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解决水源/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私奔?

许睿难以置信地看着鬼谷子那张嘴巴轻轻地启动,说出了这么两个惊世骇俗的词语。

私奔,这是违背礼制的做法,会被宗族赶出去了,而他这个许家继承人的位置也必定迫不得已要让给许家二公子了。而且还会一辈子被世人所唾弃,严重的话,他们两个还会被族人绑了浸猪笼的。

他是一个读书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告诉他不能做这样的事情,那是可耻的事情,可是现在家人又不同意,他似乎除了带着夏奕远走高飞,再也没有第二条路了。

鬼谷子定定地盯着许睿,已经将许睿内心里的胆怯给看透了:“怎么?你不敢?”

“这个容在下考虑一段时间。”许睿暂时还没法接受这么一种极端的方式,他有些怯懦地说道。

“哼”,鬼谷子就知道许睿没有那个胆子敢干这样的事,鬼谷子冷哼一声,便伸手做出请走的姿势,道:“许公子还是早些考虑好,不要考虑太久了,就算夏奕有这个耐心等你考虑好,老夫可没有这个耐心。你有大把的时间耗得起,可是女子的青春却耗不起,你若是不行,老夫就给夏奕安排个好亲事。”

“在下明白”

许睿有些自责和伤心,他现在有些恼恨自己没有这个胆子带着夏奕出走,也没有这个能力劝服父母和宗族长老。他没法达到夏奕的要求,而夏奕却同样不肯委曲求全来他府上当侧夫人。如今许睿陷入了两难的局面,他没有想到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姑娘,在遇到了婚姻这道门槛的时候,却难以跨越。

许睿颓废地走了回去,严清说道:“师父,你怎么又替夏依依私自做主啊?上次你就背着她要贤贵妃给她撤玉碟,还好被轩王阻止了,现在你又背着她跟许公子说什么私奔,倘若万一许睿想私奔了,而夏依依不想私奔,可怎么办?”

鬼谷子冷哼一声道:“老夫活了这么多年,阅人无数,看人十分精准,许睿他的脑子里全是一些规章礼仪,他没有那个勇气带着夏依依私奔的,而且他身上背负得太多,他要考虑得太多,整个许府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倘若他不当这个继承人了,就许家二公子继承的话,二公子不过是个榆木脑袋,根本就挑不起这个重担,到时候许家必定保不住四大商行之一的名号,许家宗亲绝不会答应许睿做这个决定的,许睿必定会在宗亲的施压下而妥协。他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他没有轩王的那份勇气,若是轩王,哼,管他什么破礼制,带着依依就远走高飞了。”

“这么说来,师父是希望夏依依跟轩王在一起了?”

“若是以前,老夫也希望如此,毕竟他们两个本就是夫妻。但是经过这次这件事,夏依依独自去西疆,轩王不仅不派人去保护她,还要跟老夫这里拿药交换,老夫便也觉得他并不喜欢夏依依,老夫可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夏依依还是另寻个好人家吧。”

“那你给她介绍个?”

“她可不会甘心别人给她安排的亲事,让她自己去找去吧。”

鬼谷子说完了之后,又重重地弹了一个爆栗到严清的脑袋上说道:“就知道在这里瞎聊天,还不赶紧炼药?炼完了赶紧去西疆。”

严清瘪着一张嘴,眼睛委屈地耷拉着说道:“师父,你不也是跟我聊得挺开心的吗?”

“老夫可以休息,你不可以。你自己炼药,老夫去睡会儿。”鬼谷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便走出了厨房。

“……”严清苦逼地看着鬼谷子回去睡觉,自己又蹲了下去开始炼药。严清呐喊一声自己做什么要当鬼谷子的徒弟啊?

夏依依给伤兵营里的士兵都诊治完了,才有心思去管其他的事情。依依抬头看了一眼凝香,这几天凝香都没有怎么理她,就因为自己那天没有好好陪着凌轩,结果她就生气到现在,真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替她的主子着想啊。这个凝香绝对的身在曹营心在汉,在这里陪着夏依依,当夏依依的丫鬟,结果却是一心一意地替轩王着想。

依依便略过了凝香那张脸,看向了一直很冷漠的画眉道:“夏子英那边可有消息?”

画眉不会像凝香那么管夏依依的私生活,只会做好自己的本份之事,至于夏依依和轩王之间的情感纠葛,画眉更是冷眼旁观,她沉声说道:“红菱那边传消息过来说他们已经摸清了西昌士兵的巡逻时间和落线了,已经在山上悄悄地寻找了。”

“嗯,那就好。等夏子英找到了以后,我就回去了,在走之前,我再给军营里办点实事吧。”

依依站起身,走了出去,她们两个便也连忙跟了过去,凝香见夏依依居然不理她了,就更是生气了,十分不高兴地跟在后头。

依依走进了大军帐,对护国公说道:“护国公,我在这里呆了这么几天,顺变查看了一下这军营里的情况,我有一些想法想跟你说说,你看看能不能接受我的建议。”

夏依依对外还是称呼他为护国公,毕竟自己没有公布王妃的身份,仅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军师罢了。

护国公这几天来,看见夏依依真的将那么多的士兵给治好了,还将伤兵帐篷里都打理地洁净整齐,一走进去,整个帐篷里都透露着一股子朝气,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每个伤兵的精神面貌也很好。根本就不像以前一样,里面臭烘烘乱糟糟的,地上都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人走进去都没有一个下脚的地方。

而且夏依依将病人给分成了几个区,按照病情的轻重和同类型给划分开来,十分方便军医复查伤势,整个伤兵区都有了极大的改善,那些士兵无一不是对这个医术高明的军师充满了感激之情和敬意。

护国公也十分欣赏夏依依了,觉得轩王当初劝他留夏依依下来是正确的。

依依说道:“首先,这个军营里极度缺水,就那口小小的井水,供整个军营里头做饭菜都不够,洗菜都不够了,有些菜,能将就着就都没有洗菜了,更别提洗澡了洗脸了,士兵们都要走上很远去河边洗澡,这一来一回也要花费不少时间,有时候又来不及赶得上紧急集合,他们都不敢偷偷跑去洗澡,每个人都臭烘烘的了,身上都长满了虱子,胡子拉碴,帐篷里也脏乱不已。虽然这些,大家或许还能克服一下,毕竟这只是一个卫生问题,但是有一个重大的安全隐患,你们却没有解决。”

“什么?”护国公有些惊喜地看着夏依依,觉得她这些天看似在忙着医治病人,没想到都已经将整个军营里的情况都没摸清楚了,听到她说安全问题,护国公有些想听听她说的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你们这里的帐篷安扎的十分杂乱,密度又十分大,储存军粮的帐篷和睡觉的帐篷离得非常近,如果敌人想烧军粮的话,你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水灭火,若是有些风,稍微一吹,这一整片的帐篷都会被燃烧,届时,损失不可估量。”

护国公满意地点点头:“不错,我来的那一天就已经去查看了整个军营,发现水的问题确实是整个军营里头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事情。”

肖潇道:“不错,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这个周围就只有这一个地方有这么一大片平整的草地给我们安扎帐篷,后面那条河虽然有水,可是那条河边的地势太过崎岖,并不适合安扎大部队。”

“我知道,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安扎到河边,但是我们有办法让河水来我们军营啊。”

“我们也想过这个方法,可是我们查看过地势,河水在我们的南面,地势较低,我们军营是在高地势,即便是挖了小沟,也引不来河水的。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些年来,都没有水用,若是能挖沟来解决水源,我们早就挖沟了。”肖潇说道,肖潇对夏依依这种想法有些不屑一顾,他认为夏依依看到的这些问题都是太过明显的问题,任何一个长了眼睛的人来这都能看出这些问题来,夏依依若是想通过挖沟将河水引进来,他就觉得夏依依在自作聪明。

金维瞟了一眼夏依依,冷冷地哼了一声,她一个女人在军营里当个军医治治伤患士兵也就罢了,这会儿还想插手军营里的事务,她还真的以为她就是军营里的军师了?军师的名号又不是皇上封的,而是他们替她隐瞒真实身份随意叫的罢了,她还真的拿着鸡毛当令箭了。这军营里的事情若是让她一个女人来安排了,那要他们这些男人做什么?他们还不如干脆就回老家,整个军营让她们这些女人折腾好了。

哼,夏依依若不是护国公的女儿,轩王的妻子,他还能容忍她在这军营里面瞎折腾?

金维傲慢地扁着嘴巴,鼻孔朝天地说道:“你莫不是以为这大军帐中坐的这几个将领都是些饭桶不成?你当我们都不知道这军营里头有什么问题?还需要你来教我们?若是我们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们还能拖到现在?”

金维这当着护国公的面就直接给夏依依甩脸色,护国公的脸色暗了暗,这金维是皇上的亲信,跟他们几个根本就站不到一起去,护国公来了这几天也就发现了,金维总是跟其他几个将领不和,自以为是,若不是护国公在东朔有些威望,在皇上面前还有些面子,这金维只怕是连护国公的指令也不听了。表面上虽然听从命令,可是也没少唱反调,三句话都离不开一个“请示皇上”。

肖潇说道:“金维,这问题嘛,确实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关键是没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若是她能够帮我们解决这些问题,不是挺好的嘛。”

“她最好能解决,否则,我劝她还是早些回去,以免乱了朝纲。她若是在军中干了损害军营的事情,休怪我不帮着你们一起隐瞒了,必定要传信告知皇上。”

金维的语气十分不善,本来夏依依之前过来,她若是仅仅是为了找护国公和夏子英的下落的话,碍不着他什么事,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谁料夏依依却屡屡插手军营里的事情,好像她真的就是个军师了。现在整个军营里的士兵都被夏依依给收买了人心,大家都念叨着她好。哪里还有士兵念叨着金维好呢?金维听那些士兵赞扬军师赞扬得多了,金维心里的嫉妒和不甘心就愈发的膨胀,恨不得立即将夏依依遣走,但是碍于护国公的份上,他也没有去找过夏依依的茬,可是如今夏依依竟然找上门来,当面说他们管理的军营有问题,让他如何不恼?

倘若他们不肯将夏依依赶走,那他就只能让皇上来将夏依依赶走了,只要自己将夏依依无官无职还插手军事的事情报上去,皇上必定会惩罚夏依依,说不定还会连带着将护国公和夏子英一起惩罚,也许连肖潇也惩罚,毕竟肖潇可是护国公府上的人。

金维这么明显的带着威胁的话语让整个帐篷里的人都十分的不悦,不过他们也都只能忍气不吭声,毕竟按照军纪,夏依依是不能再军中逗留,更何况她还插手军中的事情呢?夏依依本来就不占理,即便金维按照规矩将事情上报给皇上,他们也无话可说。

可是法理之内不外人情,夏依依又不是奸细,她留在军营里也确实是对军营带来了莫大的帮助,撇去了那些规矩而言,夏依依还真的是一个好军师。

他们几个人忍得住,可是大大咧咧的蒋副将确实藏不住肚子里的话,他嬉笑说道:“金副将,你这莫不是不如人了,面子上过不去了吧?就故意针对她。”

“你在瞎说什么?我不过是按照军规,就事论事。”金维梗着脖子瞪了回去。

“金副将,咱们不如来打个赌,若是夏依依能解决这军中的水源问题,解决了我们这帐篷里几个男人都无法解决的事情,你往后就不得再提上报皇上的事情。否则,这报上去了,不知道皇上是责怪她违了军规,还是责怪你无能呢?一群大老爷们比不上一个女子的智慧,可真够丢人的,自己捂着都来不及了,你还上报给皇上听?”

蒋副将斜斜的笑道,果然,那金维一听到蒋副将后半段话,金维立马就犹豫了,他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哼,也要看她能不能解决,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凝香的嘴角抽了抽,蒋副将这是在干嘛,竟然直接跟金维打赌了,若是夏依依没有办法解决水源的问题,蒋副将这么惹火了金维,金维必定会将夏依依的事情上报,那夏依依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凝香有些责怪蒋副将将夏依依给逼到了死胡同里头,便狠狠地瞪了蒋副将一眼。

蒋副将知道凝香这几天心情不好,蒋副将都不敢去招惹她,天天默默地看着凝香气鼓鼓地跟在夏依依的身后,这会儿凝香还是第一次主动找他,虽然只是眼神上的找他,蒋副将的心已经高兴得飞起了。

蒋副将便朝着凝香放了一下点,满脸堆笑,凝香见他竟然当众调戏她,恼羞成怒,更是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帐篷内的几个人可都是人精,老早就已经发现了蒋副将的变化了,瞧着蒋副将一天刮一次胡子,将头发梳得溜光亮,每天光鲜亮丽的往凝香跟前凑,他们还能不知道蒋副将的心思吗?

金维冷冷地哼了一声,若是夏依依没有解决水源问题,就别怪他到时候上报的时候将凝香和蒋副将也一起上报,罪名叫秽乱军营。

夏依依朱唇轻启道:“我去查看过地势,虽然军营处于高地势,但是两个的地势并没有相差太高,挖水沟再加上安装水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水车?”

“不错,水车就能将低地势的水引到高地势,我们挖水沟的时候,不要一条挖到底,而是一节一节的挖,每一节都是南边挖浅一些,北面挖深一些,这样就能保证这一节水沟是南面地势高,北面地势低。然后下一节的起挖点再在高地势开始挖,和上一节用同样的方法挖,保证这一节水沟里的水是从南面向北面流。”

肖潇点点头,“嗯,这样将水沟里挖的深度不一样,就能保证这一节水沟里的水能从南向北流,但是按照你的说法,下一节的起挖地势要比上一节的结束地势要高,这样的话,上一节的水流过来就没法流到下一节去啊。”

“这个地方,水车就要起作用了,每两个节点的交汇处安装一个水车,就能将低地势节点的水运输到高地势节点上去。”

肖潇一脸茫然:“听不明白”。

依依便又解释了一遍,蒋副将习惯性地挠了挠头,即便现在他的脑袋上已经没有虱子了,可是常年形成的挠头习惯已经改变不了了,蒋副将呵呵地笑道:“我还是没有听明白,不知金副将有没有听明白?”

金副将被他点名了,有些不悦,沉下脸来,不得不说了一声:“没有”。

护国公说道:“老夫倒是听明白了一些,你所说的这个东西能将低处的水舀起来倒到高处,可是这个东西我们也没有见过,更不会做啊。”

依依说道:“我画个图纸出来,你们到时候就找一些木匠做好就成了,先做一个,试试效果,若是能用得上,就立马动手挖水沟。”

“好”

依依出了帐篷,蒋副将便连忙跟了出来,凝香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蒋副将朝她笑了笑,便跟上了依依的步伐,说道:“军师啊,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情?”

“我想给她们两个人赎身,你尽管开价。”

依依对着他哂笑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只能赎一个”。

“呵呵,你就不能通融通融,赎两个吗?”

依依笑道:“做人不能太贪心了,两个都赎走了,谁来伺候我啊?”

哦,也是哦,蒋副将毫不犹豫地说道:“凝香”。

凝香狠狠地踢了一脚蒋副将道:“要你多管闲事,不要你赎身。”

蒋副将一副受伤的表情,“凝香,我这是为你好,你怎么就不领情啊?恢复自由之身不好吗?”

“不好,要赎身,我也不要你赎身。”

凝香瞪着一双杏眼,气鼓鼓地回击道。

“呵呵,我就喜欢你跟我生气的样子。”

“呸,不要脸。”

蒋副将道:“军师,她又没有人身权利的,要不要被你卖掉,她又不做了主,你要不直接将她的卖身契卖给我吧。多少钱,你只管说。”

依依笑嘻嘻地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一百两?”

“不,一千两”

蒋副将跳脚说道:“这外面普通的丫鬟也就几十两银子一个,我这都已经给你开了高价了,你怎么还狮子大张口啊?一千两,都够买一个大宅子和好多亩良田了,有了这些,后半生都无忧了。”

“可是我们凝香就不是普通的丫鬟啊,她可是有武功在身的。”

“那也不值这个价的”

依依奸笑着佯装听不见:“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再说一遍。”

蒋副将连忙改口道:“值得值得,我赎她回去又不是当丫鬟的,自然不能按照丫鬟的价格买了。”

“哦?你赎回去当什么的?”

依依脸上的笑意更浓,眼睛都笑的弯起来了,那双原本圆圆的眼睛都已经弯成了月牙状。

“军师这是明知故问,逗弄我玩呢?”蒋副将虽然大大咧咧的,在凝香面前也没少说一些逗弄她的话,可是现在要在王妃的面前说那些话,蒋副将还真的有些说不出口。

“不告诉我,我可没法将她赎给你。”

“行,行,我说,我想娶她。”

一向厚脸皮的蒋副将说完这句话,竟然也满脸通红了起来,都不敢直视夏依依和凝香的眼睛了。而凝香就更是脸上红通通的,就连脖子都红了。画眉则是在一旁忍着笑,投了一个看好戏的神情给凝香。

凝香连忙求着夏依依说道:“不行啊,公子,你不能把我赎给他。”如果自己的卖身契到了蒋副将手中的话,那自己真的就没有办法了,

依依说道:“我可不想天天看丫鬟的脸色,气得我吃不下饭,还不如早早地将你送走。”

凝香这个时候可是怕真的会被夏依依给送走,连忙求饶道:“公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给你脸色看了,求求你,不要将我赎给他。”

“真的?以后不给我脸色看了?”

“不了,不了,我真的错了。”凝香都快要急哭了,连忙地摇着夏依依的手请求。凝香这段时间都和夏依依打成一片,因为夏依依没有架子,也没有将她们两个当丫鬟看,而是当姐妹看,凝香几乎都要忘了自己和夏依依,一个是丫鬟,一个是主子。凝香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死大权都抓在夏依依的手中,凝香见夏依依都不肯答应,凝香连忙就要下跪求饶。

夏依依眼疾手快地将她给扶了起来,说道:“我是逗蒋副将玩的,哪里就能将你赎给他?他们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吗?你们两个的卖身契都是在王爷的手上,我又没有拿着你们的卖身契,我哪里来的权利支配你们。而且你们这次来西疆保护我,可不是我安排你们来的,是王爷安排你们来的,你们的主人可是王爷,不是我。”

凝香一听,心里就暗暗松了一口气,跟夏依依道谢一声就站了起来。

夏依依跟蒋副将说道:“蒋副将,你不要介意啊,我刚刚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的,没有什么一千两银子赎她的事,我的手上没有她们两个的卖身契,我没法答应你,你若是想赎她,你就去找王爷吧。”

蒋副将一阵郁闷,这夫妻俩搞什么名堂?不就是赎一个丫鬟吗?又不是多大的事,还踢什么皮球。

蒋副将说道:“军师,我那天已经去跟王爷提过了,不过王爷说现在她们两个就是支配给你使唤的,虽然卖身契在王府里,但是决定权却在你手上,你可以做任何决定。”

依依心里一惊,凌轩在外人面前还真的肯给自己面子,竟然将决定权交给自己,在这个男权社会,他肯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想来当时凌轩跟蒋副将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跟凌轩还没有吵架。可是后来吵架了,两人的关系都变得那么僵硬了,自己也不好做主决定王府上的事情了。

依依苦笑道:“算了,我可不想得罪王爷。再说了,凝香现在可不愿意跟你走,我若是违背她的意志将她赎给你,我才是对不起凝香呢。你若是真有心想娶她,就等她真心想跟你走的时候,再求王爷放人吧。”

凝香忙不迭地说道:“对对对,公子说得对,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反正过段时间,凝香就会跟着夏依依回京城了,也许这辈子都见不着蒋副将了,哪里还用得着管他啊?

蒋副将确实没有想到凝香的想法,反倒笑着说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以后会有转机?以后你就会答应我了?”

凝香没有理会他,哼了一声转头不看他,依依也懒得跟他们再说话,自己钻进了帐篷里画水车的图纸。

依依将画好图纸交给凝香,要凝香照着画了一副一模一样的,凝香疑惑地说道:“公子,为什么要我照着画一遍?你自己画好的这份交上去不行吗?”

依依笑着说道:“我这个是底图啊,我留着自己看,我已经很累了,你就帮我照着画一下啊。”

“哦”

凝香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便是低头画了起来,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有依依知道,自己是怕将自己的递上去以后,护国公一定会看出来她和夏依依原主的字迹不太一样,到时候护国公肯定会生疑。

第二天,水车就已经做好了,护国公派人将水车抬进了河里,靠着河边斜斜的放着,果然当上流的水冲了下来的时候将水车给带动着转了起来,水车上的小木盒子舀了水就往上转动,然后倾泻在岸边。

护国公连忙叫好:“真的能将低处的水运输到高处啊。”

蒋副将跟旁边目瞪口呆的金维捅了捅,说道:“这会儿,输得心服口服了吧?”

哼,金维有些恨恨地哼了一声,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还能设计出这样一个东西来,只要解决了低水高送的问题,这挖个水沟,还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

金维打赌竟然输了,他恨恨地甩了一下手,悻悻地离开了。

这第一台水车试好了以后,消息传到了军营,整个军营都欢呼雀跃了起来,以后再也不用愁没有水用了,以后就可以在军营里痛痛快快的洗澡了,什么时候想洗个手也有水洗手了,以后的饭菜里也没有泥巴了。他们对这个新来不久的军师更是充满了崇拜之情,这个军师一来这里,都是给他们带来了实质性的好处,比起那个被皇上派来的金副将每日里啥事不干,就知道揪着他们的缺点一顿痛批的人好太多了。

他们为了能用上水,一个个的士气高涨,撸着袖子拿着铁镐就兴致勃勃地想要去挖水沟了。

护国公为了早一点能引水过来,从河里试了水车以后就连忙回军营规划水沟路线,安排人手去挖水沟。

依依说道:“我还有一个建议,要是挖水沟的话,我们同时将军营里也重新规划一下。”

依依这一次开口说话,那金维再也不敢多话了,即便心里有些怨怼,却也不敢再像昨天一样怼夏依依了,只怕他一开口,就要遭到全军的攻击和唾骂了。

护国公见过了水车的效果,对夏依依就更是欣慰了,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还有这方面的才能呢?以前只知道夏依依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却不知道她有这些才能,而夏依依却将这一切都推到了死去的夫人身上,说是以前夫人悄悄请了大夫教她医术的。

护国公的口气变得有些诚恳道:“你只管说来。”

“我们需要把军营里的帐篷重新安扎,将储存军粮的帐篷单独放在一个地方,跟其他的帐篷隔离开来,以防附近的帐篷失火连累到那个军粮帐篷,旁边挖一条水沟,将住宅帐篷按营和班排列整齐,并且每个班为一个单位,帐篷旁边放置一个大水缸,万一失火了,可以有水救急。另外水沟挖到军营里的时候,可以将竹子挖空,一个接一个地接起来,保证每二十个帐篷前有一根竹子接过来的水,最后,水通过水沟排出去,各个营区的人用水也方便了。”

依依是想着用竹子代替自来水管,将引到军营里的水分布到营区各个角落,他们用水也就方便许多了,不用特意跑到伙房这边来拎水了。

护国公倒是听明白了夏依依的意思,毕竟用竹子引水的事情他也见过,此时听夏依依这么说,他觉得夏依依的想法很好,既然要做引水过来的事,就一次性做全了。

“嗯,老夫即刻去安排。”

依依补充道:“等水来了以后,就要安排大家将帐篷里的东西全都清洗一遍,要保持军营里的整洁。”

护国公点点头,这个军营里头确实是脏乱地不成样子了,只是以前没有水,他也不好多批评他们原先的将领怎么管理的军营,等到有水了,必定要将整个军营都焕然一新。

木寻镇

阿木古孜在练武场练武,狠狠地将手中的剑一下一下地砍向对方,他心里十分恼恨自己上次带了那么多高手竟然没能杀得了轩王,自己带去的人全都灭了,若不是自己早早地想好了一条退路,派了一个李鬼在岔路口将轩王引到另外一条路上的话,死的人就不是那个假扮他骑马逃跑的李鬼了,而是他阿木古孜了。

阿木古孜一向都自是武功高,虽然知道轩王的武功高,但是也没有想到他的武功竟然这么高,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太过自信了,安排的人太少了,错失了这次杀了轩王的机会。

不过即便轩王即便逃脱了他的刺杀,也绝对逃不过赵熙的刺杀,虽然轩王是悄悄来西疆的,但是阿木古孜已经将轩王独自来西疆的事情告诉赵熙了,赵熙一定会在路上刺杀轩王的。

赵熙的武功在阿木古孜之上,真不知道一个“战神”对上带了许多帮手的“第二战神”的时候,轩王会死得有多惨。

阿木古孜一剑将陪练的那个人给刺死,狠狠地踢了过去,那个陪练的人的尸体便像是一个木头一样被他踢飞了开来。阿木古孜愤怒地说道:“真是废物,本王跟你们这些废物练武,难怪本王的武功没有进步。”

想来陪练武功都是点到即止,哪有这样直接将人给刺死的?练武场里站着的那些闲着的练武的人看着刚刚那个同伴的尸体已经被踢得老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他们的心里一颤,生怕阿木古孜等会儿就点名要他去陪练,现在的阿木古孜身上的戾气太重了,谁要是上去,就会是下一个被他刺死的人,他们这些陪练的人,可没有一个人的武功能打得过阿木古孜的。

阿木古孜转身看向下面站着的人,说道:“你们全都上来。”

哼,轩王一个人能攻打他们三十个人,自己也要同时攻打三十个人,就不信自己打不过他们。

那些人一直战战兢兢地,生怕阿木古孜点名让他们单独上去,这一听,竟然是要他们全都上去,纷纷松了一口气,大家一起攻击阿木古孜的话,阿木古孜肯定打不过他们,只要他们互相帮助,就不会死在阿木古孜的剑下了。

他们互相使了一下眼色,吸了一口气,提剑就飞了上去,一起攻击阿木古孜。

刚刚自信满满的阿木古孜跟他们打了不过几招,就已经顾前不顾后了,被打得节节败退,他身上的戾气更重,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能伤得了他们,自己就只剩下防守和躲闪的命了,自己跟轩王还真是有一大截距离。

一个鼻子被砍断了一截,眼睛也瞎了一只的人缓缓地走了过来,看向阿木古孜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