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独自出走/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收拾了东西就去了轩王府,依依大剌剌地倒了轩王府,就往大厅里头一坐,马管家连忙招呼小厮去找凝香来伺候依依,自己便立即去了书房通报王爷。

一会儿,凌轩就由天问推着出来了,凌轩说道:“离本王说的交货日期还有两天呢,怎么今儿就送过来了?”

鬼谷子的心里说道:“早一点卖掉,就早一点赚到钱嘛。”但是他可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这话显得他多财迷啊。鬼谷子便十分正派地说道:“老夫这不是因为怕你万一要急着上战场吗?所以才日以继夜地赶工,连忙将药给提前炼制出来了。”

“如此,就多谢谷主了。马管家,去将林大夫请过来。”

“是”马管家连忙退了下去。

鬼谷子一听,就十分地不乐意了,王爷这是想要林大夫过来验药的吧?鬼谷子吹着胡子哼道:“怎么王爷这是信不过老夫?”

凌轩淡淡地说道:“本王只不过是对边疆的战士负责,这些药可是要给受伤的战士用的,万一药出错了,可就不好了。”

鬼谷子素来用药都无人敢质疑,还是头一次被人给当面这么怀疑他的药效,还要找其他的大夫给验药。鬼谷子便站起来说道:“哼,既然王爷信不过老夫,老夫也用不着在这里受这鸟气,这药老夫不卖了。严清,将药带回去。”

严清素来都是听从师父的命令的,鬼谷子这么一说,严清就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就要去拿那些摆在大厅中央的药。

凌轩也是头一次遇到了这么一个倔强的老头,别说是买药了,就算是去大街上买一块豆腐,买家都有资格先看看眼色,问问味道,来鉴别一下这块豆腐的质量如何,再决定买。可没有哪个做买卖的商家连货品都不让人验,就要人付钱购买的。更何况这批药可是不便宜,而且还牵涉到将士们的安危,若是说仅仅是亏了些银钱也就算了,若是因为这药的问题,害了将士们的性命。这药又是自己拿过去的,自己可是要担责的,这不验药怎么能行呢?

凌轩也是个不愿低头的,当即就说道:“那你带回去吧。”

“你!”鬼谷子本来是想拿乔,吓唬吓唬凌轩的,自己可是还指望着卖个好价钱的呢,哪里舍得就这么走了,而不卖掉。可是鬼谷子也是一个放不下颜面的人,当即就梗着脖子,红着脸说道:“哼,你不买,老夫还就不卖了,老夫这就带回去,卖给别人去。”

当即就自己去将那一箱一箱的药品就往外面抬,凌轩看着这个老头怎么这么倔,这性子比自己的性子还要倔了,也不知道夏依依跟他住在一个屋檐下,到底是怎么忍受得住这个老头的怪脾气的。

凌轩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忙忙碌碌搬着药箱的鬼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淡定地喝着茶。

正当鬼谷子搬得气喘吁吁的时候,马管家带着林大夫正赶到了大厅,马管家见鬼谷子正在把药箱搬出去,有些疑惑地问道:“谷主,你这是干嘛呢?”

鬼谷子便将气撒到了他的身上,说道:“老夫不卖了,往后,老夫绝不会再踏入你们王府半步,还有,以后老夫也绝不会给你们王府里的任何人诊治。”

马管家一听他发这些个誓言,往后还不给王府的人诊治了?这可如何是好?便讨好地说道:“谷主这是生的什么气?好端端的怎么就不卖了?”

“哼,你问问你的好主子去。”鬼谷子哼哧哼哧地继续搬着药箱。

凌轩见他的药箱差不多都要搬完了,便看向了一旁坐着看戏的夏依依说道:“我们来谈谈,这药该怎么卖吧。”

依依抬头说道:“你跟我谈什么?你跟他谈去,这药又不是我炼制出来的。”

凌轩说道:“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的,我跟你买药,而你去找他炼药,所以,你才是我的卖家,鬼谷子只是你的生意合作伙伴罢了,与本王无关。”

也就是说,凌轩是跟夏依依签合同,和夏依依跟鬼谷子签合同,他是不会直接跟鬼谷子签合同的。所以搞定鬼谷子的事情,就交给夏依依了。

夏依依微微一笑,合着你把我的生意合作伙伴给得罪了,还故意晾着他,让他把东西都搬完了,才开始说合作,却让自己去把他得罪的鬼谷子给哄好?自己有这么好说话吗?既然是他得罪了别人,凭什么要自己去哄啊。

依依说道:“话虽如此,既然他是我的生意合作伙伴,那他也有权利决定他的药要不要卖给谁。如果他不想卖给你,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可以帮你问一声。”

依依便对着正在忙活着的鬼谷子说道:“鬼谷子,你的药要不要卖给轩王啊?”

鬼谷子正生者气呢,又怎么可能会答应,气冲冲地吼道:“不卖!”

依依便站起身来,朝凌轩摊着一双手说道:“不好意思了,他不卖,我也没有办法,我们走了,再见。”

依依有些傲娇地看了一眼凌轩,继而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神情,她这药现在可是这个社会上药效最好的,若是拿出去卖,只能说是有价无市,哪里还愁卖不掉?只怕是要买的人都排起了长队了。他这杜凌轩还敢跟鬼谷子摆谱,现在她跟鬼谷子两个人可是绑在一起的生意人,两个人的利益密不可分,得罪了鬼谷子,也就是得罪了她,更何况刚刚凌轩冷眼瞧着鬼谷子将药箱都给扛上去了,这才开始跟自己谈生意,他以为我会为了钱,就去劝服鬼谷子,把药卖给他吗?

他这是以为太阳是围着他一个人转不成?自恋狂。

只可惜在这场博弈当中,他是被动的,自己才是握有主动权的。他急着想要药,而他要的药,只有自己这里有,当然,他也可以去别的大夫那里买那些普通的药材,可是杜凌轩不是看不上那些药吗?他不就是正看上了自己这些药的高效率吗?既然现在这唯一的资源是抓在自己手里的,那自己为何不抬高一点身份,为何要看他的脸色,仰人鼻息?

既然他喜欢作弄鬼谷子,又喜欢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看待别人,自己若是不治一治他这傲娇的性子,还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呢。

所以,依依当机立断地跟鬼谷子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便是帮着鬼谷子将最后一个药箱给抬上了马车,便是要坐着马车就要走。

凌轩的脸色变得阴沉,他恼火地问道:“你当真不卖?”

依依看向他,笑得一脸灿烂,仿若春日里的阳光一样,明艳动人,她说道:“是啊,我们不卖了。”

凌轩咬了咬牙,这个蠢女人,她究竟是站在哪一头的?怎么说,她跟他原本也是夫妻,以一条船上的人,而那鬼谷子可是个外人啊,她居然联合外人一起对付自己。自己本来还想着跟她联合起来,一起把鬼谷子的药钱给压低一点价格,可是现在形势突变,这个女人调转了枪头指向了自己,她这是要联合外人一起对付自己的“前夫”?

凌轩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女人啊。

若是别人,自己还真的就使用武力,将他们和这一马车的药都给强行扣押下来,可是自己却没法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凌轩很不情愿地拉下脸面来,阴沉着脸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肯卖给本王?”

依依眉毛一挑,哦,现在知道放下姿态了?现在知道开始委曲求全了?不过这么容易就松口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现在自己就是要持药要挟他。

依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将这个皮球踢给了鬼谷子,说道:“他问你怎么样才肯卖给他?”

“老夫说过不卖!”

依依说道:“王爷,他不肯卖给你。”

王爷?怎么又叫本王“王爷”了?她这时要跟自己谈生意,特意划清了界限吗?凌轩心里有些不爽这个称呼。

“本王可以多出一点钱。”

“鬼谷子,他说他可以多出一点钱。”

“不卖”

“王爷,他还是不卖”

依依在中间当传话筒,当得十分的起劲,就看着他们两个人掐架,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在中间看戏,反正自己又不急,不管卖不卖得掉,自己都不亏。

其实急的人应该是凌轩和鬼谷子才对,凌轩现在急着买药材去打战,而鬼谷子呢,他为了炼制这些药,可是花了血本的,买了不少药材,而且又花费了不少精力,金钱和精力都投资进去了,现在却还没有一文钱的本赚回来。而依依这个中间人,除了提供给鬼谷子一些药材当试验品以外,就没有亏过什么了。其实自己卖的就是个原药药方的事情。

这就是一场博弈,谁着急,谁迫切,谁就输了。

很显然,凌轩才是他们三个人中最着急的那个人,毕竟鬼谷子有药在手,不愁卖不出去。

凌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暗咬了一下牙齿,气得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夏依依给这么拿乔,而自己还就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求着她把药卖给他。

凌轩说道:“行了,这药,本王不验了,照单买下来就是了。”

凌轩想的是,大不了买下来以后,再让林大夫将这些药给检验一下,若是对的药就留下来,若是不对的药,到时候在跟夏依依提,以夏依依的大夫职业操守来说,夏依依绝对不会让鬼谷子继续炼制那个错误的药的。

凌轩自认为自己已经让了一大步了,他们也该同意了,毕竟最初就是因为要验药才闹起来的矛盾。

依依依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将问题抛给了鬼谷子,得到的回答自然还是否定的。

“本王不仅不验,还多出两成的价钱如何?”

凌轩不得不再次让步。

“不卖”

凌轩见鬼谷子这个性格,只怕是自己把价钱给抬到了天上去,鬼谷子也不会答应的,他这人,贪财的时候是贪财,可是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鬼谷子这就是在为自己争一口气,为刚刚的事情而赌气,他一旦脾气犟起来,就算是十头牛都没有办法把他给拉回来。否则他也不会说不去给权贵之人治病就不去,即便是皇宫里的人请他,他也从来不看在眼里。一切以自己的心来做决定。

凌轩知道鬼谷子这人对任何人都拧得很,可是鬼谷子却独独对夏依依还是独具一格的,只有夏依依能治住他的这个臭脾气。

凌轩便想从夏依依这里下手,凌轩劝说道:“依依,本王拿着这些药也不是为了自己,本王是为了给那些将士用的,倘若没有这些药,那么那些战士没有得到好的治疗,很有可能会死的,你就当作是为了给那些战士们一个生的希望,把药卖给本王吧。”

依依嘲弄地笑了一声,说道:“呦,怎么了?威逼利诱不成,现在改成苦肉计了?拿那些战士来唱苦情?”

凌轩刚刚还低声下气地求着她,好声好气地跟她商量,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来奚落自己,将自己的那一点点小心思给当众说了出来。不错,自己确实是想用战士的可怜来博得她的同情。可是这大剌剌地将他的计谋说出来不太好吧,显得他好卑鄙啊。

依依看着凌轩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好不精彩,依依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哼,我让你装逼,你再装,老娘让你不得不自己将你自己装上的伪装都给一层一层地扒拉下来。

凌轩被她气得无话可说,半晌,便说道:“本王刚刚的语气是有些不好,不过本王也是为了边疆的战士着想,才会要求验药。不过本王要用药去救那些战士却是真真实实的。”凌轩瞧了一眼鬼谷子,若是别的大夫,自然会答应这个合理的请求,哪里会像他这样,一言不合就搬药回去?

“那你跟他道歉啊。”依依说道。

道歉?本王都已经将态度表明得这么明显了,本王这不是都已经说了刚刚语气不好了吗?这不就是在跟他道歉了吗?还非得要本王说出“对不起”三个字?而且到底自己有什么对不起的啊?自己一个买家要求验药有什么错啊?

凌轩冷着脸,没有吭声。

鬼谷子便扶着马车就坐上去,对着依依说道:“丫头,还在这里磨蹭什么?赶紧走了。老夫以前居然还劝你回来,现在看来,你以后也别回王府了。”

凌轩一听,差点吐出了一口血来,这鬼谷子,怎么可以报复到自己的终身大事上来呢?他不想卖就别卖啊,怎么可以蛊惑夏依依别回王府啊?自己当初是真的不该将鬼谷子给撵走,结果让他去静苑住去了。难怪夏依依刚刚一直在怼自己,原来是鬼谷子从中作梗。

“你这真是公私不分,谈生意,怎么还扯上私人的事情了?”

“从生意上看人品,你人品太差!”鬼谷子毫不留情面地说道。

依依说道:“好了,鬼谷子,咱们走吧。”依依便也坐上了马车,严清就要赶马车走。

凌轩看着他们三个人连成一条线一直对外,对夏依依是又气又恨,她啥时候能自己是一条战线啊?

凌轩实在是没法开口说出来,便用内力传音说道:“依依,对不起,本王不应该让你在中间为难,本王承认刚刚确实是故意等鬼谷子把东西都搬到马车上才开始谈生意的。”

依依有些惊讶,他居然说了对不起,只是他道歉的对象错了,他对不起的不是自己,而是鬼谷子,只不过的是鬼谷子这也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自以为是神医,就连验药都不让人验药了,也实在是不应该。

依依就跟鬼谷子说道:“要不咱们就把药卖给他们吧。”

“不卖不卖,老夫就不卖。”

唉,依依表示自己完全说服不了这个倔强的老头,只得摇了摇头,说道:“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回去罢。”

凌轩气愤不已,此时暗恨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自己的这个行为和志王去北疆的时候,在那些将士们面前显摆,又有何区别呢?

凌轩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命令完全不管用,而切不但不管用,还被别人给将了一军。

依依忽视了凌轩的神态,便跟他身后的天问说起话来:“那批武器你仿制得如何了?”。

天问说道:“都已经做好了!”

“这么牛掰?”依依感叹,他还真的是一个机械天才,连这么精密的武器都能仿造出来。

天问说道:“不管你给我什么东西,我都能仿造出来。”

依依想着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有可能会让他试着能不能仿造一把枪出来?

依依和鬼谷子正打算出王府,结果却遇到了匆匆赶过来的护国公府一家人。

李氏走在最前面,一看到依依便如同看到救星一样,急急地朝她冲了过来,焦急而又十分恭敬的说道:“依依,你现在可一定要帮帮忙啊!”

依依有些嫌恶的看了她一眼,自己跟她很熟吗?需要找自己帮忙的时候,就如此热情跟自己套近乎,自己跟她什么时候交情这么好了?还能出手帮她?

依依说道:“我可帮不上你什么忙。”

“依依,这可不是帮我一个人的忙,这是整个护国公府的事,你爹他失踪啦!”

“什么?爹他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依依大惊失色,之前夏子英就失踪了,现在怎么护国公也失踪了。还真的是祸不单行。

“刚刚皇宫里来人,说肖潇给皇上传了信,说是在去军营的路上发现了伏杀的痕迹,而且你爹的那匹马都已经被人给杀死了。”李氏着急地说道,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她哽咽地说道:“依依,我知道我以前做了一些对你不好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怪我,你要怨也怨我吧,可是跟你爹还有你哥哥他们两个没有关系,他们两个对你还是挺好的,你就看在他们的份上,派人过去寻找吧。我也是实在是没有人可以求了,这才求到你这里的。”

李氏虽然心思歹毒,可是也是一个骄傲的人,轻易也不肯在别人的面前低头,这次护国公府的两个男人都失踪了,就留下她们这些个女人,还有几个未成年的小孩,这往后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虽然靠着护国公府的田产等家产,也饿不着她们,可家里没有男人了,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指指点点。可谓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啊。

而李氏的娘家可没有什么权势,就更别提姜姨娘和赵姨娘两个出身低微的妾侍了,现在整个护国公府还能攀上一点点有权有势的人家,也就只剩下嫁入轩王府的夏依依了。

因此李氏为了自己的老公和儿子的性命着想,舍了脸面也要到轩王府来求夏依依。

李氏见夏依依没有应声,便连忙给两个姨娘使眼色,又连忙将夏子墨给推到了夏依依的跟前,李氏说道:“依依,我知道以前我做了些错事,害了你,可是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哪怕你不原谅我,你也要替子墨着想啊。”

李氏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个姨娘挤了挤眼睛,赵姨娘立即上来,说道:“依依啊,虽然你已经出嫁了,可骨子里流淌着的,到底是护国公的血,如今你爹和子英两个都被西昌人给害了,现在整个家里,也就只能指望着你了,要不你跟王爷求求情,求他派些人去搭救一下你爹和哥哥。若是他们两个没了,我们可怎么办啊?呜呜 ̄”

赵姨娘也哭起来了,她现在可是还年轻着呢,也就二十多岁,若是年纪轻轻地守寡了,那这一辈子都到独守空房,孤独终老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姜姨娘也说道:“你看看,子墨还这么小,还需要护国公的抚养,将来子墨长大了,若是入朝为官,还得倚仗护国公的扶持呢,依依,子墨去年才失去了母亲,你也不忍心让子墨这么小,就又失去了父亲吧。”

“姐姐,你有没有办法救救爹爹和哥哥?”子墨抬头问道,他虽然小,可是却十分懂事。

依依虽然不是护国公亲生的,而护国公又总是像一个老学究一样用女则来教育她,时不时地指责她这不对,那不对的,可是护国公这人本身还是非常不错的,对依依也是真心实意地疼她的。

即便李氏不唆使着护国公府上下人等过来求她,依依也会想办法去救护国公的。自己去救他们,并不是看在李氏的份上。

依依说道:“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去救他们两个的。”

“好好好,我就知道依依还是对护国公府有情的。”李氏高兴地说道,末了又有些不放心地说道:“依依,如果去找护国公的话,也‘顺带’着找找子英啊,毕竟他是你哥哥。”

依依沉声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府吧,这件事情,我会安排的。”

“嗯”

这一众人等得了依依的准话,这才离了轩王府。

待他们一走,依依就跟杜凌轩说道:“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去救一下我父亲和夏子英呢?”

杜凌轩刚刚还因为没有买到药的事情而恼火,这个时候,转机就来了,既然她有事要求自己帮忙,那就好办了。

“要本王帮忙也可以,本王培养一个手下可是耗费了不少精力和金钱的,所以如果本王派人的话,可是不能白派人的。”

依依正视他,就知道他是个铁公鸡,一毛不拔,凡事都要谈个交易,他又怎么可能会吃亏,依依说道:“好,你说,你需要多少银子才肯派人?”

“本王想要的并非银子,而是药。”

“什么意思?”

“这些药都留下,而且,再给本王炼制两批药,本王才肯派人去寻找他们两个的下落。”

凌轩的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神色,拿起茶杯,顾自缓缓地喝着茶,一副信若闲庭的模样。

之前是他急需药材,他处于被动的局面,而夏依依她们处于主动的局面,自己竟是没能从她们的手中买下药材,还被鬼谷子给了脸色看。风水轮流转,现在是她有急事,她要求着自己办事了,自己不狠狠地将刚刚受到的气给赚回来?

这些药,他势在必得,而且还不花一文钱,就要全部拿到手。

鬼谷子一听轩王狮子大开口,当即就说道:“王爷,你这趁火打劫可是不好吧?再怎么说,失踪的两个人可是你的岳父和小舅子。你居然拿他们两个人的安危当作筹码跟依依谈条件?再说了,依依怎么说也曾经是你的王妃,你这么做,可真的是不留一丝情面了。”

凌轩说道:“本王又不是说不去救他们,这不是去的吗?本王只不过是想要三批药而已,咱们互惠互利,谁也不吃亏,谁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是挺好的吗?”

“不吃亏?你若是只要这一批药,老夫为了依依,老夫就把这批药跟你交换也就罢了,可是你居然要三批药,你知不知道老夫炼制这批药花费了多少钱去买药材,又花费了多少精力炼制药材啊?这批药若是拿出去卖,起码是几千两银子了。”

鬼谷子脸色通红,一半是刚刚搬药材还没有缓过气来,一半是被王爷的贪婪给气的。

依依说道:“三批药,未免太多了,咱们各退一步,两批药跟你换,如何?”

凌轩见她让步了,就更是有自信了,如今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她除了跟他合作,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合作了。即便她去找许睿,可是许睿是个商人,并没有养一些暗卫,也帮不上她的忙的。

凌轩打赌依依为了救他们两个,一定会再进一步妥协的,虽然自己这么做,并不是针对夏依依,而是针对鬼谷子,可是他们两个现在不是绑在一起了吗?凌轩微微一笑,语气里没有半丝可商量的余地:“本王向来不喜欢讨价还价的,本王以前曾经说过,你还没有资格跟本王谈条件。”

没有资格?还是以前在听风院的时候,他对自己说过的话了,依依的心莫名的抽搐了一下,自己前几天怎么就信了鬼谷子说的话呢?鬼谷子说凌轩喜欢她?还要她跟凌轩复合。想来不仅是鬼谷子多想了,自己也多想了。

依依低下头暗了暗眸子,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眸子里异常的坚定和冰冷,她缓缓一笑,起身十分有礼貌的说道:“如此,就不在府上打扰了,告辞。”

凌轩一瞧她脸上的笑容,心里一震,这笑容十分的熟悉,那感觉很遥远,还是以前她刚入王府不久的时候,对自己敬而远之的笑容,那笑容看似温和,实则冰冷如霜,拒人于千里之外。

依依转身就牵着载着满车药物的马车就往外走,凌轩心里一急,连忙喊道:“本王同意了,两批药成交。”

依依充耳不闻,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继续往外走。

“一批药成交,行不行,就把这车药留下就行了。”凌轩看着她依旧不停的步伐,心里更是着急,怎么就觉得她就这么一走,就再也不会理会他了呢?连忙继续降价。之前还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动权,自己可以任意抬价了,可是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自己处于被动呢?还追着赶着求着她答应自己的降价呢?

依依仍然不理会他,鬼谷子跟在依依的旁边,低声劝道:“依依,他降价了,虽然老夫说过不卖药给他的,可是为了去救你爹和你哥,老夫就牺牲这一批药。你赶紧答应啊。”

依依摇了摇头,脚步未曾停歇,依旧往外走。

身后传来了一句急切的近乎恳求的声音:“本王不用药交换了,本王派人过去帮你找他们两个的下落。”

鬼谷子一听,高兴不已,笑着说道:“依依,原来这是你的计策啊?真是高明,本来需要三批药的,现在一批药都不用,他免费帮你去找人。”

依依回头,一脸倔强,看向杜凌轩的眼神里充满了拒绝和冷情,语气冰冷地说道:“本姑娘没有资格跟王爷谈交易,更没有资格求王爷帮忙。王爷不必费心帮我去找人了,我自己会解决。”

杜凌轩看她这个模样,心里仿佛被人抽空了一样,她不用自己帮忙了,自己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件麻烦事而感到高兴,他反倒是赶到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痛苦,他说道:“依依,本王刚刚是开玩笑的,你有资格跟本王谈条件。”

凌轩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自己的那些骄傲和蔑视呢?不但没有将她给击倒,反倒将自己给击倒了,自己亲手毁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就为了要她开心。他有些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恢复成原来的自己,为什么要用原来的口气跟她说话。现在她不高兴了,自己仿佛比她更不高兴。

依依嘴角扯出一丝苦笑,目光坚毅地说道:“现在,是你没有资格跟本姑娘谈条件。本姑娘说了,不需要你的帮忙,你,听明白了吗?”

“不需要本王的帮忙,那你要怎么做?”

“这就不劳烦王爷操心了。”

依依转头,直接坐上了马车,抽了一下马鞭,便朝外赶马车,鬼谷子连忙撑着马车坐了上去,看见依依出了王府大门以后,叹了口气,鬼谷子说道:“丫头,你这又是何苦呢?”

依依说道:“我讨厌他那种用胜利者的姿态,好似我就该跪着求他一样,以前,我跟他是夫妻,我没法办法脱离王府,只得在王府委曲求全地活着。可是现在我已经跟他和离了,我已经出了王府,我不高兴面对他那副嘴脸。”

“丫头,老夫之前不卖药给他,那是因为老夫有跟他傲气的资本,因为老夫不必求着他。可是你……”

“你是说我没有资本?你跟他的意思也是一样的?”依依侧过脸来,看向鬼谷子的神情里有些愠怒和戒备,说话的语气十分冲。

鬼谷子还是头一次见夏依依这么生气,她的这种生气是发自她的骨子里的,她似乎在努力保护着她内心的那份骄傲,不容他人轻视的骄傲。

鬼谷子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没了他的帮忙,你还能用什么方法去西疆救人呢?”

依依没有吭声,径直将马车驶回了静苑,依依将一些药抬进了自己的屋子,进屋收拾了一会,将鬼谷子炼制出来的药放进了军医系统,希望这些药以后能够派上用场。

鬼谷子宁愿夏依依还像以前一样跟自己作对,揪着自己的胡子骂自己,也不愿她一个人锁在屋子里一声不吭的生闷气。

鬼谷子敲了敲门,说道:“依依,你不要一个人锁在屋子里了,你有什么话,你出来说啊,你要是想不出办法,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啊。”

严清听见依依没有回话,便跟鬼谷子说道:“师父,夏依依她不会想不开,在屋里自杀吧?”

鬼谷子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可能?之前她失恋了都没有自杀,还能因为轩王的一句话就自杀了?”

依依猛地将门打开,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说道:“本姑娘的命这么珍贵,哪能为了一个混蛋就把命给断了?值得吗?”

依依抬脚就走了出来,换了一身男装,头发扎成了一个丸子,用束发带一扎,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利落。她背上背着一个行囊,腰间垮了一把刀子,一出来就将门给上了锁。

鬼谷子看着她这身要出远门的装束,说道:“依依,你这是要干嘛去?”

“求人不如求己,我去西疆找我爹去。”

鬼谷子连忙拦着她说道:“你疯了?你平日里像个男人一样到处乱窜的,老夫也不曾说你什么,可是你再怎么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生活,可你究竟是一个女子,你怎么可以去西疆那么乱的地方?你知不知道那里现在在打战,贼匪横行,你一个姑娘家去那里,不就是入了狼窝虎穴了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不去那里,怎么救我爹?”

“这也是男人该干的事,你一个姑娘家往上凑什么热闹?”

“我家哪里还有个男人?护国公府唯一的男人就是那个八岁的子墨,他能干些啥?”

“那不是还有……”鬼谷子本来想说夏依依的夫君轩王的,可是他们两个都已经和离了,而且刚刚又闹掰了,鬼谷子还是及时刹住了嘴巴,没有把“轩王”二字给说出来,免得夏依依生气。

依依知道他要说谁,便说道:“行了,我自己能搞定,你们两个就在家好好炼药,帮我看家啊。”

鬼谷子伸手拦住依依的去路,说道:“不行,反正老夫是不会让你去的。”

“你们别拦我,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去了。”

“不行,老夫绝对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让开”

“不让”

依依火速地点了他们两个人的穴道,这学会了点穴道,还真的是屡试不爽。依依朝他们两个抱歉地一笑,说道:“放心,半个时辰之后,穴道自然会解了。”

鬼谷子一脸着急地看着依依背着包袱就出了大门,躲在屋顶上的暗卫连忙在屋顶之间快速掠走,跑去轩王府报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