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逛灯会/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赶到前院,只见几个小太监和十个宫女站在院中,这十个宫女倒是长得漂亮,站成一排,十分的养眼。府里的家丁正在赶他们出去,吵吵嚷嚷的好不热闹。

“马管家,咱家可是奉了圣旨前来的,你就这么把我们赶出去,不合适吧。”传旨太监说道,自己本就知道来轩王府宣旨肯定讨不了好处,可没有想到轩王竟然还是像以前一样,藐视皇上,竟然不出来接旨,而是直接派了管家过来就是把他们一通赶。

“公公,我也只是按王爷的吩咐办事。”马管家一脸倨傲地说道,眼前这个公公还只是一个小级别的公公,用不着对他多客气,而且王爷很显然不喜欢院中站着的这些宫女,王妃就更不会喜欢了。

那几个太监瞧见了王妃出来了,忙说道:“王妃,圣旨和人,奴才已经都送到了,奴才这就回宫复旨了。”

太监忙把手中的圣旨往依依手里一塞就赶紧跑了,是非之地不久留啊。他们可真的不敢得罪轩王,今天这差事可不好办,反正人已经送到了,他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人到了王府里,至于之后会不会被赶出去,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皇上也怪罪不到他们身上。

依依一头雾水地看着怀里黄澄澄的圣旨,瞧着那几个太监跑得比兔子还快,依依心里一阵纳闷,皇上这是给轩王府下了个什么圣旨,导致太监连圣旨都不敢跟自己说明就跑了,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依依打开圣旨一看,原来皇上可怜轩王膝下无子,后院犹空,就特意赏赐了十个侍妾,还封了两个侧妃。今天送来的只是十个没有名分的侍妾,另外两个侧妃是朝廷官员的女儿,择日再迎亲。

看来这轩王艳福不浅啊,一下子多了12个女人,这凌轩要是给这12个人起爱称多好起啊,都不用费脑筋,直接取十二生肖的名字就行了。

想必是昨天自己在大殿上惹怒了皇上,皇上这是在报复自己呢,还以为皇上能有多么的大度,所以昨天没有对自己发难,只是为难了贤贵妃,没想到皇上倒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皇上想给轩王身边多弄些女人来气自己,只不过皇上偏偏选择了自己最不在乎的事情来惩罚自己,倘若他要求自己罚多少钱,自己也许还会心痛一下,给凌轩身边塞女人,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他后院有多少女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给许睿身边塞女人。

依依一看其中一个侧妃居然是礼部侍郎曹亮之女曹若燕,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贤贵妃就姓曹,所以这个曹若燕就很有可能是曹贵妃的侄女,凌轩的表妹了。这不就是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关系吗?近亲结婚,这要是搁现代,连个结婚证都打不了。

刚刚出来的时候,自己可是听到太监说马管家要把这些宫女给赶出去,没想到杜凌轩连皇上赐的女人都敢赶出去,胆子可不小,这么忤逆皇上,难怪即便凌轩有惊世才华和一身的战功赫赫,为皇上立了不少汗马功劳,却依旧讨不到皇上的好,皇上竟然偏爱那个只会溜须拍马的草包志王。

只是即便杜凌轩能把这些宫女赶走,怕是也赶不走那两个侧妃吧。到时候必定得迎娶那两个侧妃进府,就像当初凌轩也不想娶自己,却还是把自己抬进了王府,只不过晾在后院不碰罢了。

而且这两个侧妃虽然说还没有嫁进王府来,但是一旦皇上下了圣旨赐婚,她们两个侧妃就已经被认定为轩王的女人了,她们就绝不会再改嫁的。她们脑袋里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势必要从一而终,哪能像自己这样想得开再改嫁。

若是凌轩不肯娶她们,她们背后的家族也必定不肯罢休,一定会在朝廷上给皇上和凌轩施压的。

特别是曹若燕,她的身份在这,不说她爹官位低,就是她爷爷曹相爷和她姑姑贤贵妃就一定会给凌轩施压,逼凌轩娶这个小表妹的。到时候,这府里怕是有得热闹了。

依依摇了摇头,想这么多做什么,自己又不住在这里,王府里热闹也好,冷清也好,与自己有什么关系。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马管家,你把圣旨转交给王爷吧。”依依把圣旨交给马管家,淡淡的说道,丝毫不在意这圣旨,自己转身就要离府。

“王妃,您这是要去哪?”马管家一看王妃要离府出走,以为王妃是被这圣旨给气的,连忙上前拦住,心里暗道一声糟糕,本来王爷和王妃关系已经有进展了,王爷都已经把王妃挪到正殿安置了,也许过几天两人就相亲相爱了,这冷不防的又来了这一出,王妃这是生气要离府了啊,连忙使眼色示意小厮去找王爷。

“我回去啊。”依依说道。

“王妃,今早厨房特意做了许多好吃的早点,您留下来吃早点吧。”马管家笑着说道。

“我就不吃了,如今府中吃饭的人也多,不够吃的,我还是回去吃好了。”依依看了眼院中的莺莺燕燕,虽然自己并不在乎凌轩的后院里有多少女人,可是自己也不喜欢跟这么一群女人住在一起,天天看着她们在自己跟前争风吃醋啊,自己何必留在王府里看这些,伤眼睛也坏心情。倒不如回到静苑,乐得清闲。

刚到院中的凌轩就听见了依依的这句话,以为依依这是吃醋了,凌轩说道:“王府大厨房里的御厨只做你我二人的饭菜,别人还不够资格吃,只能吃小厨房做的。”凌轩特意抬高了依依的身份,你我二人这几个字,很明显的将依依抬到了轩王妃的位置了,凌轩的这份表达已经够清晰了,只是依依可不想领他的这份情。

“不吃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依依抬腿就要走。

那些女人一看王妃都走了的话,整个王府里就没有女主人了,那今天晚上王爷说不定就会宠幸自己了。只要自己能留在府上,那自己不就有机会上位了吗?虽然自己肯定得不到王妃的地位,但是如果伺候好了王爷,给抬个姬妾身份,也比她们这些侍妾身份要高一等级,于是她们就齐齐地拜见轩王,那声音婉转动听:“侍妾参见王爷”。

可是还没来得及表现一下自己,就听见轩王愠怒的声音:“侍妾?谁允许你们在本王面前自称侍妾了?”

刚刚还在想着怎么爬上轩王的床上的宫女们吓得哆哆嗦嗦的,皇上不是已经把自己赏赐给了轩王了吗?就是侍妾身份啊,怎么王爷这么暴怒。

“本王要你们将这些人都轰出去,怎么还没有轰走,既然本王要你们走,你们不走,就别怪本王不客气,来人啊,都把她们给送到梦香楼去。”

“是”家丁们连忙动手,被轩王这么一吼,再也不手软了,架着宫女就往外面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一时便哭声震天。

她们梨花带雨的哭喊着,用力掰开家丁的手,头发也散乱了,挣扎着:“王爷,奴婢们可是皇上赏赐下来的,还未犯错,怎能直接送到妓院里去呢?”

可是轩王根本就不惧怕她们拿皇上来压她,他甚至更讨厌皇上明知他不喜欢这些女人,还非得赏赐下来,而赏赐给他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让他多子多孙,而是为了惩罚夏依依,凌轩很讨厌别人来插手自己后院里的事情,即便这个人是父皇也不可以。

那些女人都被家丁快拖到门口了,她们不断挣扎着,那一身整齐的宫女装也凌乱不堪,苦苦哀求,求轩王放过她们,她们此时才知道轩王真的冷酷无情,如今她们不也想着留在王府里享受荣华富贵,也不想着再争宠了,宁愿自己离府,也不要被送到妓院去,那不是女人呆的地方啊,如今自己只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只可惜机会只有一次,之前要她们走,她们想留下来不肯走,现在想走也走不成。她们眼见就要没有希望了,急忙把轩王妃当成救命菩萨。在这王府里,除了轩王,就只有轩王妃能在轩王面前说得上话了。

“王妃,求求你救救奴婢,奴婢不想去妓院,奴婢不要去啊。呜呜。”她们一边被拖走,一边大喊,伸出双手来,远远的试图想抓住轩王妃向她求救。

虽然依依知道自己真的改变不了这个残酷的社会,底层的人真的无法抗衡权利者,以前自己不懂,可是经过昨天的事情,自己真的懂了,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的时候,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与这个社会的皇权做抗争。可是整个社会她救不了,那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十个花样女孩无端端地被送入妓院受苦吧,她们也不过就是一些苦命的女孩,被皇上当做赏赐送人,又被轩王送走。

“慢着,放了她们。”依依实在不忍心看着她们即将入火坑而熟视无睹,如果自己能救她们却没有救,事后自己心里必定会内疚。家丁们都停了下来,犹豫地看着轩王。

“本王王府不留人。”凌轩冷冷的说道,头也不回地走了。

依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疑惑的皱了下眉毛,冲着他的背影问道:“你说清楚点,究竟放不放人?”

只是凌轩高冷的不回答她,只留给她一个让她自己去领会的背影。

到底还是心思玲珑的马管家懂得王爷的心思,连忙吩咐家丁放人,说道:“王爷说了,你们都走吧,王府不留你们。”

看来凌轩也算是松口了,不再执着将她们送妓院去,只要这些女人不留在王府碍他的眼就可以了。

“你们都走吧,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去。”依依挥手让家丁放了她们。

她们一愣,她们从小就一直生活在宫中,现在出了宫之后,根本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求王妃收留。”一个宫女大着胆子跪下来说道。

“放肆,你不要得寸进尺。”马华管家呵斥道,才放了她,这又想着要留下来。

“不是的,奴婢不是要求留在王府,奴婢只是出去后没法生活,会饿死的。”

“这样吧,你们暂且去我的隆昌商铺里打杂,若是你们有新的去处,你们只管自行离去就是了。”依依暂且收留她们,免得她们流落街头。

“谢王妃。”

十个宫女里,有三个回了自己老家,还剩七个无家可归的人便去了隆昌商铺里打杂,勉强维持自己生计。

依依回了静苑,到了傍晚十分,许睿过来了,说道:“夏奕,今天晚可是元宵佳节,我带你去逛灯会。”

依依一看今天的许睿,像是特意打扮过一番似得,依依听他说今天是元宵节,自己这两天都在忙碌,倒是不记得这个日子了,依依说道:“现在不是正在打仗吗?怎么还有灯会呢,这不会被取消掉吗?”

“没有取消,不过今年的灯会确实比以往的灯会,要简单了许多,没有以前那么盛大了。”

依依想起了夜影他们那几万战士还在前往北疆打仗的路上,北疆的百姓还处在战乱当中,而京城的人却依旧沉浸在欢乐的节日气氛中。一边是哀鸿遍野,一边是张灯结彩。两相对比,无不悲哀。

依依摇摇头说道:“算了,我不想去。”

“怎么了?不开心?”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北疆还在打战,没有心思去逛灯会。”

“真是难得你胸怀天下,不过,即便你在这里着急难过也没有用啊,我听说皇上已经派夜将军赶去北疆了,以夜将军的能力,想来不日即会胜利。走吧,就但是去散散心。”

依依沉沉地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我今天跟你一块去看看!”

灯会上人潮拥挤,势必会遇到熟人的,依依为了防止被别人认出来,特意给自己再次画了伪装,依依看着自己这漂亮的脸蛋,若是不给遮得严实一点,只怕是很难不引起人注意吧,到时候若是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自己身为轩王妃的身份,怎么可以在外面跟别的男子逛灯会,届时又是麻烦不断了。

既然要遮严实点,那就干脆就贴了满脸的络腮胡子,眉毛也给贴的又浓又黑,脸色也抹得黑漆漆的,脸上还斜斜地画了一道刀疤,穿了一身粗布麻衣,腰间跨了一把大刀,瞬间就变成了许睿身边的护卫,十足十的满身匪气。依依看着镜中的莽夫笑道,这样若是还有人能认出我是夏依依,那我真的是要跟他磕头了。

许睿没想到夏奕的伪装本领这么强大,即便自己这么熟悉她,若是在街上遇到她打扮成这样,自己说不好还真的认不出他了。若说夏奕以前只是贴了两撇小胡子的青年书生打扮,许睿还能勉强接受,可是当夏奕这身打扮出来的时候,许睿瞬间就不淡定了,自己这几天一直期待的花前月下,怎么变成了跟一个浑身黝黑满脸络腮胡子还有刀疤的莽夫去约会呢?自己还能有那种心悸的感觉吗?真是枉费了自己今天特意挑选了这么一套新衣裳。

依依出来后,学着江湖好汉的样子,两条腿岔开站着,双手叉在腰间,随后抱拳跟许睿说道:“少爷,小的已经准备好了,出发吧。”

夏依依说完后调皮地朝许睿抛了个媚药,那浓厚的眉毛抖动了一下,满脸的络腮胡子迎风飘荡,许睿真想插瞎自己的双眼,眼前的夏奕真的有点辣眼睛。许睿真不明白夏奕为啥要打扮成这样?自己以为她女扮男装只是为了在外面做生意行动方便一些,不至于被人诟病,可是她原先的那身装扮挺好的啊,怎么今天突然要换成这副模样,真是太丑了。

依依跟着许睿去了那条最繁华的长福街,街上挂满了花花绿绿的灯笼,叫卖着香喷喷的芝麻汤圆。人流攒动,可以说几乎都看不见人们脸上有悲戚之色,而是沉浸在一种欢乐祥和的氛围之中。

两人渐渐地往猜灯谜的地方走去,人潮越来越拥挤,来的基本上都是青年才俊,以及闺中小姐,在各个花灯前苦苦思索,也有些男男女女躲在树后面谈情说爱。依依笑道:“这不就是古代版的万人相亲会吗?”

“啊?”

“难道不是吗?你看看那些个公子小姐,有几个是真正来猜灯谜的,那双眼睛都在人群里搜索中意的对象呢?可不是以猜灯谜为幌子,实则是来相亲找对象的吗?”

许睿哂笑了一下,还真的是如此。不过夏奕身为女子,说找对象一事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还说出来当玩笑话,也不觉得害臊啊。

许睿便想牵着夏奕的手一起逛街,可是一看她的打扮,自己若是牵着一个阳气十足的莽夫逛街,怕是会引起不少的诽谤吧,还是算了,许睿便又将伸到一半的手默默收了回来。

那些小姐们一看见许睿来了,便低低地喊叫着:“你们快看啊,许公子来了,许大少爷来了。”那些小姐们本想高声尖叫,可是为了在许睿面前保持矜持的一面,只得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狂热,低低地喊着。纷纷故意往许睿这边走过来,一边又羞红了脸,忙用手中的团扇遮了半边脸,露出了双眼偷偷地看着许睿,过了一会,又想让许睿被自己的花容月貌吸引,于是又放下了团扇,紧跟着许睿。

一时之间,许睿就犹如一块吸铁石一样,瞬间细粉无数,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圆形的人群,往灯谜会那边慢慢挪动。人群外的小青年便有些不悦了,之前好歹还有些个小姑娘们偷偷看他们几眼,自己还有些洋洋得意,现在许睿一来,他们哪里还有存在感啊,之前跟在他们身边的小姑娘们全都跑到许睿那边去了。一个小青年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骂道:“不就一个小白脸吗?全都不要脸的上赶着贴过去。”

依依被身边的美女们挤来挤去的,那些美女看见许睿身旁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护卫,就心生嫌恶,怎么这么英俊的许睿身边跟着一个大丑八怪,简直就是有煞风景。而且他挡在了她们与许睿的中间,更是隔断了她们与许睿的亲密接触。

于是她们便使劲将夏依依往外挤,依依被她们挤来挤去,都快被挤散架了,再挤下去,自己这贴的络腮胡子都要被挤掉了。依依苦不堪言,笑道:“许公子,你的迷妹们可真多,小的可保护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说罢依依就赶紧往人群外挤去,那些美女们一见这个络腮胡子要走,连忙让开来一条道,迅速将夏依依刚刚站着的位置挤占了去。待许睿反应过来的时候,依依已经跑到了人群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举起右手,朝许睿挥了挥手说道:“拜拜了您咧!”

许睿以为夏奕因为自己被这么多的女子包围了而生气了,许睿连忙就要往夏依依那边走,可是却被那些女子给围着,许睿又秉着不能触碰那些女子身体的原则,一时竟是僵在了原地,进退不得。喊她们让一下,她们也不肯让开,许睿只得看着走在人群前面的夏奕而愁眉苦脸,早知道自己也跟着夏奕一起伪装好了,别人认不出来,也免了这么多烦恼。

依依便抛下了许睿一个人先去逛灯会了,只见这里有许多个摊位,基本上都是各个灯笼坊挂出来的,有最简单的圆形的,和四面的花灯,也有中级的八面两层的花灯,更有各种造型的高级灯笼,依依来到一个小摊位上,看中了架子上挂着的一款莲花灯笼,依依问道:“老板,这个花灯怎么卖啊?”

那老板看了眼面前满脸络腮胡子还有刀疤的汉子,一看就是个刀口上吃饭的家伙,想必是没有读过书了,那老板满脸鄙夷地说道:“这个花灯不卖,你要是买啊,就买那一堆吧。”

依依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在地上摆着一堆还没有点燃蜡烛的灯笼,都是一些单色的圆形和四方形的灯笼,十分简单和丑陋。

“老板,你是嫌我没钱买好的灯笼吗?这好看的不卖给我,却只卖给我那些差的?”依依拿出腰间的那把刀在手上把玩着,用大拇指指腹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刀口,歪着嘴一脸坏笑地看着老板,脸上那道刀疤也笑得歪曲了,十足的痞味。

老板也是欺弱怕强,更是怕横的,连忙笑着说道:“这位客官,你有所不知,这是我们灯会的规矩,那些个便宜的是用来卖的,而这些好看的,是不卖的,只有猜中里面的灯谜,这花灯才是你的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把灯谜亮给我,我兴许能猜中了。”

“这位客官,要猜灯谜,就得先交十文钱。”

“十文钱?这么贵?”

“这十文钱已经算是便宜的了,有的好看的花灯,可是要花十两了,当然,你要是猜便宜的也有,你看这边这几个花灯,灯谜简单些,只要两文钱。不过可说好了,这猜不中的话,这钱也不退的。”

“那好,我给你十文钱,灯谜给我看一下。”依依掏出了十文钱递给老板。老板将花灯上挂着的灯谜取下来,给依依看,灯谜是“八九不离十,猜一个字”。

依依想了一会,说是“数”字吗?

“不是”

“那是不是还是 ”十“字?”

老板并未回答她这个答案对不对,而是说道:“这个客官,十文钱只能猜一次,你要是再猜,就得再付十文钱才行。”

“还重复收钱啊?那你这个花灯可就不仅仅只是赚十文钱了,若是猜的人又多又猜不着,你这花灯只怕是能赚几两银子了吧。”

老板将灯谜又给卷起来,挂到花灯里,说道:“那是自然,否则你要是拿一本字典在这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我听,总会念到正确的那个字呀,那我这生意还能不能做了?”

依依笑道这老板还挺幽默:“没想到你们比我还会做生意。”

“我这生意是小本生意,我又不会写灯谜,也就是花钱找个秀才写些灯谜罢了。我这是做灯的去找写迷的。别人那里是写迷的找做灯的。那卖的就不是花灯,而是卖灯迷了。”

依依瞬间就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讲?”

“那些个有才华的读书人,会想上好几天,想一个绝妙的灯谜,然后找有名的花灯坊做一个漂亮的花灯,卖得也贵,卖出去的钱,两人分钱。不仅仅是青年才子,就连翰林院的学士都会出灯谜卖钱。每年最贵的就属皇上的花灯了,底价是一千两,那些才子为了猜中皇上的谜语,每次开谜面的时候,他们都会开始喊价,价高者第一个猜,倘若猜中了,就扬了名气,更重要的是他们希望能被圣上知道,倘若圣上赏识他的才华,他就能平步青云了。”

“底价就一千两,然后还要喊价竞拍,那价格都喊那么高了,只怕是贫寒儒子也没有这个钱去猜皇上的灯谜了吧。”

“那是自然啊,基本上都是城里的富贵公子,才有这个钱去猜皇上的灯谜呀!”

依依暗笑道,这个皇上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根本就是为了捞钱嘛,他根本就不是想在民间寻找有才华之人。依依问道:“以前都有谁猜出过皇上的灯谜呢!”

“那可就极少了,皇上的字谜可难猜了,一般人猜不出来,能猜出来的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有翰林院的学士,也有白大才子和许大才子。”

“那他们可在你们这儿猜过?”

老板尴尬地笑道:“他们才不会来我这个小铺子猜呢,这里的谜语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他们更喜欢是去那些有名气花灯坊的摊位上,挑战那些难度高的灯谜。”

依依点点头,便往灯会中心那边去,越往那边去,那边的人穿着也越奢华,身份也越显贵,这边的花灯跟刚刚那个铺子上的花灯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这边的花灯又漂亮又大,工艺又复杂,上面的绘画显然出自于才能学士,根本就不像之前那个小摊位上由秀才绘画的花灯那般小家子气。

哪个小姐若是喜欢上那个花灯,又猜不出来里面的灯谜,倘若旁边那些公子哥有喜欢上那个小姐的,就会把那个灯谜猜中,然后把花灯送给她,既显示了自己的才华,又显示了自己的大方。还成就了一段姻缘。

依依看着在猜灯谜的男男女女,笑道,可不就是万人相亲会嘛。

依依挤到了一个看似十分大的花灯摊子前面,依依看中了一个仿做了两层楼房式样的花灯,说道:“那个花灯的灯谜给我看一下。”

老板一看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莽夫居然将那些少爷小姐给挤到一边去了,老板十分不悦的摆了摆手说道:“去去去,这儿是你能来的吗?别挡着后面的少爷小姐们。”

依依啐了一口,说道:“真是狗眼看人低,没听说过还把顾客往外赶的,我有钱,我也可以猜,只要我肯付钱,凭什么不让我猜?”

老板不耐烦地挥手赶她走,说道:“我们这儿,可都是一些贵家公子小姐在这猜,你来这不是掉了我们铺子的档次吗?到时候人家一看你在这儿,他们都不来了,我这生意还怎么做?”

“废话少说,把灯谜给我!”依依将刀抽出来,砍在了摊位的木桌上,粗声嚷嚷道,装成了一个坏人,这世道,不装坏人,还没路可走了,谁都能赶你走。

老板被夏依依唬得一下子就怂了,嘟嘟囔囔的从后面拿出灯笼,把里面的谜语给夏依依看,说道:“一两银子”。

依依抛了一两银子给老板,定睛一看,这里的谜语果真比那边的谜语难多了哈,自己简直就是浪费钱。之前十文钱的灯谜自己就没有猜出来,现在这一两银子的灯谜就更是猜不出来了,果真白白的浪费了一两银子。

依依看着这满大街漂亮的花灯,可是自己却一个也猜不出来,一个也买不到手,也只能在这里饱饱眼福而已,带不回家了。

那老板看他猜不出来,鄙视地看了一眼,将那个银锭子,揣进了自己的兜里,心想这种傻子,还真是明知道自己猜不出来非得来这里浪费一两银子,别人是打肿脸充胖子,他这是硬猜灯谜充文化人。

许睿在人群中慢慢挪了许久,才走到夏奕之前去的那个小铺子上,他指着夏奕刚刚看过的那个灯笼,说道:“这个灯谜怎么卖?”

那老板一看,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许大才子居然来他这里了,一看他身后跟着的这么多的姑娘,就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他就是许大少爷,老板忙说道:“十文钱”。

“十文钱?”许睿不可置信再次问道,他从来就没有猜过十文钱这么便宜的灯谜。

“是”

许睿交了十文钱给他,便说道,“拿灯谜给我看看”,那老板笑着说道:“这么容易的灯谜,就别猜了,以你的才华必定能猜中,你就直接拿走吧!”

许睿也不客气,灯谜也没有拆开来,直接拿了就走。

许睿好不容易来到夏奕的身旁,她还在那里到处看铺子上到处挂着的形形色色的花灯后悔不已,自己真应该多学点文化的,现在连个花灯都拿不到手。

许睿将花灯交给了夏奕说道:“送给你”。

依依一看,居然是自己刚刚没有猜中的那个莲花花灯,原来他虽然在那些美女人群里,但是他的眼睛还是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依依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接着说道:“你猜出来那个谜语啦?我一直猜不出来。”

许睿说道:“我就没有猜,那个老板就直接让我拿走了。”

依依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人家有才又有名气,这待遇,真的是太不一样啊!“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谜底究竟是什么?”

许睿将花灯里面的谜语拿出来,旁边一个女孩子看了一眼说道:“这不就是一个‘杂’字吗?”

依依听完之后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是这个字,拼凑起来不就完了吗?害我想那么久。”依依赞赏的看着那个女孩子,点了点头,那女孩子也觉得很自豪,能在许公子面前显露了自己的才华,现在她的心里有些扑扑通通的跳,就等着许公子也夸奖自己了。

许睿的眼眸暗了暗,有些不高兴。

那女子本以为许公子会转过头来看她,然而,他却板着个脸转身走了。周围其他的女子对她投来了幸灾乐祸又嘲笑的神情,那女子满脸尴尬地走出了人群。

依依跟在许睿身后,说道:“怎么啦?别人把谜语猜出来了,你怎么还不高兴?”

“我不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难道你会喜欢那种笨得连灯谜都猜不出来的人?”

许睿一听,有些疑惑,当初自己看中夏奕就是因为她在鸿运酒楼,对出了自己出的对联,在登高作诗会的时候,她也作出了一首很好的诗,自己以为他的才华很好。为什么现在却连这么简单的一个谜语都猜不出来了呢?难道前两次她都是蒙的?

人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正是灯会最为热闹的时候。这几个有名气的花灯铺子前更是拥挤不已。

许瑞在那看了一下,并没有自己喜欢的花灯。许睿说道:“你若是喜欢哪盏花灯,我就送你哪一盏。”

依依扬眉,呦,大才子不愧是大才子啊,口气真不小,好像随便哪一盏花灯上的灯谜他都能猜中一样。许睿看到了她眼中不相信的神情,只是微微一笑,并未急着对她的之一做出解释和反驳。他现在无需多费口舌去跟她表明自己的才华,等会儿,只需要通过猜中灯谜的表现来向她证明就行了。

依依之前猜一两银子灯谜的那个铺子老板一见到许公子往这边走过来了,连忙高兴的扬手招呼道:“哎呀,许大少爷许久不见了,今儿我这铺子里可是有一些上好的花灯,还有许多有特色的灯谜,许公子要不要猜一个?”

依依一看,这老板可真是见风使舵之人,对自己的态度和对许公子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许睿对老板说道:“刚刚他要的那个灯谜给我拿下来。”

那老板一看,刚刚自己看不起的这个络腮胡子莽夫居然和夏公子是一块的,早知道就不得罪他好了,那老板对夏依依的态度突然之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笑着说道:“刚刚这位公子眼光是极好的,看中的正是这盏楼宇花灯,物美价廉,猜一次,只需要一两银子。”连忙把花灯给取了下来,将灯谜拿出来,遇交给许睿看。

“慢着,这个花灯,我买了,我出价五两银子。”

一道熟悉而又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依依转头一看,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一来就哄抬物价抢东西。

------题外话------

一点一横长,一撇到汉阳,小子长得丑,口在屁股上。

猜一字。

我小时候听过的字谜,百度上的可能是错误的哦。

猜对的第一个人,奖励一百潇湘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