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醉酒迷情(上)/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护国公见夏依依居然狠狠地瞪了一眼轩王,护国公便朝依依投过去一缕警告的眼神,她怎么可以瞪轩王呢?她难道不知道身为妻子,对丈夫应当顺从吗?怎么还敢瞪他?这才好不容易博得了王爷的宠爱,这若是被王爷知道她瞪他,倒时候岂不是前功尽弃?幸好王爷有眼疾,看不见她瞪了他。

凌轩便吩咐道:“马管家,今儿你吩咐厨房,把最好的菜呈上来,再将本王的那两坛冰封雪莲酒拿出来。本王要与岳父大人喝个痛快。”

护国公连忙说道:“拿一坛酒就行了。”

这酒可是极为稀有,整个世界上也不过是只有几十坛罢了,而且这酒,采用的雪莲都是天山千年开花一次的雪莲,极为难得采摘得到,每十年才开一次窖,轩王这里的酒也不会有多少坛,这猛地给拿出两坛来,很显然是要分一坛给自己,自己哪里能喝得起这价值千金的酒啊。

凌轩说道:“本王这酒,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喝得到的,除了一直跟在本王身边的白澈和夜影喝过以外,你是第三人。而且他们两人合起来也就喝了一坛而已。”

护国公高兴之情洋溢于表,连忙说道:“哈哈,这么说来,老夫实在是太幸运了,还得沾了你的光,才能喝上这么好的酒。”

凌轩说道:“岳父大人客气了,你哪里是沾得本王的光,你沾的可是你女儿的光。”

“哦?哈哈哈哈”

护国公大笑道,看来轩王确实是很在意夏依依啊,要不然也不会在自己面前特意提及夏依依。护国公看了一眼夏依依,见她不但没有高兴的样子,反倒一副无语的样子。护国公也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都不给凌轩一点好脸色看?自己真是没有管教好她,出嫁从夫,该如何对待丈夫的道理都不懂了?

依依撇撇嘴,拆台说道:“有什么好喝的,我喝过最好喝的茅台酒,你喝过吗?”

护国公沉下脸,依依怎么说话的呢?

凌轩倒是对她的拆台已经习以为常了,说道:“茅台酒,好喝吗?怎么酿制的?”

依依没好气地说道:“杜凌轩,你又来问我是怎么做的,你以为我是神仙吗?会医术,会炼药,会制兵器,会酿酒,我啥都会,那你这个啥都不会的人是不是好自杀了?”

护国公低声呵斥道:“依依,你怎么可以直呼其名呢?应该叫他王爷。”

依依愣了一下,自己上次收到休书的时候,就说了以后叫他王爷的,怎么后来又还是习惯叫他凌轩了?依依便连忙说道:“哦,王爷。”

凌轩听见她又叫了一声冰冷而又疏远的“王爷”,有些恼恨护国公的多事。

凌轩说道:“无妨,叫名字才像对夫妻嘛。”

护国公正色说道:“可是规矩和礼数不可废。”

凌轩真是要被护国公这个老古董给气死了,今天真正来拆台的人不是夏依依而是护国公吧。这父女俩,虽不是亲生的,可是拆台的本事倒是出奇的一致。

一会儿,马管家就将两坛酒拿了上来,却只拿了两个杯子,凌轩说道:“既然依依觉得这个酒不好喝,那便再添一个杯子过来,给她也尝尝,看看好不好喝。”

“是”

马管家忙不迭地下去准备杯子去了,一会就上来,给三人都倒了酒,依依吸取了上次在皇宫里喝白酒的时候,被呛住了的经历,于是依依就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依依尝了一小口,发现这就清凉可口,仅仅是一小口,就已经是唇鼻留香了,这酒并不像普通的酒那样烈,反倒有一种醇厚浓郁的味道,可是这浓郁里头,又有着雪莲花的清新。这酒顺着依依的贝齿,划过依依的舌头,刺激着她的蓓蕾,依依闭上眼仔细品味着这酒,待酒香充盈了整个口腔,依依才将那一小口酒咽了下去。

那酒带着体温,从食道滑落,流入胃中,便觉得整个胃都暖和了起来,这酒的性子果然温和。

依依正闭着眼睛陶醉在酒香里呢,耳畔响起了杜凌轩的声音:“这酒如何?”

依依点点头:“好喝。”

“那比起茅台酒来说呢?”

“那也是这酒好喝。”依依实话实说。

凌轩有些满意地点点头,便吩咐道:“凝香,给王妃斟酒。”

静立在一旁的凝香连忙上前去给她斟酒,可是桌上就只有两坛酒,没有王妃的酒,凌轩便将自己的那坛酒往依依这边推了推。

凝香便连忙拿起酒坛,给王爷和王妃各斟了一杯酒,凌轩说道:“来,本王跟你干一杯。”

依依抬起头,拿起自己的酒杯跟他的酒杯碰了一下,说道:“我干了,你随意。”

说罢拿起酒杯,一仰脖子就喝了,喝完还将被子倒过来亮给他看。

这酒确实是好喝,又不上头,依依吧唧了一下嘴巴,将唇边还留着的酒也给舔干净了。随后又倒了一杯酒,跟凌轩说道:“来,我再敬你一杯。”

依依这纯粹就像是在烧烤店里跟别人干啤酒一样,把这酒给当水喝。

凌轩见她喝得这么起劲,便也将自己杯子里的酒给一口气喝光了,马管家便又上前来给他斟满了酒,凌轩便又跟依依两个人一起喝了起来。

依依喝着喝着,以前跟战友拼啤酒的那股子劲就上来了,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喝过酒了,凝香感觉自己倒酒的速度都要赶不上依依喝酒的速度了,依依也嫌弃凝香倒酒慢,便说道:“凝香,再拿个酒杯来,你同时倒满两杯。你这倒酒速度,我都快等不及喝了,真是的,打乱了我喝酒的速度。”

护国公见他们两个喝得起劲,凌轩还说要陪自己喝酒,好好痛快饮一番,这哪里是陪自己喝酒啊,分明是他们两个人在喝酒,自己在一旁独自喝酒罢了。

而且护国公之前还想着要夏依依赶紧生个小孩出来呢,哪里能料到夏依依现在居然开始喝酒,而且还这么能喝,以前都没有发现她这么能喝酒啊,再说了,就算能喝,也该收敛着点,不能这么喝啊,不光是破坏了她一个女人的形象,更重要的是,这么喝酒伤身子,哪里还能再备孕呢?

护国公便说道:“依依,你一个女人,还是少喝一点酒吧,要不,你以茶代酒敬王爷好了。”

凌轩见他又来扫自己的兴,便说道:“无妨,她平日里头没也有喝过酒,今儿就放肆喝一回吧。”

依依才懒得管护国公那套女人应该怎样的理论呢?以前,哪怕自己出去和同学喝酒,喝了回来,自己那个当医院院长的老爹都没有跟你说什么注意身体之类的话,这个护国公,就知道拿那些女则女戒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惹得自己的手脚好像被束缚了一样,怎么做都不是对的,倒不如不动好了。

凌轩刚刚跟她喝得起劲,见她又高兴,此时他也将自己倒背如流的家规给抛之脑后了,他便亲自将酒坛子拿过来,“小心翼翼”地摸索着,给自己和夏依依倒了一杯酒,说道:“来,我们干杯。”

依依见他都不管自己,那就更不用看别人怎么想了,便也接过杯子,说道:“干杯。”

他们两个人这势头,哪里是在喝价值千金的冰封雪莲酒啊,完全是在把这酒当水喝啊。只把周围的人看得心疼不已。

两人都一口干了下去,依依见护国公一个人坐在那里脸色不是很好看,便也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护国公倒了一杯酒,说道:“爹,来,女儿也敬你一杯。”

护国公见她这行为,哪里像是一个女人啊,更像是一个男人一样,坐在这里跟凌轩和自己称兄道弟地饮酒,护国公有些不悦,但是刚刚轩王都已经不怪罪她了,自己一个做爹的,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是只得笑着说道:“好”。

两人一喝完,凌轩便也端着酒杯跟护国公敬了一杯酒,喝了有十杯酒,这时候,厨房里速度也快,便已经开始上菜了。

依依刚刚空腹喝酒,喝了些酒后,便觉得肚子里有些难受,赶紧夹一些菜垫垫肚子,吃了一些菜之后才觉得肚子舒服多了。

这桌子上了许多美食了之后,依依便也没有心思跟凌轩去拼酒了,自己只顾着吃菜去了,一边独自饮酒,一边吃菜。凌轩见她不再跟自己喝酒了,便也就去跟护国公喝酒去了,免得护国公一个人敢喝酒,冷落了他。

依依正吃得欢,凌轩那边也跟护国公喝了一会儿酒了,便想着要吃点菜垫吧着肚子,凌轩便说道:“依依,给本王布菜。”

依依嘴巴都没有闲过,便说道:“凝香,你给王爷布菜吧。”

护国公一见,便重重地咳了一声,依依这才想起护国公还在这里看着呢,要是不给杜凌轩夹菜的话,他估计又要把自己当成他以前的那个女儿一样教育了。自己宁愿给凌轩夹菜,也不要听护国公唠唠叨叨地讲女人应该如何如何。

依依便随手给凌轩夹了一些菜,凌轩有些满意地吃了,结果依依还没有吃上几口,凌轩那个碗里的菜就已经见底了。

依依为了让自己多点时间吃饭,便将凌轩那个碗夹得满满的,凌轩看着那个堆得像一座小山一样高的碗,看了一眼里面的菜,居然紧紧是同一个菜,她这是要故意自己吗?谁布菜不是每个菜都夹一点,哪里会像她这样,就紧着同一个菜夹,把碗都给堆满了,再一看,这个菜的菜碗里几乎都被她夹空了,她怎么不干脆把那个菜碗直接换过来啊?

凌轩有些苦闷地夹着碗里的菜吃,吃了几筷子,实在是有些吃不下,便说道:“换一道菜。”

依依斜斜地瞟了他一眼,他还来劲了,是不是,有丫鬟不使唤,非得使唤自己,他应该能看得出来,自己不想伺候他啊。

依依邪恶地一笑,便起身给他夹菜,依依将那块肉放进辣椒碟子里裹了裹,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才放进了自己的碗里来,凌轩在跟护国公喝酒,并未见到依依的小动作,回头见到自己碗里多了一块裹着辣椒的肉,还以为就是厨子这么做的罢了,便没有多想,就直接夹到嘴巴里吃了。

凌轩被辣的不行,从来没有吃过这么辣的肉,这哪里是在吃肉,这分明就是吃了一坨辣椒进去,有些辣椒还黏在喉咙上,凌轩使劲咳也咳不出来。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喝点水。”依依连忙递了一杯水过去,凌轩一看,是水,简直来得太及时了,看来她还挺体贴的,还能给自己递一杯水过来,凌轩拿过来就喝了。居然是热水,热水遇到辣椒,只会变得更辣,这一喝完,凌轩就觉得从口腔到喉咙再到肚子,全都火辣辣的,烧的难受。

凌轩看到夏依依眼里闪过的幸灾乐祸,这时才明白,刚刚那块裹满了辣椒的肉根本就不是厨师做的,而是她故意裹上的,居然这样还不过瘾,还要给自己递上一杯热水来。

报复来得太快,好像龙卷风。

自己不过就是要她夹个菜而已,她有必要这么生气吗?就要这么整自己?

护国公不明所以,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罢了,之前对轩王宠着依依,他还有些高兴,可是此时见凌轩一个瞎子,啥事都做不了,不仅仅要依依照顾他吃喝,他还这么容易被呛到,看来真的是眼瞎了,干啥都不行。护国公又有些可怜自己的女儿嫁了一个残疾了。

依依又递了一杯水过去,笑着说道:“王爷,你眼睛‘看不见’,即便有人给你夹菜,你吃饭也要当心点。”

凌轩见她笑里藏刀,哪里还敢接她手中的那杯水,便是拿起自己的那杯酒一口喝下,反倒没有那么辣了。

接下来凌轩就再也不敢要依依给他夹菜了,便要马管家给他夹菜,依依冷哼一声,想要姑奶奶伺候你,你也不看看你当不当得起。

依依便得了空了,独自吃得欢得很,只是吃着吃着,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依依的脸色开始发潮红,依依晃了晃脑袋,估计是酒劲上来了。

依依便站起来,说道:“我先回静苑去了。”

静苑?护国公以为静苑是王府里的某个后院的名字,只是依依以前不是住在听风院吗?现在换地方了?可是王爷既然已经喜欢上她了,为什么她没有住在主院啊?

凌轩便连忙说道:“凝香,还不快扶王妃回主殿休息?”

“不必,我要回静苑。”

护国公这才明白,原来是王爷想要她回主殿,而她偏偏要住偏冷的后院啊?未免也太任性了,她是不是在跟王爷置气呢?

护国公说道:“堂堂一个王妃,哪有住偏院的?依依,你莫要胡闹,赶紧回主殿休息去。”

“哦”依依也不想跟护国公多解释什么,算了,等他走了,我再回静苑去吧。

凝香便扶着夏依依往主殿去了,依依头有些昏沉,自己的酒量果然是不行啊,看他们两个也没有少喝啊,怎么他们还好好的呢?自己先在走路的脚步都有一些飘飘忽忽的,脚底就像是踩着棉花似得,一脚深一脚浅的,连身子重心都把握不好了,歪着身子,将肩膀靠在了凝香的肩膀上,凝香连忙跟画眉使眼色,画眉便上来将依依的两只手摊开,分别搭在凝香和画眉的肩膀上,两个人几乎是架着依依往外走的。

护国公看着依依醉成这个样子,便说道:“王爷,依依身为一个女子,本就不胜酒力,往后就别纵着她喝酒了,喝酒伤身,也不利于生养。”

生养?

凌轩一想到这,护国公竟然已经盼着他们生小孩了,凌轩便有些高兴,说道:“岳父大人放心,往后,本王会注意的,不会让她再这么饮酒了。”

他们两人又推杯换盏地喝了半个时辰,护国公这才告退回去了。

凌轩便问道:“王妃如何了?”

马管家说道:“刚刚凝香过来说,王妃已经睡下了,可是她睡了一会儿又醒来的,吐了一阵,脸色红得厉害,额头也烫,怕是喝酒伤了身子了,奴才刚刚见护国公在这,不敢多说,因此没有上来禀告,不过奴才已经吩咐林大夫给她熬了醒酒汤,一会熬好了,就给她送过去。”

“醉得这么厉害?”凌轩皱眉,刚刚在席上的时候,她精神头不是还好着的吗?不仅仅跟自己干杯,还用辣椒和热水作弄自己,怎么就把自己给灌得这么罪呢?

马管家笑着说道:“王爷酒量好,自然不知道酒量差的苦了。而且这冰封雪莲酒喝的时候挺温和的,但是后劲足啊,王妃许是不知道,之前与你们就喝了许多杯了,后来又一个人单独喝了许多,想必是喝多了,后来酒上头了,她就受不了了。”

凌轩暗笑道,她可不是喝了许多吗?她跟自己共喝一坛酒,自己感觉都还没有喝够味呢,这坛酒就没有了,可不是都被她给喝了。

凌轩想着便跟马管家说道:“本王去看看她。”

马管家便连忙推着凌轩去主殿,凝香和画眉正在给依依洗脸,地上吐过的秽物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地上明显有清洗过的痕迹,整个屋里散发着一股子酒味,夏依依的脸色十分红,那洁白的几乎就显得更加娇嫩了,她的眼睛醉醺醺的,微闭着眼睛,两只手不时地挠一下自己的脖子和头发,好像脖子上有些痒吧。

凝香去给她洗脸,她竟然一把抓住了凝香的手,微睁开眼睛喃喃地说道:“咦,这个姑娘,我,好像有点,有点眼熟啊。”

凝香哭笑不得,说道:“王妃,奴婢是凝香啊,你当然眼熟了。”

“凝香?不,我不认识。”依依嘟囔着,摇了摇头,又伸出手来,指着她说道:“你这姑娘还挺好看的,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王妃,你莫要跟我开玩笑了。”

“那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依依拉着凝香的手使劲地拽,想拽到她跟前来。

凝香连忙往后缩,说道:“奴婢没有啊。”

“你说,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我告诉你哦,你一定要问清楚,他会不会娶你,而且只娶你一个人。否则的话,你就不要跟他开始,否则,到最后,也是没有结果的。”

“王妃,你喝醉了。你好好休息啊。”

凌轩听到依依说的话,就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了,便说道:“你们下去吧。”

“王爷,可是醒酒汤还没有送过来,王妃她还醉着呢。”

“知道了,等下醒酒汤好了,再送过来。你们退下吧。”凌轩挥了挥手,末了又加了一句,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随意进来。

“是”

凝香她们连忙退了出去,还将大门给关上了。

依依看见那些人走了,面前的轮椅上坐了一个男人,有些晕乎乎的,说道:“美男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凌轩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说道:“你居然连本王是谁都忘了?”

“我认识你吗?”

“认识”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啊。”

“杜凌轩!”凌轩不得不咬牙将自己的名字说出来。

“哦,杜凌轩,这名字还不错,就是我不认识。”依依嘟嘟囔囔地说道,说着说着眼睛又一眨一眨地开始闭上了。

“女人,你居然敢忘了本王的名字?”凌轩有些恼怒,她忘了自己,刚刚却还记得什么不要开始和没有结果。不就是暗指许睿的事情吗?

凌轩上前摇了摇她的身子,试图要她不要睡,说道:“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究竟认不认识本王?”

依依本就醉着,浑身软绵绵的,被他一晃肩膀,整个身子就软绵绵地摇摆起来,晃得她的脑袋有些难受,她又微睁开眼睛,说道:“我困,我要睡觉,你别摇我。”

“你先回答本王,你究竟认不认识本王。”

依依定定地看了他几秒钟,摇了摇头,说道:“我口渴,能不能给我端一杯水来?”

凌轩皱了皱眉,便去端了一杯水来,给她吃,依依便张开嘴来喝,也不知道伸手拿过来。凌轩叹了口气,只得亲自将水杯靠近依依的唇边,依依的嘴半张着,这样喝水,喝一小半,流了一大半,倒是把依依和凌轩的衣服都给弄湿了。

依依便又半闭着眼睛,半睡半醒,不时地说一些呓语,凌轩看着头发有些乱糟糟的依依,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不能喝就别逞强。还说什么‘我干了你随意’,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

凌轩将杯子放下,摸了摸依依的脸颊,确实是烫的厉害,看来确实是醉的不轻,不然也不会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想到这,凌轩便想着酒后吐真言,能不能从她的嘴里套出来什么话呢?

凌轩便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依 ̄依 ̄”

“我不是问她,我是问你自己。”

“夏依 ̄依 ̄”

“你几岁了?”

“嘘,女人的年龄是秘密哦。”

“你有没有成亲?”

“没有”

凌轩的心里顿时就放心了下来,自己之前还担心她在前一世会不会已经结婚生子了,看来是没有了。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不知道 ̄”

“怎么会不知道呢?”凌轩正要再问,依依就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凌轩摇了摇头,将被子给她盖好,坐在旁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她安安静静地睡觉的样子还真是挺好看的,只有在这个时候,她的嘴才没有那么伶牙俐齿地损他,她也不会总是想着要逃离自己的身边。这有这个时候,她才会好不介意自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凝香在门外说道:“王爷,醒酒汤已经煮好了。”

“进来”

凝香一进来,见夏依依已经睡着了,便说道:“要不要把夏依依唤醒来,给她喝?”

凌轩阴沉着脸,声音十分冷清,“你叫她什么?”

凝香吓得立即跪在了地上,说道:“王爷,是她跟奴婢说,她已经不是王妃了,要奴婢就叫她名字。”

凌轩说道:“叫王妃。”

“是”

“出去。”

“是”凝香连忙将醒酒汤放在桌子上,便又退了出去,接着将门给关上了。

凌轩摸了摸醒酒汤,温度刚刚好。如果现在不给她喝的话,醒酒汤会冷吧,而且,她醉的这么厉害,不喝了话,只怕会真的会伤了身子的。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凌轩低低地说道,便走过去将大门拴上了,这下没有人进来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再装什么残疾人了,他就站着身子走过去,将药碗拿过来,自己坐在床边,将依依的上半身扶起来,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用勺子舀了一勺汤,就喂她的嘴里去。

依依正睡得香的很,被人给弄起来了,有些不乐意,依旧闭着眼睛,头微微一扭,就扭到了一边去,凌轩只得把汤勺又伸到她的嘴边去,依依的嘴一碰到那个硬梆梆的勺子,喝了一小口醒酒汤,感觉到有点苦涩,便不悦地皱了下眉,轻哼了一声,把头又转过来,直接埋在了凌轩的胸膛上,嘴一张开,便将刚刚喂进嘴巴里的汤全数吐了出来,都吐在了凌轩那件黑色衣服上。

虽然这件衣服是黑色的,看起来不起眼,可是这件衣服的料子也是十分昂贵的,就这么沾染上了黑乎乎的汤药,黑色的衣服沾上黑色的药,是不打眼,可是湿漉漉地贴在了凌轩的胸膛上。

依依又隔着那件湿漉漉的衣服在他的胸膛上蹭来蹭去的,她的头发又正好抵在凌轩的下巴和脖子上,蹭得凌轩的的皮肤痒痒的,凌轩便用手将她的头掰过来,摆正了,用左手按住她的头,用右手给她灌药,依依皱着眉,撅着嘴,喝了两口药,就嫌难喝,再喂给她的时候,她的头就使劲想摆开,可是被凌轩给按住了头,她没有办法摆动,呜呜地叫了两声,皱着眉头张开嘴,由着凌轩将汤药灌入了她的嘴巴里,可是她就是不咽下去,全部都给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凌轩连续喂了两口,都是被她这样给浪费了,凌轩眉头一皱,给她灌入一勺药,就用右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摆正,防止她又侧过头去将药给流出来。

依依被他捏得疼,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用手使劲地打了一下凌轩的背,又拽住了凌轩的头发使劲一扯,含含糊糊地说道:“走开!”

凌轩被她打得生疼,那块头皮都快随着那一把头发就要被夏依依给揪下来了,杜凌轩怒道:“夏依依,是你逼本王的。”

杜凌轩便将碗里剩下的醒酒汤全部喝在自己口里,俯身下去,将嘴巴印在夏依依的嘴巴上,便往她的嘴巴里吹气,将药往她的嘴里吹进去。

夏依依被迫喝了两口药下去,用手还想去扯凌轩的头发,被杜凌轩有先见之明的将她的手给拽住了,将口里的药全部灌入她的口中。

依依皱着没,苦巴着脸,挣扎着,不肯咽下去,凌轩便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过去,挤占了她口腔里的空间,空间里变得狭促,那些药便再也没有空间呆了,依依只得将那带着苦涩的药味和他的酒香味的全都吞了进去。

“混蛋 ̄”

依依含糊地咒骂道。

凌轩的眼眸缩了一缩,你竟然敢骂本王?本王好心给你喂药,你居然还骂本王?不给你一点点教训不行。

凌轩便将依依紧紧地箍在了怀中,加深了那个吻,舌头肆虐地在她的口腔里游走,扫遍了她的每一个贝齿,和她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凌轩感受到她的舌头使劲地想将他的舌头给抵出来,凌轩也不急着跟她的舌头对抗,便退了出来,只在唇外啜着她的红唇,用自己的唇包裹着她柔软的唇,一边用手抚摸这依依的背,动作轻柔缓慢。

依依没有了刚刚的那种不适感,此时被他抚摸地有些舒服,本来喝了酒,胃就不舒服,现在被他这么抚摸着背,就感觉胃舒服了许多,身子扭动了一下,靠在凌轩的胸膛上的脑袋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靠着,闭着眼睛半睡半醒,感受到唇边有个柔软的东西舔着她的嘴唇,似乎带着一股子香味,这股香味好熟悉,雪莲香?

依依伸出了舌头,在外面舔了一下,凌轩正在她唇边舌头被她的舌头一碰,凌轩整个身子都直挺了起来,好似一股电流席卷全身,凌轩眼眸中的光芒倏的变成一束明亮的光芒。

依依舔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吃到什么,就将舌头滑溜一下缩了回去,凌轩趁着她的贝齿还没有合上,自己的舌头也顺着她的舌头缩回去的路径跟着溜了进去,在她的口腔里与她的舌头重新绞在了一起。

依依的舌头被包裹着,纠缠着,她似乎又找到了自己之前在寻找的那一股雪莲花的香味,对就是这个味道,这个味道很熟悉。

依依没有再挣扎,由着他的舌头肆意挑逗着自己。

卷起、拉伸、舒展、缠绕……

凌轩见她没有再反抗,便吻得更加深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开展了一场漫长的接吻。手上的动作不减,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背。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人就这个半坐在床边,静静地吻着。

一只壁虎从窗户那里爬了下来,看了一眼室内的情形,转身就从窗户的缝隙里爬了出去,生怕打扰了这室内的一对人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