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没脸没皮的泼辣货/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翠竹连忙退了出去,一会儿便领着一个倩丽女子进来,那女子款款地走进来,朝太后跪下请安,声音清脆:“诗彤拜见太后,祝太后万福金安。”

太后连忙招手,两眼笑眯眯地说道:“好孩子,快些起来吧,来哀家身旁坐下。”

邓嬷嬷一听,便连忙过去掺扶起钟诗彤,将她扶到太后身旁坐下来,又亲自给她沏了杯茶,邓嬷嬷仔细端详了一下钟诗彤,便笑得两眼都弯成了两道弯弯的细缝,满脸的褶子,笑容满面地朝太后说道:“太后,奴婢许久未见永福郡主了,今儿一见,永福郡主愈发地长得水灵灵的了,也长高了些,出落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奴婢瞧着永福郡主这鹅蛋脸,这大眼睛,这直挺挺的鼻梁,还有这樱桃小嘴,还有这白皙的皮肤,哎呦,可真像太后娘娘您年轻的时候呢。”邓嬷嬷又绕到了钟诗彤的背后打量,随后又啧啧地称赞道:“再瞧着这背影,就更像了。老奴好似又看到了太后您年轻时的模样了,老奴这……”说道后来,邓嬷嬷就开始哽咽了起来,倒是开始抹起眼泪来了。

太后连忙笑着伸手拍了一下邓嬷嬷,嗔怪道:“你这奴才啊,做什么这么伤感了起来,哀家啊,的确是老了,青春不再了,想当初哀家年轻的时候,也跟诗彤一样,青春靓丽。”

“太后,您哪里就老了?您还年轻得很,精神着呢。”钟诗彤笑着说道。

太后对着邓嬷嬷,手指着钟诗彤笑着说道:“你瞧瞧,瞧瞧她这小嘴,可真会说话。”

邓嬷嬷哪敢说太后老了,见太后这么高兴,便也就顺着钟诗彤的话往太后脸上贴金,说道:“奴婢看永福郡主说得可是实话呢,太后娘娘精神头好着呢,就是这身体也硬朗着呢。”

钟诗彤也说道:“就是的呢。”

太后用手指了指她们两个,说道:“你们两个啊,一唱一和的,就知道联着伙的哄骗哀家,也难得把哀家逗得这么开心。”

太后又仔细端详了一下钟诗彤,确实是比以前出落得漂亮了,就是这周身的气派和灵气,还有这慧根,这巧舌如簧,都比皇后更胜一筹,自然不会像皇后那个榆木脑袋一样,连个贤贵妃都摆不平。太后被邓嬷嬷这么一说,现在瞧着钟诗彤,是越看越觉得像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就越看越顺眼了,更是认定了要她当志王妃了。

前几天太后把志王叫过来叮嘱过一番,志王倒是听太后的话,从仁寿宫一出来,就立即去钟尚书府找钟诗彤谈情说爱去了。且不说志王还要依靠太后的势力来帮助自己,就撇开身份地位来说,钟诗彤跟上官琼比起来,钟诗彤可要漂亮得多,也有诗书气一些,而那上官琼就是那蛮荒之地来的,村野农妇一般的没有见识,还咋咋呼呼的。

志王可是后来打听过了,原来上官琼在大殿上这么针对夏依依,是因为在首饰店为了一支金步摇就与夏依依争抢起来,志王心里便更是瞧不起上官琼,真是从贫穷的国家过来的人,没见过好东西。志王心里便也觉得这个上官琼配不上自己了,但是碍于母后希望他娶上官琼,好拉拢南青的势力,自己也就勉为其难,元宵灯会的时候邀请上官琼一起赏花灯了。不过既然太后希望他娶钟诗彤,那必然要以太后的意思为主,母后可还拗不过太后呢,因此志王便乐得随了太后的意,天天与钟诗彤花前月下的,即便在街上遇到了上官琼,钟诗彤给上官琼难堪,自己便也随着钟诗彤去了。

钟诗彤这几天瞬间堕入了爱河,被志王的糖衣炮弹哄的晕头转向的,自己也明白钟家是要将她抬为志王妃了,说不定将来自己就像姑姑一样,当皇后,母仪天下了。所以,钟诗彤可得巴结着点太后这个姑奶奶,这才如此勤快地来宫里陪陪太后。

太后说道:“诗彤,这几日,过得可还开心?”

钟诗彤顿时就羞红了脸,点头低声说道:“嗯,开心。”

太后瞧了她红彤彤的脸说道:“呦,还害羞了啊。”钟诗彤就更是羞得慌,连忙拿着手绢捂住了发烫的脸颊。

太后说道:“志儿这孩子,虽然愚笨了一些,但是好在他十分孝顺哀家,又十分贴心。就他以前送给哀家的这个羊皮暖手袋,哀家到现在还用着呢,他以后待你必定会极好的,倘若他敢欺负你,你只管来告诉哀家,哀家替你好好教训他。”

“太后……”钟诗彤脑袋都快埋起来了,原本白皙的脸上犹如傍晚的天空,飘满了红通通的夕阳,这还没有结婚呢,太后就开始跟她说起婚后的生活来了。

太后斜斜地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跟志儿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又是表兄妹,亲上加亲,门当户对的,岂不是一桩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只要你愿意,哀家就早日给你们两个把事情办了。”

钟诗彤一听,喜上心头,看来太后真的很喜欢自己,只要搞定了太后,这事就成了一半,钟诗彤差点就要开口狂呼我愿意了,便忙压制下自己内心的狂喜,低眉顺眼的说道:“诗彤一切都听太后的安排。”

太后一听,这钟诗彤自然是答应了,也是,这桩天大的好事,人人都想要,钟家那么多的女子里头,也就钟诗彤出挑一些,太后这次可是睁大了眼睛好好挑选了一阵子的,生怕再挑到像皇后那样的榆木脑袋。

太后便又叫人传了些点心进来,与钟诗彤边吃边聊,正聊着呢,宫门外便传来了一阵喧嚣的脚步声,以及环佩叮当作响,从宫门外一直传到了走廊这里来,随即窗外响起了嗔怪的声音:“这仁寿宫来了贵客,也不派人去通知我一声。”

在这个每个宫人都轻手轻脚,宁静的仁寿宫里突兀地响了起了这么一声责怪声,听声音,是一个年轻女子。

人未见,先闻声。

刚刚一直在细嚼慢咽吃着点心的钟诗彤,甚至害怕发出一丁点声音,让太后感觉不爽,就连说话也都轻声轻气的,如今却突然来了一个大声大气说话,走路也匆匆忙忙的女人。钟诗彤不禁皱眉,哪个女人敢在仁寿宫里这么放肆?就连皇后都不敢这样。而且听声音,也绝对不是皇后。

一会,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女子便走了进来,年纪不到三十岁,钟诗彤看了一眼,长得倒是挺好看了,身材窈窕,一双丹凤眼,柳叶眉,那眼里自带了媚意风骚,即便快三十了,那胸脯丰满有料,屁股也翘,腰肢也细,保养得倒是挺好,走路的时候浑身上下都要扭三扭,看那长相与自己倒是有几分相像,只是自己并不认识她。

那女子进来后也未跟太后行礼,直接大步走了过来,拉着钟诗彤就强行拉着她起来,钟诗彤微微蹙眉,被她拉起来,又被她围着转圈地打量。钟诗彤有些生气,这女子这打量她的眼神,好似妓院的老鸨打量新买回来的清倌一样。倘若是在外头,有哪个陌生人敢这样对她,她必定早就一巴掌甩了过去了。

只是钟诗彤碍于这是在仁寿宫里,按理说身份不高的人进都进不来,而且太后都没有呵斥这个女子,邓嬷嬷又是对这女子一脸讨好的模样,想必这女子在仁寿宫也是个受宠的。因此钟诗彤也不敢轻易发作,以免得罪了哪尊大神。

钟诗彤实在想不起来这后宫里,除了皇后和贤贵妃,还能有谁敢这么放肆,可是即便她们两个这么受皇上的宠,但是也不受太后的宠啊,哪里敢在太后这里如此放肆。莫不是她不是皇上的妃子,而是志王的妃子?

呸,钟诗彤暗暗啐了自己一口,志王不过才十九岁,这女人都快三十岁了,怎么可能是志王的侧妃啊。

正想着呢,那女人可算是把钟诗彤打量完了,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瞧了个仔细,就差没有把钟诗彤给脱光了打量。

那女人放开钟诗彤,便径直走到了太后的身边,坐在了刚刚钟诗彤的位置上,看了眼桌子上精致的点心,顿时就撅着一张嘴,好似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撒娇一样,不高兴地说道:“母后可真是偏心,儿臣昨天来这里,你都不曾拿出点茶水给儿臣吃,就让儿臣空着肚子回去了,这会儿,倒是舍得拿出这么多美食招待这位姑娘,母后莫不是嫌弃儿臣没有这个姑娘长得好看?嫌弃儿臣丑了?”

母后?钟诗彤突然想起来了,原来她就是太后的小女儿啊,难怪她敢在仁寿宫里这么横着走。幸好自己刚刚忍下了那口气,没有朝她发作,得罪了她,可比得罪了太后还严重,太后宠她可是宠得很。

太后笑着伸出了两根手指,从盘子里捻了一块点心,便去喂她,她张开嘴,三下两下便吃了下去,还不满意,还撅着嘴,眼睛却看向了另一盘点心,太后便又从那个盘子里捻了一块点心喂她,她这才没有再撅着嘴了。

钟诗彤不禁抽了抽嘴角,这光景,哪像是太后在哄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啊?倒好像在哄一个三岁的玄孙女啊。

太后嗔怪道:“你啊,母后何曾让你空着肚子回去了?净瞎说。你啊,身为表姑,居然跟侄女争宠,羞不羞?这个姑娘可是你表哥钟显的嫡四小姐,钟诗彤,去年被封为永福郡主。”

太后又朝站在那里已经看呆了的钟诗彤说道:“诗彤,这个没脸没皮的泼辣货就是你的表姑,哀家的小女儿,明安公主。”

钟诗彤便上前下跪见了一个大礼,说道:“诗彤拜见明安公主。”

“起来吧。”明安公主挥手说道,又朝太后翻了个白眼说道:“没脸没皮的泼辣货,有你这么说你女儿的吗?”

太后但笑不语,邓嬷嬷可是高兴得很,太后自从明安公主出嫁后,可再也没有以前那样了,每天都是一副严肃狠历的太后模样,也就只有在明安公主跟前,太后才会变成一个真正的母亲,才会露出一个普通母亲应该有的慈爱来,才会说出跟太后身份不符的语句来。即便明安公主已经不再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小公主了,可她在太后面前,依旧表现出小时候的那种姿态出来,太后也就依旧把她当小时候的那个样子宠。

邓嬷嬷感慨道,这仁寿宫,已经十几年没有这样的轻松欢快过了。

钟诗彤刚刚的位置被明安公主坐了去,现在也就只能站着了,邓嬷嬷极有眼力见的又去搬了一条凳子过来,也扶着钟诗彤在桌子前坐下了。

“明安公主出嫁之时,你还小,不记事,她又是昨儿才回宫里来,你这一时没有认出她来,也是情理当中的。往后啊,你若是来宫里了,便多找她玩。” 太后说道,末了又对明安公主说道:“不过,明安你啊,可别把我们诗彤给带坏了,可别像你一样,没有一个女儿样子。”

明安公主听罢说道:“母后,你还说你不偏心?这就当着我的面这么的夸别人,又这样的损我,我哪里没有女儿样子了?”

“好好,母后真是说不过你了。”太后乐呵呵地说道,这个明安,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这性子还是没有改变,又朝邓嬷嬷吩咐道:“今儿难得她们两个在这里陪哀家,你就去吩咐御膳房多做点午膳,另外,着人去东宫通知一声志儿,让他来仁寿宫陪哀家用午膳。”

“是”邓嬷嬷福了福身子,欢快地答应了,便出去忙去了。

这太后说是要志王来陪她用膳,其实就要他陪钟诗彤,自己也好撮合他们两个。钟诗彤一听志王要来,心里更是高兴了,所幸自己今天的特意打扮了一番,志王应该会多看自己几眼。

明安公主一听,却没有往那方面想,说道:“母后,儿臣也很久没有见到志儿了,儿臣倒是想念志儿得紧,以前儿臣出嫁的时候,志儿可还是个孩子,现在想必已经长大成人了吧,听说他都已经纳了两个侧妃了,不知志儿有没有孩子啊,要不让他把孩子一并带来,让我瞧瞧。”

明安公主昨儿晚上才来宫里,自然不知道太后撮合钟诗彤和志王的事情,也不知道钟诗彤来太后这儿的目的,只以为钟诗彤是亲戚,叫太后一声姑奶奶,来宫里看望太后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并没有往钟诗彤是冲着志王妃的位置来宫里的那方面想。所以明安公主说起志王东宫里的女人和孩子来,嘴上也没有一个把门的,叽里呱啦地就说了一通,完全没有看到钟诗彤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更没有看到太后的神色也不对,太后拦都拦不住。

太后连忙打断她,以防她说出更出格的话来:“哪来的孩子?哀家可不允许有,志儿的第一个孩子必定得是正妃所出的。”说到志王正妃的时候,太后对着明安公主朝钟诗彤使了一下眼色。

明安公主可是也不傻,瞧见了太后的眼色,顿时就明白了,原来钟诗彤来太后宫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哪里是来看太后的,她是借机来亲近志王的。

明安公主便也说道:“那是,这长子,可还得是嫡出才好。”

钟诗彤心里这才落下心来,之前可是一直担心若是志王宫中的女子比她先一步生下儿子,那自己可怎么办?原来志王东宫里有这么多的女人,这么多年,却依旧没有子嗣,原来是太后不允许,太后一定是给那些女人喝了药。就为了保证嫡长子是她们钟家的女人生出来的。

钟诗彤更是放心了,只要自己嫁给了志王,那么,三年抱俩,很快就会生出一个儿子来,到时候,自己的地位就更是稳固了。

钟诗彤想到这,对太后这个姑奶奶就更是要巴结了,没想到太后的手段这么厉害。只要哄好了太后,就能保证自己将来的地位。钟诗彤便脸上洋溢着笑容,陪着太后和明安公主唠嗑。既然明安公主这么得太后的宠,那自己也得好好巴结着点明安公主了。

这明安公主,十二年前嫁给了孙将军,可是孙将军这次在北疆战亡了,因此,明安公主便成了寡妇,这才从北疆回来了,回到宫里来,住在了她以前住过的玉佳宫。

到了午膳时间,志王果然来了,不仅仅人来了,还带了礼物过来。

志王刚进来,还没有来得及跟太后请安呢,明安公主就已经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冲到志王身前,就跟刚刚打量钟诗彤的眼神一样打量志王,不过,之前看向钟诗彤的眼神里,除了羡慕,还有一丝嫉妒,嫉妒她的美貌和年轻,现在看向志王的眼神里,却充满了赏识和一丝迷恋?

迷恋?钟诗彤以为自己看走眼,眨了下眼睛再看,没有啊,明安公主的眼神很正常啊。自己也真的是多心了,随便一个女人靠近志王,自己就担心志王被别的女人抢走了,这明安公主可比志王大十几岁,又是志王的亲姑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觉嘛。自己一定是那天在街上被上官琼给刺激的,以为志王身边的女人都很多,全都来跟她抢志王妃的位置。

明安公主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皇姑的小屁孩,现在已经长成一个壮硕小伙子,身材又高大,又英俊,真的是气宇轩昂,她喃喃地说道:“志儿,我是皇姑啊,你还记不记得我啊?我出宫的时候,你才七岁呢。那时候你好小啊,才到我的胸膛这个位置,你看看,你现在都比皇姑高了好多,你真的长大了。”

明安公主说道胸膛这个位置的时候,用右手在自己挺起的胸膛前比划了一下,志王也顺着她比划的右手看向了她的胸口,明安公主穿戴的衣服领口比较低,志王个头又比明安公主高,便从那个低低的领口看到了隐藏在衣服里的那条深深的沟和丰满白嫩的露出许多春光的胸口,志王连忙转移了视线,不过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一直盯着他们二人的钟诗彤自然是发现了这一瞬间了,心里便有些不悦,微微蹙眉,这明安公主,可是一个寡妇了,刚刚丧夫,现在可是热孝期,居然穿得这么风骚,也不捂着点。

志王便说道:“志儿怎么会忘记皇姑呢?志儿可是一直记着皇姑出嫁那天,答应晚上回来给志儿做莲子羹喝的,结果皇姑出宫以后,志儿在宫里等到天黑了,也没有见你回来给志儿做莲子羹,志儿还好一顿哭呢。”

太后也连忙笑着说道:“对对对,哀家也记得这么一回事,那时候志儿可喜欢跟你玩了,天天缠着你做好吃的给他吃,你那天出嫁,哄骗他说晚上就会回来的,他还相信了,结果等到晚上了,你还没有回来,就在宫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谁都哄不好,就连皇后和哀家都拿他没辙,他第二天一大早就又跑到你宫里去了,说你肯定晚上回来了但是没有给他做莲子羹。硬是接二连三的来你宫里找了你七八天,最后才相信你是真的不回来了。”

太后说着又有些伤感,以前送明安公主出嫁的情景仿佛就是昨天,那时的明安公主还是个少女,身穿一身大红色嫁衣,从宫里嫁出去。一晃眼,十二年过去了,她都已经为人母了,而她的夫君也死了。

明安公主也想起了那天的情形,她连忙隐去了内心的悲伤,笑着说道:“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呢,志儿,皇姑改天就给你做莲子羹啊,皇姑今天答应你的,可不会再食言了。”

“皇姑,你看,我给你带来一些礼物。”说罢,志王便从后面的宫女手中拿过来托盘,把帕子一掀,竟然都是一些小孩玩的小玩意。

明安公主看着那些东西,两个瞳孔一缩,伸手过去拿起了上面的小玩意,蓦然抬头看了一眼志王,喃喃地说道:“这些都是我以前给你做的?”

“是啊,皇姑,这些都是你给我做的玩具,志儿小时候想你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志儿可是一直都舍不得扔呢,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志儿,我的好志儿。”明安公主上前抱着志王就哭了起来。

钟诗彤看着眼前这一场姑侄情深,也微红了眼睛,拿手绢擦了擦眼,也为自己刚刚的想法而羞愧,自己怎么能有那么龌龊的想法呢。

太后也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有些动容地说道:“好了,好了,好不容易见到了,又在这里哭什么,快别哭了,赶紧吃饭吧。”

“嗯。”明安公主便松开了手,拉着志王就往桌子上坐去,也不管太后还没有过来吃饭呢,就直接给志王碗里夹满了菜,说道:“志儿,多吃点啊,多吃点才能长得高。”

太后这时候在邓嬷嬷的搀扶下走到桌子前坐下,也不责怪明安公主没有礼数,在自己动筷子之前就开吃了,太后反倒笑着说道:“你这又是在说什么胡话呢?你以为还是十几年前啊?还多吃点长高?”

明安公主这才反应了过来,志王都已经这么大了,哪里还能再长高了,明安公主便说道:“多吃点,长壮实点,将来三年抱两,多生点小世子。”

这一句话,把钟诗彤又羞得满脸通红,这种话,自己也就在脑子里想想,绝不会说出口的,可这明安公主倒是张口就来,果真是生过孩子当了妈的人,又是太后最宠的小女儿,难怪在仁寿宫里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些话也不害臊。

太后说的没错,她就是没脸没皮的泼辣货!

钟诗彤便又十分殷勤地给太后夹了菜,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明安公主瞧了一眼忙着跟太后献殷勤的钟诗彤,眼里闪过一丝鄙视,这个钟诗彤,心思可真多,溜须拍马真是在行。

四人吃了饭,太后便借口要睡午觉,就将他们都赶出了仁寿宫,又吩咐志王亲自送钟诗彤回钟尚书府。

明安公主恋恋不舍地跟志王道别,自己独自回了自己的玉佳宫里,志王果真听太后的话,亲自送了钟诗彤回了钟尚书府。

北疆,夜影收到了消息,北云国并没有派司马栋过来,而是派了太子赵熙过来,并派来了两个副将,又带了六万兵马过来。夜影听后,眉头紧缩,这下可就难办了。这北云国的架势,是要誓死守住北翠县了,估计自己要想收复北翠县,难于登天啊。

丁大力骂道:“这北云贼子,居然带了六万兵马过来,这是要跟我们打一场硬仗啊。”

丁大力也十分清楚,以目前北疆的这些人马,要想攻打北翠县已经是难事了,更何况,北云国现在又带了这么多人过来,而且还是太子亲自坐镇,看来北云国很重视这边的战事。以自己的实力,怕是打不过北云国了。

夜影说道:“周副将,上次我们军营里出现了叛徒,我要你查一下,可还查出其他什么叛徒了吗?”

周勤说道:“总共查处了五人,只是北云人十分奸诈,他们与这些线人都是单线联系的,而这些叛徒只知道自己是叛徒的身份,他们并不知道营里其他人哪些是叛徒,哪些不是,因此即便我严刑拷打,也问不出什么来。”

“他妈的。”丁大力抄起长铜锤就往大帐外走去,想杀了那些叛徒泄愤。

“丁大力。”周勤想叫住他,可是丁大力根本就不听他的话,直接出去了。

夜影伸手拦住了周勤,他也很痛恨那些叛徒:“算了,随他去吧,那些叛徒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北云国的人也不会再信任他了,他们一定会重新安排探子。我们也要在防着点,看看他们是不是在我们军营里又安插了新的探子。另外,我们也要从他们那边入手,安插一些探子在他们阵营里,这样子的话,我们也可以及时知道他们那边的信息,不至于太被动。”

“嗯,这样也好,我立即去安排。”

这一天,依依正准备睡觉,就听见有人敲门,依依连忙穿上衣服出去,一看竟然是凝香来了,依依说道:“凝香,你来这里做什么?”

凝香拿出一本家规说道:“王妃,上次你离府的时候匆匆忙忙的什么也没有带,家规也没有带,王爷跟奴婢说,明天就是十天期限到了,明天你就得跟他去宫里,见贤贵妃娘娘,还有,你这家规也没有看,明天若是被香贵妃娘娘问你问题,你可就回答不出来了,你今天还是赶紧把这本家规熟记一下吧!”

依依猛的一拍脑袋:“我去,我居然给忘了还有这一茬事呢。”这十天,自己真是过得潇洒快活,哪里还会还能记起这抄写家书的事情啊,早就已经把这事忘得九霄云外去了。

依依说道:“那你怎么不早点拿过来啊?就就剩今天一个晚上了,这么大一本家规,我怎么背得完?”

凝香眨着无辜的眼睛说道:“王妃,奴婢不知道你手上没有其他的家规啊,是王爷今天才告诉奴婢的。”

依依骂道:“我去,凌轩那个王八蛋,明明知道我的家规忘记了,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拿过来?”依依拿过这一本家规,随手翻了一下,就觉得头疼。这么大一本,我可怎么背得完啊。

依依说道:“那抄写家规的事情搞定了吗?”

凝香低声说道:“这个奴婢不知,王爷没有说,奴婢自然也不敢问。”转而又忽然睁大了眼睛,说道:“王妃,你,你居然还没有抄啊?”

依依说道:“我不想抄啊,可是凌轩说了,他帮我搞定的嘛,我问你,你有没有看到王爷这些天在家里抄家规啊?”

凝香继续眨着无辜的双眼说道:“我不知道啊,我们没有事情根本就不会去王爷书房里打扰王爷的,而且即便我们去了书房,也不敢去偷看王爷书桌上放的什么东西。”

依依气得拿着那本家规就敲了一下凝香的脑袋,说道:“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一问三不知,亏我还把你留在府上当我的卧底。”

“卧底?”凝香睁大了眼睛。

依依眯起双眼,勾了勾手指,让凝香凑过来,凝香看着王妃那眼神,只觉得汗毛都立起来了,凝香凑过去,依依说道:“对啊,你以后就是我放在王府的卧底,知道吗?以后我要是再问你王府里什么消息,你可要能答得上来哦。”

凝香说道:“王妃,王府里你不需要卧底啊,王府本来就是你的,王府的事情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啊,你要是问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啊,我都知道,只是王爷那边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

依依叹了口气说道:“唉,你可真没用。好了好了,东西已经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凝香笑着说道:“王妃,要不,我就别回去了吧,这大晚上的,我一个姑娘家回去,多不安全啊,要不我就留在这里陪你吧,明天再一起回王府?”

依依笑着说道:“凝香啊,你心里在打些什么算盘呢?住在我这里?是你的主意,还是凌轩的主意啊?哪里不安全了啊?不安全,你还大晚上的才过来,你怎么不在白天来啊。你啊,刚刚怎么来的,现在就怎么回去吧。”

依依说着就要关门,凝香可怜巴巴地说道:“王妃,你就这么狠心啊?”

“废话少说”依依把她推了出去,一把将门关上了。

凝香被她推了出去,隔着门说道:“王妃,明天一大早就得先去王府啊,今天晚上可别忘了看家规。”

“知道了,真啰嗦。”静苑里传来了夏依依的声音,但是也听得出来夏依依已经走远了,估计已经回房间了。

凝香转身离去,离去的时候,给屋顶上的暗卫使了个眼色,暗卫一见,便飞身下来。凝香问道:“你盯了这么久了,王妃这边可有什么情况?”

“没有情况啊。”暗卫说道,暗卫可是深知自己的职责,只能跟王爷报告王妃这边的情况,不能跟任何人透露王妃的情况。哪怕她凝香也是王府的人,也是暗夜组织的人。

凝香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想帮帮王妃和王爷,他们两个这样分居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我只是想让他们重归于好。”

暗卫冷冷地说道:“王爷的事,你不用操心。”

凝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凝香问道:“王妃究竟有没有怀孕,这个你总可以告诉我了吧。”凝香一直怀疑王妃跟王爷大年夜的时候在未央宫里,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回来后,王妃的饭量又见长了,自己便怀疑王妃怀孕了,要是王妃怀孕了的话,就应该留在王府里好好安胎,就不能在这外边住了。

“怀孕?”暗卫吓了一跳,暗卫以为的是凝香怀疑夏依依跟许睿有了孩子,暗卫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怀孕的啊,我没有看到王妃跟许睿上床,他们只是抱抱而已。”

“什么?王妃跟许睿抱在了一起?王妃在外头有人了?”凝香差点惊叫出声,难怪王妃老想着跑出府,不肯在王府里呆着,那刚刚王妃不肯留她在静苑里过夜,是不是怕她进去发现了她有男人的事情?凝香心想,完了,自己之前以为王妃怀孕是跟王爷有了孩子,可现在看来,孩子的爹可能是许睿。现在可怎么办?王妃跟王爷彻底破裂了,王妃要是真的怀了野种的话,王爷肯定不会让孩子生出来的,说不定还会把王妃处死,一尸两命。

暗卫这才知道原来凝香并不知道许睿的事情,那她刚刚说的王妃怀孕是怎么回事?暗卫说道:“你不知道许睿的事情?那你刚刚还说王妃怀孕?”

“我只是看王妃上次跟王爷在未央宫里留宿了,后来回了王府后,王爷对王妃又很好,王妃的饭量也涨了,所以,我就猜测王妃是不是怀了王爷的孩子。”

“你吓我一跳。以我的观察,王妃并没有怀孕。”

“哦,那就好。”凝香拍了拍胸脯,真是要被吓出一身冷汗来,只是听说并没有怀孕,凝香又泄气了,还以为王妃有了孩子以后,王府里会热闹一些,看来,还是冷冷清清的了。

“许睿的事情,你不许回王府瞎说,这件事情,王爷并不想公开。”暗卫暗恨自己刚刚说漏了嘴,又严肃地叮嘱了一下凝香。

“嗯,我知道了。”

暗卫便飞身上了屋顶继续监视,凝香转身便往王府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