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表露真实身份/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夜就立即带上大部队将整个黑风崖围了,把黑风崖的每一个角落都给搜一遍,仔细点,哪怕是一棵草,都要给本王看清楚了。”

达努吉领命出去,阿木古孜便对那个瘦削男子说道:“一凡,你也带上人,主要拦截暗夜组织的人。你可别告诉本王,黑旋风的人打不过暗夜的人。”

“属下定当不负所托。”

阿木古孜挥了挥手,一凡退出去的时候,顺手将地上的两个头颅装进了小木盒子,带了出去,交给了黑旋风组织的人去处理。

依依回去收拾了东西就要回去,鬼谷子道:“这么快就走啊?不是说明天天亮再走吗?”

“我是没有脸在这里呆着了。”

依依哼了一声,斜眼瞥了一眼鬼谷子。

鬼谷子扁着嘴巴,嘟囔道:“老夫都已经给他们解毒了,也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啊,你怎么还生气啊?”

“我自己也犯了错事,我感觉我确实愧对这里,我还是趁早走吧,这里不欢迎我。”依依的声音弱了下去,充满了自责。

“你之前不是也做了许多贡献吗?难道就因为今天的错事,就把你以前的功劳全都给否定了?”

依依苦笑,“若不是因为以前还有些功劳,只怕我今天就要被他们打死在这里了。行了,走吧,是时候离开了。”

凝香上前劝道:“公子,这后半夜走,会不会不安全?”

“难道白天走就会安全了?若是要伏击我,不管我什么时候走,他们都会来伏击我的。早点走也有早点走的好处啊,等他们那边反映过来我们偷偷走了,他们来追我们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啊。”

“好吧,我去发信号让红菱他们从黑风崖撤回来。”

夏依依这一行五人便趁着月色纵马往京城回去。

刚走出军营一里路,蒋副将就骑着马追了上来,跟夏依依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啊?”

蒋副将说话的时候,虽然看着夏依依,眼睛却不停的往旁边的凝香身上瞟。

依依道:“就算是晚走,也晚不了几个时辰,终是要走的,这儿不是我该来的地方。”

“你别听那金维胡说八道,他那家伙一点本事没有,武功都没有我一半高,真不知道他怎么爬上副将这个职位的,就知道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我觉得你比他强多了,除了武功你比他差,其他每样都比他强,医术比他好,用兵谋略比他好,比他有智慧,比他得军心,他一定是嫉妒你,才想将你赶走的。你留下来吧,我们这里可离不开你,你还没有帮我们军营好好改造呢?你不是跟我说要改造,改变整个军营的风貌吗?”

“我不是因为他的话被气走的,我确实是觉得因为我的原因,今晚军营里闹出了很多事,我是有责任的,我已经无颜面对军中的士兵了。”

“你别这么说,这次是意外,你也不想的。还是留下来吧。”

“不了,我确实不能留下来了,毕竟我也不是真的军师,没必要养着我这个闲人。朝廷也没有派我来,若是我长期呆在军营里,到时候若是惹出了什么大乱子,只怕朝廷会连带着你们也一起惩罚的,我还是不在这里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真的要走啊?”

依依浅笑道:“对啊,我看你不是舍不得我走,是舍不得她走吧?你要是真的舍不得她,我就将她赎给你,可好?”

“好啊”

蒋副将满脸堆笑,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状。

“我不同意。公子,你说过的,不将我送走的。”凝香急的不行,脸色都急的通红了。

“我可不管,你们两个人自己商量吧,你若是想跟他留下,你直接留下就行了。”依依策马就往前跑去,画眉几人也赶紧追了上去。

凝香正要走,蒋副将连忙拽住了她的手,说道:“王妃都同意了,你就跟我留下来吧,我保证不会亏待你的,每天都把我那份鸡腿给你吃。”

“我不要,你松手!”

蒋副将笑了起来,露出了满嘴的牙齿,另一只大手便抚上了凝香那只软软的肉肉的手:“你不要我松手啊?那我不松手就是了。”

“臭流氓”

凝香又羞又恼,连忙就要缩回手,可是被蒋副将拽得极紧,凝香眼看着夏依依已经跑得没了人影,凝香道:“我现在必须得保护王妃回京,如果王妃路上出了什么事,王爷会杀了我的。”

“啊?”蒋副将皱了皱眉,王爷还真的会这么干。

凝香趁着他分心,猛地收回了手,扬起鞭就跑了。

蒋副将跟在凝香的身边跑了一段路,认真的叮嘱道:“那你把王妃送回王府,就拿回卖身契来西疆找我,好不好,我等你啊。”

凝香瞟了他一眼,说道:“你赶紧娶个老婆生孩子吧,别等我,我不会来的。”

“不,我就等你,我只能和你生孩子。呵呵,你都替我想到了孩子了,你还说你不喜欢我?”

蒋副将憨笑道,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丝羞涩。

凝香白了他一眼道:“自作多情。”

蒋副将将凝香护送到了夏依依的身旁,又护送他们走了一段路。

依依笑道:“行了,蒋副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还是回去吧,我们这么多人,路上不会有危险的。倒是你,出来太远了,等会你一个人回去,可能会有危险,还是早点回去吧。”

“就是,你早点回去吧。”凝香帮腔道。

蒋副将咧嘴笑道:“你担心我?”

“呸”

凝香翻了个白眼,啐了他一口,便加快了速度往前跑去。

蒋副将没有再追过去,勒住了马,朝着凝香大喊道:“记得来西疆找我,我娶你啊。”

依依听到后,憋着笑,看向了凝香,凝香的脸都已经羞得通红了。

凝香可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跟她说娶她,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几个人的面说的,凝香将头低得低低的,都恨不得将头都埋到胸里面去。

不过夏依依此时却没有心情再跟凝香打趣了,一行人心事重重,一路默默无言的往东走。

黑风崖,半山腰上杂树丛生,高高矮矮的树木毫无章法的交错着,树底下的灌木丛长得极为茂密,野山花正是开得热闹的时候,姹紫嫣红,将这片充满的浓雾的阴暗树林点缀出生气盎然。

几棵野生的茶树上,一些嫩嫩的茶树叶有被人采摘了的痕迹,那断裂的枝丫旁又长出来一片小小的茶叶来。

一个极为隐秘的山洞里,里面没有半丝光线,洞里还有细细的流水声,洞壁有一个小泉眼,涓涓的往外冒着山泉水。

这个山洞里潮湿不已,许多适宜生活在潮湿坏境中的小昆虫满山洞的爬着,洞顶还倒挂着许多的蝙蝠,一双双眼睛闪着阴森的绿色,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除了昆虫和蝙蝠的叫声,洞里面时不时地传来几声咳嗽声。

突然,山洞洞顶被掀开来一丛枝桠,一个矫健的娇小身子,从山洞顶顺着一根藤蔓滑落了下来,屋里刚刚还在咳嗽的人连忙憋住了咳嗽,用手捂着嘴巴,防止再次咳出身来。

进来的那个娇小身影朝着黑暗中那个角落走了过去,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这是我刚刚采的东西,你吃点。”

一个虚弱的男声低沉而沙哑:“辛苦你了,出去当心点,别被人发现了。”

“我很小心,没有被人发现。不过他们虽然没有看到我人,但是应该发现了我在山上采摘果实和茶叶的痕迹了。刚刚我发现一大批西昌人来搜山,估计很快就会搜到这里来了。我担心我们藏着的这个地方会被人发现。”

那女子低低的说道,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语气中知道她此刻很焦急。

“是我连累你了,你应该早点走的,现在却和我一起困在这里。”

“救你是应该的,别说连累不连累,我们做好准备,万一被人发现了这里,得赶紧逃脱。”

“他们来了多少人?”

女子皱眉说道:“夜太黑,看不太清,但是从他们举着的火把的密集程度来看,起码有两万人。”

“他们还真的是下定了决心要抓我了,只怕他们没有抓到我,是不会罢休的。两万人,整个黑风崖估计都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吧,我们如何能对付得了呢?”

那男子的声音也有些焦虑,一说到后面的时候,他刚刚隐下去而没有咳出声来的咳嗽声猛地冲击出了喉咙,一连串的咳嗽声,响的有些突兀,在这个封闭的山洞里有了回声后,声音就显得更是大。

洞顶上倒挂着的安安静静的蝙蝠被吓得在整个洞里四处乱飞,唧唧地叫着,扑腾着翅膀惊慌的飞着,有几只蝙蝠顺着刚刚女子爬下来的那个洞口飞了出去。

正在外面搜山的达努吉眯了眯眼睛,瞧见了那几只蝙蝠从地上的一堆灌木枝丫中飞了出来,达努吉的眸子暗了暗。

蝙蝠一向喜欢躲在阴暗潮湿的洞里,怎么会从地上的灌木丛里飞出来呢?除非那个灌木丛下就是一个山洞。

“快,他们一定躲在那里。”

达努吉一声令下,众人齐齐地往那处灌木丛飞奔而去。

洞内的两个人侧耳一听,那些人的脚步声明显是往这个洞口跑来的。

“不好,他们发现这里了。”

坐在地上的男子瞬间起身,拉着那个女子就往后面跑,在山洞后面,他这段时间挖了一个小小的地道,地道的尽头有另外一个小小的出口。

男子将那个女子先从小洞口推入了里面的那个地道里去,当那女子伸手出来要拉他一起爬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达努吉已经掀开了灌木丛,飞身下来了。

男子连忙将女子的手往洞里一推,拿上几块石头和泥巴糊住了洞口,转过身来就见到达努吉朝他走了过来。

男子怕他走过来发现这个小洞口,便拔剑就朝达努吉飞了过去,与他纠缠在一起,渐渐的朝着洞外跑,他飞身向上跃起,将正要顺着藤爬进来的士兵一剑砍死,又顺便将藤蔓砍断,冲了出去。

这个山洞本就很高,除了武功高强的人,普通的士兵没了藤蔓根本就下不去也上不来。

虽然他即便是上去了,也逃脱不了外面的重兵拦截。但是达努吉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先找到的人,结果却被黑旋风组织的人占了便宜去。

达努吉连忙也往上飞了去,大喝一声,“夏子英,你往哪里逃?”

达努吉与夏子英打了十几招也不是夏子英的对手,达努吉有些疑惑:“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竟然一点事没有?”

“天不亡我,让你失望了吧。”

夏子英冷哼一声,手上的速度不减,剑花耍的像是一条翻腾的银蛇,速度快得让人辨不清方向。

夏子英是将军,而达努吉是副将,达努吉的武功在夏子英之下,打了几十个回合就被达努吉打得节节败退,达努吉一招手,叫上了几十个士兵一起围攻夏子英,这才占了上风。

“哈哈哈,达努吉,你就这点本事?抓个人竟然派了这么多的帮手,打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将人活捉啊?”

一凡大笑一声,踩着树尖,轻轻松松地掠上了半山腰,那被他踩过的树尖也就稍微点了点头,微微晃动了一下,可见一凡的轻功有多高。

达努吉愤愤了一凡一眼,道:“你管我用多少人?今天是我先找到他的,等会我就能将他活捉了去。”

“还等你?王爷可等不起你在这儿磨磨叽叽的。”

一凡飞身上去,拔剑就对上了夏子英,夏子英终是抵不过他们,退无可退,拿剑就要抹脖子,一凡一剑就隔开了夏子英的剑,将他活捉了去。

达努吉恨恨的看着黑旋风组织的人带着夏子英先走了一步,达努吉几乎咬碎了牙龈,那仅剩的一只眼睛冒出了愤怒的火花来。

西疆,护国公并没有因为夏依依的提前离开而担心,此时他的整个心思都在抓军营里的奸细上。

这个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护国公将今天所有被感染的人分开来审问,除了最开始的几个人是不小心传染上病毒的,后面被传染的上百人几乎都与一个叫弦子的人接触过,有些人甚至从未与弦子有过交往和接触,可是今天弦子竟然有些意外的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跟他们握了握手。

事情再明显不过了,弦子是发现了这个疾病可以传染,便故意跟别人接触,将病毒传到了别人的身上。护国公连忙派人将弦子抓了过来一审,还真是西昌安排的奸细。

在隔离帐篷里鼓动那些士兵闹事的人正是这个弦子。

护国公处理完了今夜这一堆乱七八糟的烦心事,这才回了自己的帐篷,打算小睡一会,毕竟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

只是护国公刚刚躺下来,一个士兵就急匆匆的跑过来送信:“护国公,不好了,西昌人活抓了夏将军。”

护国公猛地弹了起来,半个多月了,总算是有了夏子英的消息了,虽然是个不好的消息,可是好在夏子英还活着啊,那总比他掉下黑风崖死了的好。

护国公一瞧见士兵手上拿着的护身符,正是夏子英来西疆的时候,自己亲手交给他的。

护国公展开信来一看,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阿木古孜竟然要拿夏子英交换西疆士兵刚刚才夺下的那个绥元镇。

一个儿子,换一个城镇,护国公自然是愿意的。

但是一个将军,换一个城镇,皇上是不会同意的。

要知道,夺下一个城有多难,有可能牺牲一个将军数万士兵都不一定能夺得下来,这都已经到手的城镇,皇上怎么可能会拱手还回去?

江山必定要比一条人命重要。

护国公连忙将几个将领召集了起来,常年跟着夏子英的两个副将倒是还有些左右为难,说不出个方案来。

那金维却是冷哼一声,眼睛不满的上下翻滚了一下,扁着嘴巴:“今天晚上觉也睡不成了,你们夏家的人可真是一个比一个更会添乱。”

护国公顿时就被气得不轻,满脸胀得通红,今夜的三件事,还真的跟他们夏家有关。只是护国公也自觉理亏,被金维气得无话应对。

蒋副将当即就反驳道:“哼,等你被敌人抓了的时候,你再说风凉话吧。”

金维一脸正气道:“我宁做刀下鬼,也绝不为敌人奴。”

蒋副将笑眯着眼,语气阴森地说道:“你刚来这儿不久,你知道我们西疆这儿什么最灵吗?谁若是说违心话,呵呵,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金维不禁一个抖索,也不知道是凌晨的寒气太重还是怎么的,总觉得自己周身阴森的可怕,自己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可不想做敌人奴,更不想做刀下鬼的啊,早知道,自己刚刚就不逞能,说那番混战话了。

蒋副将见金维怕了,冷哼一声,就连看都不想看金维一眼了,真是个软蛋。

金维看到蒋副将这轻蔑的神情,心里气氛不已,说道:“这人质换城的事情,我们几个在这里商量也没有用,谁敢做这个主将东朔的领土给割让出去?这个事情必须要上报皇上。”

吕斌道:“可是,这一来一回也要些时日,上次我们上奏说将绥元镇用来安置难民,也没有见到皇上回复,这次,若是拖延了时间,只怕夏将军会被他们杀掉吧。”

“不可能,他们目的没有达成,不会这么轻易的将人质杀了的,否则,他们手中没有人质,跟我们就更没有资格谈判了。”

护国公皱了皱眉,虽然有些担心夏子英,但是金维说的也不无道理,便是同意了金维的建议,还是先写奏折请示一下皇上吧。

依依这边倒是出奇的顺利,一路顺风的回到了京城。

刚进京城不久,依依便是见到了她熟悉的人。

志王,正陪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买金饰,那女子的身材窈窕,拿了一个发钗,嘟嘴卖萌,要志王给他戴上,志王似乎不太情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为那个女子戴发钗,那女子便是身子一软,软软的靠在了志王的怀里,将手中的发钗交给了志王,志王这才不太情愿地给她戴上。

又换女人了。

依依哂笑了一声,便是纵马而去。

回到了静苑,依依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一路上的提心吊胆便是烟消云散了去,依依一路上也没有好好的洗澡睡个觉,这一回来,头一桩事,便是先洗个热乎乎的热水澡,一身轻松,随便吃了几口干粮,就回了房间睡觉。

鬼谷子和严清也是累得慌,也连忙回了房间睡觉。

回来的五个人里,就只有凝香和画眉没有房间睡觉,两人便是只得在客厅里的椅子上将就着睡着。

依依这一觉倒是睡得个天昏地暗,待她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快要黑了。

鬼谷子毕竟是老年人,觉少,早就已经醒来了,在客厅里悠然自得的喝茶养身。

严清就更是狡猾了,他能给鬼谷子和夏依依做饭菜,伺候他们两个吃饭,那是没有办法,毕竟一个是师父,一个是祖师奶奶,可是他绝对不愿意伺候两个丫鬟做饭菜。

当即就说道:“既然夏依依已经回来了,你们两个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你们两个赶紧回王府去吧。”

“不行,我们没有王爷的命令,是不可以离开王妃的。”

“当初,我们可是用两批药跟王爷交换的,他才会派你们去保护她,既然我们已经安全回来了,这次的交易就结束了,你们两个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我们要等到王爷的指示才能撤人。”

“这可不是军营,有军粮给你们吃,我们这,没有多余的粮食养你们,你们也别在这里蹭吃蹭喝的了。”

“我们可以付饭钱。”

“也没有房间给你们睡”

“我们可以睡这大厅”

“你们还就赖上这里了?”

凝香道:“我们没有王……”

鬼谷子看出了严清的心思,暗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行了,别重复那句话了,听得老夫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你们能不能留下,要去问夏依依。不过即便你们能留下来,我们可没有功夫还来伺候你们,这往后的家务活,包括洗衣做饭,烧热水等等,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了。”

“你!”

“怎么?不愿意可以走啊,你一个丫鬟,该不会是想来这里当大小姐,还要老夫来伺候你吃喝吧?你家上辈子烧高香了,还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

鬼谷子瞪着眼睛,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哼,凝香气得不轻,可是却也反驳不上,他们这五人当中,就数她和画眉两个人的身份地位最低,她们两个不做,还能赖上谁做啊?

正当几个人争执不休的时候,夏依依打着哈欠走了过来,说道:“你们几个人,吵吵嚷嚷的,害我瞌睡也打不成。”

鬼谷子说道:“丫头,你都连续睡了三个时辰了,你还要睡啊?你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啊?都该起来吃晚饭了,老夫这肚子都饿得咕噜噜叫了,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吃顿饭了。”

依依懒懒的说道:“你饿,不知道先做了饭菜吃啊?”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眼睛往凝香那边飞速的瞟了一眼道:“老夫可不愿意伺候别人吃饭。”

依依了然,原来是三个和尚没水喝啊,这四个人在这里互相推脱不做饭菜啊。

依依便道:“凝香,画眉,你们两个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回王府去吧。”

“不行,王……”

鬼谷子不耐烦的打断了凝香的话,道:“行了,再说下去,老夫就把你的嘴巴封起来,烦不烦人啊,王爷,王爷的,你家王爷干我们屁事啊?赶紧滚蛋。他讹了老夫两批药,现在两个丫鬟还想在这里讹吃讹睡的。”

凝香被鬼谷子这么一骂,气得眼泪直打转,说道:“我们还是担心王妃的安危的,万一那些人还来害她呢?”

依依说道:“行了,我们可用不起你们,万一,将来你们王爷回来了,说我们多占用了他的人工,追加人工费,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药给他。”

画眉冷声说道:“王妃,属下相信王爷不会那么做的。”

鬼谷子立马跳出来说道:“不会?怎么不会?当初他跟老夫要药的时候,那张无情的面孔,老夫到现在都生气。”

“行了,你们走吧。”

依依皱了皱眉,有些不想听到凌轩当初多么无情的事情。

凝香还要再为王爷争辩,画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拉住了凝香,轻轻地摇了摇头,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属下告退。”

画眉拉着凝香就出了静苑,走了一会,凝香狠狠地甩开了画眉的手,说道:“你就这么走了?万一王妃出了事情,可怎么办?”

画眉白了凝香一眼,道:“你傻啊?不能明里保护,就不能像红菱一样在暗中保护吗?”

“哦”

凝香鼓起了腮帮子,气势顿时就弱了下去。

凝香和画眉一走,这做饭菜的苦差事自然就落到了严清的身上,严清苦巴着脸去厨房做饭菜,早知道如此,刚刚就应该帮腔让凝香她们留下来,然后要她们两个人做饭菜好了,现在,自己又回到了以前的苦逼生活。

三人正吃着饭,许睿那边便是已经收到了下人的消息,连忙骑马过来。

鬼谷子听见敲门声,便朝夏依依挤眉弄眼道:“你的情郎来了。”

依依不禁有些心慌,已经快一个月都没有见到许睿了,再见面,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依依牙一咬,总是躲着也不是个事,干脆开门见山的,跟他把事情说清楚,他到底考虑怎么样,能行就合;不能行,就分。

这么吊着拖着,算个什么事啊?

依依放下了碗筷,依依缓缓的伸出了手,有些没有勇气开这扇门,依依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门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她闭了闭眼睛,鼓起勇气将门缓缓的打开。

许睿一身碧蓝色衣衫,腰间挂的依旧是依依初次见面的时候的那个玉佩,他的腰间别了一把折扇。眼神深邃,眼窝有些下陷,似乎这些日子他睡得并不好,脸上的气色也没有以前好。

许睿见到夏依依似乎比以前消瘦了许多,人黑了许多,许睿心里有些心痛,他缓缓的喊出了那两个已经许久没有喊出的名字:“夏奕”。

许睿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沧桑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爽朗了。

依依侧身,“进来说话吧。”

依依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熟悉,只是没有那么热情和欢愉,反倒是生疏和清冷。

许睿的心缩了缩,微微颔首,跟着她走了进去。

“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我来了几趟,你都不在。”

依依抬眸,对上了许睿的眸子,说道:“你说,你需要时间,现在你告诉我,你究竟考虑得怎样了?”

“我……”

依依有些苦涩,说道:“他们不同意是不是?”

许睿没有说话,良久,他微微点点头。

二人静静的站立,相视无言。

就像是一幅静止的画一样

除了时间一点点流失

没有任何画外音

唯有依依那微微颤抖的睫毛,诉说着画中女子的心痛。

仿佛过了一世纪,许睿才轻叹了一声,缓缓的说道:“你能不能退一步?”

“退到哪一步?”

许睿仿佛也是鼓起了勇气一样,说道:“他们同意你,当二少奶奶。”

“二少奶奶?这么说,你还会娶一个少奶奶了?”

许睿连忙说道:“你放心,有我在,她不敢欺负你的,我以后争取给你封个平妻。”

依依扯出了一丝苦笑:“你真是用心良苦了。”

许睿有些为难地说道:“这已经是我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办法挺好吗?”

“左拥右抱,你享齐人之福?”

许睿的声音更是低沉无力,“夏奕,我知道,你只想要我娶你一个人,可是,虽然我愿意,但是我的宗族不会允许的。”

鬼谷子走了过来,道:“怎么不可以?老夫上次不是给你说过一个解决的方法了吗?”

“可是,我……”许睿咬了咬唇,没有再说下去。

依依皱眉,问道:“你们两个背地里,说什么了?”

“老夫上次跟他说,如果他想跟你一起生活的话,就让他带着你私奔,就可以过一夫一妻的生活了啊。”

依依便试探性的问道:“我愿意私奔,你呢?”

许睿咬紧了唇,有些为难,半天没有说话。

依依苦笑地摇了摇头,两个原本惺惺相惜的人,现如今,即便是近在咫尺,可是两颗心,却再也无法靠近了。

依依说道:“许睿,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

“我骗了你。”

许睿皱眉,“骗了我?”

“不错,从一开始,我就骗了你,我不是夏奕,我是夏依依,就是当今的轩王妃。”

“你不是她,你是她妹妹,你是护国公的私生女,不然,你为何不住在王府,而是住在这里?”

“你还记得开春的时候,皇后邀请你去翠湖园春游吗?在假山那里,你遇到的那个轩王妃,就是我。”

“不,不可能,你不是她。”

许睿连连摇头,不肯相信,他怎么都无法相信夏奕居然是一个已婚之妇。

“你不信?你问他们。”

鬼谷子还不忘添上一把火,道:“她就是轩王妃啊,只不过她一直用一个假身份跟你在一起罢了。”

“不,你们一定是合伙骗我的。”许睿摇头的频率增加,一直劝说自己,这不是真的,一定是夏奕不想跟他在一起,在会这么说的。

依依转身回了房间,一会儿,便出来,将休书交给许睿说道:“你自己看吧,我是不是在骗你?”

“休书?”

许睿的眸子瞬间睁大,休书的落款处写得正是杜凌轩的名字,许睿也是个读书人,自然认识,这不是伪造的,这上面确确实实的是杜凌轩的字迹。

“你真的是轩王妃?”

“不错,我是轩王妃,不过,如你所见,我们已经和离了。不然我一个已婚女人,跟你交往,轩王能不处罚我?”

“可是这休书的日期是近期啊,我们交往已经很久了。”

“因为以前我们是口头协议罢了。当然,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跟他之间,并没有夫妻之实。我跟他本就不相爱,我们是圣上赐婚,不得已才成亲的。不过我们连堂都没有拜,想必你应该听说过,轩王妃新婚之日和一只公鸡拜堂成亲的事情。如今我也得了自由之身。你说,我若是以护国公嫡女的身份,入你的府上当正少奶奶,如何?不过,以后,你不可以娶其他的女子,不能纳妾,不能有通房,总之,只能有我一个。你若是办得到,我们就成亲。你若是办不到,我们就只能好聚好散了。”

依依说道最后,心里也有些痛,依依似乎觉得,自己这么说了以后,只怕是真的会散了。要他做到这些,只怕很难。

许睿都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夏依依的身份转变,就听到了夏依依这没有半分妥协的要求。

她就如同一块玉石一样,要么熠熠生辉,要么粉身碎骨。

许睿连连往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摇头说道:“不,不,这不是真的,怎么会这样?”

“许睿,你不可以再逃避,你必须要正面这个问题,你果断一点,要么有勇气排开一切困难,跟我在一起,要么,你就快刀斩乱麻,断了这份情缘,免得我们两个都痛苦。”

依依往前走了几步,紧紧地直视许睿,许睿几乎要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压得喘不过气来,双手颤抖的拿着那份休书,他多么希望这份休书是假的,她不是任何人的王妃,即便她跟轩王之间没有任何感情,也没有夫妻之实,那也不行,他总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疙瘩。

夏奕,她不再是自己以前遇见的那个纯净真实的女孩。

依依将休书拿了过来,放进了怀里,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也不逼你现在做决定,三日后午时,我在城东的春风亭里等你。你若是同意了,或者愿意跟我私奔,我都肯抛弃一切跟你走。你若是不同意,你过来跟我说一声就成,我绝不会纠缠着你。若是你没有现身,我会当成你放弃了,我自会离开,从此天涯陌路。”

依依的声音十分决绝。

许睿有些懵懵的,一脚高,一脚低的往外走,他的眼神有些瞟,似乎都没法聚焦了,总觉的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就连这路都变得坎坷不已。

三日,她只给他三日时间。

究竟是分是合?许睿只觉得心被揪得生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