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救护国公/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的眼神瞬间聚焦,紧盯着那支飞过来的箭,那支箭带着微凉的风呼啸而至,却没有朝着他的心口射过来,仅仅是朝着他的肩膀飞过来,也不知道是射箭的人技术差还是对方并不想杀他。

凌轩本想侧身躲开这支没什么威慑力的箭,可是当他看到箭头身上缠着的一封信,他目光一凛,手一伸,动作敏捷地将飞来的箭一手就给攫取住了,他纵马奔跑的速度不减,将箭上缠着的信解了下来,展开来一看,心里一震,护国公在他们的手上?

凌轩赶往西疆的步伐就更是快速了。

夏依依已经在临时支起来的急诊帐篷里忙活了几个时辰了,已经给十几个病人做了手术,忙活的脚不着地,屁股都没有坐下来歇息过。

夜幕降临,急诊帐篷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凝香十分体贴的给帐篷里各个角落都掌了灯,整个帐篷里又明亮了起来。整个急诊帐篷里就只有夏依依和三个大夫,一个受伤的士兵,夏依依嫌帐篷里挤得慌,便将掌完灯的凝香给赶了出去。

凝香出来将守在帐外的画眉拉远一点,愁眉苦脸的低声说道:“公子今儿在里面已经看了十几个男人的身体了,若是被王爷知道了,那我们两个不是要被责罚?”

“可怎么办?我们根本就劝不动她。不过王妃对他们没有非份之想,只是想救他们而已。”

“我也知道,可是王爷就不会这么想了啊。”

“不过王爷在王府,又不会知道,到时候,我们就略去一些细节就行了。先不管这个了,先去拿饭过来让公子吃吧。”

凝香咚咚咚地跑远了,留着画眉在急诊帐篷外保护夏依依,凝香在这里呆了两天,也对军营熟悉了,直接跑到了伙房去拿饭菜,因为现在肖潇对军营里宣称夏依依是军师,所以军师的待遇要比普通士兵的待遇好,军师的伙食也比普通士兵的伙食好。

凝香拿着她们三人的饭就往急诊帐篷里跑,迎面就撞到了一个男人,凝香连忙往左边让路,那人也往左边走,凝香便往右边让路,那人又往右边走。

哪个人眼睛这么不开眼,这么宽的路不走,非得跟她挤?凝香不悦地抬头一看,怎么眼前这个人这么眼熟?好像是蒋副将?

他怎么看起来不太一样了?他似乎已经特意将脸上的胡子刮掉了,比中午在帐篷里比起来,整个人也显得年轻了许多,干净了许多。原来的蒋副将看起来像三十四岁,现在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了。

蒋副将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揉了揉说道:“你真矮,脑袋居然只能撞到我的胸口。”

凝香怒怼:“我长得矮又怎样?碍你眼了?你可以不看啊?”凝香哼了一声,就连忙绕开了他往旁边走。

蒋副将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那些饭菜,其中一份明显好很多,另外两份饭菜就和普通士兵一样的了,蒋副将拦住她皱眉说道:“你吃这些个没有营养的东西哪里能长得高?我把我的那份饭跟你交换吧。”

“不要”

蒋副将看着凝香,嘴巴咧开,眼角含笑:“别人要是想跟我换,我还不换呢,我的饭菜比较好。”

“不稀罕!”

凝香翻了个白眼,有些急促的跑开。

蒋副将看着仓惶逃走的凝香,嘴角的笑意扩大,捂着肚子上在帐篷里又被凝香给打破了一点点的伤口慢慢地往自己的帐篷里走去。

那个在伙房见过凝香的小士兵端着饭走过来,正好瞧见了刚刚的那一幕,有些疑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有些怪怪的?可是具体哪里怪,他又说不出来。

那个小士兵将饭端到了蒋副将的帐篷里说道:“蒋副将,你的饭菜我给你端过来了。”

蒋副将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连忙坐了起来,拿了一片大叶子将碗里的鸡腿给裹了,交给那个小士兵说道:“小潘,你把这个鸡腿给军师身边那个圆脸小士兵送过去,就说是今天他给我熬药,我赏给他的,替我谢谢他。”

“哦”,小潘听话的将那个还热乎的鸡腿捧在了手上,连忙往急诊帐篷那边跑过去,小潘也并未起疑心,毕竟那个新兵给副将熬了药,副将高兴了,赏他一个鸡腿也未尝不可。

普通士兵都是只有素菜吃,也就他们这些将领和新来的军师有鸡腿吃,旁人就是连一张鸡皮都吃不到。小潘捧着这个油乎乎的鸡腿,那鸡腿的香味窜进了他的鼻子里,他连忙多吸了几口香气,仿佛这样也算是能解解馋了。

可是吸了几口香气后,小潘就觉得肚子更是咕噜噜的叫唤了,他不仅咽了一下口水,盯着那个鸡腿有些嘴馋。他便将那个捧着鸡腿的油乎乎的手放到嘴巴边,伸着舌头将手上沾的油给舔干净,只觉得连这油都好吃不已。

小潘捧着那个鸡腿赶到凝香那里的时候,凝香正吃着那些难以下咽的饭菜,小潘连忙将手中裹着的鸡腿伸过去,说道:“这是蒋副将赏你的,说是谢谢你给他熬药。”

画眉瞧了一眼那只油光发亮、香喷喷的鸡腿,那个蒋副将还真的就开始了追求凝香的攻势了啊,凝香仅仅是熬了一碗药而已,就赏了一块大鸡腿。可是夏依依用了那么多昂贵的药给他医治,都没有得到蒋副将的任何好处。

凝香在蒋副将的眼中,还真的是不一样的存在呢。

画眉暗暗憋笑,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那些饭菜。

凝香瞧了一眼小潘,努努嘴道:“我不要,你还给他去。”

“啊?这么好吃的鸡腿你不要啊?我们很久都吃不到荤菜的,算起来,我都已经一年没有吃过肉了,你刚来,你不知道,以后你就是想吃肉也吃不到的,难得蒋副将赏给你吃,你就吃了吧,别人想要这份赏赐都要不到呢。”

凝香眼眸一转,笑道:“不是我不要,只是我不喜欢吃罢了,这样,我赏给你吃如何?”

“赏给我?为什么?”

“因为我刚刚进来,什么都不懂,你教了我很多啊,所以就赏给你吃咯,反正我又不喜欢吃鸡肉。”

“真的?那我就吃了啊。”

小潘有些高兴凝香不吃鸡肉,这样就正好送给他吃了,反正他刚刚刚一路上就恨不得咬一口吃了。现在得了个准话,小潘就连忙将裹着鸡腿的叶子给剥开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你怎么吃得这么矜持?跟个姑娘家一样。”凝香嘲笑道。

小潘笑得有些尴尬:“我怕大口吃,吃得太快,我还没有尝出什么味道,就吃完了。而且我想半点吃,就可以吃久一点。”

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凝香摇了摇头,忽然计上心来,说道:“往后,要是那个蒋副将再给我送吃得来,你就直接吃掉就行了。”

“那不行的,我怎么能总是吃你的东西呢?”

“没事,我又不喜欢吃,我就喜欢吃这些个蔬菜。”

“哦”,就像和尚一样,不吃荤菜吗?当然这句话小潘并没有说出来。小潘吃完了这只鸡腿,就高高兴兴地往回走。

可是小潘刚刚走出不远,走到一个拐角处,就被人揪着耳朵拎走了。

小潘一见蒋副将黑着个脸,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护着自己的耳朵,求饶道:“蒋副将,不是我偷吃的,是他赏给我吃的。”

小潘怎么也没有想到,蒋副将要他去送个鸡腿,还会无聊到不在自己帐篷里吃饭,却跟踪他去那个拐角的地方躲着看,正好就看到了他把蒋副将送给凝香的鸡腿给吃了,撞了蒋副将的枪口。

“小兔崽子啊,我要你送给他吃去,你倒是自己给吃了,她不肯吃,你不知道劝她吃啊?人家要你吃,你就连忙吞进肚子里去了。”

“是他自己说的他不喜欢吃鸡肉,他还说……”

“还说什么?”

“说他只喜欢吃蔬菜,以后要是你再让我送的给他,就要我直接吃掉。”

“她这么说你也信啊?她又不是个尼姑,还只吃素菜不吃肉啊?”

“尼姑?”

“口误,口误,是和尚。”蒋副将发觉自己差点泄漏了凝香女子的身份,连忙改口说道,他一脚踢在了小潘的屁股上,骂道:“你还不赶紧滚,要你办点事情也办不好。”

蒋副将有些气恼,自己好心给她送点好吃的,看她年纪小,个子又不高,给她吃点好的,让她长长个子,她咋就不领情呢?蒋副将悻悻地走回了自己的帐篷里,端起那碗已经放凉了的饭,吃了几口,便觉得索然无味,搁置在了一边也不想吃了。

急诊帐篷里的夏依依诊治完了一个士兵后,便三下五除二地匆匆将凝香端进来的饭菜给吃了,就又投入了新的工作中。

“公子,歇息会吧,这会儿天都已经黑了,咱们明天再给他们医治吧。”

“不行,他们还等着我给他们医治了,早点医治,他们也少一些痛苦。”

“可是你已经连续诊治几个时辰了。”

“无妨,我扛得住,你赶紧出去,别妨碍我干活。”

依依将吃剩下的空碗交到了凝香的手中,便急着将她给推了出去。

凝香一出来,就朝着画眉无奈地摊了摊手,两人一起守在了帐篷外。凝香在外头守着守着就有些困了,便拉着画眉一块坐了下来,凝香将头一靠在画眉的肩膀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画眉看着凝香几乎是秒睡,摇了摇头,轻叹道:“又偷懒”。不过画眉却没有就将凝香弄醒,而是任由凝香枕在她的肩膀上睡觉,独自一人强撑着精神给夏依依守门,保护夏依依的安全。

待到半夜,整个军营里都静悄悄的了,所有的士兵都已经睡下了,也就只有重伤士兵帐篷里还有高高低低起伏的呼痛声,不过比起白天来说,那里面的声音已经低了许多,那些重伤士兵见到先被抬进急诊帐篷里的是被再次被抬出来的时候,伤口都已经重新被处理过了,明显的要处理得好了许多,并且伤口也不是那么疼了。

那些还未被重新诊治的士兵都翘首以盼,希望等这个士兵医治好抬回来之后,下一个就轮到他了。不过现在的医治顺序是按伤情严重不严重来排序的,那些知道自己的伤势明显要轻了许多的人自知今夜是排不上他的了,便也就早早的睡下了。

画眉在帐外守的有些困了,本来也可以叫醒凝香换班,但是画眉终是忍住了,就让凝香多睡一会儿吧,毕竟白天那些琐事都是凝香在忙前忙后的,自己只管跟在王妃身边保护王妃就行了,比凝香要轻松了许多。

画眉也困得眼睛一眯一眯的,她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强力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强打精神守着,突然她觉得有一个人影朝她飞了过来,她连忙用肩膀顶了一下趴在她肩膀睡觉的凝香一下,画眉迅速将腰间的剑就要拔出来对准飞了过来的黑影。

凝香被她顶得立即醒来了,刚要喊出声来,那个黑影就已经飞到了她们的眼前,她们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还没有惊呼出声,就已经被来人的噤声手势给将要发出的声音又咽回去了。

凌轩一路上都没有下过马,昼夜兼程地赶到了西疆军营,谁都没有去见,就直接赶过来见夏依依,凌轩走到帐篷前,轻轻地撩起了帐帘的一角向里面望去。之间桌子上躺着一个只穿了条裤子,而上身打着赤膊的士兵,那个士兵的手已经被砍断了,胸膛上更是被砍了许多伤,夏依依正全身贯注地给那个士兵缝合伤口,并没有注意到帐帘已经掀开一角,更没有注意到凌轩在外头窥视。

凌轩一看到她,整个人一路上紧绷的神经便都放了下来,这一路上的奔波便都值得了,他看向她的目光变得柔和,双眼紧盯着她,完全失了神。

她那熟悉的容颜在烛光下有些倦怠,那长长的睫毛在烛光下在下眼睑投下了一片黑色的阴影,她额头上有些细碎的头发散落在她高高的额头上,她的脸似乎比以前黑一些,也许是被晒黑的,也许是没有洗脸。她那双手穿戴着一双薄薄的紧贴的手套上,她快速地缝合着伤口,一边低声交代身边其他的大夫处理那个士兵其他的伤口。夏依依的双手时不时的触摸着那个躺着的士兵的胸膛,凌轩顿时就有些愤怒和嫉妒,夏依依也就只有给自己拔箭的那次和迷失意识的两次,主动触摸了他的胸膛,便再也没有了。可是现在那个士兵却享受着自己现在都享受不到的触摸。

画眉和凝香本就有些害怕王爷见到夏依依在里面跟那些半裸的伤兵接触,可是自己又不好拦着王爷不让看,现在她们两个见到王爷的手不知不觉之中就捏紧了,她们胆战心惊的互相对视一眼,生怕王爷会冲进去揍夏依依一顿,然后再出来揍她们两个一顿。

然而凌轩的手却放松了下来,转身,给凝香使了一个眼色,便往远处飞去,凝香明白王爷是有话要问她,便也连忙飞了过去。

“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凌轩的声音依旧清冷,只是他的声音里有着一丝倦意。

凝香便将最近夏依依身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王爷,不过凝香自己会主动将自己和蒋副将之间的事情给忽略掉。凝香着重将夏依依昨夜的计谋给渲染了一遍,大肆夸奖着夏依依,以求王爷的心情好一点,不要因为夏依依给士兵治病的事情而迁怒于她们。

“你们做得很好,继续保护她,你不要告诉她本王来了,本王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凌晨会回来。”

凝香看着王爷飞走的背影,凌晨会回来,什么意思?特意告诉她这个行程是什么意思?是要她和画眉两个不要在帐篷里面碍事吗?

凌轩见到了夏依依,这才有心思去干其他的事情,他将肖潇给叫到了大军帐里,肖潇有些纳闷,怎么轩王也跑过来了?若是他不放心夏依依的话,怎么不是一开始就跟着夏依依一起来呢?怎么大半夜的跑回来了?

“你看看这个”

凌轩将手中的那支箭和那封信交给了肖潇,肖潇皱眉,接了过来,神色有些惊喜,旋即又变得有些凝重。

“护国公被通天阁的人给掳走了?他们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他们约本王丑时三刻去邵余镇西郊的树林里见面。”

“这个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不知道,这个东西你认识吗?绑在箭上的一块腰牌。”

肖潇将牌子接过来一看,立即点点头道:“这是护国公的东西不错,我见他佩戴过。”

“看来护国公应该真的在他们的手上,本王手下的人也查到了一些线索,那些线索确实是指向了通天阁,他们有可能是发觉我们已经查到他们的头上来了,这才急着跳出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且去树林里会他一会,看看他们究竟要玩什么幺蛾子。”凌轩的脸上神色有些凝重,他高大的身影投射在军帐的帐篷上。

“那我派人跟你一块去。”

“嗯,远远地跟着就行了。”

凌轩便自己先行一个人前往邵余镇的那片树林里,那片树林静悄悄的,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树林里有没有隐藏着人。

“本王都已经来了,阁下还不敢现身吗?”

“哈哈哈哈,是我不敢,还是你不敢啊?没想到轩王自从成了亲了之后,胆子就越发的变小了,连我的约都不敢赴约,我在信中明明都说清楚了要你一个人独自前来,可是你却安排人在后面等着,你现在的胆量可真是小啊,以我看,你的胆量都没有夏依依的胆量要大了。”

一个身穿着艳红色的男子妖媚着一张脸飞了下来,他浑身上下里里外外的都是穿得红色的衣服,鞋子,红色的发绳,他的脸上画着浓艳的妆容,嘴唇也红彤彤的,那张原本有些英俊的脸愣是被活生生的化成了一张妖媚的脸。

眼角斜斜的向上勾了眼线,更是显得他那双眼睛魅惑不已。

“夜羽,许久未见,你还是这么妖媚。”

“我也许久未见你,你居然还能站起来,还真是让我失望。”

“可惜本王没能让你如意了。”凌轩昂起脸,直视着眼前这个人,只觉得这个浓妆艳抹的人有些污眼,难怪夜影每次见了夜羽回去之后都要郁闷许久了。“废话少说,你将护国公掳走究竟有何目的?”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我想跟你交换两样东西罢了。”

“什么东西?”

“通天阁的镇阁之宝轩辕剑,还有阁主的解药!”

凌轩冷哼一声,竖眉道:“你可真是狮子大张口。”

“我不过是要回本来就属于我们通天阁的东西罢了,若不是你将我们阁主打伤,夺了他的轩辕剑,又让他吃了毒药,我们阁主也不至于到现在还闭关养伤,运功疗毒。”

凌轩冷冷一笑,声音里带着嘲弄和蔑视,“那是你们阁主自不量力,非得来挑战本王‘战神’的名号,是他找上本王来比试,愿赌服输。他输了,又被本王夺了轩辕剑,至于那毒药,并不是本王给他吃的,而是在打斗后,他突发心绞痛,在拿药吃的时候,不慎的将本王掉落在地上的毒药给捡起来误服的。”

“那你为何不给他解药?”

“本王可没有那份仁慈之心,这是他咎由自取。”

“他输了,也不过是因为心绞痛犯了,你也是胜之不武。”

“本王说了,他是输了之后才犯的心绞痛。他若是不服气,大可出关了以后再来跟本王比试,他若是赢了本王,轩辕剑和解药,本王双手奉上。”

“不过我可不想用那种方法,在我的眼中,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方法都可以。在我看来,现在我用的这个方法就挺好。”

“本王一向不会被人要挟。”

“是吗?是不是护国公这个筹码太低了,若是加上他女儿呢?”

“你敢!”

凌轩怒目瞪着他,一双阴鸷的眼睛好似一把利剑一样,狠狠地瞪着夜羽。

夜羽不但没有被他吓到,反倒扬起了一抹邪笑,“他们本想一抓到护国公就要来找你的,不过还是想等一等,看看轩王对轩王妃究竟有多爱,现在看来,爱得还挺深啊,想不到一向没有致命弱点的人,现在竟然有一个弱点了。哈哈哈哈。”

凌轩有些恼怒,若是以前,别管夜羽拿什么来威胁他,他都不会眨一眼,可是现在他们居然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将夏依依当成了自己的弱点。如果他们抓着夏依依来威胁他的话,他可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若是敢碰她一根毫毛,本王保证会将你的通天阁给夷为平地!”

“哦?是吗?王爷就算是能护住她,又能护得了多久呢?几个月后,你死了,可不知道你有多少仇人会巡上她呢。”

凌轩身子一震,眼神变得更加阴暗,夜羽的话犹如一把利刃一样刺进了他的心里,虽然夜羽的话听着不舒服,不过他说得却很有道理。想不到自己中毒的事情已经扩散出去了,通天阁都已经知道了。

“即便本王不在了,也还有夜影和暗夜组织,本王自然会安排人保护她的。”

“没想到王爷居然会将这么大的重任交给夜影那个没本事的人,他自身都难保,还能帮你保护轩王妃?你看看他在北疆这么久了,连赵熙都打不过。”

“他即便没有赵熙厉害,却绝对比得上你。”

“哼,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我看王爷是对你的手下太过自信了吧,哈哈。夜影的天赋本就不如我,这辈子,他也比不上我。”

“就让本王瞧瞧你究竟有多厉害。”

凌轩拿着剑就飞身上去,夜羽眼眸一凛,拔剑就对上凌轩,二人在空中激烈地打斗,一红一黑时而向上飞腾,时而急速下降,时而交缠一起,时而飞速掠开,乒乒乓乓的剑与剑之间碰撞的声音,迸裂出火花。

树叶和枝叶被剑气扫荡之下,纷纷扬扬的往下掉,才一会儿那原本茂密的郁郁葱葱的树顶就已经被削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阳光这才没有任何阻碍的直射下来,将那原本阴暗的小路给照射得亮堂堂的。

林中的飞鸟被惊吓得扑腾着翅膀从林中飞了出去,哇呜哇呜地怪叫着,黑压压的一片飞鸟从树林上空成群结对的飞走。

一阵扑腾之下,羽毛和粪便纷纷往下掉落,夜羽有些洁癖地看着落在自己红色袍子上的脏污,皱了皱眉头,一把将自己的红色外套给脱了下来。

那红色的外袍张起了风,在半空中飘飘荡荡,宛若一只巨大的蝴蝶在空中飞舞。

两人打了两柱香的时间,夜羽飞身掠开,有些气喘说道:“想不到轩王坐了半年多,武功竟然没有退步。”

轩王冷哼一声,“才这么一会儿,你就开始喘气了,夜影比你强多了。既然你知道本王的功力没有退步,本王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将护国公给放了,免得本王届时伤了你。”

“哼,没有拿到轩辕剑和解药,我是不会将护国公放了的。”

“哼,不放也得放。”

凌轩再次提剑上前,一红一黑再次纠缠在一起,树林里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比起刚才来更为激烈,林中早已没有一个飞禽走兽,安静得只剩下他们二人的打斗声。

凌轩跟夜羽打斗了一会,便已经看出了夜羽武功里的破绽,寻了个机会,故意引诱夜影使用那一招招式攻击他,凌轩眼神里露出得逞的眼神,手腕翻转,剑尖便已经抵在了夜羽的脖子上。

夜羽感受到脖子上冰凉的刺痛感,立即就住了手,夜羽眸子一暗,他自然知道自己的破绽,只是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没想到他仅仅是用了一次这个招式,就已经被凌轩给看出了破绽,果然厉害。

“现在,你不放也得放了。”

“你杀了我吧。”

夜羽毫不畏惧,嘴角斜斜的一笑,冷哼一声,扬眉对上了凌轩那微怒的眼眸。

“你以为本王不敢?不过本王更喜欢在你临死前划花你的脸。”凌轩将剑尖往夜羽的脖子里刺进去了一点,刺破了夜羽白皙的皮肤,流下了殷红的鲜血。

夜羽眸子里爆发出怒火,虽然夜羽身上的上不计其数,可是他都用衣服给遮盖起来,唯独他露在衣服外的手和头部,他都保养得极好,可是现在竟然被轩王给刺破了他那光洁的脖子,少不得要费多少心思来消除疤痕。

他可以不要命,但是他不能不要美貌。

夜羽忍着怒火,道:“行,我回去就放了他。”

“那可不行,万一你一回去,你就跑了呢?你让他们把人带来,同时放人。”

凌轩朝着树林不远处的一个小土丘后面眺望了一眼,带着轻视的冷笑看着夜羽,还说他要夏子英带人跟在后面呢,夜羽不也是带了一队人马在那边候着的吗?

夜羽眼神一暗,他的手下藏的这么隐蔽居然还是被轩王给发现了,夜羽有些不爽快地朝那边做了一个手势,一会儿,便有几个人压着护国公过来了。

护国公一见轩王拿下了夜羽,护国公心里一阵激动,轩王竟然会出来救他,这就说明轩王是很看重夏依依的,才会连带着重视夏依依的父亲。

“现在,你可以放了我了吧?”

“可以,不过,你最好别去打夏依依的主意,你若是真想替你们阁主要回轩辕剑和解药,你就替本王去找百花虫毒的解药,不过留给你找解药的时间可不多了。本王和你们阁主一命换一命,你们可是赚了的。”

“你想得倒是挺美,分文不花,就想要我们通天阁给你办事。”

“你不是也想分文不花就从本王这拿走轩辕剑和解药吗?彼此彼此!”

凌轩定定的看着他,突然语气变得生硬,“你快点做决定,本王可是没有这个耐心跟你在这里耗着?”

“怎么?急着回去见女人了?”夜羽讽刺地笑道。

“你找死!”

凌轩恼怒地将剑尖一拨,在夜羽的脖子上划了一道细细浅浅长长的伤痕,几乎横跨在脖子上,凌轩狠狠地踢了夜羽一脚,将他踢飞了开来。

凌轩飞身向下,从那几个黑衣人手中一把揪起护国公,将他扔在了自己的马背上。

凌轩睥睨了一眼刚刚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捂着涓涓流血的脖子表情有些痛苦和愤怒的夜羽,冷冷说道:“今日本王暂且看在夜影的面子上饶你一命,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凌轩扬起马鞭,带着护国公飞速地朝西疆的大本营奔驰而去,那些被扫落在地上的树叶再次在马蹄下飞扬起来。

那几个黑衣人连忙提剑就要追上去。

“回来”

黑衣人回头看了一眼捂着受伤的脖子的夜羽,道:“副阁主?这……”

“让他去,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去了也是送死。”

夜羽看着轩王策马远去的背影,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这个背影,似乎有些眼熟。

夜羽缓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了药,抹在了伤口上,又拿出手绢缠上。这条剑痕划得不深,不至于致命,但是这么长的一条伤口,只怕是即便用了最好的药膏,也会留下伤疤了。

一想到这,夜羽的气息就变得紊乱而沉重,轩王,这一剑之仇,我一定会报。

“去,赶紧着人去南青国寻找百花虫毒的解药,势必要在轩王病发之前找到。”

“是”

肖潇远远的就看见轩王带着护国公骑马奔过来,肖潇一直卡在心里的担忧总算是落了地。之前他远远的看见轩王和夜羽在半空中打斗,他有些心焦,生怕轩王孤身一人过去对付不了通天阁,毕竟他们手上可是有人质的。

这会儿,见轩王竟然真的将护国公平安带回来了,肖潇从心里更加敬佩轩王。

带轩王和护国公骑到面前的时候,肖潇立即下马走上前,单膝跪地道:“属下无能,让护国公受苦了。”

护国公跳下马来,上前扶起肖潇道:“你已经尽力了,不过他们也并没有为难老夫,给老夫治伤了之后,倒是给关在通天阁里好吃好喝的供着。老夫还纳闷他们掳走我干嘛?原来是要跟王爷交换通天阁主的轩辕剑和解药。”

肖潇道:“去年王爷和通天阁主大战一场之事,卑职也略有耳闻,听说后来通天阁主就一直闭关养伤了,再也没有出来打理过通天阁,一直都是由夜羽代理通天阁大小事务。没想到他们居然想起来掳人质来跟你交换,王爷是不是拿轩辕剑和解药跟他们交换,才将护国公救回来?”

“本王一向不会被人胁迫,刚刚本王是挟持了夜羽,将护国公救回来的。”

“他们没有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怕是不会这么罢休吧?卑职担心他们一次不成,还会再掳走第二个人质的。”

肖潇的面上隐含担忧,虽然未直指姓名,凌轩和护国公便也明白他说的第二个人质是夏依依。

“不会,本王已经警告过夜羽了,只要本王活着,他就不敢动她。不过本王已经给他指了一条明路,只要他给本王找到百花虫毒的解药。他想要的那两样东西,本王自然会给他。”

肖潇没有接话,他的双眉紧锁,一听到轩王中了毒,肖潇就有些难过,更多的是忧虑。如果轩王死了,那三国必定会齐齐举兵攻打东朔,到时候,他们这些将士,只怕是难以抵挡三国的共同攻击,下场无异于就是马革裹尸还了。

护国公和肖潇也有着同样的忧虑,但是护国公却比肖潇更多一层伤心,本来护国公如今看着轩王十分宠爱夏依依了,以为夏依依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可是若是轩王一死,夏依依的苦日子也就不远了。

凌轩一回了军营,便朝着那个并不大的帐篷走去。

凝香和画眉一听到了凌轩走近的脚步声,连忙起身出来。

而依依刚刚才结束了凌晨最后一台手术,已经累得不行,沾枕即睡,在军营里睡觉,又有凝香和画眉同睡一个军帐保护她,依依已经完全放下了防备,并没有感觉到她们两个的离开。

凝香和画眉出来见到王爷,跟他无声地点头打了声招呼,便站立在帐篷两侧守着。

凌轩一掀开帐帘,轻轻地走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