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泡出百毒不侵之身/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看着那烟雾缭绕的药王谷,仿若整个药王谷都被一块薄纱笼罩了,空气十分的清新,鸟语花香,果然是个养老的好去处啊,确实是世外高人所隐居的地方。

鬼谷子十分高兴的当起了导游,道:“你们等会儿,就会见到药王谷底下那条河水了,那条河水可比京城里的河水清澈多了。你们可是老夫请来的的第一批客人,以前那些人都是不请自来的。”

依依笑道:“呐,我可是记得有些人去我那儿住着的时候,说他是客人,要怎么怎么享受来着,那现在我是客人了,我可是也就不管你那么多了,我也进来享受享受。”

鬼谷子得意的道:“老夫这儿可是不像你那儿了,凡事都要自己动手。老夫这有人伺候。”

啊?依依瞪大了眼睛,药王谷不是只有鬼谷子和严清两个人吗?鬼谷子不是只有严清这么一个徒弟吗?

鬼谷子面带笑意的看了夏依依一眼,无视她眼中的惊讶,抬脚就往山上走去,脚步矫健,噌噌噌,就走到了前头,就连夏依依追赶他的步伐都有些累。果然是爬山爬习惯了的人啊,走山路如履平地一般。

走到半山腰,便见到有几处宅子,其中一处宅子还建造得比较好,应该就是鬼谷子的住处了。

夏依依跟着鬼谷子走了进去,屋里头立着两个小药童,已经沏好了茶,正好是五杯茶水。

依依尝了一口,啧啧称赞道:“这茶水可真好喝啊。不过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来了?”

其中一个扎着两个发髻的小药童,约莫才十岁,道:“姑娘,我们这沏茶的水,可是我们药王谷里后山那个山泉水,水质很好,沁人心脾。至于我们知道你们来了,则是小辛告诉我们的。”

“小辛?”

“姑娘,小辛就是我们养的一只鹦鹉。”

那个双髻药童一口一个姑娘的称呼夏依依,毫无征兆的就被鬼谷子给弹了一个爆栗,“什么姑娘?叫太祖师。”

噗,依依刚刚喝到嗓子眼的茶水猛烈的噗了出来,自己不过是十六岁而已,竟然就被人称呼为老太了?

按照这个辈分来说,这两个药童应该就是严清的徒弟了。

那两个药童就更是吃惊了,看着不过是比自己大个六岁的姑娘,竟然比自己高出三个辈分?那个双髻药童吃惊的看向鬼谷子道:“祖师爷,她是你的师父?”

“对啊,老夫这次出山,新认的师父。你们两个还不赶快拜见太祖师?”

那两个药童得了鬼谷子的确认,暂时压下自己内心的惊讶,连忙下跪磕头道:“罗津、季开见过太祖师。”

依依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自己真的有些后悔当鬼谷子的师父,现在搞得自己的辈分这么高,就连徒玄孙都有了。

依依只得尴尬的干咳了一声,抬手说道:“起来吧,往后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了。”

“严清没有规矩,他们两个可不能没有规矩。”鬼谷子打断了夏依依的想法,那两个药童自然更加听从鬼谷子的话了,他们两个可不敢违抗谷主的命令。

鬼谷子这喝茶歇息了一会儿之后,便是给夏依依安排了房间,吩咐两个药童给她烧水沐浴,所幸夏依依用军医系统当储物空间用,把静苑的大多数生活用品给搬来了,这生活起居倒是方便了许多,就连浴桶都是自己在静苑用着的那个。

赶了一天半的路,夏依依也累得很,这药王谷的天就是黑的早,这一黑下来,整个药王谷就显得特别的安静。依依沐浴后,倒头就睡了。

北疆,夜影将凝香写过来的信交给了凌轩,凌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竟然是自己想办法解决南边的蝗灾,跟皇上提了条件,放她出了皇觉寺,这样看来,自己写给皇上的那封信,难道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吗?不过让凌轩心里舒了一口气的是夏依依跟许睿总算是断了关系了,凌轩暗暗发笑,自己早就知道他们两个终究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夜影见王爷脸上的神色舒展和悦了不少,似乎是这些日子以来,最为开心的一天了。

夜影试探性的问道:“王爷,要不要将王妃接到北疆来?”

其实这话并不是夜影想问的,而是凝香单独给夜影写的信里,要夜影这么问问的。

夜影一问完,就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不禁咽了咽口水,自己真的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在这个当口问这句话。夜影等了半晌都没有听到王爷的回话,夜影的腿都有些站不住了,恨不得立即拔腿就往外走,不要在这低气压的帐篷里受罪了。

凌轩看着那封信,思索了半天,才缓缓开口,语气冰冷:“接她过来作甚?过来吵架?”

不知为何,凌轩一想起从西疆离开的那一天,夏依依说的那些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到现在,一想起那些话,凌轩的心就十分的难受。

夜影连忙应是,就赶紧溜了出去,就知道是这个结果的,凝香真是异想天开,就想着赶紧要他们两个复合,可是他们两个的脾气,唉,何时到头啊。

夜影刚刚从帐篷里溜出来,不远处,白澈站在自己的帐篷里,笑眯眯的朝夜影招手。

夜影眉头一皱,白澈真是太八卦了,肯定是来打听王爷和王妃的事情的。

夜影不情愿的走进了白澈的帐篷里,白澈那双含笑的眼睛里带着十分的狡猾,有些戏谑的语气问道:“夜影,刚刚你给王爷送了啥信啊?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出来?”

夜影没好气的说道:“还不就是王妃的事情了,若是战事,我可没见你这么上心打听过。”

白澈瞪着眼睛无辜的说道:“你瞎说什么呢?谁对战事没有上心过啦?你告诉我,王妃那边什么事啊?我怎么觉得这段时间王爷的脾气很不好啊?我可不想再被他飞两把匕首,又去伙房里切土豆丝了。”

“你想知道?我还想知道呢?可是王爷也不会告诉我们,他为何心情不好啊。不过我看他这样子,八成是跟王妃有关系,刚刚一看到王妃跟许睿分手的消息,他就在那暗暗高兴了。”

“他们分了?”白澈惊讶道,旋即又搓了搓手,得意的说道:“哼,我就知道许睿那小子最后肯定跟王妃走不到一起去,就许睿那个样子,我看着都烦。”

夜影不禁翻了个白眼,白澈这么幸灾乐祸,不就是还记恨着许睿抢了他东朔第一才子的名号,又夺了元宵节皇上的那个灯谜吗?

夜影挑眉道:“你这么讨厌许睿,你怎么却不讨厌他妹妹呢?”

“谁说我不讨厌她?母夜叉一个,我讨厌他全家。”白澈立即竖毛,张牙舞爪的瞪着夜影。

夜影抿嘴暗暗一笑,每次林姀和许碧瑶两个人的信过来的时候,白澈总是会先看许碧瑶的信件,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白澈定然是更在乎许碧瑶说了什么。

白澈便岔开话题道:“王爷现在要不要将王妃接过来呢?以我看,王爷肯定抹不开脸面去接她,肯定想着要王妃自己屁颠屁颠的过来找他。”说道最后,白澈得意的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很懂王爷的心思。

帐帘窸窣一响,一个人撩帘进来,白澈吓了一跳,几乎弹跳了起来,定睛一看,是天问,连忙拍着胸脯呼气道:“天问,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又是王爷来了,听见我说他坏话了。还好是你,不然,我又要死定了。”白澈可不想再去切一晚上的土豆丝。

天问暗暗冷笑,进来撩起帐帘,却没有放下来,凌轩在天问的身后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白澈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这样捂住了,刚刚说话的人就不是他了一样。

真是倒霉,怎么每次说王爷坏话的时候,王爷都会冒出来啊。

然而,这一次凌轩却没有像上次一样处罚他,现在没有心情为了这点小事责罚他。仅仅是瞪了他一眼,就坐了下来,神情肃穆。

“上次战斗之后,有几个受伤的士兵感染了病毒,浑身都有红斑点,呕吐不止,高烧不退,几天之后就暴病而亡了。刚刚太医过来禀告说,最近这几天接二连三的又有受伤士兵感染了,已经接连死了十几个了,这病毒似乎已经开始扩散了,而且扩散得越来越快,如今,已经有上百人出现了初期症状,身上开始长红斑点了。太医怀疑,这是疫病。”

“疫病?”白澈和夜影都吃了一惊,闻言变色。

疫病,是军营里最为忌讳的东西,犹如洪水猛兽,一但传染开来,死亡率比打一次仗的死亡率还要高。

白澈开口问道:“那太医可有应对之法?”

军营里本来只有普通的军医,并没有太医,可是因为凌轩中毒了的原因,皇上为了他的身体健康,便派了几个太医跟过来。他们来这里,可没有对凌轩的解毒有任何帮助,凌轩只是派他们跟军医一起,一道给那些士兵治伤。

凌轩摇了摇头,眉毛皱的更紧了,“他们全都束手无策,现在也只是将那些已经感染的人集中在一起,在帐篷外洒了生石灰,而那些被集中起来的人似乎都不愿意,他们总觉得被困在那个帐篷里就是等死,颇有怨言。而另外那些还没有发现感染的士兵,谁也不知道,他们身体里是不是已经感染了,只是还没有表现出病症来。”

正说着,外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中年太医跑了过来,焦急不已,“禀王爷,又有十个士兵发现了病症,而且他们还是分布在不同的营里,在下担心,那些营区,还会继续有疫病士兵被发现的。”

夜影一听,也是十分焦急,连忙上前说道:“王爷,当务之急就是要控制疫情,否则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整个军队都会覆灭,到时候,北云国可就不战而胜了。而且这疫情一旦扩散出去,就不仅仅是北疆了,可能还会传染至整个东朔。”

“对,必须要控制了,这一天之内就已经集中爆发了这么多人,再不控制可就晚了,而且,这件事情,必须要告之皇上,求皇上来出手解决。”白澈也感觉到事态紧急,连忙道。

“还请王爷求皇上,派个能解决疫情的太医过来,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是无能为力。”那个太医跪下来说道,他心里也有些害怕,他每日里跟这些感染了疫症的人在一起,真担心哪天连他也感染了疫症,那真的就也要跟着一起归西天了。他恨不得皇上赶紧派人来,将他撤回去,他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呆着了。

“你们可有什么好办法?”凌轩看向夜影、白澈,他们两个左膀右臂,希望他们能想出一些办法。

他们二人皆摇摇头,白澈扁着嘴巴说道:“我又不会医术,哪里有什么办法?不过以往爆发重大疫情的时候,都是把他们隔离到一个村子,然后封村,甚至会…”

后面的话,白澈没有说出来,怕引起军营暴乱,但是在坐的人对视一眼,都明白白澈说的是放火烧村,将那些感染疫病的人连带着病人用过的所有东西都烧毁,就成了一个死亡村。

几十年前,东朔也曾经这样干过,那时候疫症爆发,官府极力控制,烧了不少死亡村,整个东朔的人口几近少了一半。也有不少并没有感染疫症,仅仅是有些感冒发烧而已,皆被恐惧的人们把他们给关进了死亡村一并活活烧死了。

东朔的老人们都还记得那些惨痛的精力,也会口口相传告诉下一代,虽然这些士兵年纪小,没有经历过那次疫情,但是却听过的,自然知道那次疫情的恐怖情况。倘若北疆也用这种烧光政策的话,那些士兵必定会垂死挣扎,举兵造反的,北疆就不战而败了。

凌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旋即起身回了大军帐中写信去了。他本来抱了一些希望而来,还是失望而归,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个能力解决疫情呢,自己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几只信鸽扑棱着翅膀从北疆军营的夜空朝着东朔皇宫的方向快速的飞去。

在药王谷睡一觉,果然神清气爽,依依伸了个懒腰感概道,这药王谷真是个养老的好去处啊。

依依起床后,信步来到花厅,就见到鬼谷子师徒四人已经背着背篓从山上采药回来了,这一大早上的,就已经干了这么多的活了吗?

依依出门迎了上去,主动将鬼谷子背上的背篓给卸了下来,背着那个背篓走进了院子,依依道:“鬼谷子,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这上山采药的事情就交给徒弟徒孙就行了,你若是万一不小心摔着了,你这把老骨头可经得起?”

鬼谷子见依依这么心疼他,便是得意的瞟了一眼严清道:“看看,还是丫头贴心,你们这帮臭小子,有哪个这么贴心照顾老夫了?”

严清暗暗扁了扁嘴巴,他们可是男人啊,男人对一个男人,哪里说的出那些关心的话,不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吗?还是女孩子说比较合适呀。要不然怎么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呢?鬼谷子绝对是把夏依依当女儿了,哪里是当师父了?

那两个徒孙见严清这副怏怏的表情,不禁乐了。以往在药王谷,严清可比他们两个得宠,鬼谷子总是在他们两个面前鄙视他们两个的慧根太差,没有严清好。如今看来,有了夏依依,严清哪里算是得宠啊?简直是被鬼谷子给打入了冷宫了。

鬼谷子连忙吩咐两个徒孙将药材带走去泡药浴,自己则走进了花厅,刚刚坐下,严清就十分熟练的按照鬼谷子的生活习惯,给他泡了一杯菊花茶。鬼谷子抬眸瞟了一眼严清,心里稍微有些满意。却仍旧没有给严清好脸色看,而是笑嘻嘻的招手叫夏依依过来:“丫头,快来,来这儿坐,严清,赶紧给她也倒一杯茶。”

夏依依一坐下,笑道:“鬼谷子,你今儿怎么这么高兴啊?”

正在倒茶的严清眼角抽了抽,师父今儿高兴吗?怎么不觉得啊?他一早上也没有见他对自己笑过啊。

鬼谷子一听夏依依这么说,高兴地挪了挪屁。股,往夏依依那边靠了靠,神秘兮兮的说道:“老夫今儿带他们去采草药,就是为了给你做药浴的,老夫这儿可有一个专门做药浴的房间,可比别人用浴桶泡药浴好得多,就是同样的治疗,都有不一样的效果。”

夏依依疑惑道:“给我做什么药浴啊?我又没有生病。”

鬼谷子哼了一声,道:“还没病?你那屁股都打开花了。”

“我不是抹了你给的药膏,已经好了很多了啊。”

“那还不够,泡了药浴,好得更快。”

依依的脸上连忙堆满了笑容,拉着鬼谷子的手一阵摇晃,撒娇道:“鬼谷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鬼谷子翻了个白眼,“现在知道老夫好了?当初点了老夫的穴道,独自跑去西疆的时候,怎么就不说带老夫一起去了?”

“那是去受苦的,又不是去旅游,带你干嘛?”

“那老夫不管,以后你去哪儿,老夫就跟到哪儿。”

依依的嘴角抽了抽,鬼谷子这是打算跟定自己,要自己给他养老送终吗?咳咳,送终?还是别这么想,这不是诅咒他吗?

依依见鬼谷子嘟囔着嘴,一阵暗笑,真是个老小孩,依依道:“好,带着你,天涯海角都带着你。”

一会儿,罗津就走了进来,禀告道:“祖师爷,药浴已经准备好了。”

嗯,鬼谷子点点头,起身就带着夏依依往药浴房而去。

药浴房离这里还有些距离,走路也要走个两三分钟,走到另一处小房子里,推开门进去,发现这里竟然有一处温泉,而那个大大浴桶则是建在这温泉里,普通的药浴,泡一会儿,水就凉了,若是加水,则会而这里的药浴,则是天然恒温的,效果自然要好很多了。

浴桶里面已经泡好了药浴,鬼谷子看了一眼夏依依穿了好几件衣服,便道:“脱掉两件,这样可不好扎针。”

依依和凝香、画眉都吓了一跳。

凝香连忙道:“谷主,王妃脱衣服,怕是不方便。”

然而夏依依可不是被脱衣服吓到了,而是被鬼谷子的针灸给吓到了,依依虽然不怕打针,可是却怕被针扎得满身都是,不由得让她想起来紫薇被容嬷嬷扎针的场景。

依依连连摆手道:“泡药浴就行了,还扎什么针啊?我怕疼。”

“你个大夫害怕扎针?那你怎么被打板子的时候都不吭声了?”

“两种痛是不一样的”

“放心,老夫针灸技术娴熟,不痛的。”

“真的?”

鬼谷子笑眯眯的道:“真的”。

夏依依这才同意泡药浴针灸,刚扎进去的时候确实不疼,只是扎完之后,又泡了半刻钟,那些针眼就开始疼了起来,药水顺着那些针灸的穴道呼呼的往身体里浸入。

依依疼得额头冒出汗来,疼得后槽牙直打架,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鬼谷子,你骗人,疼死了啊。”

鬼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夫从来就不骗人,老夫说了针灸不疼,刚刚是不疼吧。只是药浴疼而已。”

依依白了他一眼:“强词夺理。我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依依现在如坐针毡,根本就没有刚刚坐进来的时候那种舒爽的感觉,依依恨不得现在就从药浴里爬出来。

“五天。”

“什么?五天?我人都要泡烂了。”

“五天才能有效果,你可别浪费了老夫的药材啊,可不仅仅只是早晨刚刚采的那些药材,更是加了好多珍藏的珍贵药材,老夫自己都舍不得用,拿出来给你用了,总之你不能偷偷跑出来。”

“可是人有三急啊!”

“让她们拿个便桶过来,你出来的时间必须要短,然后迅速进去泡药浴。你在这好好的呆着,老夫两个时辰后过来给你重新针灸,要换些穴道。”

鬼谷子又有些不放心的跟画眉道:“看好她。”

画眉点点头,有她在,别说是夏依依了,就是武功再高一些的人,那也跑不成。

鬼谷子这才将手背负在身后,哼着小曲,无视夏依依哀怨的眼神,悠闲自得的走了。

夏依依苦着脸,自己一定是上了贼船,着了鬼谷子的道了,只怕在静苑的时候,鬼谷子极力劝自己来药王谷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给她泡药浴了吧。

依依泡了两天,感觉生不如死,这期间,鬼谷子一会儿添药材,一会儿针灸的,每次鬼谷子来往浴桶里添药材的时候,依依都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炖在锅里的肉,鬼谷子在加调料,等炖好了,就能吃了。

两天半的时候,依依疼得几乎要晕厥了过去,依依嚷道:“鬼谷子,你确定你没有放错药或者扎错针吗?我怎么觉得我快要死了?我喘不过来气,胸口闷得慌,浑身疼得几乎要抽搐了。”

“那就说明对了,若是你没有这些反应,那才是糟糕了。”

鬼谷子仔细瞧了一眼夏依依憋的通红的脸,她身上的血管鼓了起来,血液混着药水快速的奔腾着。仔细看就能发现,那些细小的针眼里,一些体液渗出来,而药物也缓缓浸入。

“你还是身子太弱,所以有些熬不过,不过比起一般女子,已经很好了。但是比起那些武功高强的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了。上次老夫在轩王府给轩王泡药浴排毒,那疼痛是你现在感受到的疼痛的十倍,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能疼死过去,可是他就能承受那种疼痛。”

“十倍?”

依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就现在这个疼痛,自己都已经难以忍受了,凌轩居然能忍受十倍的疼痛?他没有痛觉神经吗?

这么一想,夏依依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这点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也就今明两天痛得最厉害有些,后天就不会这么痛了。”

第二天傍晚时分,药王谷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谷主,皇上有请你出山,去北疆防治疫情。”

来人不是太监,看起来是个武功高强的人,想来,皇上为了节约时间,才派武功高强的人过来,至少赶路就比那些没有功夫的太监来得快一些。他将一张明黄色的绢帛圣旨交到了鬼谷子的手上,十分恭敬的说道。

若是旁人,势必是要跪下来接旨的,不过鬼谷子可不讲究这些虚礼,他即便是亲自见了皇上本人,都不会下跪,更何况只是见了一份圣旨而已呢?

鬼谷子将那份圣旨打开来,快速的瞟了一眼,便将圣旨放到了桌上,捋了捋白须,道:“老夫刚刚才从京城回到药王谷,如今身体着实疲累得紧,老夫可不想去北疆。老夫这把老骨头可是受不起这个颠簸。”

“谷主请放心,你若是同意去北疆,我们必定派上最豪华的马车,保证你坐得舒舒服服的,不会颠簸,还会派人一路伺候你。”

“不过老夫可不想去军营那种地方,上次就去了一次军营,哼,那些个粗莽武夫把老夫打得头破血流,就差点将老夫的骨头给拆了,不去,不去。”鬼谷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作势就要赶他走。

那人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把的银票,道:“这是皇上给你的赏赐,你若是买什么药材,需要多少银钱,你只管开口,等你防治了疫情,到时候,另外还重重有赏。”

鬼谷子悄咪咪的斜眼瞟了一眼那一大把银票,全是一千两一张的,只怕得有好几万两银票啊。

发大财了。

鬼谷子却没有接手那个银票,他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皇上能出这么大的重金,必定是北疆的疫情十分严重,手底下的那些御医怕是没有应对方法。否则,皇上能舍得花这么多钱来请他去防治疫情?怕是这银子烫手,可不好接啊,别到时候钱没有捞着,反倒因为没有防治好疫病,而被皇上暴打一顿。

鬼谷子轻咳了一声,高傲的说道:“老夫又不缺钱花,现在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花几年银子,要那么多的银子也带不进棺材里去,还是不接这差事的好,就呆在这药王谷里安享晚年,就不东奔西跑了。”

那人几乎要被鬼谷子给气个半死,好话好说的求了他半天,愣是没有答应。若不是皇上再三警告过他不要对鬼谷子来硬的,鬼谷子一向是吃软不吃硬,他还真的想一拳头就招呼上去了。

“不知谷主可有什么条件,在下定当转告皇上,凡事都有商量的余地嘛。”那人忍着性子,低声下气的求道。

“老夫无欲无求”

那人见鬼谷子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油盐不进,无论自己怎么说尽了好话,磨破了嘴皮子,却没有任何效果,只怕是要武功而返了。

凝香躲在门后,朝着鬼谷子一顿挤眉弄眼的,比划了半天手势,用手指了指药浴房的方向,鬼谷子心中了然,不悦的叹了一口气,道:“若是要老夫去也可,老夫可不想孤身寡人的去,老夫要将老夫的师父一起带过去。”

“你师父?这个在下可不用禀告皇上了,可以直接做主,只要他老人家能走得动,又愿意去,那便一起去。”那人更是高兴了起来,若是鬼谷子不能治好疫症,那鬼谷子的师父必定能治好疫症了。

“老夫的师父可年轻着呢,正是轩王妃。”

“这,这”那个人刚刚吹下牛说能做主,这会儿,风大闪了舌头,结结巴巴的也不敢满口答应下来了。

“怎么?不行啊?那老夫就不去了。”

“可是轩王妃毕竟是个女人,她去军营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以前明安公主不也常年跟着孙将军呆在北疆的吗?老夫的医术可没有师父厉害,老夫若是一个人去,说不定也没有办法防治疫病。”

那人不禁缩了缩眼眸,明安公主能一样吗?那是太后最宠的女儿,她要做什么,太后能不替她撑腰,随她去?那边疆,其他的将领可没有一个人带着妻妾在边疆驻守的,明安公主那是个例外。

“这个容在下回去禀告皇上,让皇上做主。”

“那你可得快些了,老夫这年纪大了,容易忘事,你若是晚些来了,老夫到时候可能想起来的条件就不是这个了。”鬼谷子缓缓的喝了一口茶,那眼神轻飘飘的瞅了一眼那人。

“是”那人连忙应道,转身便要走。

“慢着,你在这罗里吧嗦了这么久,耽误了老夫半天的工,这误工费留下。”

鬼谷子这副不要脸的精神无人能敌,他的眼睛就瞅着那人手上那一把银票不动。

那人便拿了几张出来,鬼谷子眼眸都懒得抬一下,轻咳了一声,那人又再拿了几张出来,鬼谷子依旧不满意。那人咬咬牙,拿了一大半出来,鬼谷子这才放他回去。

待人一走,鬼谷子拔腿就往药浴房里走去,夏依依今天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痛了,这痛了几天,现在身子有些虚弱也有些困,便靠在浴桶上闭着眼睛睡觉。

鬼谷子皱了皱眉,轻叹一声,便不打扰她睡觉,转身出去了。

直到时辰到了,需要换药施针,鬼谷子才再次走进来,将夏依依弄醒来,板着张铁青的脸,给夏依依换药施针。

夏依依有些疑惑,鬼谷子回了药王谷这几天,可是每天都高兴得不得了的啊,而且这药王谷里就这么几个人,可没人敢得罪他,给他气受啊,他这是生得哪门子的气啊?

夏依依盯了鬼谷子半晌,笑道:“怎么了?你的徒子徒孙不听话,惹着你了?”

“他们哪敢?”鬼谷子冷哼了一声,瞪了夏依依一眼。

夏依依皱眉,看向画眉和凝香道:“你们两个惹她了?”

画眉则冷漠淡定的摇了摇头,而凝香也在画眉之后跟着摇了摇头,只不过眼神稍微躲闪了一下,转瞬即逝。

依依看到了凝香眼睛里的躲闪,微微皱了皱眉,跟鬼谷子道:“是不是我的丫鬟惹着你了?你别憋在心里,你说出来,若是她们错了,任由您老处置如何?”

“哼,也不是她们。”鬼谷子气鼓鼓的说道。

依依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这药王谷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又不是他们,今天自己可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浴桶里睡觉,很听话的配合鬼谷子的治疗,绝对不会是自己惹着他了。

依依掩嘴笑道:“鬼谷子,你该不会是你自己惹着你自己了吧。”

“你还好意思笑?就是你惹着老夫了。”

鬼谷子没好气的给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今儿,自己可是为了她,做了多大的牺牲啊。鬼谷子下针的手不自觉的就重了一些。

依依哎呦一声,尖叫道:“鬼谷子,你扎疼我了,不带你这么公报私仇的啊,就算我惹着你了,你也不能在医疗上拿我出气,这是没有医德的行为。”

鬼谷子低头一看,哎呀,扎深了一点,连忙轻捻银针,往外移了一点。

鬼谷子哼了一声,道:“你还知道你惹着老夫了?”

“我不知道啊,鬼谷子,麻烦你说明白点行不行,到底是什么事啊?”夏依依几乎要被鬼谷子气哭了,怎么他就不能干脆点,把事情摊开来说,非得这么憋在心里生闷气啊。

鬼谷子怒气冲冲的看着夏依依说道:“那个轩王,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他都跟老夫要了两批药才派人去救你。你为何还想着获得皇上的批准,去北疆跟他在一起?按老夫说,你即便已经跟许睿断了关系,你也可以重新找一个,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你怎么就偏要在轩王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

依依就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了,眨着一双懵懵懂懂的眼睛问道:“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有要去北疆跟他复合的想法了?”

“那还不是因为凝…”鬼谷子连忙转身去找凝香的身影,这屋子里哪里还有凝香的影子啊?刚刚他们两个在争吵的时候,凝香就趁着无人注意,偷偷的开溜了。

鬼谷子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被凝香给利用了,立马就开动了他的河东狮吼的嗓子:“凝香!你给老夫滚回来!”

凝香即便是听见了鬼谷子的喊声,也躲在药王谷里的某处,不敢现身,现在回去,岂不是要被正在气头上的夏依依和鬼谷子给生吞活剥了?

鬼谷子气急败坏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与夏依依听,等了一会儿,没有见到凝香回来,便是气愤的抄起了平时管教徒弟徒孙的那根木棍就漫山遍野的找凝香去了。

鬼谷子哪里能找得到凝香啊?凝香可是有功夫的,若是连这点藏身之术都没有的话,哪里还能去执行任务啊?

鬼谷子直到天黑了,也没有找到凝香,气喘吁吁的从山上下来,走进了药浴房,气呼呼地朝夏依依吼道:“你自己的丫鬟,你自己教训去,老夫找不着她。”

依依半笑着弯起了眉眼,笑道:“你还去山上找她去了?就你能找到她的话,那暗夜组织都可以要你去当副舵主了。”

鬼谷子没好气的朝她哼了一声道:“你还有心情跟揶揄老夫?老夫问你,你是不是也跟凝香的想法一样,想去北疆见轩王?”

“没,我现在可是不太想看见他,我觉得尴尬。而且我现在去,对他而言,也是为难,他要如何安排我呢?将我当王妃安排吗?还是当军医安排?我觉得还是呆在这药王谷里泡泡药浴,强身健体比较好。”

依依倒是悠然自得的继续泡着药浴,现在,这个药浴已经不疼了,也没有以前的那种胸闷的感觉了,反倒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舒爽劲。依依查看了自己的皮肤,身上受杖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其他的皮肤光滑水嫩了不少,比自己贴多少面膜都管用。夏依依感觉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药浴了,应该隔段时间就泡下药浴,保养保养皮肤。

“鬼谷子,你这药浴可真好,我能不能隔段时间就泡一次啊?我给你钱啊!”依依招了招手,要画眉给她继续按摩,这药浴配合按摩,效果更好。

画眉轻轻的唉了一声,本来这活一直是凝香干的,这厮这会儿倒是跑哪儿躲起来了,倒是会偷懒,这按摩的活就只能是她来干了。

画眉便上前轻轻的给依依按摩,下手不轻不重,按摩得夏依依很是舒服。

鬼谷子瞧着夏依依这恣意享受的模样,哼了一声,道:“不能,这药浴可是费了很多珍稀药材的,老夫剩下的那些药材还要留着治病用的,有天山雪莲,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等等,这些药材可是有价无市的,岂能给你这么隔段时间就泡一次?太浪费了。”

依依微微侧首,道:“既然药材这么贵,你干嘛要给我泡掉?多浪费啊?我这伤迟早也是会好的。”

鬼谷子挥了挥手,让画眉退了下去,关了门。

鬼谷子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不悦的低声嘟囔道:“真是好心没有好报,老夫这药浴可不仅仅是给你疗这外伤,就连你体内的湿寒之气也给除了,你应该是以前落水,腹内灌了很多水,一直没有排出去。而且最重要的事,老夫这药浴,可以让你的身体变得百毒不侵,不仅仅如此,你的血液还有解毒功能。老夫这是怕你在外头,不小心被人下毒药,被人暗害了去,所以未雨绸缪,给你先泡了这药浴。”

依依越听越惊讶,也越听越激动,这自己岂不是成了无敌?什么疾病都不怕了?这药浴是万能预防针吧?

依依凝眉问道:“那迷情药可能防得住?”

“那是自然”,鬼谷子傲娇的说道,转而半眯着眼睛问道:“怎么?你中过迷情药?”

“没有,哪能啊?你之前给我把脉也能知道我还是完璧之身,怎么可能中过迷情药呢?我不过就是好奇问问而已。”依依面上淡淡的说道,可是内心却已经起了波澜,在未央宫的时候,若不是凌轩忍住了没有下手,给她喂了半颗解毒丹,自己也不可能会保持完璧之身了。

“那倒是”,鬼谷子点头认可道,继而说道:“别说是这小小的迷。药了,就是像上次在西疆,你被那些人感染了病毒,以后就不会被感染任何毒了,即便是北疆那人人害怕的疫症,你都不会被感染了。”

依依道:“所以,上次和严清没有被感染,并不是因为你们吃了解药,而是你们两个也泡了这样的药浴?所以百毒不侵?”

“正是,这可是老夫费劲了一辈子才研制出来的药方,一般人,老夫可不会给他泡这个药浴,就连皇上都没有。要不然,你看看老夫,能这么身强体健,不生病吗?不过你们可别外泄,否则,那些权贵之人以及他们这些行走江湖的人,人人都妄想要百毒不侵之身,都来寻上老夫,那老夫可没有那么多的药。”

“行,我自会守口如瓶的。这是不是可以防得住任何毒药?就像百花虫毒,也能防得住吗?”

“这个老夫可就不知道了,不过任何药都不是万能的,即便是这个药浴,也绝非能防得住所有的毒药,若是那些蛮人研制的刁钻的药,老夫若是没有见过,那可能就防不住了,所以,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依依点点头,“我省得了。”

鬼谷子这才放下心来,将门打开,让画眉进来伺候夏依依,自己则缓缓踱步到花厅去吃晚饭。一闻到那饭菜香,他就觉得更是饿得慌了,这漫山遍野的找凝香找了两个时辰,可不是饿了吗?

凝香这时候才偷偷的溜了回来,在厨房里偷偷盛了一些饭菜,给夏依依送了过去。

凝香推了门,低着头走进去,眼睛都不敢抬,只是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嗡嗡的说道:“王妃,吃晚饭吧。”

依依半闭着眼睛,享受着画眉的按摩,没有睁眼瞧她,只是假装继续睡觉。

凝香只得提高了一点声音道:“王妃,再不吃饭,这饭菜可就凉了。”

依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冷冷道:“你怎么还在这干上了伺候人的活啊?你不是都已经能当家作主了吗?”

凝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道:“奴婢是想让你和王爷早日复合。”

“那是我和轩王的私事,犯不着你来插手替我做主。”

“可是你们再这么分开下去,奴婢担心,到时候,你又爱上了别人。”

“切”,依依冷哼道:“你可真是你们王爷的好奴婢,时时刻刻替他看着我。这样吧,你既然想去北疆,那你就去北疆吧,到时候让你们王爷再娶个王妃,你就尽心伺候那个王妃去,我呢,我就在这药王谷里好好的当一个闲散人员。”

“不,王妃,奴婢可不想王爷另外再娶个王妃,奴婢只想伺候你。”

“你又能替你家王爷做主了?”

凝香连连摇头,“不是的,奴婢可是清楚的知道,王爷心里喜欢的只有你而已,王爷是不会娶别的女人的。”

“行了,你就别在我面前念叨你家王爷了。以后,可不能再私自替我做主,否则,我可不会念及旧情,定然将你赶出去。”夏依依冷声喝道,那双冰冷的眸子直直的射向了凝香。

凝香不禁哆嗦了一下,用手摸了摸头顶,只觉得头顶凉飕飕的,这山里的夜晚就是冷啊,凝香不禁将衣服裹了裹,可要当心着了风寒。这王妃生气的时候,可真的跟王爷也差不了多少了。凝香连忙应是,低眉顺眼,再不敢替夏依依私自做主了。

再泡了一天的药浴,这个药浴就结束了。依依从浴桶里出来,在温泉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这个时候,依依觉得自己走路都轻快了不少。

到了傍晚时分,上次来的那个人再次过来了,这一次,他对鬼谷子的态度就更加恭敬了,他没有想到,鬼谷子这么刁难皇上,皇上不仅不生气,反倒还又出了一大笔银子,要他带过来给鬼谷子。

请鬼谷子出山有这么难吗?那人不禁暗暗思忖。

那人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谷主,皇上同意了您的条件,你若是想带上轩王妃一块去北疆,就一块去。这是先期的银两,若是防治疫病还需要银子,届时到了北疆,只管跟轩王开口要银子就行了,待防治结束,皇上另外还会重重有赏。”

鬼谷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冷哼道:“哼,重重有赏?老夫倒是问一句,若是老夫没有防治住疫情,可有什么惩罚?”

那人顿时哑然,旋即眼眸微闪,勉强一笑道:“谷主说笑了,只要谷主尽力而为了,即便是没有防治住,也不会惩罚你的。”

其实那人可没有问过皇上这个问题,只是他现在可不能说不知道,更不能说是治不好就要受罚,那鬼谷子岂不是不肯去了。还是先用谎言骗骗他,让他先去北疆治病,若是能防治住疫情,那便皆大欢喜;若是防不住,哼,到时候,皇上要怎么罚他,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反正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把鬼谷子弄到北疆去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