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多事之夜/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心里有些胆颤,今天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难道是西昌贼子一计不成,施二计?

依依手上的活还没有干完,一时有些为难,便对严清说道:“你出去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严清出去瞅了一眼,回来说道:“那几个人的身上都红肿了,浑身都长了很大的水泡,奇痒无比,一抓就溃脓,最初只有两个士兵这样,后来其他的几个士兵触碰到他们身上的脓液,就也传染了。他们痒的受不了,将皮肉都给抓烂了。”

依依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毒?还能传染?

依依便问道:“你能解这个毒吗?”

严清还未开口说话,鬼谷子就立即插嘴道:“我们不能。”

严清便也就将自己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肖潇只得求救于夏依依,“你快去看看吧,现在被传染的人越来越多了,再这么下去,整个军营里头的人都要被感染了。”

依依吩咐道:“既然那个是要接触了才能传染,那么你就将已经感染的人都安置到一个单独的帐篷里头去,不要让别的健康的人去接触他们,我这边还要一会儿才能告一个段落,等我忙完,我就立即去看。”

“可是我怕他们越来越严重,会死啊。”

“可是我真的走不开啊,我一走的话,这条手臂就真的废了。严清,你现在立即去帮着将他们隔离,若是他们的病情有加重,立即过来找我。”

严清看了一眼鬼谷子,欲言又止,鬼谷子回瞪了一眼道:“还不赶紧去隔离?你难道想要他们将病传染给老夫啊?”

严清连忙就往帐篷外走去,将那些已经感染的士兵都给隔离开来。

急诊帐篷里没人了,依依便开口问道:“你就不好奇他们的病症吗?连你都治不好的毒,你就一点也不好奇?”

鬼谷子翘了翘胡子道:“世界上无奇不有,老夫哪里能都会啊?西昌的毒向来诡异,就是之前那个耶律莲琦吃得‘冻龄药’,老夫都没有见过,更没有这个本事解”冻龄药“的毒。哪里还能治这传染病啊?”

鬼谷子居然开天辟地的对毒药不感兴趣了?依依瞧了一眼鬼谷子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看到鬼谷子脸上那青红的印记,依依心里便是明白了,鬼谷子这人哪里肯吃一点亏啊?只怕是那些人在打他的时候,他将毒药撒到人家的身上的吧。

以鬼谷子下毒的本事,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将药下在别人的身上,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依你的判断,他们有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

依依便道:“是你下的毒药吧?”

鬼谷子抬眸,鼓着腮帮子生气地道:“不是老夫下的毒,你干嘛要诬赖老夫?”

“给他们解药吧”

“老夫没有解药”

依依不再与他争执,自己专心致志地处理小潘的伤口,既然他们没有生命危险,那就让他们先痒着吧,自己实在是分不开身了。

等依依处理完小潘的伤口,这才连忙跑去隔离帐篷里,只见里面已经满满当当的挤了一百来人了。

依依皱眉,刚刚不是说才二十人吗?怎么这会儿竟然有这么多人了,蔓延得这么快吗?

肖潇一见依依过来了,连忙走了过来,道:“你快去看看,他们病得越来越严重了,而且军营里时不时的出现一个被感染的人,现在整个军营里都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了。”

真是一个多事之夜啊。

“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将他们隔离起来吗?为何还有那么多人被新感染了?”

肖潇耸耸肩,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将患病的人全都关起来了,那些新感染的人甚至都没有跟这些关着的人接触过。”

依依皱眉,难道还有其他传染源?

“我先去看看吧。”

依依戴了口罩,和手套,就要跨进去,肖潇有些犹豫地开口道:“要不你还是别进去了,万一你被感染了,可是会红肿溃烂毁容的。”

肖潇可是怕夏依依万一毁容了,只怕轩王会拎着剑就从北疆赶过来吧。

“我若是不进去查看,我怎么给他们治病呢?”

依依见到他们那浑身皮肤溃烂的模样,自己心里也有些打笃,若是自己变成了那副模样,还真是可怕呢。

依依唇角微微上扬,道:“我有一计,你要跟我做一场戏。”

做戏?肖潇疑惑地看向了依依。

依依微眯着双眼,笑着将肖潇招了过来,附在他的耳朵旁悄声说了一通。

依依抬脚就进了帐篷里,给他们检查了一下病情,依依敢确定,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解毒,他们身上的病症根本就不在夏依依的认知里,更是无从给他们开药诊治了。

鬼谷子还在急诊帐篷里仔细看着小潘身上的吊瓶,一个小兵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说道:“谷主,军师给感染士兵医治的时候,军师不慎也感染了,他没有办法给自己 解毒,现在他的脸上都开始溃烂了。”

“什么?”

鬼谷子连忙就拔腿往外跑,一头就冲进了隔离帐篷,可是里面却没有夏依依的身影,鬼谷子疑惑的问肖潇:“她呢?”

“她回自己的帐篷了。”

鬼谷子再赶到夏依依帐篷的时候,便见到夏依依背对她,可是她的手上已经出现了那些红疹和水疱了,鬼谷子有些生气地吼道:“你去瞎凑什么热闹?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会传染的吗?”

“可是我得去救他们啊。”

“你救得了吗?你就往里面冲?”

“救不了也得尽力去试啊,我不能就任之不管啊。”

“瞎逞能!”

鬼谷子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粒药丸递到依依的面前,说道:“吃掉。”

“什么东西?”

“解药。”

依依拿了那粒药,又将手伸了出来道:“把他们的解药一起拿出来”。

鬼谷子仔细看了一眼夏依依脸上的红疹,感觉有点不对劲,鬼谷子伸手就在夏依依脸上抹了一把,鬼谷子的手上立即染满了颜料。

鬼谷子怒气冲冲地道:“你居然用假的来糊弄老夫?”

“我若是不用这个方法,你肯露出尾巴来?你肯承认是你下的毒吗?”

鬼谷子有些恼怒:“是他们咎由自取,老夫好好的跟他们解释,他们不听,非得将老夫当成奸细打了一顿,老夫岂能这么轻松的就放过他们?”

“可是打你们的就两个士兵而已,跟其他人无尤啊。”

“那又怎么样?若是不搞出一个大阵仗,他们还以为老夫好欺负!”

依依有些生气,横眉教训道:“军队有军队的规矩,本就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更何况今天晚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军营里出现了奸细,人人自危,自然要盘查得严格一点了。你若是觉得你受了委屈,你可以跟护国公说啊,让他用军纪去惩罚那些犯规的士兵啊。”

“哼,老夫一向喜欢自己解决。”护国公嘴巴一扁,对夏依依的这一番理论并不当做一回事。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做,让多少无辜的士兵受苦?他们可都是保家卫国的士兵,保卫着大家,你之所以还能生活在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社会,有他们的功劳,人人敬爱还来不及呢,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哼,鬼谷子冷哼一声,不想跟夏依依争辩,气呼呼的站在旁边。

“你快点将解药拿出来。”

“不给,老夫的解药贵得很。”

“我管你解药贵不贵,你犯得错事,你就要负责。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事啊?整个军营都人心惶惶的,你这是犯法了,你知不知道啊?这可不是在外面,你施点小手段惩治哪个人,还没有人管你,可是这事若是闹到了朝廷上去,皇上能饶得了你?”

鬼谷子梗着脖子哼道:“皇帝老儿若是看老夫不顺眼,就砍了老夫,反正也就是碗大一个疤。老夫反正已经一大把年纪了,也活够了,死了也就死了。哼”

鬼谷子撩开帘子就走了,依依暗暗叹了口气,便去了隔离帐篷里,将那颗药给了最严重的一个士兵。

这药性很快就起了作用,那士兵立即就不痒了,不一会儿,他身上的红疹和溃烂也开始渐渐痊愈。其他士兵一见夏依依给的解药这么好,便纷纷开口要夏依依给解药。

夏依依为难的摊手道:“对不起,我只拿到这一颗解药,你们且等一等,等我再拿到药的时候再给你们。”

那些士兵此时根本就不相信,道:“怎么可能只有一颗解药啊?你给我们吧。”

那些士兵身上痒的难受,急切的想要获得解药,便都纷纷围了上来,更是伸手要在夏依依的身上搜,肖潇一见,连忙立马喝道:“都走开,说了没有解药了。”

那些士兵更是愤怒了:“既然没有解药,那这颗解药是哪里来的?就从哪里再拿解药去啊。”

依依道:“行,我再试试,我去找找。”

一个脾气暴躁的士兵当即就拦住了夏依依的去路,道:“说,谁投的毒药?你的解药又是哪里来的?”

依依不想出卖鬼谷子,如果那些人知道是鬼谷子投的毒药,他们一定会愤怒地将鬼谷子给撕碎吧。

依依只得撒谎道:“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投的毒药,只不过谷主有解药,但是这个解药太贵了,你们又这么多人,他也没有办法将你们所有人的毒都给解了。”

“他不肯白送解药,军方就应该花钱跟他买解药给我们这些士兵解毒,难道你这个军师就知道指挥我们这些士兵去打战,却不给我们医治吗?”

“对,必须要给我们医治,你们就是吸血鬼,就知道利用我们的性命去打战,却不给我们医治。”

“天理难容”

一时之间,整个隔离帐篷里的人都义愤填膺,一个个的都推搡着往夏依依他们这边挤过来,有人趁乱高喊了一声:“他们不给我们解毒,我们就让他们也感染,让他们也尝尝我们所受的苦。”

“对”

那些士兵一窝蜂的将夏依依和肖潇等人给围了起来,甚至伸手往他们几个人身上乱摸,就想着将自己身上的病毒传染给他们。

一时就爆发了一场小小的军事暴动。

夏依依和肖潇进退两难,凝香和画眉急的不行,那些士兵怎么可以乱摸王妃的身子呢?

画眉蹭地拔出了剑,冷眉喝道:“谁敢再乱摸,我砍了你们的手。”

可是那些人跟疯了一样,依旧往他们的身边挤过来,伸着手在他们的身上摸着。

肖潇喝道:“谁敢暴乱,军法处置。”肖潇的声音犹如猛狮,在这个帐篷里震得有了回声,将人的耳膜都快震碎了,那气势,跟在战场上时一样。

众人立即安静了下来,他们还是极为惧怕这个杀敌无数的副将。

人群中一个恼怒的声音吼道:“就算是暴乱,也是你们逼我们的。命都快没了,还怕军法处置?”

那人便是挥动着双拳就要往他们这边咋,平时都听肖潇的命令的那些士兵立即像是找到了新的领袖一样,也跟着那个人一起热血沸腾起来,恢复了刚刚的情绪,拥挤着,怒喊着。

画眉恼怒的挥剑就往一个摸着夏依依手臂的士兵的手砍去,夏依依眼疾手快的将画眉的手抓住,道:“不要伤害他们,他们也是受害者。”

“可是这……”画眉也被他们给挤得十分烦恼,若是对他们施以仁政,不对他们出手,根本就没办法保护夏依依,也没有办法冲出这个包围圈啊。

凝香跟画眉使了一个眼色,凝香飞身向上旋转,将帐篷顶给划破了一个大口子,画眉和肖潇默契十足的一人拽着夏依依的一只胳膊就从顶上的那个破洞飞了出去。

那些普通士兵没有办法从这个大洞飞出去,便是都拥挤着朝着帐篷门口冲了出去,门口守着的两个守卫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些人给推到在地,后面的人便是踩着那两个守卫的身体冲了出去。

等帐篷里一百个士兵都冲出去之后,那两个守卫早已经被他们给踩死了,内脏肠子都以及流淌了一地了。

那些人一出来没有见到夏依依他们的踪影,便是直接朝着大军帐冲去。

护国公一听见那边嘈杂的呐喊声往这边冲过来,护国公皱眉,难道是那个隔离帐篷出事了?

护国公和大军帐里的几个人连忙赶了出来,便见到那些人愤怒的朝着这边冲过来。

他们一个个的浑身都溃烂了,身上红肿不堪,眼眸里都气氛地通红,群情激奋,好似一群嗜血的僵尸复活了一样。

护国公是见过大阵仗的人,曾经处理过几万人的军事暴动,这才一百人的暴乱,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护国公道:“点了他们的穴道。”

身边的几位将领闻言,立即冲入了人群中,犹如一只猫一样,在人群中迅速的蹿动着,护国公只是站在那里冷眼旁观。

不一会儿,那一百人就全都被点了穴道,定在了原地,仿若一个个静止不动的僵尸。

刚刚那震了天的吼声,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这时,夏依依等人才回了这里,护国公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鬼谷子交给我一颗解药,我就给了一个士兵吃了,其他的士兵没有解药,就都开始闹事了,我们不得已才从帐篷里面跑出来,他们就冲了出来了。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

依依本来是想先试一试这粒解药的效果,若是好使,依依就回去再劝劝鬼谷子,要他再拿一些药出来,可是没有想到,那些士兵还没有等到夏依依去想办法,就已经发动暴乱了。

“鬼谷子有解药?”护国公看了眼夏依依,招了招手,道:“你跟老夫来帐篷。”

夏依依有些像是一个闯了祸的小学生一样,缓缓的跟在护国公的身后,跟他进了大军帐。

护国公周身散发出一股威严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依依紧闭了双唇,什么都不肯说。

“你不肯说实话?这可是军营,不是你带人进来瞎胡闹的地方。你看看你啊,你来这里闯了多大的祸?带一个人进来就闯一次祸。你趁早给老夫滚回王府去。”

护国公越说就越气愤,本来之前他对夏依依身为一个女子来军营里,他是反对的,但是轩王支持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毕竟夏依依确实还是有些才能,能给军营带来好处的。可是今夜的两件事情都跟夏依依有关。

军粮失火,军事机密被盗,就是因为夏依依带了耶律莲琦来军营里。现在士兵感染了病,发生的这一场暴乱,只怕是跟有解药的鬼谷子有关。鬼谷子可是寻着夏依依而来,夏依依自然脱不了干系。

夏依依犯了事,在军营里闹出这么多事来,他这个父亲难辞其咎。

说到底还是自己没有管教好她,护国公越说越激动,说道最后竟然直接就甩了一巴掌到夏依依的脸上。

依依的脸上瞬间就肿的老高,一个红红的五指印在脸上十分显赫。

依依捂着肿起的半边脸,这清脆的掌声一瞬间就将夏依依给打醒了过来。

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没有一点点原则了吗?

带耶律莲琦进来,就是出自自己的同情心。

帮着鬼谷子隐瞒是他下毒的事情,出自两人的师徒之情。

为了自己的一点点私情,却忘了大义。

依依没有记恨护国公打了她,她反而觉得护国公打得对,自己确实是做错了,该打。

夏依依自责的说道:“对不起,我错了。下毒之人是鬼谷子,他今夜进军营的时候,被两个士兵当作是奸细给打了一顿,他有些恼怒,就给那两个士兵下了毒。我刚刚去求他拿解药出来,但是他却不肯拿解药出来。”

“哼,回头再来收拾你。”

护国公狠狠的瞪了一眼夏依依,就出了大军帐叫人去找鬼谷子。

凝香一进来就见到了夏依依脸上的巴掌印,凝香有些心疼的说道:“护国公他打你了?疼不疼?”

若是其他人打了轩王妃的话,凝香必定会拔剑替夏依依出头,可是打她的人是夏依依的老爹,凝香就没法替她出头了。

凝香有些心疼夏依依,脸上肿的这么高,只怕很疼吧,护国公一个练武之人,随便打一巴掌也是力度极大的。

凝香便道:“你等着,我回帐篷里我的包袱里找祛伤膏。”

“不必了,我不疼,没事。”

画眉皱了皱眉,朝凝香微微摇了摇头。凝香便是只得作罢,心里有些担心夏依依,总觉得夏依依现在有很多的心事。

鬼谷子很快就被人给抓了过来,鬼谷子好像一个小鸡仔一样被护国公给拎了进来,鬼谷子不断的哀嚎着:“你放开老夫,能不能斯文点?你怎么跟你女婿一样的?都喜欢拎人?”

护国公将鬼谷子一把就扔在了地上,怒道:“谷主,老夫念在你曾经救过犬子的份上,老夫已经对你十分客气了。不过再怎样,这是非黑白得分得清楚,你若是来军营里胡作非为那就不行,你犯了错,就得为你犯下的事负责。”

鬼谷子气哼哼地站起来,说道:“是他们欺负老夫在先。”

“那你惩罚他们两人倒也罢了,为何连着整个军营那么多人都被传染了?”

“那老夫可不知道,即便是他们两个人跟其他人接触,也就小范围的人会被感染,我怎么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人都被感染,也许是有心人故意让别人感染的。”

“果真?”护国公的眼眸眯起,被别人故意扩散了感染病毒?

“那是,除非对方摸到了那些溃败的脓污,否则是不可能会被感染的。难道你们这里的士兵平时就喜欢摸来摸去的,才会有这么多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被感染?”

鬼谷子说话的时候,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嘲讽,好似这军营里都是一些性取向有问题的士兵一样。

然而护国公心里想的却和鬼谷子不一样,“难道是被奸细故意将疾病扩大化?”

肖潇道:“可是我们后来已经将奸细给抓住了,难道,这军营里还有其他奸细?”

“可能,这件事情要继续查下去,不过谷主,你现在必须得给他们解毒。”

鬼谷子犟道:“老夫没有解药了。”

凝香惊恐地看着夏依依的脸,连忙急呼道:“谷主,你赶紧拿药出来给公子,公子她被感染了。”

鬼谷子冷哼道:“又来骗老夫,老夫才不管呢,被感染就被感染好了。”

画眉随着凝香的惊呼,也连忙去看夏依依的脸,发现夏依依的脸上已经开始发红疹了,她的手上也长了红疹了。很显然,夏依依已经被感染了,一定是刚刚在隔离帐篷里的时候,那些士兵故意往她的身上摸,将病毒传染到夏依依的身上了。

画眉也连忙过去恳求鬼谷子:“谷主,公子她真的被感染了。”

“哼,做戏做一次就够了,还做两次戏啊?你当老夫蠢吗?”

依依开口道:“画眉,你们别说了,我没事。”

“公子,你怎么能说你没事呢?这才一会儿,你脸上的红疹就已经开始长水疱了。”

画眉的声音十分的焦急,难道夏依依不觉得痒吗?看那些士兵都痒得受不了,一个个的将身上挠得皮肤破烂,而夏依依竟然能忍得住不去挠。

画眉和凝香还有肖潇此时也觉得自己的身上开始痒了起来,便用手一挠,身上便立即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红疹,凝香又十分爱美,便立即尖叫了起来,“啊,我怎么也被感染了啊?”

蒋副将一见凝香被感染了,便连忙就凑过去看凝香身上的病症,凝香连连后退了两步,道:“你别过来,会传染给你的。”

鬼谷子这时才仔细去看凝香身上的病症,果真是被传染了,鬼谷子这才相信刚刚她们没有骗他,鬼谷子再看夏依依,她的身上已经开始长水疱了,只要她承受不了痒,轻轻一挠,皮肤就会立即溃烂。

鬼谷子的眸子缩了缩,夏依依的病症都已经毒发了好一会了,这个时候正是奇痒无比的时候,她竟然能忍受得住奇痒,没有去抓。

鬼谷子连忙又拿出了一粒药来,递给夏依依道:“你快点吃下去,吃下去就好了。”

“不必了”

“怎么就不必了?你这样下去会毁容的。”

“毁了也就毁了,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毁容。”

“他们跟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人吗?”

“吃了它”

“你的药,我吃不起。”

依依冷哼一声,赌气的就往外走。

鬼谷子连忙拉住了她,“还要老夫求你吃啊?”

“你可以不求啊,我毁不毁容跟你老有什么关系?你的眼中不是没有他人的吗?他人的命不都是贱命一条吗?不都是可以让你随意践踏的吗?”

“他们跟你不一样,你是老夫的师父啊。”

“我可没有你这么一个徒弟”

“别啊,你不能将老夫逐出师门啊。”鬼谷子连连求饶,只得认错,“唉,算了,真是怕了你了,居然拿你自己来威胁老夫。”

鬼谷子还是有些不痛快,从怀里掏出了一袋药,扔给了肖潇:“拿去,一人一粒”。

肖潇拿了过来,自己便是率先吃了一粒,发现确实是解药,这才分发了下去。

外面那些士兵解了毒,也就都不再闹事了,各自回了自己的帐篷。

待所有人的毒都解了之后,鬼谷子这才又跟夏依依开口道:“现在他们的毒都已经解了,你可以放心了吧,来,将这粒药吃了吧。”

依依心里有些气,气鬼谷子,也气自己。

依依接过了药,便一口吞了下去,道:“我看,天一亮,你们两个就走吧。”

“不是吧?老夫刚刚才到这里来,你就要赶老夫走?老夫今天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啊,累的要死了,你就要将老夫赶回去?”

“你不回去,难道还留你在这军营里头继续祸害那些士兵?”

金维已经忍了夏依依和鬼谷子许久了,金维怒气说道:“哼,我看要回去的可不止他们两个,你才是最应该回去的那个,一个女人,在军营里瞎胡闹什么?违规乱纪,若不是你呆了个西昌人来军营,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明天天一亮,你趁早收拾了铺盖卷走人,否则,别怪我把你的东西都给扔出去。”

凝香立即说道:“你怎么说话呢?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

金维嘴角斜斜的泛起一抹嘲笑,冷哼一声:“知道,我知道地清清楚楚,不就是夏依依,护国公的大女儿,轩王妃吗?即便她是轩王妃又如何?这儿可不是轩王府的后院,这里可是军营,还轮不到她一个女人在这里惹是生非。她若是真想在军营里呆着,她就应该去北疆,跟着轩王。女子不应该是出嫁从夫吗?天天在这里跟着他爹,算什么回事?护国公?你身为将军,不会是要徇私舞弊,来上阵杀敌,还带个女儿来军营里捣乱吧?”

护国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早就知道,迟早会有一天,自己和夏依依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护国公叹道:“你明天一早,天亮了就走。”

“可是哥哥他还没有找到”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为父自然会派人去找他的。再说了,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些天了,也没有找到他,你还是早些走吧,你一个女子,呆在这军营里头,的确是不适合。”

依依闭上了眼睛,良久,吸了一口气,罢了,自己当初过来的时候,更多的目的是为了救护国公,自己跟夏子英都没有见过面,跟夏子英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既然护国公会去找夏子英,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了,自己其实也没有这个本事去找夏子英,都是交代红菱去办的。

自己便是回去吧,让红菱留在这里帮忙吧。

依依睁开眼说道:“好,我明天就回去,让红菱留在这里帮你找夏子英。”

凝香立即说出了反对的意见,“不行,如果红菱他们不在,就凭我和画眉两个人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保护你,红菱他们必须跟我们一起走。”

护国公也说道:“她说得对,你在路上还是需要有人能保护你的,如果你们三个人单独上路的话,西昌人一定会想办法来掳走你都。”

“可是我是想给你多一份力量去找夏子英。”

“没事,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那好吧。”

依依也不再过多的坚持,自己走就走吧,免得在这里真的是惹是生非,虽然并不是故意的,但是间接的伤害也太大了。

鬼谷子连忙说道:“我跟你一块走。”

“你干嘛要跟我一起走?我可是怕了你了,没得给我生出一些什么祸端出来。”

“你怎么还生气啊?我都跟你道歉了。”

“随便你,爱跟不跟。”

依依便是回了帐篷里自己收拾东西去了。

护国公便派人暗暗的查今夜故意将病毒扩散得更加严重的人。

金维也是偷偷的回了自己的帐篷里写了一份长长的奏章,将夏依依一干人等全都告状到皇上那儿去。

木寻镇,阿木古孜那儿收到了一个木头匣子,里面装着的正是耶律莲琦和阿蒙的头颅。一大一小的两颗头颅挤在了一个狭小的木头盒子里,特别是那个稚嫩的小脑袋,谁也无法相信她已经三十岁了。

阿木古孜恼怒的一脚就将这个木头匣子给踢倒在地,两颗头颅便是滚落了下来。其中一颗头颅滚落到达努吉的脚边。

阿木古孜怒气滔天,指着达努吉就是一顿痛骂:“你究竟是怎么办事的?这么好的两颗棋子竟然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就连这么简单的一个任务都没有完成,你还能干成什么事?”

达努吉咬唇道:“这也不是末将的责任,他们两个又不是军中的人,他们可是你黑旋风手底下的人,王爷不是更应该去问他是怎么办事的吗?”

达努吉看了一眼另一个头颅滚落到的地方,那里站着一个瘦削男子,那个男子被达努吉点名,有些不悦,恨恨的瞪了一眼达努吉道:“本来已经偷到手了,都已经放进了约定好的马车里了,是达努吉后面接应的人没有来得及去抢那个东西。”

“你的人都没有将马车赶出来,我们怎么去抢?”

“哼”

“你哼什么?还不是你的人招供了,不然,他们怎么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了东西,还将他们两个的头颅给砍了送过来给我们示威,说到底,还是你带出来的手下无能又懦弱,居然这么快就招供了,连一个晚上都没有熬过去。叛徒!”

达努吉丝毫没有半点饶人的架势,噼里啪啦的就将责任全都推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你怎么解释?”

阿木古孜阴森森的眼神看向了那个人。

“王爷明鉴,这次并不是他们受不住刑招供了,而是因为他们被人下了药催眠了,才被套出话来。”

“夏依依?”

“是鬼谷子”

“他居然也来了,这西疆真的是越来越热闹了,看来非得逼本王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