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怀疑/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一把将正靠在马车墙壁上睡觉的依依给掀倒在马车地板上,依依被撞得脑袋疼,今天脑袋本来就已经在山洞里给撞坏了,这个时候又给撞到了那个肿痛的后脑勺,疼得依依直咧嘴,依依刚想破口大骂,这个凌轩怎么回事,自己又没有惹他,他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把自己给掀翻了。

依依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骂,就见一支箭飞了进来,凌轩拿着手中的扇子将那支箭格挡了出去,依依这是才明白,为什么会被他给撂倒了,原来刚刚自己那样靠在马车上睡觉的话,很容易被箭给射中的,依依还没有来得及跟他道谢,嗖嗖嗖,好几支箭都朝着马车射了过来。在马车边上的护卫这个时候已经反映过来了,连忙抽出剑开始格挡。

那些箭射了一会,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便都收了手,从西面八方冲过来十几个黑衣人,将马车团团围住。话也不多说,直接就抽出刀剑围上来砍杀,那些侍卫便连忙举刀砍了过去,两拨人瞬间就混在了一起打斗起来。那些黑衣人一边打,一边往马车这边靠近过来。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依依说道:“凌轩,我可是没有跟什么人结仇啊,这些人可都是冲你来的吧。连累着我也遭殃”

凌轩说道:“你怎么没有结仇啊?今天那个耶律里德可是已经把你当成杀害阿木古力的嫌疑人之一了。”

依依说道:“那不会,在皇上没有给他一个交代之前,他是不会妄自动手的,而且他只是一个侍从罢了,他做不了主,他不是还说了吗?他要写信告诉他们皇上的。他怎么可能擅自来杀我?万一弄错了,他吃不了兜着走。”

凌轩心想,倒是也不笨。凌轩说道:“这些人是死士,是精心准备而来的,已经在这里埋伏了许久了。应该不是刚刚那个侍从临时找人过来的。”

“嗯。现在怎么办?”依依觉得王府的那些侍卫只怕不是那些死士的对手,那些死士武功也很高,而且一个个地都不怕死,似乎就没有打算要活着回去一样,打得很是凶猛。不过一瞬间,王府的侍卫便已经死了两个了,依依有些着急起来了,如果那些侍卫都死光了的话,凌轩又是一个残疾,肯定打不过他们,跑也跑不了,自己可没有武功,除非启动军医系统将冲锋枪拿出来,可是也并不一定有用,毕竟他们人多,万一依依杀得了前面的人,却顾不上身后的人,他们又是会轻功的,一个轻功就飞过来杀了自己了,活着他们还能放箭,远远的朝自己射一支冷箭,自己又察觉不到,照样死翘翘。依依真想自己现在要是学武功的话,会不会也能像凌轩一样,能练出一身功夫来?那样的自己会不会太帅气了一点哦?

“扶本王下去。”凌轩说道。

依依拦住他说道:“你下去干嘛?下去送死啊?”

“死不了”凌轩充满自信地说道。

依依便只好将凌轩扶着下了马车坐在轮椅上,那些黑衣人一见轩王没有躲在马车里了,竟然坐着轮椅出来了,这样便更好杀他了,起码能看得见目标了。那些黑衣人便想赶紧解决这些纠缠着自己的王府侍卫,然后杀了轩王,就完成任务了。可是黑衣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脱开身来去找轩王。

不料轩王确实主动凑了过来,凌轩转动轮椅,便寻着打斗声音的方向移动轮椅,依依不禁胃痛捏了把汗,依依喊道:“你小心点,别逞强。”

凌轩一听,笑了一下,既然她这么担心自己,自己又怎么可以让她失望呢?

凌轩抽出藏在轮椅下面的剑,便与那些人对打起来,即便凌轩还是坐在轮椅上,可是他的武功确实丝毫没有退步,即便他的眼睛看不见,可是他却可以根据杀气来分辨是敌是友,能很准确地将剑刺入敌人的胸膛,而不会误杀了自己人。

有了凌轩的加入,整个打斗就立马发生了逆转,黑衣人便迅速处于下风了。那些黑衣人交换了眼色,便变换了阵型,其他的黑衣人与侍卫纠缠。而留出了几个人单独对付凌轩,这样以多对少,胜算大一些。

他们同时举刀朝凌轩劈了过来,凌轩抬手就将自己正前方的一个黑衣人解决了,迅速转动轮椅,一个弯身躲过了另一个人的刀,他左手拿扇子挡住了左边一人的刀,右手拿剑迅速将刺过来的黑衣人的脖子砍掉,再转动轮椅,面朝着那两个黑衣人。这一下子,四个黑衣人瞬间就只剩下一半了,这两人心道,只怕是他们两个更不是轩王的对手了,扑上去也就是多送两条命罢了。

他们跟别人使了一下眼色,另一个黑衣人便悄悄地边打边退,渐渐地靠近了马车,意图挟持轩王妃。

刚刚依依一个人躲在马车里可是没有闲着,迅速启动了军医系统,从里面拿了电棍和枪,又拿了一些急救的药材。虽然自己不想让枪暴露在人前,毕竟利器是很容易被人盯上的。除了上一次许碧瑶被绑匪绑架的时候,自己为了解救她,只得将手枪用了一次,不过那次看见的人也都是一些平民百姓,并没有武功,对武器也不熟悉,所以他们也并没有对这把手枪产生什么怀疑。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便也就都被人忘却了。

不过这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既然是死士,就必定对各种武器都十分熟悉,自己拿出枪,他们见识了枪的威力后,就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得到自己手中的这把枪了。不过即便自己不想将枪暴露出来,但是若是他们都死光了,万不得已要保命了,自己还是得把枪拿出来保命啊,自己没有必要用生命去守着这把枪吧?

那个黑衣人与一个王府侍卫打了许久,终于将那个侍卫给砍杀了,那个黑衣人提起道就往马车里冲,正在跟黑衣人纠缠中的凌轩感觉到了有个黑衣人冲到马车那里去了,夏依依怕是要有危险了。凌轩便抽出了扇柄里的小匕首嗖地一下就投向了那个正往马车上冲的黑衣人,那个黑衣人感觉到危险,便转身用刀将那把小匕首格挡开来,随后便掀开帘子就要往里砍杀,刚一掀开帘子,就被依依一电棍就给电晕了。

依依吸取了上次凌轩被电棍电晕了之后,不过一会儿就醒来了的教训,自己可再也不敢小瞧这些有武功的人的身体素质了,依依拿过那个黑衣人的刀,就将从趴着的黑衣人背后照着心脏的位置深深地捅了进去,又旋转了一下刀子,保证那个黑衣人死得透透的,依依提手就将刀抽了出来,迸溅出来的鲜血喷洒在依依的衣服上和脸上。

那些黑衣人瞧见了自己武功高强的同伴竟然死在了一个没有武功的女人手上,而那个女人杀人的时候几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自己接任务的时候,凌轩可是目标人物,而那个轩王妃根本就不值钱,没人要买她的性命,只是他们杀了轩王这个大BOSS了,像夏依依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们就当杀一赠一的方式反馈客户了,反正杀下轩王妃真的是易如反掌的。所以他们的人员都是按照轩王和随行的王府侍卫的人数来安排刺杀的人数的,轩王妃根本就不在他们具有战斗力的名单里面。若是早知道轩王妃这么彪悍的话,她们一定会把轩王妃当成和对付那些王府侍卫一样的份量,增加一些杀手人数。

依依一脚将那个死去的黑衣人给踢下了马车,便走出了马车,不得不说,这个马车里的空间虽然十分的,但是就是只有一个门,还有两扇窗户,那些窗户太小了,若是从那里爬出去,实在太费劲了,还得挤来挤去的,等她挤来挤去,早就被冲进来的黑衣人给杀死了,依依觉得躲在马车里并不安全,像是被人瓮中捉鳖一样,倒不如干脆下去。

凌轩虽然近身防卫还行,那些黑衣人还伤不了他,只是他行动不便,攻击力大为减弱,倘若那些黑衣人离得远一些,凌轩没法冲过去杀他。若是以前,哪里还用得着跟他们纠缠这么久,只需片刻钟,就可以让他们全都下去见阎王。

那些黑衣人发现攻击轩王妃会让轩王分心,便立即变换了阵型,往轩王妃那里而去。

依依一见那些人朝自己这边过来,便开始拿着刀,准备迎接这次袭击。

“保护王妃!”凌轩应付着几个黑衣人,大喊一声,那些王府侍卫便想往轩王妃这边走,可是却别其他的黑衣人给纠缠住了,来也来不了。眼见着那些黑衣人离夏依依越来越近,凌轩眉头紧皱,便不再主动攻击那几个黑衣人,转动轮椅就往后退,想退回夏依依身边去保护他,那几个黑衣人中其中有一个黑衣人脑子比较聪明,看出了凌轩的行动完全倚仗那个轮椅,上去就直接砍向了轮椅的下两个轮子的连轴,一下就把连轴给砍断了,轮子失去了支撑,便歪歪倒倒,轮椅又承受不住凌轩的体重,又失去了重心,便轰然倒地。

“找死!”凌轩从腰间抽出一把飞镖,注上内力,将飞镖飞了出去,飞镖的速度极快,力度也极大。刚刚砍轮椅的那个黑衣人一见飞镖往他的心口飞过来,连忙用刀挡,可是那飞镖是用极大的内力飞出来的,速度极快,黑衣人竟然抵挡不住,噗地一声,飞镖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心脏,黑衣人应声倒地。

周围的那几个黑衣人见到瘫倒在地的轩王,现在要想攻击他可是易如反掌了,便举起手中的刀剑同时攻击他,凌轩现在要想打倒他们几个就比之前难多了,更是分不开精力去管夏依依那边了,心想夏依依这才估计会死吧,因为那些黑衣人已经冲到夏依依那边去了,等自己解决了这边的几个人,那边都已经杀完了,他们杀个没有功夫的弱女子那还不是一眨眼的瞬间?哪里还能等着自己过去。若是夜影在自己身边的话,那这些都不是问题,自己也不会这么被动。

这几个人迅速往夏依依这边来,夏依依心想,若是再不拿出枪来,怕是真的会死吧。依依刚刚摸上了那把枪,正准备掏出来,一个身影飞速掠过来,一剑下去,将一个黑衣人刺死在地,其他黑衣人一见,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便举刀与那个人对打了起来。

依依抬头一看,这不是南青国大皇子上官云飞吗?依依纳闷,他怎么来了。不一会,跟随上官云飞的侍卫便也赶过来帮忙,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这一次,活捉两个黑衣人,凌轩为了防止他们再吞药自杀,先点了他们的穴道,将他们口中的毒药拿了出来。

王府的侍卫将轩王扶上了马车,凌轩说道:“今日多谢大皇子了。”

“无需道谢。”上官云飞又补充道:“我刚刚远远地听到了厮杀声,想起你们在我后面,我便赶紧掉头回来看看,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大胆敢刺杀你,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今天一天之内就发生了两起事件,先是阿木古力惨死,接下来又是你被人刺杀。”

凌轩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今天阿木古力的死,挑起了东朔和西昌的不和,最得益的莫过于北云国和南青国了,所以上官云飞的嫌疑是很大的。

另一个见过阿木古力的明安公主应该不会杀他,他们既然是去约会,没道理还把他杀了,这样不就惹祸上身,查到自己头上来暴露了自己和阿木古力的丑事吗?

至于夏依依,她应该是去过假山见过阿木古力,会不会是她杀的,也难说。若是以前凌轩定时不相信她会杀人的,但是她以前因为帮许碧瑶而杀过绑匪,所以凌轩对夏依依也有些怀疑。她有可能撞破了阿木古力和明安公主的丑事,阿木古力要杀她灭口,反而被夏依依杀了?那为何在仪元殿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出明安公主见到夏依依时不自然的情绪?

上官云飞说道:“今日不太平,我便护送你们回轩王府吧。”

依依说道:“好,多谢大皇子。”多一队护卫,那些黑衣人也不敢再次来刺杀他们了。

上官云飞本是好意,也是为了轩王和轩王妃的安全着想,可是听在凌轩拒绝耳朵里却完全变了味。凌轩认为只有弱者才需要被护送,上官云飞要自己,这是因为自己残疾了,所以瞧不起自己的能力了吗?凌轩很不习惯这种被人看扁,以一种看待弱者的可怜他的眼光来看他。而且让凌轩更不悦的是夏依依那么欢快地答应了上官云飞的殷勤护送,她是不是也看不起自己了?凌轩头一次这么憎恨自己的身体有疾,连自己的王妃都没法保护,刚刚若不是上官云飞赶来的话,夏依依估计都自己被那些人给杀了。

凌轩冷冷的拒绝道:“不必了,本王对付得了那些人。”

刚刚还如释重负不用担心路上安全的依依听到凌轩的话,惊得睁大了眼睛,真是服了气了,就他这样动也不能动的腿脚,自保都困难,怎么保护她的安全?真是狂妄自大,拜托,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战神了,他还以为他能战无不胜吗?当然了,刚刚如果上官云飞没有出现的话,凌轩他们也不会死,最多就是再多打一炷香的时间而已,只不过自己怕是熬不过去吧。也是,他可能也不会在乎自己的死活。

凌轩感受到依依的鄙视,脸色更是难看。上官云飞瞧着这两口子在这置气,自己也没得夹在中间难堪,上官云飞便朝轩王拱了拱手,说道:“既然轩王执意如此,那我就先走一步,告辞了。”

“嗯”凌轩淡淡的说道。

上官云飞朝夏依依点了点头,便带着人马先往回京的路上走去,留下依依在身后唉声叹气。

依依便也上了马车,马车又吱呦吱呦地转了起来,依依折腾了一天了,此时又犯了上马车就犯困的毛病,在马车晃晃悠悠的时候,依依的眼皮也随着马车晃悠的节奏眨了起来,依依摇了摇脑袋,努力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依依告诫自己,千万不能睡,不然万一又遇到突袭,可怎么办?

晃啊晃,依依的脑袋也跟着晃啊晃,眼皮越来越沉重,便是睡了过去,砰地一声,脑袋撞到车壁上,把依依给疼醒了,唉呀,怎么睡着了,依依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一边告诫自己,不能睡,不能睡,于是依依便坐直了身体睁大了眼睛盯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什么人影都没有。

凌轩说道:“既然困了,就不必强撑着,睡觉吧。”

依依说道:“不能睡,万一遇到刺杀怎么办?”

凌轩皱了下眉,这个女人就这么不相信本王吗?在本王身边还担心这担心那的,凌轩说道:“本王自会护你周全。”

“你先保护好你自己吧,再来说保护我。”

“你就这么不相信本王?”凌轩有些不悦,虽然知道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心里却又更加觉得难受。比之前听到上官云飞要护送他的时候更难受。

依依瞟了一眼他的腿,终究是闭上了嘴,若是再挑明了为啥不相信他的能力,怕是更伤害了他。半晌,依依说道:“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可以治好你的腿和眼睛,你若是想治,可以随时来找我。不过,我要收诊金的。”治你可以,但是别跟我说什么我们是夫妻,你的就是我的,还给什么诊金啊。在钱上面,依依必须跟他划清楚界限。

凌轩没有回答她,他上次不想治好双腿和眼睛,就是因为他中了毒,活不长了,命都要没了,还要眼睛干啥。若是以前,凌轩必定会直接拒绝她的医治,可是经过刚刚这事,凌轩有些犹豫了,如果治好了,自己就能保护夏依依了,她也不会这么看扁自己了。

依依见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再劝他,两人一路再无二话。路上倒也没有再遇到伏杀了,马车驶进京城城门口,夏依依便说道:“停车。”

然而赶马车的护卫却没有立即停下来,而是开口询问轩王:“王爷?”

这女人就知道回静苑,那里是她的家吗?王府才应该是她的家,凌轩冷清的说道:“不停,直接驾回王府。”

“是”护卫听到王爷的回话,就抽了马屁股一下,加快了速度往王府赶,心道还好刚刚问了下王爷的意思,要是自己直接停车把王妃放下去,省不得要被王爷揍一顿啊。

夏依依见自己的要求根本就没人执行,自己这是上了贼船?行动自由都没有了?依依问道:“为什么?”

凌轩想了一个理由,“本王有话要问你。”

“你要问现在赶紧问,我回答你了就下车。”依依明白他定然是要问今天阿木古力的事。

“这里不方便。”

“这周围不都是你的人吗?”依依疑惑的问道,马车旁的都是王府的侍卫,除了那两个黑衣人俘虏,可是他们还能活的成?就算他们听了去,只怕也没有机会传消息出去吧。

“人心隔肚皮,本王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最亲密的人都可能会背叛你,更何况他们只是普通的护卫罢了。”

依依没有反驳他,谨慎一点没有错,便跟着他去了王府书房。

以往他的书房里总是有夜影和白澈作陪,现在只是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书房里了,依依撇撇嘴,谁叫他朋友太少。白澈走了也就算了,可是夜影这个堂堂一个大将军却整日里在凌轩身边当保镖兼职推轮椅的护工也走了,凌轩的推轮椅的事情交给了一个普通的王府侍卫,虽然保障了他的生活起居,却保障不了他的安全问题。

依依说道:“夜影走了,你应该再派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在你身边。”以他的能力,手底下应该培养了很多武功高强的人吧。

“本王不需要。”凌轩的声音带着些许怒意,他都要抓狂了,这个夏依依时时刻刻地提醒他没有能力自保算是什么事?

依依见他居然还生气了,撅着嘴说道:“好心当做驴肝肺。”好意给他提建议换个厉害点的保镖,毕竟现在北边在打战,这京城如今也不安稳,阿木古力死了,凌轩又被伏击,他自己又是个残疾人行动不便,应该加强点防护啊。他还夜郎自大,总以为他还能对付得了敌人?

依依坐下来说道:“说吧,你要问什么?赶紧问完,赶紧走,别磨蹭了。”

“……”她就这么不想呆在王府?凌轩说道:“你今天去过假山?见过阿木古力?”

“是的,不过我并没有杀他。”依依觉得告诉他也无妨。

“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依依便把下午在假山那边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了,他们两个苟合的细节就省略了,阿木古力欲图强暴自己的过程也简单的一句话带过了,依依为了申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又重复说道:“我真的只是点了他的穴道,又把他敲晕了,伪造成他不小心摔晕倒了而已,我并没有杀他?我点他穴道只是为了逃离魔掌,而伪造现场,只是怕万一有人来假山这边发现他被人点了穴道,到时候查起来,我和明安公主都被牵扯进去不太好,若是别人以为他只是摔晕了,自然就不会多问,他也不会蠢到把自己干的坏事宣扬出去。”

当凌轩听到阿木古力与明安公主的通奸的时候,凌轩眉头微皱,对于明安公主做的事并没有感到生气,只是心里有些膈应,那阿木古力居然故意做那事给夏依依听,虽然夏依依没有细说,但是凌轩也知道离得那么近,夏依依必定听得清清楚楚。硬是把夏依依一个纯净的女孩给教坏了,自己以后还怎么跟她圆房?

然而得知阿木古力竟然胆敢凌辱夏依依,凌轩气得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狠狠地从牙缝里说了句:“活该”。若是他落在了自己手里,绝不会仅仅挨一刀死得那么轻松了。“这么说,就不是你和明安公主杀的?”

“我只能说不是我杀的,明安公主有没有可能折回来再杀了他,也不一定。”

“好了,我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凌轩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说道:“下次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告知本王,不要自己一人应付。”别人家的女人遇事都会找自己的丈夫出面,哪有她这样的?遇到这么大的事情,自己悄无声息的解决了,还闷在心里不说出来,果真是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

“嗯?”依依愣了一下。

“你嗯什么?照做就是!”凌轩板着脸,语气里充满了不容拒绝的强硬。

“哦”

凌轩见她乖巧的答应了,这才缓下脸色来。

依依说道:“现在说完了吧,那我走了。”

凌轩刚刚才缓下的脸色又快结冰了,有些责怪道:“这都快半夜了,你还去哪里?虽然这些黑衣人解决了,但是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背后的组织不会就此罢休的,你若是现在出去,无疑成为他们的下手目标。”

依依说道:“你是怕我被他们杀了,还是怕他们抓了我当筹码来要挟你?”

“本王从不惧任何要挟!”

所以即便是我被他们绑架了来要挟你,你也不为所动,任由他们杀了我,是不是?不知为何,依依的心里抽了一下,有些疼,依依眨了眨眼,打了个激灵,自己这是怎么了,凌轩本来就不会关心自己的死活,他不想着怎么杀自己都已经要谢天谢地了,难道还想奢求他会在乎别人拿自己去威胁他不成?自己真的是痴人做梦。

依依自嘲地笑了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在这里劳烦你了,告辞!”

凌轩看着她决然而去的背影,暗自后悔了一下,自己这是说错话了吗?自己明明担心她的安危,却偏偏说出一些令人伤心的话,只不过自己一向如此,并不会在乎别人会怎么想,而且以前自己也的确没有死穴,谁都不会成为能作为来要挟他的筹码,可就在刚刚的城外,她被黑衣人包围的时候,自己是那么的着急和担忧,凌轩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死穴。

“来人。”

“王爷?”

“多派几个人暗中保护她,把红菱也叫上。”

“是”那个暗卫正要离去。

“慢着,你去把天问叫过来,暂时接替夜影在我左右。”既然夏依依那个人如此担心自己的安危,那就如她所愿,安排一个人保护自己吧。

“是”,暗卫并不奇怪王爷会安排一个人在自己身边保护,毕竟最近确实不安全,而且似乎有一股势力在针对轩王一派的人,白澈在去北疆的途中就遇袭了如今连王爷也遇袭了。暗卫可是没有想到王爷之所以会派人在自己身边,纯粹只是因为夏依依的一句话罢了。

暗卫走了之后不久,天问就过来了,天问年约五十岁,武功比夜影低一等级,在暗夜组织里排名第二,善于射箭,武功高的人最多也就只能同时搭三支箭命中目标,而天问则可以同时搭五支箭命中目标,他不仅仅善于射大弓,他还有中型,小型,微小型的弓弩、弓箭。不过近身搏杀也不错,只是他更善于远距离射杀敌人。

天问留了长长的黑须,额头上镌刻了几条皱纹,一双细长的双眼,好像是经常射箭眯缝起来聚焦才眯成这样的。瘦高的个子,脸上的两个脸颊已经凹陷了去,好像营养不良似的瘦瘦巴巴的,就这么一个瘦老头,谁能想到他武功高强呢?只有他背上背的那一把大弓才让人估量着他应该有些功夫在身。

天问走了进来,抱拳说道:“王爷”。

“自夜影走后,这暗夜组织本王也交给你代管了,如今情况如何了?”

“回王爷,情况都挺好,他们并没有懒惰,依旧艰苦训练,各司其职。”

“那就好,从今天起,你就在本王左右,刚刚那两个黑衣人审问得如何了?”

天问单膝跪地,低头说道:“属下无能,已经严刑逼供了,可是他们并不肯招供。”

凌轩冷哼一声道:“他们若是会轻易招供,就不是死士了。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哪怕用尽其极。”凌轩说道最后,眼眸里流露出一道狠厉的光芒。

皇宫御书房,一个禁卫军头领跪在地上跟皇上禀告:“启禀皇上,属下派人在假山那里查看了,阿木古力死的那个山洞里倒是没有发现什么,而且因为当时有大批的禁卫军涌进去了,现场的脚印之类的都已经被破坏了,看不出什么来,倒是在旁边的一个山洞里有些发现。”

“哦?什么发现?”

“属下,属下不敢讲。”那个禁卫军头领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并不敢看皇上。

皇上见他不敢讲,便估计着可能跟皇室成员有关,皇上挥手让其他人退了出去,就剩下他们两个,皇上说道:“现在你可以讲了。”

那个禁卫军头领咽了咽口水,将心里的不安给压了下去,说道:“因为已经找到了阿木古力,所以隔壁那个山洞就没有禁卫军再进去破坏现场,属下发现里面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脚印,根据山洞中间位置凌乱的的脚印看,应该是两人在洞内行了交合之事,而且属下比对过,那个脚印确实是属于阿木古力的,而那个女人的脚印,光凭脚印,属下分辨不出是谁的,不过属下在洞里发现了一个东西?”

皇上听到这里,便是已经明白了,那个女人必定是明安公主,看来那个耶律里德并没有说谎,而且明安公主今天在仪元殿里神色有点慌张,皇上心里有些痛恨明安公主竟然在皇家园林里干出这种事情来。虽然说她是个寡妇,耐不住寂寞,可是也有些像她这种情况的公主会偷偷地养面首,哪会像她这么张狂,肆无忌惮,真的是被母后宠坏了,宠得完全没了规矩道德。皇上阴沉着脸说道:“是什么东西,呈上来。”

那个禁卫军头领从怀里掏出了一粒大珍珠,皇上拿过来看了一眼这颗珍珠,也看不出来什么,说道:“这粒珍珠可能查出来是谁的?”

“回皇上,属下去过司珍局问过,她们说皇宫里的所有东西都有记录在册的,这颗珍珠是当初尚衣局为了给明安公主的衣服上绣花纹,从司珍局领走的。”那个禁卫军头领说完后,后背都已经有些出汗了,怎么就遇上了这种事,这种宫闱丑事,皇上是最不乐意见到的,也是最不想让大家知道的,而且现在又是牵涉到其他的国家,到时候,东朔的丑闻都要传到国外去了。

皇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果然是明安公主,自己猜的并不错,倘若说她只是约人苟合,并没有杀他,那还好说,可若是她杀了阿木古力,只怕西昌国要明安公主以命抵命了。皇上皱了下眉,明安公主虽然娇纵,又不守规矩,可是却是自己异母同胞的妹妹,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自己也一向很疼爱她,更别提母后老来得女,恨不得把她宠上天去。若是要明安公主以命抵命,母后绝对不会同意的。

皇上又问道:“可是他们既然是在那个山洞里相约的,为何阿木古力不是死在那个山洞,而是死在隔壁山洞?”

“这……这个属下也不知。哦,对了,阿木古力身上不仅仅那一个刀伤,他的后脑勺还磕到了地上的一块石头,磕伤了,他似乎是先跌倒撞晕倒在地,然后在昏迷中被人杀死,所以他的尸体才没有表现出反抗过的痕迹。”

皇上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来:“这么说来,即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能轻而易举地将他杀死了?”

“正是”

皇上问道:“今日那个耶律里德说在阿木古力死的那个山洞里,找到了轩王妃的耳环,你在那里可有找到关于轩王妃的痕迹?”

“回皇上,那个山洞里因为进去的人太多,现场被破坏了,找不到关于凶手的任何痕迹,属下在假山外也没有发现什么,因为今天来的人多,假山外到处是脚印,属下也分不清哪些脚印是凶手的。”

皇上可不相信夏依依说的那套说辞,一个是堂堂太子阿木古力,又或是凶手,谁会那么闲的慌去捡她掉在地上的耳环?又不是穷得很,还捡耳环。那个夏依依必定有鬼。

皇上说道:“去查查那天夏依依去过什么地方,跟什么人见过面。”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