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满满的雄性荷尔蒙/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快速的吃完了饭,就去查看凌轩的血液检测结果。

鬼谷子暗暗皱眉,夏依依这人的个性就是如此,即便是生气,但是涉及到病人的事情的时候,她总是能理智的对待,抛开个人恩怨。

只是依依并不想看见凌轩,便是派了严清去给王爷治疗。自己则抱着一个甜瓜就跟鬼谷子两人培养青霉菌去了。

严清得了通传走进去的时候,凌轩已经是穿戴整齐,就像平日里一样一袭黑衣,脸色冰冷的坐着,宛若一座雕塑。

严清十分熟练的给凌轩用了药,他如今也跟着夏依依学了许多,这些基本的扎针打点滴,他已经都学会了。严清一边给王爷打点滴,一边给王爷针灸。

凌轩一直静默的看着严清给他医治,没有半点想要跟他交谈的意思,更没有像跟夏依依相处时,自己想着法儿的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了。

严清在十分压抑的气氛中给王爷治病,整个过程中,二人没有任何言语。严清诊治完后,收拾了东西走出了帐篷,这才敢长吁一口气,他才觉得自己的脚是踩在实地上的,踏实了。

接连几天,夏依依和鬼谷子都专心致志的培养青霉菌,所有医治病患的事情都交给了严清和其他的军医。这几日,凌轩连夏依依一面都没有见着,虽然同处在一个军营里,可是却咫尺天涯。

严清掀开帐帘道:“王妃,外头已经没有青霉素了,你还有没有?”

“用得这么快?我不是跟你说了那些轻度和中度别用青霉素,只先喝中药吗以及你们炼制出来的那些药吗?只有那些重症疫病患者才能用青霉素的啊,怎么就用没了?”

依依抬头,几日以来,她都没有回帐篷里睡觉休息过,只是在自己困得不行的时候,才在诊疗帐篷内间坐着眯眼睡会儿,即便是睡觉,她也会叮嘱鬼谷子一定要注意看培养皿中会不会出现一种绿色的菌落。

此时依依的脸上也因为没有休息好而泛满了油光和困顿的神情,她的眼睛有些浮肿,里面布满了暗红的血丝,嘴唇有些发白,整张脸都透露出了几分倦意。

严清有些心疼夏依依,一个女孩子,已经几日几夜没有好好休息,呕心沥血的培养青霉菌,即便是他这个成年男子,在这北疆像个陀螺似得转个不停,忙活了几天,偶尔还能跟那些军医换换班睡会儿觉,他都感觉自己的身子吃不消了,更何况是夏依依这么一个弱女子,她会干的活,旁人可替代不了,整日里很多事情都要她亲自上阵,这么熬了几天,她竟然还能撑的下去。严清对夏依依又颇生了几分敬意。

“王妃,我确实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只将青霉素给最严重的病人用,只是这两天,原本是中度患者的病情猛然恶化,变成了重度病患者,所以这药才消耗得快了一些。”

夏依依叹了口气,自己这几天都在培养青霉菌,都没有关注外头那些病患者的情况,没有想到短短几天,情况就已经变得这么严重了。

“现在该怎么办?”严清蹙眉道。

鬼谷子不以为然道:“还能怎么办?用完了就用完了,那些人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哦”,严清点点头,就欲转身出去。

“慢着”,依依叫住了严清的脚步,道:“这件事情,不该由我们做主,你去请示一下王爷,看王爷怎么安排。”

“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不就是用药吗?老夫给别人治病,向来都是自己做主应该怎么用药,才不会这么问东问西的呢。哼,你在王爷面前未免也太没有自主权了吧?”鬼谷子不悦的绝了撅嘴,他有些鄙视的看着夏依依,她不是一向都很有主见的吗?怎么这会儿却又这么畏畏缩缩的,连分派药这种小事都要请示王爷,她现在是开始要以夫为尊了吗?

依依暗笑一声,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自主权过吧,凌轩这么大男子主义的人,什么时候给过她主权了?不过是自己好不容易跑出了王府,跟凌轩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才有了一些自由。不过现在分派药的这件事情,可不是她不想自己做主,而是她做不了这个主。

依依将他们两个人招了过来,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圈,低低道:“给军方治疗疫症,可不是给某个人治疗疫症,牵涉之广、影响之大,绝不是我们这么几个大夫就能做得了主的,如果倒时候,因为分配药物不公,而引起军事暴动,那我们根本就无力阻止及控制,倒不如让王爷出面去分配,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乱子,也有王爷在前面顶着。”

严清思忖了一下,的确应该请王爷做主,他们几个人仅仅是受命过来治疗疫症的,决策权还是在军方的,现在药物就剩这么一点了,该如何分配仅剩的那一点药,就由王爷决定吧,万一闹起来,他们也是去找王爷,也不会就拿他们三个出气了。严清连忙转身出了帐篷去请示王爷。

鬼谷子斜着眼笑眯眯的瞟了一眼夏依依,随即捋着花白胡子,一双眼睛笑得弯了起来,脸上泛着兴奋的红色光芒,高兴的翘起了大拇指狠狠的夸奖了一下夏依依:“丫头,你可真是老奸巨猾啊,你这招好啊,万一那些人不满意,惹了乱子,咱们就可以把王爷推出来顶缸。你简直比老夫还要狡猾啊。”

他这是在夸她,还是在损她啊?依依翻了一个大白眼,气呼呼的瞪了鬼谷子一眼,有他这么拆台的吗?然而夏依依却没有顶嘴反驳,默认了下来,自己也确实是有这个方面的考虑。

凌轩已经几天都未曾见到夏依依了,一直都是由严清来给他医治,而凌轩又是十分要面子的人,即便是自己将夏依依给气着了,自己也绝不会主动去跟她道歉哄她的,只想着过一两天,她的气消了,也就会回来给他医治的。可是都已经快六天了,都还没有见到她来找他,甚至她都没有回过她自己的帐篷,一直在河对面。

凌轩眉头微蹙,女子难养也啊。不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有必要生这么久的气吗?难道还真的要他亲自去哄她,才能将她哄好?

凌轩想到上次在西疆的时候,两个人吵架是因为凌轩打扰了夏依依给别人诊治,她大怒之下直接将自己给赶出了急诊室。而这一次,又是因为自己拿自己的病情跟夏依依开玩笑,她先是有些恐慌和自责,当她知道自己骗了她之后,她就勃然大怒了。

凌轩闭眼,可能诊治病人是她最为在乎的事情,若是触碰了这个,就相当于是摸了她的逆鳞了。看来,下一次,自己一定要避开她的雷区。

“王爷,严大夫求见。”

“进来”

凌轩有些纳闷,今儿离要治疗的时辰还有两个时辰,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严清低着头走了进去,身上没有背医药箱,只是空手而来,凌轩皱了皱眉,他若不是来给他诊治病情的,那就是有事而来了。

“何事?”凌轩沉声问道。

“启禀王爷,我们的药已经所剩不多了,王妃带过来的青霉素已经就剩五十瓶了,而王妃还没有炼制出新的青霉素,所以,现在急缺药品,若是按照以往的分配方式,只怕是只能撑到明天了,后天就没有药了,所以,王妃派在下过来请王爷做主,如今应该如何分派剩下的那些药?”

严清担心用自己的名义过来请示王爷,怕是王爷懒得理他,抑或是不给他一个好的分配方式,更有可能会对他撒气。倒不如将王妃推出来做挡箭牌,王爷看在王妃的面子上,许是就不会对他问责了。

然而,凌轩听完严清的话之后,他的关注焦点并不在药不足了,而是在夏依依现在是在炼制青霉素?所以,夏依依才没有过来给他治病,而是要严清来给他治病?凌轩的心情不禁好了许多,原来她是有要事忙,并不是还在生他的气,凌轩脸上的神色瞬间柔和了不少。

严清见王爷低着头像是在想着些什么,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以为王爷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便又开口将刚刚说过的话重又说了一遍。

凌轩再次抬起头来,已是一副冰冷的面容,他微微皱眉,道:“既然没有足够的药了,那就在重病患者中先按军功高低来排序。”

“是”

当天晚上,那些原本就安排了要治疗的重症士兵,却没有得到救治,而那些药却仅仅是给了有军衔的人用,普通士兵就没有青霉素治疗了,有的就只有那些中药熬出来的苦得涩口的中药。

这突然缩紧了药物分配,敏感的他们立即就猜想到只怕是药品已经不够了,而仅仅只给有军衔的人用药治疗,就是代表了现在大夫已经放弃了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兵,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他们虽然不懂医,但是这些天来的治疗对比,他们就已经发现了,只有用过青霉素的人,身体恢复得比较快,而没有用过的青霉素的人,虽然减缓了病情恶化的速度,但是依旧每日在恶化,由轻度转为中度,由中度再转为重度。而且,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没有用青霉素,他们绝对熬不了几天,也会死去的。

每天几乎是倒数着生命倒计时过日子,死亡的恐惧感在他们的脑海中逐渐扩大,他们愈发的想要求生。若是以前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希望也就罢了,大家也就是一滩死水而已。而如今,王妃已经给他们带来了生的火焰,却又将那光芒给生生的掐断,他们又如何不愤慨?

那些士兵气愤不已,在隔离帐篷里高声呐喊着,拥挤着要出去找轩王妃问个清楚,讨个公道,为何要这么区别对待他们,他们虽然没有军衔,没有多少战功,可是哪一次的战役不都是靠着他们这些没有军衔的小士兵打赢了战役吗?他们的作用可不比那些有军衔的人少,他们也是一条人命,凭什么要让他们将生的希望让给别人。

守卫连忙拿出刀剑和长戟去阻挡那些想要冲出帐篷的疫病士兵,然而那些病患者都是一些孔武有力的士兵啊,他们若是疯狂起来,谁又能拦得住?他们从帐帘处冲不出来,却已经将帐篷给撕开来,一个个的从帐篷的四面八方的破洞里钻了出来,宛若猛虎下山一般,怒气滔天的人们狰狞着脸冲向了诊疗帐篷。

夏依依虽然之前就已经听到了那些士兵在那里呐喊,然而夏依依却以为他们不过就是在那里闹上一阵也就能停歇了的,然而,他们居然直接从冲到了这里来。

凝香和画眉连忙拔出剑,就守在了帐帘外,然而这么多的士兵,她们两个根本就抵挡不住,只得冲进了帐篷内,想带着夏依依先逃走,“王妃,快跑,那些士兵真的发生暴乱了。”

以凝香和画眉的武功,两人携手带着夏依依,绝对能从这些普通的士兵人群中用轻功飞出去,便是一人架着夏依依的一个胳膊就要飞走。

鬼谷子一见,立即扑了上来,就像一个大秤砣一样挂在了夏依依的腿上,他可不想留在这里被那些士兵给揍死啊,只是凝香和画眉哪里还会去顾得上他的安危,自然眼里只有夏依依一人了。

鬼谷子不会武功,即便是自己会使毒药,那也不够毒死这三千人的啊。因此鬼谷子就是赖上了夏依依了,抱着夏依依死活都不松手,哀嚎道:“丫头,救救老夫啊,老夫可不想惨死在他们这群疯子手上啊。”

而严清一见鬼谷子抱了条大腿,严清便也立即扑了上去,但是严清却不敢去抱夏依依的腿,只得挂在了鬼谷子的身上。

这一下子就是三个人的重量,而且其中两个人还都是男人,这重量可就着实很重了,凝香和画眉哪里能同时带走他们三个人啊,凝香面容稍露难色,而画眉则是冷厉地喝道:“你们两个赶紧松手。”

然而,他们两个却抱得死死的,画眉想用手掰开他们两个都困难,可是又不能直接将他们两个砍了了事。

就这么磨蹭了两下的功夫,那些人就已经冲到了面前了,画眉顿时就恼怒不已,愤愤的重重踢了一脚鬼谷子,怒骂道:“坏事的东西。”

然而即便被画眉踢了一脚,鬼谷子也不肯撒手,他坚定了一个信念,只有跟着夏依依,才能保住他的命。

依依高声呼喊道:“你们不要着急,我们只不是带来的药不剩多少了,现在正在炼制新的药,等药炼出来了,你们就可以治疗了。”

那些士兵闻言,便是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朝她们挤过去,而是紧紧围在了她们的周围,将她们的退路堵得水泄不通。

一些士兵高声质问道:“药炼出来了没有?”

“快了”

“那就是还没有了,只怕我们还没有等你们炼出来药来,我们就已经死掉了。”

“你们放心,肯定会提早炼出来的。”依依振臂高呼道,然而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即便是现在镇住了这些普通士兵,若是再过两天,还没有炼制出来的话,到时候,连那些有军衔的人的药都供不了了,到时候,由他们带头一起闹事,只怕就更难镇得住他们了。

“我们不信,你倒是给我们一个确切的时间,究竟什么时候能够炼出来?”

依依恳切的眼神望着他们:“再给我们两天时间”

“哼,只怕我们没有青霉素,等不了两天的时间了。”

“对,我们就是不要等,如果两天以后,你们还没有炼制出药来,那我们就是等死。”

“不错,我们现在就要用药。”

他们纷纷呐喊着,并不肯接受夏依依的缓兵之计,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的火光,恨不得将这几个想将他们置之不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的人给撕碎。

夏依依也有些畏惧他们了,他们现在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几乎失去了理智,毕竟在死亡面前,你想要跟他们静下心来谈谈将给予他们生命的药让给别人,又怎么可能会答应呢?他们就像是愤怒的想要获得新生的猛兽一样,会将阻拦他们活下去的任何障碍给粉碎。

夏依依眼中有些左右为难,如果对面的是敌人,她会毫不犹疑的将这些想要杀了她的人给杀了,然而对面的人,是她曾经说过的“战友”,是曾经用生命和热血守护他们安全的战士,他们生了病,也是因为在这北疆守护国土,他们是奉献者,是牺牲者。如果自己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杀了他们的话,夏依依觉得自己是罪人,她下不了这个手,也不能下这个手。

那些士兵见王妃没有给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见她眼神中的躲闪,便是知道只怕是她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将药及时炼制出来,怕是自己真的没有时间等到王妃 炼制出药来就已经死了。

那些士兵前几天对王妃还是很爱戴的,那是因为王妃和蔼可亲,又有办法救他们,自然会对王妃心存感激了。然而现在,王妃却没有办法救他们,甚至将药让给了那些有军衔的人,说明王妃这人根本就看不起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兵,将他们的命当作蝼蚁一般。

那些士兵心中的怒火更甚,愤怒的拥挤过去,就想将夏依依等人狠狠的揍一顿。

画眉见那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的想要挤过来,便立即拔剑护在了夏依依的身前,说道:“尔等休得造次。”

那些士兵若是平常,可能还会在乎一下夏依依的王妃身份,可是这些日子以来,看出夏依依根本就没有王妃的架子,因此对夏依依并没有多少畏惧,而此时又都是将死之人,就更是不管不顾了,连命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阶级之分?

那些士兵交换了一下眼色,便跟约好了似得朝着夏依依猛扑了过来,夏依依神色一凛,一脚就将那个士兵给踢开了去,虽然她也有些不忍,不想跟那些无辜的士兵起冲突,但是她自己也是无辜的啊,又不是她害得那些人得了疫症的。

她能治好他们,最好不过了,她若是治不好,可是她已经尽力了,那也怨不到她的头上啊。

夏依依虽然不是恶人,在大多数的时候还是个善人,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傻人。

她可不想自己就这么惨死在这些士兵的手中,死了以后,还没人可怜她。

画眉见夏依依居然比她还要先动手,眉毛一挑,暗道,王妃先前的慈悲之心都是假的吗?

有了王妃的动手,画眉和凝香就更是不顾忌什么了,直接抽剑对上了那些士兵,转眼之间,便已经砍杀了十几个士兵,那些士兵一见,她们竟然真的动手杀人,更是红了双眼,跟那些监守着他们的护卫手中抢过了刀剑,就朝着夏依依砍了过来。

不过几下,夏依依等人就已经被愤怒的人群给打得节节败退。

夏依依暗暗哭喊,“这真是要被乱剑砍死在这里啊。”

三个黑影在黑暗的夜空中,凌空飞来,虽然他们脚下也是一片漆黑,可是看在绝望的夏依依的眼中,他们三人好似踏着七彩祥云而来。

凌轩一个旋转,便是利落的转身落在了夏依依的身前,将夏依依护在了身后,双眼狠历的看着那些愤怒的士兵,声音不大,但是冷若寒冰,“都给本王住手。”

那些士兵一听见王爷的声音,便是浑身都被震了一下,那熟悉的犹如地狱传来的声音,是他们极为惧怕的声音,他们条件反射的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其他两个是夜影和天问,他们两个人都是身着平常普通的衣服,只是中间那个人,却是穿着一身夜行衣,将整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若不是他们刚刚听到了王爷的声音,还真的认不出来他就是王爷。

只是那些士兵并没有疑心王爷这么做仅仅是为了遮挡他染了疫病的皮肤而已,他们还以为王爷刚刚是出去查探敌情,所以穿成这样了,反正王爷偶尔也会这么穿,所以他们都没有疑心。

那些士兵都定在了原地,手中举着的刀剑也纷纷垂了下来,不知为何,他们刚刚还吃了熊心豹子胆似得要杀了王妃,可是此时,他们却一个个的噤若寒蝉,心惊胆颤的等着王爷下达命令惩罚他们。

凌轩冷冷的开口道:“药物只分派给有功绩的人的命令,是本王下达的,与王妃无尤。”

凌轩在此刻,主动将所有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他那轻蔑傲慢的语气好似他不是在告诉他们事情的原委,而是在告诉他们,有本事就来找本王报仇,别惹本王的王妃。

那些士兵怔了怔,但是无一例外的毫无疑问的相信了王爷的话,毕竟出嫁的妇人要以夫为尊,王妃一个女子哪里敢私自下达命令,必定是王爷在幕后做主的了。

如今找到了正主,可是那些士兵却面面相觑,怯懦不已,根本就不敢像之前一样用对待王妃的愤怒的姿态去对待王爷。他们已经被王爷那冰冷狠历的眼神给吓住了,他们绝对相信,如果他们一有异动,以王爷残暴的性格,绝对会手起刀落,将他们的头给砍了下来。

他们这里纠集的人数仅仅只有三千之众,三千人,在王爷的眼中简直就如同毛毛雨一般,更何况他们这三千人还都是一些病秧子?王爷就更是不屑一顾了,分分钟就可以捏死他们。

他们都胆怯的不敢吭声,然而三千人之中也不全是一些孬种,也有些胆大的,一个士兵心想自己反正也活不过几天了,早死晚死也都是死,还不如现在就硬着头皮问个清楚明白,即便是被杀了,也死个痛快。

那个士兵拥挤在人群里,便是高声问道:“王爷,刚刚王妃说她正在炼制新一批的药,敢问那药究竟还要多久才能炼出来?我们究竟还能不能等到那些药。”

凌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皱了皱眉,若是刚刚他们已经问过了,就说明他们并没有在夏依依这里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才会动手的。

凌轩侧首,看向夏依依,夏依依回望他,微微摇头,眼眸里投射出来无能为力的神情,现在都没有培养出青霉菌,那青霉素就更是没有影子了。

四目相对,两人无言,然而凌轩已经读懂了她眼神里的意思。

凌轩转而回头看向那个士兵,道:“不出三天,就能炼制出来了。”

啊?依依悄悄的拉了拉凌轩的衣袖,没有出声,使劲给凌轩使眼色,自己刚刚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是不是看错了自己严重的意思啊?

凌轩隔着自己的袖子,握在了夏依依纤细的手,不轻不重的捏了捏她的手,用内力传音给她道:“不用怕,有本王在。”

依依只得由着他自己解决这些麻烦,只怕凌轩并不是没有读懂自己眼中的含义,而是他只能撒谎骗那些士兵,让他们暂时安稳下来。只是过了三天之后,自己还是没有炼制出青霉素,那势必还是会再次引起暴乱的,而且,凌轩这撒了一次谎之后,第二次就不会有人肯相信他了。

“好,我们就等三天,三天之后,一定要用青霉素给我们治疗。而且,这三天期间,还要给我们用药治疗,保证我们能活过这三天。”

“那是自然”,凌轩大声说道。

“我们相信王爷。”众人齐声说道。

“你们都回去,等候军医过来给你们医治。不过,倘若你们还有第二次暴乱,本王绝不会轻饶。”

众人神色有些害怕,便纷纷将手中的刀剑扔了,赶紧回了自己的帐篷歇着了。

凌轩拽着夏依依的胳膊,便是带着夏依依直接飞过了小河。

凌轩的手臂紧紧的裹着夏依依,夏依依感觉自己有些被裹得眩晕,凌轩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满满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让夏依依有一瞬间的失神,这是英雄救美?

夏依依跟着凌轩走进了凌轩的帐篷,凌轩却还是不肯撒手,夏依依使劲才能将自己的手从凌轩的隔着衣袖的手中抽了出来。

夏依依道:“你答应了他们三天,可是我根本就不能保证自己三天以后能将青霉素给炼制出来,你知道吗?那个真的很难炼制,我已经不眠不休的炼制了许多天了,却一点点好消息都没有,我担心,三天以后,怕是还有一场暴乱啊,而且还会比这次的暴乱更严重。”

凌轩道:“你不用有这么大的压力,本王相信你,你能炼制出来的。”

“相信我也没有用啊,我炼不出来就是炼不出来啊。我真的担心三天以后……”

“你不用担心这么多,只需集中精力去炼药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本王会搞定的。”

“若是再发生暴乱,或者是他们一个个的都会死去,可怎么办?”依依的眼中满是担忧。

凌轩的眸子暗了暗,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只怕是只能像几十年前一样,将河对岸那些人都给烧死,最后,将自己也烧死,将所有感染疫症的人烧死在这北疆,就不会有疫症传染至东朔其他的地方了。

凌轩只是心里这么打算而已,他可不想将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夏依依,毕竟夏依依这么善良的人,怕是受不了自己将三千之众都给烧死,她就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挽救那些士兵,那她炼药的精神压力就更大了。

只是自己倒是很想知道,若是自己将自己给烧死,夏依依的心里会不会心疼他一会儿呢?

“本王给你单独安排一个幽静的地方去炼制青霉素,你就别呆在河对面关着他们的那个地方了,免得他们又来打扰你炼药。”

“好”,夏依依点点头,在河对面的话,自己真的不能定下心来炼药,毕竟时不时的还要帮着处理那些士兵的疫情。

如今当务之急,不是去给那些个别的疫症士兵治疗疫症,而是要炼制出青霉素来,只有炼出青霉素,才能解决这边疆的燃眉之急,才能真正的解决河对面的那些士兵。

凌轩的那双眸子神色坚定,看着夏依依道:“你只管静心炼药,其他的事情,有本王。”

他的那双眸子,不知为何,夏依依觉得让自己很是安心,他能让自己真的觉得这外界的一切都已经不是问题,自己再也没有那些纷乱的思绪干扰自己,凌轩会给自己一完全与世隔绝的僻静之所一样。

凌轩的神色又变得温和了起来,轻咳了一声,缓缓道:“那日本王跟你开了一个玩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如何,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所以呢?夏依依扬眉。

凌轩的神色微微一僵,有些不自然,微微蹙眉,半晌,便是低低的说道:“本王以后再也不会跟你开那样的玩笑了。”

依依不禁抽了抽嘴角,反正你就是不肯说出“对不起”那三个字咯。

然而夏依依此刻已经不再生气了,毕竟那件事情仅仅是一件小事情罢了,都已经过了许多天了,自己若是还揪着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不放,自己未免也太小肚鸡肠了一点。

并且今夜的事情还多亏了凌轩,自己才能脱离了那些疯狂士兵的追杀,就算他是将功赎罪了吧,夏依依如是想着。

“那你现在就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地方吧,我没有时间在这里闲聊了,必须要抓紧时间炼药了。”

“闲聊?”凌轩有些不悦,这个女人,就这么的觉得跟自己聊天太浪费时间了吗?

“难道我们要在这里聊上三天吗?直接等到那些人都病死了?”

咳咳,凌轩瞥了她一眼,她可真是伶牙俐齿,外加毒舌啊,就半点不肯退步,非要跟自己抬杠不可吗?

“夜影,给王妃安排一个僻静之所炼药,不要让人打扰她。”

夏依依一点点都不觉得需要在这帐篷里与凌轩多独处一会儿,而是立即起身就出去忙活。

夏依依跟着夜影往外走,刚走到半路就见到鬼谷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追上了夏依依的脚步,说道:“丫头,你刚刚怎么撇下了老夫,跟着王爷就走了啊?你就这么对你的徒弟啊?”

鬼谷子有些气急败坏,他十分生气,在那危急的时刻,夏依依居然重色轻友,跟着王爷跑得快得很,将他这个徒弟给抛之脑后了。

夏依依此时才想起来鬼谷子和严清两个人可是不会武功的,自己走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可是还留在河对面的。自己刚刚真的只顾着在帐篷里跟凌轩说话了,不,应该是闲聊。

夏依依暗暗的咬了自己的唇,自己真的是重色轻友了吗?凌轩是自己的“色”?

呸呸呸,依依吐了几口口水,自己刚刚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就不提醒一下王爷应该派人去将鬼谷子给救出来呢?

依依不禁暗自告诉自己,麻醉自己,刚刚自己一定是在担心炼制青霉素的事情,所以才会忽略了鬼谷子的安危的,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被凌轩给下了迷魂药。

------题外话------

推荐好友林大小姐/文《空间美食之锦绣餐厅》她是腹黑鬼畜的萌萌哒食神继承人。

他是位高权重的冷冷哒国内最神秘第十八区行政长官。

她是吃货会做饭,睫毛长长,头发到腰。

他是低血糖厌食症患者。野狼般的双眼,细薄的黑发。

她被逼得惨死,抛尸荒郊野外,一昭重生,空间在手,发家致富,美味系统皆为我所有。?

他手里掌握z国命脉。行事作风,冷漠无情,杀伐果断。国家第一,理性第二。?

一次意外手下背叛遭遇受伤中枪,本以为会死于非命,但是居然被她带回家,悉心照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