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凶手是谁/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碧瑶笑着说道:“夏依依,你这是要去干嘛呢?”

夏依依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映过来,平时许碧瑶都是叫自己为夏奕或者夏公子的,这一开口叫自己夏依依,自己还有点反映不过来了,依依正要开口,便听见了许睿呵斥的声音:“许碧瑶,不得放肆,还不快跟轩王妃道歉。”

许碧瑶一听,眨了下眼,这才想起来夏依依的身份已经不是护国公府的嫡小姐了,而是轩王妃了,难怪今天在玉芙殿没有看到夏依依,以她如今的身份应该是坐进了仪元殿了,身份比自己高出一大截来。许碧瑶连忙收敛了嬉皮笑脸的神情,微微屈膝朝夏依依行了一礼,说道:“民女许碧瑶见过轩王妃。”

跟在许碧瑶身边的美女也行了一礼,说道:“民女林姀见过轩王妃。”

许睿拱了拱手,谦虚地说道:“在下许睿见过轩王妃。”

这一下可把夏依依给愣住了,他们这是没有认出自己是夏奕?这是把自己当成以前护国公府的夏依依了?想来以夏依依的身份,以前也没少参加这种聚会,他们应该见过面认识的。只是自己穿成男装的时候,还贴了胡子,而许碧瑶又一向大大咧咧,粗心大意,再说了,许碧瑶见自己的次数也少,一时没有分辨出来也是可能的。可是许睿可是几乎每天和自己腻在一起的,没道理自己撕下了胡子,他就不认识自己了吧?

依依不敢开口说话,怕自己的声音出卖了自己,依依只是抬了抬手,示意他们起身。许碧瑶低着头,没有听见夏依依开口,却只是做了个手势,许碧瑶便起身了,面上虽然不显,可是心里却在那里深深地鄙视了一下夏依依。

夏依依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干脆不说话,就直接越过许碧瑶便要往前走,本以为许睿会上来拦住自己问一问的,可是许睿却没有,夏依依赶紧就走了,离开之后的夏依依长舒了一口气,可是却又有些难过,许睿居然没有认出自己来,许睿他是有多不熟悉自己啊?换成女装他就不认识了?

许碧瑶看着夏依依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后,便啐了一口,说道:“去年在这春游时,夏依依还跟我姐妹相称,如今飞上枝头当凤凰了,成了皇亲国戚,便眼高于顶,看不起我们这些依然是民女身份的庶民了。竟是连个话都不肯跟我说了。”

“瑶儿,当心祸从口出。”许睿沉下脸来斥责道,这个许碧瑶真是嘴上没个把门的,也不看看现在这是什么地方,随口就说,而且旁边还有个林姀也听见许碧瑶在骂轩王妃了。

林姀半垂着眼帘,眼睛盯着脚尖,装作没有听见他们兄妹俩的谈话,努力把自己当成一个透明人。今天真是浪费时间,跟了许碧瑶半天了,啥收获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发现许碧瑶有暗恋对象的蛛丝马迹,反倒是被许碧瑶拉着一道陪她哥哥各处转悠,这许碧瑶还真的就打算要给自己牵线不成?可是自己的心里只有白澈。

许睿看着轩王妃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禁紧皱了眉头,这个背影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不应该是她,夏奕不可能是轩王妃的,否则她不呆在王府里,还能在外面单独居住,不仅仅是单独居住,而且还跟自己交往,这是会被沉塘的,轩王这么狠辣的人,也不可能会如此容忍轩王妃在外头有其他男人吧。

许睿摇了摇头,心想,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很多,兴许夏奕长得像轩王妃,也是可能的,这不过是巧合罢了。刚刚之所以没有拦住轩王妃问,也是怕万一轩王妃并不是夏奕,那自己如此冲撞了轩王妃也是大不敬的。倒不如回去问问夏奕。

依依想着还是从北面那条僻静的道路走算了,哪条路毕竟没什么人,不会像是走南边这条路一样,人多,省得到时候又遇到熟人,依依沿着北面之前走过的路往回走,却在一片假山里又看见明安公主一个人往这边走来,依依暗自吼了一声,今天都是些什么运气啊?怎么老是遇到熟人啊。虽然遇到明安公主也没有什么,可是明安公主那性格,万一她又像在未央宫里一样,强行拉着她走,拉着依依在园子里各处乱窜,那不是更麻烦吗?

依依趁着明安公主还没有看到自己,便轻手轻脚的就躲进了身旁一个大一点假山的洞里,只好等明安公主走过去以后再出去了。可是等了一会,却没有听见明安公主走过去的脚步声,然而却听见了明安公主模仿的猫叫声,接着就听到了自己躲藏的这个假山的洞里的隔壁那个洞传过来一声男人模仿的狗叫声。

“搞事情!”依依的脑海中闪过这三个字,明安公主跑到这偏僻的地方跟男人约会,除了亲热,还能干嘛?可是现在自己也不好走,很容易被发现的,只好屏住呼吸呆在原地不动。

明安公主一听到狗叫声,连忙往这边来,明安公主来到这座假山前,犹豫了一下,明明听到声音是这一块啊,可是应该往哪个洞口进呢?

依依可真怕明安公主分不清是哪个洞口,往自己这边来,那就尴尬了。好在明安公主又猫叫了一声,再次根据对方的狗叫声正确地走到了隔壁那个洞里去。

明安公主刚一进去,就被一个男人给抱住了,话都没说上一句,就直接上嘴亲起来,那双手在明安公主身上一阵乱摸,惹得明安公主娇喘连连,明安公主的手便也搭上了那个男人的背一阵挠。两人亲吻一会,这才停了下来,那男人说道:“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你个死鬼,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猴急。”

那男人摸上了明安公主的脸,那双眼睛却没有看她的脸,而是在她的胸前乱瞟着,那里依旧丰满,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情欲:“我没变,你也没有变,你还是这么漂亮。”

“死样”明安公主瞧见他色迷迷的样子,娇嗔一声,便靠了上去抱紧了他,胸前的饱满便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胸膛,那男人瞳孔一缩,腹内一紧,那只摸着明安公主的脸的手顺势就往下滑了二十公分,揽着她的腰的手也往下滑了十公分,两手一阵揉捏,一个大力度吻上了明安公主的嘴,撬开了她的贝齿,舌头长驱直入,卷住了她柔软的舌头。

明安公主他突然袭击,头不禁往后缩,那男人感受到刚卷住的舌头滑溜了开来,眉头一皱,将明安公主往后一推,便将她的头抵靠在了墙壁上,加重了那个吻,两只手也探入了衣服。

不一会,依依便听到了隔壁山洞里男人的粗喘声和女人的娇喘连连,听得依依老脸一红。这明安公主还真的是开放得很啊,在这个所有女子都严守女戒的时候,她一个刚刚丧夫的寡妇竟敢大白天的在皇家园林与男子苟合,而且南边还有那么多的贵客,就算是在偏僻的北边,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来啊。

而且以明安公主和那男子的熟络和对话来看,他们两个应该已经交往很多年了,也就是说明安公主在孙将军还在世的时候,就婚内出轨了。这明安公主奔放的思想简直要刷新了依依对她的认知。

明安公主和那男子的持久战最后在那男子的一声嘶吼声结束,两人又搂抱了一会,才分开来。明安公主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蓬松的头发匆匆忙忙地离去,过了小半柱香的时间那个男子便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出了山洞。

依依听见男子走出山洞的声音,心里便舒缓了下来,可算是结束了这尴尬的一幕,打算等男子走了以后,自己再等一会时间再离去。不料那个男子却没有离去,而是转身就走进了依依这个山洞。依依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这是被他发现了吗?他为了让他和明安公主的苟且之事成为秘密,一定会杀自己灭口的。依依便赶紧往山洞另一个出口跑去。可那男子武功极高,不过转瞬间就移动到了依依的面前,依依惊恐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怎么居然是他?

阿木古力的猩红嘴大嘴笑得令人汗毛倒竖,他那双略微发红的眼眸里还未散去刚刚那浓郁的情欲,伸出右手挡在了依依的左肩位置旁的山洞墙壁上,在狭窄的山洞里,两人的距离只有三十公分,他带着浓烈酒香的呼吸喷洒在依依的额头上,一脸玩味又带着些许调戏的眼神看着夏依依。

壁咚?

这是依依脑海中弹出来的第一个词语,依依甩甩头,挥去了脑海中的这个词语,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保命啊。

依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阿木古力的武功高强,不可能在隔壁山洞里都感觉不到这边躲藏了一个人,以他的武功,应该在自己走进这片假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进来了,而他不但不赶紧离去,或者躲着不现身,这样明安公主找不到他自然也就会离去了,那他和明安公主的事情自然就不会有人发现了。可他偏偏反其道而行,把明安公主引诱进洞里,几乎属于当着自己耳朵的面干那种事情。

妈的,依依咒骂道,这货刚刚绝对是故意的,真他妈的不要脸。想必明安公主还被他蒙在鼓里吧。

阿木古力抬起左手就要去摸依依的下巴,被依依一掌将他的手拍开,声音清冷地说道:“别碰我,你走开。”

阿木古力嘴角的笑意更浓,说道:“怎么,刚刚才听完,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你应该也蠢蠢欲动了吧,倒不如让本太子成全你?”

依依啐了他一口,翻了个大白眼说道:“不要脸,滚开。”

阿木古力收起笑意,冷哼一声,说道:“你装什么白莲花?你都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上过床了吧?是不是那个残废满足不了你,你就去找许睿了?”

依依睁大了眼睛,惊慌地看着他,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和许睿的事情?难道他早已经派人跟踪自己了吗?他既然早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他为何不将自己的事情公之于众呢?他替自己保守那个秘密有什么好处?若是之前还怕他有自己的把柄,现在倒是不必怕了,反正自己也有他的把柄,要揭秘就一起揭。

依依冷冷地说道:“与你无关。”

阿姆古力说道:“当然跟本太子有关了,本太子刚刚可是还没有尽兴呢,可都是因为你在这,本太子心里想念着你,不想让你久等,才匆忙结束了。你不补偿本太子怎么行呢?刚刚你已经知道了本太子的能力了,怎么样,是不是比那个文弱书生厉害多了?本太子保证你以后还会对本太子念念不忘呢。”

绝壁地太不要碧莲了!

依依不再与他废话,跟这种人聊天,越聊天他说的话也就越露骨恶心。依依嫌弃地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阿木古力拉住了依依的左手,说道:“哎,怎么这就要走啊?事还没有办完,本太子可是舍不得你走呢。”阿木古力怎么可能舍得这就要到嘴的小羊羔跑了呢?

依依说道:“你敢动我?你就不怕吗?”

阿木古力狂笑一声,“有何不敢?难道像你这样的荡妇,轩王还会帮你不成?他估计都想杀了你,你以为他不知道你跟许睿的事?本太子告诉你,他的人可是每时每刻都在跟踪着你的。”

依依一脸坦然:“我知道。”

“啊?”

阿木古力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一直以为这个轩王妃是个蠢货,不知道被轩王的人跟踪,才会在外面找男人,可是没有想到她居然知道轩王一直派人跟踪她,她还敢在轩王的眼皮子底下出轨,而且轩王还不处置她,他们这夫妻俩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啊?

“你若是不就范,你信不信本太子将你和许睿的事情公之于众?虽然轩王他不管你,可是皇上和皇后还有贤贵妃等人怕是饶不了你吧?”

依依冷哼一声,说道:“倘若你想用这个来威胁我,那我就劝你别费心思了,你别忘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上呢,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阿木古力笑道:“那你可能没有想到后果吧?你身为女子,红杏出墙,必死无疑。而本太子是男人,三妻四妾实属正常,即便本太子睡了明安公主又如何?本太子可是西昌人,他东朔的皇帝还不敢杀了本太子,而且据悉太后十分宠爱明安公主,必定会为了维护明安公主的清誉,而压制谣言,亦或是直接将明安公主许配给本太子。本太子到时候还要谢谢你的一臂之力,将明安公主送给本太子呢。”

万恶的封建社会,犯的同样的罪,凭什么女人的惩罚就要付出生命代价,而男人轻描淡写地也就过去了。看来阿木古力可是不把他和明安公主的事当一回事,拿这个跟他做交换,还真的行不通。除非自己比他还要脸皮厚,更不在乎这件事,他才会觉得拿这个要挟自己没有用。

依依仰脸,看着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阿木古力,冷笑一声:“你可能不知道,本姑娘一向就不怕这件事情抖露了出去,即便当初被凌轩的跟踪了,我也照样不怕,不就是一死吗?我若是没有做好死的心理准备,我敢在轩王眼皮底下这样?所以,你想揭露,就尽管去。”

“你不怕死?”

“死过几次了,还有何惧?”

阿木古力死死地盯着依依的眼睛,在她的眼睛里果然看不到一丝的畏惧,阿木古力早就打听过夏依依的事情,以前为了拒婚,两次寻死,后来听说嫁入轩王府后,还失足落河里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失足了,还是她自杀,抑或是被轩王给杀的?阿木古力摇摇头,并不认为会被轩王给杀的,轩王若是要杀谁,那个人还能活不成?那也就是可能是她失足或是自杀了。对于一个几次寻死的女人来说,用死亡来威胁她,还真的是不管用的。

阿木古力见威胁她没用,既然要她老老实实地配合自己不管用,那就干脆霸王硬上弓,阿木古力便直接上前抱住夏依依,夏依依一个低身,迅捷地如一条泥鳅一样从他的腋下溜了过去,阿木古力眉毛一皱,自己还能抓不住一个女人了?

阿木古力笑道:“有意思,越是这样,本太子就越有兴趣。”便追了上去,一下就抓住了依依的胳膊,依依转身抬脚就往他胯。下踢去,阿木古力闪身躲了过去,恼羞成怒,说道:“你倒是下手挺狠,你居然敢废了本太子?”便上前抓住依依的肩膀大力一甩,直接将依依掀倒在地上,然后猛地扑了上去压在了依依的身上。

依依刚刚被摔下去的时候后脑勺被一块大石头给撞到了,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依依使劲晃了下脑袋,可不能就这么晕过去,否则真的就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待依依脑袋清醒反应过来的时候,阿木古力已经扑了上来,完蛋了,依依咒骂道。

依依抬手挡住了阿木古力的就要啃过来的嘴巴,依依满脸堆笑,娇声嗔骂道:“得了,既然跑不掉,那我也认了,可是我身下全部都是石头,硌得我浑身不舒服,这样子,我哪里还能尽兴啊,起来,把这里弄平坦点,你呀,就别急于这一时嘛。”

阿木古力扫兴地哼了一声,还以为自己碰上了一个小辣椒,还能尽兴玩一玩呢,结果还不是跟其他女人一样,到最后还不是老老实实地贴上来。阿木古力不悦地站了起来,依依站起身,用脚将地上的石头踢了开去,阿木古力此时对夏依依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他碰过的女人多得是,美貌的女人也多得是,像夏依依这种还主动将地面弄平整来伺候自己的女人,就跟从青楼里的招过来的妓女一样,阿木古力对夏依依充满了嫌弃,一脸嫌恶地看着那个女人忙活着。倘若不是看在她的绝色美貌,以及想给轩王戴一顶绿帽的份上,自己还真的就不想碰她了。

“好了。”依依整理出一块平整的地方,过来给阿木古力抛了一个媚眼,一脸谄媚娇滴滴地喊道:“太子殿下。”便伸手去解阿木古力的衣服,阿木古力见她如此主动殷勤地来伺候自己,眼里流露出更深的厌恶来,这个女人,只怕是在许睿面前也是如此吧。

突然,阿木古力眼里的厌恶变成了惊恐,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明艳动人,娇滴滴的女人,阿木古力想打死这个女人,可是浑身动弹不得。

“伺候你?你也配!”依依抬手将阿木古力半敞开的衣襟整理好,又将地上刚刚弄平整的地面再次铺上了石头。将阿木古力拖过去躺在地上,用刚刚砸破自己脑袋还带了些血的石头拿过来,对着阿木古力的后脑袋砸去,把他砸晕了,放点血,伪造成他失足跌倒的样子。

依依暂时还不能杀了阿木古力,毕竟阿木古力是西昌国太子,如果阿木古丽在东朔的皇家园里死掉的话,东朔将会惹上大麻烦。西昌国的皇帝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依依只是把他给敲晕了过去。

就在刚刚依依假装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主动伺候阿木古力,然而就在脱衣服的瞬间,依依点了他的穴道。于是阿木古丽便动弹不得了,如同一个木偶人一样,任由依依摆布。

依依本来不知道点哪个穴道会让人失去动弹的能力。还是以前在轩王府的时候,因为凌轩盗了自己的发明,自己用电棍将凌轩先打晕了,结果凌轩为了报复自己,就点了自己的穴道,当时依依便牢牢记住那个穴道的位置。想不到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说起来还得感谢凌轩当日的“赐教”了。

以阿木古丽的武功,若是自己与他打斗,而且他又有防范之心的话,依依定是点不了他的穴道的。但是刚刚自己假意服从,完全让他放下了防备,而且阿木古力又有些自大,以为一个没有武功的弱女子,定是拿他没有办法。

做好了这一切的依依便迅速离开了假山。

离仪元殿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依依见到凌轩与贤贵妃还有一个年轻女子每人各自坐在一抬软轿上游园,贤贵妃与那女子笑容晏晏地交谈着,凌轩的依旧万年不变的冷着脸,并未参与她们之间的谈话。

依依冷笑一声,没想到凌轩与许睿一样,都是推了自己,然后去与别的女子约会。刚刚难怪他要怂恿自己独自出去游园,原来是嫌我跟在他身边妨碍了他约会。他用得着这样吗?他想去约会直接去就好了呗,我又不会拦着他,他去不去约会依依才不会关心呢,依依有许睿就行了。想到这,依依就觉得心有些痛,许睿,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依依直盯着凌轩看,凌轩的直觉太好,立马察觉原处有一道目光传来,立即转头过来,依依连忙藏起来,似乎偷窥被人发现了一样心跳有些紊乱,依依长呼了一口气,怕什么,他又看不见,即便感觉这边有人在看他,他也不知道是自己。凌轩感觉到那人慌乱地躲了起来,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

依依便又在外面晃悠地转了几圈,磨蹭了些许时间,这才往仪元殿的方向走去,就为了不与凌轩他们撞在一起同时进门,那样子多尴尬啊,既然凌轩要去约会,自己就假装不知道好了。等回到往仪元殿进去一看,除了凌轩和贤贵妃在那里坐着以外,便是只有安王一家人了。依依觉得安王这一家人还真的是低调呢,别的男人都在跟女人约会,今天就没有见到安王跟别的女人约会,哪像志王那样高调,前呼后拥的。安王这一家三口倒是真的其乐融融地就像自己一家人一样出来踏青来的。

依依不声不响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绕了这么远的路,还真的有点点口渴了,凌轩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把翠湖园逛完了?”

翠湖园这么大,只怕一天也逛不完吧,自己今天逛的只怕也就只有四分之一的地方吧,就已经走得腿脚有些累了,依依说道:“不逛了,走得腿疼。”

“你可以吩咐宫人抬软轿逛园子的。”

“不必了,也没什么可逛的了。”依依口是心非的说道,这哪里是没什么可逛的,分明是不想再出去碰到熟人嘛。还抬软轿呢,看来凌轩还沉浸在刚刚坐软轿与美人同行的喜悦当中啊。

不多时,便有一些妃嫔也逛累了,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皇上等人也回来了,众人笑嘻嘻地交谈着,赞赏着今天的风景。皇上再次传了御膳,比起年夜饭来说,今天的这顿饭要简单多了。

准备开席了,皇上问道:“人可都回来啦,来齐了就开始吃了。”

李公公便连忙安排人手下下去,去各个殿里面清查人数。查了一圈下来,便是今天来的人里头只少了阿木古力一人。

皇上心里一惊,眉头紧皱,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否则便会动摇江山社稷,便连忙吩咐人各处寻找去。

坐在依依旁边的明安公主一听阿木古力还没有回来,心里便有些慌乱。生怕大家去找的时候在假山那里发现一些什么痕迹。

依依坐在那里喝茶。低下眼眸,慢悠悠的喝茶,余光看到明安公主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茶水淋湿了她的玉指的时候,依依心里冷笑了一声,早知会有麻烦,何必当初呢?要找男人也不看看时间地点。

凌轩感觉到了自己身旁的两个女人的情绪变化,眉毛微微皱了一下,她们两个今天究竟出去干了些什么?

当大家在找寻阿木古力的时候,发现阿木古力的贴身侍从耶律里德在九曲回廊坐着,松了一口气,便上前询问阿木古力的下落,耶律里德许久未见太子回来已经很担心了,奈何太子曾经跟他说了要他有多远滚多远,别去假山那里妨碍他快活,本以为太子完事后会来约定的地方找他,可是过去这么久了都没有来找他。耶律里德此时觉得太子可能出事了,虽然太子风流,但是绝不是没有分寸之人,不可能沉醉在温柔乡里这么久。

耶律里德连忙飞身往假山那里跑去,禁卫军也连忙跟上了耶律里德的步伐一起往假山那边跑。这片假山很大,里面大大小小有上百个山洞,于是大家就一个洞一个洞的找。

突然一个禁卫军大喊一声:“在这里”。大家蜂拥而至,挤进了那个小小的山洞里,只见阿木古力平躺在地上,衣裳十分整齐,神态十分安详,似乎只是在睡觉而已,然而他胸口上的刀伤太过刺眼,胸口上的衣服染上了大片的血迹,地上也流了一地的血。耶律里德上去一摸,身子都已经凉了。

耶律里德站起来,怒声吼道:“究竟是谁干的?”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仪元殿,整个大殿的人十分震惊,皇上连忙吩咐封锁整个翠湖园,立即清查,查出真凶。依依听到消息的时候皱了下眉头,自己当时就是怕阿木古力死了的话,会引起震动,这才只是把他点了穴道,又把他砸晕了过去,并没有杀他。究竟是谁,趁着他没有意识的时候杀了他?杀他的目的究竟是纯粹的想杀了阿木古力,还是想嫁祸给自己,或是想引起东朔和西昌的矛盾?

明安公主听闻阿木古力被人杀死在山洞里,心里咯噔一下,也是奇怪阿木古力怎么会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人杀了,要知道就在刚刚,阿木古力还生龙活虎,精力十足呢。明安公主现在只希望他们不要查到自己的头上来,然而她的期望怕是要落空了。

耶律里德快步走进大殿里来,说道:“皇上,你们东朔一定要给我们西昌国一个交代。”

皇上说道:“你放心,朕已经命人立即去查找线索,相信很快就会找到真凶了。”

“不必找了,凶手就是你们东朔的明安公主。”

皇上立即大声呵斥道:“放肆,你竟敢胡口污蔑我们东朔的堂堂一个公主?”

耶律里德讥笑道:“堂堂公主?不过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寡妇罢了!”

“你放肆!”皇上和皇后同事厉声怒道,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狰狞。愠怒之后的皇上撇了眼神色有些异常的明安公主,心里升起一股不安来,她该不会真的与阿木古力有染吧?

耶律里德冷哼一声说道:“我们今天在九曲回廊遇到了明安公主,太子便与明安公主相邀去假山那里会面,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去了假山,凶手不是她是谁?”

皇上问道:“明安,有没有这一回事?”看向明安公主的眼神意味深长。

明安公主说道:“本公主在九曲回廊遇到了阿木古力没错,不过就是闲聊了几句罢了,之后就分道扬镳了,本公主从未去过假山,更没有与阿木古力约会,你莫要胡乱悱恻。”反正阿木古力已死,死无对证,如今只剩这个侍卫知道,自己若是不承认,他也拿不出证据来。

“你说谎!”

“你空口无凭,你今日若是拿出证据来也就罢了,你若是拿不出证据。休怪本公主治你的罪。”明安公主说到最后,还越来越理直气壮起来,旁人倒是都觉得她是清白了了。

那侍卫阴笑道:“证据?证据就是掉在山洞里的这只耳环。”

明安公主一惊,立即拿手去摸耳朵,众人一见,心里便也明白个七七八八了,明安公主肯定去山洞里与阿木古力约会了。

然而明安公主耳朵上的耳环还稳稳当当地挂在耳朵上。而侍卫手中拿的耳环与明安公主的耳环很明显的不是一对。

明安公主说道:“你上哪儿胡乱捡了只耳环就来污蔑本公主?”

那侍卫仔细一看,果真与明安公主耳朵上的耳环不一样。

耶律里德瞧了一眼坐在明安公主旁边的轩王妃,她的耳环和自己手上的这只耳环一样,立马又燃起了新的希望,说道:“轩王妃,这个耳环是你的,你可怎么解释。”

依依抬眼瞧了一眼那耳环,确实是自己的,估计在那里不小心掉了吧,自己也没有发觉,真是大意了。依依睁眼看了一眼那耳环,这才慢慢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个确实我的耳环,不过我没有去过假山,这耳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也许你家太子或是那个凶手喜欢这耳环,便捡了去吧。再说了,你刚刚也说了,与你家太子有约的人并不是我。你也不能为了给你家太子申冤,你就拿这些小东西当证据,而且我又没有武功,怎么可能杀得了武功高强的阿木古力呢?”

从依依的表情上来说,大家真的认为她是不小心遗失了这只耳环的,而且她说的逻辑条条是道,确实如此啊,她没有武功,怎么可能杀得了太子呢。

“皇上,不管如何,我家太子在你们东朔的皇家园林里死于非命,这是铁打的事实,我不管谁是凶手,你们东朔都得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也会立即写信告诉我们皇上的。你若是抓到了凶手那还好说,若是没有,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耶律里德倒是十分不畏惧,对皇上说话也毫不客气,咄咄逼人起来。

皇上脸色阴沉,说道:“三日后,朕自会给你一个答复。”

皇上和皇后先行回宫了,便将其他所有人留在翠湖园里,等候审查,这园里所有的人都成了嫌疑人。禁卫军在整个园林里翻了许久,也找不到任何线索,天色都已经黑了,贤贵妃也只好让众人各自回家去。

依依和凌轩两人同坐一辆马车,往回走,这翠湖园是在郊外,离京城还是有点远的,这荒郊野外的又没有路灯,驾车只能靠着马车前头挂着的一盏小小的灯笼,照的路也不是很清楚,马车走得也极慢,他们的马车渐渐地就在最后面走着了。这路也坑坑洼洼的,依依向来都是一坐上车就犯困。即便在这晃荡的马车里,依依一会就睡着了。

“嗖”,一只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马车飞了过来,睡着的依依浑然不知,可是耳朵一向灵敏的凌轩立即感受到了那只飞过来的冷箭带着满满的杀意,直直地朝他射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