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听话的病人/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心里十分惊讶,这是什么东西,似乎像是一个飘在空中的小房间,为什么所有东西都可以往里面放,放完后,一关掉,那个飘着的、琳琅满目的小房间就消失不见了。好似传说中神仙的乾坤袋,可以容纳世间万物。

这个女人可真不简单,看来自己对她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倘若自己不是事先就知道夏依依的身份来源曲折离奇的话,猛然看见夏依依刚刚的这一幕的话,自己只怕是更吃惊了。

依依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个躺着的人会这么早就醒来了,因为自己下的剂量还挺大的,只是这个人的身体素质太好,依旧在依依预想能醒来的时间之前醒来了,否则还就真的不知道夏依依医治病人用的药材从何而来的这个秘密了。

依依此刻正专心地忙活着,熟练地使用军医系统,把所有的东西都往里面放。

待依依收拾好,转身的瞬间,躺在地上的他又赶紧闭上眼,一动不动,好似还在昏迷当中。

依依仔细查看了一下没有特别奇怪的东西遗漏后,拍了拍手,对外面喊道:“好了,你可以过来了。”

蒙面人过来时,发现他主子还晕着。身上还插着两根奇怪的管子,一个流着透明的液体,一个流着红色的液体,蒙面人上前把了下脉,还好,还活着。

“夏大夫,这两个是什么东西?”

“白色的是药,红色的是血。”

“药和血可以直接注进身体里?药不是得喝进去的吗?而且没听说可以这么补血啊。”补血的方法不是给喝些补气养血的药吗?

“中药当然不能直接注进身体里,那些东西注进人的身体里会死人的。这个是我特制的药。还有血也不能随便注入身体,血型不匹配也会死人的。这个可不能照葫芦画瓢,你们回去胡乱模仿。”依依严肃的说道,这些人万一起了心思,想按照她这种方式治病,会出人命的。

“哦”蒙面人应了一声,末了问了声:“他什么时候才能醒?”

“再过一柱香的时间吧。”依依估算着时间,一柱香后麻药应该过了,事情都忙完了,依依的精神头就松懈了下来,只觉得困得厉害,上下眼皮直打架,依依打了个哈欠,说道:“你看着这两个管子,如果里面的东西滴完了,或者不动了,或者往逆流了,你就叫醒我,我先睡一会。”

“好”

依依便找了个角落,把衣服往身上裹紧,缩成一团,眼皮一闭就沉沉地睡去了,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既然他们的治疗还没有结束,还打着点滴,那个黑衣人断断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了自己。

蒙面人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治疗方法,等夏大夫一睡,他就有点胆战心惊,眼睛都不敢眨地看着透明管子里滴滴答答流着的液体,深怕出点什么问题。

面具人听到夏大夫说一炷香后就会醒来,他便忍痛躺着,他的身体素质好,所有麻药不剩多少药性的时候,他就已经醒来了,醒来就觉得胸口疼得厉害,本来难受得想咳嗽一声,可是刚刚微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了夏大夫那个神奇的小房间,便把那声咳嗽给隐了下去。既然自己要装着还在昏迷中,只得忍受着痛苦一动不动,就连面上的肌肉都不能有一丝痛苦的表情。这一炷香的时间挨得特别难受,也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

约莫一炷香后,面具人假装才醒过来,慢悠悠的睁开了双眼,“咳、咳”终于把咽下去卡在喉咙半截的那个咳嗽给咳出来了,咳出来就觉得嗓子眼舒服了。只是一咳嗽,胸口就震得疼,“嘶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主子,你醒了?你觉得身体怎么样?”蒙面人赶紧过去蹲下来问道。

面具人喘了口气:“死不了。”可是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皱了下眉。他低头看了眼伤口,上面已经用纱布包扎好了,纱布上浸了鲜红的血,伤的很重,如果不是夏大夫,他根本就不可能活过来。

想到这个伤口的由来,面具人的脸上布满了乌云,眼里显现出了阴狠毒辣的目光,阿木古孜,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那个人强撑着身子要起来,伤口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禁嘶了一声。

依依也醒了过来,依依便过去说道:“你不要起来,如果你要移动的话最好拿个木板,让你平着躺过去,你的伤口刚缝好,如果你强用力的话伤口会撑开的。”

不远处传来一声沉闷的开门声。一阵哒哒哒急促的跑步声往这边走过来?又一个蒙面人走过来,有些防备地看了一眼密室里的夏大夫。

依依很自觉的又缩回去之前坐着的那个角落去,尽量与他们保持较远的距离。

那黑衣人附上面具人的耳朵上小声嘀咕了一阵。

“扶我出去”,那个面具人说道。

两个蒙面人便架起面具人起身。

依依立即跳了过来,有些生气地说道:“嘿,我刚刚才说过的话,才个转身的功夫,你这就忘记了吗?说了不可以这样直接起身,需要拿担架移动啊。我才给你缝的伤口,你这样很容易把伤口震开的。”

“无妨”,面具人沉沉的声音传来。

“无妨?伤口震开了也无所谓是不是?你有没有珍惜我的劳动成果啊?还想要我再给你缝一次伤口?还有,裂开了,你也不痛吗?你就这么不爱惜你的身子?”

面具人看着暴跳如雷的夏依依,半晌,全是承诺一样说道:“我会当心的。”

“我懒得管你,反正我已经帮你治好了,你自己找大夫给你开点药防止伤口感染就可以啦。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吧?”

“等会有人送你回去”,面具人顿了顿,又阴深深的看着夏依依,眸子里危险的光芒让依依不禁打了个激灵,面具人说道:“你记住,今晚上的事情你最好别泄露出去。不然……”

“我知道,我今天晚上是一直在家里面睡觉,哪里也没去,什么人也没有见过?”依依打断了他的话,用不着威胁我,我自己很知趣的。该闭嘴的时候就闭嘴,这样才能保住性命。

他们刚一出去,就又来了一个黑衣人,把依依的双眼蒙起来,原路给她送了回去。

依依回到了自己的静苑,这才放心下来,总算是安全啦。

唉,自己做夏神医的名号一出去后还真的是有些麻烦,以后会不会动不动就有那些黑帮人受伤了就把他劫持过去看病啊!

依依进了门,总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一点什么,想了一会,依依骂道:“草,费了老子那么多珍贵的药材和血浆,就这么空手把我送回来了,连一毛诊金都不给。今天这次出诊,真的是亏大了。”

阿木古孜追不到黑衣人后,便连夜进宫面见皇上。

“皇上,本王在你们东朔的驿站居然遭到了两个黑衣人的袭击,你们这儿也太没有安全保证了吧?本王难道要继太子的后尘,横死东朔吗?你们东朔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黑衣人?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有两个黑衣人在驿馆突袭了本王,本王带来的手下,都死了数十个。”

皇上打量了一下阿木古孜,并没有受伤的样子,但是依旧假惺惺的走一下过程问道:“二王爷可有受伤?”

“幸好本王有武功在身,不然本王也难逃一死”“。”

“其中一个黑衣人,被本王的箭射中,穿透了他的胸口。他一定会找大夫医治,否则他必死无疑。”

阿木古孜想到,即便他去找了大夫也不一定能治好他的伤。就算把剑拔出来,他那么严重的伤口也治不好。而且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又跑那么远,说不定会失血过多而亡了。

皇上立即传令下去,捉拿两个刺客,并在京城着重找一下有没有受伤的人。

“皇上,为了公平起见,本王觉得京城每个角落都应该搜遍,包括各国皇子公主的驿馆以及王爷府。”不过在阿木古孜心中他已经有了一个人选,他深信那个跟踪他的黑衣人就是轩王。

皇上有些不悦,如果要是搜别国皇子公主的驿馆,那必定与他们会起冲突,无缘无故的就去搜查他们的住处,那岂不是怀疑就是他们派的人,无的放矢,只怕他们会闹起来,若是搜查不出什么来,自己也不好收场。

另外还搜查王爷府,倘若这是他们西昌安排的一个局,故意派个人跑到王爷府上去藏着,或者“留下”一点什么证据,到时候跳进黄河洗不清,还得要给他们一个说法。

皇上微眯着双眼说道:“二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王看那两个黑衣人武功高强,必定不是寻常之辈。而且这只是照例搜查,并不代表怀疑他们,不过是公平而已,要搜就一块都搜。莫不是皇上不愿意为本王讨回公道?”阿木古孜也是拿出气势来,丝毫不畏惧地迎上了皇上探究的眼神。

皇上缓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一并搜了吧,不过,若是各国皇子公主到时候跟朕有什么意见,你可要出来帮朕解释一二。”

“那是自然”,阿木古孜说道,他笑了一下,等下若是在轩王府查到什么,就该你们东朔给本王解释一二了。

一时间,禁卫军立即开始行动,各大街小巷开始搜查,特别每一个医馆都查遍了,专门查胸口上有箭伤的患者。

住在驿馆里的南青国大皇子上官云飞和琼公主,大半夜的被吵醒,禁卫军过来一敲开门就要搜查他们。

公主立即挡住了自己的房门说道:“本公主的闺房岂能由你们这些大男人进去搜查?没得坏了本公主的名声。”他们若是进去翻箱倒柜的搜,那自己的肚兜等女人贴身用的东西岂不是被他们看遍了?

“公主殿下,请息怒,倘若公主觉得我们去搜不方便,那我们便派女子进去搜。”说罢,禁卫军一挥手,就有数十个嬷嬷上前来。

琼公主一看,还真是有备而来,连应付自己的嬷嬷都带来了,琼公主说道:“不管如何,你们不许搜查本公主的屋子。”

“怎么?难道你的房屋子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琼公主拿着手中的皮鞭就往那个禁卫军身上抽过去,骂道:“你血口喷人,他被刺杀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在同一个驿站,他被刺杀的时候,我们可是都在驿馆里的,由此可以证明不是我们。”

那个禁卫军轻巧地躲开了琼公主的皮鞭,倘若是东朔的公主打他的话,他可不敢躲,可是上官琼仅仅是南青国的公主,她又不是他的主子,自己也不是为他们效命,所以即便自己躲了,她也没什么话可说的。

“我们也知道跟你没有关系,但是皇上既然下了命令,我们若是不搜查也没法回去交差不是?再者京中各处都搜查了,就你们这不搜查,到时候若是找不出那个黑衣人,那大家自然会对这儿有所怀疑,公主也不希望大家怀疑你吧?”

这个禁卫军看似一个武夫,却也巧舌如簧。

上官云飞走出来说道:“皇妹,就让他们搜查,我们光明正大,也不怕他们搜查,不过你们可要仔细了,别到时候落了什么东西在我们这儿。来人呐,都给皇本子盯紧了”

这种时候,这些人万一在自己这儿丢下一封栽赃的书信什么的那可就说不清了!上官云飞盯着禁卫军的眼睛,浑身散发出压迫人的气息。

“大皇子请放心,我们只管搜查,自会小心一些。来人,都给我搜。”禁卫军小头领一挥手,几十余禁卫军便分散到各个房间搜查。上官云飞带着自己的下人也连忙跟在后面,以防他们使什么小手段。

阿木古孜却没有来这个驿馆搜查上官云飞他们,而是跟着禁卫军浩浩荡荡的往轩王府而去。

马管家一开门,便见阿木古孜带着这么多的禁卫军前来搜查,便连忙跑到书房里面去喊轩王起床,可是发现王爷并不在书房里,连忙联系了暗卫,要他们去找找王爷。

阿木古孜带着禁卫军在院子里面候着,等了一小会,还没有见轩王出来,更是认定了那个黑衣人就是轩王,阿木古孜说道:“你们王爷呢?怎么这么会了还没有出来,该不会是出不来了吧。”

阿木古孜的话音刚刚落下,轩王那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本王为何就出不来了?”

阿木古孜抬头看过去,便见天问推着轮椅出来。轩王依旧穿着一身暗黑的袍子,只是脸色有些差,他这模样似乎与前段时间见到的并无不同,还是一个不能行走的瞎子。

阿木古孜看着凌轩完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惊讶,他这会儿不应该是躺在医馆里治病的吗?这么快就把箭拔出来医好了?

凌轩问道:“王爷这么大张旗鼓地来本王的王府里做什么?”

“今晚本王爷遭遇刺客了,皇上已经下旨全城搜捕,包括各国皇子公主王爷的住处。”

“王爷别的地方不去,单单来了本王这里,也太瞧得起本王了,本王如今这副样子还能做什么?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轩王,你不必太自菲薄。”阿木古孜认定自己看到的那个背影绝对是轩王,而且除了他没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使用流星飞镖。江湖上这种人,屈指可数。

“你们要搜查就进去搜查,不过得小心一点,本王府上的瓷器的珍贵着。”

凌轩挥手让府中的侍卫让开一条道来,大大方方地让他搜,一副清者自清的样子。

禁卫军便纷纷跑到他的府上去搜,不过他们也不会搜得太过仔细,因为如果在轩王府上搜出来什么,那东朔对阿木古孜可就不好交代了。

搜了一会,禁卫军出来对首领说道:“没有搜到任何可疑的人和物。”

阿木古孜自然知道搜不出来什么了,否则轩王也不会这么大方的让他们搜。阿木古孜认为一定是轩王提前做好了准备,把所有证据都给藏起来了,但是那个人一定是轩王没错,一定要试探试探他,让他露出破绽出来。

阿木古孜突然拿着手中的火把往轩王眼前一晃,他自己见轩王眼睛眨都不眨,定定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没有聚焦一样。阿木古孜有些疑惑,难道,他真的瞎了?还没有治好?

阿木古孜不死心,又说道:“听闻轩王武功高强,天下第一,是当今的战神。本王还从未与轩王比试过。今儿既然遇上了,还请轩王指教指教。”

轩王说道:“王爷说笑了,本王如今已经变成这样,还有什么?”

“你虽然看不见,腿脚也不方便,但是这一生的武艺却还是在的。只怕,就算你现在是这个样子,本王也打不过你吧!”

“本王已经半年不曾练功啦,早就已经生疏了。”

“不若本王也跟你一样,这样公平。”

说罢,阿木古孜便搬了个凳子过来坐下,又拿布把自己眼睛一蒙,看着这装备简直就是有备而来。

“轩王,多多指教。”

“二王爷,我们王爷身体不方便,这样不好吧!”天问站出来说道。

阿木古孜一瞪了他一眼,说道:“本王与你家王爷说话,何时轮到你来插嘴?”接着阿木古孜一阵掌风,便朝轩王劈了过去。

轩王快速的转动轮椅侧过身来,运足内力,一掌将从侧面劈向阿木古孜。阿木古孜与他打斗了几个回合,就落了下乘,他有些不悦,自己就这样输给他了?他便也不遵守自己刚刚定的规则了,瞬间凌空跃向上飞去。从上往下急速下降一张劈向轩王。轩王用足内力从上往上顶上了他的内力,两人凌空对峙。

最后,凌轩加足内力,用力一击,阿木古孜被震了开来,摔到地上。

阿木古孜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渗出的血丝。看着坐在轮椅上稳如泰山的轩王。阿木古孜眼眸一暗,他一点事都没有?如果他,中了自己的箭的话,他绝不可能会是这个样子。难道,我真的看错人了?那个黑衣人不是他?

阿木古孜咬咬牙说道:“轩王果真是厉害,不愧是战神。就这样,本王都不是你的对手。得罪了,既然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那就告辞了。”说罢,阿木古孜便跟选王告退,带着走了那些禁卫军。

待他们一走,小斯赶紧把门关上。凌轩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噗的一声,吐出一大滩的血水。捂着胸口痛苦的挣扎。脸色变得惨白。眉毛紧拧,眼睛一缩,胸膛往前一倾,又吐出一口血来。

“王爷王爷”,他的属下惊呼道,连忙把他抬到屋子里面休息。护卫一揭开他的衣服,便看到刚刚缝好的伤口,已经震裂开来,血水哗啦啦的往外流。

马管家连忙拿毛巾过来,捂着那个伤口试图把血水止住。可是越擦血流的越快。护卫连忙伸手,将凌轩的穴道封住,说道:“你们赶紧将王爷移到密道去,我去找王妃过来给他医治。”

暗卫便连忙往王府外跑,去找夏依依。

依依正躺在屋里头睡觉,再一次被一个蒙面人给力拎起来,依依一副没好气的脸色说道:“又怎么了?”

“他的伤口裂了,你现在必须得去,帮他在处理。”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要平躺休息吗?怎么好好的?又给弄裂了呢。”

蒙面人说道:“我们下次会小心的,但是现在人命关天,还请你快点。”

“好了我都知道了”,依依又把他给赶了出去,自己收拾了东西便跟着他去了,又是给他们给蒙着眼进去的。依依看着密室里面躺着的那个人,他还活着,把他把伤口揭开一看血肉模糊,那个针线全都已经断了,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的不小心弄成这样的,如果那样不小心的话一般只是断了几根线,不可能所有的线全都碎的,倒像是被内力给震碎的。

依依怒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病人?为什么弄成这个样子?”

“你不用不必知道。”那个面具人冷冷地说道。

“你这么拽,拽什么拽,你要是这么拽,有本事你自己治你的病,你别来找我呀。”

“你!”凌轩气的说不出话,这一生气,伤口又痛,又吐出一小口血来。

“真是麻烦,我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下一次,你要是再把它弄成这样子,我就不管你啦。”

依依直接将那个黑衣人给赶了出去,他们这次也没有多问,直接就出去了。依依给他打了麻药,首先,一根一根的把断线给取了出来,然后,又再次将他的伤口缝上。

等她忙活好了,这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多谢”,凌轩说道。

“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再弄成这个样子,我也救不了你了。”

“知道了”

依依忙完了以后,黑衣人又把她送回来静苑。

轩王府的动静也让鬼谷子被惊扰了,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轩王受伤的事,因为轩王下了禁令不得透露出去。

第二日,闹得风风雨雨的京城并没有安静下来,仍旧在到处寻找刺客。

过了几日,轩王觉得他的腿有些痛,走路也费劲了,便仔细一瞧,他的腿上的伤口肿了,凌轩估摸着应该是那天去刺探情报的时候躲剑雨的时候腿脚崴了一下,把缝好的伤口给震裂开了。看来得找夏依依再治疗了,凌轩想起夏依依那训斥他的样子,只怕当她发现自己这脚上的伤口也裂开的时候,她怕是又要骂人了吧。

凌轩让护卫推着轮椅来到静苑,依依瞧了他一眼,还装残疾人呢?早就已经治好了,都能出去惹是生非了,还在这装残疾人士。

“你过来干什么?”

“我脚伤复发了,你帮本王看看。”

依依蹙眉,自己当初缝得很好啊,怎么可能会裂开呢?依依蹲下身子,撩起凌轩的裤腿一看,只见伤口上的线都已经断了,切口也不平整了,歪歪扭扭地长着,伤口周围已经红肿,有发炎了,伤口里面都已经化脓了,依依站起来,说道:“为何不早点过来让我医治?这都已经几天了,再拖下去,你是不是不想要这条腿了,你想锯掉它吗?”这脚伤肯定和上次的箭伤是一起受伤的。

凌轩警惕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几天了?”难道她知道密室里面具人就是他了?

依依瞧他这么防着她,自己才没有兴趣去泄密呢,也没有兴趣想知道他那天到底干什么坏事去了。依依咳了一下,镇定地说道:“我就是根据你的伤口发炎的情况推断出来的。”

“你帮本王看看,把它恢复。”

“切,你真当我是神仙啊,坏了就找我修,我就能修好啊。”依依没好气地说道,最讨厌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任的病人了,这不仅仅是对自己的身体不负责,而且还是对他们这些医生的劳动成果不珍惜。

“你找人去外头药铺买一副麻沸散的药材回来熬,熬好了,喝下去再做手术。”

“为何要去外面买麻沸散?你这里不是有麻药吗?”

依依朝他瞟了一眼,说道“我这药材有多珍贵你知道吗?用一点就少一点,所以能不用就不用,既然你这个是个小手术,能用普通的麻沸散代替我的麻药,我干嘛要浪费我珍贵的麻药呢?而且你这个又不急,完全可以等上一个时辰,等要熬好再手术了。我那麻药是可以立马见效的,自然要留着急需手术的时候才用了。而且那么好的药给你这种不知道珍惜身体的人用,简直就是浪费,说不定你下次又把伤口弄坏了,难道我又浪费一支麻药?”

依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凌轩也没有打断她,也没有生气她的唠叨,想起那天在密室里见她从那个移动的空间里放入药材和器械,可能那个空间就是她从另一个世界带过来的吧,只是这些东西有限,用完了就没有了,自己已经用三次麻药了,她也不会生产制造出来,既然如此珍贵,那还是不用好了。

“不用熬麻沸散了,直接做手术就行了。”

依依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开什么玩笑,不用麻沸散,很疼的,我要把里面的腐肉剐掉,还要重新缝针的。”

“无妨,本王忍得住。”

“你着什么急啊,敖一副麻沸散也就一个时辰,等等吧,我再给你做手术。”

凌轩再次重申道:“本王说了,不用了。”

依依嗤了一声,牛什么牛,你以为古代有岳飞刮骨疗伤,别人扛得住,那是条件艰苦,不得已为之,你以为你也能扛得住?有麻沸散不用,非得逞能,自作自受。既然你不要,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反正疼的人又不是我。

“随便你,去客房等着,我去准备些东西就过来。”

依依收拾好了医疗器械过来,便要他将左脚架在椅子上,依依将他的伤口露出来,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麻沸散。”

凌轩烦躁地说道:“啰里啰嗦”。

“噫,你真是不识好歹,那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了,等下我动手术的时候,你可别乱动,否则我的刀子割歪了,我可不管,你可不许医闹。”

凌轩虽然不明白医闹是什么意思,但是也明白闹字是什么意思,凌轩说道:“自然”。

既然得了承诺,依依撸起袖子就开始干活了,给伤口上涂上酒精以后,便用刀子沿着上次的缝合线,将伤口割开,这点痛,凌轩表示没有一点压力。依依接着将里面的腐肉一点点挖出,因为依依习惯了病人是有麻药的,所有动作又快又有劲,凌轩不禁咬牙皱眉起来,这个女人可真的是太粗鲁了。就不能轻柔一点吗?

依依感受到这条腿的肌肉紧绷了起来,这才想起他是没有用麻药的。依依拍了拍他紧绷的小腿肚子,说道:“肌肉放松点,不然我没法给你好好缝针,否则现在给你缝合好了,等你肌肉放松下来后,刚刚是平整的缝合线就变歪了。”

凌轩便放松了下来,可是依依一动手挖腐肉的时候,他的肌肉就不自觉地开始紧绷起来,凌轩跳了下眉毛,这真的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就是肌体的自然反应啊。

依依低头轻轻地开始挖,放慢了速度,突然叫道:“你不是会点穴道吗?把你这条腿的穴道给点了,你不就不能控制你的腿了吗?肌肉就不会紧绷了。”

依依突然的叫声,差点就把凌轩给吓了一跳,哪有一个大夫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这么一惊一乍的?

凌轩挑了一下眉毛,小丫头还挺聪明的,于是凌轩伸手快速地将左腿上的穴道点了,这样自己就控制不了左腿的肌肉了。

依依再继续给他处理伤口,果然肌肉是放松的状态了,点穴道这个方式果然好使。看来以后可以多多使用这个方法啊。依依便迅速地清创,缝合,手术针拿在手上快速地刺破肌肤,穿插来穿插去,犹如一个绣娘一样,拿针刺过去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犹豫。动作干净利落,下手时该狠就狠。

依依扎好最后一针,打了一个漂亮的手术结,又抹上了膏药,拿纱布缠上,把他的裤脚放下来,抬头说道:“好了。”

依依抬头的瞬间惊呆了,凌轩怎么了?怎么满脸的冷汗啊?而且脸色有些惨白,额头上的青筋凸起,依依说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凌轩咬牙切齿,用牙缝里挤出声音来:“夏依依,本王的腿虽然点了穴道,不能控制腿上的肌肉,可是腿上的痛觉还是能感受到的。”

“啊?你能感受到疼痛的?”依依惊讶地说道。

“你说呢?要不要我点你穴道试试?”凌轩都快疯了,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一点点常识?连这个都不知道。难怪她刚刚下手那么狠,完全不管自己会不会痛,下手那么重,简直要了自己的老命,原来是夏依依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感觉得到痛啊,早知道她这么笨的话,自己就应该在她下第一刀的时候就跟她说清楚,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虽然点了穴道,但是自己还有痛觉的。结果现在白白受了这么些苦了。

依依连忙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这么说刚刚他是在忍受这剐肉和缝针的疼痛的,只是控制不了左腿而已,难怪他疼出了一身汗来。

依依说道:“你别这么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好不好,我要你喝麻沸散的啊,是你自己不要,现在却来怪我?这可是你自作自受的。”

我又不是学武的,我哪里知道点穴道之后还会有痛觉啊,这个不能怪我的啊,是他自己不说,而且他自己还硬要忍着这么痛的手术干嘛呢?

怪就怪他自己逞强啊,跟自己无关。

依依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倒是看得凌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凌轩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太能说了,居然把自己反驳得无话可说。说来说去,到最后,反倒是自己的错了,没有见过这么能颠倒是非的大夫。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好好养伤,别再弄伤了,不然,你这伤可就不好恢复了。你到时候一条腿好,一条腿坏,那就是一个跛子了。”

“你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凌轩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说话就没有好听过,也不知道那个许睿怎么忍受得了她的。

依依扬眉:“忠言逆耳利于行,不知道吗?”

凌轩再次被她噎了回来,这女人,牙尖嘴利的。

凌轩便让天问推着他回了王府。

驿馆里

“二王爷,杜凌轩去了静苑找轩王妃。”

“找她干嘛?”

“属下不知,杜凌轩进去聊了一会就和轩王妃去了卧房,隔了半个时辰,杜凌轩就出来了,直接回了王府。”

白日宣淫?

他还有那能力吗?想不倒哦,看似老派的轩王,居然这样的放荡。阿木古孜嘲笑道。

几天后,一直找不到刺客的踪迹的禁卫军们都被召回了,京城又恢复了原来安静的状态。

阿木古孜带人去了同欣客栈,这儿就是金凤山顶上那个通天阁分舵联系点。

阿木古孜说道:“我有单生意给你们做。”

------题外话------

推荐好友(浴雨与鱼)的文《废柴要逆天:腹黑女狂神》

当高冷女主,遇到腹黑男主。秒变坑货女强盗!摸胸揩油耍流氓,殊不知,马上就要被某人抗上床。



“雪雪雪…雪儿,求你放过我吧!我只是和你抢了一颗灵芝草而已,我的东西全给你了。”某美男已经垂垂欲泣。

“不够!这只是利息!”某女不屑。某男一个气火攻心,晕了过去。

临走之际,却是脑袋一抽,忍不住朝着美男光裸的身体又是摸了一把。小脸一红,却终是嘴硬。“哼!也算利息。”

就在某女才走,某美男便一个鲤鱼打挺,摇身一变,继而再变翩翩公子哥。

“啧啧啧…亏得本大爷机敏,终于让你这个臭丫头垂涎我的美色了。”某男笑得风骚摇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