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赖在本王怀里(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眼神阴翳的瞪着那个军医,面色阴沉,简直比这下着瓢泼大雨的夜色还要黑:“怎么,你这是信不过本王了?”

那个军医自然不敢说怀疑这个是假药,便垂首道:“启禀王爷,这事关三千将士的性命,属下不过是担心这药里头可能会有些许不合格的药,毕竟每一批次药里,总有一些不合格是要去掉的。”

“这个就不劳你担忧了,你好生养病就是,本王会另外着人检药。”

凌轩拒绝得如此明显,这个军医便是更加肯定这些药有问题了,只是这个军医不好再开口,便连忙给另外两个染了疫症的军医使眼色,那两个军医便是悄悄的跟其他疫症士兵嘀嘀咕咕,于是就有几个胆大的士兵高声说道:“王爷,我们也怕万一那不合格的药用在了我们自己的身上,岂不是会要了性命,不如,就派这几个军医检验一下。”

“对,要检药。”

“检药”

“不检药,我们就不会用这些药。”

那些士兵在军医的唆使下,便是都开始怀疑这药是假的,就是来蒙骗他们的,他们便齐声要求检药了。渐渐的,呼声越来越大,大有今天不验药就不罢休的态势。

凌轩暗暗咬牙,现在可就有些骑虎难下了,若是不让他们检药,怕是难以服众。

“王爷,既然这些药是真的,为何不敢让我们检药?”有些那些士兵的声援,那些军医的胆子就更加大了,直接开口质疑这些药的真伪。

凌轩眼眸微缩,如今,也就只能让他们检药了,凌轩嘴角勾起,阴恻恻的说道:“那你可要检验仔细了,莫要检错了。”

阴冷的声音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那个军医不禁抖了一下,对上王爷阴狠的目光,那个军医的心里就更是明白上了几分,王爷这些药明明白白的就是假药,不过他在威胁自己,即便是检出来是假药,也要哄骗那些士兵说这些是真药。

军医便是想着,干脆临死拉几个垫背的,若是王爷要对付他,他就多拉几个帮手,若是几个人同时说这药是假的,那王爷也不好找借口说是自己一个人验错了吧。

“王爷,不如让他们几个跟属下一起验药,也快些。”那个军医跟另外几个军医使了一下眼色,那几个军医便是不等王爷开口,就齐齐走了上来准备检药。

凌轩的后槽牙被气得生疼,这些人,平日里对他恭敬不已,又十分畏惧他,现如今,这要死了,就敢跟他对着干了。真的是没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了,所以他们就无所畏惧了吗?反正横竖是死路一条,就干脆得罪了他也要拿到真药?

凌轩内心恼怒不已,面上却云淡风轻,似乎并不畏惧他们会检验出假药来,轻飘飘的说道:“准!”

然而,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凌轩却悄悄的给夜影打了一个手势,夜影一瞧,内心一惊,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一定要对自己的部下挥刀相向吗?

然而夜影却没得选择,只能按照王爷的指示行事。夜影便连忙给天问使了个眼色,天问便是悄声退了出去,去河对岸纠集兵马去了。

那几个军医检验了几坛,结果几坛都不是他们所需要的青霉素,却只是一些王妃所说的“生理盐水”,这个药根本就不能防治疫症,只能补充身体机能,用了这个药,倒是不会对身体有害,但是绝对治不好疫症,王爷这是明摆着用假药来蒙骗他们。

那几个军医唯恐自己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王爷灭口,便连忙大声呼喊出来,以求在场的所有士兵都能听见:“假药,这些是假药。”

这一下,那些原本对王爷还心存感激的士兵勃然大怒,愤怒的嘶吼着:

“假药,为什么用假药来骗我们?”

“王爷,我们随着你出生入死,上阵杀敌,结果你却这样对我们?”

“王爷,这可是三千条人命,你竟然拿假药给我们,这无异于是将我们往死里推啊。”

那些士兵义愤填膺,一个个的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刀剑,没有刀剑的就举起自己的拳头,一下一下的挥舞着,呐喊着,辱骂着。

凌轩脸色阴沉,虽然他的心里也很愧疚,但是今日之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倘若他但凡有药,他也绝不会拿假药给他们。但是他也觉不允许今天的暴乱会扩大到影响整个北疆军营。

“王爷,你欠我们一个解释”

“对,你为何不说话?”

“解释清楚。”

那些士兵见到王爷不吭声,便更是笃定了王爷是故意拿假药来骗他们的,可笑他们刚刚竟然还对王爷歌功颂德的感恩他,现在他们只想狠狠的啐一口,恨不得上去跟王爷打起来,当然,他们根本就打不过王爷。那些士兵不禁有些心寒,自己拼死奋战在这北疆,忠心耿耿的跟随王爷,竟然最后得到了这样的待遇?

“王爷,你这样,真是令我们失望、心寒啊。”一些跟随了王爷十年的老兵痛心疾首的捶胸顿足的哭喊着。

凌轩正要给夜影打手势开始清理人的那只手听到那些老兵心碎之言,凌轩的心颤抖不已,他又何尝狠得下心杀了这些跟随自己多年的忠心耿耿的部下呢?

凌轩的手停顿了一下,便是迟迟不愿做出那个手势。

夜影瞧见了王爷难以抉择的这个样子,眼眸下垂,暗暗叹气,众人皆道王爷冷血无情,其实他最清楚,王爷的内心其实是火热有情的。

凌轩呆站在原地,那些愤怒的吼声充斥着 他的耳朵,看着他们狰狞的面庞,那个他之前想好的决策,事到临头,却发现这么难以做出决定,这比任何一次上阵杀敌的决策更为艰难。

那些士兵吼了一阵,发现王爷依旧没有做任何动作,便是愤怒的往前面涌了过来。

凌轩咬了咬牙,终是要下定决心做出那个手势,手刚刚微微一动,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将他的动作挡了回去。

“我给你们一个解释!”

众人齐齐侧目,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凌轩侧首,便见到夏依依穿着一身白色的大夫装,身后的士兵推着一车瓶瓶罐罐。

夏依依眼眸清澈,头发只是简约的绾了一个髻在脑后,用了黑色的渔网一样的网状物将头发兜住,别了几个发卡,虽然她这发型太过简单,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却干劲利落了许多。

夏依依信步走到了凌轩的身旁,凌轩有些担忧的望了她一眼,低低说道:“你来凑什么热闹?快些回去。”

等会儿打起来了可就没这么好玩了,那些士兵疯起来定会像上次一样围攻夏依依。

夏依依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她眼眸里的自信和坚毅让凌轩的心一震,自己刚刚那种迷茫和难以抉择的感觉在看到夏依依这一眼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自己怎么会有一种找到靠山的感觉?

凌轩纳闷,自己一向是别人的靠山,怎么这会儿,自己的角色颠倒了?

夏依依镇定的站在那里,高声说道:“各位,药确实已经炼制出来了,不过是因为我的丫鬟弄错了药,才让士兵搬错了药。王爷并不知情,现在,我已经让人将药送过来了,你们大可现在就验药。凝香,你还不快上来解释清楚?嗯?”

夏依依怒气冲冲的瞪着凝香,凝香便是哭着走了上来,哭哭啼啼,时不时的用手抹眼泪,她的左脸,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凝香一上来就扑通一声跪下了,哭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今天那些士兵过来搬药,我记错了药物摆放的位置,就让他们把别的药给搬走了,我又不懂药,他们就更是不懂了,因此,这弄错了药,谁都不知道。直到刚刚有人过来跟王妃报信说药错了,我才知道我闯了多大的祸,还让大家误会了王爷,对不起。”

凝香那双梨花带雨的眸子透露着六分的真诚和四分悔意,直把在场的那些人给信了个五六成。

那几个军医面面相觑,有些不信,哪能这么巧就弄错了药,而且他们很确定,王爷之前的表情反应很明显的是知道这些是假药,而不是弄错了假药的表情。

夏依依看到他们怀疑的神情,便是立即说道:“我没有必要骗你们,我们既然已经炼出药了,就直接将药给你们就是,为何要拿假药来骗你们?到时候治不好病,你们不是一样会来找我?我又何必这么折腾呢?你们可以现在就验药,看看是不是真药。”

那几个军医便立即去验药,片刻后,便高兴不已,“真药,这样是真药。”

这话一出,那些士兵便重又高兴了起来,纷纷说刚刚误会了王爷,请王爷原谅一类的话。

“好了,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你们要相信,王爷心里一直是想着你们的,他从未想过要辜负你们。”夏依依激动的说着,那些士兵被她这么一劝说,便重又相信了王爷。

“你们都好好的呆着,我们会派人给你们治疗的,不过,现在才炼出来这些药,虽然不够你们所有人用,但是却足够给所有重病患者用了。因为北疆气候与京城不一样,所以这些天炼药遇到了不少困难,才迟迟没有炼出来,不过现在我已经掌握了炼药的方法,接下来的药,就会炼得十分顺利,我会开始大规模的炼药,几天后,所有人就都能有药可医了。”

“真的?”

一些非重度患者听说还没有要给他们,情绪又低落了下来。

“果真,我保证你们都能被治好。都散了吧。”

那些士兵还是不太相信轩王妃的话,毕竟在这军中,一个女人说的话可信度还是比较低的。他们便高声问道:“王爷,事情果真如此?”

“不错,王妃说能治好你们就一定能治好你们,何况本王的命现在也掌握在王妃的手中,本王都相信她,你们也应该相信她。”

凌轩语气坚定,对士兵说完以后,就侧身看着夏依依,隔着手套轻轻的拉起夏依依的手,另一只手将依依鬓角的头发拢到耳后,温柔不已:“爱妃,你说是不是?”

下面的士兵被王爷突如其来撒的这一把狗粮给糊了一脸,蒙逼的看着那对人儿,这还是他们那个冷面王爷?

夏依依眉毛轻扬,咬牙切齿,恨恨的瞪了一眼杜凌轩,姓杜的,你又当众调戏我!

不过瞬间,夏依依就换上了一副极为享受王爷这副宠爱的模样,也当众秀起了恩爱,“王爷说的都是对的。”

说着便是斜斜的靠在杜凌轩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

接下来,那个冷面王爷就做出了让众人咋舌的举动,凌轩一把将夏依依打横抱起,说道:“外头雨大,爱妃小心着凉,咱们回帐内沐浴更衣。”

夏依依娇羞的将头靠在了凌轩的胸膛,双手环上了凌轩的脖子,羞愤的一言不发,将头侧过去,朝里埋在了凌轩的胸膛里,羞愤的不敢再看那些士兵。

美女在怀,凌轩似是等不及了,便抱着夏依依脚底轻点,一个轻功就从众人的头顶飞过,飞到了河对岸,消失在这黑夜的雨幕里。

那些士兵等王爷和王妃走了,被他俩惊得呆若木鸡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他们不禁互相确认,自己刚刚不是看花了眼。一些兵痞便是粗俗的笑了起来,“想不到王爷也如此猴急。”

“你若是也抱一个那样倾国倾城的娇娘子,你怕是更等不及了吧。”

“哈哈哈哈”

那些士兵大笑了起来,不过却不敢说过多的戏谑王爷和王妃的话,只是各自在脑海里回想刚刚王爷所说的回去沐浴更衣,这是要共同洗鸳鸯浴吗?啧啧啧,王爷竟然如此风流。

他们便是都沉浸在王爷和王妃的风流快活之事上,已然将之前假药的风波给忘了个七七八八了。

凝香和夜影见王爷王妃一走,便也急急的跟了回去,顷刻间,刚刚还喧闹的河岸已经安静了下来,各自回归原本。

凌轩抱着夏依依一路飞跃,转眼就进了凌轩的那个大帐篷,夏依依依旧还保持着之前的那个姿势。

凌轩疼得微微皱眉,但是嘴上却挂着一丝幸福的笑容,看着扎进自己怀里的小脑袋,凌轩皱起的眉毛也舒展开来,眉眼弯起,泛起一份柔情,声音磁性低沉,十分好听,“咬了一路,还不松嘴?这手掐了一路,掐累了吧?”

夏依依从被凌轩抱起的那刻起,环上凌轩脖子的手就已经狠狠的掐着他的肉,她的脑袋朝里,根本就不是羞愤的不敢看人,而是这样更方便咬人罢了。

夏依依依旧咬着不松口,凌轩故意嘲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赖在本王怀里?”

“呸!”

夏依依立即松了口松了手,呸了一声就要往下跳,然而凌轩却用有力的臂弯抱着她,夏依依却是逃脱不了他的禁锢。

夏依依杏目圆睁,怒道:“快放我下来,臭流氓。”

“怎么?你刚刚不是还跟本王配合得很好的嘛?这会儿就变了模样?”凌轩笑得有些灿烂。

“那是做戏给别人看,若是不做戏,我们能逃得这么顺利这么快吗?”依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不如我们做戏就做到底?”

凌轩说罢就抱着她往内间隔帘后的浴桶走去,夏依依大惊失色,双腿乱踢,大骂道:“杜凌轩,你个臭流氓,快放我下来,不然我就要喊人啦。”

“你喊啊,你看谁敢进来扰了本王的好事。”

“杜凌轩,你不会是要来真的吧?”夏依依眼眸眯起,散发出危险的信号。

杜凌轩一怔,还真是个小辣椒,随即便坏坏的笑道:“自然是来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