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水落石出/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身形一震,一个白须老人,一个中年,莫不是鬼谷子和严清?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尤其是鬼谷子,一把老骨头了,还能这么颠簸?

依依连忙说道:“别打了,将他们带过来。”

“是”

很快,士兵就押了两个人过来,依依定睛一看,果然就是鬼谷子和严清,两人脸上都挂了彩,青的红的互相辉映,好似一副小孩瞎画的水彩画。

鬼谷子气呼呼的,脸色气得有些通红,腮帮子鼓鼓的,他气恼的推开了押着他的两个士兵的手,看着夏依依说道:“老夫跟他们说……”

依依害怕鬼谷子说出她是王妃的身份,连忙猛地咳了几声,然后朝着那几个士兵挥了挥手:“他们不是奸细,轩王妃不在这,不过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你们下去吧。”

那几个士兵转身出去了之后,依依说道:“鬼谷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这把老骨头还不得被马颠得散了架?”

鬼谷子愣了愣,夏依依在静苑的时候,隐瞒自己王妃的身份,还能理解,怎么她来这边疆寻父兄,还隐瞒自己的身份啊。

鬼谷子再仔细一看夏依依,她身上穿得是新兵服。鬼谷子顿时就要被夏依依给气得七窍吐血,好好的女子,来这当什么兵啊,她这娇柔的身子,还能经得起训练不成?她完全可以公布她是王妃的身份,在这里好吃好喝的被人伺候着,当什么新兵,吃这份苦头做什么呢?

鬼谷子没好气地吹胡子道:“哼,你走了这么些天,也不给老夫回个信,老夫担心你在路上会不会遇到危险,所以就赶紧过来瞧瞧你在不在军营。刚刚老夫的心都要被吓死了,还以为你会出什么事情呢?”

“我哪能出什么事情啊?这不是有凝香和画眉吗?再说了,还有几十个人暗中保护我呢,出不了事啊,您老就放心好了。”

鬼谷子翘着胡子,扁了扁嘴,哼道:“哼,那个轩王还算守信,没有食言。”

依依皱眉:“食言?”

“哼,说起他,老夫就来气,你那天走了以后,老夫担心你的安危,就去求他派人去保护你,结果倒好,他不仅不肯派人去保护你,还跟老夫提条件,最后要老夫白白送了他两批药,他才肯派人来保护你。哼,不然,你以为她们为什么会来保护你?”

依依的眸子缩了缩,不知为何,觉得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有些被抽得疼,依依心里暗暗冷笑了一声,呵呵,可真是好笑。还以为那天杜凌轩骑马跑到半道上拦截自己,后来又派了凝香和画眉她们来保护她,自己天真的以为杜凌轩是真的在乎自己,在乎自己的安危。甚至在他前几天来西疆看望她,她还有些感动,而没有送他去北疆之后,自己甚至有些小内疚。

现在这一切简直就是大大的讽刺,原来他派人来保护自己,并不是无偿的、心甘情愿的,而是有利可图的,这是一种交易,他只是在完成一个任务罢了。

呵呵,依依苦笑着摇了摇头,罢了罢了,依依努力劝慰着自己,两人本就不是同路人,自己既然选择远离他,就不要期望他还会在乎自己。

两人划清界限,按照买卖交易办事不是挺好的吗?

凝香见夏依依的神情有些难受,凝香上前想劝慰一声:“公子,王爷不会这么做的。”

鬼谷子气呼呼的怒目瞪着凝香吼道:“怎么不会这么做?老夫还能骗她不成?这些日子老夫炼药都炼得快虚脱了,你闻闻老夫身上这股药味看看,哼,若不是因为要炼药,老夫怎么会拖到今天才来这里?”

凝香还是有些不相信,凝香这些日子以来,可是亲眼看见王爷是有多喜欢夏依依的,绝对不可能会不肯派人来保护她,还需要跟鬼谷子交易之后才肯派人来。

“公子……”

夏依依摆了摆手,不想听她再说什么下去。

凝香和画眉对视了一眼,画眉也摇了摇头,她们两个可是都不知道凌轩和鬼谷子之间交易的事。不过如果王爷真的是跟鬼谷子交易了之后才派她们来保护夏依依的话,那王爷就太让夏依依心寒了。

这么想来,夏依依那天没有去送王爷,也就不算过份了。

鬼谷子生了一通气,这才看到了护国公也在帐篷里,眼神一亮,夏依依还真的有本事啊:“夏奕,你这么厉害,这么快就将护国公救回来了?”

“不是我救他回来的”

“不是你,那是谁?”

“是要了你两批药的那个人”

依依不知道为啥,就是不想说出凌轩的名字。现在觉得一提起这个名字,自己的内心就有些莫名的酸楚,以及讽刺。

鬼谷子疑惑地说道:“他在这?”

他要是在的话,岂不是将他刚刚说的坏话全都听了去?鬼谷子满帐篷的瞧了一下,也没有看到杜凌轩的身影啊,

“他前几天来过,不过现在已经走了。”

“他要是将护国公也救回来了,那老夫的那两批药还算是值得了。”

鬼谷子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自己真的觉得被他讹了两批药很亏啊。

护国公的眸子暗了暗,前几天还觉得王爷十分在乎夏依依了,自己还想劝夏依依要对王爷好一些,可没想到自己竟被王爷给骗了,他居然都不愿意派人来保护夏依依。

以为夏依依得到了满满的幸福,其实却生活在一个悲催的婚姻当中。

鬼谷子瞧了一眼屋里被捆着的一男一女童,那男的胳膊都已经被砍掉了,血都快流完了,整个人完全没有精神地躺在地上。

鬼谷子说道:“这是干嘛呢?怎么把这个帐篷里弄得血污污的?”

依依便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有些苦恼和焦急地说道:“现在东西也找不到,满营里找了也找不到。”

鬼谷子哦了一声:“难怪那些士兵这么紧张兮兮的,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将我们两个当成奸细一顿打了,老夫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他们给打散了。”

“这个我会跟他们强调一下,不能这么滥施私刑。”

鬼谷子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得意,脸上洋溢起了一副等会要看好戏的神情来,只是此时,他什么都不说,兴致勃勃地给自己先倒了一杯茶水,也不管这军帐中站着的都是一些高级将领,自己便是随意地找了一个座位就坐下来喝茶,看着他们审问奸细。

鬼谷子安静地坐下来喝茶,他们这些将领也没空跟他多招呼些什么,便又回归到鬼谷子来之前的进程。

蒋副将拿刀指着茗茗说道:“你快说,你将东西给放哪儿了?”

“我真的是给他了啊。”

小潘已经十分的虚弱了,一听到茗茗指控他,他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好似要将茗茗给生吞活剥了一样,他虚弱的声音里带着弱弱的呐喊声和愤怒的指责声:“你为何要污蔑我?你根本就没有将东西给我,我和你也不是一伙的。”

茗茗和小潘两人便开始了互相指控,一个是稚嫩的女童声,一个是虚弱声,这两个声音吵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威胁力,可是两人的话语却都将对方给逼到了死胡同里。

蒋副将被他们两个吵得烦躁,暴躁地说道:“你们两个都不肯说实话是不是?来人啦,把他们两个都给送到军妓帐篷去。”

噗 ̄

鬼谷子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鬼谷子这辈子走南闯北的去过不少地方,可就是没有去过军营。毕竟鬼谷子是走高端路线的人,去的都是权贵人家,哪里会来这些偏僻贫穷的地方,若不是因为夏依依,鬼谷子这辈子都不会涉足军营这种条件艰苦的地方。

鬼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军营里头是这么审问犯人的,不是打人,就是砍人,居然还有童妓和男妓的惩罚?简直太变态了,这又不是在那些下九流的青楼。

鬼谷子冷哼一声嘲笑道:“你们这审问得出个什么啊?若是他们咬紧了牙就是不吭声,等到你们惩罚都还没有结束,那东西早就已经送出去了。”

金维有些不满,这个夏依依是轩王妃的身份,地位比他要高,上头又有王爷和护国公罩着,在军营里头他也不敢拿夏依依怎么样。可是这个夏依依的所谓的朋友,无官无职的,他算哪颗葱啊?也敢在这军营里头指手画脚的还嘲笑他们。

金维怒气冲冲地说道:“不惩罚他们,难道还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他们就肯招了不成?”

鬼谷子皱了皱眉,说道:“啥本事没有,就知道叫唤,老夫要是不给你们露两手,你们还真的就当老夫鬼谷子的名号是空的啊?”

金维有些恼怒地看着鬼谷子,怎么跟夏依依的朋友跟夏依依一个个性啊?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金维竖眉说道:“好,我倒是看看你究竟能用什么方法让他们两个说实话。”

鬼谷子傲慢地撅着嘴巴瞥了一眼金维,缓缓地喝下了最后一口茶,便起身走到小潘的面前,从怀里掏出了一粒黑黑的药丸就要给他吃,小潘那红肿的眼眸缩了缩,旁人却看不出什么来,因为他的眼睛已经肿的无法用神经来控制眼皮做大的动作了,小潘有些迟疑地往后缩了一下。

鬼谷子说道:“死不了,你怕个什么?若是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就老老实实的吃了它。”

小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将嘴巴张口,一口就将那粒药丸吃了下去。

鬼谷子又掏了一粒药出来,递到茗茗的面前,茗茗惊恐得看着这粒黑黑的药,仿佛自己吃了这粒药之后就会被毒死,茗茗连连地摇头,身子往后退。

茗茗这一辈子,最害怕吃药了。她以前被人喂的那颗药给她带来了莫大的伤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吃药了。

“这药死不了人,你看他,不是好好的吗?”

鬼谷子露出了笑容,一副和蔼可亲的老爷爷的模样,可是在茗茗看来,他的这个样子才是可怕的,就像以前那个给她喂药的人的神情一样可怕,就更是往后面缩的快了。

鬼谷子皱眉道:“吃个药,磨磨唧唧的,这么嫌弃老夫炼的药吗?你知不知道老夫的这粒药有多贵啊?炼了多长的时间啊,别人还炼不出来这种药呢?给你吃,是看得起你。”

鬼谷子用左手捏住了茗茗的下颌,迅速的将药丸给她咽了下去。

金维嘲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能玩出什么新把戏出来,不过就是给他们吃颗毒药,如果他们不说出藏东西的地方,就不给解药。这种把戏我也会,只是他们只怕是不怕死的,如果他们说出来了,回去了,也会被他们的主子给杀死。”

鬼谷子恼怒地瞪了金维一眼,道:“后生,这才刚开始,你就瞎逼逼。你给老夫看好了,好戏在后头。”

金维堂堂一个副将竟然被一个无官无职的老头子这么骂,心里极为愤怒,当即就要开口反驳回去,护国公连忙阻止,厉声喝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东西的下落,不是在这里打嘴仗,若是东西丢了,谁都脱不了责任。”

金维有些恨恨的将话给憋了回去,紧闭着嘴巴往后退了一步,双眼依旧愤怒地盯着鬼谷子,他若是问出了东西下落也就罢了,他若是问不出,立即将他赶出军营。

这里可是军营,不是收留什么阿猫阿狗的地方,怎么什么人都往这军营里来啊。

鬼谷子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在他们两个人面前晃了晃,声音低沉轻缓,好似山涧里的小溪水涓涓地流着:“你很累了,应该好好休息,快点睡个好觉,回到你想回去的地方。”

他们两个人随着鬼谷子手指头的晃动,眼睛也开始一闭一闭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最后眼睛一闭,沉沉地睡了去。

“催眠术?你居然会催眠术?”依依有些惊奇地低声说道,这个鬼谷子还真的是能时不时的给她露一两手呢。

鬼谷子有些得意地说道:“算你有些见识。”

金维见他们两个人这么互相吹捧,心里十分的不爽,高声说道:“快点,再晚就来不及了。”

这个帐篷里本来很安静,金维这么突然猛地拔高了声音说话,将那已经催眠了的两个人给吓得身子震了一下,眼睛倏的睁了开来。

鬼谷子恼怒地转身就挥了金维一巴掌,怒道:“小子,你有本事就自己来,老夫不管了。再晚就来不及了?你自己去审,看你能几时审得出来。”

哼!鬼谷子愤怒的哼了一声,手背在身后就要走出去。

金维虽然也听说过鬼谷子的名号,也知道鬼谷子脾气不好,可是金维向来就自势是皇上的亲信,眼里一向都瞧不起人,因此也并没有将鬼谷子给看在眼里,对鬼谷子的语气本就十分不善,这回金维冷不丁地被一个老头子给甩了一巴掌,心里更是恼怒不已,唰地就拔出了腰间的剑来。

护国公立即上前将金维的剑给卸了下来,反手就点了金维的穴道:“你给老夫老老实实地呆着,别给老夫添乱!”

金维有些气愤的看着护国公,这一屋子的人都欺负他,不行,回头一定要在皇上面前狠狠地参他们一本。不,一本不够,得两本,三本,四本,每人一本。

护国公对鬼谷子说道:“这厮向来目中无人,还请鬼谷子不要计较,赶紧帮我们审问出东西下落要紧。”

鬼谷子甩手怒道:“你们有本事,自己弄去。干老夫什么事?”

护国公有些请求的说道:“你就帮帮老夫,行不行?毕竟这可是牵涉到整个东朔的安全问题啊。”

鬼谷子吹胡子瞪眼道:“干老夫什么事?”

“东朔没了,你可就没有家了啊。”

“老夫就换个国家安家”

“你!”

护国公气得不轻,鬼谷子这话无异于卖国,只是鬼谷子并不是军中人,所以护国公还不能用军纪来惩罚他。虽然鬼谷子是方外人士,可是药王谷不也还在东朔的境内吗?怎么在鬼谷子的眼里,东朔就不是他的祖国似得。

蒋副将和吕斌都上前来劝鬼谷子,鬼谷子理都不理他们,在鬼谷子的眼中,两个副将,还没有这个资格来要他干活。

护国公气得牙痒痒,但是现在找军事地图和作战计划迫在眉睫,必须得尽快将东西找到,护国公奈何不了鬼谷子,只得给夏依依使眼色,希望夏依依能治得住鬼谷子这臭脾气。

依依便道:“鬼谷子,赶紧的吧,再不弄,你给他们喂的药就过了时辰了。”

鬼谷子撩手道:“老夫都不管了,管他过不过药效,反正他们已经醒了。”

依依摇了摇头,鬼谷子这倔起来,谁能管得住他啊。

依依笑得弯起了月牙状的眼睛,露出了甜甜的浅笑:“你真的不管?”

“不管!”

“那等下我去审问了,你可别后悔哦。”

“你审问好了。”哼,鬼谷子就不信了,夏依依还能有这个本事了。

依依便来到小潘和茗茗的面前,学着鬼谷子的方法,用手指头在他们两个的面前摇晃,也轻声说着同样的话,虽然依依不会催眠术,但是依依见识过别人用催眠术。所以,依依依样画葫芦倒是学得快得很。

他们两个果然都沉沉的睡了去,依依便轻声地问小潘:“小潘,你告诉我,你的真名是什么?”

“潘 ̄央 ̄”

小潘的脑袋耷拉着,声音有些模糊,说话声音也不连续,低沉而断续,但是却能听得清楚他说的什么话。

蒋副将有些惊讶,夏依依居然也会催眠术?

鬼谷子一看夏依依竟然立马就学会了他的招术,生怕夏依依抢了他的功劳,这个时候,可没有人求他了,他自己悻悻地走了过去,蹲在了依依的旁边,有手肘捅了捅依依的手臂。

“干嘛?”依依用眼神无声的询问鬼谷子。

鬼谷子撅着嘴巴往旁边努了努,示意依依让开。

依依偏偏的就是不让开,眼睛有些小傲娇地瞥了他一眼,便是理都不理他,张口继续问道:“你将军事地图和作战计划书放在哪儿了?”

“我没有见过军事地图和作战计划书。”小潘的声音再次嘟囔地响起。

依依还要再问,鬼谷子有些耍无赖地直接将依依往旁边推,瞪了依依一眼,随即撕开大嘴笑了起来,似乎有些得意自己抢了这个地盘。

鬼谷子便张开口问道:“告诉我,你的同伙是谁?”

“我没有同伙。”小潘缓缓地开口道。

依依恨恨地朝着鬼谷子瞪了一眼,便站起身来,说实话,这么蹲着,还真是腿麻啊。既然他要抢着干,这个辛苦活就让他去干吧。

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小潘都不肯承认自己跟这件事情有任何干系,护国公原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鬼谷子的身上,现在不禁有些失望,轻声说道:“会不会没有用啊?”

“不会,老夫的催眠术很厉害。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小潘是清白的。”

“他是清白的?那他为何要故意支开守卫,帮着茗茗逃跑?”

“那他真的就是摔着了,然后真的以为茗茗是进去玩的。这不过就是碰巧罢了。你们也别着急,这不是还有一个没有审问吗?”

鬼谷子便开始审问茗茗,“茗茗,你的真名叫什么?”

“耶 ̄律 ̄莲 ̄琦 ̄”

茗茗的声音一出来,众人都被吓了一跳,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名字是一个西昌人的名字,而是她的声音,根本就不像是她平时说话的稚嫩女童声,而是一个成年女人的声音。

毕竟大家之前就已经猜想她就是奸细,而且她自己也承认她是奸细,但是她却一口咬定小潘是同伙罢了,拒不肯说出东西的下落。

因此即便知道她就是西昌人,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可是她在被催眠的状态下,说出来的声音跟平时的声音截然不同。

这绝对不会是因为催眠的作用,毕竟刚刚小潘的声音和平时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区别。

很有可能,茗茗平时跟他们说话的时候用的是假声,现在被催眠了,发出的声音才是她真正的声音。

为何一个五六岁的女童竟然会发出一个成年女子的粗糙嗓音?

整个帐篷里,只有鬼谷子和严清二人没有太大的惊讶,鬼谷子仅仅是眸子暗了暗,便恢复了正常的神色,问道:“你现在多少岁?”

“三十岁”

整个屋内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三十岁!为何看起来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女童啊?

鬼谷子便不再问一些跟偷窃无关的问题,直奔主题道:“你把军事地图和作战计划藏哪里了?”

“交给阿蒙了。”

“阿蒙在军营里的名字是什么?”

“杨一开”

“混蛋”,蒋副将咒骂了一声,便拎着剑就奔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将杨一开给抓了过来,依依看了一眼他的服饰,竟然是一个参将。

难怪蒋副将这么生气,而且一听名字就知道是谁。毕竟军营里头这么多的小兵,蒋副将也记不住所有人的名字,原来还是一个高官。

护国公深深地锁了眉头,自己军中的参将都出了问题了,可真不知道,这西昌人究竟在西疆军营里安插了多少奸细。自己身边,究竟有多少人是值得信任的,如果自己跟这参将一起上战场,被他背后里捅了刀子,简直防不胜防。

真是细思极恐,这个军营里头的情况只怕是比表面上看起来糟糕。

蒋副将见识了鬼谷子催眠的功力,自己也不再浪费精力去逼问杨一开了,直接将杨一开的嘴巴捏开让鬼谷子给他喂药。

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

那天夏依依去邵余镇打探护国公情况的时候,茗茗,也就是耶律莲琦,以及那个带着她去找夏依依乞讨的妇人都是西昌人,她们故意在夏依依面前露面,然后耶律莲琦假装可怜,死缠着夏依依,要她带她去军营。

因为阿木古孜以前见夏依依为了嘉琪嘉悦公主,不惜跟皇上作对。阿木古孜便是看出了夏依依的弱点,夏依依对妇孺极具同情之心,所以便安排了耶律莲琦来接近夏依依。

这个耶律莲琦是阿木古孜手底下的黑旋风组织里的人,在五六岁的时候被送进了黑旋风组织,被喂下了一种西昌特有的“冻龄药”,从此,耶律莲琦的身材和容貌都停留在了五六岁的样子,唯独她的声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她平时在组织里的时候用的是真声,而在出任务的时候,用的是假声,专门用来迷惑人。

黑旋风组织里有许多像耶律莲琦这样被喂了冻龄药的人,他们身份的特殊性,大家对他们的防范意识变弱,所以他们能极好的隐藏起来。

虽然他们的身材和容貌都还处于小时候,但是他们接受的训练,却是和那些正常成长的人一样的残酷训练,他们的武功和攻击力完全不亚于那些大人。

当耶律莲琦一副被虐得体无完肤的样子出现在夏依依面前的时候,夏依依果然中了她们的圈套,将耶律莲琦带进了军营。

从今天白天开始,他们就故意要陷害小潘,让耶律莲琦故意在大军帐外缠着小潘,要他陪着玩石头,然后让夏依依看见,好让夏依依事后会对小潘起疑心。

随后,耶律莲琦在晚上的时候,准备了一桶水,放在了小潘帐篷外,当耶律莲琦去放了火之后,小潘一跑出来,见到水桶就立即拎着桶去救火,所以,夏依依看到的第一个拎着水的人就是小潘。

能这么快的反应过来,而且打了水过来,普通士兵做不到这么快速。依依就会怀疑小潘是早有预谋要烧军粮,才会早早的准备一桶水。

然后耶律莲琦趁着守卫走开去看了一眼火势的时候,耶律莲琦迅速跑进了大军帐,踩着别人的脚印走路。锯开锁,偷了东西。然后将锁又重新挂上,这样守卫即便是瞟一眼,看到锁还挂着,就不会起疑心了。

在耶律莲琦打算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茶杯,引起了守卫的注意,耶律莲琦便钻进了茶几底下,放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应付别人的耗子,果然那守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耗子身上,并没有疑心屋里有人。

随后杨一开约莫着耶律莲琦已经得手了,便躲在了大军帐附近,等到小潘再次拎了水桶跑过来的时候,便用石子打中了小潘的脚,让小潘摔倒。

守卫去扶小潘的时候,耶律梁琦从大军帐跑了出来,然后跑到无人注意的地方将东西交给了杨一开,自己躲回了帐篷里,假装害怕外面着了火,等到被抓的时候,就咬住小潘不松口。

杨一开则将东西塞在了出去拖运柴火的马车夹层里,等到明天伙房里的人驾着马车出去运柴火的时候,就派人偷偷的将夹层里的东西取走。

蒋副将连忙赶到伙房里,从马车夹层里果然找到了东西。

蒋副将兴冲冲的拿着东西跑进了军帐,将东西交给了护国公道:“那个夹层里就这一个包裹,你看看东西有没有少。”

护国公将包裹打开来,仔细核对了一下东西,上面确实是他的字迹,是真的没错。护国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那气也不敢完全松,毕竟这军营里头现在龙鱼混杂。不知道还有多少奸细,他们这两个人仅仅知道他们的存在,并不知道阿木古孜还有没有安排其他的奸细。

依依看着耶律莲琦,她那小小的稚嫩的脸庞,自己前两天竟然还爱怜地捧着她的脸啵啵的亲了两口,此时,夏依依只觉得自己的嘴巴里仿佛吞了两只苍蝇一样恶心。

每亲一口,就吞了一只苍蝇进去。

依依看了一眼已经失血过多的小潘,依依内心升起一股巨大的歉意,小潘断臂上那个碗口大的疤,刺得依依的眼睛十分的难受。

若不是自己不将耶律莲琦带进军营,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了,军粮不也不被烧了,军事机密也不会被偷了,小潘也就不会被砍了胳膊了。

依依有些恨自己,为何要多事,自己又不是观音菩萨,做什么那么悲天悯人,不顾画眉的劝阻将这个祸害带进军营。

自己真的是离开军营太久了,忘了军纪了吗?即便当初肖潇也持反对态度的时候,自己依旧劝肖潇给她安置个地方。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惹出来的。

依依有些恼恨地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唇,几乎将唇给咬出血来,若不是自己跟他们说小潘是同谋,他们也不会去抓他。

依依声音有些难受:“将小潘和他的断胳膊一起送到急诊帐篷去,我要给他医治。”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小潘是清白的,蒋副将也觉得有些内疚,自己真的不该这么冲动的将小潘的胳膊给砍了下来。

蒋副将道:“你要他的断臂做什么?你还能给他接上?”

“能,动作快点。另外,蒋副将,我能跟你借点人吗?”

“借人?你要借多少?干什么用?”

“我看小潘失血过多,我需要给他输血,我以前存着的血前几天医治伤病都用完了。我想从士兵身上采点血。”

蒋副将吓了一跳,道:“你不会要将他们杀了取血吧?”

“不会,每人只取一碗血。”

蒋副将放下心来,拍了拍胸脯,将手中的剑拍了拍道:“那没问题,包在了我身上,我等会去纠集一个班,每人手腕上割一刀。”

依依连忙摆摆手,道:“千万别,那得多大一个伤口啊。我自己有采血的方法,你就别帮我采血了,你只管把人给我送过来就行了。”

“行,你等着啊,我等会就带人过来。”

蒋副将连忙安排人将小潘和断臂挪走,依依回自己的帐篷拿医药箱,鬼谷子连忙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她的身后,说道:“我去给你打下手。”

“好”

鬼谷子立即就乐开了花,说道:“已经好久没有给你打下手了。”

夏依依笑道:“你其实是想说你已经好久没有跟我这里偷学本事了吧。”

鬼谷子呵呵地捋了捋胡子,撅着嘴道:“你这丫头,哦,你这人说话一点也不讨喜,就算是这样,也不必要说出来吧。”

鬼谷子连忙往旁边看了一眼,所幸没有旁人听见他称呼夏依依为丫头。

“你知道我不讨喜,还巴巴的跑过来让我损你?”

“呵呵,老夫我不是一个人在静苑里头无聊得很吗?”

“严清不是跟你一起住在静苑吗?哪里无聊了?”

“严清?老夫跟他聊不到一起去”

“聊不到一起还收他为徒?”

“那不是因为他医术天分高嘛,尤其是炼药天分高。要不然,老夫一个人炼药多累啊。”

依依笑了笑,是因为有了严清帮他干活,他就轻松了吧。

依依对严清有些嗔怪道:“他老糊涂了,要跑西疆来,你怎么也不拦着一点?”

严清的眼睛都苦巴成了小三角,“夏奕,你又不是不知道,师父这倔脾气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他,我哪里劝得住他?”

鬼谷子立即暴怒地在依依脑袋上猛地敲了一个爆栗,道:“你说谁老糊涂呢?”

嘣,清脆的声音响起,依依的整个脑袋都快被鬼谷子给敲穿了。

依依痛苦地捂着脑袋,眼泪都快被疼出来了,终于明白平时严清被鬼谷子敲脑袋的时候,严清脸上那痛苦的神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了。

太他吗的疼了!

依依扁着嘴巴,痛苦地说道:“你干嘛那么用劲啊?”

“谁叫你不尊老的?”

依依立即有理有据地反驳道:“那你还不尊师呢?”

鬼谷子嘟着嘴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才想起来夏依依可是他的师父啊。

鬼谷子连忙拔腿就往急诊帐篷开溜,喊道:“老夫先去看看病人,严清,你帮她背药箱啊。”

依依看着鬼谷子跑得脚下生风,气得牙痒痒,这个老头,真是太狡猾了,居然回避自己的问题,学会开溜了。

蒋副将的速度倒是挺快,依依走到急诊帐篷的时候,外头已经排排站了二十个精壮士兵,想来还是蒋副将精挑细选了一些身体素质好的人。

依依可就一点也不客气了,将他们挨个叫进急诊帐篷,每人抽了400CC血液。等下次白天,再多采点血,毕竟万一再打起战来,就有足够的血浆了。幸好军医系统里有存放血液的冷库,不然血液就会坏掉的。

正当依依和鬼谷子在仔细地给小潘接断臂的时候,肖潇急匆匆地带了几个士兵过来。

肖潇撩开急诊帐篷进来,焦急不已:“军师,不好了,军营里有士兵中毒了。”

------题外话------

亲们,端午节安康。

平安,才是最幸福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