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战袍/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累了一天了,回了静苑就呼呼大睡起来,直到睡到第二天被敲门声给吵醒了,依依打了个哈欠前去开门,一见来人是许睿,夏依依顿时有些慌乱,也不知道在翠湖园遇到之后,许睿有没有认出自己来。

许睿见夏奕一脸的疲惫,说道:“你看起来很累?”

“没什么,昨天晚上没睡好。”

许睿看着夏奕这张脸,除了那撇贴上去的胡子外,简直与昨天看到的轩王妃一模一样,夏依依,夏奕?都姓夏,名字还这么像。该不会真的是同一个人吧,许睿伸手就要去将她的假胡子撕下来,看看没有胡子的夏奕究竟和轩王妃是不是长得一样的。

依依知道他要做什么,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要干嘛?”

“夏奕,你能不能穿一次女装给我看看?”

依依明知故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看我穿女装?”

“我就是好奇你穿女装的样子。”

依依思考了一下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看,那我就换女装给你看。”

许睿在大厅等了一会,便见到夏依依穿了一身女装款款而来,穿上了女装的依依,变得更加好看,那走路的姿态、神韵就与在翠湖园见到的轩王妃几乎一样。许睿不禁倒吸了一口气,自己的猜测难道是对的吗?

许睿说道:“我是应该叫你夏奕,还是叫你轩王妃呢?”

依依皱了下眉,说道:“你也觉得我跟她像吗?”

“你不是她?”

“不是”

其实依依也不想骗他,自己只是想等到一年以后,自己得了自由之身,就离开京城,以夏奕的身份活下去,再也不要以轩王妃的身份活下去了,这个秘密就自己知道就好了,如果告诉了许睿,他的心理不一定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刺激。

许睿疑惑地问道,“那你跟她为何这么像呢?”据自己所知,轩王妃的庶妹是夏娜娜,不是叫夏奕,而且夏娜娜的年龄也要小几岁,轩王妃的另外两个庶妹的年龄就更小了,才几岁而已,轩王妃并没有其他的姐妹了,夏奕怎么跟轩王妃这么像呢?

依依说道:“这个就一言难尽了,我是私生子,对外并没有公布,所以外界不知道。我也没有住在护国公,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私生子?是护国公的私生子,还是已经去世的护国公夫人的私生子?

许睿见夏依依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并不想跟他多说,许睿便也缄口不问了,所以夏奕跟夏依依长得很像,但是却一个人出来单独过日子,就是因为她是私生子的原因?这样的话,倒也说得通,毕竟那些大户人家,并不想让这种事情公之于众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前夫人所生的私生子,才会这么保密,若是护国公的私生子的话,就算是带回府里养着,也没有什么大事,众人也不会说什么。

许睿便解释道:“你不要生气,我从来都不在乎你是什么身份的,我只要你就是你,就行了。我之所以问你的身份,是因为我昨天遇见轩王妃了,所以感到很惊讶。”

“你怎么会遇见轩王妃?你不是说你有事情吗?所以推了跟我去赏花,不行,你得补上。”依依假装不知道,询问他,还半是撒娇地要求他补偿自己。

许睿更是放下心来,说道:“昨天去参加皇后娘娘举办的春游,在翠湖园那里遇见了轩王妃,我见她跟你长得很像,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那你怎么不问她呢?”

“她的身份高贵,我若是贸然相问,会冒犯她的,而且若是你与她之间有些什么事情,还容易间接伤害了你。”

“你昨天去参加皇家的春游,肯定好玩吧,我都想去玩玩,那里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哼”许睿冷哼一声,说道:“有趣的事情没有,可怕的事情倒是有一个。”

依依凝眉问道:“怎么了?”

“昨天西昌太子阿木古力在皇家园林的假山山洞里被人杀死了,而轩王和轩王妃回京的途中在郊外遇到死士伏击了,所幸南青国大皇子听到打斗声,折回来帮忙,否则,他们两个很有可能死于非命。”

依依没有想到这一大清早的,轩王遇到伏击的事情就已经传到了许睿这里了,依依说道:“怎么会发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可能与北疆在打战有关吧,我刚刚出门来这里的时候,发现京城里多了许多的士兵在巡逻了,你最近好好呆在家里,不要出去了,外面不安全,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出门办事的,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去办。”

“嗯”依依点点头,还是感慨了一下许睿对她的细心呵护,对于自己刚刚骗他,又多了几分内疚。

许睿见夏奕穿着女装,比平时穿着男装更美丽,更能吸引他,许睿觉得心下一阵悸动,上前将夏奕拥入了怀中。

奉轩王的命令在暗中保护轩王妃的新来的几个人一见大厅里两个人都抱到了一起去,心里不禁一惊,那几个人对红菱说道:“这,我们要不要下去把那男人干掉?”

红菱看了眼对面静苑屋顶上的那个一直暗中监视夏依依的暗卫,红菱说道:“不必。只要不涉及到她的生命危险,我们就不必出现。”

红菱等人为了怕引起夏依依的警觉,并没有在静苑里,而是在不远处别的屋顶上守着,只有以前一直跟着夏依依的那个暗卫留在静苑的屋顶上,红菱见那个暗卫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便是知道夏依依怕是与那男子交往很久了,而且王爷怕是也知道的,既然王爷都任之放纵,自己又何必去管呢?更何况,王爷安排他们几人过来,只是为了防止她被那些死士刺杀或者掳走罢了。

西昌国的皇帝一收到耶律里德的飞鸽传书,大为震惊和悲痛,他最为得意最有才华的儿子,竟然就横死异国他乡,而且连凶手都没有抓到,当即便派出了二王爷阿木古孜快马加鞭赶去东朔讨要说法。

阿木古孜的天份比阿木古力较低,但是西昌皇室成员风流成性这个基因阿木古孜倒是完美的遗传了下来,说起风流来,比阿木古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东朔皇帝杜傲天这两天以来,已经被耶律里德给烦得受不了了,每天来宫里,好几趟,就催问查找凶手的进展如何。

杜傲天问道:“朕要你查那天轩王妃在翠湖园见过哪些人,去了哪些地方,你可查到了?”

“回皇上,那天轩王妃都是单独出游的,并未与人同行,有侍卫见她从北面那条路走过去了,后来过了一个半时辰才从另一条路往南走,路上曾经遇见了许家公子和小姐,还有林家小姐,不过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往北又折回去。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才回去,在仪元殿附近看见了轩王和曹若燕在一起,轩王妃便又各处闲逛了一会儿才回到仪元殿。”

“她可去过假山?”

“这个就没有人看到了,不过她完全有作案时间。”

“可还有查到其他的嫌疑人?”

“没有!”

皇上皱了下眉,现如今没有第三个人有证据去过现场,就只有明安公主和夏依依有这个嫌疑,如果一定要给西昌一个凶手交待的话,在明安公主和夏依依之间做选择,就只能把夏依依交出去了,毕竟明安公主可是自己的亲妹妹。

凌轩就像能感应到皇上的想法一样,便前往皇宫找皇上。

“凶手不是夏依依。”

皇上看了一眼凌轩,他居然会来给夏依依洗白?皇上说道:“在阿木古力死了的那个山洞里,唯一的线索就是夏依依掉的耳环,除了她,没有别人。”

“那父皇认为,她是怎么杀死武功高强的阿木古力呢?”

“经过查看,阿木古力应该是先摔倒在地,晕了过去,然后才被人用匕首杀死,所以夏依依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阿木古力杀死。”

“杀人动机呢?”凌轩扬眉问道。

皇上有些不想提及明安公主,不过为了给夏依依塑造一个完美的杀人理由,皇上说道:“朕不瞒你说,明安公主确实和阿木古力私会了,应该是被夏依依发现了,才会杀了阿木古力。”

“那也应该是阿木古力要杀夏依依灭口吧?”

“这……”皇上竟一时无语凝噎,按理说,确实是阿木古力要杀夏依依灭口,可是以夏依依的能力,完全不可能将阿木古力绊倒然后将她杀死。皇上便说道:“那你怎么解释夏依依的耳环在案发现场被发现呢?”

凌轩便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皇上,凌轩说道:“当时夏依依只是为了逃离阿木古力的魔掌,她当时完全可以点了他穴道之后,就直接杀了他,但是她没有这么做,也是因为考虑到会影响两国关系,才会留了他一条狗命,将他击晕了伪造成摔伤,以防别人怀疑他为何不动而已,并没有杀他。不过他竟然胆敢侮辱本王的王妃,即便那个凶手不杀他,本王也会杀了他。”凌轩的眼中冒出了一些狠历的光芒,看得皇上心里也有些发毛。

自从凌轩从战场下来后,在家里歇了半年多以来,已经渐渐地不问朝廷上的事情了,像是天天躲在王府里享清闲了,已经许久未在自己跟前流露出这样狠历的眼神了。皇上心里暗忖,凌轩即便残疾了,也依旧保持着他的那份狠历和暴脾气,倘若自己真的把夏依依推出了当替罪羊的话,只怕是凌轩不仅不会答应,甚至还会挥剑指向自己吧。夏依依似乎已经成为了凌轩想要保护的那个人了,否则他不会过来跟自己说明事实。而凌轩一旦想要保护哪个人,别人若是敢动那个人一根汗毛,凌轩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皇上便也就只好歇了拿夏依依当替罪羊的心思,不过皇上心里也十分厌恶阿木古力,觉得他确实是该死,不仅玩了朕的妹妹,还敢强暴朕的儿媳,他竟然敢如此猖狂,完全没有将朕这个东朔皇帝放在眼里,不过夏依依居然能教训了他一顿,倒是个有能耐的。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究竟是被谁给捡了便宜下黑手杀了阿木古力呢?

皇上便说道:“可是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必定得给西昌一个交代的,如今可是连凶手的影子也没有。”

“没有就拖延下去,慢慢找,他西昌若是再催,就让他们自己找凶手去,反正也是阿木古力咎由自取,他若是敢再揪着这个事不放,就别怪本王要他们对轩王妃做下的事负责。哼”凌轩冷哼一声,那明安公主是自愿的,也怪不得别人玩她,可是夏依依却是自己的王妃,阿木古力却敢意图强暴,若是真的跟西昌理论起来,西昌也占到不理。

第三天傍晚,阿木古孜快马加鞭赶到了东朔的驿站,一进房门便一脚将耶律里德给踢翻在地,一剑抽了出来刺在了耶律里德的肩膀上,怒骂道:“你作为贴身护卫,你是怎么保护主子的?”

耶律里德被阿木古孜一剑刺过来,并不敢躲闪,剑身刺入的疼痛让他闷哼了一声,伤口涓涓流出了鲜红的血,在他紫色的衣袍上晕染开来,紫色混上了红色,便显现出黑色来。

耶律里德说道:“回禀王爷,属下当日是要跟随太子殿下一起去假山的,可是太子殿下怕属下跟着去,碍了他和明安公主的好事,便要属下滚远点,属下这才在九曲回廊那里等着,想着太子殿下完事之后自然回来找我,可是没有想到太子殿下出事了。”

“玩女人丧了命?玩什么女人不好?非得去玩一个寡妇?”阿木古孜责怪道。也对阿木古力无语了,堂堂一个太子要什么娇嫩的女孩没有?非得去要一个已经生过孩子的寡妇?而且玩女人就玩吧,怎么还这么大意把命给玩没了。

“他杜傲天可查出了凶手?”

“还没有,不过太子殿下死前除了跟明安公主接触之外,只怕还跟轩王妃接触过,属下在山洞里发现了轩王妃遗落的耳环。”

“轩王妃?太子殿下除了跟明安公主有约以外,还跟轩王妃有约?”大白天的在皇家园林的假山里,跟一个明安公主苟合,已经是大胆了,居然还叫了轩王妃,同时玩两个?阿木古孜惊讶道,自己虽然也风流,可是也会主意场合啊,若是在自己宫里关起门来,还说得过去,可是这可是在人来人往的春游的皇家园林里啊。

耶律里德凝眉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不,属下和太子分开前,并未见到轩王妃,至于太子会不会在离开属下之后又与轩王妃有约,就不得而知了。”

“哼,不管如何,今日,一定要东朔给本王一个交代。”阿木古孜一把将剑从耶律里德的肩膀里抽出来,转身离去。耶律里德捂着伤口,暗道二王爷比太子殿下可阴狠多了。耶律里德连忙找了大夫胡乱处理了一下伤口,便也随后赶去了皇宫。

皇上为了不将明安公主的丑事扩散出去,便将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了一干跟案件有关系的人。

明安公主本来因为解救嘉琪嘉悦两个公主的事情,而与夏依依关系挺好,两个人性格也合得来,倒是蛮投缘的,可是自从明安公主昨天从皇上的口中得知自己在山洞里与阿木古力行事的时候,全被隔壁洞里的夏依依给听了去,明安公主就浑身不是滋味。

此刻,明安公主和夏依依相邻而坐,可是两人却没有半句多余的话要交谈,两人都十分尴尬地饮茶。

除了她们两个,便只有皇上、轩王、禁卫军统领这几个知情人了。阿木古孜一进来,瞧了眼殿内空空荡荡的,一个宫人多没有,冷笑一声,说道:“怎么,皇上这是打算秘密处理此事吗?”东朔果然是要脸面的,一个公主干了那种不要脸的事情了,还想着在外人面前保持纯洁的形象。

“二王爷,朕这也是为了你们西昌着想。”

阿木古孜冷哼一声:“为本王着想?从何说起?”还不是为了隐瞒他们东朔的丑闻?

皇上便将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阿木古孜,皇上说道:“不论如何,都是阿木古力犯错在先,才会导致后面的意外,说起来,阿木古力也有责任。朕这也是为了你们西昌皇室成员的声誉着想,否则将来人们都认为你们西昌的人都是欺男霸女之徒,哪个国家还敢再邀请你们去他们国家,可不得担心自己的妃嫔会不会被霸王硬上弓?”

阿木古孜早知道皇上会用这个为借口推卸责任。阿木古孜说道:“不管如何,最终轩王妃并未受到侵害,而我们的太子却死了,你们东朔就该给个交待,最起码把连凶手抓到吧。”

凌轩冷声说道:“本王王妃若是受了侵犯,只怕他就不是死在别人手中了,而是死在本王手中。”

“你!”阿木古孜气急。

“朕一定会查到真凶,还请二王爷多等些时日。”

“哼,就知道你们东朔办事效率低,本王就留在驿站等消息,不过可别让本王等太久。”

“自然”皇上郑重承诺道。这件事总算是暂且告一段落。

东朔的大臣们还在继续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以为夜影能解决战乱,当一份告急战报传来的时候,整个东朔朝廷都乱了。

大臣们争论不休,有怕死的官员开始主张议亲求和。

“岂可议亲求和?我堂堂东朔的公主怎能屈尊降贵到那蛮荒之地,素来都是那些番邦小国送公主过来和亲的。简直是让我东朔丢了颜面。”有大臣反驳道。

“不求和,难道还继续打下去吗?北边战事已经告急了,你倒是推选出一个能对抗赵熙的人出来啊。”主张议和的大臣梗着脖子问道,那人一时被噎住了,实在是没有人选了。

“皇上,依微臣之见,还是尽早议和吧。”

“皇上,万万不可议和,那北云国一向蛮不讲理,此次若是我们退步了,他必定会得寸进尺的。”

众人争论不休,皇上抚着额头,按了按太阳穴,总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众位爱卿可有良策?”

“皇上,臣以为,夏子英是个合适的人选,他是难得的青年才俊,又是武状元,长期在西疆驻守,战事经验也丰富。”

“夏子英确实是难得多得的人才,只是他驻守西疆,也分身乏术啊。”

“那就派肖副将即刻前往西疆驻守,将夏子英调往北疆。”皇上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皇上英明!”大臣们赞扬道,心里想的是总算是有人去打战了,他们就可以继续在家吃喝玩乐了。

三道诏书即刻下达,差使骑马朝三个方向火速奔出。

“工部张大人何在?”就在众人以为事情结束了,可以下朝了,结果皇上还有事情没说完。

“微臣在。”张大人出了队列,躬身说道。

“北疆气候极为严寒,北云国的人早已适应这种气候,只是我国的战士们衣服太薄,许多战士都冻生病了,大大降低了战斗力,朕命工部在一个月内赶制出十万套厚衣服,以及十万套武器运往北疆。”

“皇上,这时间实在是紧迫,就算是赶制三万套都困难,更何况是十万套,而且短时间内,根本就凑不到如此多数量的棉花来做厚衣服啊,而且也找不到这么多的绣娘来做衣服啊。十万套武器更是难以做到啊,工序比较麻烦。”张大人跪下说道,乞求皇上收回成命。

“朕也知道为难了爱卿,只是边疆之事迫在眉睫,这十万件衣服和十万套武器一件也不能少,还请爱卿多多费心,退朝。”

张大人几乎都要奔溃了,自己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做不出这么多的衣服来啊。

给肖潇的那份诏书最先到达,太监捧着圣旨到了护国公府,李氏慌张的领着阖府众人出来迎接,此时护国公还在朝堂上,还没有下朝了。李氏忙着人去找肖潇,这肖潇平日里都住在护国公府。

李氏忙张罗着奉旨太监看座看茶,可太监此时哪里还有闲心坐着喝茶啊,只想着赶紧宣了圣旨就回宫复命了,皇上此时着急得很,若是自己办事出了差错,可就没命了。太监来回地踱步,怎么肖副将还不来啊。

“公公,坐着喝茶吧,已经着人去找了。不知是什么事情啊,还烦劳公公跑一趟。”李氏满脸堆笑的问道。

“万分火急之事。”

“究竟是什么事?”

太监瞥了一眼李氏,没有做声,这件事情不能泄露出去。

李氏讪讪地笑了下,在众位下人面前被太监给吃瘪了。

肖潇赶了过来,太监没有宣读圣旨,而是将圣旨直接给了肖潇,要他自己单独看圣旨,不得泄露。肖潇接过来一看,说了句:“微臣定不辱命。”便回房收拾东西立即出发,太监也赶紧回去复命了。

“肖副将,圣旨上说什么啊?”李氏看肖潇要出门,忙问道。

“没什么。”肖潇说道,便不再理李氏,骑马而去。

李氏还没有回过神来,肖潇就已经没影了,只剩下扬起的灰尘还未落下,“呸,不过是一个副将,拽什么,若不是我家老爷和我儿子提携你,你什么都不是,不过是我家养的一条狗而已,也敢给我脸色看。”李氏今天接连吃瘪,气得一肚子火,跳着脚骂道,回头瞧见有个丫鬟在憋笑,当下就狠狠地甩了丫鬟几个耳光,罚去河里洗衣服。

吸取了白天的教训,为了不再在下人面前丢脸,李氏到了晚上跟护国公单独相处的时候,才打听道,“老爷,今儿肖潇接了圣旨就出去了,是有什么急事吧?”

“你个妇道人家打听朝堂的事情干嘛?你好好管好后院就是了,别惹出什么事来。”护国公教训道。

“我能惹什么事?家里能惹事的也就只有夏依依?”

“闭嘴,她现在是轩王妃,位居正一品王妃,是皇上的儿媳,你不可再嚼舌根。”护国公骂道。

“哼”李氏不悦地哼道,翻过身不再言语,心中暗想,一定要想办法让娜娜当志王妃,未来就是皇后,她夏依依不过是一个王妃罢了,见了娜娜,还得跪拜磕头,到时候再收拾她不迟。

护国公正睡得香呢,有小厮到卧房外敲门,说是工部尚书张大人求见,护国公忙起身前往大厅,而李氏也悄悄跟在身后去大厅外偷听。

“公爷,深夜打扰,实在抱歉,可是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我今天下了朝就到处找同僚帮忙,可他们都是爱莫能助啊,我也只好求到您这来了,还请公爷千万要帮我这一回啊。”张尚书正在大厅里急得团团转,一见护国公出来,就赶紧上前说道。

“张大人,你这说的哪里的话,且不说我们同朝为官应该互相帮助,就说我们二人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也不能袖手旁观的,这样吧,我府上的下人,你随便差遣去帮忙,我也会派人四处给你收集棉花、布匹以及铁矿。”护国公说道。

“多谢公爷,只是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请说。”

“公爷乃是轩王的岳父,公爷可愿意替我去求求轩王帮忙?有了轩王的帮忙,将有更大的助力。”张尚书也知道说这个是有些过分了,轩王从来不与他们这些人打交道,他也知道公爷这岳父当得并不如意,轩王根本就不愿意这门婚事。

“这,老夫尽量一试吧,明日便去轩王府。”护国公有些为难,谁不知那轩王六亲不认啊,又冷血霸道,单就看新婚那天的态度,就知道依依根本就不得宠,那自己这岳父更是在轩王府里说不上话了,不过还是得去试一试的,不为了帮张尚书,哪怕是为了边疆的战士的性命,也该硬着脖子去轩王府走一趟了。

李氏赶紧先溜回了卧室,护国公送走了张尚书,回到卧室见李氏还在睡觉,也并未起疑心。

翌日清早,护国公特意穿了盛装,又带了礼物,前往轩王府,自依依上次大年夜之后,他已经许久未曾见到依依了。

“护国公此次前来可有要事?”轩王不紧不慢地问道。

“老夫许久未曾见依依,十分想念。”护国公始终张不开嘴来求轩王帮忙,便把依依推出来打亲情牌。

“护国公请稍后,本王着人去请依依来,她出府逛街去了。”说着轩王给下人挥了下手,他可不想让护国公知道他堂堂一个王爷居然被依依抛弃了,两人正处于分居中,只说她是在外逛街。

依依听到王府下人的报信,本来不想回王府的,可想到护国公对原主以前还算是不错的,而且还帮自己拿回来不少嫁妆,就给他个面子,去见见他老人家吧。

依依回了王府,护国公见她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的,也就放心了。

三个人闲聊了一会,轩王见护国公还不提正事,反倒有些着急了,便说道:“本王身子不好,要回房休息了,就不陪着护国公了,依依,你好好招待护国公。”说完便准备回房。

“王爷,老夫今日前来,还有件事情想请王爷帮忙。”护国公连忙说道,生怕王爷走了,自己没有机会说了。

“哦?何事?”轩王挑眉问道,虽然自己心中早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依依更是无语了,感情这护国公根本就不是想念自己这个女儿,原来是有事要求轩王,拿自己做借口啊。

于是护国公就把张大人的请求说了一下。

“本王也只能出些人力,可是即便是有本王的帮忙,也不能帮他做出这么多的衣服和武器啊,不过依依一向聪明,护国公怎么不跟你女儿求助帮忙呢?”轩王很想知道夏依依究竟有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他都素手无策的事情给搞定?

“依依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也不怕王爷笑话,我这个女儿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知道?琴棋书画倒是还说得过去,若是说这外头的这些事她可是一窍不通的。”护国公疑惑的问道。

“护国公谦虚了,依依的医术就很不错。”轩王说道。

“她哪会医术啊,从未请过大夫教她。”护国公疑惑道。

轩王便缄口不言了,照护国公的话来看,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夏依依有除了琴棋书画以外的任何技能,更别说医术和那些奇奇怪怪的发明了。他也更不知道这个夏依依已经不是他的那个女儿了,他的女儿早已经死了。

“父亲,你常年忙于朝廷工作,哪有时间管我啊?我极喜欢看书和医理,以前母亲偷偷地给我请过大夫教我,你不知道罢了。”依依忙澄清道,以打消护国公的疑问,反正夏依依母亲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哦,为父确实是很少关心你啊。”护国公叹了口气道。

凌轩哂笑道,她这番话也就能骗骗护国公而已。

“此事关乎边疆战士的性命,也关系着国家的安全,依依若是有什么好点子,必定会及时告之。”依依说道。

“也好。依依,你有空还是多回府看看,你弟弟子墨也很想你。”护国公临走前说了一句。

依依想起自己那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子墨,就是那天自己穿越过来时,在床边哭泣的那个小男孩,还因为自己被关起来了,他是真真切切的关心着自己,自己也就前段时间给他送了去两个书童的时候见了一次面,最近忙忙碌碌的,早就把那个小男孩忘却了,也不知道子墨会不会想自己。

“他还好吗?”依依有些哽咽。

“他还好,每天都要上学堂读书,很用功,只是性子变得有些孤僻,回到府中总是躲在自己房里不说话,也就偶尔跟段峥说会话而已。”护国公叹了口气,自己没有好好关心子墨,而李氏和娜娜又时不时地欺负子墨。

“我改天去看看他。”依依说道,想起刚来那天听到他的哭声,内心里的那份亲情再次被触动。

轩王将差事交给了天问,依依第二天跟着天问到处忙活做衣服和武器的事情,发现棉花根本就不够,绣娘干活速度太慢了,一个绣娘一天才做两件棉衣,做出来的武器又太粗糙,杀伤力也不够,铁匠每天抡圆了膀子敲,也打不出几件武器来。

依依和天问回了王府,依依直接回了主院,连水都来不及喝,就拿出纸笔开始写写画画了。

依依按照记忆当中的脚踏式缝纫机画了一个大概的草图,细节部分只能由工匠去琢磨了。依依又设计了一个重型强弓弩,比起普通的箭,射程要远上十倍。又开始写流水作业的计划书。

依依正写得认真,突然有人把她的草稿拿走了,依依忙喊道:“别扔别扔,这个东西很重要的。”依依抬头一看,是轩王。

“天都黑了,先吃饭。”凌轩说道。

“我写完这个再吃,你给我。”依依伸出手。

“她们都喊了你三遍了,饭菜也热了三遍了。”

“啊?她们喊过我吗?”依依疑惑得看着凝香。

“王妃,奴婢确实喊你吃饭了,可是你头都不抬一下,也没有理我。”凝香赶紧下跪说道,她不是怕王妃责罚,而是怕王爷责罚。

“那可能是我太专心了,没听到。我先干活,等会再吃,我吃的时候再热。”

“王妃,王爷还没有吃饭,一直等着你一起吃饭的。”凝香说道。

咦?他还会等我吃饭?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依依此时也是觉得真的饿了,就先去吃饭。

依依为了早点吃完好继续去写计划书,依依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天问看着眼前这吃相十分粗鲁的王妃,十分的同情轩王,怎么娶了个这么没有礼仪涵养的女人啊,还公爷府千金,他看就连市井小民家的闺女都比她有涵养吧。

那些丫鬟下人虽然见过依依吃相不好,可也没见过这么粗鲁的时候,只见依依左手拿着鸡腿三两口就吃完了,右手端起汤灌下一大口咽下去,还不到一分钟,就吃完了两碗饭。然后手里再拿了个窝窝头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进屋继续干活,惊得他们目瞪口呆。

“咳咳咳”这个窝窝头太干了,依依咽得太急了,竟是卡住了,依依连忙从房间里冲出来盛碗茶喝下去,可是喝茶也没有用。

丫鬟们七手八脚地给依依捋背顺气,依依仍然有些喘不过来气。

凌轩转动轮椅过来,运了气一掌拍在依依背上,半块窝窝头从喉咙里飞出来,依依赶紧喝了口茶顺顺,这才舒服了。

“谢谢”依依说道。

“以后慢点吃”

“嗯”依依没觉得有什么,继续回去干活。

只是惊呆了天问,回到凌轩书房,天问本不想多嘴,可也还是说道:“王爷,你很在意她?”既然王爷这么在意她,为何还要分居,而不把王妃接回府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