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占本王便宜/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来,心里有些不悦,打开门来,冷冷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轩看着她冷若冰霜,好歹来者是客啊,竟然对自己冷冰冰的,没有半点热情的态度,凌轩说道:“怎么?你就这么不欢迎本王吗?”

依依说道:“你别忘了,我们已经和离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还来这里找我干嘛?”

凌轩见她在鬼谷子和严清面前毫无顾忌地将他们已经和离的事情说出来,难道她早就已经将事情告诉鬼谷子了?所以一点也没有在意他们两个还站在院子里听着。

凌轩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悲凉,自己似乎很不想承认他们已经和离了,甚至不想公之于众,到现在他都还瞒着母妃和父皇的。自己也许在心里还是想跟她复合的吧,没想到她竟是一点退路也不留,竟然告诉了别人。那这样的话,自己在鬼谷子他们面前想要跟夏依依装一下夫妻都装不成了吗?

凌轩沉下脸说道:“本王的事情可是很多的,可没有时间到处闲逛,来这里是有事找你。”

依依哼了一声,说道:“哼,每次找我都没有什么好事,都你有难题了,就想到找我帮忙了。过上次你找我解密信的事情,到最后你也没有告诉我,我那种解法到底对不对?”

“你的解法是对的,已经找到正本了,解出密信了。”

依依倒是放下心来,想来那封密信很重要,不然也不会用密语写了,能解出密信,也是给北疆军营里做出了一份贡献吧,虽然依依很好奇密信里到底写了什么,但是依依知道不该问的就不问,这种军方的秘密,自己还是不要打听的好。

依依便说道:“哦,那就好,既然我解出密信了,那你就把钱付给我吧,我后来也没有去你府上拿钱,你可是答应过我,把以前欠我的钱一起给我的。”

“本王知道,所以今天特意把钱给你送过来了。”凌轩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出来,交给依依,依依也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鬼谷子一见这么多的银票,当即就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小丫头,你看,老夫就说了吧,对你最好的人,还是轩王吧。”

依依瞪了他一眼,说道:“你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

鬼谷子从依依手里那一叠银票里随手就抽了几张出来,一看,居然都是一百两银票一张,她手上这么一大叠,起码得有几千两银票了吧,简直就是个大款啊。

鬼谷子说道:“小丫头,你解了个啥密信?居然有这么多的佣金,简直比老夫去给别人看诊赚钱还快。”

鬼谷子连忙将那几张银票就往自己怀里塞,依依就赶紧去他手里抢,鬼谷子便把手连同银票揣在了兜里不拿出来,依依直接将手伸进了鬼谷子的衣襟里面抢,鬼谷子连忙跳了开来,有些责备地说道:“小丫头,别以为你穿了男装就是男人了啊,这男女授受不亲,你怎么能往老夫衣服里抢银票呢?你要是这样子,当心王爷不喜欢你了。”

依依啐了一口,说道:“我怎么样,管他什么事。而且你怎么能说我抢你银票?明明是你抢我的银票啊,你凭什么抢我的银票?这是我辛苦挣来的劳务费。”

鬼谷子说道:“早晨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你这些天都没有管过这些事,哪一样不是老夫出钱的啊?你这个就当作是补偿老夫贴的生活费。”

依依说道:“哪里就需要几百两银票了?而且以前都是我出钱,我也没有管你要过生活费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吃饭,你们两个也都吃了啊。”

严清见鬼谷子连一个小姑娘的钱都抢,简直对师父无语了,而且这些天买菜的钱都是严清自己的钱,师父哪里出过半文钱了,居然大言不惭地说是他出的钱,还要夏依依补偿生活费,严清看在他是自己师父的份上,都不好意思当众拆穿他的谎言。

鬼谷子谄媚着脸说道:“劳务费?是不是就是上次你去王府,王爷说有事找你那次?老夫看你还没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出来了,那么短的时间就赚了这么多劳务费?师父,要不你教教老夫?下次老夫也干这行去。”

依依说道:“怎么可能啊?你不知道他杜凌轩是一个大抠门吗?就一次劳务费能给这么多?这可是他以前拖欠了我好多次的劳务费,这才一次性还给我罢了。”

鬼谷子撇撇嘴说道:“那还差不多,要不然老夫这研究了一辈子的医术,结果诊费还没有你办一次事的钱多,那老夫的心里可要不平衡了。”

依依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这钱就算送你了。”

鬼谷子这才将紧握着银票的手松了开来,从衣服里拿出手来,依依邪恶地一笑,作势就往鬼谷子那里去,鬼谷子的手连忙又揣进了衣服里,往后一跳,跳了开来,说道:“你怎么使诈?不是说了送给老夫了吗?”

依依停了下来,叉着腰笑了起来,说道:“是送给你了啊,不过我刚刚想吓唬吓唬你,逗你玩罢了。”

鬼谷子的脸色有些红,骂道:“你个小丫头,做什么吓唬老夫,老夫一大把年纪了,当心被你吓得晕厥了过去。”

一旁的凌轩见刚刚夏依依居然往鬼谷子的衣服里抢钱,又逗鬼谷子玩,凌轩倒是没有吃醋,看得出来,夏依依对鬼谷子并无男女之情,他们更像是父女,鬼谷子也就是要夏依依教他东西的时候才叫师父,平时都是小丫头小丫头的叫着的,夏依依在鬼谷子面前,倒是能放下平日里那股子冰冷的气息,变得像个小丫头了。

凌轩觉得既然鬼谷子他们住在这里,夏依依也有个伴,平时也就没有那么冷清孤独了,既然如此,反正自己也要打算过段时间就上战场了,那就让鬼谷子在这里陪着夏依依吧。

凌轩说道:“夏依依,本王今日找你确实是有事,我们进屋谈吧。”

依依说道:“好,那我可要看事议价了,反正以后你要是再有事找我,我可不帮忙,我要劳务费。”

“行”

“那还差不多,走,去我屋里谈。”

鬼谷子连忙说道:“师父,你带着老夫呗,老夫跟你学学,怎么赚外快。”

依依说道:“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啊,你要问这个大客户同不同意你跟着进去啊。”

鬼谷子看了一眼轩王,他那张臭脸都拉这么老长了,还怎么跟他开口进去啊,怎么这夫妻俩,一个这么好说话,一个一点都不好说话,难怪离了。鬼谷子便讪讪地说道:“算了,下次有机会再学吧。”

依依笑道:“就知道你没胆子跟他提。”

依依带着凌轩进了房间,凌轩便要天问留在院中,凌轩跟依依单独在屋中的时候,凌轩说道:“上次夜影去北疆的时候,你送了他好一些东西,本王听着似乎很有些用处,本王打算过段时间就要去打战了,你能不能也送一些东西给本王?”凌轩顿了顿,又说道:“本王跟你买也行。”

依依说道:“你说我送给他的那几样啊?那几样也不值多少钱,我就当是回馈老顾客,就送给你吧。”

“本王还想要一些他没有的,更有用的东西。”

“也行,我到时候给你送过去。”

“有的东西能不能多弄个几十套?本王分给属下。”

依依拔高了声音说道:“杜凌轩,你以为我是哆啦A梦啊?你要啥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来啊?我的东西可是有限的,给你了,就没有了。”

“要不这样吧,你给本王一些,本王自己找人去仿照做一些。”

“好吧,不过卖武器给你,还允许你仿造,这就相当于给你授权了,这价格可要高一些了。”

“可以,本王还想要一些药品,本王看你的麻药就挺好的。”

“你知不知道我的麻药有多珍贵?那可是全麻的药啊。哪能给你多少?我带过来的药很少的,所以那些麻药用一点就少一点的,我自己平日里救人都舍不得用这麻药,我能用麻沸散代替的小手术就用麻沸散代替了。”

“这样啊?”

凌轩想到上次她就舍不得用麻药给自己缝合腿上裂开的手术伤口,自己当时又不想等麻沸散药材熬成药,硬生生地忍着她给自己直接这么缝合伤口。原来她的东西数目是固定不变的,自己还以为上次在密室里偷看到的她的那个漂浮的虚渺小房子里的东西是可以用不完的呢,就像再生盆一样,用了又变出来。看来她那个虚渺的小房间功能也不是很强大嘛,只能当储物室用用。

凌轩说道:“你是不是不会制药啊?”

依依给了他一个‘你行你上啊’的眼神,依依说道:“你以为我是全能的啊?啥都会?我只知道那些药怎么用,我可不知道怎么制药。”

凌轩说道:“本王倒是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哦?”

“鬼谷子他十分善于炼药,不如你把药给他,他可以根据里面的药物成分来炼制出药来。”

“他这么厉害?”

“那是,他可是可以拿到别人的药,甚至是毒药,他就能仿制出来,他在医术和炼药方面绝对可以称为天下第一。而且你与他的关系又好,他现在都是你的徒弟了,你要他炼药,他一定会答应的。”

依依撇了撇嘴,说道:“你刚刚也看到了,他那个财迷样子,连我的银票都要抢,他哪里把我当成一个师父了啊?他刚刚可是一直想跟我帮你办事情来赚钱的,他又怎么可能轻易答应我,帮我炼药呢?况且,他这么财迷,估计会狮子大张口的,他开得价钱我可付不起,亏本生意我可不要做。”

凌轩轻笑出声,依依说道:“你笑什么?”

“你这么财迷的师父,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也是财迷的了。”

“切,说得好像你不财迷似得。反正我不管,他要是开价高的话,我把药卖给你,我也要提高价格。”

凌轩说道:“本王哪里有这么多的钱给你坑?本王还需要筹钱准备打战呢,你跟鬼谷子砍砍价去。”

“他那老头子,我可对付不了他。”

“本王相信你的本事。”

依依翻了个大白眼,相信,相信有个毛用啊?你咋不去跟他砍价去?你就知道跟我砍价。

“本王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十天后,你把东西给本王,至于药品,你们能炼制出多少药来,就给本王多少药。”

“十天?你不早点去战场?”依依有些疑惑,现在不是正在打战吗?怎么他现在不去打战,却要等十天以后才去?

凌轩冷哼一声:“本王为什么要去战场?”

“现在战事那么紧急,你又已经恢复健康了,你为什么不去?你不去的话,战场上就会死伤更多的人。”

“你不懂!”

“那你告诉我原因,我听了就会懂了。”

“这些事情,你不必知道。”

依依冷哼一声,说道:“不说就不说,不过我猜,你也不过就是和他们那几个人的博弈罢了,最后也就是为了争取各自的利益罢了,哪里会真正去关心百姓的死活,百姓只是你们博弈的棋子罢了。”

凌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是聪明,她的外表虽冷,可是她的内心依旧是火热的,心里装的还是百姓,只是这不适合皇权中的争斗,否则只会死得很惨,她可能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吧。凌轩说道:“本王有本王的打算。”

既然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谈不拢,就没必要再谈了,自己一个理想主义者,还能要他放弃那些权利之争,一心为百姓,只管上阵杀敌不成?何况这东朔皇室的人本就都不是什么好人,也许他说的是对的,他若是不使点手段,他只怕会死得更快。

依依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今天找我的事情就是这些了吧,你走吧。十天后,我会把东西给你送过去,或者你来拿吧。”

凌轩皱了皱眉,她每次都是一谈完合作的事情之后,她就不想跟自己再多说半个字了,总是急着走,要么就是急着赶自己走。

凌轩环顾了一下周围,看着这个小小的卧室,里面十分的整洁,也许是她作为大夫的职业习惯吧,有些洁癖?屋子里的家具都擦得一尘不染,衣服也叠得十分整齐,可是床上那床被子怎么回事?

凌轩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那还是一床软软的棉花被吗?分明就像是一块被刀削好的豆腐啊,四四方方地,菱角分明,好像这被子里塞得不是棉花,而是石板。

凌轩从轮椅上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床边,用手抚着那床豆腐块的小被子,手一摸上去,手感软软的,里面确实是棉花没错啊,凌轩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回头问道:“你怎么叠出来的?”

依依这是以前在特种部队里养成的习惯了,说道:“就这么用手叠的啊,还能怎么叠啊。”

凌轩摸着被子的手一捏,抓住被子就是一甩,刚刚还是一块豆腐样的被子就被摊开来,软软塌塌凌乱地铺在了床上。

依依走了过去,问道:“你这是要干嘛?好端端的,把我铺好的被子给摊开来。”

“本王就是想要你再叠一次,看看你是怎么铺出来的,本王从未见过一床被子能叠成这样。”

依依抬头看着他,扬眉说道:“你自己回去琢磨去啊,你刚刚不还嘲笑我不会炼药吗?你这么能干,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一床被子都不会叠?”

依依还是头一次见凌轩站了起来,平时他坐在轮椅上的时候,自己比他要高,自己也习惯了俯视着他跟他说话,可他这一站起来,依依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矮的可怜,连凌轩的下巴都没有到,脑袋刚刚在他的肩膀位置,依依离他又近,这么仰望着他,脖子确实累的很啊。从下往上看,凌轩的那张脸的轮廓就显得更加分明了,可以看见他的睫毛长长的,半遮挡着那一双清冷的眼睛。

依依低下了抬得有些累的头,眼睛平视的视线就正好落在了他的胸膛上,他的衣服应该是裁剪得很合身的,可是他的胸肌太发达了,将衣服撑的紧紧的,印出了两块大胸肌的轮廓,从那轮廓似乎可以看见那两块大胸肌的形状以及硬梆梆的触感。依依的眼睛似乎被这两块大胸肌给电了一下,依依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眼睛,再不敢在凌轩的身上乱瞅了。

依依有些奇怪,上次凌轩中箭的时候,自己给他拔箭,又给他缝合伤口,当时为了方便,可是把他的衣服给剪开了的,当时就不仅仅看了,还摸了这两块大胸肌,可是当时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就好像只是摸着一块猪肉罢了。怎么现在又没有摸到,而只是看了眼还裹在衣服里的胸肌,自己反倒有些窘迫和害羞呢?可能当时自己是以一个大夫看待病人的心态吧,没有设男女之防。

凌轩的身高给了依依一种压迫感,依依觉得跟他靠得太近了,自己的呼吸都要有些不畅快,依依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了一点距离,这样再看他的眼睛的时候,脑袋就不会抬得那么辛苦了。

依依抬眼看到凌轩的时候,发现凌轩的眼睛里却没有刚刚的清冷,反倒有一丝戏谑和性感?

凌轩嘴角勾抹起一丝坏笑,眼睛里的戏谑更加深了,说道:“你刚刚瞅啥呢?看了半天,眼睛都不眨一下?”

依依的脸上顿时就飞起了两朵云霞,说道:“没瞅啥啊。”

“你刚刚就是在盯着本王的胸看,你占本王的便宜。”

“呸”依依啐了一口,说道:“隔着布看,也是占你的便宜?”

凌轩往前走了两步,与依依的距离又拉近了,说道:“你想怎么看?”

依依本想说她上次已经看过他的裸胸了,可是一想起他上次戴着面具警告的眼神,依依便闭了嘴,自己就当作是没有认出他来吧。

依依说道:“我不想看。”

依依被凌轩的那双魅惑的眼睛给电得脸有些发烫,依依的神色就有些不自然了,依依忙别过脸,不敢与凌轩的眼睛直视。

凌轩见以前凶巴巴的人现在却变得有些胆怯了,更是想戏弄她一下,凌轩就又往依依的身前走了过去。“不想看你还看那么久?”

依依感觉到自己面前突然之间就袭来一大片阴影,凌轩的身影遮住了自己眼前的光线,依依连连往后退,不料一脚就踢到了床前的脚踏上,一时不妨,身子就往后倒去,“啊”地叫了一声,条件反射地想抓个东西来稳住身子,便伸手一捞,就抓住了杜凌轩的胳膊。

杜凌轩被她的手一抓,见她往后倒了过去,却半点力气也没有用,反倒跟着她的力气被她给拽倒了。

依依还没有反映过来,自己就已经后仰着倒在了床上,还拉着杜凌轩的胳膊,把他一起也拽了过来。凌轩压倒依依的瞬间,便用另一只手撑住了床,手掌撑在刚刚那床摊开的被子上,将自己的身体平撑着,与依依的身体保持了一公分的距离,他的脸便几乎贴在了依依的脸上,呼吸出来的温热气息洒在依依的面庞上,他嘲笑道:“你还说你不是想占本王便宜?你都把本王拽床上来了。”

混蛋,他那么高的武功,还能拿不住我一个女人?他一定是故意倒下来了。

依依瞪了他一眼,说道:“起来!”

凌轩一脸坏笑地说道:“本王没力气起来了。”

“杜凌轩,我数三声,你再不起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还能对本王怎样?”

凌轩见她又恢复回以前在轩王府的时候,一触即怒的炸毛状态,凌轩的心情就变得十分的好。她这状态才是对的嘛,她这离了王府之后对自己有些恭敬又有些疏远的规规矩矩的状态,自己还真的是不喜欢。凌轩就喜欢她这炸毛的小野猫的样子,一看她这样,自己就忍不住要多作弄她几下。

这时,门嘭的一声打开,天问和鬼谷子、严清三人一脸惊讶地站在了门口,看着他们两个人在床上的一上一下的姿势,床上的被子已经凌乱,他们三个再怎么蠢,也能明白他们两个在干嘛吧。

凌轩此时的姿势有些尴尬,被他们给看到了,而且刚刚他和夏依依的暧昧氛围也因为他们的到来一扫而空,依依便使劲将他推了开来,有外人在场,凌轩也不好再压着她不放,便撑起了身子,凌轩心中十分恼火,对这三个不开眼的人恨入骨髓,他怒气冲天地说道:“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鬼谷子和严清见势不妙,他们这不是闯了依依的闺房,破坏了他们两个的好事吗?难怪轩王这么生气,他们两个脖子一缩,连忙开溜,好似一阵风似得立即溜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给锁上了。刚刚还有些拥挤的门口便只剩下天问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口飘摇。

天问暗暗咬了一下牙,那两个可真的是小人,说好的患难与共呢?刚刚可是鬼谷子他们怂恿自己撞门的,现在却跑得比兔子还快,徒留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承受轩王的怒火。

天问说道:“刚刚我们听到夏依依叫了一声,他们以为有危险,非要进来看看。”

“本王不是还在屋里的吗?能有什么危险?”

凌轩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那股怒气几乎要将天问给震了出去。天问站在那里吓得不敢回话,他哪里能想到他们两个都已经和离了,还能在屋里干出这事来?

依依给杜凌轩翻了一个大白眼,冷哼一声,嘲笑道:“就是因为你在屋里,我才有危险。”

这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依依抬脚就出了房间,临走前说道:“下次再谈事情,得开着房门谈事情。”

凌轩一听,脸色都变得黑乎乎的,这个夏依依,这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色狼来防了吗?可是今天可是她把自己给拉到床上去的。呃,不过自己也确实是故意的,本来自己是可以拉住她的。而且以后她要开着门谈事情,那岂不是再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暧昧发生了?

不过都怪这几个人太没有眼力见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冲进来呢?

凌轩对着天问就是一通怒火,骂道:“你有没有带脑子出门?”凌轩憋了一肚子的气,跟天问撒了一通气,就抬脚就往外走,刚要到门口,又想起什么来,转身回去坐回了轮椅上,继续装起残疾人来。

天问连气都不敢吭一声,默默忍受着轩王的怒火,然后走上前去推着王爷回王府。

下一次,打死天问他也不会再相信鬼谷子他们的话了,自己若是没有听到王爷的命令,再也不敢闯进去了。

等轩王一走,鬼谷子便立即将房门打开,满脸坏笑地走到夏依依面前,说道:“呵呵,丫头,你下手挺快的啊。这边刚失恋,那边就跟前夫合好了?”

依依说道:“什么啊?刚刚那只不过就是一个误会罢了,你别乱想。”

“老夫没有乱想啊,老夫误会什么了?这不是亲眼所见的事实吗?”

“你看见什么了?我们啥都没有做,我们不是都穿着衣服,好好的吗?”

“那是因为我们进去得早。”鬼谷子笑道,若是他们进去得晚,只怕看见的就更是一副香艳的场景了,只不过那样的话,轩王就不仅仅是发一通脾气就能放过他们的了。还不得剥了他们的皮啊?

依依说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刚刚只是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绊到脚踏了,就摔倒在床上,凌轩他来扶我罢了,正好你们就进来了。”

“然后摔倒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在床上,还不小心把被子也打开了?”鬼谷子一脸的坏笑。

依依翻了个白眼,这个鬼谷子,他刚刚不是只看了一眼,就被杜凌轩给吓跑了吗?怎么还能注意到这些细节啊?依依内心里对杜凌轩这个害人精咒骂了几百遍,好端端地非得看她叠什么被子,还故意倒下来。现在被人误会了,怎么说都说不清了,自己的清白啊,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依依说道:“刚刚他只是看我的被子叠得好,就摊开来,想让我再叠一遍给他看。”

“呵呵,你这话骗得到谁啊?两个人在屋里把被子摊开了,就光是想看你叠被子玩?他闲的慌啊?”

依依有些怒了,说道:“对,他就是闲得慌,你爱信不信吧,反正就是我刚刚说的这一回事。我跟他啥事也没有。”

鬼谷子看着依依落荒而逃的背影,笑道:“小丫头,还知道害羞了。”

依依回了房间,一看见那凌乱的被子,不自觉的又想起来刚刚的那一幕,总觉得这屋子里的温度有些高,似乎还充满了一种暧昧的味道,经久未散。依依便去将那床被子给叠好,缓缓心神,冷静了一会,便打开了军医系统,从里面挑了一些药出来,用药箱装着出去找鬼谷子。

鬼谷子一见她背着个药箱出来,便连忙迎了上去,一脸谄媚地说道:“师父,你这是要去哪里看诊啊?带老夫去吧,老夫也学学,你都没有怎么教老夫呢?”

依依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刚刚不是还嘲笑我来着吗?怎么这会儿还想要我教你?”

鬼谷子说道:“师父,你别这么小气嘛,你放心,你跟轩王的事情,老夫是不会去跟许公子说的,行了吧?”

“你爱说不说”

“唉呀,师父,你怎么还生气啊,老夫以后都不提了,就当作没有看见,行不行?你这是要去哪里?来,你看这个药箱挺重的,要不老夫来帮你拿药箱吧。”鬼谷子说着就要去帮依依拿药箱。

依依哼了一声,说道:“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静苑呆着。”

鬼谷子便一脸歉意地说道:“老夫跟你道歉,行不行?要不,下次老夫再也不闯进去了?”

依依真是要被他气死了,跺着脚说道:“没有下次,都说了这次是一个意外啊!”

“好,是个意外,老夫信了你,还不行吗?走,咱们去外面看诊去。”

依依背着药箱就往大厅走去,将药箱放在桌子上,看着后脚就紧跟了进来的鬼谷子,依依两眼眯起,笑着说道:“鬼谷子,你想不想赚钱?”

“想啊,怎么师父出去看诊,要给老夫分钱了?”一般说来,学徒期间的徒弟是没有诊费,客户只会给师父出诊费,师父也只是会给徒弟一些生活费罢了,只有等学徒出师了,师父才会分诊费给徒弟的。而鬼谷子都还没有学到夏依依教的多少东西呢,根本就算不得出师了。

依依说道:“不是去看诊,我这里有一些意外得来的药,我不会炼药,想要你帮我炼制出来。”

“你说的就是你上次给子墨用的那些药?那些药老夫还以为是你自己炼制出来的呢?居然不是你炼制出来的,那你是从哪里弄来的?下次我们再去弄一些过来不就行了?”

“炼药的人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那些药了,只有我手上的这些药了。”

“谁?这个世界上还有能比老夫炼药更厉害的人?”鬼谷子一提起这个就有些不服气,自己才是世界上炼药最厉害的人,可是没想到还有谁能炼制出这么厉害的药来,而自己却不知道。而且也没有听说过谁这么有名气的啊。

“我不知道,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先看看这些药你能不能炼制出来吧。”

依依将药拿出来,鬼谷子便随手拿了一瓶药过去,用鼻子一闻,说道:“这时上好的止血药啊。”

依依的眼睛立即睁得老大了,说道:“你这生了个狗鼻子啊?用鼻子一闻,就知道是什么药了?”

“废话,老夫的本事可不止这一点呢,早就告诉过你,你收了老夫这个徒弟是你的福气。”

呃,刚夸了你一句,你就开始得意忘形了。

“你能不能炼制出来?”

“这个药简单,用的药材也是常见的,老夫要回去分析一下各种药材的比例,试验一下再说,不过老夫有信心能将这个药炼制出来。”

“那就太好了,这一箱的药我都给你拿着,你都给试一下,能不能炼制出来。”

“好好好”鬼谷子便连忙将手中的药放进了箱子里,又把另一瓶药拿出来闻,连连赞道:“好药,好药啊。”

鬼谷子一见着好药,就好像练武之人见着了天潭宝剑一样,两眼发光,爱不释手,一瓶一瓶地打开来看。看完了以后,鬼谷子将药箱盒子一盖,便说道:“你这是要拿去给轩王?你替轩王办事是有劳务费的,那老夫这劳务费呢?”

依依就知道他会要钱,要不然就不符合他鬼谷子抠门的本性了,依依说道:“你想要多少?”

“就这一箱,炼制出来相等的一份就是十两银子。”

“一份十两银子?那要是一百份就是一千两?太贵了吧。”

“老夫可是不仅仅要花精力去研制,还要花银子买药材的啊,老夫这时有成本的买卖,可不像你,你上次给轩王解密信,你就只要花精力罢了,不用花银子的成本啊。”

依依摇了摇头,鬼谷子果然是不肯降价,依依说道:“也就你的头一份需要花精力去研究罢了,只要你研制出来了,往后的你就只管将炼制方法告诉严清,要他帮你炼制就行了。所以以后的那些你也就会花少一些的成本了。这样吧,头一份的,我给你一百两银子,往后的每一份,我给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丫头?砍价也太狠了吧?直接腰斩啊?”

依依眯着眼睛笑道:“虽然我不懂药材的行情,可是我了解你的性子啊,你不喊两倍以上的价钱,你还是鬼谷子吗?”

鬼谷子暗暗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自己刚刚真的应该喊二十两才对,反正她又不懂,她只管砍一半价钱,到时候自己还是十两,唉,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啊,现在要想再改口说二十两已经不可能了。不过好在自己喊得本来就高,即便是五两银子一份,往后批量生产,也能赚得不少了。

鬼谷子咬了咬牙,略带悔恨地说道:“成交!”便背起那个药箱去了严清的屋子,跟严清研究药方去了。

那头凌轩回了王府,刚进王府,马管家连忙迎了上来,说道:“王爷,刚刚宫里来人了,皇上传您去一趟宫里。”

------题外话------

亲们,筱洛的文明天上手机精品了,祝贺祝贺。所以这几天多更呢。

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