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腹背受敌/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一打开门,来的人竟然是许碧瑶,依依往身后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许睿的踪影,依依有些苦涩,也有些悲凉,他竟然还不来,哪怕是他拒绝了自己,他也该过来说一下,就连说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吗?竟然派许碧瑶过来当传声筒?

许碧瑶见着依依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夏依依,还将目光停留在了依依平坦的胸膛上,疑惑地说道:“夏奕,你真的是女的?”

笨蛋,我这是裹了裹胸布好吗?要不然能这么平坦?依依点点头,说道:“是的。你进来说话吧。”

依依问道:“你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那天我哥哥回家跟我父母说了,要跟你提亲,只是我父母觉得你的身份有点……”许碧瑶支支吾吾地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身份有些低,有些难堪,是吧。”

许碧瑶点点头,说道:“我父母不同意,但是他们松口了,说可以纳你为妾。”

“妾?呵呵!”依依冷笑道,自己居然被安排了这么一个“重要”的角色,可真是难为了许老爷和夫人松口,让他们两个也能走到一起,只是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角色。别说只是去当一个妾,即便是自己当正妻,她也不要允许他再纳妾,许睿只能有她一个,否则,自己可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一想起要和别的女人共同伺候同一个男人,她就觉得头痛、羞辱。

许碧瑶说道:“夏奕,你别难过,我哥哥他没有同意,他说了要娶你为妻。所以,他正在努力让父母答应。”

“如果你父母同意他娶我为妻,那他还会不会纳妾?”

“这个……应该会吧。”许碧瑶抬头说道:“夏奕,你不会是想要独占我哥吧?”

依依笑道:“有何不可?凭什么男人可以独占一个女人,而女人却不能独占一个男人?”

许碧瑶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怎么夏奕会有这种想法呢?许碧瑶想了一下,倒是有些赞同她的说法,许碧瑶说道:“可是女人哪有这个权利呢?”

是啊,国家法律规定了的,女人必须从一而终,而男人却可以三妻四妾的,总不能让皇上把规矩给改了吧,皇上自然是第一个不同意的了,不然后宫就一个皇后,皇上得多厌倦她啊?

夏依依说道:“未来的某一天,一定会实现的,只是你没有生活在一个好时候。”

鬼谷子说道:“你又开始梦想男女平等了是吧?老夫都告诉过你了,那只是一个梦想罢了,你平日里想想也就罢了,你若是想将它搬到现实生活中来,是绝不可能的。你居然想要许睿只娶你一个,而不纳妾?怎么可能?大户人家最看中的就是子嗣了,像他们这种大家族,就是要多子多孙多福寿,就靠着你一个肚皮,能生几个啊?而且男人啊,也都喜新厌旧,哪能天天看着一个女人啊,自然想多纳几个妾侍了。”

依依似乎还从未听鬼谷子谈起过他的妻妾呢,依依便问道:“你既然这么了解男人,那我问你,你又有多少妾侍呢?”

严清连忙朝夏依依挤眼睛,可是夏依依根本就没有看他的眼色,张口就问鬼谷子的私事。鬼谷子面色有些不悦,说道:“老夫都已经老了,那些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依依冷哼一声,只怕他年轻的时候,也没少纳妾。怕是在药王谷里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后宫吧。

依依跟许碧瑶说道:“你哥怎么就不来呢?”

“他可能是想着等劝了我父母同意了,他再来跟你说吧。他可能是怕你听了这些消息,你会生气。而且,这两天,他有些忙。”

严清冷哼一声,将手中的空米袋抖了抖,说道:“他是不是在忙着屯粮食啊?”

许碧瑶瞧见了严清满脸的恨意,看见他手中的空米袋,心里便知道他为何发怒了,许睿这两天确实在忙着囤积粮食,可是所有的商人都在这样做,许家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把粮食卖出去,那样的话,也只是便宜了其他的商家,而自己却亏本了。许碧瑶都不知道如何跟严清解释,若是站在普通百姓的角度上来想,商家这样做确实是不对的。

严清便将刚刚被鬼谷子骂的那一肚子气给撒到了许碧瑶身上,严清说道:“你话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赶紧走吧,你哥哥又不能娶夏奕,他都不肯来,你还跑过来给他当什么传信人。而且你来了也没有用,你还能代替你父母答应不成?你也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家现在这么忙,你出来瞎晃悠干什么,赶紧回去帮着屯粮食去啊。”

许碧瑶被他气得不行,怎么夏奕这么好性格的人,却交了脾气这么坏的朋友。

依依看了一眼严清,他一直都是十分沉稳的,脾气也好,跟鬼谷子几十年了,也没有被他的怪异脾气影响到。

怎么这会儿严清的变化这么大?依依说道:“许碧瑶,这事与你无关,我不会怪你,你回去吧。”

“其实我很想要你做我的嫂子,你以前又救过我,你的性格又好,比起林姀来说,要好太多了?”

“林姀是谁?”依依的头脑里浮现出了上次去春游的时候,在皇家园林翠湖园里,遇见了许睿,许碧瑶,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看起来像是在和许睿相亲约会似的。

许碧瑶惊觉自己说漏嘴,连忙摇头说道:“夏奕,你不要误会,我哥和林姀并没有什么,只是我想把林姀介绍给我哥罢了,不过我以前不是不知道你是女人嘛,而且那阵子我以为我哥喜欢男人,我才想着给他介绍个对象。”

依依满脸黑线,所以许睿和林姀相亲,是自己没有公开女人身份间接造成的?

依依说道:“你回去跟你哥说一声,我要求他只能娶我一个,不能纳妾,他要是做不到的话,就算了,别跟他父母抗争了,趁早该娶谁娶谁,该纳妾的纳妾。”

“夏奕,你这条件未免太苛刻了吧?”

“一点都不苛刻,很公平啊,他纳妾的话,要不我也纳个男宠?”

许碧瑶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哪有她这样说话的?连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来?纳男宠?

“好了,你赶紧回去转告他吧。”

许碧瑶一走,鬼谷子就说道:“你这丫头,说话越发的没有分寸了,纳男宠?有你这样的女人?你不要把男人都吓跑了。”

严清说道:“许睿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来管你啊?人家忙着屯粮食赚钱呢?”严清将手中的空米袋扔在了地上,说道:“家里可是只剩下一顿饭的米了,下一顿饭还不知道去哪里弄米呢?师父,咱们现在有钱也没有用,没地方买去。”

鬼谷子则毫不担心又毫不要脸地说道:“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不是还有你祖师奶奶嘛,主人又岂会让客人饿着的道理?”

“鬼谷子!你们两个大男人将难题抛给我一个女人解决,你们也好意思的?”依依咬牙切齿地说道,客人?哪有这样长期住着蹭吃蹭住的客人?又不是我家亲戚,这个时候一遇到难题了,就都躲起来了?

鬼谷子则笑着说道:“我们两个又不是本地人,在这里可没有田产,不过你可是有一个庄子啊!”

“你打听了我的财产?”看着鬼谷子这张厚颜无耻的脸,依依都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收他为徒,还养着他们。

鬼谷子说道:“这不过就是顺带的事罢了,老夫得了解一下师父你的嘛,不然老夫连自己的师父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依依促狭着双眼问道:“那我也了解了解我的徒弟,说吧,你有多少财产?”

“比你多就是了。”

“比我多,你还蹭吃蹭喝蹭住?”

“老夫的钱要留着养老的嘛。”

“……”

“你快去庄子上弄点米过来。”

依依无奈地摊手说道:“唉,鬼谷子啊,你没有打听清楚情况啊,庄子以前都是李氏占着,去年冬天才还给我,所以去年的粮食都被她刮走了,而现在才春天,都还没有插秧,哪来的谷子?”

鬼谷子说道:“李氏这么坏啊,早知道上次在护国公府遇到她,老夫就应替你出手教训她一下。”

严清说道:“那怎么办?现在没有粮食,要不咱们回王府吧,王府肯定有米。”

“对哦,你们两个赶紧去王府住着吧,反正上次凌轩也说了,要你们住王府的,你们走了,我也减轻一点负担。”

严清疑惑地看着夏依依:“你不跟我们回王府?”

鬼谷子哼道:“她啊,都和离了,不是王妃了,哪还能回王府住着?”

“哦,也对,那你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船到桥头自然直,不是还有一顿饭的米吧,先吃,吃完了我再想办法,你们走了,我一个人很好解决。”

鬼谷子说道:“唉,算了,老夫又岂会这个时候抛下你不管,独自去享乐?严清当了老夫徒弟这么多年,老夫都没有饿着他过。你这当师傅的,才多久就把老夫饿着了。不合格。”

“那你就别当我徒弟啊,我又没有逼你。”依依捏了捏拳头,若不是看在鬼谷子年迈的份上,自己真的要一拳挥上去了。

严清见他们两个又杠上了,连忙躲到厨房里做饭菜去了。唉,自从进了这静苑,他们两个可是都不做饭,可算是苦了自己了。

他们三人吃好饭,又有人敲门了,依依一开门,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几个小厮推了满满一车子粮食来了。

依依皱了皱眉,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们大少爷吩咐给您送过来了的!”

“许睿?”看来是许碧瑶回去后说了自己家里没有米的事情了。

“是。”

依依清冷地说道:“我不要,你带回去吧。”

“啊?你怎么不要?”那小厮有些惊讶,现在全国都在到处求粮,这都送上门的粮食,她居然不要?小厮说道:“夏公子,我们这拉过来也胆战心惊的,路上到处都是求粮的人,我们可真怕被人抢了去,这要是在拉回去,路上又要免不了担心了。你还是收下吧,这可是我们大少爷的一份心意。”

“我不需要,你运回去还给他。”依依嘭地一声将门给关了,懒得再与他们多费唇舌。许睿若是亲自来了也就罢了,自己都不敢出来见我,却让下人送过来,有这个心,却没这个胆,自己真是错看他了。

依依关了门之后,似乎挡出去的并不是那些小厮,也不是那一车粮食,而是将许睿也给挡了出去,心里的那扇门似乎也一并给关上了,她突然觉得心里有一股酸涩的味道,从胃里一直往上涌,冲上了心脏,冲破了喉咙,最后涌上了眼睛,她觉得眼睛有些泛酸,眼睛温热,眼泪充盈了整个眼眶。

鬼谷子见她神情低落,上前安慰道:“丫头,你没事吧?”

她将头往上仰起45度,努力控制泪水不要滑落,随即嘴角扯出了一丝苦笑道:“对不起,鬼谷子,下一顿饭可能没有着落了。我们只能用地瓜当饭充饥了。你们住在我这里,我没有照顾好你们。”

“没事的,丫头,老夫我就算是十天不吃饭,就凭老夫熬得药膳,都可以让老夫活上许久了。”鬼谷子半是开玩笑地说道,自以为很幽默,可以逗她一笑,可是却见她脸上苦涩的笑意越发的扩大,倒是还不如不笑了。

依依说道:“鬼谷子,我先回房间了。”

依依的脚步有些急匆匆的,快速跑回了房间,依依立即将门关了,然后扑倒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脑袋,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扑簌扑簌地往下掉,迅速将被子给湿透了。自己以为自己够坚强,能够爱得轰轰烈烈又能放手得坦坦荡荡。自己以前一直生活在一个童话故事里一般,以为有公主、王子,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爱情结局。可是在这个社会要谈恋爱容易,可是谈婚论嫁却是这么难。自己跟他曾经走得那么近,可是渐渐地,却又因为这些世俗的规矩给隔阂了。他可能终究是无法摆脱世俗的困扰,如果为了自己一个人,他就需要跟他的整个许氏家族做抗争,也许以他的力量,他做不到。也许他能做到,只是他不想做到。

自己曾经自以为遇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人,可是到最后,两人还是出现了隔阂。

鬼谷子如同做贼似得,偷偷地移动着细碎的步子,挪步到了夏依依的窗户外,侧耳听到了夏依依在屋子里低低的闷哭声,鬼谷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心疼她。

鬼谷子摇了摇头,离开了窗外,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严清见状,连忙跟进了鬼谷子的屋子,说道:“师父,夏依依她怎么样了?”

鬼谷子叹了口气说道:“在里面哭。唉,她气性太大了,一直幻想着一对鸳鸯般的婚姻,可是这世道,男人哪有不纳妾的?”

严清睁着眼睛认真地答道:“可是师父你就没有啊。”

“哼,那些个凡夫俗子更跟老夫比吗?老夫超凡脱俗的境界,他们又岂能达到?”

严清笑着拍马屁道:“那是,我师父是谁?那可是一个人在药王谷吃琼浆玉液,修身养性几十年,那些个凡夫俗子又哪里能跟师父比?”

“就你会夸人”

“可是师父,那夏依依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不是她的姻缘强求不来。是她的,也跑不掉,等着吧,也许以后,她才能碰到真正属于她的那份良缘。现在,只是对她的考验罢了。她还年轻,伤心在所难免,等她活到老夫这个岁数的时候,也就能看淡了。”鬼谷子捋了捋胡须,重又坐下来怡然自得地喝茶,似乎一点也不为夏依依的事情而烦恼。

袁自清带领这支援部队迅速往北疆赶去,只是赶到半路的时候,北云国就已经发起了猛烈的进宫。

“不好了,夜老弟,赵熙那混蛋竟然在分水岭、吉吉镇等几个地方同时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现在只怕很难守住了。”

丁大力拎着双锤,一个箭步冲进了军帐里,脸上气得通红,有些气喘,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现在情况有些危急。

夜影倏的站了起来,“他们定然是已经发现我们拔掉了他们安插在军营里的奸细了,所以才会提早发动了战争,现在袁自清肯定还来不及赶过来。现在只得把人都派出去,死守了。”

“可是,赵熙提早安排了许多士兵,我们人数太少,只怕是抵挡不住啊。”

“挡不住也得挡。”夜影竖眉说道,“白澈,现在可有良策?”

“我们不能把人分散开来,否则,只会全线崩溃。我们要着重守住几个重要的防御点,其他的地方也只能暂时舍弃了,这样,还能拖得住一下时间,等到袁自清派兵过来支援我们。”

“嗯,好,也只能如此了。”

西疆边缘有一个小小的镇子,木寻镇,这里的人们生活安逸,男耕女织,社会治安也稳定。这里的人们喜欢用木头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因此,这个镇子有许多出了名的木匠。所以这个镇子因此闻名叫木寻镇。

村头有一片小树林,树木光秃秃的,唯独溪水旁边长了几株梅花树,枝头上的梅花开的正是旺盛,红的白的绽开来梅花仿若在枝头上叽叽喳喳的讨论的热烈,赞扬着那几个姑娘的美貌。

清澈的溪水涓涓的流着,五六个小姑娘蹲在溪水旁边正在一起洗衣服。时不时传来他们银铃般的欢笑声。水花扬起,甩出一串串晶莹的水珠。

一个小姑娘往后瞧了一眼,在树林后有一个往这边不停张望看着的小青年。小姑娘笑了一声,跟旁边的另一个小姑娘说道:“敏儿姑娘,你看那欢子又过来偷看你啦!”

那个唤作敏儿的姑娘往树林里一看,果然在树林里有一个身穿灰色麻布衣服的小伙子正往这边看,一看敏儿往他这边望过来,便连忙转过身去,躲在了树后面,有些害羞和紧张,一转身的时候被旁边的荆棘上的刺给挂住了衣服,手忙脚乱地将衣服拨弄开。

其他小姑娘便都哈哈一笑:“嗨,这欢子害羞哈。”

那敏儿笑了一下,切了一口说道:“真是没出息。”

那些小姑娘说道:“什么没出息啊,他可是我们木寻镇最厉害,又年轻帅气的小木匠,将来定是会有出息的,你若是跟着他,保证你能吃饱喝足,不用担心挨饿受冻啦。”

敏儿姑娘但笑无语,继续洗衣服。

“敏儿,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究竟喜不喜欢他?”

“唉,说实在的,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呢?我们要不帮你去打听打听,看看有什么小伙子适合你,给你牵牵线。”

“敏儿,要不我把我哥介绍给你好不好?好想让你当我嫂子。”

“你们可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再说,你们再说我,我就把你们全都给嫁出去。”敏儿捧起一舀水朝他们几个人泼了过去。

她们连忙用手挡着,求饶的说道:“好好好,我们不说你啦。”

“好啦,赶紧洗衣服回去啦!”

几个人洗了衣服便用桶装着,一起往回走去,一路欢声笑语,欢子看着敏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这才转过身去。手中刚刚采的那一捧新鲜的野山花始终没敢上前去送给敏儿。

不过,让欢子疑惑的是,以前敏儿也是十分害羞,只要自己偷偷的看她,她便会羞红了脸转过身去不看自己。可是近来却觉得敏儿胆子越发的大了,居然会直直地看过来还嘲笑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敏儿她真的改变了。

那敏儿回到了自己家中,这是一个比较破旧的寺庙,独自一人居住在山中的破庙里。她是从小吃着木寻镇的百家饭长大的一个孤儿。

以前,她的这个寺庙都很破旧,房子里全都是灰尘。不过最近几个月,被她给收拾了一下,寺庙就显得干净利落了许多。

敏儿回到家,把衣服晾上,从篮子里拿出在路上采的野菜,烧火做饭,一会寺庙里就飘出了香味来。

西疆驻守的将军是夏依依依同父异母的哥哥,夏子英。他已经在边境几年没有回家了,哪怕上一次夏依依成亲嫁给轩王,他也没有时间回去。

夏子英说起来倒是与夏依依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原本因为自己是男孩,依依是女孩,家庭教育就不一样,子英要去上私塾的,因此,他与夏依依见面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在这,他的母亲李氏又经常与夏依依的母亲夏夫人有矛盾,自己又不好过分的去亲近夏依依,这样会惹起自己母亲的不悦。

这一夜,天空空气异常的闷热,随后天雷滚滚,打起了春雷,天空轰隆隆的作响,下起了瓢泼大雨。夏子英有些睡不着,便起身披了衣服,就坐在桌案前看书。

这一夜,阿木古孜带着西昌的兵趁着雨夜,悄悄摸到了西昌边境,偷袭了东朔的边防。

东朔边防的战士还来不及思考,就被他们突袭了。东朔战士连忙开始拿起刀剑进行反击,一个哨兵拿起锣鼓准备敲锣,结果被阿木古孜一箭给射了下来。

阿木古孜的嘴边泛起嗜血的笑,渐渐的笑容放大,他拉满了弓,射向东朔的士兵,划破夜空,西昌的弓箭手也纷纷的拉弓射箭,箭头转向了一堆慌乱的人群里。东朔战士们连忙躲起来,也拉弓开始进行反击。

“快,快报信”,有人大声喊道。

东朔战士连忙掩护着人去烽火台,那人赶紧跑到烽火台点燃烽火。下一站的烽火台站点上值守的士兵看到这边的烽火台燃起了熊熊的烟火,心里一惊,赶紧也燃起了烟火。只是,他们还来不及反应,这边也已经被西昌人攻破。

西昌军队犹如似如破竹一般,几十万西昌战士犹如洪水猛兽一样,冲入了东朔的土地。

夏子英正坐在桌案前,今天不知怎么的,就觉得眼皮跳的厉害。他喝了一口水,便站起来开始来回踱步。他越来越觉得浑身坐立不安,

“不好啦,不好啦,夏将军就不好啦。”

一个副将咚咚咚的跑过来,还没有跑进来,在帐篷外就开始狂喊起来。

夏子英一听,心猛然的收紧,提起剑就往乱跑,刚到门口就撞见了那个副将。把夏子英的胸膛撞的生疼,夏子英蹙眉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副将嚷道:“那西昌狗贼,竟然在今夜发动了战争,攻破了两道防线,已经往咱们这边杀过来啦!”副将的靴子上沾满了泥巴,泥水沾满了他的裤腿。他跑得气喘吁吁,显然是刚刚从那边得到消息后,便连忙往这边赶。

“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哪儿啦?”

“他们已经到了木寻镇。”

“赶紧集齐士兵,迅速往木寻镇跃进。”

副将问道:“留多少人守着军营呢。”

“留三分之一人马就可以了。”

“是”,副将说道,连忙往后跑去,赶紧去集结士兵,嘹亮的军号在军营里响起,士兵们正在睡觉,听到军号响起,连忙爬起来穿上衣服拿着刀剑就往门口跑去。

踏踏踏踏,急促的脚步声在军营里响起,副将急促地催促道:“快点快点”,他们一个个的拥挤着往门口跑去,夏子英跟几个副将在帐篷里商议行军路线。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所有的战士都已经集齐完毕。那个副将撩开帘子进来说道:“报告将军,人员已经集齐完毕。”

“马上出发,他们两个跟我一起,你就留在这里。”

“是”。

夏子英出了帐篷跨上战马,熊熊生威,对战士们说道:“那西昌狗贼竟然偷袭了我们东朔西疆边境,如今国难当头,战士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就是我们报效祖国的时候到了,你们有没有信心打赢这场战事?”

“有!有!有!”战士们举起手中的剑戟,高声的喊道,整个军营上空,都充满了他们雄厚的声音,他们一个个的热血沸腾,为即将奔赴战场而鼓劲助威。

“出发”,夏子英举起手中的剑朝着木寻镇的方向指着,抽出马鞭往马屁股上一抽,马吃痛,前蹄子高高的跃起,嘶吼了一声,便迅速往前奔跑了出去。

后面骑马的骑兵就立即跟在夏子英后面往前跑去,没有马的那些步兵赶紧快速的跟在骑兵后面跑。他们两条腿自然是跑不过不过马的四个蹄子的。很快就被马给甩到了后面。这几万步兵,就只得在后面快速的往木寻镇的方向跑去。

夏子英带着1万骑兵,作为先锋队往木寻镇先行快马奔腾过去。

夏子英心急如焚,只想赶紧跑到那边去抵挡西昌的进攻。一定要拦住西昌,否则,他们一旦突破这条防线,就会快速进入东朔内镜。

焦急的夏子英完全没有料到,自己正在往别人设的陷阱里面前进。

黑色的夜空,大雨磅礴,这边疆的道路都是泥土,被雨一冲刷,变得泥泞不堪。马匹前进的速度也慢了许多。那些跑步的战士速度就更慢了,有些人跑着跑着鞋子都掉了都来不及去捡。泥泞的道路粘住了鞋子。鞋子时不时的掉,走路就更是慢了。于是战士们只好把鞋子脱下来装到包袱里,光着脚往前跑。

夏子英带着1万骑兵,率先踏入了木寻镇。远远的就已经听到了木寻镇那边传来的嘶吼声,尖叫声。夏子英瞳孔一缩,狠狠的抽了一下马屁股,加快了速度往前冲去,只想赶紧过去,救那些受苦受难的黎民百姓。

夏子英连带着人冲入了木寻镇,那些百姓一个个地都受了刀伤,看见夏将军带着军队过来,犹如看到了救苦救难的神仙一样,赶紧往夏子英这边跑过来。

夏子英拿出剑来,一把将那些西昌士兵给赐刺死。这一万骑兵一进入木寻镇,犹如洪湖猛兽一样冲进来跟西昌战士厮杀起来。西昌人见状,便赶紧往外面跑去。

夏子英策马奔了过去大喊到道:“贼子,你往哪儿跑?”

那西昌副将军打了一个回马枪,便往外面跑。夏子英连忙追了过去,一直追出了镇很远。那副将军一闪闪身闪进了一个院子里,夏子英和几个战士也跟着跑进了院子。

一进那院子,院门便被人给关了!夏子英回头一看,心中一惊,估计是中了计了,连忙策马要出院子。

“既然来了,不喝杯茶,怎么就好意思走呢?”

阿木古孜身着一身大紫红色的战袍,手拿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嘴角都要咧到天边去了,狂笑着说道。

夏子英转过身来,一看那个男人竟是西昌国王爷,阿木古孜。以前听说他去了东朔京城,这才刚刚回来,他竟然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攻打东朔。

夏子英用余光扫了一下,这个房子这个院子不大,里面的房间里可以隐隐的看到,屋子里面有许多弓箭手已经拉满了弓箭,对准了他,自己这时候若是往外走,必定会被利箭穿身。

夏子英抬头对上了阿莫古孜的眼眸说道:“你今日这般做法可是十分的不厚道。”

阿木古孜嘲笑道:“战场上哪来的什么厚道不厚道?只有输和赢。没想到夏将军竟然如此的天真。”

夏子英说道:“你想怎么样?不如我们单枪匹马的出去打斗一番如何?”

“出去单枪匹马的打斗,你当我傻吗?要打也是在这院子里打呀。”

夏子英一看,自己也觉绝然出不去了,倒不如跟他在这里面打斗一番,届时把他给拿下,劫持了他,也好出了这院子。

想罢,夏子英便提起了剑,策马上前刺向了阿木古孜。

阿木古孜一跃而起,将之前跑进来的那个副将军一脚给踢到了马下。自己一屁股坐上了马背,提剑就挡住了夏子英刺过来的剑,将它格了出去。然后又一剑刺向了夏子英的心口。

夏子英一个后仰,平躺在马背上,那把剑贴着他的发尖削了过去。那一束乌黑的头发飘飘洒洒的飘落了地上。

夏子英连忙起身一跃,飞身过去。刺向了阿木古孜。阿木古孜冷哼一声,也凌空一跃,两人在半空中打斗了起来。

两人的水平到也是旗鼓相当,足足打了一柱香的时间,还未分出胜负。

那阿木古孜心想,不能再这样拖延时间下去了。再拖延下去,那些步兵就差不多能赶到这里来了。自己带过来的兵马,只怕是还抵挡不了那么多的步兵吧!

阿木古孜便抽身往旁边一跃,与夏子英隔开了一段距离。阿木古孜一挥手,便立即有士兵一起围攻夏子英和他的部下。

不过一会儿,夏子英和他的部下已经抵挡不住了。嗖嗖嗖,屋里面的箭穿了出来,穿透了夏子英部下的身体,他们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

夏子英一看可不行了,便飞身飞向屋顶想离开这里。阿木古孜岂能让他得逞,便立即飞上屋顶他对打。阿木古孜打了一会,可不想再与他浪费时间,一挥手叫人过来帮忙。

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也飞上了屋顶,一起对付夏子英。打过了几十个回合,夏子英渐渐寡不敌众。终于,在阿木古孜的一个虚晃之下,抵挡不住他的进宫,被阿木古孜用剑抵住了他的脖子。

另一个侍卫很有眼色的赶紧上来要点他的穴道。夏子英瞅准了时间,在那人过来的时候把他抓起来就扔向了阿木古孜的身上。同时用手隔开了阿木古孜的刀剑,便飞身往城外逃跑。

“追”,阿木古孜喊道。

一百来人便跟在了阿木古孜身后,往那边追了过去。

阿木古孜抢过弓箭手的箭,便往夏子英的身上射了过去。

夏子英躲过了那一箭,迅速再往前面跑,跑着跑着他发现前面居然是一个悬崖。

阿木古孜奸笑着,慢慢的缩小了包围圈。

“跑你还能往哪儿跑?”阿木古孜笑道。“你放心,我们西昌是会优待俘虏的。本王爷看在你有才能的份上,让你在我们西昌当一个大将军如何?”

“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当俘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