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往北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冷笑一声,他又不是老糊涂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人的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呢?

凝香一见鬼谷子有些不想去,不禁有些着急了,可得想办法让他们去北疆啊。

凝香连忙上来说道:“王妃,你不知道,这疫症有多可怕,传染速度极快,得不到治疗的话,严重者不超过十天就会死的。几十年前就出现过一次疫症,死了一半人,你不知道,他们有多惨,还没有死呢,就被隔离起来活活烧死。这北疆的士兵了都是一些年轻的少年,家里的父母可都等着他们凯旋归来呢,若是死在战场上为国捐躯,父母还能得个好名声,领个体恤银子,可若因为疫症死了,既领不到银子,父母还少了个儿子,多悲凉啊,就算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边疆战士的生命,也该去救他们。”

凝香深知夏依依作为一个大夫,对生命的敬畏,以及对百姓的关心,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凝香便聪明的抛开了夏依依和王爷的情感纠葛,而是从大局大义上来劝说夏依依。

果然,便见到夏依依的神情微微颤动了一下。

夏依依微微皱了皱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凝香说的也不无道理啊。

自己若是为了自己的私情,仅仅是不想见到凌轩而尴尬,就躲得远远的,不管那些士兵的死活,而且疫症还会扩散开来,将东朔的普通百姓都卷入死亡当中。自己却冷眼旁观,无论是于情于理,都不应该。

自己在西疆的时候,费了多大的力气,抢救那些重伤快死的士兵,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可是这北疆那么多的士兵正在一个一个的死去,自己却无动于衷?

不行,那不是原先善良正直的自己,作为一个军医,怎能将个人私情放在民族大义前面呢?

依依说道:“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好药材就会出发。”

鬼谷子连忙说道:“丫头,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她不是说不想去北疆见轩王的吗?怎么这会儿又急着去了?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战士一个个的死去而无动于衷,那不是我作为一个医者应该的本份。”

依依的睫毛微微抖动,自己是时候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投身到拯救黎民百姓当中。更何况自己在药王谷泡了药浴,已经有了百毒不侵之身,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被感染疫症,正是防治疫症的最佳人选。若是那些普通军医,给士兵治病的同时还要担心自己也会被感染疫症,势必会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了。

鬼谷子闻言,微微叹了口气,这样的夏依依不就是自己最初认识和喜欢的夏依依吗?若她不是个善良之辈,自己可不会认她为师。

鬼谷子神情微动,便是点头答应了,对那人道:“老夫现在就开个药方,你按照那些药,先去把药给抓了,我们先走一步,你办好事之后,送到北疆去。”

那人见鬼谷子松了口,便忙点头允诺。

鬼谷子动作娴熟的开了药方,待那人走后,鬼谷子连忙收拾东西。将药材以及生活物品等东西一一都扔到夏依依的储物空间。

一行人轻装上阵,连夜马不停蹄的赶往北疆。

不知为何,夏依依这一路都有些心神不宁,心情有些忐忑。

她幻想着自己到了北疆以后面对凌轩的时候应该如何自处?

许是相对无言,许是各自尴尬,许是他还有一些愤怒。

毕竟上一次,他离开西疆的时候,两人吵了架,凌轩是愤然离去的。

凌轩那一头,收到了凝香的飞鸽传信。凌轩拿着信纸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半个月了,两人终于又要见面了吗?她还好吗?被皇上打了一顿又送到皇觉寺去的折磨,她的身子可还受得住?虽然她已经跟许睿断了,但是她心里是否还有他呢?

凌轩有些迷茫和矛盾,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看到她,还是不想看到她。

“王爷,王妃他们过来之后要如何安排住宿?”

鬼谷子和严清自然好办,凝香和画眉也可共同住个帐篷,只是这夏依依,若是给她单独弄个帐篷,在军营里的人必定会颇有微言,王爷和王妃怎能分帐而居呢?只是若是一来就将王爷和王妃他们两个合住在一个帐篷的话,王爷和王妃两人只怕都不愿意吧!

“本王在这儿军营里待的时间比较长,也不知本王有没有被感染上疫症?惟恐将她也感染上疫症,还是分帐而居的好。”

凌轩稍假思索,就扯了一个看似还站得住脚的借口。

夜影点点头,即刻下去着人安排。

这一天,整个北疆的士兵都轰动了。他们跟王爷也在这北疆待了许多年,都没有见过王爷跟哪个女人好过。这会儿还是头一次见到王爷的唯一的女人,轩王妃。众人纷纷交头接耳,都想知道轩王妃长什么样子。

“诶,你们知道吗?轩王妃要来了,她是不是跟王爷分开一段时间,想念王爷了,就要来这北疆,就像以前命安公主跟孙将军一起呆在北疆一样。难道轩王妃和王爷两人也要共同驻守在北疆吗?”

“不是这样的,我听说王妃是过来防治疫症的,也许治完疫症就要回轩王府的。”

“轩王妃,哪里会防治疫症啊?我听说鬼谷子也一起来的,那一定是鬼谷子过来防治疫症,而王妃则找了个借口,跟着鬼谷子一道来,其实就是为了来看王爷。”

“不管她是过来是防治疫症还是过来看望王爷的,总之她来了后,有个女人伺候王爷,那不是挺好的吗?”

“说起来,我还真想看看王爷在王妃面前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跟在我们面前事一样的?”

“你这么说我也挺好奇,王爷对王妃究竟会如何对待呢?”

“嘘,小声一点点,若是被王爷听到了,我们可要仔细脱层皮了。”

众人这才胆小的往四处望了望,发现没人偷听他们说话,这才放心大胆的各自散了去,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不过在他们的心中轩王妃的到来,已经点燃了他们心里的那份期待和好奇。

夏依依跟着鬼谷子一到这边,这一路上就发现这北疆可比西疆的军纪要严上许多,这一路上的关卡盘查得也十分紧。

差不多还有十里地就到了北疆大本营了。远远的便见到了夜影带着一队士兵出来迎接他们。

越靠近北疆大本营,夏依依的心就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

这见到了夜影,就感觉离凌轩越来越近了。

“王妃,一路辛苦了。末将奉命前来迎接王妃。”

鬼谷子胡子一翘道:“怎么你家王爷不亲自来迎接吗?”

“王爷军事繁多,今日不在军营。”

“哦?他去哪儿了?”

“去分水岭查看边防去了。”

“哼,这个时候就这么忙了,就不能明天去?”鬼谷子对凌轩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更是对夏依依有些心疼,千里迢迢的赶到了北疆,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想见到她。

夏依依一听,就知道凌轩是在故意躲着她,夏依依反倒是松了一口气,自己一路上都在纠结见面如何自处的问题倒是不用烦恼了,这样不见面,反倒是一身轻松,自己就直接投入到防治疫病的事情当中就行了。

夏依依表情淡淡的说道:“有劳夜将军了。”

夜影身子一震,道:“王妃不必如此客气,还是像在王府时一样叫我夜影就是了。”

依依点点头,不再多话,“前头带路。”

夜影调转马头,带着夏依依等人前往北疆大本营。

一进军营,那些士兵无论当时在做什么,都纷纷侧目,都想着一睹王妃的芳容,待他们看到夏依依的那一瞬间,眼珠子都黏在了夏依依的身上,挪不开了。

只见骑在马背上的那个女子,拥有倾国倾城之貌,她并没有梳着十分复杂的发髻,而是简短的梳了一个长条的梭子形状的发髻,发髻上插了一只长条形的发饰,银色的流苏垂下来,在梭子形的发髻上垂了一长条,好似那黝黑的石头上有一个瀑布垂下来一般,脑后,万千青丝垂下来,长发及腰,随风飘扬,耳朵上只是挂了一只小小的珍珠耳坠,面上并没有浓妆艳抹,而只是轻点朱唇,描了细细弯弯的黛眉,即便只是淡妆,她的容貌却已经沉鱼落雁,倘若她再精细打扮的话,就更是美得让人窒息了。

时间仿若都冻住了,除了夏依依一行人缓缓的走进军营里,其他的人的时空似乎静止了,每人都保持了呆呆望着她的姿态没有变化,就连呼吸,都凝固住了。

依依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惊艳以及垂涎之色,稍微有些不自然,然而脸上却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军中自然是没有女人的,有的只有那军妓营里的女人,像她这种良家妇女可没有,因此,在数十万男人的军营里,她这么一抹清纯的靓影在军中自是十分抢眼的了。

那些人也就只能在脑袋里稍微肖想一下,面上却不敢对她露出轻薄的表情来,毕竟,她可是王爷的女人,他们这些小兵,谁敢对王爷的女人下手啊。

他们暗暗感叹,这么美丽的女子,跟王爷可谓是绝配啊。

夜影有些不悦,那些人怎么可以这么盯着夏依依不动呢,厉声喝道:“赶紧干活去。”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刚刚的神态有些失态,连忙收敛了神色,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低头匆匆忙忙的离开。

夏依依瞟眼一看,这些士兵虽然穿着破烂,但是好在干净,头发也梳得整齐,跟西疆军营里的士兵脏兮兮、乌糟糟的情形截然相反。

想来这北疆军营应该是有足够的水供他们沐浴洗衣的了,看这军容军貌,比西疆好得不是一点点,依依的嘴角微扬,这凌轩治军还真的有一手啊。

夜影直接将他们带到了给夏依依他们准备的帐篷前,道:“王妃,你们舟车劳顿,先歇息一会儿,属下给你们先端些饭菜过来吃,休息好了,再防治疫病。”

依依点点头,磨刀不误砍柴工嘛,这疫情虽然凶猛,可是却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毕竟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的。

凝香连忙道:“我跟你一块去拿。”便急急的跟上了夜影的脚步。

画眉的眼角微弯,嘴角露出一个浅笑。

依依稍微洗了脸,就将等会要准备穿的白色医生衣服拿出来换上,将脑后的那些批着的长发都给绾了起来,在脑后弄了一个发髻,只留了小半截头发散在背上,这样,即便是自己弯腰低头干活,那些头发都不会碍事了。

依依又将一些需要的医疗药品和医疗器械给拿了出来,等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凝香和夜影也端着饭菜回来了。

依依快速的解决了这顿饭,便起身带着鬼谷子等人去隔离帐篷里瞧瞧,一路上,便先跟夜影简单询问了一下现在整个军营里被感染疫症的士兵的情况。

依依越听,眉头锁得越深,这才短短的几天,便已经死了一百人了,而且被感染的人数已经激增到了三千人,每天都有几百个士兵被发现感染了疫症,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的话,若是没有得到好的抑制,不出半月,这整个北疆军营的人就要死一半,看来,这北疆的疫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难怪皇上会这么着急的请鬼谷子出山,甚至不惜自己打自己的脸,同意他这个女人来军营里防治疫病。要知道,之前皇上可是痛斥她一个女子去西疆军营的,还因此责罚了她,而现在,却要自己开口同意她来北疆军营,这不就是给他自己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了吗?

原来是事急从权,为了这北疆的疫病,皇上不得不做出了让步。

依依将口罩发给随行的几个人,依依和鬼谷子,严清,他们三人虽然都泡过鬼谷子的药浴,百毒不侵,但是还是要装模作样的带个口罩,以防别人起疑心。

一路上,夏依依自动屏蔽了那些士兵看向她的异样的眼光,自己整个心思都在怎样防治疫情上面了。

隔离帐篷安扎得离大本营主军帐比较远,要越过一条小河,还得乘船过去,这样一来是为了更好的隔离他们,二来,也是为了防止那些疫病士兵偷偷跑出来。

在还未到隔离帐篷,远远的就听见了河对面的喧闹声,吵吵嚷嚷的,好似要闹兵变似得。

这吵闹声,比上次在西疆的隔离帐篷里的吵闹声大多了,毕竟这边的人数,比那次的人数要多三十倍啊。而且上次仅仅是感染皮肤溃烂,并没有死人,而这次,每天都从隔离帐篷里要抬出去一二十个刚刚发病去世的尸体,那些人的恐惧之心自然是无语言状的了。

到了河边,便见到河对面除了那三千个被看押起来的士兵,还有几千个士兵守卫着,防止他们跑掉,然而这些士兵可不想在这里守着,这几天来,就连他们这些守卫,都一个个的被感染了。他们也想逃离到河对面去,只是轩王下令让他们守着,他们也不敢违抗命令罢了。

而那些军医就更是惨了,身上的衣服都被那些人给扯破了,也有几个军医被感染了疫症,连同那些士兵一起关押了起来。

那些士兵挥舞着拳头,叫嚷着,要那些军医给他们治病,军医只得连连求饶,苦苦的诉说着他们也没有办法,要等鬼谷子过来才有办法。

一个眼尖的士兵瞧见了这边的人,便嚷嚷道:“夜将军来了,还带了几个陌生人来,该不会就是鬼谷子来了吧。”

“咦,怎么旁边还有几个女人?难道那些军妓也被感染了吗?”

这些被关押着的士兵消息闭塞,并不知道夏依依也会来,因此便是满口污言秽语的说了起来,“她们每天伺候那么多的士兵,自然会感染了。”

另一个说道:“不可能吧,自从出现了疫症以后,王爷怕疫症扩散,已经禁止大家去军妓营了,她们不会被感染的。”

“那谁知道?她们许是伺候人惯了的,这关了几天,就忍不住寂寞,偷偷跑出来跟士兵苟合也不一定啊。”

“哈哈,若是送几个感染疫症的女人进来,兄弟我临时前,一定要多玩玩她,不然,岂不是死得冤枉?”

一个太医被打得鼻青眼肿、头破血流的,听见了他们的话后,便眯缝着眼睛,试图聚焦能看得更清楚一些,朝着河中的那条船上的几人眺望过去,随即便朝着那些满口污言秽语的士兵怒道:“你们赶紧闭嘴,来的那三个女人,一个是轩王妃,另外两个是王妃的丫鬟。”

这个太医在宫中见过轩王妃,自是认得的了。

那些士兵一听,连忙缩了缩脖子,将舌头也迅速的藏在了闭合的嘴巴里,他们暗暗后怕,自己刚刚还在说着怎么玩那几个女人了,若是被王爷知道,只怕自己还没有被疫病病死,就要被王爷砍死了。

夏依依到了河边,凝香连忙扶着她稳稳的走下了船,依依便朝着那隔离帐篷走去,那个帐篷里的人得了风声,整个帐篷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等着轩王妃过来。

夜影走到了夏依依的前面,打算自己给夏依依开道,挡着那些士兵涌过来。低声道:“王妃,等会儿你当心点,别被他们碰到了,以免感染疫病。”

依依抬眸,朝他微微一笑,夜影还真是贴心啊,看着这么冷冷的一个人,却总是能将她紧紧的护在身后。

“无妨,我是大夫,我若是躲在后面,怎么给他们治病?”

“可是属下担心…”

“没事,我会当心的。”

“你做好心理准备,里面的情况有点惨。”

夜影撩开其中一个隔离帐篷,放眼看去,里面满满当当的挤了两三百人,一个个的皮肤溃烂,眼眸通红,更有高烧不止,流涕咳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这里头没有床铺,全都是躺在地上的,那些有些个力气的人,就都站着。这里的人极多,只怕夜里要是想全都躺下来睡觉都没有地方睡。

依依仅仅是进来看了一圈,便要退出去,一个胆子大一些的士兵连忙焦急的喊道:“王妃,谷主,你们这就走了?不给我们治病了吗?是不是连你们也治不好我们?”

“对啊,你们能不能治,倒是给个话啊。”其他的士兵一见有人带头,便连声附和道。

凝香害怕到时候又像上次在西疆的时候,那些造反的士兵拥挤过来,将王妃给染上病,连忙就护在了夏依依的前面,手就摸到了剑柄上,只要这些人一有异动,她就立马手起刀落,砍杀了他们。

夏依依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凝香的手背,低声道:“放轻松点。”

依依平视着那些眼中充满了绝望的士兵,声音清亮:“各位战友,我们没有放弃你们,我们只是去其他帐篷里头看看情况,然后单独支一个诊疗帐篷,到时候,每次排一两个人到那个诊疗帐篷里去,分批给你们医治,在这里不方便诊治。你们放心,每一个人都会医治的,我们不会放弃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依依的眼睛真挚而诚恳,她的声音里没有那种女子的娇柔,更像是一个上将一样在那里安抚士兵情绪,稳定军心,她的声音里有着让人相信她的感觉。

她称呼他们的时候,不是说“你们”,而是说“战友”,这是一种平级的称谓,她没有把她当成是高高在上的王妃,没有看低他们,而是降低她自己的身份,跟他们处于同一阶层。

就像是她会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抵抗病魔,因为她和他们是战友。

帐篷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接着,一个被感染了疫症的参将,便代表了那些感染了疫症的士兵,朝夏依依拱了拱手,道:“那末将等人就静候王妃的通传了。”

依依点点头,带着鬼谷子等人走了出去,去别的帐篷里查看。等他们一走,这帐篷里的人便才纷纷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了起来,一个个的眼睛里都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希望之光。

待视察完这十多个帐篷,依依交代夜影要支一个单独的宽敞点的诊疗帐篷已经支好了,离他们这些隔离帐篷有些距离,大概隔了一百米。

依依走进了诊疗帐篷,帐篷分为两个部分,外侧为接诊的地方,中间用帘子隔了起来,里面就是用于放药的地方,便将需要用的东西都给摆了出来,出声问道:“鬼谷子,你巡查了一遍之后,可有什么看法?”

“老夫见他们这次的疫病跟几十年前的疫病还有些不一样,那次的疫病最初是出现在家禽里,后来才传染到人的身上。而他们这次的疫病应该是被腐烂的尸体所产生的病毒感染所致,他们身上有尸毒的痕迹。”

依依皱了皱眉,问道:“你可有医治方法?”

鬼谷子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若是跟上次的疫病一样的话,老夫还有现成的方子给他们用,只是这是新的疫病,那以前的方子就不顶用了。”

“那你之前要皇上的人按照方子买药,那药用做何用处的?”

“那个药就是给没有感染的士兵吃得,起预防作用,尽量减少新的士兵被感染。至于这些被感染的人,等会儿,送一两个人过来,老夫要把把脉,仔细察看之后,才能开药方了。”鬼谷子长叹了一口气后,眨巴着眼睛,一副兴奋的神情,“那你有没有医治的药啊?”

鬼谷子知道夏依依的药肯定还藏了许多没有给他看,而且自从鬼谷子知道夏依依有个储物空间,就更是幻想着夏依依把多少好东西给藏在了那个储物空间里了。

依依苦着一张脸,这个军医系统可是专门为上战场准备的,大多都是一些用作手术的外伤药,也有一些常用药,可是这治疗疫症的药,怕是没有啊。

“鬼谷子,我没有药,真的没有药,这一次,怕是要仰仗您老了。”夏依依有些失落,神色黯然。

鬼谷子眼里兴奋的光芒也跟着消失了,扁了扁嘴唇,不悦的嘟囔道:“你肯定是藏着掖着了,就知道要老夫露手。”

“我是真的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有药而不拿出来救他们呢?”

鬼谷子歪着头瞧了眼夏依依焦急的脸,便是相信了她,她若是有药,必定会拿出来的。

“夜影,去带一个过来”

一会儿,就有一个病得快要死的士兵被抬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鬼谷子虽然百毒不侵,但是仍旧搭了一块白色手绢在那个士兵的手腕上,不为别的,而是因为鬼谷子嫌弃那人溃烂的皮肤脏污罢了。

夏依依的检查方法跟鬼谷子不同,便是拿出了温度计和听诊器。

鬼谷子检查完后,一顿摇头,叹道:“不中用了,怕是熬不过今夜了。”

夜影本来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鬼谷子的身上,以为他能治好这些人,可是,鬼谷子却跟那些普通的军医和太医一样,也解决不了问题。

夜影便恳求道:“谷主,还请你再想想办法,这军中数十万人的性命,可就要仰仗您老了。”

鬼谷子不悦的瞪眼道:“老夫没有办法就是没有办法,还要怎么的?老夫治不好,还能杀了老夫不成?”

“谷主,你误会在下了,在下不过就是想请你多想想办法而已。”

鬼谷子一生气,就是一副撂手不管的神情,坐在椅子上翻着白眼望着天空。

夏依依见鬼谷子这副神情,便朝夜影耸耸肩,无奈的摊手一笑。

依依从那病人身上抽取了一管血液,便走进了里间,给血液做测试和分析。

不一会儿,鬼谷子便也鼓着个腮帮子进来了,凑过来瞧着夏依依在做什么。

夏依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道:“不生气了?”

哼,鬼谷子撅了撅嘴巴,倒是不吭声了。

依依道:“你也别生气,你今儿也瞧见了,这北疆的情况有多糟糕,夜影自然是心焦不已。他没有逼迫你的意思,不过是对我们抱有太大的希望罢了。可是我不想给他们失望,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办法救他们,但是我会努力去寻找救治他们的药方的。”

“你不是说你不会写药方吗?你连药材都不认识,还夸海口找药方?”

“那不是有你吗?我会尽量找一些能缓解病症的药,虽然不能让他们痊愈,但是好歹先保住他们的命,控制死亡率啊。”

“好吧,你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开口。”

“你先把那个人的高烧给退了。控制住他的病情,不要让他死了,我先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治疫病。”

依依头也不抬的说道,专心致志的研究血液。

鬼谷子十分听话的去了外间,给那个人开了个方子退烧。

依依按照血液分析出来的结果,开了一点点药给那个人用,可是却没有什么用处,那人的病情依旧继续严重,呼吸也变得更加衰竭了。

依依说道:“给他开副方子,配合针灸,先保住他的命。”

鬼谷子只得按照自己的经验,开了一副方子,给那个人喂了下去,又给他扎了针,虽然不能解了他的疫症,但是好歹能稳定住病情,不至于今天晚上就一命呜呼。

那些帐篷里的被感染了疫症的人原本还抱着很大的希望,觉得那个被送出去医治的人,很快就会被送回来,可是等到天都黑了,还没有送回来,他们不禁都暗自嗟叹,只怕王妃和鬼谷子也没有办法救好他们,那个人今夜必死无疑了。

凝香撩帘进来道:“王妃,夜将军派人过来了,接你回营吃饭。”

“不必了,你叫他们把饭送过来,我在这里吃就行了。”

依依此刻并没有什么心情吃饭,待饭菜送过来,依依也就草草的吃了一半就不吃了。她放下了碗筷,又继续走进了里间。

依依忽然想到了青霉素,如今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他们既然最初是因为那些死去的尸体上的尸毒感染的,那就先将他身上的尸毒给解了,青霉素正是解毒的利器,只要解了尸毒,因这引起的其他的并发症,就可以让鬼谷子开个中药一样一样的解除就行了。

一想到这个办法,依依便立即行动,兴冲冲的拿着一瓶青霉素就跑到了外间,给那个人挂了点滴。

“这是什么药?”鬼谷子可是一个好奇宝宝。

“青霉素,我先用这个给他解尸毒,也许能控制住他的病情,等他缓解了病情以后,你再看看,能不能开个药方,给他治好。”

依依的语速有些快,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的这个方法会不会奏效,她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盯着那个人,时不时的用听诊器听一听,量一下他的体温。

鬼谷子扁了扁嘴,对于夏依依上次没有将所有的药都拿出来给他有些不满。他就知道,夏依依藏了很多药。

“你不是说过,你的药就是这些,用没了就没了吗?你怎么不全都拿出来给老夫,老夫好给你炼药。”

依依微微皱了下眉,自己之所以不想将所有的要都拿出来给鬼谷子,主要是害怕鬼谷子怀疑她的身份,只是如今连军医系统的事情都没有瞒得住鬼谷子,而现在需要急用药了,却发现,有些药不够了。

依依思索了一会,便道:“行,我把我所有种类的药都给你,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我们可没有空在这里炼制那些无关紧要的药。若是这青霉素对治疗疫症有用的话,你就先炼制青霉素吧。”

既然鬼谷子都能给自己一个百毒不侵之身,自己就当是拿这些药给他做谢礼吧。

鬼谷子的两眼都笑得弯了起来,吧唧着嘴巴对着夏依依就是一顿猛赞,将夏依依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

夏依依哂笑一声,这鬼谷子,真是得了便宜才卖乖。

凝香可没有心思在帐篷里头看夏依依他们诊治病人,便是走出了帐篷,用手肘杵了杵站在门外守门的画眉叹气道:“这都亥时了,你看那些帐篷里的士兵都已经睡下了,王爷即便是去分水岭视察边防,也该忙完了吧?怎么还不过来见王妃啊?”

画眉斜斜的瞟了她一眼,“多管闲事。”

凝香翻了个白眼,扁扁嘴,便是不想跟她搭话了,画眉这种孤家寡人又岂会懂得思念之情呢?那种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画眉肯定不知道,不过凝香自己可是清楚得很的。她现在除了期盼王爷过来看王妃,她还希望夜影也跟着王爷一起过来。

那一厢,军营守卫远远的便见到轩王策马往军营而来,便连忙开了门,凌轩快马疾驰而来,快速奔到了大军帐。

只是快马奔过时,快速的扫了一眼离大军帐不远的那个新支起来的小帐篷,不禁微微皱了皱眉,怎么里面没人?她还没有到吗?难道路上出事了?凌轩不禁有些担忧。

一进去,就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随手一扔,那件披风便稳稳当当的挂在了衣架上,当披风挂上去的同时,他人已经坐了下来。

丁大力跟在王爷身后策马过来,下了马也走进了军帐。

军帐中另外几个副将一见到王爷回来了,便是连忙询问道:“王爷,那分水岭上的情况如何?”

凌轩的眉头紧锁,“那防卫人数倒是够的,只是上次被烧了山,如今那半边山都是光秃秃的了,连个藏身之所都没有,很容易被敌人发现自己的藏身之所。只是更严重的是,分水岭也发现了疫症。”

啊?众人皆变色,分水岭可是单独一处的,怎么也有疫症了。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要你去迎接他们的吗?”凌轩看向呆立在一旁的夜影,沉声问道。

“王爷,王妃今儿下午就已经到了。”

“那怎么没人?”

“她们现在还在河对岸诊治病人。”

“你怎么安排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让她在那里忙活?”凌轩的脸色微微冷了下来,一路上舟车劳顿,不好好休息不说,还忙到了现在,她不用顾虑身子了?

“王爷,属下去跟王妃说过,要她休息,可是她不肯回来休息,坚持在那里治病,而且她连晚饭都是在那里吃的。”

“她就不怕感染疫症吗?”

凌轩皱了皱眉,起身,说道:“将那几个分水岭带回来犯了疫症的士兵带上,送到河对面去。”

“是”

夜影便立即去安排,跟着王爷一块儿往河对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