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春游巧遇/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后,被大家所期待的春游可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皇后早早地就派人去将春游的路线给清理了一遍,安排了大内高手在暗中保护,以确保大家的生命安全,确切的说是确保她和皇上的安全。毕竟前段时间就有死士出现在东朔的境内刺杀白澈,所以现在东朔也不是很安全,鱼龙混杂。皇上和皇后平时都是呆在皇宫里的,那些死士很难进去,即便能进去,也就只能混进去一两个,绝不可能混进去一大帮人。而如果皇上和皇后离宫的话,那么这次春游就是刺杀皇上的绝好时机。所以皇后不能不慎重,派了大批的禁卫军在春游的地方驻守,又还派了一些人乔装打扮隐藏在暗处。而皇上更是将血隐组织的人也给派出来在暗处保护自己。

依依穿着一身便服就来到了轩王府,凌轩说道:“你就打算就这么去了?”

依依说道:“不就是参加个春游吗?又不是参加年夜饭,哪需要那么正式的宫服啊?我觉得我这一身衣服挺好的啊,随性一些。不过你不是看不见吗?怎么知道我穿的衣服不好?”依依可是知道不同的场合穿不同的衣服,倘若是现代,参加人家里的舞会就得穿适合跳舞的裙子,穿得淑女一些,若是参加酒吧里的舞会,就要穿得火辣一些。

像上一次,参加年夜宴,穿得衣服就是十分的正式,礼服也十分的繁杂,而这才春游,就绝不可能再穿上次穿过的那一套衣服了,再说了,那套衣服自己就没有带走,而是留在了王府。

凌轩说道:“就你那几件破衣服,挑来挑去也就那样,这种破衣服也能穿的出去?”

依依扁扁嘴,说道:“怎么,你嫌弃我穿成那样去那里丢你的丑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去了,省得丢了你的丑。”

凌轩说道:“又不是丢本王的脸,丢的也是你的脸。”

“我不在乎我有没有脸,那我们可以走了吧。”

凌轩本想当她来问自己要衣服穿的时候,自己狠狠地数落她一顿,结果她完全不按套路走啊,就是不按照自己设定的剧本走,她还就破罐子破摔,就这么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去啊,他不要脸,本王还要脸的,好吧。

凌轩说道:“去换一套衣服。”

依依打算去换一套自己的衣服,凌轩说道:“就你那几件就别拿出来丢人了,凝香那里有新的。”

“切,不早说。”依依哼了一声,便去找凝香去了。

凝香喜滋滋地跑过来,将依依带到上次睡过一个晚上的正屋里,也就是依依成亲那天刚进府的时候睡了半宿的房间。这个房间很明显地经过了重新装修,上次只是把里面打扫干净而已,可是这次,却添置了不少新家具,凝香把依依带到里面那个衣帽间,把门打开,依依都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上次自己来的时候,这里可是空空如也的,就自己那么几件衣服,在正屋里那个八开门的衣柜里,也就紧紧是占了其中一扇门而已,然而今天一来,这衣帽间里确实满满一屋子的衣服,琳琅满目,赤橙红绿青蓝紫,整个彩虹的颜色都被这个衣帽间里的衣服给承包了。而且还不是说所有季节的衣服,这里紧紧只是一些春装而已,也就是说,下次换季的时候,这满满一屋子的春装就要换成夏装了。真是奢靡浪费啊,依依摇了摇头不禁咋舌感叹起来。

依依简直要被眼前这么多眼花缭乱的衣服给迷乱了双眼,简直就像是进了一个服装店一样,花样繁多,款式各异,一件件衣服挂在那里任君挑选。

依依说道:“今天可以穿那些衣服?”

凝香早就已经把能穿的衣服给拿了下来,放在了一起挂着,说道:“这一排的衣服都是可以穿的。”

依依随手拿了一件颜色比较淡的衣服试了一下,挺合身的,依依说道:“你那天说找裁缝来给我量身子,可是后来没有裁缝来啊,你这尺寸哪里来的?”

凝香说道:“你成亲前,贤贵妃娘娘有派人去护国公府给你量过尺寸,所以王府这里还有你的尺寸,既然你的身材又没有变化,那就用那个尺寸做了。”

“行,就这套衣服了。”依依穿上这套随手拿的衣服就准备往外走,凝香暗道,王妃怎么还是这个性子啊,王爷精心给她准备的这么多的衣服,她都不多挑一挑吗?王爷的心思又白费了。凝香说道:“王妃,你怎么不再看看其他的衣服啊?你就这么随手拿一件衣服就走啊?”

“有什么好挑的,能穿的上台面的就行,特意挑一件那么扎眼的干啥?”依依可是希望做个隐身人,不要穿得太扎眼了,否则那些个女人一个个地都盯着你,要多头痛就有多头痛。

与凌轩坐着马车来到郊外的湖边,早已有不少贵女和贵公子都已经到了这里,而那些贵女一见到亲王级别的马车过来,皆以为是志王的马车来了,便都往这边挤过来,以求能让志王多看上一眼,若是能看中了,从此便也是皇亲国戚的。

在东朔的三个亲王里,安王虽然性格温柔,但是长得太丑,身世又不好,并不受皇上重视,常年都呆在南边封地上,回京的日子很短,只怕这一辈子也就在南边封地上混混日子了。轩王虽说武功又高,长得也俊,可是他毕竟残疾了,也不会有出头之日了,更何况即便他没有残疾,就他这个魔鬼一样性子的人,又有哪个女的敢靠近他,与他过一辈子?三个亲王里也就剩下志王一个比较正常点的了,志王虽然没有安王温柔,可是志王比安王好看啊,虽然志王的武功和长相没有轩王好,可是志王的性子比轩王正常的。

当然,这些都是一些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志王可是皇后的儿子,唯一的嫡子,最有可能继承大统,将来就是东朔的皇帝,他们三个亲王里头最有前途的一个,她们不上赶着讨志王欢心,那不是傻吗?志王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谁都想抢过来咬一口。

当凌轩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那些个贵女便都有些失望,再看向身后的夏依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怎么这么重要的场合,轩王妃的穿着竟是如此普通又素雅?与她们之前想象的王妃应该是穿金戴银,满身珠宝,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富贵气才对啊,可是眼前的轩王妃完全没有按照亲王妃那样穿得十分的高规格,甚至比她们这些贵女穿得还要素雅。这些贵女选择穿衣的时候,虽然想穿得好一些,以博得眼球,但是她们也明白一些道理,就是再怎么穿,也只能在这些贵女当中出类拔萃一点,绝不能穿得过于华丽,否则越过了王妃和后宫嫔妃、还有皇后的衣着打扮,那不就是惹了她们不开心了吗?所以她们选择衣服也是十分谨慎的。但是她们的衣服都比轩王妃的衣服要华丽得多了。

那些贵女转瞬一想,便又了然了,女为悦己者容,这轩王眼瞎了又看不见,轩王妃穿得再好看也没用。

依依抬头一看,气势恢宏的大门上黑底红字的匾额上书写着“翠湖园”,凌轩带着夏依依穿过了人群,走进翠湖园,路旁栽满了人工种植的迎春花,桃花,樱花,梅花、白玉兰,现在园子里能开的花很少,只有少数开得早的花稀稀疏疏的开着。唯独那枝头上的樱花开得正是旺盛,一簇簇雪白的樱花挂在枝头,树上的树叶很少,枝细细长长的,并不粗壮,樱花虽然小,但是好几朵樱花长在一起,变成一大簇,这样一大簇一大簇的白色樱花开在枝头上,透过那细长的树枝,还能看到后面一排樱花,就好像一副透明的交错的划一样。从远处看,这一长条沿着弯曲的道路种植的樱花树,就像一条长长的银龙一样,弯弯曲曲地伏在地上。

园林里还建了许多亭台楼阁,有弯曲的小河,依湖而建,自然少不了船只了。依依看得出来,这里就是特意为游湖而建的皇家园林,平日里也都闲置着,派人打理着这里的花花草草,只有在皇家要出来游玩的时候,这个硕大的园林才派得上用场,可是一年里头,又能派的上几回用处呢?

宫女将他们引到了皇室成员聚会的仪元殿,而其他的宾客也都按照家族背景来划分房子,曹若燕是贤贵妃的侄女,当朝相爷的孙女,钟诗彤是皇后的侄女,兵部尚书的孙女,因此她们两个的背景地位都差不多,她们两个就安排在玉芙殿,和其她朝廷重臣的子女在一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夏依依也是在这个玉芙殿里,当时的她是以护国公的嫡女身份进来的,就跟刚刚门外那些贵女一样,眨着个星星眼等着志王的车驾过来。这个玉芙殿里的女人可是都想像夏依依一样,从玉芙殿走到那个仪元殿去。而且她们也是最有资格进到仪元殿里去的人。

至于其他的人都各自按照身份等级来安排了房子,此时许碧瑶刚刚走进怡月殿,便一眼瞧见了坐在角落里心不在焉、落落寡欢的林姀,也是,这次春游,白澈并不在这里,还在北疆打战呢,林姀来这里又见不到她的心上人,瞧着林姀这副样子,怕是犯了相思病了。许碧瑶的嘴角便咧了开来,一脸笑嘻嘻地快速到林姀的身边,眨着眼问道:“算起来,白澈已经走了好多天了,话说你究竟有没有收到他的回信啊?”

林姀一见许碧瑶这个冤家又来惹上自己了,还大剌剌的站在人群里跟她问这个,屋子里的人都坐着,这个站着说话的许碧瑶就显得格外的扎眼,大家都看了过来。林姀瞧了一眼周围还坐着其他女子,她们基本上都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的女子,不过大家都不是朝廷官员的子女,说白了,就是富二代,富三代罢了。屋里的人几乎都眼熟,也有些个不认识的。林姀生怕别人听见了许碧瑶的话,到时候到处乱传,便将许碧瑶一把拉过来在自己身边的座位上坐下,羞恼地瞪了她一眼,低声说道:“许碧瑶,今天这是什么地方,你能不能别乱说话?”

许碧瑶见她怕了,就更是得意,又低声问道:“你就回答有没有吧。”

林姀的神色暗了下来,摇摇头,并未说话。许碧瑶哦了一声,可是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来,她就知道白澈不会喜欢林姀的,怎么可能会给林姀回信呢。许碧瑶又说道:“你就别等他的信了,今天来了那么多的公子哥,要不我给你牵牵线?”

“不用。”林姀白了她一眼,白澈不在这里,林姀都不想来参加这次春游,以往白澈在的时候,她会为了白澈特意打扮一番,兴高采烈地来参加春游,可是今天她连打扮的兴致也没了,来这里都不知道要干嘛了。

许碧瑶低声说道:“要不我就牺牲一下下,把我哥哥让给你?”论家世地位来说,许睿和林姀可算是门当户对,又都是嫡子嫡女,而且两人的年龄也正适当,若是两人两厢情愿的话,倒也是一桩不错的姻缘。许碧瑶的心里总觉得她哥哥好像与夏奕过于亲密了,许碧瑶十分担心她哥哥走了歪路,喜欢起男人来,隔三差五地就往静苑跑,连饭也不在家里吃了,就知道去静苑做饭菜给夏奕吃。许碧瑶觉得,与其让许睿喜欢一个男人,倒不如给许睿牵个线,给自己找个嫂子。虽然自己不喜欢林姀这么矫揉造作的女子,但是男人不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吗?反正以后跟林姀过日子的又不是自己,而是他哥。林姀长得又漂亮,家世又好,又有才华,把她许配给许睿正好不过了。

许碧瑶的如意算盘打得哗哗的响,林姀可就不愿意了,林姀啐了她一口,说道:“你别想占我便宜。”

虽然许睿与白澈论身份地位、家庭财富、人品相貌、还是才华修养,两个人都旗鼓相当,但是许睿更偏向于温润如玉,郎朗君子。而白澈则是有些放浪形骸,看起来算是纨绔子弟,实则不然,他总是收发有度,让人又爱又恨。

相比之下,林姀更喜欢白澈,白澈那一双眼睛就好像泛着桃花一样,看一眼,就让人心猿意马,自己只有在白澈面前才会有些心慌意乱,心跳加速。而见到许睿,自己完全没有感觉。

许碧瑶扁扁嘴,说道:“切,你还瞧不上我哥?京中不知道有多少女的都喜欢我哥,只是我个眼光高,瞧不上。”许碧瑶又压低了声音凑在林姀的耳朵边说道:“你瞧见了吗?坐在窗户边的贾晓月就暗恋我哥。”

林姀顺着许碧瑶的眼神望过去,坐在窗边的可不正是四大商行之一的贾家五小姐贾晓月嘛,自己刚刚可是早早地过来的,不过一直处于失神当中,并没有注意后面又进来了哪些女子,之间贾晓月虽然坐在这屋里,可是很明显的心思并没有在这屋里,而是盯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这种神情林姀再熟悉不过了,以前林姀自己也会坐在那个窗边,用同样的姿势坐在窗边,假装在喝茶,其实眼睛却在外面的人群里搜索那个常年穿着白色衣服的身影---白澈。只是今天自己不用再去搜索白澈的身影的,所以就坐到了角落里来,那个位置就被贾晓月给占领了。林姀这时,便对许碧瑶的话信了几分,只怕这个贾晓月就是另一个自己了,默默暗恋着一个人,又不敢说出来,只是会在背后默默地关注着他,整个心都被那个人给掏走了。

只可惜她和贾晓月同病相怜,都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林姀便说道:“你既然知道她暗恋你哥,你咋不给她牵线去,你来给我牵线干嘛?”

许碧瑶笑着说道:“她太喜欢哭了,动不动就哭,我看着就难受。你嘛还好,被我气了这么多次,也没见你哭过。”

林姀阴沉着脸说道:“你是想说我脸皮够厚?”林姀接着又反击道:“你也到年龄了,要不我也大方点,把我哥让给你?”

“不要”

“那你喜欢谁?我给你牵线去。”

许碧瑶瞪大了眼睛说道:“没有”,试图用这个表情来表示自己并没有心虚。

林姀挤了挤眼睛,说道:“你肯定有”

“没有”

“没有你红什么脸?”

“热的,我出去吹吹风。”许碧瑶说罢就起身离开座位走了出去,林姀看着匆匆忙忙地逃离了自己的套话中,哂笑了一下,小丫头片子,还敢骗我,她肯定也有意中人,看我今天不把她的意中人给挖出来。林姀微微一笑,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一路跟着许碧瑶,看看她在碰到哪个公子哥的时候,神色不正常,那就是哪个了。这许碧瑶天天地拿自己跟白澈开涮,若是能抓到许碧瑶的把柄,那么往后她再敢拿白澈来取笑自己,自己也就有了反击的素材了。林姀便缓缓起身,拉了拉坐得有些微皱的裙摆,踱步出去跟上了许碧瑶。

许碧瑶平时就喜欢凑到林姀身边去取笑她,林姀唯恐避之不及,可是此时却见林姀主动跟出来,便问道:“你出来干嘛?”

林姀笑着说道:“我也觉得里面有点热,便出来走走。”

大春天的,哪里就热了?刚刚自己不过是胡口一诌罢了。许碧瑶一眼便看出了林姀的心思,知道她不会轻易罢休的,今天一定会跟定了自己。不过许碧瑶也不怕她今天跟着自己,反正夏奕名不见经传的,既不是当官的,又不是富商,肯定不会在皇后娘娘的邀请名单当中。哪怕林姀跟一天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依依在仪元殿等了一会,安王和志王等人就来了,这里不会有人带小孩来,不过杜偲启作为皇长孙,又难得来一趟京城,安王便带了他过来游玩。今天的安王妃穿着华丽,明艳动人,更是显示出了她高贵的身份来,依依与她同是王妃身份,依依的穿着就显得平庸了许多。杜偲启这个小家伙一进来就拿眼到处滴溜溜地看,看到夏依依的时候就挣脱了安王妃的手,跑到夏依依身边喊道:“皇婶,你也来啦。”

依依摸了摸杜偲启的头,笑眯着双眼说道:“果然是过完年就长大了一岁,你瞧瞧,都长高了一些呢。”

杜偲启高兴地应道:“嗯”

凌轩听到她夸赞起杜偲启来,她可是从来没有夸过自己,凌轩泼了一盆冷水道:“这才多久,哪里就长这么快了。”

依依一脸嫌弃地看着凌轩说道:“我哄小孩子开心的话,你也当真?”

“原来皇婶你是哄骗我的?”杜偲启一脸的失落,搭耷着双眼。

“没有,皇婶刚刚是跟轩王开玩笑的呢,我们启儿是真的长高了。”

“真的?”杜偲启又高兴起来,依依看着杜偲启这么天真可爱,便也笑着点点头。

凌轩板着脸说道:“杜偲启,你只喊了皇婶,却没有喊本王?”

杜偲启向来都是极为惧怕凌轩的,此时被凌轩一凶,吓得打了一个冷颤。依依白了凌轩一眼,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个什么劲啊?没喊就没喊你呗,小肚鸡肠。谁叫你整天一副谁欠了你一万两银子没还似得,那张脸臭的比臭豆腐还臭,谁愿意亲近你啊?

依依拉着杜偲启的手说道:“启儿,别怕,来,喊轩王爷。”

杜偲启看了一眼夏依依,在夏依依的鼓励眼神下,怯生生地喊道:“轩……”

“嗯?喊皇叔!”凌轩不悦地发出低沉的声音。

“皇叔。”

凌轩满意地说道:“嗯,再喊她一声。”

“皇婶”

依依这才明白,合着这凌轩不是想要杜偲启叫他,而是想通过杜偲启这张嘴的称呼来占自己便宜,依依对凌轩这种幼稚的行为嗤之以鼻。

杜偲启因为凌轩的凶狠给吓住了,便也不敢再在这里跟夏依依玩了,怏怏地回了安王妃身边坐下。

一会儿,明安公主也来了,明安公主一看到依依,便立马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来说道:“轩王妃,自上次一别,你可再也没有来宫里找我了!”

依依又没有入宫的令牌,凌轩既不肯给她一个令牌,也不给她轩王妃的身份玉蝶。依依根本就进不了宫,依依每次进宫必须得找凌轩帮忙,然而根本就不想因为进宫的事情去找他,既然两个小公主在明安公主那里能得到好的照顾,自己也就不必担心了,就没有再去宫里找明安公主。依依只好说道:“最近比较忙,待过些时日得了空闲,再去宫中看望你和嘉琪、嘉悦。”

一会儿,皇后娘娘跟在皇上身后半步一起走进来,这个时候所有的人便都到齐了,没有人敢在皇上和皇后后面,要他们两个等。

今天皇上和皇后,并没有穿明黄色的代表皇上和皇后的衣服,皇上穿那一件暗黑色的衣服,而皇后则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衣服。若是往人群队里一站,从远处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两个是皇上和皇后。

依依挑了挑眉,他们两个这是怕在宫外穿皇上皇后的衣服太过扎眼,容易被刺客一眼认出来吗?所以才穿的这样大众化,就像微服私访一样,倒是惜命得紧。

皇上倒是没有像大年夜那次长篇大论,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只说今天没有君臣,大家随意游玩便是。便吩咐传了一些点心和茶,吃了小半柱香的时间,这才招呼大家去外面随意走走。

众人等皇上、皇后出了门以后,这才三三两两的往外走,出了门也就不必受什么规矩,不必跟在皇上皇后身边了,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玩?。

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后就剩下凌轩还坐在轮椅上,依依作为轩王妃,也不好甩了一个残障王爷而去。反正依依也不想出去看那些景致,免得出去了碰上什么贵人,还要花费精力跟他们交往。

凌轩说道:“你不出去走走吗?”

“我才不想出去面对那些人啊,跟他们在一起伤脑筋得很。”

“园里的景致还是很不错的,你可以去看看。”

“那好吧,我推你一起去。”依依说罢就要去推轮椅。

凌轩拒绝道:“不必了,本王已经来过许多次了,早已看腻了,再说了如今本王这样子还能看见那些景致吗?”

依依想了想也是,他如今这样子去那边,又能看得见什么,倒不如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坐着吃茶和点心。

“行,那你一个人在这坐着吧,有什么需要就叫宫人过来伺候你,我就一个人出去逛逛去了。”

凌轩从鼻孔里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继续喝着茶。依依便独自一人出去逛逛。特意避开了皇上、皇后和贤贵妃这几个人的路线,他们往南去,依依便朝着北边没有人的地方走。

这边的景致似乎比那边要荒凉一些,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草草,也没有那么多的阁楼,只有一些假山和弯曲的小路,走了许久,便见到了一个茅草屋,走到了湖边,便见到一个极为简单的住房,这房子跟之前那个豪华的房子相比,这个房子就是相当于普通百姓的木房子了,依依以为这个也许就是一般的厨房杂物的房间,里面应该不会住人的。

可是刚走了两步,依依就闻到了一股十分好闻的饭菜香味,刚刚在大殿上依依就没有怎么吃,这回又走了许久,便觉得有些饿了,也有些渴了,倒不如进去讨杯水喝。

依依推开了虚掩的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家具也十分简单,不过好在十分干净,依依刚进去,就出来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看了眼夏依依的服饰,很普通很简单的款式,应该不是皇亲贵胄,可能只是哪个大臣活着巨商的女儿吧,那男人便凶狠地说道:“谁允许你进来的?你没有看到外面的牌子吗?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哪里有个牌子?我没有看到啊。”

那个男人出去一看,门口果然又没有了牌子,顿时就骂道:“那条狗又把牌子给叼走了,哪天非得把它炖了吃了不可。”他一看见依依还在屋里站着,就说道:“你赶紧走。”

依依皱了皱眉,说道:“这边太远了,我有些口渴,给我喝点水,我就走。”

“哪来的水给你喝,赶紧走。”那个男子看向依依的神情有些敌意。

真是奇怪了,自己自从进了这个园林,所有的宫人见了自己都客客气气地伺候自己,怎么这个男人住在这里头,按理说应该知道今天来的全是贵客,怎么还敢撵人,他就不怕得罪哪个贵人吗?依依便踱步往外走。

“无妨,进来喝水吧。”这时,里面的厨房门口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门口,似乎有些颤颤巍巍的站不住,扶着门框朝依依招手。

依依走了进去,那老人慢慢走进屋,给依依盛了一杯水,依依双手接过来喝了,说道:“老人家,谢谢你。”

依依环顾了一下屋里,没有其他人,而这个老人的衣服上还有些油渍,

依依说道:“刚刚是你在做饭菜吗?我刚刚在屋外就闻到了饭菜香味,我觉得好香啊,就情不自禁地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走过来,有些怒气地说道:“你刚刚不是说你口渴才进来的吗?”

依依眨巴着双眼看向他,说道:“这不冲突啊,我又渴又饿不行啊?”

“……”

那个老人摆摆手说道:“无事,雷鸣,你忙你的去吧。”

那个男人看了一眼夏依依,终是离开了。

那老人将饭菜摆了上来,盛了两碗饭,说道:“你既然饿了,那就一起吃饭吧,只要你不嫌弃我这里粗茶淡饭的就好。”那老人虽然不认识夏依依,但是也知道能获得皇后的邀请来参加春游的人,家里非富即贵,每日的吃食必定是极好的,怕是还吃不惯他这里的这些饭菜了。

依依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很普通的家常菜,不像王府里那些御厨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做菜的工艺又复杂。这里的菜就是简简单单地放油炒了罢了。这种感觉很像小时候去外公家吃饭一样。依依说道:“简简单单的也是一种幸福,只要开心就是美食,甘之如饴;倘若人不开心,就算摆上一桌子的山珍海味,那也是食之无味。”

那老人看了一眼依依,觉得她和普通的贵女不太一样。听她这句话,倒是很有哲理。

依依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就夹菜来吃,这味道果然就像是小时候的味道,依依吃了一口,又赶紧再夹了一口吃起来,说道:“老人家,你做的菜可真的好吃啊。”

“嗯,好吃就好,多吃点啊。”那老人一脸慈祥地看向夏依依,看着她一脸单纯的模样,应该不是故意走到这里来的,许是跟着别人走的时候,一个人一时走丢了,迷路才走这么远,走到这里来的。

“老人家,刚刚那个人是你的儿子吗?他怎么不过来吃饭?”

老人闻言,神色有些黯然,随即便恢复了正常的神色说道:“他不是我儿子。”

依依想到这个社会的人结婚早,父子之间年龄差距也小,便问道:“你孙子?”

“也不是,他只是住在这里而已。”

“哦”不是他儿子就好,要不然他儿子不做饭菜,却要他爹这么一个看似得有快八十岁的老头子做饭菜,未免太不孝顺了。

吃完饭,依依十分殷勤地帮着洗碗,吃人家的也不能白痴嘛,人家热情留你吃饭,这种就不好给银子道谢,提银子就俗气了不是吗?会把刚刚那份世外桃源的美好给打破的,倒不如帮忙干活。那老人推辞不过,也就不管了,随她洗碗去。

依依吃饱喝足了,估摸着在这外面磨蹭的时间也太久了,要是再不回去,她们那些人还以为自己失踪了,要派人到处找她了,依依便跟老人家道别。

临走到门口,那老人突然郑重其事地说道:“回去以后,不要提及你到过这里,也不要提及你见过我们二人。”

“啊?”依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吗?他为什么要隐瞒啊,不过依依还是藏起了自己的好奇心,好奇心害死猫,不该问的就别问,依依点点头,说道:“好,我记住了。”

依依刚出门,那个老人家就把门关上了,听声音好像还上了插销。依依出来抬头一看,这时才仔细看了眼房子上的一个匾额,上面写着“闲云居”,再看门边柱子上,估计那个男人刚刚去把木牌又捡回来立在那里了,“闲人不得入内。”

依依皱眉,他们两个究竟是谁?为何能住在皇家园林里,而且还住的这么偏僻,却又不让人打扰,甚至不想要别人知道自己曾经来过这里,见过他们。依依想不明白,便也就不想了,便从另一条路往南走去。

走了一会,便见人多了起来,那些贵女和贵公子离了一些距离,慢慢地走着,也有些关系比较密切的人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并排地走在一起。依依往远处的湖边看过去,便见到志王犹如元宵灯会上的许睿一样,此刻的志王也像一个吸铁石,把周围的女人牢牢地吸住了,站在志王身侧的,一个是琼公主,一个是钟诗彤。只是依依只认识琼公主,并不认识钟诗彤,依依笑道,上次元宵的时候,他的身边是琼公主和夏娜娜,这会又换了另一个美女。

果真是美女经常换,志王总常留啊。

依依并没有打算过去跟那些人一块走,此时依依只想着看完这边的风景就回仪元殿坐着吧,绕过一座假山,迎面走来三个人,依依定睛一看,其中两人居然是许睿和许碧瑶,而许碧瑶身边还跟着一个美女,依依并不认识,但是以夏依依女人的直觉来说,许碧瑶一定是在给他哥哥搭桥牵线泡妞。夏依依心中腾地升起一股醋意和怒气,好你个许睿啊,居然敢推了跟我去赏花,原来是来这里相亲来了。

依依刚要开口叫他,猛然想起自己此时可是轩王妃的身份,而且皇上他们也在这里,现在不宜在他们面前透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依依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好端端的非要跑出来赏什么风景啊?留在仪元殿喝喝茶吃吃点心,不是挺好的吗?反正以许睿和许碧瑶的身份,是进不了仪元殿的,那自己也就碰不到他们了,可如今这面对面的对视多尴尬啊。

依依扭头就往回走,心里只好祈祷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许碧瑶一个箭步冲上来,走到了依依的面前,拦住了依依逃跑的去路。

------题外话------

筱洛的这篇小说上了人气精选啦,谢谢各位读者的厚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