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开个玩笑就生气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见她那副得意的神色,便撇撇嘴道:“本王的手都被你扎成了筛子了。”接着,凌轩有些小可怜的将自己那只扎了四个针眼的手伸出来给夏依依看。

“都说了你的血管小了。”

依依的梗着脖子拒不承认自己刚刚连续犯下的错。

凌轩微微抬眸,“小吗?”凌轩将那只手抬起来,自己手上的血管明明比夏依依要粗糙。

依依傲娇的抬起了下巴道:“我说小,那就是小了。”

凌轩轻摇头,不再争执。

依依也老老实实的坐在对面等着凌轩的点滴滴完,同时又将之前收集的那些病患的血液检测结果拿出来仔细研究,似乎完全沉浸在了她的世界里,已经忘了刚刚二人之间的互怼。

依依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她满脸忧愁,越是想快点找出药方,却越是找不出。

刚刚帐篷里短暂的欢乐气氛也已经散去,依依有些悲哀,倘若自己找不出药方,凌轩也会死掉的,这北疆的战士也会一个一个的死去。

凌轩知道她在想办法,便也不打扰她,独自一人静默的饮茶。

等点滴已经滴完了,依依将针头拔出来,道:“半个时辰后,我会派人给你端碗药过来的。”

“嗯”

依依收拾了东西就要离开,凌轩有些舍不得她要走,连忙问道:“什么时候再来扎针?”

“大约三个时辰之后”

凌轩的微微颔首,这才让她离去。

依依回了诊疗帐篷,看了一眼那个人,嗯,还没有死,熬得时间挺长啊。

鬼谷子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眼里闪烁着激动的神情:“丫头,你这青霉素真的有用啊,昨天的效果不明显,可是今天配合了老夫新开的药方以及施针,现在他的病情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了,老夫估摸着,再过几天,就能治好一半了。”

“真的?”依依的眼眸里顿时就大放异彩,连忙取出听诊器,果然,那个人的心跳都比上午要强劲有力得多了。

依依连忙拿针就要去抽那个人的血,那个人的手颤抖了一下,眼里充满了害怕和恐惧,看到夏依依的那个针筒就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他哆嗦着嘴唇道:“王妃,你这两天都抽了我老多血了,小的会不会……”

依依宽慰道:“你放心,我有分寸的,你不会失血过多而亡的,你应该相信我才对,以你的病情,昨夜就熬不住了,你昨儿抬过来的时候可是昏迷不醒的,你看看,现在你还能跟我说话。你都保住一条命了,还怕少了这点点血?”

本来是想宽慰他的,可是说到后面却不自觉的出言嘲讽他起来。

那人一听,脸色也变得有些讪讪的,道:“是小的多虑了,多谢王妃救小的一命。”

依依快速的抽了血,就进去验血,很快,就得到了结果,果然,他的血液指标正常了许多,已经有治疗好的趋势了。

“鬼谷子,你赶紧将我现在用过的药给研制出来,看看能不能炼出来,毕竟我现存的药不多,我们现在的药就先紧着那些重病患者用,那些病症轻的,就先用中药喝着吧,先抑制住,等你把药炼制出来了,再给他们用。”

鬼谷子忙不迭的允诺了,他现在就想着等这边的疫情控制住了,他就有精力将夏依依所有的药都给炼制出来。

凌轩一直默念着,还有三个时辰,两个时辰,一个时辰,凌轩站起身来,在帐篷里踱步,嗯,就只剩下一刻钟了,她就要来了。

时间越近,他就越紧张,抬手看了一眼手上的那四个针眼,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她好像也有些紧张?

时间一到,凌轩侧耳一听,就听到了帐外传来了一阵轻巧的脚步声,她似乎心情很好?凌轩扬眉,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悸动,重又坐回了桌前,摆出一副冷冰冰的神情。

帐帘轻撩,一股清淡的药味传入室内,夏依依踩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进来,医药箱照例是夜影背着,夜影将医药箱放在了桌上,就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凌轩抬眸,看到了夏依依眼底的愉悦,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今儿怎么这么高兴了?”

“你知道吗?我们刚刚发现我们已经找到了治疗疫症的方法了,第一天送过来了的那个重症疫病患者已经有所好转了。”

“那就好,那现在就赶紧把药发下去,给那些感染疫症的人治疗吧。”

依依轻叹了一口气道:“暂时还不能,现在我用的那些药,数量不多,得需要鬼谷子去研制一下,看看能不能炼制出来。他若是炼制不出来,只怕,也没有办法了,所以,我们现在还不敢将消息传出去,免得那些等着用药的士兵失望。”

凌轩的眸子缩了缩,道:“你的那些药,鬼谷子知道?”

“嗯,我瞒不住了。”

“那你的那个储物空间,他也知道?”

依依的身子猛然一震,双眸变得有些狠历,冰冷的视线看向了凌轩:“你怎么也知道?”

“也?看来知道的人还不少?”

“跟我一道来的这几个人知道,其他的人都不知道。”

“他们为何知道?”

“因为上次我去西疆,只是带了一个小背囊,而在西疆军营里,我拿了很多药和医疗器械出来诊治受伤的士兵,引起了他们几个的怀疑。鬼谷子猜到了我有这么一个储物空间,直接当面问我,唉,我也是觉得行走带太多的行礼不方便,才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们的。”依依将事情告之,随即目光又变得冰冷了起来,质问道:“你怎么也知道?”

“上一次,本王被阿木古孜射中受伤,在密道里要你给本王医治的时候,本王就已经瞧见了你使用那个储物空间。”

依依惊讶道:“你不是打了全麻的吗?还有,你究竟都看到了一些什么?”依依骇然,低低的尖声问道。

凌轩看着她这么一副紧张的样子,神情淡漠的瞥了她一眼,一副云淡风轻道:“本王看的也不多,就是你一些药物和武器罢了。”

“武器!你也看到了?”依依几乎要晕厥了过去,若是他只是看到了药物,那也就罢了,可是自己费劲心思,小心翼翼的隐瞒着的武器竟然被他看了去,而且还是被一个手握重兵的王爷看了去,他若是起了野心,想要用这些武器征服全世界怎么办?

“你紧张什么?本王暂时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他现在可没有那个野心要征服全世界,而且他有信心,假如他想征服全世界,他都不需要依靠那些武器,就用目前的武器,他也能办得到。

凌轩含笑看了一眼紧张兮兮的夏依依,垂下了眼眸,眼底掩饰不住的笑意。

“暂时?”夏依依气结,这么说来,他现在之所以没有打她武器的主意,是因为他现在没有这个想法,不过等到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就会来问她要武器了吧。

凌轩不置可否,虽然自己现在是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以后可就真的说不准了,他也不敢给自己打包票以后就真的不会动用武器了。

夏依依警告道:“你不能动我的武器,你应该清楚,一旦那些武器面世之后,会引起多大的震动和骚乱。”

凌轩淡淡的说道:“本王能不清楚吗?所以本王现在还不打算动用那些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本王是不会动用的。”

依依瞪了他一眼道:“你说得好像你想要就能拿得到似得,我可不想将东西给你。”

凌轩暗自腹诽,将来连你都是本王的,更何况是你的那些东西?自然都是本王的。只是凌轩还没有将心头的想法在脑海里绕一遍,对面就已经响起了冰冷而有些愠怒的声音,“本姑娘告诉你,我不是你的,我的东西就更不是你的。”

凌轩差点噎气,她怎的就能看透了他的想法?顿时就觉得像是一个小偷被抓了现行一般,有些抬不起头来了。

凌轩连忙翻过这一页,轻咳一声道:“赶紧给本王治疗吧,别错过了时辰。”

依依翻了一个大白眼,道:“病死你活该!”

“你这么诅咒本王,你不就成了寡妇?”

“你放心,本姑娘不会成为寡妇的,本姑娘会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夏依依施施然的坐了下来,打开医药箱,配好了药,就去给凌轩处理手上的那些脓污,便见到凌轩的拳头已经捏得紧紧的,那根青筋已经暴起,鼓鼓的凸显在皮肤表层,好似爬了一条粗壮的青色蚯蚓一样。

依依纳闷了,自己几个时辰前那么用力的拍他的手背,都没有将血管拍得这么粗,怎么这会儿,还没有拍,就已经鼓起来了?

依依疑惑的抬眉,便见到了凌轩那双眸子似是要喷出火来了,狠狠的瞪着自己,他脸上的肌肉线条变得僵硬,依依仿若听到了凌轩上下牙齿磨牙打架的声音。

他怎么会这么愤怒?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会再找一个……”

“你敢!”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好不容易盼着夏依依跟许睿断了,自己终于有机会重新将她追回来,可是她若是再去找一个,他可没有那个耐性再等夏依依跟那个人断了关系。毕竟,他有这个信心以许睿的性格,最后肯定会屈服于宗族和礼教。可是万一夏依依找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那他可怎么办?

依依斜眼道:“本姑娘有何不敢?”

“你找一个本王就杀一个,看谁还敢来招惹你!”

依依微微扬眉,呦,这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吗?依依撇撇嘴,道:“你的解药找到了吗?”

若是你没有找到解药,即便治好了疫症,几个月后,你还不就是死路一条吗?到时候,我不想成为寡妇也不成啊。

凌轩脸上僵硬的神色倏的变得有些凝重,他的眉心紧紧的锁了起来,那捏紧的手也放松了下来,他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他怎么总是忘了这一茬事呢?

依依见他那黯然失色的神情,就知道他还没有找到解药,便也默不作声的不跟他搭话,低头给他处理手背上的脓包,将针头插了进去。

半晌,凌轩悠悠的道:“本王死之前,你不可以找。”

凌轩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如果到时候自己治好了,就能护住夏依依一辈子,若是自己真的会被毒死,那也就只能让夏依依另找幸福了。不过在他活着的这几个月里,他可不想再看到夏依依和别人你侬我侬了。她不至于连单身几个月的时间都不想等吧。

依依嘴巴一撅,切了一口,唤道:“夜影,进来。”

夜影听到后,连忙走了进来,看见凌轩的脸色不是很好,凌轩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夜影脚步顿了顿,有些不敢走进来,王爷这是不想要他进来吗?嫌他打扰了他们二人相处?

夜影暗自叫苦,可不是他自己想进来触王爷的眉头啊,是王妃叫他进来的啊。夜影便站得远远的,朝夏依依拱了拱手道:“王妃叫属下进来,有何事吩咐?”

依依道:“鬼谷子和严清还有那些军医都在那边忙得分不开身,那边有太多的疫病士兵要治疗。凌轩这边就有劳你来处理了,他身上的脓包化脓有些严重了,需要处理一下,我教你怎么处理。”

“王妃不必客气,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你先喝碗预防的药,然后洗净手,戴上手套。”

夜影按照依依的话,一一准备了后,夏依依便挽起了凌轩的一只手臂,手把手的教夜影怎么处理,夜影毕竟是个武士,经常给自己处理伤口,自然学的也快。依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你现在就将他身上的脓包全都处理好,我先回帐篷睡一觉,等他的点滴快滴完了,你就过来叫我来换药。”

夜影点点头,夏依依揉了揉带了红红的血丝的熊猫眼,打了个哈欠,自己一路上都没有好好睡觉,昨夜又是在诊疗帐篷里熬了一宿,今夜又已经过了大半夜了,再不睡觉,自己的身子真的要熬不住了,幸好现在已经找到了治疗疫症的方法,也可以放心的去休息一会儿了。

凌轩瞧了一眼夏依依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外挪,不禁有些心疼,双眸微微一缩,继而又是一副冰冷的神态,冷眼瞧着夜影给他处理身上的脓包,刀片在脓包上割开了十字,将那脓血往外挤,可是凌轩却连眉毛都不皱一下,仿佛不是割在他的身上一样。

夏依依睡得十分的香甜,待她微微睁眼一瞧,继而又闭上了眼满足的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突然,夏依依的身子一定,怎么刚刚她好像看到了阳光?她猛然的睁开了眼睛,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夏依依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可以错过了时辰,自己不是还要去给凌轩换药的吗?真是糟糕,这没有闹钟的年代,自己一睡着了,哪里还能醒的过来,那个夜影也真是的,不是跟他说了要过来叫她的吗?怎么也不来叫她。

夏依依连忙起身,随手将自己凌乱的头发梳了一下,凝香听见了里面的动静,便立即端了水过来伺候夏依依起床。

夏依依胡乱洗了下脸,没有接手凝香递过来的饭菜,道:“等我回来再吃饭。”

便是拔腿就往凌轩的帐内跑去,因为夏依依有些着急去看凌轩的病情,自己昨天睡过头了,没有给他换药,也不知道会不会导致他的病情更加恶化。

若是别人进王爷的帐篷,自然是不让进的,因为王爷已经下了命令封锁他的帐篷,然而王妃嘛,自然就不用阻拦了,甚至都不用先通传,就由着夏依依直接冲了进去。

夏依依刚刚进去,就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晃眼,只见凌轩仅仅是穿着一条亵裤,因为昨夜滴完药以后,夜影又给他处理全身的脓包,处理了两个时辰,差不过一晚上就过去了,而他身上抹了药膏,不方便穿上衣服,免得药膏都被衣服给擦掉了。反正这帐篷里,除了夜影偶尔会走进来伺候他,也没有旁人了,所以他就干脆半裸着用手撑着脑袋在桌子上睡觉。

即便凌轩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脓包,还涂上了黄油油的药膏,浑身油腻呼呼的,没人想要去触碰他,可是即便如此,却依旧展示出了他那完美的身段,以及硬朗的肌肉线条,他那手臂上,硬鼓鼓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看着就觉得触感很好,如果咬起来,口感会更好吧。

依依仿若已经忽略了那满身的脓包和药膏,她眼里看到的只有一个只着寸缕的衤果男,这身体条件,绝对可以当衤果体模特啊,他若是没有那么一个臭脾气以及总是板着一张脸,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高富帅啊,依依不自觉的都快要流下哈喇子了。

凌轩睡眠向来浅,在夏依依的脚步声还在帐外的时候,他就已经醒来了,只是他一直在装睡,就是想看看夏依依看到他这副模样的时候,会有什么表现。

嗯,她的反应让他很满意。

凌轩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依依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把了把脉,虽然夏依依不懂脉象,但是通过数脉搏跳动的次数,好歹也能看出他是不是心力衰竭还是强劲有力啊。

依依微微闭眼,心中默数着凌轩的脉搏,强劲有力,看来,他的身体很好,约莫着数了一分钟,依依微微有些惊讶,他的脉搏跳动次数比正常人的次数少了十几下。看来,凌轩平常经常练武,才会将心跳速率变缓吧。

依依把完脉,这才放心了下来,看来昨夜自己少给他用了一种药,也没有引起太大的问题嘛。

依依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来,刚一睁开,就看到凌轩睁着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他的眉眼都有些向上弯,嘴角微翘,整张脸上好似冰山融化,煦日普照一般温暖柔和了起来。不得不说,这温情时的凌轩的这张脸是极好看的,而且好看中还带着一些媚。

依依被他的这副开天辟地的表情给吓了一激灵,以为自己看花眼了,连忙又闭上了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凌轩的神情已经恢复成了平常的冷冰冰的神情。

依依便是缓了口气,暗自腹诽,刚刚自己果然是眼花看错了,凌轩这个万年冰山怎么可能会有那样柔情魅惑的表情嘛。

“不好意思,我昨晚睡过头了,没有过来给你换药,我等会儿给你检查一些血液,再给你治疗。”

依依此时将凌轩当成一个普通的病人,而将自己当成一个医生,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引起的医疗事故,虽然这次的医疗事故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夏依依的内心还是有些歉疚的,她的脸上写满了“道歉”二字,语气轻缓低沉,目光诚恳。

凌轩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夏依依的神情,没想到平日里这么张牙舞爪的人,在自己做了错事的表现得这么诚恳和内疚,不禁升起了要戏弄她的想法。

凌轩重重的咳了几声,捂着胸口又闷咳了几声,接着用手指头按了按太阳穴,表情有些痛苦。

夏依依大惊失色,连忙起身,道:“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因为药用得不对,你出现了一些不良反应?”

凌轩气喘的说道:“本王不知”。

夏依依连忙就拿出针管就要给凌轩抽血,道:“我赶紧给你验血,就给你重新治疗,你若是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你就跟我说。”

夏依依有些紧迫的拿出针管就抽了一管子血,脸色也因为紧张有些吓得惨白,额头上冒出了些许细密的汗珠。连声对凌轩说“对不起”。

凝香的声音适时的在外面响起:“王爷,王妃,你们二人的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依依道:“我的就别端进来了,我现在没有空吃。”

依依将那一管血收好,就要回自己的帐篷里去偷偷的验血。

凌轩沉声道:“让夜影将饭都给端进来。”

现在自己的这副半衤果的模样,还是不要让凝香看见,免得自己的衤果体被别的女人看了,夏依依会吃醋,而且自己也不想让别的女人看自己的衤果体,说起来,也就只有夏依依这一个女人见过自己的衤果体。

音落,夜影就已经走了进来,瞥了一眼王爷,还是昨儿自己离开时的模样,夜影心里暗暗发笑,王爷向来就不是一个爱衤果的人,今儿怕是有一半是故意的吧。也不知道王妃见了王爷这样,心里会不会有些激动呢。按照他们这个年代的说法,女人要是见了男人的衤果体,还共处一室,那名声可就坏了,就得嫁给他了。紧接着,夜影就摇了摇头,王妃好像见过许多男人的衤果体啊。

夜影低垂着眼眸,将饭菜放在了桌案上,就连忙退了出去,整个过程都没有抬过眼瞧室内的两人一眼,然而他的余光却已经将室内二人的神态一一收入眼底了。

凌轩自然是故作深沉的坐着,而王妃却没有因为凌轩此刻的衤果体而有半丝的窘迫,只是她的神情似乎有一些焦急。

夜影退出去的时候,便听见了王妃道:“我就不吃了,我得赶紧去给你验血了,再拖延下去,我怕昨夜没有换药而导致的医疗事故,可能会影响你的身体健康甚至是你的生命。”

王爷深沉的声音响起:“不就没有换药吗?死不了,先吃饭吧。”

夜影闻言,眼角微扬,嘴角挂起一丝笑意,王爷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撒谎了?

凝香在外头一见,小冰山夜影居然笑起来这么好看,凝香整个人几乎都要神魂颠倒了,眨着一双星星眼看着夜影。

“花痴!”画眉翻了一个白眼,鄙夷的暗自耻笑了凝香一声。

然而夏依依是真的没有心情在这里吃饭,她实在是担心再拖延下去,凌轩的命都没了。

“我不吃了,我先去验血。”

凌轩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夏依依的手,道:“你怎么的就这么倔?叫你留下来吃饭就是不听?”

凌轩忙又松了手,可是凌轩手上抹的药都已经黏在了夏依依的手上,凌轩有些紧张的干净用一块干净的手绢去擦拭夏依依的手,道:“你赶紧消毒,别感染了疫症。”

依依抚额道:“无妨”,拿过手绢仍是要走。

凌轩只得道:“本王无事了,昨夜已经叫鬼谷子过来给本王换过药了。”

夏依依怔了怔,手上紧握着那管血液,他居然在骗她,夏依依定了一会儿,猛然拔高了声音怒道:“杜凌轩,你为何要撒谎?你知不知道跟医生撒谎的后果啊,我很有可能会因为你的谎话而误判了你的病情,到时候再给你配了错误的药,只会将你原本没事的身子给弄得有事,你以为撒谎骗我很好玩吗?你自己一个人玩去吧,我没空跟你玩,我忙得很。”

依依将手中握着的那管血液抛了回去,凌轩轻巧的接住了那管血液。

夏依依背起医药箱,转身就气冲冲的离开了帐篷。凌轩想用手去抓住她,可是怕自己的疫病传染给她,而自己现在又是衤果着的,着实不方便这么追出去,只得懊悔的看着夏依依这么冲了出去。

凌轩看着桌上那两份饭,沉声道:“夜影,将饭给她送过去。”

夜影本以为他们两个会在屋里共享午餐,没有料到王妃竟然生了这么大的气,就这么气冲冲的跑了,夜影也没有料到王爷仅仅是跟夏依依开了一个玩笑罢了,哪里能想到夏依依竟然会这么开不起玩笑啊。

夜影便是严肃着脸,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惹了王爷,王爷将气撒在自己的身上。夜影低沉着头,走了进去,端起夏依依的那份饭。

“你拿错了。”凌轩淡淡的道,只是语气里还有些懊恼。

夜影定睛一看,自己没有拿错啊,王爷和王妃的饭菜有明显的差异啊,夜影暗暗纳闷,然而转瞬一想,哪里是自己拿错了,明明是王爷想要将自己那份好一点的饭菜给夏依依吃。

夜影连忙换了一份饭菜,端着就要往外走。

“把这个给她”

夜影低着头,接过了王爷用丝帕包着的那管血液,这才走了出去。

结果夏依依并不在自己的帐篷里,已经去了诊疗帐篷了,夜影只得往诊疗帐篷追了去。

夏依依冷眼瞧着夜影将东西送了过来,不用说,定然是杜凌轩吩咐他这么做的,夏依依当作没有看见那些东西,自顾自的忙活着。

夜影只得硬着头皮劝道:“王妃,王爷他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他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他不是有心的。”

依依的鼻孔里愤愤的喘着粗气,怒道:“谁都会在惹了别人以后说自己不是有心的,若是军中所有人都跟我这么开玩笑,我还怎么诊病?我也就不必要呆在这儿了,我趁早走了算了。”

“王妃,你别生气”

“夜影,你若是来替他求情的,那这儿可不欢迎你,你已经送完了东西了,你请走吧,这儿拥挤得很,没有闲地装得下你们这些大佛。”

依依怒气十足的说道,丝毫不掩饰眼眸里赶人的意思。

夜影还欲再说一些什么,凝香便是连忙给夜影使眼色,夜影便是住了口,朝夏依依作了揖,退出了诊疗帐篷。

等夜影一走,夏依依冷哼了一声,顾自忙去了,全然没有看见凝香在自己转身的瞬间已经悄悄的溜了出去。

“夜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王妃好端端的生这么大的气啊?”

“唉,凝香,你劝慰着些王妃吧。”

夜影便将事情告知了凝香,夏依依给王爷用药,中途回去睡觉,要他去叫醒她来换药,结果王爷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便没有叫她来换药,而是去叫鬼谷子来换药了。结果今天王爷却隐瞒了鬼谷子来换药的事情,假装自己因为夏依依没有换药而有了不良反应,身体不舒服,骗了王妃,结果王妃很焦急的要给王爷重新检查身体,再给他重新配药。然而王爷要她先吃饭,只得告诉她是骗了她,王妃便是生气了。

凝香点点头,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夜将军,你就放心,安慰王妃的事情就包在了我的身上。”

“有劳了”,夜影对凝香微微颔首,便是转身轻飞而去。

画眉翻了个大白眼,这个凝香,最近真是越发的往夜影身边凑了,还什么事情都敢打包票了,就王妃的那个脾气,能劝得好吗?她就敢打包票,还包在她身上?哼。

凝香等夜影一走,便是激动的抓着画眉的手道:“你听见了吗?他跟我说‘有劳了’,他跟我可真是客气啊。”

凝香可是夜影的属下,以往,夜影无论是交代凝香做任何事,都不会跟她这么客气的道谢的,都是直接下完命令就走人了,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次跟她道谢啊。凝香的心都快要飞了起来了,夜影是不是开始重视她在乎她了?

画眉被她给拽得手疼,皱眉道:“你别高兴太早,你若是没有将王妃劝好,反倒惹毛了她,你看夜将军怎么罚你。”

凝香撅了撅嘴唇,道:“我一定能劝得好王妃的。”

夏依依虽然生气,但是却还是没有在工作上意气用事,仍旧将凌轩的那管血液拿进了里间做测试,如果再不用掉,那管血液就要变质了。

凝香进来便见到夏依依已经在给王爷的血液做测试了,心里便是高兴了起来,道:“王妃,王爷的血液可有问题?”

依依瞥了她一眼道:“不知道”。

“王妃,你这血液测好了,就赶紧吃饭吧,等会儿饭菜可就凉了,就不好吃了。”

“知道了,你出去。”

凝香见她表情冷冰冰的,自己接连碰壁,王妃似乎都有些懒得理她,凝香只得退了出来。

画眉见凝香碰了一鼻子灰出来,便是幸灾乐祸起来,冷笑了一声。

凝香没好气的瞪了画眉一眼,道:“你若是有本事,你就去把王妃哄好啊。”

画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

凝香眨巴着眼睛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要王爷去劝她?”

不然呢?画眉扬了扬眉头。

凝香讪讪的站在了帐篷外,扁了扁嘴巴,却是没有再进去劝王妃。

鬼谷子不知道夏依依为何会生气,不过却是知道,肯定是杜凌轩那小子惹着她了。鬼谷子走进了里间道:“丫头,先吃饭吧,无论怎么生气,这饭还是要吃的,不然身体可受不住啊。”

夏依依虽然生气,可是见鬼谷子一个老头子来劝自己,自己也不好驳了鬼谷子的面子,便是微微点头,自己也确实是饿了,便端起了饭菜来吃。

鬼谷子一见那份饭菜,便不高兴的嘟囔着嘴巴,翘了翘胡子道:“这待遇也差别太大了,给老夫的饭菜就那么差,给你的饭菜就这么好,同样是来这里治疗疫症的,凭什么给老夫吃得那么差。”

被鬼谷子这么一说,夏依依这才仔细的瞧了一眼自己的饭菜,确实比平时的丰盛了许多,似乎不是之前在自己帐篷里,凝香端给自己的那份饭菜。

夏依依微微皱眉,道:“这不是我的那份饭菜,是夜影拿错了,把王爷的那份饭给我拿过来了。当时这两份饭菜并排放在了一起,许是他看错了。”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眼睛斜斜的瞥了一眼夏依依,意味深长道:“夜影在这北疆伺候了王爷十年,还能弄错了王爷的饭菜?”

夏依依愣了一下,是凌轩特意吩咐的?

夏依依仅仅是愣了一下,然而当作自己没有理解鬼谷子话中的意思,继续往嘴里扒饭菜,道:“鬼谷子,你有没有将这次需要用的药炼制出来?”

依依有些担心,若是自己这次用到的药,鬼谷子不能仿制出来的话,那这次的治疗方法也就是相当于白找了。等自己的这些药用完了,就没得用了,这边疆三千多疫症士兵,根本就治疗不完。

鬼谷子叹了一口气,神色暗了下来,微微摇头道:“老夫还没有炼制出来。”

依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刚刚满脑子还在生凌轩的气,可是此时已经没有精力去生凌轩的气了,她的所有的思绪都放在了怎么去炼制药上,自己必须得帮助鬼谷子把药炼制出来,否则一切都是徒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