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王爷宠你得紧/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封密信全程都只是一些数字,就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哪里能看得明白上面写了一些什么啊?难怪杜凌轩都没有解出来。

根据上一世的记忆,依依将各种密信规则给回忆了一遍,那些太高级的电子码之类的密文,他们这些人应该不会使用的。这些数字应该是每一个数字代表一个特定的字符。

依依说道:“像这种数字类的密文,应该会是还有一个正本的,这些数字和那个正本相对应,只有找到正本,才能解密。”

“正本?本王上哪里知道他的正本是什么?”

“我的猜想,这些数字应该是那个正本上那个文字对应的排位,比如这个开头的135,应该就是指那正本上的第135个字,他们两方都有一本一模一样的正本,只有拿着本正本数字数,才能把这封密信解密出来。”

“本王明白了。”凌轩点点头,这确实是有可能的,只是这正本却难以找到,阿木古孜已经回国了,他应该不会把这么重要的线索给留在东朔。按照夏依依的说法,应该在写这封密信的人手里也有一本相同的正本,所以,在北疆的军营里应该能找到。

“天问,你把夏依依的这个方法告诉夜影,让他在北疆搜寻一下那本正本,一定要速度快,否则若是被对方发觉不对劲的话,很有可能会快速地将正本毁掉的。”凌轩吩咐道。

“好,属下立即去飞鸽传书。”天问立即退了出去传信去了,屋里就只剩下杜凌轩和夏依依。

依依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付钱了吧。”

凌轩扬眉,说道:“本王都不知道你这个方法究竟是不是对的呢,而且万一找不到正本,那也是白搭。还是等这封密信解了以后,本王再给你钱吧。”

“可是我觉得我的方法应该是对的。”

“你也说了是应该,就是说还有一点可能是不对的。那万一不对,你又卷走了钱,本王不就亏了吗?”

“你还能亏?你哪里会亏了?我才是亏大了好吗?帮你办了那么多事,也就上次给你医治眼睛和腿的时候收过一次诊费,其他的事,你都没有付钱。”

“本王付得那次诊费可是很高的。够你潇潇洒洒地过上几年了。”

“哼,那也没有鬼谷子的诊金高。鬼谷子在你府上白吃白喝了那么久。还紧紧只是解了你的毒而已,根本就没有办法治你的眼睛和腿,可是你却付了比我多十倍的诊金啊。你还好意思说啊?明明我的功劳你他的功劳要大一些,诊金却比他少。”

“你可是真的贪心,那么多的钱还满足不了你的欲望。”

“本来当时我觉得好多钱啊,还高兴了好久,可是自从知道鬼谷子的诊金之后,我就高兴不起来了,这真的是太不公平了,我心里不平衡。”

“他的诊金一向都要求很高。”

依依扬眉:“这么说,是我的错了?怪我要求低?那我现在就要求涨价。”

“行,你要是想心里平衡,本王也按照他的那个诊金,给你补上,行不行?”

“行,当然行了。”有钱拿,谁不要啊?

依依伸出了手,五个手指头还得瑟地抖动着,说道:“呐,给我啊。”

凌轩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是以为本王随身都带着巨款在身上吗?明天,你来账房领钱吧。”

“为什么要明天?今天不行吗?省得我还得再跑一趟。”

“账房也是需要时间去挪动资金的,你就这么懒?跑一趟还嫌累?”

“对啊,我就是懒,怎么的?我再怎么懒,也比你勤快啊,你是天天就知道动动嘴皮子,跑腿干活全是别人的事,我可是啥都是自己跑腿自己干活的。”

“你这么有钱,你怎么就不买几个丫鬟小厮伺候你呢?”

“我嫌别人盯着我,不自由。”

凌轩心里冷哼一声,是怕有丫鬟小厮在静苑里妨碍她和许睿约会吧。

“本王听说,鬼谷子住你那里去了?”

“你消息倒是依旧这么灵通的啊,他说了,是你把他赶走的,他没有地方住了,就找我来了。他的心理是斗不过你,还能斗不过你的王妃?可惜他想错了我的身份。”

“你若是觉得他们两个住在你那里不方便,那本王就让他们再回王府住着吧。”

依依双手在胸前交叉搭着,说道:“呦,你这是干啥啊?你是在为自己撵他们出来的后果善后吗?”

“那他们就还是住你那里吧。”本王好心帮你解决麻烦,你还来冷言嘲讽本王,真是好心没有好报。

依依说道:“别,他们两个正在王府客厅里喝茶着呢,就留你这吧。”

“他们怎么来了?”

“从护国公府跟着我来的。”

凌轩皱了下眉,这两个人天天跟在夏依依身边可不好,鬼谷子就算了,毕竟是个老人家,可是那个严清,可还是个中年人呢,又没有老婆跟在身边,哪天要是控制不住,对夏依依起点什么怀心思,夏依依哪里招架得住?夏依依这种蠢货,在宫中都能被张嬷嬷那种在茶里下药的低劣手段给祸害了,那个严清若是要下药,完全可以做到悄无声息,不行,夏依依太不安全了。

“本王让他们留在这里,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好,那我出去跟他说一声啊。”依依说着就要走。

凌轩有些苦涩地问道:“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真的行吗?”

“行的,有什么不行的,这么久了,我不是也一个人照样过来了吗?”

“呵呵”凌轩干笑了几声。

依依来到大厅,鬼谷子早已经不在大厅里坐着了,真是一刻也闲不住,也不知道他上哪里逛去了,他应该不敢在王府里面偷采花花草草的吧?依依带着怀疑的心态往王府的后花园走去。让依依惊讶的是,鬼谷子居然死性不改,在那里盗采,而且还跟王府的侍卫起了争执,看样子应该是盗采的时候被侍卫抓包了。开玩笑,王府的侍卫这么多,连飞进一只苍蝇都会立马被发现,鬼谷子在这里大剌剌地偷采花草,可不是会立马被发现吗?

侍卫说道:“你居然敢偷采王府的花草,你知道这草有多珍贵吗?”

鬼谷子仰着头,看着比他高出许多的侍卫,说道:“老夫自然知道了,老夫做药这么多年,不贵的药,老夫还懒得采呢?”

“你!”侍卫被他气得个半死,自己是来教训他的,他怎么还一副得意的神色,“你采了了药,就得赔偿,而且按照王府的规矩,偷盗东西要砍了双手。”

鬼谷子将拿着花草的手往后一缩,生怕被侍卫给砍了,说道:“老夫可不是在偷盗,老夫在这里采花草可是经过你们王妃的同意的。”

侍卫有些半信半疑,今天鬼谷子确实是和王妃一起来到府上的,至于王妃会不会同意他采就不知道了。侍卫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说谎啊?”

鬼谷子眼尖地瞧见了依依正往这边赶过来,便连忙喊道:“师父啊,你都同意老夫在这里采草药的,你府上的侍卫还要砍老夫的双手啊。”

鬼谷子挣脱了侍卫的手,快步往夏依依这边跑,一边跑一边朝夏依依使眼色。

依依眼眸暗了暗,这个鬼谷子,居然打着自己的旗号在这里偷采,依依快步迎了过去,低声说道:“鬼谷子,你怎么在王府也偷采上了呢?凌轩可不是个好惹的。”

鬼谷子说道:“师父啊,老夫实在是看着王府里的这些珍贵药草不入药着实可惜了。你就帮帮我吧,要不然老夫的手被砍了,还怎么帮你打下手?还怎么治病?天下苦难的病患可都等着老夫呢,你就算是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也要保住老夫的这双手啊。”

依依斜了他一眼,说道:“你啥时候给黎民百姓诊治过了,你可都是在上流社会混的人。”

“谁说的?老夫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给贫穷百姓治病的,而且不收诊金。老夫这些年从权贵手中赚的高价诊金,可有不少是补贴到那些穷苦百姓手里的。”

“看不出你还有这么高的觉悟啊?”

“那是,快去救老夫吧。”

依依走了过去,说道:“嗯,是我同意的,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那侍卫朝依依作了一下揖,就离开了这里。

鬼谷子见他一走,连忙又跑进了花圃里采了起来,依依赶紧跑了进去,一把揪住了鬼谷子的那把胡子,鬼谷子有些心痛他的这把漂亮的胡子,连忙喊道:“别揪了,别把老夫的胡子给揪掉了。”

依依说道:“你怎么还采啊?我刚刚只不是是为了应付那个侍卫罢了,我可没有同意你采花啊,而且这王府里,也不是我说的算,到时候,王爷可是要连我的双手也一起给砍了。你要是这样,我可不管你了,我先跑了。”

鬼谷子笑嘻嘻地说道:“师父,你这说的啥啊?在护国公府,你就不让老夫采,你说护国公府不是你家,老夫也就相信了,毕竟你已经嫁出去了。可是这王爷府是你家啊,你怎么还说话不能作数呢?”

“这不是王爷当家吗?他那个性子,我哪能说得上话?”

“依老夫看,现如今,他说的话都不做数,你说得话才作数呢。”

“你瞎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呵呵,小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吧,依老夫看啊,王爷可宠你得紧,自然会听你的了。”

依依皱眉说道:“你胡说八道个什么?”

“你看看,你才离开王府没多久,他就巴巴地找人把你接回来,以他的性格,都能主动派人接你回来,不是想你得很吗?”

“你想多了。他不过就是有事找我罢了。我啊,现在就要回静苑去了,他说了,要你还是留在王府里住着。”

鬼谷子转了一下眼睛,说道:“哼,那小子当初把老夫赶走,现在发现老夫跑你那里去住了,他肯定是吃醋了,才想着把我从静苑赶走。哼,老夫偏偏就不回去。”

“吃你个大头鬼的醋啊?你一个糟老头的醋,有什么好吃的?做你的春秋大美梦去。我不管你了,你留在这里吧,我走了。”依依说道,松开了鬼谷子的胡子,转身离开。

鬼谷子草药也不找了,连忙跟了上来,说道:“师父,你别抛下老夫啊,你上哪儿,老夫就跟随你左右。”鬼谷子可是还想要从夏依依这里学一点本事呢,而且夏依依手里头还有那么多的医疗器械,都还没有舍得给自己呢,自己没有拿到手,又岂肯这么轻易地放弃,自然要跟在夏依依身边了。

鬼谷子一脸谄媚地跟了上去,紧挨着夏依依的步伐,生怕夏依依把他给抛弃了,简直就像个防丢的小孩,屁颠屁颠地跟在大人身后一样。

依依额头上都下来了三条线,这个鬼谷子,怎么就跟块口香糖似的,黏糊糊的,甩也甩不掉了,他还真的打算跟自己一辈子啊?连轩王对他的神情接待都不要了,偏跟自己去住那个小小的静苑,真是个怪老头。

凌轩得知鬼谷子根本就不肯住在这里,居然跟着夏依依还回了静苑,凌轩气得不行,但是也没辙。对于王府花园里损失的那些珍贵花草,凌轩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虽然凌轩知道是鬼谷子冒充夏依依的名义采的,可是既然夏依依维护他,也就算了,就当是看在夏依依给自己解了这封密信的面子上吧。

凌轩只肯承认是看着密信的份上,而不肯承认是看在夏依依的面子上。

死鸭子嘴硬。

依依跟鬼谷之子回到静苑还没多久,许睿便来了。徐许睿一见鬼谷子在这里,还以为夏依依生了什么病,连忙关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有啊!”

“那怎么谷主在这里?”

鬼谷子上前说道:“你这小年轻是谁呀,来找老夫师父有什么事啊?老夫师父看病,诊金可高的很。”

“师父?”许睿十分惊讶,夏奕居然是鬼谷子的师父?怎么从未听她提过?夏奕有这么高的医术?

“对,她就是老夫的师傅,不过老夫刚刚拜她为师没多久。不过这与你无关。你来找她何事啊?”

“谷主好,在下东城许府许睿,是夏奕的好友,过来也无事,就是找她闲聊罢了。”

鬼谷子瞧着他看夏依依的眼神不对劲,哪是普通好友?分明是热恋当中的眼神,鬼谷子眼睛上下扫了一眼许睿,长得倒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谈吐得体,气度不凡,东城许家,想必就是四大商行中排行第二的许家,那他就是许家的大公子了。这个公子倒是个不错的,只是他怎么能勾搭王妃呢?鬼谷子正要教育他,被夏依依一把就拉走了。

鬼谷子被夏依依拽着走,硬是把到嘴边的话也给拽走了,说道:“你这小丫头,又拽老夫干嘛?”

依依把鬼谷子拉回了他的房间,关上了门就说道:“鬼谷子,你不要问东问西的好不好?总之你要记住我的身份是护国公府的私生女,我叫夏奕就行了。”

“为什么?你明明就叫夏依依嘛,哪是什么护国公府的私生女,你可是轩王府的王妃啊。”

夏依依低下了头,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耸耸肩,缓缓说道:“行了,我也不想瞒着你了,我就如实告诉你吧。其实我跟轩王已经和离了,所以我才一个人住在静苑里的,只不过我们没有对外公布而已。而外面那个人是我的男朋友。”

鬼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自己之前还一直以为轩王很喜欢夏依依呢,原来他们两个都已经和离了。鬼谷子说道:“你们为什么和离?你们两个不是郎才女貌,挺般配的嘛。是不是外面这个人拆散了你们?”

依依都快炸毛了,这个鬼谷子是不是老眼昏花了?“你哪只眼睛瞧出了凌轩跟我般配了。你难道不觉得外面那个许公子跟我更般配吗?”

“他怎么可以勾引有夫之妇?就他这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可切莫被他骗了。”

“他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说起来是我骗了他,不过我跟他是真心相爱的。”

“你就不怕轩王把你们两个沉塘?”

“不怕啊,他早就知道了,但是他并没有在意,而且他曾经说过他中了毒,说活不过今年了,他宁愿放我一条生路,免得到时候他死了以后我还要被殉葬。”

“你也知道轩王中毒的事情?”轩王可是要他严守秘密的。

“知道,他曾经来找过我,可是我也没有办法给他解毒。我甚至查不出他的血液里面有任何问题。”

“这毒是这样子的,在没有发病之前,身体是没有任何征兆的,所以你查不出来,也不怪你,老夫是以前碰到过中这种毒的人,所以才把出脉了。如果你实在救不了轩王,你跟他和离倒也是件好事,免得日后你样一个人孤苦零丁的过一辈子或者被殉葬,你还这么年轻,早点离开王府也好,不过你要是想找自己的幸福,还是得睁大眼睛看看清楚,可千万别被那小子给蒙骗了。”

“这还用你提醒吗?我对他很了解,无论是他的才华和人品,还是他的为人处事,都很好,我对他很满意,而且我相信他不会辜负我的。”

“会不会辜负你这可说不准。不行,老夫可得替你把把关,免得你这么单纯的小丫头被人家给骗了。”鬼谷子说罢便打开门就往外面走。

依依连忙低声喊道:“你要干嘛去?你可别乱来呀。”

可是根本就喊不着鬼谷子了,鬼谷子已经与如同一阵风似的就蹿了出去,跑到了许睿的面前说道:“你真的喜欢夏奕吗?”

“谷主,在下对夏奕是真心的,在下确实是喜欢她。”

“那你打算何时上门来提亲呢?”

“只要夏奕同意,在下会立即回去跟父母商量提亲事宜。”

“她现在就已经同意了,你现在回去问你父母吧,不过老夫可把话说明白了,她可是护国公府的私生女,并不在护国公府的家谱上面,护国公府上从未公开承认过她,你要是娶她的话,你可想清楚了。”

许睿的神色暗了暗,确实,以夏奕是护国公府私生女的身份来说,与自己实在是有些不般配,自己的父母自然是不会答应的。倘若她是堂堂正正的护国公府的小姐,他父母自然会答应,可是私生女的身份会被人看不起。不管怎样,还是要回去问问。许睿说道:“好,我现在就回去跟我的父母商量一下。”

夏依依连忙走了过来跟鬼谷子说道:“鬼谷子,你怎么……”

鬼谷子连忙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放心,一切有老夫给你把关。”

依依瞪了鬼谷子一眼,她哪有答应过许睿的求亲了?鬼谷子居然私自帮自己答应了下来,这可是自己的终身大事啊,自己都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鬼谷子给答应了。不过有鬼谷子开口,也好趁此试一试许睿,他究竟会不会嫌弃自己这个私生女的身份吧!

夜影一收到天问寄的来信,夜影立即跟白澈以及丁大力等几个重要的核心人物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

丁大力一听便立马拍了桌子说道:“这还不好办?老子立马派人搜查整个军营里的帐篷,一旦发现有书的就把他们全都给抓起来。”

“有书就抓,那可得抓多少人去?”

丁大力嘲笑道:“白公子,你以为这些打仗的小兵都像你一样都是有大学问的人啊?他们可都是些目不识丁的,哪里会看什么书,整个军营里的有书的人也不会有多少个。”

白澈冷哼一声:“哼,那先把我抓起来好了,我的书最多了。”

夜影缓和了一下气氛说道:“这样吧,稳妥起见,我觉得应该派人把他们全都拉出去训练,然后趁着帐篷里没人,偷偷的搜查他们的帐篷,核对一下书籍,如果哪本书跟这一封密信对应得上的话,就抓这个人就行了。”

“嗯,这个办法也好。那我们现在立即行动,以免夜长梦多。”

果然,在一个帐篷里找到了一本史书。跟着密信上面的数字对应起来,便翻译出一句连贯的句子来。而且还在他的枕头里发现了一份还没有来得及寄出去的信。只怕刚刚若不是来个突然的紧急训练,他没有空出去,怕是今天他就能把这信给寄出去了。

白澈将这两封密信给翻译出来,一看便大惊失色。原来之前截获的一封信说过,有个代号为“杏仁”的奸细,原来他就是那个杏仁。而且西昌和阿木古孜已经打算要派重兵压境,同时攻打东朔。

一会丁大力就把整个军营的帐篷都给搜遍了,居然搜出来十几本这样相同的史书,夜影从来都没无法想象自己的军营里头,居然有这么多个奸细。

连忙将他们都给抓了起来,又给轩王寄出了一封信。

天问走了进来,跟凌轩说道:“王爷,夏依依的办法果真是奏效,夜影已经把这封密信给找出来了,而且在军营里头还找到了十几个拥有同样的正本的奸细。另外还找到了一封还没来得及寄出去的密信。”

天问将两封密信交给了他,凌轩接过来一看,皱眉紧皱,这次的事情果然如自己所预料的一样,他们要联合攻打东朔。

“把密信转交给皇上,要他赶紧派兵。”

皇上上一次还存有侥幸心理,现在,这确确实实的证据摆在了自己面前,此时心里才后悔没有早一点听从凌轩的建议,如今再派兵去,只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了。连忙派重兵赶往北疆支援,带兵之人正是之前他们推荐去押运粮草的袁自清,轩王的旧部。

突如其来的信息传来,这一下整个朝廷都炸开了锅。

“没想到北云国居然跟西昌国联合起来了,他们密谋已久就是为了共同攻打我们东朔。”

“北云国真是狼子野心啊。”

“早知道阿木古孜会这样,那我们当初就应该将那小子杀死,让他回不了西昌。”

“现在派兵还来不来得及,希望他们不会这么快动作就好了。”

那些朝廷官员一个个担忧不已,表现出对东朔安危的担忧之情,一个个的义愤填膺,都显得十分的忠君爱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主动请缨要上战场杀敌。

一时之间,整个东朔的气氛瞬间急转直下,人人自危,甚至有些商家就已经开始囤积粮食,布匹等生活必须品了,以便在战乱时,暴利出售。而那些百姓开始疯狂地到处购粮,让自己以后还有口饭吃。

依依在府上连等了几日,都没有等到许睿的回信,依依冷笑一声,在这个门第森严的社会,特别是大户人家,哪家不是要门当户对,又十分看中对方的家世和身份?虽然自己以前是男装的时候,自己又曾经救过许碧瑶,许家老爷和夫人对自己可也算是十分感激的,对自己也挺尊重。但是感激归感激,这一旦牵涉到许睿的婚事了,也难免会思忖一二。他们不同意倒是在依依的预想当中的,只是不知道许睿究竟怎么想的,他会不会为了自己跟他的家人反抗?

自从许睿回府之后,这几天来,依依便变得神情恍惚起来了,每日里心不在焉的。

鬼谷子可是十分会享受生活,搬了个躺椅到院中晒着太阳,一边摇啊摇的,就觉得眼皮子直打架,“真是春困了,”鬼谷子喃喃自语,眼睛一闭就开始睡觉,金色的太阳洒在了他花白的胡子上,透过胡须在他的脖子上投下了斑驳的影子,随着鬼谷子轻微的呼吸,胡子微微的颤动着,那些影子微微摇曳。

鬼谷子在这里的生活可谓十分的惬意,比起在轩王府要惬意许多,在轩王府的时候,走哪儿都有侍卫跟着,盯着他,就像防贼似的。这静苑虽然不像在王府似的每天山珍海味的,又有那么多仆人伺候,可是在静苑里,吃得也不错啊,反正他有的是钱,只不过严清的厨艺实在是太差劲,远远达不到他的舌尖上味蕾的要求。但是在这里自己不管干啥都没有人盯着不是,无论是去别人府上,还是去客栈住着,哪里有在静苑呆着舒服自在。

鬼谷子的耳朵十分灵敏,听到了夏依依深一脚浅一脚的虚浮的脚步声,鬼谷子微微抬起了眼皮,透过睫毛的缝隙里看到夏依依正将鬼谷子屋里的药材搬出来晒。

鬼谷子噌地一下睁开了眼睛,从躺椅里弹跳了起来,一个健步冲了过去,边跑边喊道:“唉呀,你这小丫头,你又来给老夫捣什么乱啊,快搬回屋里去。”

依依抬头一脸无辜,又有些不满,看着鬼谷子撅着嘴说道:“鬼谷子,我哪里是在捣乱啊,这几天看到你天天晒这些药,我看今天太阳又好,最好晒药了,我看你睡得正香,好心让你睡一觉,我帮你晒晒药,你还说我捣乱?真是好心没有好报,好心当做驴肝肺。”

鬼谷子一把抢过了那一箩药材,心痛不已,说道:“已经晒好了,今天太阳又这么大,要是这么晒上一天,这好好的药就都晒焦干了,就把好好的药给毁了,不是所有的药都需要晒那么干的,知道吗?”

依依扁扁嘴:“你又不说,谁知道。我又不懂中药材。”

鬼谷子气鼓鼓地说道:“老夫怎么没说?昨儿收药材的时候老夫就跟严清说了药已经晒好了,不用再晒了。”

“对啊,你是跟严清说的,又没跟我说咯。”

“老夫说这话的时候,你就站在旁边,你还插嘴说才晒了五天就好了?”

依依挠了挠头,讪讪的笑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哦。”

鬼谷子敲了依依的脑袋一下,说道:“你这丫头啊,这几天心不在焉的,就是为了等许睿的消息吧?哼,老夫就知道,只要老夫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那个许睿,现在就龟缩着不出来见你了,他肯定是不会娶你的了,你就趁早歇了这份心吧。”

依依嘟囔着嘴低沉着头说道:“我才不是为了他呢,他不娶就不娶,我又不是嫁不掉。”

“就你嘴硬,口是心非。”鬼谷子说道,给依依甩了一个大白眼,抱着他那些珍贵的药材放回屋里去了,生怕在外面陪夏依依多唠一会儿嗑,这药效就又减弱了几分。

鬼谷子一回来就见夏依依还怔怔地站在原地,半晌都没有挪动过一步,好像那双脚钉在了原地似得。

鬼谷子摇了摇头,走过去说道:“唉,小丫头,不要难过啊,他看不上你这个私生女的身份,也是在所难免的,俗人一个嘛,哪能摆脱这些世人的烦恼呢?”

依依抬头问道:“如果不是以私生女的身份,而是以夏依依的身份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他们更不会娶一个二婚的女子了。”

“鬼谷子,那你能不能给我弄一个假身份?”

鬼谷子得意地捋了捋胡子,摇头晃脑地说道:“老夫这么多年,也诊治过不少达官贵人,若是跟他们求个情,给你弄一个假身份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夏依依两眼发光,仿佛又看到了前途一片光明,似乎拦在自己和许睿之间的障碍都可以因为自己的一个新身份而一扫而空。

鬼谷子说道:“你若是无人问津也就罢了,换个身份也能活得很好,可是你可是名满东朔的第一美女,有当过轩王妃,这上流社会里有几个不认识你的?你那假身份藏不住的。”

依依眨着眼睛说道:“鬼谷子,你的医术这么高明,不知道你会不会整容术?”

鬼谷子摇了摇头,说道:“老夫不会整容术,不会毁容还是很在行的,你看你脸上哪个五官不顺眼了,老夫可以帮你割掉。”

依依阴沉着脸说道:“鬼谷子,我在跟你说真的,你却在跟我开玩笑。”

“老夫也在跟你说真的啊。不过小丫头啊,那天你不是跟老夫是你们是真心相爱的吗?既然是真爱,又何须担心这些呢?如果因为惧怕这世俗的阻碍,而没有走到一起,说明你们并不是真爱,否则,那许睿为何不肯放弃继承他这万贯家财的许家,跟你海角天涯的浪迹呢?也许今天你为了她,换了一张脸,换了一个身份,可是哪天他会不会看着你这张假脸赶到厌恶呢?那就好像跟一个陌生人成亲一样,你还是你吗?你已经不是你了。”

依依苦涩地说道:“冲破枷锁,谈何容易。”

这时,严清拎着个空米袋回了静苑,精神怏怏地,鬼谷子一见那个空米袋,便破口大骂道:“你这是干啥?她因为失恋了,心不在焉地,才做错了事。难道你也失恋了?一点精神头也没有,米也没有买回来,老夫叫你去买米,连这点小事也做不成了?”

失恋?依依真是要被鬼谷子气个半死,哪能像他就这么大声将这事给嚷嚷出去?

严清苦逼着脸说道:“师父,我哪里是没有用心去办事啊,今天我从东城跑到西城,又从北城跑动南城,我的腿都快跑断了,可是根本就买不到一粒米,所有的商铺都不卖米了,反而挂着牌子高价收米。这全城到处是在买米的人,可是大家都没有买到米啊。”

依依说道:“啊?怎么会这样啊?”

鬼谷子斜了她一眼,说道:“这段日子,你失恋了,你当然没有心思关心其他的事情了,你不知道,北疆那边夜将军在军营里抓了好多个奸细,还查出了密信,北云国和西昌国一直暗中联络,想联合起来一起攻打东朔,昨天皇上才收到信息,就派了兵前往北疆支援,想必是那些商家为了囤积粮食,才会这么做的。”

依依哭着一张脸说道:“鬼谷子,你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地就说我失恋啊?这不是还没有得到回信吗?也许过几天就有消息了。”

鬼谷子白了她一眼,说道:“痴人说梦!”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依依有些得意地看了一眼鬼谷子,傲娇地说道:“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都不用等几天,现在就来了。”

鬼谷子冷哼一声说道:“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好得意的,他带来的也不会是好消息。”

“……”乌鸦嘴!

------题外话------

昨天第一百三十三章文末几百字严重错误,已经修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