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红颜劫/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谁?你来这儿做什么?”

那个声音苍老而粗糙,仿若来自地狱里的一般。

一张十分丑陋的容颜从门缝里透过来,那张嘴长得歪歪扭扭的,朝天住鼻孔,鼻孔十分粗大,倘若挖鼻孔的时候,两根手指头都能同时插进同一个鼻孔里头了。额头高高的凸起,仿若老寿星的高额头一样,只是她这个高额头竟然不是那么高的匀称,而是有些歪到一边去了。她的牙齿长得也不好,参差不齐的,一张口说话,那满口的黑牙都让夏依依有些恶心。她的背也是高高的驼起,整个人本来就矮,这一陀,就更是少了半截身子似得。

只怕这就是现实版的《巴黎圣母院》里的阿西莫多了吧。

依依极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惊讶和害怕,平静地回答道:“我是轩王妃,我不过是在皇觉寺里到处转转,无意间走到这里来的,并是不特意过来的。”

“轩王妃?轩王是谁?轩王多大了?是不是璋朝40年五月初二出生?”

“不是啊。轩王他今年就要十八岁了,是七月初六出生。”

依依皱了皱眉,这个老妪竟然连轩王都不知道是谁?那她所说的璋朝40年五月初二出生的人又是谁?

那个老妪轻轻叹了口气,道:“皇上可还好?”

“皇上很好。”依依暗暗咬了咬牙,好什么好?皇上身体康健,确实是好的很,可是皇上的心不好,不然就不会把她给关到这里来了。自己被他关了,还要说他好,这话真是说得十分的违心。

“几个皇子可还好?”

“都很好啊”

当然,除了轩王。

依依看这老妪的年纪,好像是七十岁了。不过鉴于自己之前对月儿年龄的错误估计,夏依依便是觉得关在这里的人都会被折磨得看不出原来的年纪。很有可能这个老妪并没有七十岁这么老。

“请问你是谁啊?为何被关在这里?”

依依也有些好奇,这个人是不是皇上的妃嫔呢?可是为何不跟其他妃嫔一样关在同一处?却是单独关在这里?而且那些妃嫔都十分的漂亮,皇上一向都只喜欢美女,没理由纳一个连夏依依都觉得十分丑陋恶心的女人为妃吧。

那个老妪已经被关在这里许久,都没有见过除了住持以外的任何人了,这个时候,见到夏依依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不害怕她的容貌,还肯关心她,愿意跟她聊天。她便十分高兴,正要开口跟夏依依说道说道她的身世,夏依依也来了兴趣,翘首等着那个老妪解答她的疑惑。

“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滚回去干活?你的活若是完不成,少不得要挨打。”

住持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也跟着过来了,阴沉着脸,看向夏依依的眼神充满了防备和狠历。

那个老妪一见住持来了,连忙转身跑回了屋子。

依依被人打断了自己听故事,有些不悦,转头看向住持,扬眉道:“你犯不着干活来威胁我,我高兴干活就干,不高兴干活,我就不干,你还能拿我怎么的?”

住持狠狠的暗自咬了咬牙,说道:“依空,你别以为你就真的能出去,整日里端着个王妃的架子,到时候你出不去了,看你这脸往纳而搁?”

依依笑道:“往哪儿搁?还不就是挂脸上搁呗。”

依依转身就走,独留住持一个人在后面瞪着夏依依的背影暗暗啐了一口,哼,你若是出不去,我就狠狠的整你一顿。

依依回了房间,凝香就连忙上来说道:“王妃,谷主已经找到了治蝗灾的方法。”

“哦,什么方法?”

他炼出了一种药,只要兑上水,喷洒在农作物上,蝗虫一吃,就会死了,而这种药,只要经过雨水冲洗几遍,就会从农作物上被冲走,人还是可以吃那个农作物的。

“好,你现在立马就传信进宫,就将我的要求一并提上去,我就在这里坐等皇上来找我。对了,你也别让王府里的小厮做那些活计了,全都搬回来,就放在这里摆着吧。”

“这活不干完,住持会罚你的。”

依依睥睨了她一眼,道:“我今儿就出去了,明天早晨都不在这儿点卯了,我还干这活干什么?”

“你真的觉得皇上能答应你的要求?真的会放你出去?”凝香有些担忧,若是皇上不答应。只怕夏依依还在在皇觉寺里多呆一些时间了。

依依胸有成竹道:“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能出得去。就算万一他不同意,那你们晚上再加班干活就是了嘛。”

月儿连忙说道:“不行的,轩王妃,你明天是出去了,可是我还出不去,我明天还有点卯,她们还是会检查我干的活的。”

因为她们两个的活是绑在一起的,如果夏依依走了,这未完成的活,必定就会算账算到月儿的头上了。

“这样吧,让他们干一半的活,若是都干完了,就有点假了,她一个人哪能干得了那么多的活?”

依依皱了皱眉,说道:“这样,我明天跟皇上求求情,看看能不能将你也一起放出去。”

月儿高兴地连连点头,道:“好,谢谢轩王妃。”

依依本来只是想去尽量一试,也算是对月儿尽了一份心。本来还想跟月儿说清楚,以皇上那性格,只怕是同意的可能性很小,只是夏依依一看到月儿那充满希冀的眼神。这到了嘴边打击月儿的话,就咽了下去,自己实在是不忍心这么打击她,让她这么高兴一会也好。

“你现在就传消息给皇上。”

凝香点点头,就按照夏依依的吩咐去办了。

夏依依便是在屋里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只怕等自己出去了,就要忙着解决蝗灾的事情了,就不能好好的休息了,趁着这会儿有空,就多睡一会儿。

凝香的办事效率很快,夏依依才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宫里就派了太监过来。

一个小尼急匆匆的跑到了大雄宝殿里,跟住持禀告道:“住持,我看见宫里又有马车来了,已经快到门口了。”

住持一听说又有马车来了,嘴角威扬,眉头一挑,立马就来了兴致,夏依依在这儿,自己可是没有吃到什么好处。没想到皇上这就又送了一个人过来了。

以前送过来的都是皇上的女人,自从送了一个儿媳过来后,现在住持连对马车里送来的人的身份都有了新的猜测方向了。

“走,去瞧瞧去,又有哪个贵人变成了低贱的囚徒。”

住持连忙带着妙真及一众尼姑就往皇觉寺走去,还未等公公上来敲门,就连忙打开了大门。

住持有些奇怪,怎么这次来送人的不是常来的那两个杖责的侍卫了,反倒是两个公公。

“公公,这次又是送了个什么人过来?她犯了什么事啊?”

“住持,咱家可不是送人过来的,是来接人的。”

住持的眼珠子差点就给吓得掉了出来,从来都只有送人来,没有接人走的。这可是头一遭啊。

还能接谁?肯定是那个每天端着个王妃架子,说她肯定能出去的轩王妃呗。自己之前还想着等个十天看看情况,看她能不能出去,若是不能出去,再对她动手。

可是没有想到,三天都没有过完,她就已经能出去了。

但是住持的心里却十分的不甘心,此刻,她宁愿来接出去的是别的妃嫔,也不愿是夏依依。

住持便笑笑的问道:“不过过来接的人是哪个?”

“轩王妃”

住持一听到这个答案,不禁吸了一口气,果然是她。

“不知为何又要放她出去?以往可没有这个先例,被关进来的人,都是被关到死的。”

住持狠狠的咬了咬牙,就连说话的神情都变得有些狠历和不甘。

公公冷哼了一声:“谁说被关进来的人都要被关到死?什么时候关人进来,又什么时候放人出去,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旨意。哪里轮得到你一个住持在这里妄加揣测圣意?”

住持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这个公公的话的意思,不就是以后也有可能会将其他关进来的妃嫔也给放出去?那她这么折磨那些妃嫔,等她们出去了,还能有她的好果子吃?

那公公便是要住持带路去接夏依依出去。

那些妃嫔见到公公来了,都窃窃私语道:“这会儿,不知道又是送了哪个妃嫔过来?”

仁空一见又要有新人来了,心里便是高兴了,现在有夏依依在护着月儿,连个给她干活的人都没有了,其他的那些妃嫔又不是好欺负的。若是这回儿来了个新人,她一定要好好的拿捏住,让那新人给她干活。

仁空扁扁嘴道:“可指不定又是一个王妃给送进来了呢。”

众人便都好奇起来,纷纷侧面,往住持这边瞅过来,可是却没有见到有新人过来啊。

住持心里正在窝火,这些人却又多往她这边看,便恼怒的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干活?”

不知为何,住持却不敢再说出“仔细你的皮”这句话了,她心里有些发毛,总觉得这些妃嫔中还会有人像夏依依一样能重新回到原来的身份地位去。

依依听见了来人的脚步声,便连忙起床,开门出去了,以免住持跑进屋里来看。

那公公见到夏依依,连忙跪下行礼道:“奴才参见轩王妃”。

这公公可是代表皇上的意思来的,这一跪,不就是说明皇上还是承认她这个轩王妃的吗?

依依斜眼瞥了一眼站的直直的住持,那住持嘴角抽了抽,这夏依依,这就要开始寻仇了吗?

住持害怕公公回去后,去皇上面前参她一本,便连忙跪了下去,恭敬的行了礼。

夏依依这才满意的冷哼了一声,让他们都平身。

“住持,你说,我今天的活可是一点都还没有开始干呢?我那活可怎么办啊?不行,我还是留下来把今天的活干完再走吧。”依依眨着一双十分真诚的眼睛看着住持,随即又对公公说道:“公公,你先行回宫吧,劳烦你跟皇上说一声,我这边还没有做完住持吩咐下来的活,等我做完活,再去宫里。”

公公也是个人精,十分的上道,连忙说道:“哎呦,王妃啊,您这金枝玉叶的,谁敢给您活干啊?住持,你说是不是?”

住持憋了一口气上不来,脸上悻悻地说道:“那是自然,免了。”

“那月儿呢?”

“今儿派下去的活计,她完成一半就可以了。”

“那还差不多,不过往后,可别让人再欺负了她去,我省不得还要再来看望她。”

“是是”

住持忙不迭的答应着,只是心里却有些不痛快,这种仰人鼻息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依依这就大张旗鼓的跟着公公出了皇觉寺,那些妃嫔嫉恨不已,特别是跟夏依依有仇的那个仁空,更是眸子里的火焰都堪比火焰山了,熊熊燃烧了起来。没有想到,她真的能回宫。

回了宫。

皇上开门见山的就问道:“你真的能解决蝗灾一事?”

依依笑道:“那是自然,臣妾可不敢欺君,否则,臣妾的方法若是不奏效,皇上还是会将臣妾再关回皇觉寺的。”

“有没有效,你现在就展示给朕看。”

皇上拍了拍手,就有一个太监拎了一个笼子进来,笼子里装了上百只蝗虫。一只只的在里面胡乱的蹦跳着,有的还用几个脚抓着笼子,挂在笼子的杆子上,唧唧唧唧的鸣叫着。

皇上这些日子一来,可是被南边的蝗灾给头疼不已,现在那些蝗虫几乎要将南边的食物都给吃光了,便都开始往北边迁移,现在京城这边都已经开始出现了数量较多的蝗虫了,若是再不控制,一定会席卷整个东朔的。

那就真的没有任何粮食了,还能拿什么去打战啊?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没有了粮草,这打战,就必定输了。

皇上再次感受到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能帮他解决这个燃眉之急,他整日里焦虑不已。

今儿,一听到消息说,夏依依有办法解决蝗灾之事,即便她明确表示她解决这个事情是有条件的,就是想从皇觉寺出来,皇上也觉得这个交易是很合算的,虽然他并不想将夏依依放出来。

此刻,皇上正将整个东朔全部的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个小小的女子身上。

夏依依莞尔一笑,道:“皇上,请给我拿一个花洒和几片菜叶过来。”

“李公公”

皇上沉声唤道,李公公连忙便安排人去准备东西,一会儿,东西便准备好了。

依依将囊中的药倒入了花洒,灌满了水,将混了药的水撒到菜叶中,便将那几片菜叶子给扔进了笼子里。

那些蝗虫一见到菜叶子,便蜂拥而至。

不一会儿,那些蝗虫便将几片菜叶子给消灭殆尽,有些还没有来得及抢食,就只得在一边唧唧的叫着。

祸兮福所倚

那些吃了菜叶子蝗虫都开始不停地煽动着翅膀,痛苦的挣扎着,抽搐着,不一会儿,就扑棱不动了,掉了下去,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

转瞬间,刚刚还装满了的笼子,现在就只剩一半多的蝗虫了,它们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才吃了几口菜就死翘翘了。更是庆贺自己刚刚没有吃到,所以才保住了命。

李公公连忙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这个方法果然好啊,这才一会儿,就能将这些蝗虫给消灭了。皇上,现在这蝗灾可算是能解决了。”

皇上却没有李公公那么高兴。

皇上说道:“夏依依,这办法虽然好,可是灭了蝗虫以后,这些农作物可是要就给人吃的。这药物毒性这么大,会不会人吃了以后就中毒了,甚至死亡?”

“不会,这个药的剂量非常小,只要农作物被雨水冲刷几次,或者吃之前洗几遍,就不会有害了。”

皇上却依旧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

若是说毒药,宫中可不乏能毒死人的毒药,能毒死人,自然要想毒死一只蝗虫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了,只是这要将被毒药浸染过后的农作物再给人吃,还要保证人没事,这就难了些。

依依见皇上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依依的嘴角抽了抽,皇上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她再亲自吃一下,确认这药对人体无害吗?

依依将菜叶子直接扔进了花洒里,沾上了那些药。再将菜叶子拿出来,说道:“李公公,将这菜叶子用清水清洗五遍,再扔进笼子里。”

李公公连忙照办了,这些蝗虫也是些不长记性的,刚刚才死了一批同伴,现在有新叶子扔进来的时候,又是一窝蜂的飞到了菜叶子上开始啃食。

不一会儿,菜叶子再次吃得连梗都不剩。

皇上便睁大了眼睛盯着笼子里的蝗虫的变化,这一次,那些蝗虫并没有扑棱了,而是一个个吃得高兴了,趴在杆子上唧唧的叫着。

半晌也未见一个蝗虫死了,皇上这才确信这药被水冲洗了之后,确实是可以食用的。

皇上总算是落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连忙说道:“你赶紧将药方交出来,朕这就要着人赶紧安排炼药,运到南边去灭蝗虫了。”

“可以,不过,臣妾还有一个请求。”

皇上有些不高兴,脸色垮了下来,说道:“什么请求,你不是已经出了皇觉寺了吗?朕并没有食言。”

“不错,臣妾的这个条件确实是满足了,不过,臣妾觉得这么大一个功劳,就这么小的一个条件,臣妾亏了,所以臣妾想再放一个人出皇觉寺。”

“夏依依,不要得寸进尺。”

皇上磨牙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若不是因为自己急着要解决蝗灾,就是她,朕都不想放她出来,她竟然得了自由,还想再拉一个人出来。

不用说,她想拉人出来的那个人必定是月贵嫔。

“皇上,月贵嫔本身并没有错,不是吗?仅仅是因为那些流言而已,才会迁怒于她,可是她真的是冤枉的啊。”

“哼,朕一点都没有冤枉她,若不是她这个灾星,朕现在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都是因为她。就是因为她,才会有这么多的战乱,还有蝗灾。”

皇上说起这个,就气愤不已,自己怎么就纳了一个灾星,还生了两个小灾星。

“皇上,你不能将这种事情归咎到一个女人身上。”

皇上阴狠的盯着她道:“怎么?你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想旧事重提?朕劝你,少操点心,否则,惹恼了朕,朕可指不定能做出些什么事情来,还有,别以为你有药了,就能挟药想怎么威胁朕就怎么威胁朕,朕若是想从你手中将药方抢过来,有的是办法。朕还会将你关在皇觉寺一辈子。”

夏依依被皇上那阴狠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夏依依敢肯定,皇上肯定能干的出来那事,如果皇上查出来这药方是鬼谷子炼制出来的,必定会逼迫鬼谷子,鬼谷子又少不得要受些苦了。只怕自己真的惹恼了皇上的话,皇上还真的就将自己关在皇觉寺一辈子了。

毕竟皇权是不可侵犯的,自己之前敢笃定自己能出来,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将皇上逼急了。如果自己真的把他逼急了,他怕是还能将她给弄死吧。

夏依依便退了一步,说道:“不放她出来也行,那能不能开恩,让她们母女之间见个面?”

“不行。 你往后莫要再在朕的面前提及她们三人,否则,朕连你一起罚。”

夏依依闭了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时,眼里没有刚刚的那股倔强了。

还是先保住自己要紧,自己真的是没有资格跟皇上谈条件,自己若是有那个本事,也就不会被皇上毒打一顿,还给送到了皇觉寺里去。

夏依依俯首,努力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夏依依觉得自己的性子真的是要被这个逼死人的皇权给磨灭了。

“是”

夏依依低眉顺眼的说道。

“回去吧。”皇上挥了挥手,夏依依便起身回家。

刚刚跨出了门,便见到一个小太监拿着一封信急冲冲的去找皇上。

夏依依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往外走。

然而,夏依依还没有走出多远,那个小太监就跑出来将夏依依给叫了回去。

依依皱了皱眉,别人写信给皇上,干她什么事?难道别人还能写信告她的状?不太可能是金维吧,金维都已经害她被打了三十大板,又被关进了皇觉寺了,还想怎么害她啊?

依依有些忐忑的跟着小太监再次走进了大殿里,一进去,就感觉到整个大殿的温度有些低,皇上似乎生了很大的气,甚至比上次杖责她时还要生气。

“跪下”

皇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依依暗暗皱了皱眉,默不作声的跪了下去,心里将这个万恶的皇权社会给咒骂了一个遍,这是什么社会啊?一天到晚的就是要她跪来跪去的。

“你是不是写信去告诉轩王了?”

“什么事情?”

“朕前几天处罚你的事。”

“这有什么问题吗?不过就是如实告之罢了。”

虽然夏依依自己并没有写信去告诉凌轩,但是凝香写信告诉了凌轩,夏依依虽然知道可能是因为告诉凌轩后,引起了不好的后果,可是夏依依却不想推凝香出来背锅,替她受过。

“哼,有什么问题?他,杜凌轩,朕的好儿子,居然怒发冲冠,一怒为红颜,要跟朕这个父皇翻脸。”

皇上将手中的那封信给抖得哗啦啦的响,以前凌轩再怎么跟他吵架,都不会如此惹怒他。可是如今,皇上却深深的感受到,自己这个父皇,却比不上凌轩的一个女人。不光如此,他竟然敢用江山来威胁他。

用一个女人来换一个江山。

他可真是大手笔啊。

皇上之前就有些担心凌轩会被夏依依给迷惑失了理智,如今看来,他已经被夏依依深深的迷惑了。

皇上自己就是一个不会被女人所迷惑的人,无论自己有多宠哪个妃子,都不会将那个妃子宠到没了边,更不会为了那个妃子连江山社稷都不顾。

所以皇觉寺里才会有那么多个曾经宠冠后宫的宠妃,一如仁空,静空。

只要她们干了一见自己不顺心的事情,他就可以在自己最宠她的时候,将她打入地狱。

本以为凌轩继承了自己冷血无情的优良秉性,然而在他私自跑去西疆看望夏依依的时候,皇上就对凌轩有些失落。本想就此惩罚一下夏依依,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将凌轩的更深层次的疯狂劲给逼出来了。

夏依依低低的说道:“臣妾不知,臣妾并没有鼓动他什么,只是据实说了臣妾现在的状况罢了。”

皇上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那封信甩到了夏依依的脸上,说道:“你自己好好看看。”

夏依依将信拿起来一看,瞳孔缩了缩,没有想到那个凌轩竟然用几近命令的口气要皇上放了夏依依,否则,他就将北疆的一摊子麻烦事撂手不管了。

赤果果的威胁啊,而且还威胁得不带半点犹豫和怯懦。

透过那苍劲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到凌轩写下这封信的时候,那份焦急和冷冽。

难怪皇上会这么生气了,皇上现在正是被这些战事愁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北疆没有一个可用的将领在那里挡着呢?

势必就得妥协,可是皇上就这么被凌轩给逼得妥协了,他又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依依不禁感慨,凌轩的威胁才是有震慑力的威胁,才是有帝王之气的威胁。

相比之下,自己刚刚跟皇上的威胁,简直弱成渣了。自己威胁不成,反被皇上威胁。

真是弱到爆了。

皇上冷哼一声,说道:“看完了,你可有何感想?”

“臣妾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啊,臣妾还以为他会拍手称快了。”



皇上脸上写满了问号,拍手称快?

依依道:“其实臣妾跟王爷的关系并不好,我们两个合不来,经常吵架,他也不喜欢臣妾,所以才会打我骂我啊,臣妾还以为你责罚了我,正好称他的意,他应该要高兴有人能替他惩罚我。”

“你们当真合不来?”

“是啊,他那么凶,臣妾又这么倔。见面就吵架,哪里能谈得上喜欢对方啊?臣妾就是因为没有想到他会想办法来救臣妾,所以才会想尽办法去炼药解决蝗灾,来跟皇上请功赎罪,求你放我出来啊。要不然,我干嘛要自己来折腾?干脆让他出面去解决好了。”

皇上暗暗皱了下眉,夏依依说得也不无道理,若是他们两个真的感情很好,夏依依笃定了凌轩会去救她,她还有什么必要亲自来跟自己谈条件呢?

皇上转眸一想,凌轩这么做,定然是十分喜欢夏依依了,才舍不得她被惩罚。只怕夏依依这个性子,正好合凌轩的口味吧。而夏依依,竟然还没有意识到凌轩喜欢她?

皇上叹了口气,以前大师说凌轩的红颜劫,难道就是她吗?

真是造物弄人啊,以前听大师这么说了以后,自己便一直担心那句话会成真,于是自己一直都留意着凌轩的情感。明知曹若燕喜欢凌轩,可是自己担心曹若燕会是凌轩的那个红颜劫,于是,硬生生的将曹若燕的婚事给压下来。将本来应该许配给志王的夏依依,转而许配给了凌轩。

否则,自己也不会那么糊涂到被凌志和皇后一唆使,就将夏依依这个被败坏了名声的人许配给凌轩。

导致凌轩因为这事,还跟自己闹僵了一阵子,只是凌轩不知道他的苦心罢了。

皇上他只是想,红颜劫,就必定是跟凌轩两情相悦的人,才会是凌轩的红颜劫,所以,皇上就特意选了一个让凌轩十分厌恶的人为王妃,这样,就不会是凌轩的红颜劫了,就能让凌轩躲过那一劫了。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一纸赐婚,亲自将这个红颜劫送给了凌轩。

皇上摇了摇头,暗暗自责,向外走去,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份怒气和戾气。

依依疑惑的转头看向走向殿外的皇上的背影,阳光将皇上的身影拉得长长的,那个身影在地上缓慢的移动着。依依纳闷,怎么突然之间觉得皇上的背影有些萧索?

夏依依起身,她没有直接回静苑,而是先去了玉佳宫。

明安公主见到夏依依过来,先是有些高兴,转而又想起来假山偷。情被夏依依偷听之事,脸上的笑容便有些讪讪的,旋即便将笑容落了下去,淡淡的说道:“轩王妃今儿过来,可是来看望嘉琪、嘉悦?”

明安公主自然知道夏依依被罚到皇觉寺的事情,想来已经见过月贵嫔了,夏依依已经许久都没来玉佳宫了,今儿却鼓着勇气,破了两人不在见面的尴尬,跑到这玉佳宫来,可不是为了月贵嫔的嘱托而来?

夏依依见明安公主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便说道:“我是来看望她们两个的,不过,我还是有些话要跟你讲,你让宫人都下去吧。”

明安公主挥手让众人下去,夏依依这才低低的开口道:“明安公主,我们是因为上次春游期间发生的事情起了隔阂。不过我想说的是,阿木古力的死,真的是一个意外,我没有想要害他性命,他想强女干我,我就只好动武,将他点了穴道,让他动弹不得而已。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趁机杀了他。”

明安公主说道:“我知道,杀人的不是你。他死了便死了吧,没有什么可惜的。本以为他就是风流了一点,喜欢玩女人,没有想到他竟然连你都敢欺负,这我就忍不了了。我觉得我以前可能是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没有看清楚他是什么人,他的死,我没有记恨你。”

“还有,你们两个在隔壁山洞里干的事情,我一点都没有看见,仅仅是听到了声音,不过,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我觉得很正常,毕竟我也是一个已经成婚了的人,这点事情,不算什么。你就把我当成是你的贴身丫鬟,你就不会有心里负担了。”

古代女人不都是有那些丫鬟伺候着睡觉的吗?也许夫妻俩在干事情的时候,那丫鬟就在门外边候着等着伺候呢,那明安公主被她的丫鬟听了去,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啊。

明安公主笑了笑,说道:“你也不必这么劝慰我了,行了,那事以后就翻片了,不提了啊。往后啊,咱们还是好姐妹。”

依依便也笑道:“你说差了,不是好姐妹。”

明安公主的笑凝固住了,道:“你刚刚不是还劝慰我来着吗?想冰释前嫌,怎么这会儿,又不想当好姐妹了?”

“你乱了辈分了,我们是好姑侄啊。”

“别,千万别,叫我皇姑,会把我叫老的。我们还是叫姐妹比较好。”

呃,夏依依捂嘴笑了笑,便是点头答应了。

明安公主哈哈大笑起来,连忙吩咐奶娘将两个小公主给带上来。

依依这一看,呦,两个小公主果真被明安公主给照顾得胖乎乎的,穿金戴银的,那小小的胖乎乎的小手上,两手各带了一个银镯子,脖子上挂了一个黄灿灿的长命锁,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服,小嘴巴咕嘟咕嘟的吐着口水泡泡玩,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得极像月儿,当然,是像月儿以前漂亮的时候,不是现在这副样子。

小公主的双眼滴溜溜的看着夏依依,夏依依走到哪边去,她们的眼睛就转到哪边去。

依依十分喜爱的将其中一个抱了起来,啵啵的亲了一口,问道:“小公主,你告诉你,你是嘉琪,还是嘉悦啊?”

小公主吐了两个口水泡泡出来,嘟嘟了两声。

依依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道:“嘟嘟?你叫嘟嘟啊?”

明安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哪里就叫嘟嘟了?她叫嘉悦。”

依依歪着头:“你怎么分得清她们谁是谁?”

“每天都带在身边,自然能分辨出来了。”

依依说道:“我十分喜欢她们两个,恨不得也天天抱在手上,能不能让我抱出去,到静苑养个几天再送回来?”

明安公主抬眼看了她一眼,说道:“人,你是抱不走的,不过,若是想念得很,倒是可以带个画像走。”

依依暗暗一笑,明安公主果然是个聪明人,怕是知道她是想将小公主偷偷抱去给月贵嫔看吧,不过皇上不同意,她也就不敢触怒皇上了。既然明安公主都主动开口可以带个画像去给月贵嫔,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当即就满口道谢了。

在玉佳宫里又坐了一会儿,拿了小公主的画像,依依又厚脸皮的问着要了几件小公主的衣服,这才满意的离了宫。

依依今儿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办,等把东西送给月儿后,她就要去问许睿考虑得如何了,给他的三天时间已经到了。

------题外话------

推荐小土豆君作品《妻在上:夫君狠撩人》,甜爽文,宠不停。

傅昭宁从穿过来起就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她被一个恶魔害的家破人亡,剜心而死。

尽管这位未来夫君美得让她把持不住,但她还是抹了把鼻血,决定把这个隐患除掉。

然而恶魔愣是没让她得手。

她决定上大招,色诱!

恶魔:没想到你衣服底下还挺有料。

傅昭宁:喂,我是色诱不是献身,等等,你脱衣服干啥?

恶魔:色诱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