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假药(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便是脱得只剩下了中衣,他打开了扇子扇了扇风,微风将他的长发吹得飘飘然,凌轩望着那张微微嘟起的小嘴,很想凑上去一亲芳泽,他不自觉的将头凑了过去,微微停顿了一下,还是没有亲下去。

他害怕将病传染给夏依依,虽然夏依依说过,她已经喝过药了,不会被传染的,但是凌轩依旧小心谨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夜影撩帘进来,看到床上躺着的夏依依的时候,夜影身形一滞,他素来进王爷的帐篷都是可以直接进来的,毕竟王爷一直都是单身,他跟王爷又有这么多的交情了,他每天找王爷的次数也多,若是每次进来都要禀告,王爷也厌烦得很,因此,他也就不必跟王爷禀告,可以直接进来的。

只是以前,王爷是单身的,他从来就不必顾忌会撞见王爷什么,可是没有想到,怎么原本在炼药的夏依依居然会躺在王爷的帐篷里。

夜影暗自庆幸,还好王爷和王妃还没有进行到下一步,不然他进来若是撞见了那香艳的场景,怕是自己要被王爷给打死吧。

夜影连忙低沉着头急速的就要退出帐篷外,可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将他定在了原地。

“站住”凌轩的声音冰冷而带着些许怒气。

夜影心里一紧,眼睛一闭,他好想现在就去死啊,为何要闯进来啊。再次睁开眼时,他缓了缓内心的忐忑,转过身来,脸色紧绷,低着头,不敢去看前面的两人,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有些胆怯的道:“王爷”。

“可有急事?”凌轩问道,若是他没有急事,那夜影就惨了。

“皇上来信了,说是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现疫症了,要我们这边赶紧把药炼出来,派个会医治疫病的军医回去治病。皇上的口气看起来似乎急的很。”夜影将那封信交给了凌轩,继而又道:“另外王府里传来消息,说是皇上下了圣旨,将上官琼封为志王妃,而钟家的钟诗彤和钟诗音同为志王侧妃。近日就会完婚了。”

凌轩对他后面说的这个消息并不在意,志王要娶那些女子,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会去关心和在乎志王娶了哪些人,又得到了哪些势力,对他来说,他若是真想当皇上,不管他志王获得了多大的助力,他都能将志王拉下马来。

夜影却是有些担忧,道:“王爷,如果南青国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帮助志王的话,只怕是不会愿意将你的解药给你了。”

凌轩展开信的手定了一下,随即又缓缓的将信展开,神色里没有半点害怕,道:“只怕南青国皇室并没有这个药,否则他们也不会派人到处去找解药了,我们下手要快一些,赶在他们之前把药拿到。”

“是”,夜影道,不过那微垂的眼眸里的担忧之色却没有消退。

凌轩看完信,叹道:“哪有那么多的药去医治疫病?这药现在都还没有炼出来,而夏依依原本带过来的药都只剩下一点点了,如今就是连参将的药都供应不上了。”

父皇明知这里的药缺少,却还要这里分药过去,他就不能让皇宫里的御医再想想办法吗?就知道依赖着自己,如今不仅仅依赖自己,甚至开始依赖夏依依了,连解决疫症这样的大问题,整个东朔朝廷的人都不知道开动脑筋想办法,却将所有的责任都让夏依依一个弱女子扛着。

凌轩更是有些心疼夏依依,如果她不是轩王妃,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百姓,那她也就不必要担负这么大的责任和压力了,可是她是轩王妃,她便是有这个使命要为了百姓而有所付出。

夜影有些疑惑,怎么他和王爷在这里都聊了这么一会儿天了,夏依依却是躺在床上半点动静也没有,夜影便是屏气感受了一下夏依依的呼吸,不一会儿,夜影的眼角闪过一丝讥诮,难怪夏依依没有动静,原来是被王爷点了睡穴啊。

王爷啊,王爷,你想睡了她,你也不能仗着自己有武功,就这么点了人家的睡穴,趁机占了她吧。堂堂一个王爷,想睡了自己的王妃,竟然得用这种手段,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呢。夜影不禁啧啧感叹。

凌轩若是知道夜影这脑子里歪歪了这些想法,怕是要被气得吐血。

凌轩见夜影有些失神,不悦的道:“你还是今夜趁早做好准备,若是明天还没有炼制出药来,怕是要有一场暴乱。”

“是,只是皇上那边怎么办?”,夜影暗暗纳闷,你将王妃点了睡穴关在这里,她还怎么炼药啊,这不是明摆着明天没有药了吗?

“若是这边能炼出药来,便是分一些送过去,若是这边炼不出药,就让他自己去解决那些问题。”

夜影点点头,便是往外退出去,脑后传来凌轩有些尴尬又带着些许不悦的声音:“从今往后,进本王的帐,得先禀告一声。”

“是”,夜影连忙拔腿就跑,王爷如今果真是有家室的人来,跟他这个原本亲密无间的兄弟都不要了,还是老婆重要啊。

夜影一出去,便是回头望了望王爷的帐篷,心道,看来还得去叮嘱一下白澈这个小子,免得他也跟自己犯了同样的错。

凌轩将信收好,再度转头看向夏依依的时候,自己之前心中的那份悸动却已经被皇上的这封信给打断了。而自己如今染了病,也不能与她共眠,倒不如自己独自睡在椅子上过一夜便罢了。

到了后半夜,这天空便是下起了瓢泼大雨来了,哗啦啦的下着,雨水将帐篷顶砸的砰砰的响,不少人都被暴雨给惊醒了,凌轩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儿,依旧睡得香甜。照理说,这个时候的夏依依的睡穴已经解封了,可是她却没有听到这么响的雨声,看来是真的困极了,才醒不过来吧。

这一下雨,整个空气就变得潮湿了起来,之前的闷热感也渐渐的消散,温度便是骤然下降,凌轩起身,给夏依依再盖上了一床薄毯子,以防她感冒了。

夏依依感觉到身上有动静,便是微微皱了皱眉,嘟囔了一句,凌轩惊得连忙将手给缩了回来,怕将她给吵醒,结果夏依依翻了个身,便朝里侧身又睡下了。

凌轩瞧着她侧身的身姿更是撩人,高高翘起的臀部旁曲线下落,纤细的腰肢,整个人都展示了一条曼妙的曲线,即便是隐藏在毯子和被子里头,这条曲线依旧那么迷人,撩得凌轩血脉喷张。凌轩吸了一口气,暗道,今日看在你这么困的份上就放过你,他日你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凌轩重又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下来眯着眼睛继续睡觉。

当第二天早晨那些士兵陆陆续续的起床出来洗漱出操的时候,这些杂乱的嘈杂音将神经本就紧绷的夏依依给吵醒来,夏依依猛地睁开了眼睛,暗暗自责,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啊,那药都还没有炼出来呢。

依依腾的一声坐了起来,便是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在实验室帐篷里,这个帐篷也不是自己的帐篷,倒是有些眼熟。依依转头看向帐内,便是见到了凌轩正坐在桌前看书。

依依便是回想起自己昨夜好像是猛地摇了几下头,然后就把自己给摇晕了?所以凌轩就把她给带回来睡觉?可是为何不把她送回她自己的帐篷里睡觉啊,凝香呢?那个丫头是不是又把自己卖给王爷了啊?夏依依都要哭出来了,自己身边都是些什么丫头啊,竟然卖主求荣,拿自己去讨好王爷?

夏依依连忙低头查看自己的衣服,还好,完完整整,想来昨夜凌轩应该没有碰自己,不然,自己的身上一定会沾上凌轩那一身的药膏的。

哼,算他还有些礼义廉耻,没有趁虚而入。依依撅嘴如是想着。

依依起身便要赶紧走出去,一来是担心自己的那些实验,二来,是在这帐中和凌轩共处一室,这气氛有些尴尬。

只是自己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鞋子没了,依依瞥了一眼坐在那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凌轩吼道:“杜凌轩,你把我的鞋子给藏哪儿了?赶紧给我拿出来。”

凌轩没有半点被她的气势给吓着,反倒是悠然的再翻开一页,继续看书,道:“你再睡会儿,时辰还早。”

“不睡了,我睡不着,我要赶紧去看我的培养皿。”

“不必看了,本王已经着人去看过了,还没有你所说的青霉菌。”

夏依依看着他一副云淡风轻、淡漠的样子,他说这话的表情就好像所说的这件事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小事罢了,可是夏依依却已经急的火急火燎的了,他难道不知道这没有青霉菌,今天可是要引起一场暴乱的呀,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他居然一点点都不着急?

夏依依可没有他这么淡定,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在床底下随便找了凌轩的一双鞋子穿,打算先穿着凌轩的鞋子走到旁边自己的小帐篷里再换上自己的鞋子,夏依依刚刚把脚穿进去,就发觉凌轩的鞋子可是真大啊,自己穿他的鞋子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小时候偷偷的穿父母的鞋子一样,走路也不好走。夏依依只得将脚使劲往里头挤,尽量将他的鞋子当成一双硕大的拖鞋穿。

凌轩斜眼瞟了一眼行动笨拙的夏依依,不禁觉得好笑,朝外头喊了一声:“来人,准备沐浴更衣。”

“大早上的沐浴?”

凌轩嘲讽道:“你看看你,都已经快七八天都没有沐浴了吧?可别把本王的鞋子给穿臭了。”

“你!谁稀罕穿你的破鞋。”夏依依便立即将凌轩的鞋子给脱了下来,光着脚站在地上,那就光着脚走回自己的帐篷里去好了,又没有多远。

“站住,你就这么光着脚走出去?”凌轩有些恼怒,她还是不是一个女人?

“对啊,又不远咯,走去我的帐篷又不会脚疼。”

“这不是脚疼不疼的问题。”凌轩有些头痛,怎么这个女人的脑回路是这样的奇葩?

“那还能是什么问题?”夏依依摊手问道。

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脚,不能给男子看的?这门外全是男人,你的脚就这么给他们看?”

“看了就看了呗,只是两只脚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隐私部位。”夏依依振振有词,只将凌轩气得快吐血。

“上次要你背的家规呢?你全都给忘记了?女人的双足可就跟女人的贞操一样重要,是不可以给男人看的。”凌轩被他气得暴跳如雷,站起来走到夏依依的面前,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

依依扬眉,“那你还将我的鞋脱了,看了我的脚?”

“因为本王是你的夫君,自然看得了。”凌轩顿时又有些小傲娇了。

“你又白日做梦了。”依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于凌轩这种自恋狂不屑一顾,时时刻刻都在以夫君自居?

凌轩有些得意的看着夏依依有些微怒的神情,总有一天,她一定会亲口承认自己的是她的夫君的。

凝香速度很快的就往这帐内抬了温水过来,又拿了一套夏依依的衣服,准备给夏依依沐浴。

“凝香,你不是在那边看着培养皿的吗?你怎么在这里?”

“那边有画眉和鬼谷子看着,奴婢就先过来伺候你。”

“那也是回自己的帐篷里沐浴啊,怎么在这里沐浴呢?”

“你又白日做梦了。”依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于凌轩这种自恋狂不屑一顾,时时刻刻都在以夫君自居?

凌轩有些得意的看着夏依依有些微怒的神情,总有一天,她一定会亲口承认自己的是她的夫君的。

凝香速度很快的就往这帐内抬了温水过来,又拿了一套夏依依的衣服,准备给夏依依沐浴。

“凝香,你不是在那边看着培养皿的吗?你怎么在这里?”

“那边有画眉和鬼谷子看着,奴婢就先过来伺候你。”

“那也是回自己的帐篷里沐浴啊,怎么在这里沐浴呢?”

夏依依瞪了一眼凝香,又瞪了一眼杜凌轩,他一个大男人在这帐内,她可不愿意在这里脱光了沐浴,而凝香这个丫头似乎更是巴不得要将自己这么奉献给王爷。

凌轩轻咳了一声,道:“本王有事出去一趟,一炷香后回来。”

夏依依等凌轩一走,便用手使劲的拧了一下凝香,道:“死丫头,一天到晚的陷害我。”

“王妃,我没有,我这是为了你好。”

“行了,你赶紧出去,给我守着帐帘,我赶紧沐浴。”夏依依可谓是争分夺秒,速度极快的洗了澡,自己可不想被凌轩给撞见了,万一凌轩提前回来了呢?毕竟这个年代要计时可没有那么准确。

夏依依穿了衣服,就连忙往外跑,被凝香拦住了,“王妃,你还没有吃饭呢。”

“端到那边去吧,我急着回去看我的药。”

“可是……”凝香想说王爷还没有回来啊,怎么也得等王爷回来了再走吧,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夏依依的一记眼神给吓得噎了回去。

夏依依拔腿就跑回了培养室帐篷,令她失望的是,那些瓶瓶罐罐里面,没有一个长了青霉菌。

河对面的那些士兵已经等了三天了,这三天里,却连王妃的影子都没有见着,不仅仅是王妃,就连鬼谷子的影子都没有见着。那些士兵不禁有些愤慨,说好的三天就有药的,现在却是连个人影也没有见着,而且连句交代都没有,那些士兵便开始小范围的聚在一起商议要怎么办,渐渐地,参与进来的人数逐渐增多,甚至比上一次的人数还要多了起来。

很快,河对面就已经呼声震天了,即便是隔得远远的夏依依的这一边,都能听到和对岸那边传来的呐喊声,夏依依有些无奈,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是就是培养不出来,她也无能为力了。只是自己不能龟缩在这里,不管结果如何,都应该去河对面给那些士兵一个交代,最起码,自己的态度摆在这里,也好过自己躲得远远的,将那些人病死在河对岸不管吧。

夏依依起身就出门,刚走到了门口,画眉便伸手拦住了她,道:“王妃,你不能去。”

“我应该要去,你让开。”

然而画眉却是一动也不动,静静的站在夏依依的对面,毫无畏惧的看着夏依依,她伸开的手臂依旧挺直着挡着夏依依。

夏依依微微皱眉道:“是不是凌轩要你拦着我的?”

画眉没有否认,道:“王爷说了,外面的事情他会摆平的,要你不用担心,你就安心的炼药就行了。”

“这要我怎么安心炼药?那边都已经闹了起来了。”

“你去了又有何用?难不成那些人还能听你继续哄骗他们不成?”

“我没有哄骗他们,我是在努力炼药了,只是炼不出来,但是我需要去跟他们解释清楚啊。”依依有些焦急,便是想用手去推开画眉。

画眉死死的挡在门口,道:“他们都是随时可能会病死的人,还会听你慢慢解释,然后等你慢慢炼药?在他们的心里,你就是在哄骗他们,你就是在拖延时间,等他们都死了,你的药都还没有炼出来。”

夏依依哑然,自己过去,也确实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他们此时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这个耐心会听她的解释,即便他们相信自己是在辛苦的炼药,可是他们只想看到结果,而不想看到这些所谓的过程,即便这过程中你再努力再辛苦,没有药,就将所有的辛苦都给打碎了。他们只会想用双手见自己给撕碎吧。

夏依依颓然的回了帐内,还是想想办法怎么炼药吧。

凌轩在帐中听着河对面愈演愈烈的喧闹声以及打斗声,凌轩的眉毛深深的皱了起来,那些士兵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连夜影和天问两个人派兵过去都没有镇压住?

这可是大白天,不是像上次一样是晚上,自己就不方便再穿个夜行衣出去了,而且,即便是自己穿着夜行衣,这一出去,也必定会被眼尖的士兵发现他染了疫病。可是自己若是不去的话,只怕这场暴乱就会愈演愈烈。

凌轩犹豫再三,还是穿上了夜行衣,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的赶了过去,当他赶到河对面的时候,那些愤怒的士兵已经将帐篷划破,冲了出来跟那些守卫士兵打了起来。

他们以前还是统一战线的战友,现在却站在了对立面兵戈相向,那些疫病士兵几乎杀红了眼,愤怒的喊着夏依依和鬼谷子的名字,大骂军方抛弃了他们。

夜影和天问正在努力劝说控制局面,然而那些疯狂的士兵根本就不愿意听。倘若夜影和天问想将那些闹事的士兵当成敌人一样厮杀的话,那些人早就已经陈尸躺地了,就因为还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战友,所以有些下不了手,维稳也进行不下去。

那些疫病士兵和守卫士兵便是自顾自的一个个互相残杀起来,一个个士兵倒了下来,流出的鲜血被瓢泼大雨给冲刷开来,将河岸的鹅卵石都染成了红色。

凌轩飞身而下,凌空站在半空中,大声劝阻着。

那些士兵见王爷来了,身子一震,便是停了下来,喊道:“王爷,你答应的三天已经到了,可是却依旧没有药给我们。”

“不错,本王是说的三天,可是现在才是第三天的开始,还没有结束,等今天子时过了再说。”

凌轩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到了。王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耍赖了?

然而那些士兵却听不进去,嚷嚷道:“既然已经等了三天了,都还没有炼出药来,即便是再多等几个时辰,那也不可能就能炼制出来。”

“几个时辰,足够做许多事了。”

凌轩眼神凌厉的盯着那人,他的眸子微微一缩,他希望能尽量拖延时间。倘若最后实在不行,也就只能走极端了,杀了他们。

“我们如何能相信你?你现在就是在拖延时间。”

“怎么?如今连本王的命令也不听了吗?”

凌轩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阴狠的扫视了一眼众人,那些士兵被王爷的眼神给吓得一阵哆嗦,他们不禁抖了一下。

一些站得比较近的士兵便是察觉出了王爷的异样来,怎么大白天的穿着夜行衣,而且即便是穿夜行衣,那也没有必要将双手都给裹上吧,那些士兵便是交头接耳起来,一个士兵低声道:“王爷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才将自己给包的这么严严实实的吧?”

“还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需要这么包着?以我看,怕是跟我们一样也染上了疫症了吧,不然,上一次他过来也是穿着一身夜行衣。”

那些士兵便是开始特别注意起王爷身上的皮肤来,千方百计的从王爷的蒙面巾周边的皮肤那里看过去,一个眼尖的士兵惊声尖叫了起来,“王爷他,他染了疫病。”

这一声尖叫声,将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场地变得再次嘈杂了起来,他们各自交换着眼神,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想再仔细看清楚一点点,有些士兵看得仔细了,便赶紧跟别人确认这一劲爆的消息:“我看到了,王爷那袖口露出来的一点点皮肤上也是长了脓包的,跟我身上长得一模一样,肯定是疫病。”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士兵都相信了那些士兵说的话,一个个的便开始询问道:“王爷,你是不是真的染了疫病?”

“王爷,连你自己的病都治不好,你还来哄骗我们说能治好我们的病?”众人纷纷开始质问起来。

夜影大骇,瞒了十多天的事情终于要瞒不住了吗?王爷一旦被暴露了传染疫病,只怕就更难控制这眼前的局面了。

夜影连忙飞身到王爷身旁,面带忧愁,低声说道:“王爷,现在可怎么办?”

凌轩淡漠的看了众人一眼,十分冷静的抬手将自己脸上的蒙面巾给解开,将自己那满脸的脓包展露在众人眼前,这一刻,不用任何言语,在场的所有人都一目了然。

王爷真的染了疫病!

他们之前仅仅是猜测,心里还带着些许求证,可现在王爷竟然直接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他们心底那份怀疑得到了证实,可是他们的心里却沉重上了几分。

场下沉寂了些许时间,众人呆望着王爷那张不忍直视的脸,整张脸上,几乎都看不出原来属于王爷的那份英俊潇洒,也就只剩下王爷的那双眼睛还保持着原先的那份凌厉。、

片刻后,那些被震惊的士兵从刚刚这个劲爆消息里清醒了过来,响起了纷纷杂杂的声音,士兵们开口说道:“王爷,如今连王妃都救不好你,又怎么可能救得好我们呢?”

凌轩淡淡的开口道:“王妃能救得好本王,只是本王后来并没有再用青霉素了,而是将青霉素留给那些重症患者,所以本王的疫症才变得严重了一些。但是本王很相信本王的王妃,她既然能炼制出之前的那一批药,就一定能炼制出现在的这一批药。本王都已经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在了王妃的手上,本王都不怕,你们怕个什么?”

不过凌轩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他很清楚的知道,夏依依的那些药其实是从另一个世界带过来的,而她能不能炼制出这些药,还是个未知数呢。

那些士兵听言,心里的愤怒也有所下降,王爷都已经跟他们同命运共呼吸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王爷也在全力炼制解药呢?毕竟炼制不出来的话,王爷也会死的。不过他们还是也有些不解,便道“可是,王妃她之前能炼制出那些药,为什么现在就炼制不出来了?”

凌轩微微皱眉,但是不能将真正的原因告诉他们,总不能说以前用的药不是夏依依炼出来的吧,“可能因为环境不一样,这炼药有许多的讲究,王妃已经在极力将炼药的环境改善得跟以前炼药的环境一样了,相信今天一定能炼制出药来。”

士兵们踌躇了一下,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有的士兵不悦的摇了摇头,即便王爷也染了病,可也不能不给他们药啊,不然还是个死。他们商定了之后便道:“既然王爷说了三天时间到今夜子时,那我们今夜子时就一定要看到药,否则,我们可就要拼死一搏了?”

他们说到最后,心里还有些发虚,这可是有威胁王爷的意思,王爷会不会因此杀了他们?毕竟王爷素来最厌恶别人威胁他。

然而王爷竟然并没有动手杀他们,而是点点头,沉声道:“众位将士,本王在此多谢各位的理解,你们且等着,不过就是半天的时间,本王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那些将士有些恍惚,王爷竟然跟他们客气起来了?他们总觉得王爷自从娶了王妃以后,性格似乎变好了一些,更好说话了?

王爷这么诚恳的请求他们的理解,众人心中反倒升腾起一丝愧疚来,自己应该等着王爷给他们交待,而不是在这里聚众斗殴。便都收拾了东西老老实实的呆回了那些个破烂的帐篷里。

凌轩回了帐内,夜影便也跟着进来,刚刚习惯性的撩帘探进了一个脑袋,猛然想起了凌轩的警告,便连忙退了出去,禀告了一声:“王爷”。

“进来”

夜影再次走进了帐内,用余光看了一眼帐内,夏依依并不在这,夜影便是松了一口气,浑身自在多了,免得自己冒犯了夏依依惹得王爷不高兴。还是跟王爷单独在一起比较随意啊。

“王爷,属下担心到了子时依旧没有炼制出药怎么办?”难道真的将所有染了疫病的人都给烧死啊?

凌轩淡淡的暼了他一眼,“先用假药哄骗过去,等夏依依炼制出真药了再给他们换真药。”

“假药?可是根本就治不好他们啊,况且里面还有些军医也染了病,用了药却没有好转,军医会察觉出来的啊。”

夜影连连摇头,并不赞同王爷的这种缓兵之计,假药终究是假药,瞒不了,最多也就拖延个两天罢了。

“那你可有更好的办法?”

凌轩微微抬眸,声音清冷。

夜影眉心微皱,沉思半晌,终是低头道:“属下没有。”

“哼,本王需要的是能解决问题的属下,而不是只会批判的属下。”这个办法不好,那个办法不好,他还能不知道吗?需要他来置喙?

凌轩凌厉而责备的话语让夜影不禁打了一个激灵,夜影也自知理亏,便是低头不语。

“去将白澈,丁大力和周勤叫过来商议一下。”

凌轩有些怒气的瞪了一眼夜影,越发的觉得夜影办事不力,脑子有些木了,他自己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来,就不会集思广益吗?

夜影连忙撒开腿就跑出去,他感觉自己身后追了一只老虎一样,王爷真的太吓人了。

夏依依在那边听着河对岸的声音似乎没有了,便问道:“凝香,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王妃,奴婢去打听一下情况”

“嗯”,夏依依点点头,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的每一个培养皿里的情况,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她觉得昨夜在凌轩的帐中睡了一晚上之后,现在这培养皿里的菌落似乎有了很大的改变,夏依依隐隐觉得很快就能培养出青霉菌了。

不一会儿,凝香便是回来了,除了告诉夏依依河对面的情况,还带回来了王爷的一句交待:“王妃,王爷说若是今夜子时还没有炼制出药来,就要你先用假药顶上,先骗过那些人,缓个两天,等你的药炼出来了,再给他们用真药。”

夏依依神色凛然,有些怒气:“他怎么能想出这样的馊主意呢?用假药?这可是从医者的忌讳。我不要,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为何要用假药去坑人?”

凝香面露难色,道:“可是王爷也没有别的法子了,他跟几个将领商议了一下,也没有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

鬼谷子捋着胡子道:“丫头,做人不能太正直了,直来直往的可也不好,有时候就是需要变通一下。王爷的这个办法未尝不好,起码可以给我们多争取两天的时间炼药啊,再说了,我们用的假药又不会害了他们的性命,只是对他们的病情并没有益处罢了。”

“可是……”

鬼谷子拍了拍夏依依的肩膀,道:“丫头,这已经是他们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王爷已经给我们的时间拖延到今夜子时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在子时将药炼制出来,这样,就不必使用假药了呀。若是真的炼制不出来,呵呵,老夫没有本事炼出真药,但是炼制假药还是简单得很。”

依依叹了口气,目前也确实没有办法了,只能按照这个办法走了。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失,夜渐渐的黑了下来,整个天空比往日更黑,大雨依旧在下,整整一天了,大雨都没有停过,整个帐篷都变得有些潮湿,凌轩微微闭上了眼睛,这都快子时了,夏依依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只怕是依旧没有炼制出来吧。看来,只得用假药去糊弄糊弄那些士兵了。

子时一到,凌轩准时到达了河对岸,那些士兵早已经集结在了一起,满怀期待的看着王爷,那三千双眼睛盯着王爷身旁的那一堆瓶瓶罐罐,那些给予他们活下去的希望的新药。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些药是假药。

“将士们,本王如约将药送过来了。”凌轩目不斜视,一身正气,无人敢不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王爷千岁,王爷千岁千千岁!”那些士兵兴奋的呼喊着,对王爷充满了崇敬和感激之情。

他们欢呼雀跃,互相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这么多天了,他们终于等到了药,他们一度以为自己会死的,现在好了,他们有救了。

凌轩瞧着那些单纯的将士,他们所求并不过分,仅仅是为了活下去而已,凌轩神情微动,有些不忍,不愿去看他们脸上那兴奋激动的眸子。

然而大夫却最能知道炼药有多难,怎么可能上午还没有药,到了晚上就有药了,莫不是用假药来糊弄他们?

一个染了疫病的军医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上前拱手恭敬而正气的说道:“王爷,卑职想替这三千之众检验一下这批药。”

------题外话------

晚上还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