找着了吗?

依依拿出衣服放进浴室,探出头来喊道:“凝香,等会把我的热风壶里放上炭火,我要吹头发的。”

此时的凝香已经铺好被子了,又跑去整理梳妆台,似乎又没有听见夏依依的喊声,依旧埋头在干活。依依皱了下眉,凝香怎么听力不好吗?

画眉赶紧回答道:“好的,王妃,奴婢马上准备。”

夏依依走出来,走到凝香背后说道:“凝香,别收拾了,这些首饰我又不用。”依依见她还没有回答,不会吧,听力再差也不至于这么近都听不到吧,这凝香是不是长了两只假耳朵啊?依依便伸出两只手,一手揪一只耳朵。

凝香“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浑身抖了一下,看着站在身边的王妃,眨着一双疑惑的眼睛问道:“王妃,你揪奴婢耳朵干嘛?奴婢都被你吓一跳。”

夏依依真是无语了,重重地揪了揪凝香的耳朵说道:“我还以为你长了两只假耳朵呢,原来是真耳朵啊。我叫了你几次你都没听见,你在想啥呢?这么走神啊?”

凝香晃了晃脑袋,摇得像个波浪鼓一样,嘟嘟囔囔地说道:“没想啥啊,就是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奴婢一直担心王妃在宫里会受罚,所以现在有些累了,这才精力不集中。”

哦,依依点点头,今天自己这么去宫中闹腾,她们担惊受怕也是正常,依依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我这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那不行,王妃好不容易在府里住下了,奴婢可得尽心伺候你。”

依依也不想再劝她,便去浴室沐浴去了。

依依刚进去,画眉就走到凝香身边,得意的说道:“你骗得了王妃,可你却骗不了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我,我还能想什么?”凝香狡辩着,可是脸上却不禁有些微红,结结巴巴了起来。

看着凝香脸色微红,眼神闪烁,画眉把两手交叉挽在胸前,背斜斜的靠在梳妆台上,说道:“怎么?非得要我说出口啊,要不要我现在就去告诉王妃,你不就是在想那个……呜呜”画眉后面的话就被凝香的手捂住了,凝香的脸更是红得厉害,还有些发烫了起来,凑过去靠近画眉的耳朵低声的求饶:“好姐姐,我错了行吗?你别告诉王妃。”

画眉点点头,一脸真诚的看着她,凝香这才松开手,画眉闪身躲到一边拔高了声音喊道:“不就是……”

凝香猛地扑了上去,点了画眉的穴道,就将她往屋外拽,恨恨地说道:“画眉,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画眉不能动弹,可是看向凝香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戏谑,凝香暗暗咬了下自己的舌头,这画眉,她是什么时候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也怪自己没有画眉隐藏的深,什么都表露在脸上了。

凝香拉着画眉的手晃了晃,说道:“画眉,我的好画眉,咱们认识也有十几年了,好姐们一场,你不要到处瞎说好不好,特别是不能跟他说。你答应我,我就解开穴道。”画眉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神情比刚刚更真诚了。

凝香仔细地辨别了一下她的态度,又认真地叮嘱了一遍:“说好了啊,帮我保密。”凝香这才点开了画眉的穴道。

画眉摊开右手,坏坏地说道:“帮你保密也不是不可以啊,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太多了吧。”凝香凑过去,咬牙切齿低低地说道:“你怎么好的不学,这讹银子倒是跟王爷学得快得很呢?”

画眉满眼的奸诈,朝凝香挤了挤眼睛,斜斜地笑道:“加上你刚刚说的这句,就需要四十两了。”

“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了。”凝香极不情愿的拿出四十两交给画眉。凝香看了看自己扁扁的荷包,叹了口气又说道:“最近都呆在王府里,没有出去做任务,连收入也少了。”

“你知足吧,就你现在照顾王妃的这个任务,多少姐妹想来跟你换呢。衣食无忧,又安全,比起在外面刀口上讨日子舒服多了,在这儿,你起码知道你能见得着明天的太阳。”画眉那刚毅的眼眸缩了缩,转身进屋去了。

凝香点点头,没有反驳她,她们暗夜组织的人向来是过得血雨腥风的日子,今天不知明天的去处,倘若任务成功了,自然能得到奖赏,但是经常会受伤。倘若哪天一不小心,只怕自己赚的这些钱,有命赚没命花。凝香苦笑一声,也跟进去收拾房间去了。

依依沐浴后吹干了,直接躺床上就要睡了,凝香连忙上前说道:“王妃,再等等再睡吧。”

依依眯着眼睛,盯着凝香问道:“你说,你是听我的,还是听王爷的?”

凝香这才不敢犹豫,连忙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点头:“奴婢听王妃的。”

依依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嗯,那就乖啦,把门栓上,今天晚上任何人都不许进来。”说完就倒在床上放下床幔呼呼大睡起来。

凝香一脸苦恼地看着画眉,画眉说道:“关门去啊。”

凝香和画眉等了许久也没有见王爷过来敲门,心里也是凉了,王爷还是以前那个冰冷王爷啊,只是奇怪王妃怎么也不想要王爷过来呢?而且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王爷把她晾在这里呢?他们两个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嘛,王妃究竟有没有怀孕啊?

依依睡得正香,就听见了屋外传来了吵闹声,把依依的美梦给打断了,依依最讨厌别人打扰自己睡觉了,依依睡眼惺忪半睁着眼睛,哪个不要命的下人敢在王府里吵闹啊?而且听声音还不止一人在闹,依依见凝香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走进来,忙问她发生什么了事,凝香脸色惨白,支支吾吾的却不敢告诉她,只说要她自己出去看去。依依皱了下眉,忙穿上衣服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说好今天还有一更,就还有一更。

说好这个月要拼九千全勤,就要朝这个目标努力奋进。

说好给打赏的,就给……呃,这个还真的没有说。

我看别人有打赏读者,我还不知道要怎么打赏,我先去问问看,怎么弄啊,问好了就打赏。

愚人节快乐!

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