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还没看够吗?/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便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你看这是几?”

依依喝了一口酒,傻傻的笑道:“我又不二,你干嘛比划个‘二’来嘲笑我。”

鬼谷子连连摇头,看来她已经喝醉了。

鬼谷子拿出一粒醒酒药丸,扔给凝香,凝香端了一碗水过来,喂夏依依吃,“王妃,你醉了,来,把醒酒药吃了。”

夏依依微微闭着眼睛,嘟囔着推开了凝香的手:“走开,我不要吃,要吃你就自己吃。”

凝香劝了几次,夏依依都不肯吃,凝香便朝画眉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笨!”

画眉嫌弃不已,上前捏住了夏依依的嘴巴,将药迅速塞进了夏依依的嘴巴里,随即用力一推夏依依的下巴,那粒醒酒药就给咽了进去。

凝香怎么觉得画眉这手法这么眼熟和熟练呢?这不是执行任务时给别人喂毒药的手法吗?

你?!怎么能用这种方式对待王妃呢?凝香挤了挤眉。

画眉扬眉,嗯?有何不可?达到目的就行了。

凝香顿时就无语凝咽。

凝香和画眉两人便架着夏依依回房间睡觉。夏依依已经醉的不成样,一路摇头晃脑的,两手攀着她们两个的肩膀,道:“来,妞儿,陪我睡觉。”

“好,陪你睡,你先睡我就来。”

“好”

夏依依嘟囔着,只是一被放到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凝香、画眉面面相觑,便轻轻关了门,守在屋里陪着她。

夏依依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她晃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坐在屋里的凝香和画眉,依依轻轻按了按有些胀痛的脑袋,半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凝香见状,连忙出去给夏依依端了一盆温水进来给夏依依洗脸,夏依依轻轻的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昨夜就坐在这里冻了一夜?”这一开口,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

“昨夜本就没剩两三个时辰了,我们不碍事。”凝香见夏依依的神态似乎已经好了许多,表情平淡,凝香有些纳闷,怎么夏依依喝了一顿酒就解了自己心中的烦恼了吗?

依依伸手捧了一把水,往自己脸上泼去,洗了脸,便觉得清爽了许多,脑袋也没有那么胀痛了。

依依换了一身劲装,道:“我去后院练一会儿武,你们就给我准备个热水,等会,我回来沐浴。画眉,你陪我去练武,教教我呗。”

画眉点点头,跟着夏依依出了房门,凝香苦着脸哀嚎,什么意思嘛?这烧热水的粗活就落在她的头上了呗?

凝香连忙上前笑脸相对:“王妃,奴婢陪你去练武呗。”

依依眯眼一笑:“你打得过画眉,那就画眉去烧水咯。”

凝香咽了咽口水,撇着嘴巴,恨恨的看着画眉幸灾乐祸的样子,跺了跺脚,老老实实的去厨房烧火去了。

夏依依到了后院,便拿了一根棍棒在手上,“画眉,来,不要手下留情。”

画眉空手而上,夏依依喊道:“喂,画眉,不带这么小瞧人的啊!”

“你先打得过奴婢的空手再说。”

夏依依差点被她气死,说话真的是嘴下不留情啊。

夏依依挥着棒就朝画眉袭击而去,画眉一个跳跃,竟然直接就站在了棍子的上端,夏依依连忙追加了一条规矩:“你别使轻功啊。”

画眉翻了个白眼,这样陪着夏依依练武真是要累死了,这也不能用,那也不能用,还要当心不能出了重手伤了她,还不如跟凝香换个活干了。

夏依依练了一半个时辰,已经大汗淋漓了,这才收了手,回到房间泡了个热水澡。

夏依依整个人缩在了浴桶里,努力将自己的这些杂念挥去,斩断跟许睿的情丝,也许,这样结束也好,对许睿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就不必在宗亲和情人之间左右摇摆了。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解脱,既然在许睿这儿得不到一个完美的结局,那还不如放手。

单身也挺好啊,多自由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夏依依沐浴后,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变得神情奕奕了,只是眉宇间还残留了些许忧郁。

鬼谷子见夏依依已经收拾好了心情,极为高兴,看来自己昨夜陪她喝酒,还是有效果了。

鬼谷子本来还想喝酒,那么好的女儿红若是不喝,自己闻着那酒香,就嘴馋不已,但是又怕自己喝酒的话,夏依依也要跟着喝,鬼谷子担心夏依依喝多了会伤了身子,想了想自己还是抑制住想喝酒的心思。

“丫头,你看看,我们特意给你留好了饭菜了,你中午都没有吃饭,来,快点坐下来吃。”

“嗯”,依依昨夜喝酒,又没有吃饭菜,那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了,又练了武,就更是觉得饿,一坐下来就开始狼吞虎咽。

依依扒了小半碗饭,垫了个半饱,就开口问道:“鬼谷子,你那药王谷离这儿远吗?”

“差不多一天半的路程”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的话,明天晚上就能到了吧?”

鬼谷子高兴不已:“好啊,丫头还没有去过老夫的家玩呢,走,去老夫家里玩玩,老夫跟你说啊,那药王谷可是风景宜人,十分好,特别适宜养老了。你要是跟老夫去那儿住,保准你也能长命百岁。”

凝香顿时就急了,还去啥药王谷啊,到时候,又要跟王爷分开了,凝香连忙开口道:“药王谷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去北疆玩呢。”

夏依依哪里不知道凝香的心思?不就是想要让自己跟凌轩呆在一起吗?夏依依瞪了她一眼道:“没有皇命,我就私自去北疆,你是想要我再次被皇上责罚吗?私自去西疆军营的教训还不够啊?合着那板子不是打在你的屁股上了?”

其实,依依更多的是想寻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缓一缓自己这烦乱的思绪,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才能开始新的美好的生活。

凝香也泄了气,自己确实是想要趁机撮合王妃和王爷,可是王妃没有皇命,就不能私自去军营的。可是王妃不去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和王爷在一起啊?

“就是就是,北疆去不得,还不如去老夫的药王谷玩呢,丫头,老夫跟你说,药王谷比北疆好玩,别听那小蹄子瞎说,你还是保住你的屁股要紧。”

鬼谷子已经出来许久了,也十分想回家看看,自然要拉着夏依依去药王谷了。

“好”,依依满口就答应了,她可不想这个时候就去北疆找凌轩,别到时候还要被凌轩误会,自己被许睿甩了,这才找上他,把他当成替代品了?自己可不想去那儿,免得被凌轩奚落,还是躲得远远的为好。

凝香见依依打定了主意要去药王谷,就偷偷的溜了出去,急匆匆的给王爷和夜影分别写了信寄了出去,这两封信看似不一样,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得出来,给夜影的那一封信上的字迹要娟秀好看得多。就连写下‘夜将军’这三个字的时候,都饱含了思念之情。

鬼谷子见夏依依答应了,也没空在这里陪着夏依依吃饭了,连忙就叫上严清回房间收拾东西去。

等夏依依吃好了饭,凝香和画眉也将夏依依的东西收拾好了,不过就是两三个包袱而已。可是当依依将视线往鬼谷子那儿瞧去的时候,不禁被他给吓了一跳。

鬼谷子这是把静苑都搬走了?且不说属于鬼谷子自己当初带过来的行李就已经有一大马车了,现在又增加了那么多的新炼制的药,瓶瓶罐罐的摆满了院子,又还将昨夜吃剩了的八坛女儿红给搬出来了,还有众多的锅碗瓢盆以及桌椅。

慢着,这浴桶是怎么回事?这个大个的浴桶不是夏依依用着的吗?怎么鬼谷子也给搬出来了?大老远的搬到药王谷去?他不嫌累啊?

只怕得七八辆马车才装的下吧,依依无语的摇了摇头,看着还在喘气的指挥着严清搬这搬那的鬼谷子说道:“鬼谷子,你这是要干嘛?搬这么多东西去做什么?我就是去药王谷住一段时间,又不是去那住一辈子,你这些东西都搬走了,我回来就剩一个空房子,怎么住啊?再说了,这么多的东西可没法搬啊。”

鬼谷子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轻咳了一声,“老夫知道你有办法带走,你的那些医疗器械和药是怎么带走的,你就把这些东西怎么带走。”

依依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仿若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盯着鬼谷子,怎么,难道鬼谷子发现了什么吗?

鬼谷子挑挑眉,“丫头,你以为老夫老眼昏花了吗?就你上次去西疆出门的时候,背的那个小小的背囊,能多少东西啊?能够得上你在西疆军营里给那么多战士治疗伤口的?能装得下那么多的药材和医疗器械吗?你肯定有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储物空间,老夫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就在戏文里听过,还没有见过,你快点,把你的那个储物空间给拿出来。”

凝香和画眉面面相觑,她们跟了夏依依这么久了,从未见过夏依依用过什么储物空间,不过鬼谷子说的也不无道理,她们在路上的时候,的确就见到夏依依只是背了一个小小的背囊,根本就不可能带上那么多的药材,而且夏依依每次要取药的时候,都是把她们两个人赶出帐篷,自己在帐篷里拿药,难道,夏依依真的有如鬼谷子所说的一个储物空间吗?

画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说道:“王妃,上次军粮失火,你拿出来的那么大个的灭火的东西,用完之后,我们也没有再见过那个东西了。之前并没有见你带着这个东西上路,那么大个东西也绝不可能能装进你那个包袱。”

凝香听画眉这么一分析,也想起来了夏依依的种种奇奇怪怪的行为,很多次都背着她们两个那东西,凝香立即就对夏依依的那个储物空间来了浓厚的兴趣,连忙附和道:“对啊,对啊,王妃,你快点将你那个东西给拿出来吧,我们开开眼界看看啊。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让我想想啊,你那个东西肯定是藏在一个东西里,是不是就像弥勒佛一样有个乾坤袋啊?你的是不是就是一个香囊啊?还是说是一个镯子啊?”

凝香一时兴起,就连忙在夏依依的身上一顿翻找。

夏依依扬扬眉,所以呢?她们两个就跟着鬼谷子起哄要将她的储物空间给公布出来吗?

夏依依道:“我哪里有什么储物空间啊?你们瞎说。”

鬼谷子便道:“你就别装了,你肯定有,赶紧的,把东西都装好,别浪费时间了,不然明天晚上太晚了,路可不好走。”

“就是,就是”她们两个也一起附和。

依依的嘴角抽了抽,他们这是要集体造反吗?

依依说道:“得了,真是怕了你们了,我还真的有一个储物空间。”

凝香的眼睛顿时就睁得大大的,“你还真的有啊?快说,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镯子咯。”

依依可不想将自己那隐藏在皮肤下的小芯片给暴露出来,就用手腕上戴着的镯子来打掩饰。

“快点打开来,让我们开开眼界。”鬼谷子连忙凑上来,就要去摸夏依依手上的那个镯子。

“你们得保证不能外泄,否则别人可是都要来抢我的这个镯子了。”

“嗯嗯嗯”,他们为了看储物空间,连忙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

“我先去把我的里面的东西整理一下,再给你们看啊。”依依连忙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将那些武器等东西都给藏到隐蔽的地方,留了一个大空间出来装外面那些家伙什。

依依再次走出来的时候,用衣袖挡着镯子,自己假装在里面摸镯子,其实是按了那个小芯片,待那个漂浮的界面出现的时候,他们的嘴巴都张开了,眼睛一眨都不眨,看着眼前的这个稀奇物。

依依将那个储物空间打开,说道:“快点,把东西给拿进来。”

“就这么放,就能放进去?”鬼谷子捋着胡子惊讶的说道。

依依顺手就将自己的手绢取下来,放了进去,他们这才相信,连忙开始搬东西进去,鬼谷子就再次返回了自己的屋里,只要不是鬼谷子扛不动的都给搬出来了,就连鬼谷子自己的夜壶都给搬了出来。

噗,依依一口老血都吐出来了。

依依连忙阻拦道:“鬼谷子,我这个空间也是有限的,不是乾坤袋,不能无限的放大缩小的。你也别什么东西都往里面放啊。而且,这些臭味的东西就别放进去了,免得把你的药都给污染坏了。”

夏依依本来想说把我的药给污染坏了,可是一想,自己的药坏了,鬼谷子不会心疼,可是鬼谷子的药也在储物空间里,那他定然会心疼自己辛苦炼制的药会坏了。

果不其然,鬼谷子连忙将夜壶给放了回去,还当起了纠察员,生怕凝香和画眉往里面放了些什么不该放的东西,会坏了他的药。

不一会儿,这满院子的东西就都给塞了进去。

鬼谷子拍了拍手,十分轻松的骑上了马,看来以后上哪儿都要把夏依依带上了,有了她,自己那一堆的瓶瓶罐罐的药材就不愁运了。

这一行人就这么快速的出了城,往药王谷而去。

西疆,护国公收到了皇上的回信,虽然护国公之前就猜到皇上八成是不会同意用绥元镇交换一个夏子英的,即便夏子英这么多年来,一直恪尽职守,守在西疆任劳任怨的保护着东朔,可是在皇上眼里,那是一个将军应该做的,而且夏子英也应该用牺牲来换取东朔的城池。

护国公拿着信件的手有些哆嗦,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些不愿接受皇上的这个圣旨。蒋副将见到护国公这个神情,就猜到了皇上没有同意交换,有些恨恨的捶了一下桌子。那个绥元镇可是蒋副将和肖潇拼死夺到了,还死伤了那么多的兄弟,若是就这么用一个夏子英就给换了回去,他也不甘心。可是夏子英却是他多年的好友,若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西昌人给杀死,他又于心不忍。

蒋副将狠狠的啐了一口,道:“护国公,我干脆直接带着兵杀进木寻镇去,将夏将军给救回来。”

肖潇道:“杀进去?你还没进城门,他们就能立即动手将他杀了。”

蒋副将懊恼的说道:“那怎么办?又不能换城,又不能冲进去救他。干熬着啊?”

正说着,一个小兵走进来禀告:“启禀护国公,西昌人送信来了。”

护国公将信拿过来,顿时就苍老了许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夏子英怕是救不回来了。

肖潇拿来一看,那阿木古孜下了最后通牒,若是今夜亥时,东朔还不同意换城,他们就要将夏子英给杀了。肖潇也一阵嗟叹,转而问道:“护国公,现在该怎么办?”

护国公凝眉,那苍老的额头上的皱纹镌刻得更深了,原本平整的抬头纹如今变成了波浪形。

金维不以为然道:“还能怎么办?按皇上的意思办呗。”

蒋副将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金维,你莫不是忘了我之前就告诉你的事情了?说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你当心下次你被西昌人给掳走了。”

金维没好气的撅了撅嘴巴,得意的往后一坐,一副你们自己还能怎么办的神情,气得蒋副将直接撩帐出去了,懒得在军帐里看那金维的脸孔,着实讨厌得很。

蒋副将出来走了一会而,就习惯性的又去通讯营里头转了一趟,那个小兵都郁闷了,怎么蒋副将最近一天来这里好几趟的查看信件做什么?他有那么多的家书要收吗?

到了夜幕时分,护国公越来越心焦,心里一直担忧夏子英,他终是忍不住眼睁睁的看着夏子英被杀死,而不做任何动作。

护国公纠集了兵马就往木寻镇而去。

阿木古孜听说护国公他们往这边来了,便推开了身下的女子,懒懒的坐起身来,促狭着眼睛,淡淡道:“将他脱光了绑在城墙上。”

那个来报信的小兵一脸茫然,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榻上那个女子走去,那女子惊恐的爬下了榻,抽泣着哀求道:“王爷,不要把我绑起来示众。”

阿木古孜气恼的对小兵说道:“笨蛋,本王说的他是指夏子英。”

那个女子缓缓松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刚刚才伺候过王爷,而且伺候得很好,王爷应该不会这么绝情,原来是那个小兵听错了。

不过那个女子才松了一瞬间,头顶响起的冰冷声音让她彻底绝望:“不过,将她一起脱光示众似乎更有趣。”

“不,王爷,你不能这样。”那个女子扑了上去,抓着阿木古孜的脚,使劲摇晃着,哀求着。她那美艳的面庞吓得面如纸灰,泪水瞬间滑落。

阿木古孜十分厌恶的皱了皱眉,抬脚就将那个女子给踢了出去,刚刚的温存早已荡然无存。

那个小兵连忙将被踢倒在地的女子给拖走了,不过时间还早,先让他快活一回,再将这女子绑到城墙上去,毕竟这女子刚刚进阿木古孜的帐篷前还是个雏呢,虽然已经被阿木古孜破了身子,可好歹还新鲜着呢。

待护国公赶到木寻镇城墙外的时候,便见到了一副令他心痛的场景,又有些香艳的场景。

夏子英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遍体鳞伤的赤身裸。体绑在城墙上,不过,跟夏子英一起身子贴着身子绑在一起的女子又是谁啊?

这副场景,更像是捉奸在床的奸夫淫妇被绑起来示众一样。

“西昌狗贼,你快放了夏子英。”

阿木古孜悠悠然的从城墙上冒出头来,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说道:“夏忠辉,你可想清楚了,这儿子没了可就没了,但是城池嘛,倘若本王想夺回,有的是机会夺回。”

可是护国公哪里有那个权利用城池交换夏子英啊,就算是现在他趁着自己是将军的身份,将城池拱手先让,皇上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甚至会将护国公府满门抄斩。

“我们皇上不同意换城池”

“那可就相当的遗憾了”

阿木古孜阴笑一声,手中拿了一把匕首朝着夏子英的腹部狠狠的扎了进去,鲜血涓涓的往外冒,哗啦啦的往下流。

夏子英的嘴巴并没有被堵住,阿木古孜就想听他狂喊痛,来刺激护国公。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夏子英忍着剧痛,咬紧了牙齿,不让自己喊出声音来,一双狠历的眼睛仿佛淬了毒一样射向了阿木古孜。

“肯定要杀了你,不过在你死之前,本王要好好的折磨你,可不能让你死得这么轻松。”阿木古孜嘴角噙起一抹阴笑,眼眸微抬,将匕首在夏子英的腹中转了一个圈,几乎将那截肠子给搅个稀烂,肠液都流了出来。

“啊!”

夏子英终是忍不住这中断肠之痛,痛呼出声。

“呵呵,这样的表现,本王很满意。”阿木古孜的眼底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嘴角的笑容扩大。

护国公看得心里也跟着一阵绞痛,沉痛出声道:“阿木古孜,你不就是想出口气吗?老夫跟他换,你放了他,老夫到了你的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要!”夏子英喊出了声,猛摇头,他并不愿他爹替他受死。

“呵呵,是吗?不过,本王觉得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加刺激。”

阿木古孜声音未落,就再捅了一刀到夏子英的腹部,夏子英这一次咬牙忍着剧痛,也不想叫出声,免得护国公再为他伤心。

夏子英越是这么忍着,护国公就越是心痛不已。

蒋副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大声咒骂道:“阿木古孜,你个没有人性的东西。老子现在就了结了你的性命。”

蒋副将拔剑就往城墙上冲去,阿木古孜斜斜的冷笑一声,缓缓的扬手,那些弓箭手立即刷刷的往下射箭。

蒋副将连忙退了回来,命令弓箭手也往上射箭,两方僵持了一会儿,蒋副将也没能攻上去,而夏子英几乎流血都快流光了。

阿木古孜见夏子英都已经休克了,连忙命令弓箭手住手,阿木古孜大声喊道:“你们不是想要回夏子英吗?本王倒是要看看你们还能不能救活他。”

阿木古孜拿了匕首就往夏子英的心口狠狠的扎去,夏子英被疼得再次醒来,虚弱的睁开了双眼,阿木古孜将夏子英踢下了城墙,护国公连忙飞身过去,在半空中接住了只剩一口气的夏子英。

“夏忠辉,你可别说是本王杀了你儿子,他现在在你手上可是还活着的。”阿木古孜高兴的说道,即便现在夏子英还活着,可是他绝对活不过半刻钟,即便是鬼谷子在这,也救活不了他,更何况,鬼谷子不在这边疆呢。“真想看看你儿子死在你怀里的感觉,你是不是特别的心痛呢?”

护国公抱着奄奄一息,身上突突冒血的夏子英,连忙往军后方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黎大夫,快,快。”

黎大夫一搭上夏子英的脉,就连连摇头,悲叹道:“已经不中用了。”

不,不,护国公连连摇头,他感受得到夏子英的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着,他抱着夏子英的身体就要跪下去,“黎大夫,求求你。救救他。”

“护国公,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他真的撑不下去了,我没有这个本事救他,他的肠子都已经断了一截了,心脏也被扎了,只要把这把匕首拔出来,他就……”黎大夫没有说下去,在场的都是武将,又岂能不明白,只要匕首拔出来,血压就会猛然上升,从心脏的伤口喷涌而出,就会立即毙命的。

护国公的眼神暗了下去,连连摇头,悲痛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黎大夫猛然想到了什么,感叹道:“如果他在,兴许能治好夏将军。”

护国公连忙来了精神,“谁?”

“就是我们的军师啊,他的医术很好。”

护国公叹了口气,那不就是自己的女儿,夏依依吗?只是已经将她遣送回去了,不然,还能让她救救子英。

护国公只得认命,带着夏子英突突冒血的身体往回走,哪怕是死,也要将夏子英带回军营去,好好安葬他。

护国公策马狂奔,肖潇和蒋副将紧随其后,快速的往军营里跑去。

哒哒哒,一个娇小的身影策马奔驰而来,越来越近,就快要赶上护国公了。

护国公将剑唰的一下抽了出来,此时护国公正是悲痛之中,以为来人是西昌人,便要持剑格杀她。

来人似乎看出了护国公的意图,连忙喊道:“护国公,在下是夏将军的朋友,我能救他。”

护国公一听,眸子里闪现出了激动之情,连忙策马停了下来,等到来人一过来,护国公神色暗了暗,这个人,分明是女扮男装,从容貌上来看,长得还挺好看,只是并不是那种娇气的女子,浑身散发着一种军人的英俊豪气。

不过护国公此时为了救夏子英,也没有对来人的身份过多的怀疑,毕竟,如果是西昌人,恨不得夏子英死,又怎么会来救他。

“快,将他先放下来平躺,然后支个帐篷,我需要现在就给他医治,来不及了。”

那个人快速的吩咐道,连忙上前,从随身携带的医药箱里拿出了一只麻醉剂,将液体快速的注入了夏子英的身体里。

“敏儿,你来了。”夏子英睁开了虚弱的眼睛,呢喃的喊着她的名字。

“别说话,省得流血过多。”话语坚决,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她脸上的神情严肃和坚毅,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快速的用纱布将夏子英身上的伤口先包扎着,以防流血过多。包扎了伤口,她这才开始做一些术前的准备工作。

那些人快速的将帐篷支了起来,将夏子英给抬了进去。

敏儿连忙跑进了帐篷,就将帐篷给关了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去。

黎大夫连忙进来说道:“敏儿,我来给你打下手吧。又要输血又要缝合伤口,这台手术太复杂,而且时间短,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敏儿的眼睛缩了缩,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疑惑的盯着黎大夫说道:“你知道可以输血,还有缝合?”

黎大夫笑了笑说道:“你刚刚给他注射的那支药叫麻醉剂吧,我以前也不知道,不过,前阵子,军营里来了个跟你使用一样医疗器械的人,我看你的治疗手法和医疗器械,跟她的一样。他在军营里给很多受伤的士兵治伤,我一直给他打下手。所以,我能给你帮得上忙。”

“他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敏儿内心一阵激动,难道,在这里还能遇上故人?

“夏奕,是个男人。”

“哦”,敏儿的神色暗了下来,自己估计不认识吧,夏依依再怎么穿越,也不太可能穿越到一个男人身上吧。不过如果那个人跟自己一样,是来自那个世界的话,倒不如去找找看,兴许两个人还有共同的话题呢。“那个人现在在何处?”

“不知道为何,他半夜突然走掉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哦”,敏儿的准备工作也已经准备完毕了,就暂时不去管那些事情了,先把夏子英的命给救回来再说,“那好吧,你就留在这里帮忙。”

护国公见他们两个人在帐篷里头忙活,自己进去也帮不上忙,就安排士兵在外面守卫,以防西昌人偷袭他们,打断手术。

护国公见夏子英认识她,自己也就放心了,何况还有黎大夫在里面,就更出不了什么事了。

夏子英早就已经因为全麻药而失去了意识,闭着眼睛昏睡着,完全不知道敏儿在他的身上快速的切割、缝合、上药。

敏儿的额头也因为紧迫,而沁出了细密的汗水,黎大夫很配合的给她擦了汗,黎大夫这个助手当得十分的顺手。

敏儿渐渐的,手都已经有些发抖了,就不强求自己要将所有的伤口缝合,腹部的伤口就交给了黎大夫,自己就专心致志的处理他身上最严重的伤,就是心口上的那个伤口。

护国公在外头守了两三个时辰了,屋里头的人还没有出来,护国公忍不住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护国公不断的祈求着,千万不要有坏消息啊,按照夏子英之前的那个伤势来说,若是救治不好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再等半个时辰”,敏儿清亮的声音传来,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现在夏子英的血压和心跳都已经稳定下来了,心口的伤也缝合好了,只要把身上那些不会致命的伤口给处理好,这台手术就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要看接下来的护理了,看看他能不能够熬过危险期了。

护国公听到敏儿的话,顿时就松了口气,听敏儿的语气,已经没有最初的时候那样的焦急了,她的语气很明显的已经放松了。看来,夏子英的伤已经治得差不多了,这条命应该是保住了的。

半个时辰后,帐帘果然准时掀开了,护国公连忙就冲了进去,只见夏子英浑身上下都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活像一个木乃伊,那些纱布都已经浸出了鲜血,而且他身上还连着透明的管子,往他的身体里滴注着透明的药物。这些东西护国公在夏依依那里见过,护国公有些纳闷,难道夏依依所说的那个教过她的师父,就是眼前的这个敏儿姑娘?可是看她们两个的年龄差不多大,或许她们两个是同一个师父教的?

护国公见夏子英还昏迷着,便上前把了一下脉,确实还活着,只是这脉搏十分的微弱,弱不是自己把脉仔细的话,几乎要把不出来脉搏。

护国公还是有些担心,现在夏子英的情况很不乐观啊,“敏儿,犬子现在情况如何?老夫看这脉搏实在是虚的很啊。”

“护国公,夏将军受伤十分严重,之前掉下悬崖后,本来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五脏六腑都被震伤了,若不是我给他医治好,他上一次就死了。而这次,他又被西昌人关了这么些天,每天都要被鞭打和受刀伤,身上零零总总的被划了上百条伤口,而今天的这两刀就更是严重了,一刀在腹部,而且那阿木古孜还故意将刀在腹部转动了,肠子被绞烂了。最严重的伤口是在心口上,虽然我已经将心脏缝合起来了,只是,这心脏的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是会不停的往外流血,情况很糟糕。虽然现在已经暂时稳住了伤势,但是还要看他接下来几天的情况,如果糟糕的话,只怕是会前功尽弃。”

敏儿的神色暗了下来,语气里依旧焦急,她最后就差明说若是治疗不好,还是会死的。

护国公原本以为夏子英已经能活下来了,心里还很高兴,被敏儿这么一说,就又跌回了谷底里,护国公凝眉问道:“上次,是你救了犬子?”

“不错,我原本就住在山上,当时他们带人追上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然后在他掉下去后,我就去悬崖底找他,把他给背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里,给他治伤。前阵子,他们搜山,搜到了那个山洞,夏子英被他们发现了,才被他们给掳走了。”敏儿言简意赅的将事情大致讲了一边,至于自己救了他之后,又溜下山去救那些村民的事情,她就省略不说了。

“老夫在此谢过敏儿了”,护国公朝她作了个揖,感谢之意洋溢于表。

敏儿摆了摆手,道:“不用谢,你们这些将军为了祖国受伤,我救你们是应该的。不过这儿不宜久留,夜深露重的,不适宜给他养伤,还是早些送回军营里吧,而且最好用担架抬着,别坐马车,太颠簸了。”

护国公点点头,立即安排,为了夏子英的后续治疗,便将敏儿也请进了军营里。

金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来,见护国公竟然将夏子英给活着带了回来,而且又带了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回来,当即就板着脸孔道:“护国公,你们怎么就忘了耶律莲琦的事情了吗?还往军营里带陌生人回来?”

敏儿可没有夏依依那样的好脾气,而且敏儿就更不用像夏依依那样还顾虑护国公的处境,敏儿当即就将自己身上的文牒掏了出来,拎着在金维的眼睛前晃了晃,道:“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只是个东朔普通百姓。”

金维鼻子里粗粗的哼了一声:“这能证明什么?即便是东朔普通百姓,也有可能会是西昌人潜伏的奸细。”

敏儿扬眉,当即反驳道:“你以为只有普通百姓有嫌疑吗?就像你这样的副将,也有可能是西昌的奸细。”

金维气结,冷哼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否则,到时候若是又出了什么乱子,可就不是打板子关个几天就能了事的了,哼,军法处斩。谁叫你没有一个王爷相公给你撑腰呢?”

金维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朝护国公瞟去。

护国公此刻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必定得留敏儿在军中,便道:“且留她在这里几日,等夏子英的伤势稳定了,再让她离开。在军营里的这段时间里,老夫会派人严加看着她的。”

金维的嘴巴歪歪的抽了一下,冷哼道:“护国公,即便你是将军,也不能罔顾军纪,若是到时候再出个什么乱子,你即便是将军也负不了这个责任。”

护国公有些不悦,“若是出了什么事,老夫自会跟皇上请罪,犯不着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蒋副将也上前帮腔道:“若是出了事,我也一起去请罪。”

哼,金维甩了甩手,狠狠的瞪了一眼敏儿,呸了一口,愤愤离去。

护国公拱了拱手,劝慰道:“敏儿,你别生气,前阵子,这军营里出了奸细,所以,现在有些人人自危,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敏儿笑道:“无妨,我能理解,你放心,我就呆在夏将军的帐篷里给他治伤,不会到处乱跑的,你只管派人跟着我就是了,我尽量不给你们惹麻烦。”

护国公有些歉意:“不是老夫怕麻烦,而是这个军中规矩太多了,还请敏儿多担待。”

“无妨,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去夏将军那儿看着点了。”

“有劳了”

二人也不再多作寒暄,各自离开忙自己的活计去了。

过了半个时辰,夏子英晃晃悠悠的醒来了,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自己十分熟悉的脸,那张脸似乎消瘦了一些,头发有些凌乱,但是脸上的英气却丝毫不减。她的侧脸,似乎比平时看起来更加好看,他有些哽咽,他们又见面了,而这一次,不再是躲在那暗无天日的山洞里,每天还要担心被西昌人发现。

夏子英干涸的嘴唇已经蜕皮了,这些天都极少有水喝,西昌人给的水仅仅是能够维持他不死罢了。他轻轻的动了动嘴皮,喊出了那个他这些天日夜思念的名字:“敏 ̄儿 ̄”。

敏儿之前一直在盯着那滴滴答答的注射液,没有注意到夏子英已经醒来了,此时听到夏子英沙哑的声音,她侧首看过来,看到夏子英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敏儿觉得自己脸上的神色稍微有些不自然,她轻咳了一声,说道:“你好好的躺着,别动,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我给你弄点水来喂你。”

敏儿端了碗水过来,用小勺子一点一点的喂进了夏子英的嘴巴里,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他,就喂了两勺,就收回了碗。夏子英还想喝,敏儿嗔怪道:“不能多喝了,你的身子状况不适宜一次喝过多的水,等会儿再喝。”

夏子英十分听话的嗯了一声,对敏儿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哪里还像是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更像是一个听话的小新兵。

夏子英傻兮兮的看着敏儿,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敏儿白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还没看够啊?”

夏子英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不再看敏儿,可是夏子英和敏儿的脸上都不禁飞起了红霞,二人的呼吸都有些不均匀了。

顿时,整个帐篷里充满了暧昧和尴尬的气息。

那一厢,夏依依和鬼谷子几人赶了一天半的路,终于赶到了药王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