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偏不让你走/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凌轩眼神一暗,自己一直都装成残疾的样子,按理说皇上他们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已经医治好了的,虽然以前阿木古孜有怀疑过自己就是那个袭击他的蒙面人,可是当他来轩王府试探的时候,自己可还是蒙混过关的,所以,不大可能是阿木古孜走漏的风声,此时,皇上找他,难道是要他去战场杀敌吗?

凌轩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仍旧去了宫里,不过还是装作自己是个残疾人。

皇上一见凌轩来了,便连忙放下了奏章,走过来说道:“轩儿啊,你知不知道北疆和西疆出事了?”

凌轩淡淡地说道:“儿臣略有耳闻,儿臣心里也十分担心,但是儿臣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帮不上父皇什么忙。”

略有耳闻?皇上心里哼了一声,即便是西疆的情况他不清楚,可是北疆的情况他不可能不清楚的,北疆的夜影每次给皇上送信的时候,都会单独给凌轩再送一份信的,有时候甚至还会仅仅只给凌轩送信,而不给皇上送信,所以北疆的情况,凌轩一定知道的比他还要多。

皇上说道:“轩儿啊,今天父皇可是接连受了打击,父皇今天思来想去的,也没有派上一个得力的人去战场啊。”

凌轩的声音里略略带了一些嘲讽,还真的如以前夏依依在大殿里怼皇上的时候说得一样,满朝文武皆无一个有用之才,凌轩说道:“父皇莫不是打算派儿臣去打战吧?难不成父皇的手底下都是一个又瞎又残的人吗?所以才会要儿臣去?”

皇上的面上也有些挂不住,皇上说道:“他们固然还是有些用处的,不过赵熙着实厉害了些,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西昌那边,朕还不是很担心,朕派的人过去应该能抵挡住,只是,这北云国,他们只怕不是赵熙的对手啊,所以,朕想着,你能不能跟着志儿一起去北疆,你就不用去上阵杀敌,你就跟白公子一样,当个幕后军师如何?”

凌轩心里冷笑一声,自己当幕后军师,可是皇上却在外面说的是志王领军,志王主帅,那到时候打了胜仗,这功劳就全是志王的了,自己也不过就是在替志王做嫁衣罢了。

凌轩笑道:“父皇,儿臣都已经成这副模样了,还怎么当幕后军师啊?儿臣都看不见,连军帐中的沙盘和地图都看不到,搞不清楚敌我的状况,还怎么布阵啊?父皇也太高看儿臣了。”

皇上脸色一沉,有些不悦,说道:“怎么?你不愿意去?”

凌轩的心里就更是对他的这个父皇有些不悦,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就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来迎接自己,不过就是觉得自己还能有些用处,还能帮他一把,如今自己一旦不答应了,于他无益了,他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还真的是要把自己当成一截剩余的蜡烛,要将自己的蜡烛燃尽才算了事啊?连一个残疾人都不放过。

凌轩说道:“父皇手底下的能人也有很多啊,何必非得指望着儿臣呢?若是儿臣死了,父皇这江山就没人帮你守了吗?”

凌轩的声音里不仅仅只是充满了愤怒,更是有了一丝悲凉、悲戚。

父皇他即便再想利用自己,可是自己也就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的,到时候,自己一死,一了百了。父皇还能再利用自己吗?他到时候还不是照样会找出一帮子能替他守江山的人。

皇上听出他声音里的悲凉,皱了皱眉,他难道还没有走出心里的困惑?他难道是想寻死?皇上说道:“轩儿,你不要想不开,朕会找大夫来治好你的。”

凌轩冷笑道:“不必了。”

“那你为何要说那些丧气话?”

“儿臣只不过是觉得这些年来,父皇可过于依赖儿臣替你守江山了,可是儿臣的辛苦你又可曾看在眼里了?如今儿臣没法上战场了,你这一遇到战事了,你就变得手足无措了,你可是这么些年来,未免也太高枕无忧了一些。”

皇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倒退了一步,眼眸一缩,凝神看着眼前的这个儿子,半年多了,他已经半年多没有再跟自己这样顶嘴过了。他以前身体健康的时候,他战功卓卓,一身的傲气,经常跟自己顶嘴,自己虽然恼怒,也有些讨厌他,可是碍于他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也就只得一直忍让着他。

那有什么办法?他有他傲气的资本。

自从他残疾了以后,他就有些颓废了,整日里将自己锁在王府里,极少外出,即便偶尔到宫里来,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傲气了,不过他身上倒是多了一些戾气。

可是就在刚刚,自己却感觉到他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种状态,那种精神头,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气,目中无人的骄横,他又敢跟自己这么顶嘴,完全不管不顾这御书房里还有许多宫人在,就这么不顾情面地抨击自己。

皇上用疑惑地眼神看了他一眼,他依旧是个残疾人啊,难道他刚刚敢跟自己顶嘴,紧紧是因为自己如今左右受敌,无人可用,自己窘迫了,他就瞧不起朕这个皇帝了?在他眼里,朕这个皇帝当得有些失败,有些窝囊?

皇上说道:“你在怨恨朕?轩儿,你误会朕了,朕一直将你的努力看在眼里的,也一直知道你对东朔的贡献有多大的。”

假惺惺,凌轩身上的温度骤降,冷冷地问道:“那为何住在东宫的,不是我?”

皇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震惊了,这还是凌轩第一次直面他跟他提起这件事,以前他从来都不提的,哪怕是将志王第一次迁入东宫的时候,许多大臣都有反对的声音,可是轩王都未曾表态。

几年过去了,他一直都隐忍着,可是没有想到他终究还是跟自己提及了。自己一直没有立太子,就是怕志王和轩王争夺起来,到时候闹得不可开交。

皇上便结结巴巴地说道:“因为志儿他毕竟是皇后的嫡子,所以他才住在东宫,这不过就是方便皇后照顾他罢了,朕也还没有立他为太子。”

“哼,他又不是三岁小儿,还需要皇后照顾他吗?你别忘了,他比我还大几岁,这么说起来,我岂不是更需要住在东宫,方便我母妃照顾我呢?”

“轩儿,你……你今儿怎么了?”

皇上被他怼得无话可说,身子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这个今天火气很大的儿子,每一句话都带了刺。

“没什么,就是觉得父皇偏心罢了,有好事都紧着志王,有难事了,就找我来了。父皇,不管嫡子庶子,可都是你的儿子,你这差别对待,未免也太大了。”

凌轩的语气缓了下来,他也搞不懂今天自己怎么就没有忍住脾气,以前,若是自己看不惯了,不会当面说出来,更不会跑来跟皇上废话,而是直接动手将志王赶出来就是了。

今天的自己似乎只是想来宣泄一通而已,心里有一股莫名的邪火。只是这邪火他不明白究竟是从何而来,不过似乎是自从被天问他们闯门而入之后,那股邪火就蹿上来没有下去过。

“轩儿,其实这也不能怨朕啊,这是祖上规定的。你还没有小孩,等到以后你也有了小孩,你就明白了,你也需要用规矩来区别对待你的嫡子和庶子了。朕也是无奈之举啊,但是你要相信父皇,父皇对你们兄弟三个是一样疼爱的。只是牵涉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只能按祖制来。”

毕竟祖上有规定,立太子,必须先立嫡子,没有嫡子,再立长子,除非前两者实在是上不了台面,才能在其他的儿子当中选贤能者。

“既然如此,你何不痛快点,直接立志王为太子?”

“轩儿,你不知道父皇的难处啊。志儿虽然比你差一些,可是他到底还是没有什么大心计,如果早早地将他立为太子,只怕钟家的人会更加猖狂了,到时候,志儿就会被钟家人当枪使了,他可能事事都听从钟家人的摆布了。所以父皇也不放心啊。其实朕心里更希望你才是嫡子,这样,朕也就不必如此忧心了。”

皇上叹了口气,自己确实是不喜欢轩王,但是不得不说,轩王他有大将之风,帝王之才,如果自己百年之后,把东朔交给轩王,自己完全不必担心,可以瞑目了。

如果交给志王的话,自己都会担心这江山守不住,到时候可能会改国姓为钟了。

哼,凌轩冷哼一声,所以,他就是想着要志王当皇帝,然后自己忠心耿耿地辅助志王,这就是他心里最完美的结局了吧。

可是凌轩又怎么会甘心,自己一个有才之人却要屈居于一个无能之人的膝下?

皇上无力地摆了摆手:“算了,轩儿,父皇不逼你了,你回去吧,父皇再想办法。”

“皇上,护国公求见。”门口太监进来说道。

皇上看了一眼凌轩,说道:“他怎么来了?”凌轩还找了一个帮手来?把岳父都带过来了?

凌轩也不知道护国公怎么来了,虽然他是自己的岳父,可是两人很少往来的。

凌轩淡淡地说道:“我不知道。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他了。”

皇上对太监说道:“宣他进来。”

一会儿,护国公就走了进来,似乎又苍老了许多,护国公一下就跪了下去,说道:“皇上,犬子现在有没有消息?”

皇上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己真的是被北疆的战事给急糊涂了,刚刚竟然还怀疑护国公和轩王两个人串通一气,一起来宫里劝自己,不要让轩王去战场呢。自己怎么就忘了,护国公不仅仅是轩王的岳父,还是夏子英的父亲呢?

一想到这,自己对护国公升起了一丝歉意。

皇上说道:“护国公,你快快请起吧,你儿子为国效力,你们父子二人对东朔都是忠心耿耿,为东朔立了不少汗血功劳的人,你就无需多礼了,快起来吧。只是朕今天凌晨才接到夏子英失踪的消息,现在一天都还没有过去,哪里就能接收到新的消息呢?再等几天看看吧。”

“可是老臣这心里七上八下的,着实不安稳啊。”

“护国公,你要放宽心,虽说夏子英从黑风崖跳了下去,可是他们已经派人去崖底找过了,没有找到人,那很有可能就是他没有死,已经走了吧。”

“如果没有死,那他应该回军营啊,那怎么会没有消息传来呢?”

皇上的眉毛紧皱了一下,心里想道,最好不要是最坏的结果,夏子英死了倒还好,最怕的就是被西昌国给抓了当俘虏,这才是最让人头痛的。到时候,他若是受不住刑,可能会泄漏东朔的军事机密的。甚至还有可能会投降到西昌,带着西昌人来攻打东朔。

不过这些担忧皇上是不会在护国公面前说出来的。

皇上说道:“许是他还没有来的及跑回去吧,毕竟现在木寻镇到处都是西昌的兵,要想躲过西昌人的眼睛,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皇上,老臣请旨前去西疆带兵作战,虽然老臣已经年迈,但是也还扛得动刀,还能上阵杀两个敌人,更何况,老臣也是沙场上过来的人,排兵布阵也不赖。”

凌轩皱眉说道:“护国公,朝廷上养着那么多年轻的将士,哪里需要你一个老头子去?”

皇上刚刚还满心欢悦,想答应了护国公的请战,虽然护国公有些老了,可是毕竟是老将,武功上可能比不过年轻人,可是排兵布阵的经验可是要比那些年轻将士丰富得多了。

可是这一被凌轩打岔,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要他去了,皇上暗恨,早知道,就应该让杜凌轩早点走,免得他在这里拆台。

皇上的脸上扬起了有些尴尬的笑容,打着哈哈说道:“护国公,轩王说得对啊,朝廷里这么多的年轻将士,哪里需要你上战场?你只管在护国公府安享晚年吧,你已经给守护了东朔一辈子了,现在,也该让那些年轻人去打拼了。”

“皇上,可是老臣实在是担心犬子的安危,老臣想亲自去那里找寻一下犬子的下落。”

“护国公,你就暂时不用担心了,若是几日以后,还没有下落,到时候再说吧,若是朕得知夏子英的任何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派人去通知你一声的。”

“好,臣多谢皇上。”

“护国公慢走。”

护国公便躬身退了出去,凌轩也跟着出来了,这一出来,他们两个人才开始交流起来。

护国公问道:“轩王,依依可知道子英失踪的消息?”

凌轩抚了抚额,自己哪里知道夏依依知不知道啊?自己跟她又不住在一起。不过看夏依依没有一点点伤心的样子,而她又整日里锁在静苑不出门,应该不知道消息才对,要不然她今天也不会来问自己关于密信有没有解开的事情了。

密信已经解开,而且还抓了奸细的事情在东朔几天前就已经传开了,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就能猜到她的消息有多么的闭塞了。

凌轩说道:“她还不知道,本王没有告诉她。”

“这样吧,我跟你一道回轩王府,我去看看她。”

“好”,凌轩有些高兴,本来以为要十天以后交货的时候才能见到夏依依了,没想到半路冒出来一个护国公,这就有借口让夏依依来轩王府了,而且夏依依也一定回来的。毕竟夏依依她不想自己和离的事情告诉护国公,以免麻烦,护国公这种老古董又岂肯同意他们两个和离呢?到时候说不定还会闹到皇宫里去。所以夏依依一定会为了减少麻烦,而来轩王府应付一下护国公的。

凌轩又对天问暗示道:“你先行回府,跟王妃交代一声,准备招待护国公。”

天问点点头,“是”。便火速地往静苑赶去。

而护国公一点疑心也没有,毕竟自己去轩王府做客,他派人回去提前通报一声做好准备,也是正常的。

静苑里,整个院子里都飘荡着一股子浓烈的苦苦的难闻的药味,闻得人有些难受。

鬼谷子有了赚钱的门路,现在干起活来也十分地起劲了,当下就已经带着严清在厨房里烧火炼药了。

依依则躲在屋里,从军医系统里挑了一些凌轩能用得上的武器,当然了,热兵器是不会拿出来的,既然他要仿造,就让他仿造去。那个天问不是自称他是机械天才吗?倒是要看看他能不能仿造出来了。

没想到自己居然能遇到一堆的奇人,一个鬼谷子会炼药,一个天问会造东西,这两个人要是合在一起,都能打造出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军医系统了。到时候若是把他们造出来东西放进军医系统的话,自己再遇到紧急事情的时候,就再也不必担心东西用完了就没有了,自己就可以可劲地用他们造出来的东西了。

依依从箱子里拿出一张旧床单,将这些武器都用就床单给包了起来放在桌子上,想着应该怎么送给轩王去呢?自己可是不敢这么大剌剌地送过去,自己带着这么一大包武器,可是不安全了,会不会被敌人抢走啊?

那算了,还是不送了,他见自己不送过去,应该会派人过来取的,反正急着用武器的人又不是她,而是杜凌轩。

弄好武器之后,依依就跑到厨房里,好整以暇地看着鬼谷子和严清在那里倒腾。

鬼谷子一见夏依依来了,便连忙起身,作势就要赶夏依依出去,一副防贼的样子,说道:“小丫头,你赶紧出去,别在这里妨碍我们炼药。”

依依说道:“我哪里就妨碍你炼药了?我就坐在这里一声不吭啊,也没有动你的药材。”

鬼谷子瞪着眼,盯着依依那双看似无害的眼睛,防备地说道:“你是不是过来偷学的?你就是想知道这药是怎么炼制的,到时候你就自己炼药去,不跟我这买了。”

依依满脸黑线,他原来是怕他的炼药方法被自己偷了啊?

依依说道:“鬼谷子,你放心,我啊,不认识中药材,就你屋里头摆着的这些药材啊,我可不认识,我怎么偷学炼药方法啊?”

“你骗鬼呢?你医术那么好,你若是说你不会制药,那我也信了,毕竟有许多大夫是不会炼药的,可是你说你不认识药材,那老夫就不信了,有哪个大夫能不认识药材的?学医的首先功课就是识别药材。”

依依笑道:“你也知道我用的药跟你们用的药不一样啊,所以我一向都不用开中药药方的,我不需要识别中药材啊。而且你放心,我不会偷学你的炼药方法的,你只管放心好了,你赚的钱一分都不会少。我在这里,紧紧是因为我无聊了,整个静苑里,除了你们两个,我还能跟别人聊天去吗?”

鬼谷子想了想,也是,她应该不会说谎,那就让她在这里看热闹吧。鬼谷子又为了防止她偷学,便吓唬道:“小丫头,老夫可是跟你说清楚哦,这炼药可是十分讲究的,别以为相同份量的药倒进去炼药就行了,可是还有许多工序要走的,倘若哪个步骤没有把握好,那就有可能把解药炼制坏了,到时候给病人用了,反倒成了害人的毒药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去炼药吧,不过你们可得注意,别把毒药给撒到饭菜里了,到时候把我给毒死了。”

鬼谷子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毒不死你,有老夫在,什么毒不能解啊?要说就是你这里太小了,都没有一个专门炼药的地方,老夫的药王谷,炼药的地方就有好多个。跟厨房完全分开的。哪能像你这里,药房跟厨房混着用。”

“那你们可以不用啊。”

“难不成老夫还大老远地跑回药王谷去炼药啊?这样的话,不仅仅时间上来不及,到时候又要搬药材进去,炼出来的药又要运出来,老夫这精力是银钱就花了不只是一点点了,五两银子一份,连本都不够。”

依依捂着自己的耳朵,说道:“行了行了,我这厨房专门腾出来给你炼药还不行吗?真是怕了你了,动不动就跟我算本金。”

“老夫这是实事求是。”

鬼谷子还有些不满地嘟囔着,将依依捂着耳朵的手拿开来说道:“别捂着了,又来人敲门了。”

依依走到门外一看,天问来了,依依便是暗暗感叹了一下自己的机智,就知道只要自己不亲自送兵器过去,轩王就一定会派人过来拿的。只不过是这半天都没有到,他就派人来了,未免也太心急了吧。

“兵器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进来拿走吧。”

天问说道:“王爷叫我来不是拿兵器的,而是护国公要去王府看望你,所以王爷就来叫你回去一趟。”

“他怎么去了?是不是和子墨的病情有关?”依依皱眉,难道子墨有些什么后遗症?还是说病没有治好?上次她可是看着子墨身子好得差不多了,才离开王府的。

天问有些疑惑:“王妃,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吗?夏子英失踪了。”

“夏子英?”依依的脑海里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李氏的儿子,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

依依说道:“他怎么会失踪?”

天问都要无语了,这个夏依依到底有没有活在这个社会里头啊?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得。

“夏子英是西疆的将军,西昌突袭了西疆,夏子英被逼到黑风崖了,他为了避免被活捉就跳下了黑风崖,但是东朔的人潜到黑风崖底,却没有找到夏子英,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哦,是这么一回事啊,依依皱眉,那护国公去轩王府,只怕是找轩王去的吧,见自己也不过就是顺带的事情吧。夏子英失踪了,护国公肯定很担忧,毕竟现在护国公已经老了,而夏子英才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家里的唯一成年的壮年,家里仅有的两个男孩,夏子墨还小,扛不起整个护国公的重任,所以护国公应该是对夏子英寄语了厚望才对,不然李氏曾经犯了那么大的错误,护国公仍旧没有把她给休了,或者是贬为侍妾,一半是替自己遮丑,多半还是替夏子英的身份考虑的。

依依说道:“好,那我跟你去一趟王府,对了,我整理了一些兵器,你顺变带回去。”

天问一看到那些精良的武器的时候,两眼瞬间发光,就好似盗墓贼看到了珍稀古董一样。

天问立即将那些武器拿起来,上下左右的在手里倒腾着翻看着,他说道:“这么好的武器,你是怎么制出来的?”

“不是我制出来的,我要是能制出来,还用得着需要凌轩去找人仿制吗?”

“那你这些武器哪里得来的?”

“别人给的,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你以前不是说你是机械天才的吗?这些东西你可有把握仿制出来。”

天问有些犹豫,这些东西从外表看就十分精良,而且很多零件也十分微小,要想做出来确实是很难,天问皱了皱眉说道:“我尽量一试,也许能仿制个七七八八,但是效果绝对远远达不到原来这个的效果。”

“那是自然。”这些东西的制造有的可是需要机器人生产线生产出来的,岂是他们这些用手能磨出来的?依依为了不打击他的自信心,又说道:“能仿制出个差不多就不错了,你就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师父,你怎么能这样啊?这有好的生意怎么让给他做?为什么不给老夫做?”

鬼谷子一脸不满地走了进来,一看见那些武器,也是两眼发光,怎么夏依依有这么多好东西?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而且夏依依的房间他曾经来过,并没有看到这些武器啊,她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鬼谷子一脸的笑意,说道:“师父,你平时怎么都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老夫看啊?你瞒得老夫好苦啊。”

“我干嘛要全都告诉你?你刚刚还连炼药都想瞒着我,不让我看呢。”依依撅着嘴,有些生气地说道。

“呵呵,师父,老夫后来不是让你看了吗?以后你想怎么看,你就怎么看。不过,这仿制武器的生意能不能转手让老夫来做?免得便宜了外人。”

鬼谷子一边说就一边去挤天问,试图将天问挤开那个摆满了兵器的桌子,可是天问可是个练武之人,脚如磐石,稳如泰山,鬼谷子用了吃奶的劲也没有将他挤开,鬼谷子的脸都因为用力而被憋得有些红,可是天问的脸上却没有因为用力而肌肉拉伸,面上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天问低头鄙夷地看了一眼正在使劲挤他的鬼谷子,那神情就好像一个大人看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用力试图撼动大人的双腿一样。

蚍蜉撼树?

依依鄙夷地说道:“这生意给你做?你有这个能耐制造得出来吗?这里面的构造你看得明白吗?”

想赚钱,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赚啊,别什么都想自己一个人独吞,当心吞不下噎死了。

鬼谷子不再去挤天问,而是得意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饶有些聪明劲似得说道:“老夫是制不出来,但是老夫可以找能制的出来的人啊,这样老夫可以赚中间差价!”

中间差价!

依依下巴都惊吓得快要掉到地上了,这鬼谷子的经商头脑可是不赖啊,他还当什么大夫,弃医从商算了。

依依板着脸说道:“鬼谷子,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的,这不是赚不赚钱的事情,若是其他的东西,我也随便你怎么折腾,可这是武器,是要派上战场的,所以必须找可靠的人去做。否则一旦落入敌人手中,那不是害了东朔了吗?”

“害了东朔跟老夫有什么关系?”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都没有了,你还能不能活?说不定会被敌人杀死了。”

“可是老夫住在深山老林惯了,没有什么国家概念,若是这个国家不行了,老夫就换个国家继续呆着。”

“……”

依依懒得跟他这么一个方外人士灌输保家卫国的思想,直接忽略他不计,跟天问说道:“你们先出去,我换身衣服就走。”

天问点点头,也该走了,再不走,护国公和王爷就比自己还要早回王府了。

依依刚回了王府不久,护国公就来了,依依便连忙将他引入了大厅坐下,说道:“爹,你怎么跟他一起来的?”

“天问没有跟你说清楚吗?我们在宫里遇上的。”凌轩疑惑地说道,自己不是要天问提前回来安排的吗?

天问吞了吞口水,刚刚自己的心思只顾在那些兵器上了,根本就忘了跟她说了。天问说道:“属下忘了。”

“忘了?你怎么办事的?”凌轩重重地哼了一声,有些怒意,这个天问,今天怎么办事越来越不牢靠了?不是擅自闯入房中,就是忘了说事情。

天问缩了缩脖子,平时若是自己忘记说了,这种小事情王爷也不会轻易动怒的,可是现在他这脸色很明显的十分地不高兴,只怕还是因为自己上午闯了房间,坏了他和夏依依的好事吧。所以他怒意未消,到现在还在记恨自己。

天问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听了鬼谷子那个小人的话呢?去闯什么门啊?

天问便找了个理由要离开这个令他有些站不住的地方,天问挠了挠头,说道:“王爷,东西已经拿到了,属下就先下去做事了。”

凌轩点点头,现在时间紧迫,就不浪费他的时间在这里瞎陪着了。

天问连忙溜之大吉,遁得快得很。

护国公便对夏依依说道:“你哥哥他失踪了。”

“你去宫里,可有探到什么消息?”

“没有,目前还只有有第一份战报里提到的事情,还没有收到第二份战报,为父今天是去宫里请求去西疆打战的,但是皇上没有同意。”

凌轩轻轻地冷哼了一声,皇上本来想同意的,不过是被他打岔了罢了。

依依看了他一眼,他又在哼什么啊?我爹说得有啥问题不成?

依依说道:“爹,你这么大年纪了,你去什么战场啊?那些个年纪轻轻的,身体又‘健康’的人,可是都龟缩在家里不去呢?”

依依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杜凌轩,凌轩的脸黑了下来,哪有她这样当着岳父的面暗讽自己‘丈夫’的?

只是护国公并没有听出依依的言外之意,护国公说道:“即便有新的将军去了西疆,他们也不会去理会子英的死活的,又怎么可能回去找寻子英的下落呢?为父有些担心子英会被西昌人给抓了,这样的话,生不如死,为父想亲自去一趟西疆,即便皇上不同意我去打战,那我就一个人去,不去当什么将军,只是去找子英的下落罢了。”

依依说道:“爹,你这是干啥?你这么大年纪了,长途跋涉的,你身体吃得消吗?况且你若是独自一个人去,根本就没有兵派给你,没有人保护你,你一个人深入虎穴啊?很危险的。”

“可是为父不能对子英不管不顾啊,现在他生死不明的,你说要为父怎么办?”

凌轩说道:“护国公,你不必担心没人管夏子英的下落,西疆不是还有个肖潇吗?他可是你府上出来的人,与夏子英感情又好,必定会去找寻夏子英的。”

肖潇?依依的脑海里再次弹出一个熟悉的名字出来,他已经去西疆了啊?以前不是还在护国公府的嘛,不过以自己对他的几次见面的了解,肖潇应该是个靠得住的人。当初他还因为夏子墨在翰文书院被钟铭欺负了,他就把钟铭给教训了一顿呢。

依依便也劝道:“对啊,爹,肖潇一定会去找子英的,你就安心地多等几天吧,再等等,也许西疆那边就会传来好的消息了。”

护国公叹了一口气,重重地唉了一声,摇摇头,说道:“为父就再等几天吧,等到下一份战报传来,就再做决定。”

“对。”

一劝导完护国公,依依的任务似乎就完成了,屁股在椅子上就有些坐不住了,不安分地扭动着,眼睛也到处乱飘,很显然,她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她有些呆不下去了,若不是碍于护国公在这里,她就要跟凌轩说‘事情谈完了,我该走了。’拜拜了您嘞。

凌轩一见依依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就知道她那个小脑袋里在想一些啥,倘若护国公要是前脚一离开王府,夏依依后脚就要离开王府了吧,她做戏,一向只是做当场的,绝不会在喊‘cut’之后还继续做戏。

你想走?本王偏不让你走。

凌轩便开始“盛情款待”护国公了,以求护国公在府上多呆一会,凌轩有些恭敬地说道:“岳父大人还从未在王府里用过膳了,今日难得一聚,不如由小婿陪你多饮几杯。”

护国公身子一震,这个轩王,去年还不肯娶夏依依,甚至在大婚当天不仅不来迎亲,用一只公鸡与她拜堂来羞辱她,甚至还把她迁入了听风院。这也就罢了,可是后来的沉河也是他干出来的,他从心里就不肯承认夏依依是他的妻子。自己也知道夏依依在他的跟前不得宠,也不便来王府在他跟前晃悠,免得他厌烦,所以自己除了上次代替张尚书来府上求了他一次以外,就不再来王府了。

可是后来越发地觉得轩王对夏依依的态度改变了,就说这次夏子墨受伤了,依依在护国公府的时候,对穆家人说是轩王派鬼谷子去给夏子墨治疗的,说起来,轩王也算是夏子墨的恩人了。而且现在也能看得出来,轩王对夏依依的态度好了不止一点点。

可是即便是好了一点,也不至于让他转变这么大吧,他还是头一次称呼自己为“岳父大人”,还自称为“小婿”。

按理说,他是个亲王,而自己只是个公爷,等级要低,他即便是尊重自己,唤一声“护国公”或是“公爷”就行了,他也可以自称“凌轩”,可是他却这么客气,还极力放低了自己的身份和姿态。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看在夏依依的面子上,他在讨好自己的女儿?他已经爱上了夏依依了吗?开始了追求之路?

护国公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的女儿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这个轩王都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护国公的内心简直高兴得要飞起来了,只要夏依依守住了轩王的心,那自己很快就要当外公了。

护国公连忙高兴得点点头,说道:“老夫也许久未曾痛快饮过酒了,早就听闻王爷的酒量好,今日,便与王爷不醉不归。”

依依本来以为护国公谈完了事情就会回去了,自己也好走了。在听到还要留下来陪着他一起吃饭,依依就有些不高兴了。

这货绝逼的是故意的,他现在还在护国公面前装残疾人,他一定是想故技重施,在护国公面前,要自己伺候他吃喝,他又想享受一下封建男主人的优越感。

夏依依暗暗咒骂了杜凌轩数遍,十分不痛快地瞪了他一眼,眼中的敢怒不敢言全数落入了凌轩的眼睛里。

凌轩本想暗笑,可是碍于护国公在,自己便继续装瞎子,假装看不到夏依依的眼神,他便转过头去,独自饮茶,在张嘴喝茶的瞬间,嘴角泛起了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

------题外话------

上手机精品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