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争夺/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碧瑶连忙改口说道:“掌柜的,这两匹布我都要了。”

许碧瑶可不想到时候等衣服做出来,自己跟林姀两个人撞衫了,虽然说同样的布匹在京城已经卖出去许多了,可是许碧瑶宁愿跟别人撞衫,也不愿跟林姀撞衫。

林姀说道:“你刚刚不是说你只要一匹的吗?我可是打算两匹都要的。掌柜的,你不如两匹都卖给我,正好都卖完了。”

林姀说着便上前把掌柜手中拿着的那一匹布给先拿到了手上,先下手为强,许碧瑶见状,当即把自己手上拿着的那匹布放到锦芝的手上,就去抢林姀手中的那匹布。许碧瑶说道:“谁说我不要的?我要的,我现在要买两匹。”

“你刚刚说不要的,这匹布已经到我手上了。我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我先到店里来的,先到先得。”

“这布还没有卖出去,你也还没有付钱,这布就还不属于你,老板,我出二十五两一匹。”

许碧瑶十分不服气,虽然自己嫌这匹布贵了,那也是自己以一个商人的眼光来看待一件商品的价值应该值多少而已,但是并不代表说许碧瑶买不起这匹布,许碧瑶的钱可多得很很,许家就没有给许碧瑶限制过开销用度,许碧瑶冷冷地嘲笑道:“你说的好像谁没有钱似得,掌柜的,我出三十两。”

“四十两”林姀赶紧加价,她们两个就是不差钱。

“四十五两”许碧瑶也往上加价,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输下去。

“好了,好了。二位别争了,这不是有两匹布吗?你们一人一匹布,不是挺好的吗?”掌柜的赶紧劝道,和气生财,这两人在她店里吵吵嚷嚷的,影响其他顾客了。

“不好!”她们两个对掌柜的说道,这个时候两人倒是同仇敌忾了起来,把矛头都对准了掌柜,掌柜连忙缩了缩脖子。

她们两个同时看着对方,眼里闪现出一份鄙视和不屑来,说道:“我才不要跟她穿同样的衣服了,这两匹布我都得要。”

掌柜的只好劝道后面才进店的林姀:“那要不林小姐,您看看其他款式可好,这边还有一款布料也挺好的。”

“你让她买那款布料去。”林姀并不相让,不好气地说道。

掌柜的只好又去劝许碧瑶:“那许小姐,您看……”

“不行”许碧瑶还未等掌柜说完,就打断了掌柜的话,同样半步不让。

两个人如今已经不是为了这块布而较劲了,而是在跟对方较劲,谁都不肯低下一头去。

许碧瑶和林姀的家都是四大商行之一,而且她们都是嫡小姐,所以身份背景都相当,谁也没有比谁身份低一些,所以谁都不肯先退一步。

许碧瑶上次在元宵灯会上猜灯谜输给了林姀,因此,许碧瑶心里十分的不服气,而且看见林姀又总是帮着白澈来对付自己,许碧瑶就更是讨厌林姀了。倘若是别人的话,许碧瑶会大方的将那匹布让给别人,可是竟然是林姀,那就对不起了,只能跟她争夺了。

掌柜的也是没有办法了,只好说道:“那你们价高者得吧。”

两个人就开始了喊价,一个比一个的喊得高,都喊道了翻了五倍价格了,这时白澈走了进来,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掌柜的一见白澈来了,连忙说道:“少爷,她们两个为了这两匹布争了起来。所以就喊价,价高者得。”

林姀一见白澈来了,便赶紧跟白澈撒娇,连带着告状道:“白公子,许碧瑶她嫌你家商铺里的东西卖得贵,她就不想买了,我说我来买下吧,她又不愿意,还要跟我抢。”

“谁说我不买了,我要买的。”许碧瑶叉着腰说道。

林姀知道白澈和许碧瑶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林姀见白澈来了,心想白澈必定是要帮着自己的。其实林姀可是希望白澈会开口说让给林姀买去,或者干脆送给自己,这样的话,就能表示了白澈喜欢自己的心意了。

白澈被这两个女人给烦的要死,而且今天自己忙得很,心情又不好,谁有空闲跟她们两个在这里扯淡啊,既然她们为这两匹布吵得不可开交,那就干脆谁也别想买。于是白澈没好气地说道:“今天这两匹布我不卖了。”

许碧瑶说道:“白澈,你开门做生意的,凭什么我要买,你却不卖啊?”

“东西是我的,我说不卖就不卖。怎么,你还要强买强卖不成?”

许碧瑶说道:“行,你今天不卖了,那我明天过来买。反正这两匹布我势在必得。”

林姀附和道:“那我明天一大早也过来买。”

“明天没有开门前我就过来排队等开门。”

“哼,我也来。”就不信我抢不过你。

白澈被他们搞得头都大了,说道:“这两匹布我以后也不卖了。”

掌柜的愣住了,这两匹布可值不少钱呢,四十两了啊,掌柜的说道:“不卖了?那么这两匹布怎么处理啊?”

白澈说道:“那就送到轩王府上,送给轩王吧。”

说是送给轩王,可是轩王一个男子又怎么可能会穿这么一件粉红色的衣服呢,其实也就是要送给夏依依了。白澈自从上次王爷要他帮夏依依抄写家规这件事,白澈就已经看出王爷喜欢夏依依了。而且后来夜影要去北疆打战,夏依依又送了不少东西给夜影,白澈对夏依依已经改变了原来的看法了。

虽然说男子送女人东西是不方便的,但是白澈是凌轩的属下,白澈给王妃送东西,就算是变相的贿赂,讨好王爷了。所以也不会引起王爷对他的防备和不满。

掌柜的连忙说道:“好。小的今天就将东西送到轩王府上去。”

林姀和许碧瑶都没有拿到这两匹布,许碧瑶倒是心满意足了,反正林姀也没有得到那匹布,林姀没有得逞,在白澈面前讨不了好处,自己也算是不亏了。许碧瑶早就知道林姀暗恋白澈,只是白澈把她当空气罢了,此时见林姀在白澈这里卖萌不成反吃瘪,许碧瑶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林姀被白澈打脸,比被自己打脸还疼吧。

许碧瑶有一些得意,林姀就有一些心塞了,林姀本来想着白澈送自己这两匹布的,即便他不送,那把买布的主动权放到自己手上的话,那也好啊,最起码,在白澈的眼里,自己和许碧瑶是不一样的,自己在白澈的心里是有地位的。

可是白澈的做法却很明显的没有将林姀放在眼里,而是把她和许碧瑶一样对待,谁都布偏袒。林姀有些幽怨地看着白澈。

白澈却不想在与这两个女人因为两匹布的事情而纠缠了,自己今天的时间可是不多了,白澈来这个布庄可不是为了这两个女人来的,而是有事过来碰巧遇见了她们两个。

白澈便不再理她们,转头跟掌柜的说道:“你准备两车布匹给我,你装好后明天就直接送到北城门口等着我。”

“好的”,掌柜的做事从来都不会去问为什么,只管按照少爷吩咐的去办就行了。

可是许碧瑶这人的好奇心很重,也不管自己跟白澈不仅不是很熟,而且两个人还有些小仇,立即就问道:“你要两车布送北城门去干嘛?”,这话问的搞得两人关系很好似得。

白澈说道:“这与你无关。”

林姀见白澈对许碧瑶的态度十分冰冷,当即又高兴了起来,两个人都吃瘪,总比自己一个人吃瘪要好。

许碧瑶直接忽视了白澈对她的态度,说道:“你快说啊,到底干嘛去,你要是不说的话,那我就跟着你的马车,看看你到底是要去干嘛。”

白澈理也不理她,抬脚就要走出去,许碧瑶横身过来挡住了白澈的去路,说道:“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可就真的要跟踪你了哦。”

白澈看着这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女子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还问了一个与她并无关系的问题,白澈盯着许碧瑶的眼眸,挤出了三个字:“神经病”。

“你再说一遍试试?”许碧瑶恶狠狠地盯着白澈,咬牙说道,撸起了袖子。

白澈一见许碧瑶那长长的指甲,以往被她挠花了脸的痛苦经历就浮现在了眼前,白澈暗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说话,许碧瑶的这副表情就好像一只野猫已经弓起了身子,随时准备像一张弓一样弹射出去,开启凶猛地的进攻。

林姀见一向高傲的白澈居然被许碧瑶泼妇一样的行为给吓得不敢回嘴,林姀就更是讨厌许碧瑶,白澈总是肆无忌惮地怼自己,可是却不敢怼许碧瑶。林姀上前讥讽道:“许碧瑶,你以为你是谁啊,张口就问,这可是他们白家生意上的事,而且你可是他们的竞争对手,他若是告诉了你,那你可是会抢他家的生意的。”

“我又对他家的生意不感兴趣了,我才不管我家的生意了,都是我哥哥在管。”

“不管如何,这都与你无关。”

“我问的是白澈,又不是问你林姀,也不是问你林家的生意,这也与你无关。你管得着吗?”

“你简直不可理喻。”林姀对着这个毫不讲理,蛮搅胡缠的许碧瑶简直无语了,可是碍于自己一直保持的淑女形象,可以不好说出过分骂人的话。

白澈对眼前这个一直缠着他的女人简直就头痛,以他对许碧瑶这个疯女人的了解,只怕自己若是不告诉她,她还真的能做得出来跟踪自己的呢,只是自己去北疆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这样能安全些,自己也能早一些安全到达北疆。

白澈只好说道:“你跟我来,我告诉你。”

白澈转身便进了商铺后院里,许碧瑶紧跟着就进去了,林姀见她们两个进去了,便也跟着进去了,许碧瑶伸手拦住她说道:“他又没有打算要告诉你,你跟着一起进来干嘛?”

林姀说道:“你听得,那我也听得。”

“呦,你刚刚不是还端着个知书达理的架子在教训我吗?怎么转瞬间你就也跟我一样了?哼,跟屁虫”。

“你”林姀被许碧瑶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还是跟在许碧瑶身后进去了。

白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要保证给我保守秘密。”

许碧瑶是个急性子,最喜欢开门见山了,见白澈还要说一堆的废话,便赶紧催促他道:“知道了,你快说啊。”

“我要启程去北疆了”

“什么?白公子,你要去北疆啊?那里很危险的。”林姀比许碧瑶最先反映过来白澈要去做什么,又有多危险。林姀便有些担心,白澈可是一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去北疆若是遇到了敌人,他根本就没法跟敌人打斗啊,别胡说打斗了,就是让他跑,他也跑不动。

白澈说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北疆了啊。以前一直跟着王爷在北疆的啊。”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啊,以前王爷他武功高强,他镇守着北疆,那北云国轻易也不敢南下进犯,即便是有战役,那也是小范围的战役,可是现在王爷都已经不能上战场了,而北云国太子赵熙又是个厉害角色,夜影都已经连输了几场了,你若是这个时候去,那无疑会很危险的啊”

“如果我不去的话,夜影会更加危险,东朔也会更加危险。保家卫国是我们男儿应该做的。”

“那你路上要小心一些。”林姀看着白澈那一脸的坚毅,心里更是扑通扑通的跳,以前都只是觉得白澈是个十分有才华的书生,林姀的心里,白澈和轩王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可是今日一见,白澈身上竟然有轩王的影子,白澈不仅仅只是一个只会谈诗作赋的书生而已,他更是一个幕僚,一个军师,他是一个部队打胜仗的决定性因素,白澈,他在国难当头前,表现出来的热血沸腾,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这种情绪影响这林姀,林姀只觉得面前的白澈不再是那个文文弱弱的书生,而是一个大英雄。

林姀的心都要被白澈给带走了,林姀泛着桃花眼的眼睛看着白澈,对白澈依依不舍又十分担忧地看着他,说道:“你路上小心,去了那里以后,你若是安全到了,一定要记得给我回个信,我也好放心。”

林姀这句话显然就是把自己当成了白澈的意中人来说这句话了。

许碧瑶则笑着说道:“给你回信干嘛?他给轩王回信就可以了。或者他给他意中人回信啊,难道你认为你就是那个人了?”

林姀被她一说就羞得满脸通红,刚刚只顾着欣赏白澈去了,自己沉浸在了两个人的世界里,完全就已经忘了这个讨人厌恶的许碧瑶还站在她们中间碍眼了,

没想到自己的一番类似于表白的话却被许碧瑶给笑话了去,林姀顿时就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了。

白澈显然并不想给林姀回信,毕竟自己一旦给她回信的话,自己就相当于在跟林姀交往了。白澈可不想就这样将自己的人生给套牢了,而且白澈从心里知道自己并不喜欢林姀,虽然白澈早就已经看出来林姀喜欢自己了,可是东朔喜欢自己的人多了,林姀只能算是那些女人当中,与自己门当户对一些而已。

白澈若是真的喜欢林姀的话,早就与林姀在一起了,何必拖到现在都还没有跟林姀表明心迹呢。

白澈便转身离去,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事情忙,你们请便。”说罢,便独自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布庄。白澈只想赶紧离开这两个女子,否则被她们纠缠着,又不知道要被纠缠多久了。

许碧瑶一脸讥笑地看着林姀说道:“哎呀,我就说吧,白澈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就别想着还能收到他给你的回信了。”

“那又怎样,我收不到信,你也照样收不到信。”

“我呸,我又不稀罕收到他的信,也就只有你这种傻子才会喜欢像白澈那样的渣渣。还把他当个宝似的,生怕别人抢走了。”

“他不是渣渣,我也不是傻子。”

“你就是,不过以我看啊,你们两个还真的就是绝配呢,不过,只可惜啊,神女有心襄王无意啊。你这也算是白费了你的这一腔苦情了啊。”

“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吧,像你这样的男人婆,当心嫁不掉。”

“你才嫁不出去呢。”

许碧瑶真是气得牙痒,这个林姀,怎么说话都跟白澈说话一样,都在诅咒她以后嫁不掉。许碧瑶便想起了自己喜欢过的夏公子,被夏公子拒绝了,可是自己怎么感觉夏公子与哥哥有些怪怪的,那种感觉自己也说不好。

反正就是觉得夏公子与哥哥不是像一般的生意合伙人一样,也不像一般的兄弟好友一样,而是更像一对情侣。

一想到这里,许碧瑶就打了一个激灵,他们是情侣?难道哥哥和夏公子都喜欢男人?这简直就是被十分所不耻的啊。难怪夏公子不喜欢自己,而且夏公子当是误接受了自己的信物,当时哥哥急的很,还立即跟自己说夏公子是不可能喜欢自己的,难怪哥哥那么笃定夏公子不会喜欢自己,原来他们两个早就有一腿啊。

下午,掌柜的就真的送了这两匹布送到王府上去,马管家自然是认识他是白澈的万兴布庄里的掌柜。马管家高兴的,东西接了过来,心道这白色倒是比自己更会溜须拍马。

马管家将东西送,到王爷房里,王爷果然吩咐他把东西在送去静苑。以往王爷若是得了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必定会毫无疑问的送往未央宫,可是现在,却送去静苑,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凝香得了马管家的吩咐,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王爷这么冰冷的人,居然主动出击,送布匹给王妃。凝香立马拿了布匹就赶往静苑。

到了静苑就发现不仅仅只有夏依依一人,还有那个抢走夏依依的许睿,许睿正在厨房里发挥他的特长,给夏依依做了一桌子的美味,夏依依倒是好整以暇的在一旁喝茶,只顾着跟许睿聊天,那双手就没有碰过水,完全没有要帮忙做事情的打算。而许睿不到不生气,反而忙得不亦悦乎,就把夏依依当个主子一样宠着了。

凝香从未见过女人在一旁坐着,男人却忙活着做菜的情景,如今这个世道,谁家不是女人伺候男人啊,哪有男人伺候女人吃喝的?凝香从公正的立场上来说,许睿确实是不错的夫君人选,高富帅,又温柔体贴,对夏依依也好。但是凝香没法现在公正的立场上,以为夏依依可是王妃,她不可以在外面找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再优秀也不行。

而且比起文弱书生来说,凝香更喜欢武功高强的人,比如王爷啊,夜影啊。人又帅,武功又高,就是性子有点冷,可是就算是冰冷的性子,自己也习惯了,自己从小在暗夜组织长大,大家几乎都是冷冰冰的,除了自己还保持了一些火热。

不行,一定要将夏依依夺回来,送到王爷身边去,而且现在王爷对夏依依也很好了啊,这不是都已经送礼物过来了吗?

凝香打定了主意,便抱着布匹走了进去,夏依依听见脚步声,便转头一看,凝香来了,夏依依唯恐凝香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便赶紧放下了茶杯,走过来拦住了凝香前往厨房的脚步,依依低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

依依连忙捂住了凝香的嘴巴,说道:“叫我夏奕,不许透露我的身份。”

凝香有些不高兴,王妃这是真的打算跟别的男人双宿双飞啊?那王爷怎么办?她不怕被宫里人发现后,会被沉塘吗?

依依见她不乐意帮着隐瞒自己的身份,就说道:“泄露了我的身份,对王爷可没有好处,到时候流言四起,王爷要处罚你,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

凝香撇撇嘴,她都怕流言四起,怎么就不好好呆在王府里呢?非得出来瞎闹。凝香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依依这才松开了手,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凝香说道:“王爷给你送两匹布,这可是京中最好的布呢!”

“谁要他送布啊?拿回去。”

“你这不是要我回去挨打吗?你就可怜可怜奴婢吧。”凝香可怜兮兮的看着夏依依。

依依说道:“你就知道来我跟前使苦肉计,是不是?”

凝香知道王妃就是人好,善良,心软,舍不得让自己无辜替她受罚,凝香便苦着脸撒娇道:“你知道的,奴婢也是身不由己。”

“行了,怕了你了,东西放这,你赶紧回去吧”

凝香就知道撒娇装可怜在王妃这里有用,当即高高兴兴的将布匹往依依房间里送去。

凝香就知道马管家为何不亲自送过来,而是安排自己来,马管家肯定也是摸清了王妃的性子了,如果马管家送过来的话,王妃才不会心疼马管家完不成任务会不会王爷打了,自然不肯收下布匹,而由自己送过来的话,王妃还可能念在旧情上,为了不让自己受罚而收下王爷送的礼物。

许睿炒好了菜,就端了出来,见到凝香拿着两匹布,许睿可是生意人,一眼就瞧出了这两匹布是万兴布庄最新款的布料,价值二十两一匹布,这两匹就是四十两了,可算是贵的。没想到夏奕平日里只穿着普通的男装,却舍得花大价钱买女子穿的布料。

许睿从未见过夏奕穿过女装,头一次见她买女子穿的布匹,便心道夏奕一定是为了穿给自己看的,许睿的心情就更好了,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许睿以为凝香是万兴布庄的丫鬟,夏奕在那里订了布料,人家送布料来的。一般来说,订布料都是先付一部分订金,等东西送到手了,再付余款。因此许睿便想着帮夏奕把余款付了,也算是自己送她的礼物。

等凝香放好了布匹出来,许睿便迎上去说道:“还有多少余款没付,我来付钱。”

凝香没好气地说道:“还需要你来付钱啊?这个是我家主子送给王……”

“咳咳”依依猛地咳嗽了起来。

凝香收到了夏依依警告的眼神,连忙说道,“送给夏奕的。”

“废话真多,送完了赶紧走。”夏依依像赶瘟疫一样将依依连拉带拽地将凝香拖了出去。

许睿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奕这么急慌慌地将那个丫鬟赶了出去。许睿听丫鬟说她的主子送的,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她的主子就是万兴布庄的少爷白澈了。

可是白澈为何要送夏奕礼物?为了跟她谈生意?以前白澈曾经来静苑找夏奕要她将蔬菜卖给他,可是自从皇上普及了温室大棚以后,夏奕田庄上的反季节蔬菜已经便宜了许多,白澈家的庄子里也种植了反季节蔬菜,按理说这个已经没有和夏奕合作的必要了啊。

若不是为了谈生意,难道是白澈也在追求夏奕?难怪白澈元宵灯会上与自己针尖对麦芒,针锋相对,原来白澈也喜欢夏奕,是自己的情敌。

一想到这,许睿就十分不高兴,顿时就被浓浓的醋意包围,说道:“那两匹布好看吗?”

依依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味,笑着说道:“一点都不好看,那么粉,太少女了,我才不喜欢呢,我还是比较喜欢我自己身上的这件蓝色的男装。”

“那你还收下它?”

“不要白不要,这么贵的布料,送给许碧瑶穿,不是正好吗?”依依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许睿见她的眼眸里并没有一丝对白澈的爱慕之情,也没有被自己质问而产生的慌乱,她一副从容不迫和无所谓的样子,想必她并不喜欢白澈,应该是白澈一厢情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好。

许睿还是不开心地叮嘱道:“你以后不许乱收人家的礼物,你要是想要哪个东西,你就跟我说,我买了送给你。”

“真的?”夏依依泛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许睿,半是疑问半是撒娇。

“真的,我何曾骗过你?你说,你要什么?”许睿上前抱着夏依依说道。

“那我要……”

许睿接过话来:“天上的星星?”

依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么老套的要求,自己才不会说那些个不切实际的要求了。依依想了想说道:“以后我想起来了再告诉你吧。”

“嗯”

当许碧瑶拿到许睿给的这两匹布的时候,许碧瑶十分惊讶,说道:“不是说万兴布庄里头已经没有这种布了吗?为什么你这里还有两匹布呢?你是什么时候买的?”

许睿说道:“这不是买的,是白澈送给夏奕的。夏奕身为一个男子又用不上这些,我见着这两匹布料挺好,我便拿回来送给你了。”许睿为了防止许碧瑶误会是夏奕送给她的,又补充道:“是我说要送给你的。”

“这布是白澈送给夏奕的?我今天去万兴布庄买布,就剩这两匹布了,林姀偏偏进来跟我抢布,白澈那混蛋今天居然敢骗我们,他说既然我们两个抢那两匹布,他就不卖了,他吩咐掌柜送去轩王府。白澈既是要送给夏奕,就直接说送给夏奕呗,他为什么要说谎说是送给轩王府去?”

许睿不知道这两匹布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曲折的故事,心里暗暗想道,白澈为什么不肯说是送给夏奕?还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追夏奕么?

不管许睿心里在想什么,但是许碧瑶心里是十分高兴的,不管其中过程如何,几经碾转,最后的结果是她拿到了这唯一的两匹布,而林姀没有拿到。于是许碧瑶便赶紧吩咐裁缝连夜给她做了一套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许碧瑶就穿着这一身新新衣服去北城门了,果然便见到掌柜的拉着两车布料在城门等着,结果在马车旁边还看到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熟悉身影,不是林姀还能是谁?

林姀今天穿着一身与昨天争执的那匹布眼色相近的颜色的衣服,果真显得人也娇嫩了许多,外穿一件粉色的对襟小袄子,领子上缝制了一圈白色兔毛领,显得那个长长的白脖颈在风中尤为需要呵护。头上带着七八只珠钗,脸上也画了精致的妆容,今天她的打扮格外的细致,脑袋不停地往城门口的那条路张望,应该是在等白澈。

林姀四处张望着搜寻白澈的身影,可是还未等到白澈,却一眼就瞟见了一抹熟悉的布料子,林姀心道是哪个贵女买了这匹布啊,可惜她没有买到。当她的视线从衣服上移到那人的脸庞时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许碧瑶,而且许碧瑶正用一种得意洋洋的神情看着林姀,嘴角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林姀皱了下眉,许碧瑶不是没有买到这块布吗?她怎么会有布做这套衣服的?不得不说那匹布料的质量实在是好,做出来的衣服远远地看都已经能感受到那亮丽的颜色和光滑的质感,随着走路的时候衣服的摆动,阳光照在上面反射出来的光波也随着流动一般,整个人都光彩照人。

两人穿着同样粉色的衣服,可是相比之下,自己这套衣服就逊色多了。

林姀此时可不想跟许碧瑶现在一起,便不再看她那张得意的脸。可是许碧瑶明显是故意的,当许碧瑶发现林姀竟然躲闪着自己的目光,许碧瑶的嘴就咧得更大了,许碧瑶加快了脚步往林姀走去。

走进一闻,也不知道这林姀究竟抹了些什么,浑身散发出一股清幽的香味来。明明那味道很好闻,可是许碧瑶偏偏的却捂住了鼻子,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姀。

林姀说道:“你干嘛捂住鼻子?”

许碧瑶说道:“你身上的味道有些冲鼻子。”

林姀闻言,便自己抬起手来,吸了吸鼻子,仔细闻了一下,说道:“没有啊。”抬头一见许碧瑶已经放下了手,咧着嘴笑得一脸的无害。

林姀便知道上当了,这该死的许碧瑶居然作弄她。林姀没好气的说道:“一大清早的,你过来干嘛?”

林姀暗恋白澈,这在京中贵女圈里也算是众所周知的了,她赶到城门口来送白澈也算是正常,可这许碧瑶又不喜欢白澈,她也一大清早的巴巴地跑过来干啥?

许碧瑶说道:“我又不是像你一样,一个姑娘家一大早地特意跑到城门口来送人,我呀,不过就是出来转一转,给我这套新衣服买一双搭配的鞋子。碰巧遇到你了。”许碧瑶说着举起左手,用右手抚摸上了左手上的袖子,一边摸,一边啧啧撑赞这料子好。

林姀翻了个白眼,鬼才信她是过来买鞋碰巧遇到自己的,这京城里最繁华的商铺都集中在东城,富贵人家也是住在东城,这北城贫穷得很,哪来的什么好店?在这边能买到什么好鞋子,还舍近求远从东城跑到北城来?分明就是故意穿着这身新衣服来自己跟前显摆的。

林姀便不搭话,许碧瑶见她不理睬自己,就干脆用更直接的方式显摆起来,说道:“我这布料可是一文钱都没有花,昨天有人送了我两匹布。”

林姀一听,心里一紧,昨天就剩最后两匹布了,当时许碧瑶和自己争执不下,白澈说不卖了,说是送给王府去。自然就是送给轩王了,如果东西到了轩王手上,是断断不可能送给许碧瑶的,除非白澈当时骗了自己,他根本就不是要送给轩王,而是找了个借口打发了自己,转手就送给了许碧瑶。

林姀气得脸都绿了,心下打定了等会白澈来了,一定要跟白澈问个明白。

许碧瑶见林姀气得七窍生烟,心里便乐开了花。

一会就见到了白澈的身影出现在了街口不远处,许碧瑶指着不远处的那个身穿白衣的身影讥笑道:“林姀,你的暗恋的白公子来了。”

林姀一听,顿时就羞红了脸,说道:“你胡说八道个什么,谁暗恋他了。”

装,继续装,许碧瑶冷笑一声:“你还不赶紧把脸上的脏东西擦掉。”

林姀立马慌乱的拿手在脸上胡乱擦了擦,问道:“还有脏东西吗?”

许碧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哈哈,你还说你没有暗恋他?那你这么紧张干嘛?”

林姀这才知道自己竟是被她给耍了,气得跺着脚咬牙切齿地说道:“许!碧!瑶!~”

白澈走了过来,怎么又看见这两个女人,甩都甩不掉,阴魂不散啊,黑着脸问道:“你们怎么在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