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士/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姀有些害羞地红了脸,没有回答,许碧瑶倒是抢先一步开口说道:“你怎么这么笨啦?有些人是特意过来送你的,我呢就是过来瞧瞧热闹的。”

“你瞧什么热闹,有什么好瞧得的?”白澈一遇见许碧瑶就觉得头疼,许碧瑶可真的是自己的克星,哪有一大早起来过来瞧热闹的,还嫌这里不够乱啊?

林姀自己不好意思开口说她是来送白澈的,许碧瑶帮她开口了,倒也好。

白澈瞧了一眼许碧瑶,瞳孔一缩,盯着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这布料分明就是昨天的那匹布料啊,怎么在她身上穿着?白澈说道:“你这布料哪里来的?”

林姀一听,心里顿时就开心了,刚刚自己可真的是错怪了白澈了,原来白澈并没有送布给许碧瑶,而是这个许碧瑶在瞎说骗自己的,林姀心里有些气自己,今天真的是三番两次的都被许碧瑶给骗住了。

许碧瑶得意洋洋的说道:“你送给了夏奕,夏奕送给了我哥,我哥就送给了我。怎么样?我就说这布就是我的吧,是我的它跑不掉,你昨天不是拽得很吗?还不肯卖给我,结果兜兜转转的,到最后还不是到了我的手里,本来需要掏四十两银子的,到最后我一分钱不用。说起来,还要感谢林姀呢,要不是她跟我争,我还真的拿不到这免费的布料呢?”许碧瑶又用得意地眼神看了一眼林姀,简直把林姀都要气炸了。

“夏奕送给了你哥,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来,真是失策,白费了我两匹好布。”白澈敲着自己的脑袋后悔不已,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夏依依现在基本上都是穿男装的,既然都用不上这个布,就会送给用得上的人啊。

许碧瑶洋洋得意:“现在知道了吧?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你不想让我买,可最后却还白送给了我。”

冤家,克星,白澈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前的这个得意忘形的女子了。

“你别得意,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第二次。”白澈甩手离开了她们,便去与掌柜的核对了一下布匹,又检查了一下其他的东西,便骑上了马,就要往前走。

林姀刚刚一直站在一旁,不敢搭话茬,此时她的手紧紧地捏着一个东西,却始终没有勇气拿出来,紧咬着嘴唇,一脸的忐忑,眼睛却一直盯着白澈忙碌的身影。

许碧瑶大老远地跑过来看热闹,又岂会错过林姀的神情,便在白澈即将要走的时候说道:“白澈,林姀有东西要送你,你等等啊。”

白澈扭过头来,看了眼林姀,林姀的脸羞得通红,手心都捏出了汗来,张了张嘴,却还是开不了口,自己这么主动地追求一个男人,是不是太掉价了,会不会被人看不起?林姀心里一直在作斗争,此时她只觉得仿佛路上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她看一样,她都不敢把眼神往旁边,也不敢直视白澈的眼睛,林姀低下头来,盯着自己的脚尖,给自己打气,一定要送出去,否则昨天晚上熬了个通宵做出来的东西就白费了。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林姀感觉不仅仅手心冒汗,就连自己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林姀还在跟自己较劲,脑海里一个声音说:“大胆点,快送出去。”另一个声音在阻挠自己:“不,不能送,你要保持一个女人的矜持。”林姀憋得脸都通红了,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就在林姀还在纠结的时候,手中的东西却被人一把给抢走了,林姀连忙慌乱地抬头,她还以为是白澈给拿走了,不料竟是被许碧瑶给拿走了,许碧瑶拿在手上看了一眼,扁了扁嘴,摇摇头说道:“绣得可真难看,尤其是这两只野鸭子真难看。”随即就把东西塞到了白澈的手里说道:“难看是难看了点,不过好歹也是人家辛苦做了送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白澈看也不看一眼手上的东西,就跟林姀说道:“我不要。”

林姀一听,就更是羞愤了,一张脸都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她的眼眸里瞬间噙满了泪水,林姀甚至觉得自己放弃了自尊主动送一个男人礼物,这就已经相当于表白了,可是却猝不及防地被退了回来,虽然昨晚已经想到过各种可能,幻想过白澈收自己礼物的各种情形,也幻想过他可能退回来的可能,可是当他真的退回来的时候,林姀觉得完全接受不了,整个心都被扎得疼,她觉得疼以外,更是觉得有些屈辱。不仅仅被退回来,还被许碧瑶看了笑话,往后自己在京中贵女当中可算是没脸了。

林姀鼓足勇气说道:“这个荷包你不要也罢,里面有我昨天替你求的一张平安符,你拿出来带在身上吧。”

“我也不要,你拿回去。”

林姀就更是羞愤了,伸手就要去接过来,不料却被许碧瑶把她的手给打了下来,许碧瑶朝着白澈就嘲讽了起来:“我劝你还是把平安符带着吧,这是去打战,你以为是去逛窑子啊,人家好心求平安符给你,你不带,你别到时候有命去,没命回哦。”

白澈这正要启程呢,却被许碧瑶这么说,气得差点就要拿马鞭抽许碧瑶了,若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自己真的就要抽她了,白澈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骑马过来催促道:“白公子,时候不早了,该走了。”

这个黑衣男子就是凌轩给白澈安排的贴身护卫,赤狼,在暗夜组织里排行第五,除了他以外,还带了十个暗夜组织的小弟和一百个王府精兵随行,以确保白澈这个文弱书生能安全抵达北疆。

“嗯,好。”白澈将那个装了平安符的荷包随手挂在了腰间,转身策马离去。

林姀见他收了荷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太丢人,否则被退回来,真的是要丢脸死了。林姀转头便看见许碧瑶双手抱在胸前,歪着个嘴朝自己笑着,林姀刚刚才舒了的一口气又被她给气回来了,林姀说道:“你说谁绣的是两只野鸭子呢?那绣的是野鸭子吗?”

“我看着就是,不是两个野鸭子,那是什么?”

“那是两只鸳鸯。”

“噗哧!”许碧瑶笑出了声,说道:“你终于肯承认啦,你就是暗恋他,连鸳鸯荷包都送了。”

“你,你又故意骗我。你明明已经看出来是鸳鸯了,还非得说两只野鸭子。”林姀被她气得差点吐血,这个许碧瑶,就是想要自己亲口说出“鸳鸯”这两个字。

“好了,我回家去了。”许碧瑶转身便走,抬起手来用一个背影来跟林姀挥手拜拜。

“你不是说来北城买鞋子的吗?”

“逗你玩的,我是来看热闹的。哈哈”

林姀几乎要抓狂了,自己怎么就惹上了这个祸害,咬牙切齿地朝着她的背影吼道:“许碧瑶!”林姀看着许碧瑶的背影得意地摇了两下,气得跺了跺脚,便也离去了。

赤狼走在前面开道,白澈紧跟在后面,后面便是跟在几辆装满物资的马车,和王府精兵。一行人一路往北走去。途径一片茂密的丛林的时候,赤狼眉心一皱,竖起耳朵听了一会,便立即勒住了缰绳,白澈等人也赶紧停了下来,白澈便是明白赤狼怕是已经察觉到危险的。

唰,一支利剑破空袭来,直直地朝着白澈的心口射过来,白澈还未来得及反映,赤狼拔刀将飞速而来的箭给劈落在地。转瞬间,数十个黑衣蒙面人从树林里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也不开口说话,直接就劈到而来。

赤狼和其余人立即将白澈团团地护在中央,拔出刀剑就和他们厮杀在一起,对方很明显并非普通盗匪,普通盗匪都是为了求财求物,拦住后会先“客气”地说明来意,留财走人。可是他们却只是冲着人来的,刀刀都是往毙命的地方袭去,更准确的说,他们是冲着白澈来的。

赤狼手起刀落,杀了几个黑衣人,厉声说道:“你们是谁派来的?”

对方并未吭声,只是一味地下死手砍杀那些王府精兵和暗夜组织的护卫,意图冲破保护圈进去刺杀白澈,他们的眼里似乎没有其他的杂念,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杀死白澈。

与北疆的战场不同,北疆的战场上的厮杀是充满了呐喊声、嘶吼声和被砍杀后的哀嚎声,而现在这片树林里的厮杀,就是静静地厮杀,除了刀剑碰在一起的乒乓声,就剩下刀剑砍进人肉里的沉闷扑哧声音,那些人被看中后,并没有痛苦地哀嚎,而是咬紧了牙继续举刀前来厮杀,即便是杀到只剩最后一口气,咯噔一下就伸直了腿死去,也不曾吭过一声。

白澈眉头紧皱,整张脸都变得严肃起来,这些人竟然是死士,究竟是谁要置自己于死地?是北云国,还是西昌?亦或是南青也有份?又或是东朔的政敌?

赤狼瞧了一眼底下厮杀的人中,没有一个背着弓箭的,赤狼心里暗暗捏了把虚汗,之前射那支冷箭的人并未在这些厮杀的人里面,说不定那人已经转移了阵地,不在刚刚射箭的那个位置了,现在除了要应付这些死士以外,还要防着别人放冷箭。

赤狼靠近了白澈说道:“提防冷箭。”

白澈点点头,立即拿了个盾牌挡在胸前,一手拿盾,一手拿刀,虽然他没有武功,可是拿把刀防身总比手无寸铁要好,虽然他拿把刀在这些武功高强的死士面前简直不堪看,但是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白澈是个聪明人,立即领会了赤狼的意思,只怕刚刚那个放冷箭的人不在这群人里头。

敌在暗我在明,白澈坐在这高大的马背上简直就是一个肉靶子。

那些死士武功虽然高强,然而却并不是赤狼等人的对手,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来的死士就已经被杀了一半了,他们死得人越多,能完成刺杀任务就越渺茫。那么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就越会沉不住气,那么白澈就随时可能会被射杀。

嗖,从侧面射过来一支箭,赤狼心道:“那个弓箭手果然换了位置。”赤狼一个转身闪到白澈一侧,劈开了那支箭,嗖嗖,连续射过来两只箭,赤狼只得继续劈落箭支,对方一直往这边射箭,赤狼已经被这些箭给弄得分身乏术,没法去砍杀那些身旁的死士了,只得一心的劈落箭支,以防白澈被射中。

没了赤狼对付这些死士,其余人对付他们就困难得多了,那些死士似乎都燃起了熊熊的信心。渐渐地往白澈聚拢过来。赤狼恼怒地大喊一声:“是个男人就直接出来打,别躲着偷偷摸摸的。”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有的只是更加疯狂的射箭,赤狼眯起双眼,顺着箭支飞来的路线看过去,将目标锁定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赤狼纵马就往那棵树那里赶去,一定要先解决这个射冷箭的人,否则,自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射冷箭的人便是知道自己的位置曝露了,在赤狼跑过来的时候连忙往远处跑了,赤狼眼眸一缩,猛地打了个机灵,对方该不会是使了调虎离山之计吧,赤狼暗道一声糟糕,立即调转了马头,便见连着三支箭从白澈的正前方射过来,依旧是之前第一支箭的那个方位射过来的,赤狼啐了一声,敌人太狡诈了,居然有两个弓箭手。其实射第一支箭的弓箭手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那个位置,只是刚刚自己跟另一个弓箭手对抗的时候,第一个弓箭手竟然隐藏着按捺住没有动。

可是奈何自己刚刚已经跑出了一点距离,马匹的四条腿哪里跑得过箭呢?此时要想跑过去劈落那三支箭已无可能,赤狼大吼一声:“有箭!”站在白澈身边的人此时哪里有空帮白澈挡箭,每个人都已经被死士给缠住了。白澈便将脑袋和上半身缩进了盾牌里,纵身从马背上跳下来。躲过了两只箭,却依旧被第三支箭给射中了腰部和大腿根的位置。

白澈滚落到地,看着自己白色的衣服被染红了鲜血,白澈想起了许碧瑶的那句“有命去没命回”,白澈暗恨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许碧瑶这个克星,白澈狠狠地骂道:“许碧瑶,你个乌鸦嘴。”

白澈一见那支箭射中的地方,还把林姀送他的装有平安符的荷包给射穿了,真是邪了门了,还真有点用,起码这三支箭没有把自己射死。

赤狼策马奔过来,一边防着冷箭,一边砍杀死士,不过一会,就砍杀了几个,现在他们要对付死士就容易多了,赤狼便吩咐他们保护好白澈,独自一人赶紧朝着放冷箭的地方跑去,先解决那两个祸害。

那放冷箭的人一见赤狼过来,便赶紧逃跑,赤狼此时怎么可能让他逃脱,必须尽快杀了他们回到白澈身边。赤狼狠狠地抽了下马屁股,追了上去,与他厮打起来不过十几招,那个就惨死在赤狼的刀下。赤狼上前翻了翻他的衣服,没有摸到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赤狼拿起他的弓箭,就调转码头去另一个弓箭手隐藏的地方,待他过去之时,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赤狼回到白澈身边时,几十个死士就仅仅剩下四五个了,赤狼说道:“留两个活口。”便加入了厮杀之中,转瞬间就只剩下两个了,赤狼使了个眼色,大家便开始了活捉他俩的行动,那两人挥着刀像他们砍过来,可是寡不敌众,完全就砍不到,就像被一群狼围着的两只狐狸,已无还手招架之力。

赤狼见他俩互换了眼神,直喊不好,他们要自杀。便挥刀过去砍落了他们企图抹自己脖子的拿刀的手,那半截手臂连带着刀一起被斩落在地,鲜血淋漓。赤狼连忙伸手去点他们的穴道,可是晚了一步,他们竟然咬破了藏在牙齿里的毒药,服毒自尽了。

赤狼恨恨地看着这这一地的尸体,说道:“搜身”,便去给白澈处理伤口。

白澈问道:“都死了?”

赤狼回答道:“嗯,不过跑了一个放冷箭的。”

一会儿,那些人就搜查完毕了,结果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些人,身上除了带了些银子,就没有带任何东西了,真的是隐藏的很好。

白澈说道:“他们没有完成任务,一定还会再来杀我的,你们要谨慎点。”

“嗯”

一座山上,有一个破旧废弃的茅草屋,门就只剩下半扇了,被风吹得吱呦吱呦的响,门框和那半扇门之间有一个快织完的蜘蛛网,随着木门的晃动,那个蜘蛛网也一晃一晃的,蜘蛛网上的一个蜘蛛在晃荡的蜘蛛网上颤颤悠悠地爬着,试图将快要完工的蜘蛛网织完。

一个黑衣人好似一阵风一样从外头飞进来,撞破了那个即将完工的蜘蛛网,蜘蛛网破裂成几条,在风中飘荡。那只蜘蛛从破裂的蜘蛛网上掉落在地,晕乎了会,又翻身爬起来,沿着门框爬上去,伤心的修补那个破裂的蜘蛛网。捕食的网没了,今天的伙食又没有着落了。

这个黑衣人肩上背着一把弓箭,一进来就跪在地上,说道:“任务失败。”

头顶上响起了愠怒的声音:“废物”

“对方人多,有一百多人,而且领头的是赤狼,武功高强,属下实在不是他们的对手。”

“可被抓了活口?”

“没有,他们企图抓最后两人为活口,但是他们服毒自杀了,属下一直藏在不远处,如果他们被活抓,属下会赏他们一箭,确保没有一个活口。”这个弓箭手一直隐藏着,也一直等着,倘若赤狼他们抓了活口,自己就一定要寻机会射箭杀死那两个人,不留活口,既然他们服毒自杀,那就没必要现身了,等着他们离去,自己才起身离开。

“你干的很好,不过你还是遗漏了一个活口。”那个人阴恻恻的说道。

“不可能,属下亲眼看见所有人都死了。”

“这里还有一个。”那个蒙面人抬手就一剑刺向了黑衣人的胸口,剑刺穿了他的身体,身后的剑尖上红得刺眼,身前的剑身却明晃晃的干净。

“你,你。”黑衣人嘴角流出一大股鲜血,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这个自己为他卖命几年的人,他居然杀自己灭口。

“完不成任务还有脸回来。”蒙面人唰地抽回剑,黑衣人的胸口的口子没有了堵住的东西,鲜血便如喷泉一样喷射出来,蒙面人闪身到一侧,身上竟然没有沾到一滴血,想来是这样杀人多了,都有经验了。

黑衣人下意识地捂住了伤口,试图堵住流血,可也无意于事,几下挣扎之后,身子陡然倒地。蒙面人拿出一块洁白的手绢来,将剑上的鲜血一下一下地擦拭干净,那仔细小心呵护这把剑的神情就好像在给一个娇嫩的婴儿洗澡一样。

蒙面人将擦干净的剑插入剑鞘,将那块沾满鲜血的手绢扔了下去,盖在了那个黑衣人的脸上,大步跨了出去,经过门口的时候,抬头看了眼那只正在忙忙碌碌修补破裂蜘蛛网的蜘蛛。

“活口?”蒙面人咧嘴笑道,从破烂的门框上抠下一小片薄木片,夹在手指尖弹射了出去,那只蜘蛛被木片飞中,钉在了门板上,拦腰截断。那只蜘蛛临死前仿佛骂了一句“变态”。

蒙面人踏着松松软软的树叶离去,脚步声刚刚消失,破庙里就的佛像底座里就立即窜出来数十只饥饿的老鼠,爬到了死去的黑衣人身上开始啃食,隐藏在手绢里的老鼠更是疯狂的蠕动,当那块手绢掉下来的时候,那张脸已经血肉模糊,坑坑洼洼,惨不忍睹了。

轩王府,凌轩很快就收到了白澈遇袭的消息,脸上却没有起半丝波澜,他信若闲庭地继续写字,有人急着跳出来才好呢,也才好找到蛛丝马迹,若是大家都躲着藏着,反倒不好找了。凌轩说道:“继续盯着。”

“是”

白澈在路上果然又遭遇了两次伏击,因此比原计划晚了一天才到达北疆。白澈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帐篷,

夜影看着白澈走路十分艰难,一瘸一拐,捂着腰部磨磨蹭蹭地挪步进来,找了个离帐篷最近的一个座位哼哧哼哧地坐下,夜影说道:“不就是受了一箭吗?都已经过了两天了,还能这么疼?走路都走不了?”夜影经常受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即便是受了比这还严重的伤,夜影都能飞檐走壁,绝不会像白澈这样走个几丈而已,居然要耗费小半柱香。白澈这么一点点伤,而且还不是在要害之处,应该不会这么疼啊。

白澈不但没有得到夜影的安慰,反而还被冷嘲热讽,气得顿时就站了起来,刚起身,就哎呦哎呦地捂着腰部,扶着椅子扶手,慢慢腾腾地坐下去,一边坐一边哎呦哎呦地叫唤,还紧皱着眉头。白澈气愤地说道:“我哪里受过这样的箭伤啊?我又不是你们,皮糙肉厚的,扛揍。”白澈这么一个细皮嫩肉的书生,还真的没法跟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武夫相比。

以前跟着凌轩,凌轩的武功高强,总是能护他周全,可是现在没有凌轩了,敌人又来势汹汹,便受了这一箭,而白澈却毫无疑问地把今天这一箭之仇给算在了许碧瑶的身上,要不是那个乌鸦嘴在自己出发的时候诅咒自己,自己也不会受这一箭。

夜影走过去说道:“我们皮糙肉厚,难道你就是细皮嫩肉?”

“不是。”白澈瞪了回去,细皮嫩肉这词还是形容女人比较好,虽然自己这身皮肤比起夜影他们来说确实嫩很多,可是自己绝不能承认自己细皮嫩肉,在这全是男人的军营里,被别人说自己细皮嫩肉,听在耳朵里都感觉带着些那种味道。

白澈说道:“可真没有良心,你这边一封信过去,我就立马过来帮你了,而且还特意多带了一些物资给你,要知道,那些东西可都是我自己府上的,结果遇袭受伤了,你还这样子对我。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

夜影说道:“好,我吩咐伙房给你弄点补食过来给你好好养伤。”

“这还差不多,你可要好好招待我,我可是你请来的军师,我才华横溢,一来肯定能帮你扭转战局。那些敌人才会这么忌惮我,才会拦截我,来杀我。你看你过来的时候,就没有人拦截你吧。”

夜影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连这种事情也好得意的。当初没有人拦截夜影,是因为当时的司马贺轻敌了,认为夜影过来,也照样打不过司马贺,所以司马贺才胆大到下战书。不过现在是赵熙在这里了,赵熙十分谨慎沉稳,断然不会犯司马贺那样的错误了。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吃完饭以后睡个觉,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忙完了再回来跟你细说北疆这边的情况。”

“嗯,好。”

一会儿,伙房里的小兵就送来了饭菜,白澈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了,就等着享受夜影给他特意安排的补食呢,结果等饭菜一端上来,白澈顿时就傻眼了,这个也叫补食?面前分明就紧紧是一碗面疙瘩嘛,白澈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夜影有没有吩咐你们给我弄一份补食来?你们就给我弄一碗面疙瘩?”

那小兵说道:“白公子,这已经是整个军营里最好的一碗食物了,咱们这现在缺军粮,战士们都仅仅是吃一些米糠和野菜,再喝一碗面汤顺下去,那还有这么一大碗白净的面疙瘩吃啊?”

白澈疑惑地问道:“怎么上次不是带了军粮过来了吗?”

“唉,白公子,你有所不知啊,上次带过来的军粮里,有不少是坏的,战士吃了都拉肚子了,还有一些袋子里根本就没有足量装满,所以不够吃啊。”

白澈重重地锤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可恶,那个钟达,连军粮都敢弄虚作假贪污。夜影难道没有上报朝廷吗?”

“有上报,但是钟达根本就不肯承认,说都装满了,若是少了,就是咱们军营里的人偷了,还说都是装的上好的,至于坏了的,应该就是运来这里之后才坏的,与他无关,所以根本拿他没有办法。”

“那现在的军粮还够吃多久啊?”

“若是吃纯粮食,必定也撑不过三天,若是掺着野菜和米糠的话,还能撑个十天左右。”

白澈叹了口气,说道:“把这碗面疙瘩拿下去吧,给受伤最严重的战士吃。”

小兵有些感动,但是军营里那么多受伤严重的人,也分不过来啊,小兵说道:“白公子,这是给你吃的,咱们整个军营里,总能给你省下这么一碗来的。若是拿下去,也分不过来啊。”

白澈挥了挥手说道:“你下去吧。”

北云国的军帐里,小兵端了一碗浓浓的药进了军帐,这个军帐里一股浓浓的药味,久未消散。赵熙端过碗来眉头也不皱一下,一口气直接将药碗见底。

“太子殿下,东朔的白澈已经抵达北疆了。他跟夜影一文一武,合在一起,这北疆的战斗力会大大提高。”

说话的人是这次跟随赵熙过来的一个副将,高宁,年约三十五岁,一身的肌肉,脑子却十分活泛。他一听闻白澈已经到北疆给夜影助阵,就有些慌乱。这两人常年合作,一起跟在凌轩身边作战,他们两个默契十足,实力不可小觑。

赵熙冷笑一声,反问道:“以你之见,从武来说,本太子较之夜影如何?从文来说,本太子又比白澈如何?”

高宁都不用思考,笑着拍马屁道:“太子殿下的武功比夜影高,从文来说,白澈可不及太子殿下的十分之一啊。”

“十分之一?”赵熙冷哼一声。

高宁被吓得连忙收起了谄媚的笑脸,赵熙可是一向不喜欢别人溜须拍马了,自己这拍马屁的功夫在这里怕是用不上了,自己拍别人的马屁拍习惯了,这一时又忘了自己说话的对象可是赵熙呢。高宁连忙纠正道:“一半、一半。”

赵熙说道:“既然文也不及本太子,武也不及本太子,那你还心慌个什么?”

高宁呵呵一笑,说道:“末将哪里比得上太子殿下这样有自信心啊。”

赵熙实在是受不了这个高宁,说句话若是不拍马屁,就好像不会说话一样,便将他赶了出去。

与北疆一直处于战乱当中,而战士们都没有一顿饱饭饭吃,连一碗简简单单的疙瘩面都吃不上的时候,皇后正在花费大价钱筹办今年第一次春游--游湖。说是游湖其实,更多的是皇后为了在这一次参加的人里面挑选一些有才德的女子给皇室宗亲。这也就是一次高级的集体相亲会罢了,就如同现代的上流社会的舞会一样,各方的家长带着各自的儿子闺女来参加集体相亲。也有一些幻想进入后宫当妃子的贵女会想尽办法在这一次春游中崭露头角,获得皇上的青睐。

因此京城中的贵女都会为了这一次的游湖而精心筹备。毫无疑问,永福郡主钟诗彤和曹若燕也在这一次的名单当中,而还留在东朔的南青国大皇子上官云飞和琼公主,以及西昌国太子阿木古力也应邀出席。夏娜娜并不在名单当中,京城那么多的嫡子嫡女都还排不过来,哪里会有空虚名额给这些庶子庶女。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参加皇家春游。

但是对于男人而言,参加这一次春游,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挑选妻妾的机会,也是为了跟其他权贵之人相结交,扩展自己的人脉。

商人,是最为低贱的行业,被人认为是投机取巧,盈利是图,不过四大商行的待遇在京城里就不一样了。四大商行家的嫡子嫡女也被应邀参加,许碧瑶和林姀自然也在应邀之内。因为白澈已经离开了京城,所以许睿这一次去参加皇家春游将会少了白澈这个死对头跟他作对了。

凝香兴高采烈地跑到静苑来告知夏依依要准备参加皇后筹办的春游,依依要被这个王妃身份头痛死了,当个王妃,还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聚会要参加,依依根本就不喜欢参加这些个聚会。别的女人挤破了头想进去参加,而此时的依依却在千方百计地想逃离这次春游。

依依说道:“我能不能不去?就说我生病了!”

“王妃,你每次都用这一招来搪塞。你以为皇后就不会派御医来了吗?”

唉,真是烦死人了,依依现在可是最怕御医来给自己把脉了。这一把脉就能泄露自己和凌轩还没有真正成为事实夫妻,到时候少不得又有一堆的麻烦。

“春游是什么时候?”

“就在后天。”

后天?后天没空啊,都已经和许睿约好了后天去赏花的,现在可不知道要怎么跟许睿解释自己要毁约呢?依依愁眉苦展起来。

“对了王妃,王爷吩咐奴婢,要奴婢带几个裁缝来给你量一下身子,就用上次给送给你的那两匹布给你做一套新衣服去参加春游。”

“你早说呀,现在那布已经没了。”

“没了,布到哪里去啦?”

“被我送人啦。”

凝香几乎都要哭出来了,“王妃,这是王爷送的礼物,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送人呢?王爷知道了必定会生气的。”

依依毫不在意,耸耸肩说道:“生气就让他生气去呗,我又无所谓,不在乎他生不生气。”

凝香不禁替王爷不值,可怜起王爷来了,这王爷一向都是冰冷对人,从来不送人礼物,他除了上次送了一支金步摇,就是这次送布给王妃了,看得出来王爷是喜欢王妃的,可是轩王妃居然满不在乎,将金步摇扔王府里也不戴出来,这次就更是过份,一点也不重视这份礼物,直接将布送人。

凝香说道:“王妃,你不要辜负王爷呀,其实王爷对你很好的。”

依依一脸戒备和审视地看着凝香,说道“你是不是王爷派过来的说客?你怎么每次过来都要替王爷说好话?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我可是不要见你了,消息已经送到了你赶紧走吧。”,

依依便直接将凝香赶走了。

凝香这边刚走,许睿那边便来了,跟依依说道:“对不起,本来打算后天要带你出去赏花的,但是我后天有事,就不能去了。”

依依说道:“没事你忙去吧,改天再赏花也是一样的。”依依其实在暗自高兴,正好那天自己也没有空,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样跟他解释为什么自己爽约。

只是依依和许睿这两人都以为只有自己去参加皇后筹办的春游,却并不知道对方其实也参加了。

倘若依依知道许睿也会参加后天春游的话,依依打死也不会去的,难免不会被许睿发现自己真正的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