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王爷的就是你的/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画眉看了一眼凝香那鬼精灵一样的眼睛,说道:“你又看出什么来了?我怎么觉得王妃没有什么变化,跟以前还是一样的啊,你是不是在乱说啊?”

“哪有啊?根据我的经验,她一定是心里藏了一些秘密了,她刚刚的神色就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我的直觉,她就是跟王爷有事,嘻嘻 ̄”

凝香脸上带着坏笑,笑嘻嘻地跟凝香分析道,她觉得她就是聪明,又善于观察,便有些得意地将自己的分析说给画眉听。

画眉却对她所说的话不以为然,反而取笑道:“经验?你的经验莫非是来自……”

“闭嘴!”

“你总是不准我提,难道你要暗恋他一辈子吗?”

“要你管。”

凝香的脸上也泛起了潮红和不自在,就跟刚刚夏依依的脸色一样,她又羞又恼地瞪了画眉一眼,抽了马屁股一下,就赶紧追着夏依依的身影跑去,逃离了画眉提起的这个话题。

画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跟着追上去了。

木寻镇

整个镇子都没有一个普通的百姓了,这里原住民要么被西昌士兵给杀了,要么后来被敏儿给救了,全撤到了隔壁的镇子上去了。现在的木寻镇并没有住进来西昌的普通百姓,仅仅只有西昌的军队驻扎在这里,他们守护着自己刚刚才抢夺来的新疆土。

巡逻的士兵没有半刻停歇,在镇子边缘走来走去,巡逻的密度极高,几乎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了。

阿木古孜没有再在外面的军帐里住着,而是搬进了木寻镇里原本一个富庶人家的宅子里,在这个大宅子里住着才舒服些。

阿木古孜的出场总是少不了美女相陪,他的生活,似乎除了谋权,就是玩女人了。

阿木古孜此刻却没有心情逗美女玩,整张脸阴沉地看着地上跪着的达努吉,盯了良久,却未曾开口说话。

这种空气中的阴冷和静谧,让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种寒冷的氛围中,就连那香炉里燃烧着的熏香似乎也有些害怕这屋里的氛围,就连升起来的那缕似有似无的飘渺的青烟都凝固在空中不敢放肆摆摇。

达努吉紧皱着眉头,努力抵抗着内心的那份恐惧,不说话的阿木古孜才是危险的。达努吉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开始沁出了冷汗,贴在了他的衣服上。

达努吉不敢抬头直视阿木古孜,他低沉着头,虽然看不见阿木古孜的表情,可是他却能听到阿木古孜的呼吸声变得有些重有些急。达努吉再了解不过了,这是危险爆发的前奏。

嘴角斜斜地一抽,说道:“本王那天给你说的天亮之前要见到夏忠辉的呢,这都过了几天了,你是带回来人来,还是带回来尸体?”

达努吉说道:“回禀王爷,属下已经派了许多人出去寻找夏忠辉,可是却没有找到夏忠辉,不过属下已经找到一点点线索,就是夏忠辉失踪的地方有一个刺蓬上勾住了一块破布,是一块夜行衣的布。去过那里的人,除了肖潇派军队去过,应该就是掳走夏忠辉的人了,肖潇派去的士兵应该是穿着战袍的,不可能穿着夜行衣。所以,护国公应该不在东朔的军营里,也不是自己躲起来了,应该是被黑衣人给掳走了。”

“那你查出黑衣人是哪一方的人了吗?”

“属下没有”

“那你这不是说了一些废话吗?”

阿木古孜冷哼一声,看向达努吉的眼神变得更加狠历:“本王要的是结果,不是你这没有任何用处的蛛丝马迹。”

“属下明白”

达努吉低沉的头下面,那双眼睛却是闪着不服气的凶狠的光芒。他可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觉得自己更应该是上战场杀敌,而不是在这里去寻找一个失踪的老头,对于他来说,这是大材小用。找人这种繁琐的小事就应该交给那些职位低等的人去办。

达努吉又送上一个劲爆消息,来缓冲一下屋子里的气氛,“王爷,东朔的轩王妃到西疆来了。”

“夏依依?她怎么来了?”

“她是来找她爹和哥哥的。”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自己要抓的两个人没有抓到,这又送上门来一个。不过说起夏依依,阿木古孜倒是还想要感谢她一番。若不是夏依依将阿木古力给点了穴道又给砸晕了躺在假山里,被别人可乘之机把阿木古力给杀了,那他可是没有机会争夺太子之位了。夏依依可谓是他的神助攻啊,还真的要感谢感谢她了。

想到夏依依,阿木古孜就觉得很好笑,这个女人似乎很奇特,居然能在隔壁假山洞里淡定的听完阿木古力的风流之事,还能从阿木古力的魔掌中逃脱开来。那次在东朔的皇宫里见到她的时候,她谈起那天的事情,脸上却没有一丝尴尬和害怕的情绪,就好像只是在叙述一件极为平常的家庭琐事一样。而让阿木古孜更为惊讶的是,阿木古孜从耶律里德的口中得知,夏依依早就已经跟杜凌轩分居了,她独自一人住在静苑里,还跟别的男人相好,给轩王带绿帽,而轩王却没有惩罚她。

不过阿木古孜一向都是对女人要求很高的,原太子阿木古力的要求就不高,连寡妇都能上手。阿木古孜别说是寡妇了,就是那些个有夫之妇他根本就不会去碰,哪怕这个女人长得天仙一样,他也只会道一声可惜了,他绝对不会跟这个女人有染,因为他觉得这样子的话他就亏了,他碰的女人,只是有过他一个男人的人。

阿木古孜对于夏依依这样有趣的美女,他也只是道一声可惜罢了,他不会像阿木古力一样想要轻薄她。

阿木古孜说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来一个没一个,又来一个又没一个,居然还敢再来一个。不对,她是不是和轩王一起来的?”

“不是,轩王一个残疾人,哪里能千里迢迢地赶来西疆。她是跟两个下人一起来的,她们三个都是女扮男装。那两个下人像是有些个功夫在身的。”

“三个都女扮男装,这轩王手底下的人都被夏依依给带得都是没个女人样了啊。有功夫在身那是必需的,不然怎么保护她?不过不管她们武功有多高,也抵挡不了本王的追击。你派人去把她们三个给抓了。”

“那两个也要抓?”

达努吉有些疑惑地问道,他的理解不应该是把那两个下人给杀了,只要活捉了夏依依就行了吗?活抓三个可比活抓一个要难上许多,而且,抓两个下人干什么?浪费人力啊,为了多活抓两个人,他们又要多损失几个兄弟了。

“本王已经厌倦了这些人搽脂抹粉的娇艳货了,换换口味,女扮男装,又会武功的小丫鬟,本王还没有品尝过呢。”阿木古孜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底隐藏着一抹淫荡的神色,只不过这神色太微弱,几乎都被他眼里的狠历之色给掩盖住了。

“属下即可去办。”

达努吉连忙出了这个宅子,暗暗吐了一口痰,将刚刚脸上的恭卑之色给卸下,换上了一副恼怒的神情,“呸,要想玩女人,就自己抓去。天天要老子给你抓不同的女人过来伺候,老子是上战场杀敌的副将,不是妓院里的龟公,妈蛋。”

达努吉将身前挡路的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恨恨地一脚就给踢飞了出去,将战袍的后摆一撩,速度极快地朝军营驻扎地跑去。

天色越来越黑,黑暗的天空里只有少许星星闪烁这微弱的仿若萤火虫一样暗淡的光芒,东边升起了一抹淡黄色的弯弯的月亮,月亮也是朦朦胧胧的笼罩在天空里的雾气当中,微弱的黄色光芒带着氤氲之气努力冲破了那层厚厚的浓雾,照射到大地上,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夏依依照亮前行的道路。

这是一处不太茂密的小树林,与东朔京城矮小的阔叶林相比,这西疆遍布的基本上是高大的光秃秃的针叶林,那月光还是能够透过本就稀疏的针叶洋洋洒洒的照在那条崎岖的小道上。树林静悄悄的,虫儿不鸣,鸟儿不叫的,都缩在了各自的小窝里安睡。

只有那些夜间活动的小动物开始静悄悄地在丛林里穿梭着,寻找着自己的晚餐。马蹄声由远而近地哒哒哒地传了过来,那些小动物哧溜一下就钻回了自己的巢里。

这西疆的昼夜温差大,白天赶路的时候,有些热,恨不得把衣服都脱光了凉快凉快。可是这到了晚上,气温急剧下降二十多度,直冻得人打哆嗦,吹到人的脸上,就更是觉得凉飕飕的。夏依依不禁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放慢了烈焰奔跑的速度,试图减缓冷风吹在脸上的痛楚感。

谁说的360度无死角全景天窗,外加四驱高速马达,遥控加速的豪华跑车帅炸了的?

不,一点都不帅,还很痛苦。

依依不想要这露天跑车,哦,跑马,算了,都是一样的意思。依依想到的紧紧是一个有门有玻璃能把冷风挡的严严实实的小汽车而已,哪怕只是一辆速度超慢的小汽车也行啊。

依依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冷风给吹得龟裂了,依依拿出一方小手绢,将自己的下半边脸给蒙了起来,倒是减少了一些冷冽疼痛感。

凝香和画眉似乎是早就习惯了这样骑着马吹着风了,对她们而言,这个天气还算好的了,毕竟没有下雨不是?

“凝香,还有多久才能赶到地方啊?”

自从凝香和画眉跟着自己以后,夏依依也变得懒惰了起来,不再拿出地图仔细研究这上面的路怎么走了,而是一到岔路口就全都仰仗着她们两个去研究路线,自己实在是不想在那些细细密密的线条上找到正确的路,实在是太累,还是GPS比较方便,依依有些怀念以前的高科技了。虽然军医系统里确实有GPS,但是有那个东西也没有用啊,这个社会可没有卫星,这个GPS就跟个空架子一样,没有半点实处,再说了这个地方的地图也不在GPS里,想导也导不了。

不过既然有两个人能干了这个活计,自己也就不必为这些事情伤脑筋了。

凝香说道:“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只是现在天太黑了,我们即便赶到了那里,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的,我们还是早点去军营里和肖副将接应上,明天天亮了,再过来查探。”

“嗯,好,不过我们还是先去那里瞧瞧,反正是要经过那条路的。”

她们三人骑着马快速地往军营的方向跑去,经过一片芦苇荡的时候,烈焰突然停止了往前奔跑,嘶吼了一声停了下来,依依夹了一下马腹,说道:“驾,烈焰,你是不是累了?很快就能到军营了,你就可以休息了。”

依依挥动了一下缰绳,烈焰却扭着头,不肯配合夏依依,四个蹄子在地上不安地刨着地,依依皱了皱眉,往四下里一看,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夜色太黑,前面的那片芦苇荡里的芦苇长得极深,几乎快有一个人那么高了,茂密的芦苇荡在微风中轻轻地摇荡,芦苇荡在那微弱的月光中投下一大片的阴影。

这里面确实是藏人的好去处,依依看见烈焰如此的不安,依依便是有些怀疑烈焰已经感受到周围有埋伏了,依依有些怀疑那些人就藏在了芦苇荡里。

依依听说护国公就是在这片芦苇荡里遇袭的,依依便四处仔细看了一下,果然见到前面不远处的地上还有未消失的血迹和留下的兵器碎布。不过死去的尸体早已经被人挪走了,但是那些残缺的肉依旧零零散散地分布开来,散发出一股恶臭味。

画眉策马过来低低地说道:“王妃,有危险。”

“我也猜到了,你能知道他们藏在哪里了吗?大约多少人?”

依依可是见识过画眉的功夫的,想必她也有些能力听出哪里有人。

“就在芦苇荡里,大约二十多人。”

“二十多人?”依依吃惊地说道,不过说完就自嘲了一下,既然人家是要来伏击她的,又怎么可能会不多带点人手呢?“要不我们现在撤吧,我们三个人可不是他们的对手。”

“撤不掉,只要我们调头,他们立即就会冲出来,还是避免不了一场恶战。”

那怎么办呢?要不要我拿出一个手榴弹来,将他们给炸的粉碎呢?依依心想,若是她们不在这里,自己还真的会用手榴弹了,反正那些见过手榴弹的敌人都会被她炸死的。

凝香走上来说道:“夏奕,你不要担心,我们会保护你的。”

“保护我?怎么保护我?他们一冲上来的时候,你们两个都自顾不暇了,还如何保护我?”

依依嗤笑一声,这个凝香,说大话也不打草稿,她以为她是杜凌轩啊?以一敌百?依依看着凝香这个样子,就知道她的武功绝对没有画眉的武功高,凝香比得上画眉的,也就剩那一张嘴巴了。

凝香瞧着夏依依小瞧她的眼神,凝香瘪瘪嘴,有些不高兴,她眉毛一挑,便坐在马匹上高声喊道:“小贼子,别以为躲在芦苇荡里,姑奶奶就看不见你了,赶紧出来,姑奶奶手痒了,已经好久没有杀过人了。”

芦苇荡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就好像那片芦苇荡里真的没有一个人一样。

凝香嘴角露出一股邪恶的笑意,取下弓箭,半睁着一只眼睛,拉满的弓弦紧紧地贴着她的嘴唇,她轻轻一松手,那支离弦之箭带着呼啸之声快速地射入芦苇荡里,穿过了一根根芦苇。随着“啊”的一声尖叫声,那支箭也停止了前进的飞翔,那个地方的芦苇荡猛地一阵动荡,随着几声呻吟声渐渐消失,那小片芦苇也停止了摇晃。

依依挑挑眉,看了一眼凝香,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的武功也不赖嘛,箭术这么好。凝香的脸上得意之色尽显,朝自己调皮地眨了一只眼睛。

居然跟我放电,依依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真不知道凝香这包子脸要是给她心上人放电的话,她心上人会不会大喊一声救命然后跑掉啊?

唰唰唰,从芦苇荡里瞬间飞出了二十多个黑衣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地紧盯着马上的三个女人。

“非得要姑奶奶逼你出来,你们才不继续龟缩着吗?”

“臭婊。子,敢杀了我兄弟,兄弟们,都给我上,抓活口。”

那个为首的黑衣人吐了一口到地上,他的脸上肌肉横行,一双眼睛睁得老大,恶狠狠地盯着凝香,一挥手,那些黑衣人全都拔刀拔剑地冲了上来一起围攻这三个女人,不过他们的主要攻击对象是被凝香和画眉护在中间的夏依依。

依依也将自己的刀拿了出来,跟冲上来的黑衣人打斗了起来,只是依依根本就不是那些黑衣人的对手,一直处于下风。凝香和画眉一边挡着攻击自己的人,又要帮夏依依抵挡黑衣人。她们三个抵挡不了一会儿,就开始渐渐往后退。

黑衣人见自己快要得逞了,阴笑一声,将她们几个渐渐逼到了角落,说道:“我们头儿特意交代我们要在这个地方等着你们,这个地方可是有纪念价值的,看来以后但凡一个夏家的人过来,我们都要在这里招待你们了。”

依依缩了缩瞳孔,说道:“你们是西昌人?护国公在不在你们的手上?”

“等你跟着我们走了,你就知道了。”

黑衣人挥了挥手,那些黑衣人便开展了猛烈的进攻,只想着速战速决,以免再次任务失败,那他们可就真的要提着脑袋去见他们的头儿了。

依依看着他们比刚刚更下狠手了,每一刀都是带着狠历往她们身上招呼,之前还紧紧是朝着她们身上的四肢砍,现在却是朝着她们的头和腹部这些致命的地方,他们刚刚不是说要抓活口的吗?怎么这会儿的架势倒像是要置他们于死地?也许他们要把自己给砍成重伤再带回去?

依依连忙一只手拿刀,一只手拿剑,双管齐下同时抵抗着,不过也有些抵挡不过了。

就在依依她们三个人打不过的时候,画眉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瞬间从后面狂奔过来十个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她的腰间系了一条暗红色的腰带,从身形上来看,黑衣人首领是个女人,其他人都是男人。

女人,居然能当首领,看来这个女人可真是不简单啊。

他们既然是画眉唤出来的,依依也就不必担心他们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依依暗道,自己还以为就只有凝香和画眉两个人来保护自己的,没想到在暗地里还藏着这么多人,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全部的人,还是仅仅只有一部分。见他们与对方过招的架势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武功在对方之上。

看来凌轩还真的舍得给自己安排一些武功高强的人来,夏依依心里有些感激,这么想起来,自己独自一人跑到西疆来,还真的是不明智,就连护国公那样的战场老将都双拳难敌,败在了一群黑衣人的手上。自己单枪匹马的,必定会寡不敌众,成了别人口中待斩的羔羊。

自己这一方的黑衣人动作利落,三下五除二,对方的人在一瞬间就已经损失过半,对方的黑衣人头领咒骂道:“你们居然搞伏击,阴险卑鄙。”

他们之前收到的消息可是夏依依只有两个会武功的丫鬟跟着,并没有其他人了,所以才派了二十多个人,自己都觉得对付她们三个绰绰有余了,没想到她们暗中居然有这么多高手保护着,只怕这次的任务又要完不成了。

对方黑衣人头领大声喊道:“快撤。”他一回头一看,就在他刚刚思索的这么一瞬间,刚刚还有十个人的团队,就只剩下五六个人了。

对方黑衣人头领见势不妙,也不管他们听见没听见自己的命令,自己先拔腿就跑了。

这边为首的系着暗红腰带的黑衣人首领黛眉微蹙,飞身过去,一刀将那人的头颅砍了下来,那人的头在眨眼之间就脱离了身躯,可是那没了头颅的身躯却因为往前快速奔跑的惯性还向前再跑了一步才轰然倒地。

那个暗红腰带的黑衣人首领将头颅扔在了那些剩余的黑衣人面前,他们一看自己的头领居然不管不顾地先跑了,还被杀了,他们腿脚一软,几乎要拿不动手中的刀。

暗红腰带的黑衣人剑尖一挥,一股凌厉的剑气划破空气,她的剑都没有碰到那些黑衣人,可是剑气却已经割断了他们的手腕上的筋脉,他们手中的刀失了支撑的力道瞬间掉落在地。那些黑衣人瞧着面前这个身形娇小的黑衣人,他们感觉到一股恐惧冲上了透顶,两腿不自觉地发抖,却不敢往后退,生怕退了以后,自己的下场跟自己的头领一样,身首异处。

“带走!”

清冽的女声传来,没有一丝温度,犹如这西疆夜晚里那草上的凝露一样,晶莹剔透,却寒冷彻骨,虽然觉得这露珠十分可人,然而却不愿去触碰。

这边的黑衣人动作迅速地上前将他们给绑了起来,他们的出场自始自终喉咙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那个暗红腰带的人说过的那两个字。

依依惊讶地看着他们快速地处理完现场,将那几个人装进麻袋,拎着就飞走了,刚刚来的人全都走了,留给依依的只有那两个字的清冷回忆。

待他们都走了,依依才回过神来,看着画眉说道:“他们是王爷的人?”

“是”

“你们两个原先是不是跟他们一样,也是这样出任务的?”

“是”

“刚刚那个系着暗红腰带的人,武功看起来比你们两个要高,她是你们两个的上司吗?就是你们的头儿吗?”

“是”

多说一个字会死是不是?依依翻了一个大白眼,这样冷冷的画眉真是不可爱,还是凝香比较好打交道,依依说道:“你只会说‘是’啊?你这么高冷,是不是跟你的头儿学的?你的头儿是不是跟她的头儿杜凌轩学的?”

画眉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这个王妃是个好奇宝宝吗?十万个为什么啊?画眉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这么高冷,其实暗夜组织里的人都高冷,只是凝香才是他们暗夜组织里的奇葩而已。

凝香看着本就少言寡语的画眉被夏依依这么连环问题给噎住了,凝香连忙说道:“她不说,我来说。”

“凝香!”

画眉就怕凝香这个人的嘴巴不严实,什么该说的,什么不该说的,到时候全给一股脑地都说出来,便连忙喝止道。

依依便拉着凝香赶紧往前面跑,离画眉远远的了,这才笑着说道:“你别怕她,来来来,说说看嘛。”

凝香眯缝着眼睛笑着说道:“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咯。我们是王爷手下的一支暗夜组织,夜影是暗夜组织里除了王爷以外最大的头领,也是武功最高强的,第二厉害的人物就是天问了,现在夜影去了北疆,暗夜组织的大小事务都由天问代为管理了。刚刚给那个系了一条暗红色腰带的人是我们整个暗夜组织里,唯一的女分舵主,武功排第五,叫红菱,跟我们很少说话,一般都只是简单地下达了任务就走了,我和凝香都是在红菱的第五分舵里,红菱治下很严,我们若是完不成任务,她惩罚我们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依依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暗夜组织有多少人啊?”

凝香眨了眨眼睛,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那些只有上面的头领知道,我们只知道我们分舵里经常在一起执行任务的这些人,其他分舵里具体有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

“你们保密性这么强的啊?”

“对啊”

“那你还来告诉我?你就不怕红菱惩罚你啊?你看刚刚画眉就不敢跟我说。”

凝香脸上又扬起了之前的那份熟悉的戏谑,“因为你又不是外人咯,暗夜组织是王爷的,王爷的还不就是你的吗?”

“凝香,我看红菱是不是惩罚你太少了?怎么红菱就没有把你这张烂嘴给撕烂啊?”

夏依依气愤地咬牙切齿地说道,便是要上前去撕她的嘴,这个凝香是不是开她和杜凌轩的玩笑开上瘾了啊?

画眉赶了上来说道:“赶紧赶路了,我们要去找肖副将。”

夏依依冲她点点头,不再与凝香打闹,快马加鞭地往军营里赶去。

夏依依和凝香、画眉赶到了军营里,肖潇已经到了门口来接她们,以前在护国公府上的时候,肖潇可是精神抖擞的,整个人阳光帅气,可是现在在边疆看到穿着戎装的肖潇,他整个人除了因为那身戎装显得他威风凛凛以外,他那略微有些蓬乱的头发上沾满了灰尘,原本干净的脸上也胡子拉碴的,也没有剃过,好像好几天都没有洗头洗澡了,依依靠近他的时候都能闻到他身上带着一股子汗酸味。这股味道,依依太熟悉不过了,以前自己训练一天之后,回到宿舍里,也是浑身的汗臭味。只是肖潇这身汗酸味更为浓烈,有些让人反胃。

夏依依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我要来?”

“刚刚有人过来送了几个俘虏,说你们快要到了。”

“是不是一个腰上系着暗红色腰带的黑衣人?”

“嗯,进来再说吧。”

肖潇在前面开路,带着夏依依几个人走进了军帐中,那些士兵看着军营里头来了几个陌生人,纷纷侧过头来看他们。经过那些士兵的时候,他们身上的酸臭味更加难闻,好似半个月都没有洗澡一样,头发上的泥巴都已经结了块,一坨一坨地粘连在一起,他们时不时的用手去头皮上挠一挠,顺变抓下一只虱子,淡定的瞧了一眼,用手指甲将那只虱子给挤死了。

他们一见这军营里头来了三个细皮嫩肉的小少年,整个人都是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走路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香气,那些士兵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股子不可言喻的神色来,眼睛在她们三个人的身上乱瞟着。

肖潇皱了皱眉,没有言语,带她们进去以后就说道:“这军营里头龙鱼混杂,而且军营里面不能有女人,你们若是女子身份,有些不便,你们就这么保持男装吧。办完了事情,就赶紧回去,以免在这外面多生枝节。”

当然了,军营里面是有军妓的,只是肖潇不想将这样的事情在她们面前提起罢了。只是想提醒她们,在这僧多粥少的军营里,女人可是稀罕物,所以还是藏着掖着点好。

夏依依说道:“那是自然,我若不是为了我爹和夏子英的下落,我可不想千里迢迢的跑到这兵荒马乱的西疆来,我找到他们,我就会回去的,不然我留在这里干嘛?你说说看,这段时间,可有找到他们两个的消息?”

肖潇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还没有找到线索,我们派人去了黑风崖下面寻找,但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更没有找到他的人。不过回来的人说了,有在一处树枝上发现了血迹,那血迹还流了一段距离,后来血迹渐渐消失,再也没有找到任何踪迹了。后来西昌人在黑风崖下面严防死守的,我们的人也只好赶紧出来了,没有再找。至于护国公,我们去查看过了,似乎是被别人给带走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收到护国公或者任何人给我送来消息。按理说,谁要是掳走了他,应该会跳出来说出他的交换条件的。”

依依的眉头微微一皱,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刚刚那些黑衣人,你们可有审问出来什么?”

肖潇鄙视地笑了一下,说道:“哼,那些个孬种,我的烙铁才拿出来,还没有往他们身上烙了,他们一见着那红红的烙铁就吓得发抖,立马就招了,有一两个倒是还挨了几下烙铁才肯招。他们说了,他们也没有找到夏子英和护国公的下落,他们还在到处找,想比东朔更快一步先找到人。”

“招这么快?”

“他们不是什么死士,只是一般的士兵罢了,所以才没有那么能抗揍,他们贪生怕死惯了的。这些西昌人跟北云人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西昌人贪生怕死,畏畏缩缩的。而北云人,则个个勇猛敢打,又视死如归,光是那份民族精神,西昌人就比不上北云人。所以这么多年来,西昌人也不敢跨境过来攻打东朔,只是老老实实地守着他们西昌的那些疆土而已,即便偶尔有一些小战乱,那也是极个别的不安分子闹事罢了。而北云国却是下至黎民百姓,上至皇帝,都有着一副扩大疆土的雄心壮志,每年都不停地骚扰北疆,因此轩王才不得不常年呆在北疆驻守。即便轩王这样的战神在北疆镇压,那些北云人却依然敢触怒轩王,南下举兵。相比起来,我们这西疆可是很好维稳的。不过自从西昌和北云联合起来以后,原来好逸恶劳的太子也死了,如今是野心勃勃又阴狠手辣的二王爷阿木古孜主帅,这些西昌士兵倒是比起以前来,已经勇猛了许多。我们现在跟他们打,也要颇费一些力气了。”

肖潇说着说着,脸上的神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他最近也很头痛,阿木古孜在木寻镇呆着,可一点也不老实,他休整了兵马以后,就时不时的攻打一下其他的城镇,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把肖潇的兵马调来调去的,犹如猫逗老鼠一般,玩弄着东朔,肖潇已经疲于奔命,现在听到哪个小镇子上又被西昌人骚扰,肖潇都已经麻木了,只怕自己带着兵马跑过去,还没有跑到半路,西昌人就又缩回去了。

最近,他们哪里有时间休息啊?每天就是听着各个地方传来一份又一份的战报,可是自己却没有精力去攻打他们,如果将部队调来调去的,那些士兵的体力会急剧消耗,如果万一西昌人发起了真正的攻击时,东朔的士兵根本就没有力气再去杀敌人了。

所以他们这些人才这些天来,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洗澡,每天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下。

西昌人这样频繁骚扰他们,确实是很烦人,若是不去理会他们的骚扰的话,就怕自己万一疏忽了,他们来一趟真的攻击,自己明明接到了战报,却没有赶过去支援,只怕又要损失一座城了。

肖潇十分烦恼的叹了口气,以前对付阿木古力,还算是轻松的。现在,看着那阿木古孜好像是天天在木寻镇玩女人,可是那阿木古孜下达的战略计谋,却让肖潇焦头烂额了,忙着对付阿木古孜都没有精力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去找那两个失踪的人啊?找了几番,找不到了也就渐渐的失去了耐心。

“报,文青镇有急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