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的血管太细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脚步沉稳的走着最前面,可是心里却有些焦急的想要见到她,他的心里越来越明朗,他之前一直所迷茫的那种感觉已经如若拨开乌云见明日般,他清楚的看清了自己的内心,自己是那么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个娇小的人儿。

凌轩的脚步变得不那么沉稳了,走得越来越急促,夜影不得不加快了步伐才能跟上凌轩。

最后,凌轩终究还是嫌弃两条腿走路太慢,便脚尖轻点,一个轻功就快速的往河对面掠去。

凝香见到王爷来了,心里激动不已连忙狗腿的殷勤的将帐帘掀开。

凌轩飞身落地,着地轻盈,没有一点点声音,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落地,更像是一片羽毛飘飘然的缓缓降落在地。他的衣袍降落的时候飘扬着,仿若神仙下凡。

凌轩神情肃穆,暗暗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那不稳定的心率缓了缓。才抬脚走进诊疗帐篷。

只是这一进去,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见到的那个倩影,只有鬼谷子和严清在外间。

凌轩走到中间隔帘处,缓缓的掀开了帘子。

只见夏依依一身洁净的白衣,手上带着手套,正拿着一管血液研究着。她鬓角的一缕青丝垂了下来,紧贴在白瓷般的玉颜上,她那长长的睫毛,从侧面看,就像是一个弯弯的月牙。

她的呼吸轻缓,睫毛下的那双皓月般的眼眸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凌轩不知为何,这一见到她,这半个月以来对她生的闷气也一扫而空了,即便在西疆她那么气自己,可是如今见了她,凌轩却怎么也生气不起来了。

然而凌轩却说不出那些肉麻的话,想开口要她回去休息的话也说不出口。

半晌,凌轩终是低沉着嗓音开了口,不过却是说的公事:“你可找到了办法治疗疫症?”

依依猛然听到了那熟悉的而陌生的声音,拿着试管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心也砰砰跳,她之前一直专注于手中的活,却没有发现凌轩进来。

此刻,夏依依低垂着的眼眸才发现凌轩的颀长的身影在烛火的照射下,投下了一个修长的暗影在自己的脚下。

夏依依却不敢抬头去看他,只是低沉着头,假装还在忙活,低低的说道:“还没有,我们正在努力。”

凌轩略略有些失落,若是连他们都没有办法,他就真的想不出这东朔还有谁能解决这次疫症了,“本王今日去分水岭视察,发现那里也有人感染上了疫症,本王将他们带回来了。”

“那也许别的地方也有疫症了。”

“嗯,明天本王就要去别的地方视察,看看还有没有人被感染疫症。”

依依微微点头,没有搭话,帐篷内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尴尬,静谧的空气缓缓的流动着,围在他们周围,连那烛火都不敢恣意的摇摆,生怕打乱了里面的氛围。

凌轩沉默了半晌,亦是无话。

抿了抿嘴唇,沉声道:“若是暂时找不出办法,且先去休息,明日早晨再想办法。”

依依不禁皱了皱眉,他这话是不是在暗示要自己去陪他暖床啊?依依不禁有些心慌,自己可不想去,宁愿今夜就在这里熬一夜,也不要去给他暖床。

依依直接赶人道:“你先回去吧,我再在这里想想办法,早一刻把药方找出来,就早一刻减少一些伤亡。”

凌轩的眸子微微缩了一缩,定了定,她这是在躲避自己吗?自始自终连个正脸都没有给自己瞧,别说没有正眼看自己一眼,就连用余光都没有看他一眼,凌轩轻叹了一声,便是转身离去了。

鬼谷子微微抬眸,冷眼瞧着凌轩出了帐篷,便是抬脚就走进了内帐,竖起了大拇指道:“对,丫头,对付他这种人,就不必给好脸色。”

鬼谷子自以为凌轩听不见,可是凌轩那听力可是好得很的,即便是已经走到了帐篷外几步了,依旧能听见内间的说话声音。

凌轩暗暗咬了咬牙,“鬼谷子,难怪夏依依对本王这么冷淡,原来是你在背后使烂嘴。”

凌轩捏了捏拳头,就想折回去胖揍一顿鬼谷子,刚要转身,便是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没有动。现在自己去揍鬼谷子的话,可能鬼谷子一生气就不肯防治疫情了,那边疆的战士可怎么办?而且,夏依依现在的想法也未必全都是听鬼谷子的,也许夏依依本身也不想对自己这么热情。毕竟她对自己一向冷淡,在她认识鬼谷子之前,对自己都是淡淡的态度。

也许自己冲动的去揍了鬼谷子,夏依依还会生气吧,罢了,随他去。

凌轩定了一会儿,再次抬脚往军帐中去。

凝香暗暗叹了口气,歪着头,看着画眉无奈的摊了摊手,怎么王爷都已经找上门来了,王妃不跟着王爷回去休息啊?

夏依依隔一个时辰就抽一管血出来观察,看看他血液里的指数有没有变化,只是,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指数恢复了正常以外,体内白细胞的个数却依旧急剧减少。依依看着时辰越来越接近凌晨,心情就变得越来越急躁,只怕真的没有办法医治他们了。

而到了明天,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度病患者会转为重度病患,届时,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有一个原本鲜活的生命躺着被抬出去了。

“鬼谷子,你给他把把脉,看看现在能不能配合施针和药物,治好他的病症啊?”

鬼谷子也有些为难,“老夫一直在密切关注他的情况,只是,现在,老夫也没有办法啊,那老夫就尽量一试。”鬼谷子说道,便拿起银针就往那人的身上扎。

天刚蒙蒙亮,凌轩便起床准备去别的营区视察,可是却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额头有些发烫,嗓子眼也不舒服,眼睛像是火烧似的疼痛,他想说话,却觉得胸腔十分的沉闷,猛地咳嗽了几声,便是开始流泪流涕了。

凌轩连忙用手撩起了自己的袖子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他手臂上的皮肤底下已经隐隐有些红色的斑点显现出来了,更有一些乌黑色的尸毒已经凸显在皮肤上来。

疫症,自己居然被感染了疫症。

凌轩急急的下了床,用手绢将自己的嘴唇捂上,沙哑着喊出了声音:“夜影”。

夜影火速赶至,见到王爷用手绢将自己的嘴唇捂上了,王爷的精神状况似乎不太好,内心一惊:“王爷,你这是?”

夜影祈祷着一定是自己多想了,王爷肯定没事的。

“本王感染疫症了,你站远点,别也被感染了。”

夜影大骇,王爷现在可是整个北疆的军魂所在,若是王爷也感染了疫症,只怕会动摇军心,那些战士更是人心惶惶,只怕要一个个的逃走了。

“属下立即去找王妃和谷主来给你医治。”

“咳咳”,凌轩紧接着又咳了两声,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胸闷得慌,他连忙喊住了要出去的夜影道:“不用了,本王怕将她也传染上疫症。”

“可是你不找他们治疗的话,你熬不了几天的。”

“本王感染疫症的消息暂时不能传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本王暂时在这帐篷里呆着,你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就是了。”

凌轩十分担心自己感染疫病的事情一旦泄漏了出去,只怕整个北疆就要立即土崩瓦解了,“先等着吧,也许他们能在本王死之前找到治疗疫症的方法,否则,即便是现在本王找他们来医治,也没有用,他们还没有找到方法,来了也无益啊。”

“那今天要去视察其他营区的事情怎么办?”

“让丁大力去视察,不过让他去之前先找一下鬼谷子,看看有什么办法能避免丁大力也会被感染疫症。”凌轩的眉毛锁得更深,眉心都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倘若连丁大力这些重要的将领也感染了疫症的话,那这北疆真的就要群龙无首了。

夜影微微颔首,转身出去,便吩咐了两个士兵严加看守王爷的帐篷。

那丁大力昨儿回来的晚,并没有见过夏依依,这会儿,兴高采烈的往河对面跑去,他倒是很想看看王爷能看上眼的女人到底是何路神仙。

丁大力到了河边,也是懒得划船,直接飞身过去,一到了诊疗帐篷外,既要掀开帘子进去,不料竟被一把剑柄挡住了去路。

丁大力侧眼一看,刚刚怎么没有发现这门口还守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啊?想必是王妃的丫鬟吧。其中一个包子脸,圆乎乎的,看起来比较喜人。而另一个却冷若冰霜,身上带着一股杀手的寒意,看她这架势,似乎武功挺高。两人都戴了白色的口罩,将她们的脸几乎都挡住了一大半,虽然看不全那个冰美人的容貌,但是她露在口罩外面的那双眼睛,除了有些冷,却是十分好看。

横剑挡着他的人正是这个冰美人,丁大力用手摸了摸自己满脸的络腮胡子,自己这络腮胡子可是在军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啊,即便是视力再不好的人,远远的瞧见了好像一个人整张脸都是长了毛一样的毛球走过来,那就一定是他丁大力了。

丁大力以为这女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既不认识自己这张脸,也不认识自己身上这代表副将身份的战袍。

丁大力便裂开了一张嘴,那整整齐齐的十六颗白色牙齿在满脸黑毛中露出来,真是怪慎得慌。

“姑娘,你看,我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士兵,我是副将,丁大力。”丁大力指了指自己的战袍,认真的跟画眉解释道。

丁大力以为自己亮明了身份,就可以进去了,毕竟在这北疆里,还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他表明身份后就抬脚往里面走。

“你不得入内”,画眉将手中的剑继续横在他的跟前,冷冷的道。

嘿,一个丫鬟,竟然敢拦一个副将的路,丁大力的脸上顿时就不悦了。

凝香一瞧,暗暗摇了摇头,画眉这脑子怎么就不知道转变一下呢?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对副将的态度也太差了点吧。

凝香连忙软声解释道:“丁副将,这是诊疗帐篷,里面有疫症病人,没有王妃和谷主的同意,您不得入内。以防您感染了疫症,而你又要出去的,可能会将疫症病毒再传染出去。现在是特殊时期,还请丁副将理解一二。”

丁大力闻言,点了点头,便对画眉道:“你瞧瞧,同样是丫鬟,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画眉冷哼一声,收了剑,完全没有在意丁大力的鄙夷,继续保持之前守门的冰冷姿态。

丁大力差点被她给气得将刚刚说话的那口气给噎在了嗓子里,转头看向凝香道:“她一向都是这样?”

“是的,所以丁副将不要生气,她不是对你一个人这样而已,她啊,有时候对王妃都是这张冰冷的脸。”

丁大力抚了抚额头,王爷怎么会派这么个人去伺候王妃啊,而王妃居然能受得了她?

“这样,我有事找谷主和王妃,既然你们不让我进去,那你们去通传一下。”

“您请稍等”凝香撩帘就进去了。

丁大力便将余光瞟向了好似一根木头桩子一样站立在外的画眉,心道,还真是个特别的姑娘。

还没有来得及搭话,帐帘就已经掀开了,鬼谷子和夏依依走了出来,丁大力刚刚还觉得门外的那个冰美人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姑娘了,没想到冰美人跟王妃比起来,姿色就显得平庸了。

王妃虽然没有身着颜色艳丽款式新颖的宫服,却仅仅是穿了一身白色的袍子,头发也仅仅是绾了两个发髻,将头发都给扎了起来,同样是戴了个口罩,但是那露在外面的轮廓却可以看出她长得十分的美丽,那双圆溜溜的黑曜石般的眼睛更是迷人。

鬼谷子见不得军营里的这些男人这么死死的盯着夏依依,便是重重的咳了一声。

丁大力这才惊觉自己失神了,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躬身朝夏依依鞠了一躬,道:“末将丁大力见过王妃。”

“你何事前来?”

“是这样,我今儿要去其他营区视察,担心被染上疫症,便是前来询问可有方法让我免于被感染?”

鬼谷子便道:“可以啊,你看看皇上有没有派人将老夫开的药方上的药材给送过来,若是送来了,你便要那些军医熬药,让所有没有染上疫症的喝了就无事了,不过还是要戴上口罩,以防被感染。”

“多谢谷主”

丁大力拱了拱手,便回了军营,不一会儿,便是见到有人来报药材已经送过来了,丁大力连忙叫上军医熬药分派下去,自己喝了一大碗药便立即赶到其他营区视察去了。

那一厢,夏依依也用这个药给那个重症疫病的人喝了,期望能起一些作用。今日,已经又有十几个人转为重症疫病患者了,夏依依暂时还没有找到治疗疫症的方法,但是昨儿用的那些方法却能抑制住疫病的继续恶化,至少直到中午,那个原本应该昨天半夜就会死的人,现在还苟延残喘的活着。

当天半夜,夜影急冲冲的赶了过来,看了一眼那个躺着的重症疫病患者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夜影眉毛皱的更紧了,将夏依依和鬼谷子叫到了内间,低低的问道:“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治疗方法吗?”

“药方岂是那么能研究得出来的?若是这样,人人都可以成医了。”鬼谷子蛮不高兴的怒道。

夜影脸上毫不掩饰他的焦急,踌躇了几下,终是不想瞒住王爷感染疫症的消息。就算是要瞒住其他人,也绝不能瞒住大夫,只有大夫才能救王爷。而且,就算是王爷要死了,他也希望夏依依能陪着王爷走过最后这几天,而不是让王爷一个人关在帐篷里孤独离去。

夜影咬了咬唇,低低道:“王爷也感染疫症了,不过你们不要将这个消息外传。”

夏依依身子一阵,他怎么也感染了?难道昨儿晚上他过来,就是为了要她给他治病?可是当时自己根本就不想见到他,没有瞧他一眼,所以也就没有看出来他是不是感染了。

“他什么时候感染的?”

“大抵是昨儿去分水岭视察的时候,带了那几个感染疫病的士兵回来的时候感染的,不过昨儿并没有发现,他今早起来就发现自己感染疫症了。属下刚刚去见他,发现已经愈发的严重了。”

依依有些气急败坏的指责道:“既是今儿早晨就已经发现了他感染疫症了,为何不趁着疫症初期就把他送过来治疗,而是拖到了晚上,这病情都已经严重了,才来告诉我们?”

“王爷担心他感染疫症的消息传出去以后,不利于稳定军心,因此吩咐我要隐瞒此事。他之所有没有来找你们,一来是怕他过来治疗会泄露他感染的消息,二来,是因为你们现在也没有找到诊治的方法,他现在过来也没有什么用啊。”

依依微微皱了一下眉,转身整理了一些药品,背上了医用箱,道:“走,带我去见他。”

夜影点了点头,如果让王爷来这里治病,必然会引起怀疑,可是王妃去王爷的帐篷里给他治病的话,就不会引起怀疑了,那些人也就仅仅是以为王妃回帐中休息罢了。

夜影伸手将夏依依肩上重重的医疗箱拿过来自己背着,便前头带路带着夏依依和两个丫鬟去王爷的帐中。

凝香见夜影帮夏依依拿东西,暗暗叹道,可真是个外表冰冷,内心里其实住着一个暖男啊。凝香的两只眼睛看着夜影那伟岸的身影而泛满了桃花。

凝香、画眉二人留在了帐外,夏依依和夜影缓步走进了凌轩的帐篷,凌轩即便是此刻已经生病了,却依旧坐在桌前看军报,只是他的身子时不时的因为咳嗽而剧烈抖动着,桌子旁的地上,已经扔了好几块沾满了脓污的手绢。

凌轩听见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不禁抬头来看,当看到夏依依那张正脸的时候,凌轩的身子不禁一震,为何他从夏依依的那双眼眸里看到了一丝担忧的神情?她在担心自己吗?

凌轩随即愠怒的对夜影吼道:“夜影,本王不是警告过你不要跟任何人泄露的吗?你这是当本王的话为耳边风?”

“属下,属下见王爷今夜的病已经越发严重的厉害了,着实担心王爷。这才斗胆请王妃过来给你医治。”

“滚出去!”凌轩暴怒。

夜影被震得颤抖了一下,连忙撩帐就跑了出去,帐外候着的两个丫鬟也跟着心里颤了一下。

夏依依却依旧定定的站在那里,忽视了凌轩震怒的神情,全部心思都在观察凌轩身上的病症。

凌轩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又咳了两声,缓下了语气,可是声音里依旧是有些寒意:“你也出去”。

依依没有听他的话出去,而是走了过来,将药箱放在了桌上,就拿出了温度计要去给凌轩测体温。

凌轩倏的站了起来,就往旁边走,远离了夏依依,道:“你出去,小心本王将疫症传给你。”

依依这才被他的话小小的刺激了一下内心里的那份柔软,他是在害怕将病传给自己吗?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夏依依这才将关注他病情的视线移到了关注凌轩本人身上,双眸定定的看着凌轩那微微瘦削和古铜色的肌肤上,他的鹰眸里狠历的神色在看向自己的时候多了一些温柔。

“你防着有用吗?我每日里在那诊疗帐篷里要接触多少疫症士兵?他们的病情可比你严重多了,你这中度的病情在我的眼里,可还不足为惧。”

凌轩的眼眸缩了缩,道:“要不本王派人先送你回京吧,免得在这里感染了疫症。”

“不用,我是大夫,自然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不会被感染疫症,我若是害怕感染疫症,就不会来这北疆了,我既然来这儿了,就不会临阵退缩了。”依依的神情异常坚定,只是她的内心有些遗憾和自责,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治疗疫症的方法。

“那些军医也有不少被感染了的,本王担心……”

“不用担心,不是还有鬼谷子吗?我们来之前就已经喝过药了,不会被感染的。你过来坐下,我给你检查检查,然后给你先治疗一下,控制一下病情。”

“你已经找到治疗方法了?”凌轩的眸子里散发出惊喜的光芒。

依依的神色暗了下去,摇了摇头,叹气道:“还没有,不过现在倒是有一些方法可以尽量控制住病情,能让人多撑些时日。”

凌轩点点头,宽慰道:“凡事不用着急,慢慢来,能多撑些时日也好,你们也能多些日子研究药方。”

依依点点头,指了指凌轩刚刚坐着的那个座位,凌轩宛若一只乖巧的小宠物一样挪步回来,重又坐了回去。

夏依依将水银温度计拿出来,就要去解凌轩的扣子,凌轩连忙用手挡开了夏依依的手,猛然又想起来什么,便指了指夏依依的手道:“擦干净了,别被感染了。”

依依哂笑了一下,若是以前,她自是会小心了,不过有了百毒不侵之身,夏依依就不是很在意这些细节了,不过为了让凌轩安心,夏依依还是用手绢仔细擦了下手。

“你刚刚要做什么?”凌轩竖眉问道,她不是来给自己治病的吗?怎么要解自己的衣服扣子?她就这么猴急的想跟自己亲热了?也不看看现在自己这是什么情况?现在自己身上连块干净的皮肤都没有,长满了脓包,这副模样还能亲热吗?

依依无语的看着凌轩那副誓死要守住他的贞操的表情,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的道:“你想得倒是美,我不过就是要拿这个温度计给你量体温罢了,我看你已经发高烧了,都烧的神志不清、想入非非了。”

夏依依说的一半是真话,一半是揶揄。

凌轩被她这么一嘲笑,脸色也变得不自然了,自己刚刚还真的想歪了,便低声道:“这个怎么量体温?”平时大夫量体温都是直接用手摸额头来感受温度的,她手中拿的这根细细小小的透明琉璃就能量体温?

依依便将那个体温计拿过来,横在了凌轩的眼前,开始了认真的教学道:“这个叫水银温度计,看到这底端的银色液体了没有?这个就是水银,它能热胀冷缩,随着温度的变化而顺着中空柱往上往下流动,这个温度计的本体是个三菱柱,你将棱对准你的眼睛,就能看到那根细细的水银线变粗,就能看到它所在的温度刻度了。你看看,现在它所指向的数字是35。2。”

凌轩将体温计拿了过去,转了几下,眯缝着眼睛看了即便,说道:“本王没有看到任何水银线啊。”

依依便凑了过去,将脑袋和凌轩的脑袋靠近,将自己的眼睛和他的眼睛处于同一条水平线上,用手调整了一下体温计,说道:“你现在看看,是不是能看得到了?”

凌轩眯缝着眼睛,便是看到了,果然有一条银色的线变粗了,正好在35。2的数字上。

凌轩的耳畔传来夏依依淡淡的呼吸声,鼻尖问道了她身上淡淡的药水味,他之前喝了大半年的中药,对药味有些反感,可是现在,他却觉得夏依依身上的这股药味十分好闻,他很想再多闻几下,而且夏依依现在靠得这么近,两人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时,她主动离自己离得这么近过。

凌轩便佯装看不见,道:“本王还是没有看到啊。”

夏依依又稍微转动了一下温度计,道:“现在看到了没有?”

“没有”

“现在呢?”

“没有”

如此,夏依依调整了好几次,凌轩都一如既往的说没有,夏依依不禁有些狐疑,用余光侧目看向凌轩,发现凌轩的目光根本就没有在看温度计,而是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脸庞发呆。

夏依依此时才惊觉自己的脑袋几乎都是靠在了凌轩的肩膀上了,这姿势还真的是有些暧昧啊,离他这么近,自己都觉得凌轩呼出来的气息热度十分高。

夏依依连忙起身,离开两步,这才蹲了下来,道:“把扣子解开,将温度计放在你的腋下。”

凌轩刚刚偷腥占便宜的小心思被夏依依看破了,凌轩的脸色便是有些微微的发红,收回了盯着夏依依的目光,这才将扣子解开,将温度计放在了腋下。

夏依依瞅眼看了一下凌轩解开扣子处的皮肤,确实已经开始溃烂化脓了,夏依依有些责怪的说道:“有病不求医,下次不可这样,一定要及时就医,不能拖延。”

“下次?怎么,你还盼着本王生病?”凌轩扬眉。

依依轻哼了一声,“你还嘴硬?你先在这次疫症里活下来再说下次吧。”

凌轩胸闷了一下,她还真的是毒舌,自己差点就要被她给气死了。两人再次安静了下来,夏依依寻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开始捣鼓手中的药,开始配药。

凌轩眼瞅着她那双修长的双手在不停的配置着手中的瓶瓶罐罐,那熟练的程度,仿佛她不是在配药,而是在弹奏琴弦一样,十指跳跃。

凌轩干坐着等了一会儿,便是想跟她搭话,就寻了个话题说道:“这个温度计要测多久?”

依依约莫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道,“可以拿出来了,你自己不是会看温度了吗?你自己看。”

凌轩自己便拿着温度计看,调整了半天的温度计位置和角度,才看清了水银指向的位置,还不忘嘲笑她道:“你教会本王看温度计,就是为了你自己偷懒不看吧?”

“哼,以我的熟练程度,随手一拿就能看清楚。”

凌轩故意将温度计拿给她道:“本王不信”。

依依鄙夷的扁了扁嘴,伸手接过了温度计,仿若随意的瞟了一眼,就将温度计给放回了盒子里。

凌轩几乎都没有看见她有调整温度计的位置和角度,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就这样,你就看清楚了?”

“39。3度”依依快速而准确的报出了那个数字。

凌轩的眼眸抬了抬,她还真的看清楚了,还真是厉害啊。

依依哼哧了一声,道:“术业有专攻,我是大夫,自然在我的这个行业里能做到手熟眼熟了。就像你,你射箭就能做到百步穿杨一样。无它,唯手熟尔。”

凌轩点点头,对于夏依依这种智慧型的美貌女子更是欣赏了。

夏依依调好了药,便挪了一个挂衣架过来,将药瓶挂在衣架上,用手调了调滴液的速度,有用手弹了弹输液管,将里面的气泡弹着顺着管子往上升,将气泡排出去,这才拿着针头走过来,说道:“将手捏紧拳头。”

凌轩将手捏紧了拳头,刚要往夏依依这边伸,却瞧见了自己手上那一处处脓包,脓包还破裂了流出了脓血,着实难看。虽然凌轩是个男人,可是也十分在意自己的外表,他可不想自己这满身的脓包污了夏依依的眼睛,在她的心里有了障碍。

便又将伸出来的拳头给缩了回去,还藏进了袖子里。

夏依依不以为然道:“伸出来吧,我已经见惯不惯了,诊疗帐篷里躺着的那个人比你的皮肤溃烂得还要严重。”

被夏依依这么直言说出了凌轩的心思,凌轩就更是有些不自在了,犹豫了两下,这才将手拿出来。

依依瞧了一眼他的皮肤,便先替他处理一下手上的脓包,给他处理了之后,用酒精消毒了,这才给他扎针,以免那些脓液不处理的话,会污染针眼。

夏依依左手抓着凌轩的手,右手拿着针头就往凌轩的手背上那根青筋里戳。凌轩便低下头来,眼神专注的看着夏依依给他扎针。

夏依依平日里可以在三秒钟之内,就准确的将针头插入,可是此刻,即便是夏依依低着头,却也能感受到头顶上那道火辣辣的目光,那火辣辣的目光刺得自己的脸也有些火辣辣的。夏依依的心不禁有些微微跳动,呼吸也变得有些紊乱,拿针的手稍微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夏依依深吸了一口气,稳稳心神,便朝那根青筋扎去,结果,在扎针之前,自己忍不住微微抬眸瞧了一眼凌轩,果然见他正用火辣辣的眼睛看着自己。夏依依连忙垂下眼帘,假装刚刚并没有跟他对视。

夏依依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神,扎了下去。结果……

哎呀,扎歪了,扎到右边去了。

夏依依连忙将针头拔了出来,又扎了下去,哎呦,怎么又扎左边去了。

连着扎了两次错误的位置,夏依依的心就跳得更加杂乱了,脸上的温度有些高的吓人,只知道的,还以为她也发烧了呢。

夏依依有些尴尬,便用手拍了拍凌轩的手背,将那根青筋拍得鼓了起来,又拿起酒精棉球擦拭了一下凌轩的手背,讪讪的说道:“你的血管太细了。”

夏依依再次重重的去拍凌轩手背上的青筋,待凌轩手背上的那根青筋鼓得不能再高了,这才罢休,拿着针就去戳。

凌轩此时,却不适时的咳了几声,毫无意外,这一次,夏依依又扎歪了,夏依依有些气恼的说道:“你就不能等会儿再咳嗽吗?你刚刚吓着我了,害得我手抖。”

凌轩抿唇笑道:“本王这才不咳了,你扎针吧。”

夏依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再去扎针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法集聚精力扎针了,便是将针先放在一边,又去重重的拍凌轩的手背,道:“刚刚才拍好的,这么一会儿,血管又缩小了,你长这么大个手,怎么血管就这么细啊?”

凌轩扬眉,嘴角微扬,道:“你之前不是还在吹牛,说你是大夫,这些活能做到眼熟手熟吗?无它,唯手熟尔 ̄”

夏依依听出了他口中的嘲笑,之前自己被他火辣辣的眼神所激起的旖旎被他这句话给摧残得一点不剩,夏依依恼怒的瞪着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却仅仅只用余光去看凌轩的手背,手指轻轻一推,就将那针头准确无误的插入了凌轩的血管里。

快、准、娴熟,快得让凌轩并没有感受到疼痛,针头就已经插入了他的血管。

凌轩嘴角勾起,噙起一抹笑,她的医术还真的是高啊,手法娴熟。

夏依依这才得意得朝凌轩挑挑眉,轻哼一声,用胶带将凌轩的针头固定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