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马背上撩火/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在书房里暗自为自己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而自责,心想夏依依究竟回去后究竟会去找谁帮忙。夏依依来这个世界之后可没有什么朋友,之前交的唯一的朋友也就是宫里的月贵嫔了,可是月贵嫔都已经被皇上给关到皇觉寺去了,根本就不可能帮她。而后来跟依依还有些交情的明安公主又因为春游时和阿木古力的苟且之事被依依发现,她们两人的关系也就降至了冰点,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了。而许睿,据说他们两个现在因为依依说的“护国公私生女”的身份一事,许府不同意许睿娶夏依依,他们两个人也有了隔阂,已经许多天没有见面了。只怕以夏依依的性子,是不会去找许睿帮忙的,再说了,许睿一个商人,还真的就帮不了她的忙。毕竟许府紧紧是从商,并没有发展武力组织。

凌轩还在暗自揣测夏依依究竟能想到什么办法,就见到暗卫过来报信,他眉毛紧皱,叫他进来。

“王爷,王妃她独自一人背着包袱骑马去西疆去了。”

“什么?她一个人去的?鬼谷子和严清不是跟她在一起的吗?他们没有拦着她吗?”

“拦了,可是王妃点了他们两个的穴道,让他们在家里呆着,自己一个人去了。”

“她到哪里了?”

“她刚刚一出门,属下就赶过来报信了,以烈焰的速度,此时可能已经快要出西城门了。”

“真是瞎胡闹!”凌轩阴沉着脸,有些怒意的说道,“你去把她带回来。”

“是”

“算了,本王亲自去一趟。”凌轩说道。

“王爷,你的身子?”天问连忙提醒他,现在他可是在装残疾人呢,若是突然这么出去,可是会被别人发现的。

“本王会注意的。”凌轩起身,找了一套夜行衣,蒙上脸,便火速地王西城门赶去。

凌轩出了城,一路都没有看到夏依依的身影,心里就有些着急,生怕夏依依一出了城门,就被一些有心人给掳走了,他惴惴不安地骑马往前奔跑着,眼睛四处瞅着,生怕与她擦肩而过,错过了。

出了城门,越往西走,就越偏僻,渐渐的,路上就只有一条马的足迹了,想来这足迹就是烈焰了。凌轩想到烈焰可是极好的战马,这奔跑起来的速度也是极快的,凌轩本就落后夏依依一些时间才出来,在夏依依快马往西跑的时候,凌轩这么追着就十分费劲了,追了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追到。

凌轩连忙骑着马就往一条小路上跑去,凌轩对于东朔的地形十分熟悉,夏依依又不熟悉路,自然是按照地图以及路标走大路了,绝不会去走小路。所以凌轩便连忙从小路抄近道,快速地赶到下一个岔路口,到了下一个岔路口,便见到马蹄印还是一路往西,凌轩的额头已经有些冒汗了,没有想到夏依依骑马的速度这么快,竟然还在前头。

凌轩只得又抄小路,连续抄了四次小路,才很清晰地听到了前面有马蹄声,凌轩这才松了一口气,再一次抄了小路赶到了下一个岔路口,到了这个岔路口,便见到这里没有新的马蹄印,凌轩便停了下来,坐在马上,将路口堵着。

依依一个人背着包袱骑着,远远地便见了前方的岔路口有个身穿夜行衣的人骑在马上拦着自己的去路,依依心里一惊,自己这是被山贼拦路了?可是哪有山贼只有一个的?山贼不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的吗?又或是自己的行踪被泄漏了出去,这是敌人过来要杀了她还是要掳走她?

依依便放慢了骑马的速度,将包袱里的手枪拿出来,别在腰间,用衣服挡着,左手则摸上刀,右手牵着缰绳慢慢悠悠地往前方路口走去。

凌轩看见夏依依在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却放慢了速度,手还摸上了刀,似乎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凌轩瞧着自己这一身的夜行衣,还蒙着脸,心道,只怕是她没有认出自己来,被自己给吓着了吧。

哼,自己还仅仅是一个人来了,她都已经被吓到了,她还想着去西疆呢,万一路上被十几个盗匪拦住了,看她怎么办。

依依离杜凌轩越来越近,只隔了几米的时候,依依停了下来,看着在蒙面布外露着的那双眼睛,依依便认出了他就是杜凌轩,依依有些惊讶,他怎么会在前面拦住自己,就算是要追,他也应该是从自己后来追上来啊,怎么能在前面等着她呢?他的速度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快啊。

依依语气十分的冰冷,脸上没有半点好脸色,眼睛里也充满了对他的漠视:“让开!”

凌轩从她对自己说话的态度,和刚刚在轩王府里的时候,和自己说话的态度一模一样,就知道她已经认出自己来了,凌轩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包地密不透风了,就剩一双眼睛了,她居然能认出自己来。

凌轩说道:“你认出本王来了?”

依依不屑地瞟了他一眼,说道:“哼,你这双眼睛都是我给你医治好的,我对你这双眼睛再熟悉不过了。”

凌轩突然想到,上一次在密室里,自己因为被阿木古孜给射中了箭,就找她去医治,就是那次发现了她拥有一个隐形的可以随身携带的小房间。当时自己因为不想让自己就是去跟踪阿木古孜的消息传出去,所以并没有跟夏依依表明身份,自己是带着面具要她诊治的。会不会她当时也已经认出自己来了?

“上次你也凭着双眼睛认出本王来了?”

依依见他既然问起,自己也不想跟他撒谎,说道:“是”。

凌轩自嘲地一笑,自己还以为自己聪明得很,上次戴了个面具,为了瞒着自己的身份,还防备她掀开自己的面具,结果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掀开面具,她就凭这双眼睛就能认出自己来。有可能自己那小心翼翼瞒着的神情,在她的眼里就跟个笑话似得,凌轩顿时就觉得自己在她的面前就跟个跳梁小丑一样。自以为瞒得天衣无缝,实则早已被她看得透透的。

依依策马就要从杜凌轩的身旁骑马过去,凌轩将马横在了路中间,这乡间的路本就狭窄,这马一横过来,就将整条路都给堵了。

“回去。”凌轩的声音充满了不可抗拒。

依依被他挡住了去路,有些恼火,冷冷地说道:“你让开。”

“回去!”凌轩提高了声音,再度阻拦道。

“我要去西疆找他们,你别浪费我时间。”

“本王说过,本王会派人去找他们的下落的。”

“不必了,我一个外人,用不起你轩王府的人,没!资!格!”

凌轩被她的话气得胃疼,她今天就是因为自己跟她说了句“没资格”,她就生气到现在,还用这句话来堵回来,还给自己,凌轩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了跳,她还真的是小心眼,又倔强。

凌轩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有资格,用得起!”

依依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这句话并没有一点一毫的感动,冷冷地说道:“我不用,用不着。”

凌轩有些急了,“你给本王回去。”

“哼”依依冷哼一声,有些怒气地瞪着他,便一鞭子抽在了凌轩的马身上,试图让那匹马移动一下位置,可是凌轩的马十分通灵性,又十分地听凌轩的话,只要没有得到凌轩的指令,被依依抽一鞭子,它也不会移动一点点位置。依依恼怒地扯过凌轩的马缰,将马的头给调转过来,把马鼻子扯得痛得不行,那匹马便痛苦地嘶吼出声,倘若是敌人的话,那马早就用蹄子踢依依的马了,可是这马却是看出来他们两个人熟识,所以才忍住了没有踢依依的马。

凌轩拽着马缰的手顺着马缰绳往前面滑去,就抓住了依依的拽着他的马缰绳的手,凌轩控制住了缰绳,他的马才没有再叫。

凌轩抓着依依的手,有些急又有些宠溺地说道:“听话!”

依依恼怒地将他的手甩开,说道:“我去哪里,我要你管啊?你是我什么人啊?什么都不是!”

凌轩之前是被气得胃疼,现在只觉得被她气得五脏六腑都要炸了,凌轩也不说话,直接拽着依依的缰绳就往回拉,可是烈焰也是一匹极好的战马,与凌轩的那匹战马相似,根本就没有因为凌轩拽它,而跟着凌轩走。

依依便去拽缰绳,想将缰绳从凌轩的手中抢过来,可是依依根本就不是凌轩的对手,抢了半天也没有抢过来,依依一生气,就直接将缰绳扔给他,自己撑住马背直接跳下了马,径直往西徒步跑去。

凌轩看着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子往前跑了,重重地叹了口气,自己曾经管过几十万的兵马,也管理着暗夜组织,从来没有哪次管人失败过,也没有哪个人敢违抗自己的命令跑了,而且他们若是违抗命令,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不仅仅违抗了自己的命令跑了,自己还拿她无可奈何。

凌轩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怎么哄一个女人就这么难哄,简直比自己训练几十万兵马还要难。

凌轩看着跑远的依依,这才骑着马,牵着烈焰追去过,几下就追上了依依,说道:“回去,本王自会派人过去。”

“我说了,用不着。”

“你能不能不这么犟?”凌轩觉得跟她对话有些累,她颠来倒去地也就那么一句话“用不着”,就哄她的这么一会儿功夫,自己的精力都快耗费尽了。

依依说道:“是我犟,还是你犟?都说了不用了,你非得派人去,非得要我回去。你这不是你自己犟吗?依我看,该回去的人是你吧?”

依依刚刚跑得有些累,便慢了下来,慢慢地踱步。

凌轩也慢了下来,说道:“西疆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那里很危险。”

“我知道,但是我不怕。”

“这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即便你不怕,可你若是遇上了强敌,你会被杀死,甚至遭受到凌辱。”凌轩说道凌。辱的时候,眉毛皱了皱,自己有两次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一次未央宫她中了媚药,一次轩王府她喝醉了酒,可是自己都忍住了没有动她,若是她这次去西疆,被别人糟蹋了,自己一定会受不了,一定要手刃那个糟蹋她的人。可是与其事后为她报仇,倒不如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现在必须阻止她去西疆冒险。

依依说道:“你以为我没有想到过这些可能吗?我上辈子的时候就想到过,但是我从来就没有怕过,该冲上去的时候就得冲上去,哪能都躲在后面,那谁上战场呢?”

凌轩说道:“上战场那是男人的事,跟你一个女人无关,你回去。”

依依说道:“我记得跟你说得过,我们那里男女平等,即便是上战场,我们也有女兵。”

“可是这里不是你那里,这里没有男女平等,也不需要女人上战场,更不需要你去上战场。”

“我懒得跟你废话。”

依依走过去,从凌轩的手中抢过了缰绳,就要再次骑上烈焰往西疆去。

“不许去!”凌轩有些发怒,是不是自己不采取点惩罚措施,光动嘴皮子,是不会听他的话啊?

“哼”依依不理睬她,撑着马背就要跳上烈焰的背。

在她凌空跳起的时候,凌轩长长的打手一捞,就将依依从那边给抱了过来,抱到了他的马背上,在他的身前坐着。

依依都来不及反映,就已经落入了他的怀抱里,凌轩板着脸,调转了马头,就往回走,左手抱着依依的腰,右手拽着缰绳,两腿一夹马腹,马匹就撒开了腿往回跑。

烈焰去王府的次数也多,自然是认识凌轩的,见它的主人被凌轩给带走了,连忙跟在凌轩的身后跑起来。

“放开我。”依依努力想掰开凌轩禁锢着她的左手,可是凌轩的手十分有劲,就好像一根铁围栏一样,将依依牢牢地锁在了他的胸前。

凌轩力大无穷,依依的这点手劲,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个小婴儿一样,丝毫不起任何作用。凌轩暗想,好言相劝你不听,非得要我用强把你掳走。

依依掰了一会,也掰不开他的手,本来马背上就窄,这坐了两个人,就显得马背上更是狭窄了,依依整个人都缩在了凌轩宽阔的胸膛里,依依的后脑正好抵在了凌轩的下巴上,随着马匹剧烈的奔跑,依依的身子也跟着晃动个不停,她的脑袋就时不时地撞在了凌轩的下巴上。

下巴本来就脆弱,饶是凌轩不怕痛,那也抵不过被夏依依这么撞得很,依依本来就想着下去,又还在马背上挣扎着,根本就不会管有没有撞到凌轩,凌轩被她断断续续地撞了十几下,终是忍不住了,用右手将依依的脑袋往右侧一掰,将她的脑袋枕在自己的右侧胸膛锁骨的位置,防止她再这么撞自己的下巴。

依依又岂会这么老实地枕着不动,她从凌轩的动作就知道,他是怕她撞他下巴。依依便将头往前移过去,然后猛地往后一撞,撞得凌轩下巴都快脱臼了。痛得他直皱眉,凌轩忍着痛,连忙将头往后仰,又抬起了下巴,以防依依再撞他。

依依便想着再去撞他,凌轩便放开了缰绳,腾出手来按着她的头,反正凌轩的骑术很好,而且这匹马和他的配合度极高,即便他没有牵着缰绳,也不会摔下去。倘若一个将军骑马打战的时候,还要占用一只手拉缰绳,那不是在敌人面前吃亏了吗?

依依的头被他按住了,两只手便去掰开他的手,她没有用手扶着马了,身子在马匹的奔跑之下颠簸不停,是不是地跌撞进凌轩的怀里。凌轩感受到她撞到自己的身体是,她的身体软软的,凌轩的鼻尖闻到了她发丝间飘散出来的香味,凌轩揽着她的腰的手紧了紧,依依有些不悦地用手去掰扯开凌轩揽着她腰的手,依依的手温暖柔软,凌轩的手大大的,冰冰凉凉,仿若一只铁手一样。依依的手触摸到凌轩的手时,在他手上掰扯,凌轩的眸子紧了紧,低沉着声音说道:“别动,当心摔下去。”

“摔下去就摔下去。”

依依继续在他的怀里折腾,身子时不时地碰触到凌轩的某些敏感位置,凌轩体内的温度瞬间上升,他用手将依依的两只手被死死地禁锢住,低沉而又沙哑地说道:“别动。”

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隐忍,他的眸子有些红,努力坐直了身子,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仿佛如果肌肉绷紧了,即便被她碰到了,就不会变得那么敏感了。

可是依依根本就没有发现身后凌轩的变化,依旧在那里努力挣扎着。

“该死!”

凌轩咬牙低低地说道,自己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感觉,可是她偏偏地在那里不停地撩火,现在已经将自己的欲。火给熊熊燃烧了起来。凌轩的双手就更是用力了,紧紧地抱着她,仿佛要将她给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放手!”依依再次挣扎,而且挣扎的力度更大了,用背使劲撞击着凌轩的胸膛。

“是你自找的。”

凌轩声音沙哑,充满了欲望,双眼通红,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欲。火,他猛地将依依的头侧过来,俯身就将自己已经有些发烫的嘴唇附上了依依略显得冰凉的嘴唇。

依依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吻给吓到了,双眼睁得大大的,盯着自己眼前这张瞬间放大数倍的英俊的脸,和那双好看的眸子,依依的嘴唇很冰凉,因此就感觉到凌轩的嘴唇仿若被开水煮烫过一样,滚烫烫的包裹住了自己。依依的脑袋嗡地响了一声,然后瞬间就炸裂开来。

杜!凌!轩!

混蛋!

依依立马脑袋往后仰,想躲开他的唇,身子也使劲往一旁躲开。

“一点都不老实”,凌轩微微皱眉,看着依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眼里流露出来厌恶和惊慌,让凌轩有些不悦,“她还是在醉迷的情况下最诱人了”。

凌轩用右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左手紧紧地揽着她的腰,又将她的两只手给夹在他的手臂和肚子之间,让她动弹不得,凌轩更喜欢她在亲吻的时候闭着眼的模样,那个样子更娇羞可爱。她现在瞪着个大大的眼睛,有些愤怒地瞪着自己。

“闭上眼”

凌轩的嘴巴抽空说了一声,就立即加重了那个吻,撬开她的贝齿,舌头滑溜了进去。也不管依依的眼睛还睁着,凌轩倒是先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

闭你个大头鬼啊!

依依见他得寸进尺,心想,看来我不使出杀手锏,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依依猛地咬了下去,差点将凌轩的舌根都咬断了,凌轩吃痛,连忙将舌头抽了出来,离开了她的唇,凌轩的舌头已经流出血来,滴在了依依的肩膀上。

凌轩有些生气,本王吻她,是喜欢她,是宠爱她,她居然不领情,不高兴,还敢伤害自己。

凌轩的鼻孔喘着粗气,板着脸,脸色阴沉地盯着依依那张愤怒的脸,她咬了本王,她倒是比本王还要生气了。

凌轩看着她气呼呼地瞪着自己,凌轩突然低低地笑了一声,嘴上扬起宠溺的笑容,松开了禁锢着依依的手,轻轻地刮了下依依晶莹剔透的鼻尖,说道:“小辣椒!”

“小辣椒你妹啊!”

依依的双手得了解脱,立即扬手就要打凌轩的巴掌,被凌轩一把抓住,看她恼羞成怒的样子,凌轩笑道:“被本王吻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混蛋,占了本姑娘的便宜,你还卖乖。”

依依眼眸一转,另一只手就要去点他的穴道,却又被他给抓住了手,凌轩说道:“就你这速度,还能点得了本王的穴道?”

依依真是要被气死,怎么自己就是打不过他呢?依依的双手被抓住了,便干脆用脚不停地踢着。

依依神色一凛,双手撑在凌轩的手上一用力,就像跳鞍马一样,凌空腾跃而起,一脚就往凌轩的身上踢去,凌轩本来想用手去挡开她的脚,可是此时依依的整个身体重心都是撑在他的手上,如果自己将手甩走,依依一定会重心不稳,很有可能摔下马去,而且此时马匹的速度并没有减下来,依旧很颠簸,而在这么颠簸的情况下,依依能用双手撑在他的手上,而没有歪倒,可见她手臂上的力气还是不小的,而且她保持身体平衡的能力也很不错。凌轩倒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虽然她没有很高的武功,但是也还是有一些防身之术的。

凌轩没有将撑着依依的手给甩开,便硬生生地承受了依依的那一踢,凌轩闷哼一声,竖眉冷声说道:“你真下狠手?”

自己刚刚还在担心她会摔着,没想到她居然一点情面也不给,竟是对自己踢得这么重,肋骨都快被她给踢断了。

“烈焰!”

依依踢了他一脚之后,便连忙喊烈焰,烈焰连忙从凌轩的那匹马的身后跑过来,跑到依依的身旁,跟凌轩的马用相同的速度并排往前奔跑起来。

依依便用脚在凌轩的马背上蹬了一脚,两条腿就王烈焰的背上跨过去,可是双手还在凌轩的手里抓着。

“回来!”凌轩看出来她要跨到烈焰的背上,便用力将她拽回来,依依刚刚本来就要跨过去了,生生地被他给拽回来,便是恼羞成怒,蹲在了凌轩的马背上跟他打了起来。

打了一会儿,依依也没有占着什么好处,依依便不再跟他纠缠下去,抬起手肘重重地击在了凌轩的心窝上,凌轩痛得猛地咳嗽了一声,差点被她给击出了内伤。凌轩便松了一只手,去抚了抚被她撞得生疼的心口。

依依趁着凌轩放了一只手,便一个飞跃,从凌轩的马背上往烈焰的马背上扑过去,刚刚扑到马背上,因为烈焰奔跑的速度又快,颠簸的幅度也大,依依这一下子就没有抓到马的缰绳,被马给颠了出去,依依连忙用手去抓烈焰的鬃毛,伸出自己的左脚勾住马背,整个身子滑落了下去,侧着身子挂在马腹上,依依只得用右脚紧紧地夹住马腹,右手死死地抱着烈焰的脖子,想爬上去,却因为脚没有着力点,使不上劲,就这么侧挂在马腹上随着马匹的奔跑而颠簸不停。

凌轩大惊失色,连忙伸手去拉着依依的胳膊,将她扶上了烈焰的马背,依依一坐上马背,便连忙抓住了缰绳,勒令烈焰调转了马头,往西疆的方向跑去。

凌轩也连忙调转马头,跟上了依依,厉声说道:“你给本王回去!”

“回去?你给我记住了,你没有资格命令我。”

依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中的凌厉仿若一把刀一样,深深地剐入了凌轩的心。

凌轩追了一会,看着依依决然而去的背影,她太倔强了,而且又在生他的气,肯定不会跟他回去的。凌轩慢慢放慢了追逐的脚步,停下来,朝空中吹了一声口哨。

之前去轩王府报信的那个暗卫立即现身,跪下来说道:“王爷”。

“跟着她”

“是”

凌轩调转了马头,火速赶回了轩王府,立即找到了天问,说道:“你赶紧安排二十人去西疆找一下夏忠辉和夏子英的下落。另外再派画眉、凝香三人贴身跟着她,寸步不离,再让红菱带着九个暗卫暗中保护她。”

“属下立即去办。”

天问的办事速度很快,凝香和画眉立即骑上了马就往西边追了过去,而红菱和其他人则分路往西疆赶了过去。

凌轩这边刚刚安排好了事情,鬼谷子就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焦急地说道:“王爷,夏依依她一个人跑到西疆去救人去了。”

鬼谷子被依依给点了穴道,没有一点点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依依出了门,自己只能干着急,刚刚他的穴道一解,就连忙跑到轩王府来寻求帮助。

凌轩假装才知道依依跑了,有些惊讶地说道:“跑了?你怎么不拦着她?”

“老夫是想拦着她,哪里想到她一个女子居然会点穴道,老夫和严清都着了她的道。”

凌轩面色阴冷,淡淡地说道:“她去了西疆,你来告诉本王做什么?”

鬼谷子被他的冷漠气得说不出话来,半晌说道:“你们以前好歹也是夫妻,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就随她去西疆送死?”

凌轩冷眼瞧了他一眼,说道:“你也说了,是以前,可是现在,她跟本王没有任何关系。”

鬼谷子压下了心里的不满,心里暗暗说道,他这么冷酷无情,夏依依离开他还真的是正确的选择。鬼谷子说道:“你想要什么条件?一批药吗?老夫用一批药跟你交换,你就派人去。”

凌轩看了一眼鬼谷子,这个老头子,平日里头似乎没有什么感情,就连对病患都不会有什么同情之心,哪怕他给别人医治,若是别人得罪了他,他脾气一上来,能立马撂挑子走人,才不管那个病患的死活。而且很多人去求他治病,他都不肯答应。没想到这么一个怪脾气,没什么人性的鬼谷子,居然愿意为了夏依依的安危而违反了他今天在轩王府立下的誓言,不仅仅不要药钱,还愿意用药来交换。

凌轩倒是想知道这个鬼谷子对夏依依到底有多关心,他究竟舍得花多少药来跟他交换。

凌轩冷哼一声,轻蔑地一笑,说道:“一批药?本王的属下就这么底价吗?”

鬼谷子暗暗啐了一口,真是比自己还抠门,比自己还要吸血鬼。鬼谷子说道:“既然王爷嫌一批药少了,那就两批药。”

哼!凌轩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鬼谷子暗暗咬牙,心里几乎在滴血:“三批,三批总成了吧。老夫要炼制三批药,可得花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啊。”

凌轩斜斜的瞟了他一眼,说道:“少了。”

鬼谷子一跺脚,气呼呼地说道:“四批药,这是极限了,再多也没有了。”

“少了。”

凌轩淡淡地说了一声,还想再试探一下鬼谷子能不能再松口,不过凌轩的心里对鬼谷子这个人的态度改变了许多,心想夏依依还是个有福气的人,竟然能得到鬼谷子这么舍得下血本去帮她。

鬼谷子拿四批药出来,已经是花了大血本了,见凌轩竟然贪之无厌,一个劲地要自己往上加,鬼谷子狠狠地朝凌轩哼了一声,说道:“王爷,你莫不是以为老夫除了找你,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找来帮忙了吗?”

“你想找谁去?”

“通天阁!”

通天阁?凌轩笑道:“从这里去西疆路途遥远,而且那边又在打战,危险性也提高了,再说了,这件事情牵涉到西昌国,通天阁若是要接你这个单子,只怕是会狮子大张口,你可得下血本了。”

“哼,老夫宁愿让别人占了便宜去,也不要让你占便宜。”

鬼谷子说罢,就往外走,他就不信了,他有的是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还能找不到人干活了?

凌轩连忙喊道:“得了,就按你最后说的那个条件,四批药。”

凌轩刚刚都已经把人派出去了,本身就是做着亏本买卖的,不过为了夏依依,亏本也是值得的。只是既然鬼谷子这个冤大头送上门来,自己不从他这里赚点回来不就亏了吗?再说了,以前他给自己解毒的时候,他可是从自己这里捞走了不少诊金,现在,从他这里把药赚回来,也就够赚回个本来。

鬼谷子气哼哼地说道:“不干。”

“三批药。”

“不行”,鬼谷子便也用上了夏依依那一招,一边不答应,一边往外走,果然就听见轩王又降价了,“两批药。”

“不行”,鬼谷子心想,之前他都答应夏依依免费帮她的,现在自己也用这一招,他会不会到最后也同意免费呢?

可是结果却截然相反,鬼谷子并没有等到一个相同的答复,却听到凌轩说道:“两批药,本王已经是在做亏本买卖了,你应该清楚,你拿两批药的价钱去找通天阁帮忙,绝对办不到,通天阁的开价极高,可都是以黄金为单位的,而不是用银子为单位的。”

凌轩又恢复成以前那副淡漠的样子,鬼谷子依旧往外走,凌轩却冷眼瞧着他往外走,并没有开口再挽留。鬼谷子走着走着,还没有听见凌轩降价的声音,便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

凌轩看见鬼谷子像个蜗牛似得慢慢腾腾地往大门口走,凌轩心里暗暗一笑,便转动轮椅回书房去,鬼谷子一听见轮椅的声音,便瞧见了凌轩已经开始回房的背影。鬼谷子皱眉,怎么同样的方法,自己使出来就不奏效呢?鬼谷子连忙冲了过去,说道:“两批药,两批药成交,行了吧?你赶紧派人去啊。”

凌轩暗暗得意,说道:“行,不过你要先把今天带过来的那一批药先交给本王,而且本王需要找人验药。”

鬼谷子阴沉的眼中看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可以,不过那些药已经被夏依依带走了一些,老夫只能把剩下的药给你拿过来。”

“嗯”

凌轩嗯了一声,想到夏依依带走了一些药,她这是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了?是在给她自己准备的药,还是给护国公准备的药呢?凌轩不禁皱眉,看来她去西疆,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的,绝不是头脑冲动,空着手就跑过去的。这么想来,自己对她也就放心一些了。

夏依依一个人骑马骑了大半天,便是觉得有些饿了,便从包袱里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吃了几口,又继续赶路,便听见了身后传来了两匹马的马蹄声。依依担心与一些坏人遇上了,惹上一些麻烦,便连忙牵着马走进了丛林中隐藏了起来,想等着别人走了以后,自己再出来。

过了一会儿,便见两个年轻男子骑马过来了,依依眯着双眼注视着那两个男子,觉得很眼熟,等他们两个越来越近的时候,依依才发现这两个男子竟然是女扮男装的凝香和画眉。

依依之前还在想凌轩竟然不再跟着自己,硬拽自己回去,以他的牛脾气,不把自己拽回去,他会放手?原来他来硬的不行,他就来软的。他一定又派凝香这个哭包来自己面前哭,使苦肉计。到时候凝香一定会故技重施,说什么要是不把自己带回去,她一定会被王爷责罚的,一定会受到严刑的,好让自己心软,又为了她而妥协。

依依冷哼一声,既然你们想找到我,那我就不走官道了,我走小路去,躲开你们的视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