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青霉菌全死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不是王爷打的。”

凝香见王妃生气了,连忙摇手,她可不敢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让王妃和王爷之间产生矛盾。她太了解王妃了,王妃肯定会因为她们两个被打,而给她们两个出头。

夏依依冷哼一声,道:“你们以为我傻呢?这个军营里,除了他,还有谁敢下命令打你们?”

虽然她们两个只是丫鬟,可是名义上还是王妃的贴身丫鬟了,那是士兵根本不可能打她们,就算是那些参将、副将,即便跟她们两个有冲突,也不会直接就开打,毕竟大狗还要看主人了,怎么也会来知会她一声的,不可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打了,而她们两个还不敢反抗,默默的忍下了。

除了杜凌轩那个大变态,还有谁会这么胡乱打人啊?

夏依依当即就要去找杜凌轩理论:“我找他去。”

“王妃,王爷不在军营里。”

“呃?他刚刚不是还在的吗?”

“他刚刚从你这里出去,就直接骑马出了军营。王爷他,好像很生气。”凝香大着胆子加了后面的这一句话,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夏依依的神情。

夏依依往外走的脚步顿了顿,停了下来,便说道:“我先去炼药,等他回来,你们告诉我,我再去找他给你们个公道。”

夏依依便去了培养青霉菌的帐篷,鬼谷子自从已经能够炼制出青霉素后,精神状态便好了很多,忙得不亦乐乎,指挥着那些士兵将新买来的一大堆的瓶瓶罐罐和甜瓜往新支起的帐篷里面搬。那些士兵也干得很起劲,他们若是早一点干完活,那些染病的士兵也能早一些病愈。

鬼谷子一见夏依依过来,便是兴奋的说道:“丫头,你快来瞧瞧,老夫已经按照你之前说的,多支了好几个帐篷了,现在差不多都弄好了,你看看还缺点什么?”

等夏依依走进了一些,鬼谷子便是瞧出了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些愤怒和难过?“怎么了?”

“没什么啊,我看看都弄得差不多了嘛。”依依佯装无事,在帐篷里晃晃悠悠的。

鬼谷子哼了一声,道:“还没事?你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你告诉老夫,是不是王爷欺负你了?老夫给你撑腰去。”

夏依依扯出一丝苦笑道:“鬼谷子,你怎么给我撑腰啊?你这把老骨头,可别被他给摔到地上摔碎了哦。”

鬼谷子神色一变:“他还真欺负你了?”

“鬼谷子,若是我明天就回京城去,你一个人在这里,能不能搞得定这里的疫情?”

“你想回去?”

“嗯,反正我已经找到了治疗疫症的方法了,你们就按照这个方法治疗就行了,我也不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要回去,老夫陪你一起回去。”

“不行,你若是也走了,这边的疫情要是再有什么变化,可就没有人能搞得定了,你还是得留在这里等这边的疫情解决了再走吧。”

鬼谷子冷哼了一声,撅着嘴巴道:“你这倒是替他考虑这么多做什么?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帮他的忙,他还欺负你,我们就不管他这边的破事了,我们走吧。让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焦头烂额的去。”

“算了,不要意气用事,还是留在这里治疗疫症吧。”夏依依摇了摇头,便开始忙活了起来。只有忙活得脚不沾地了,才能把那些烦心事给抛之脑后。

一直忙到天都黑了,凝香将饭菜给送到了新培养帐篷里,夏依依看到凝香,才想起来自己说过要帮凝香和画眉讨回公道的,夏依依吃着饭,问道:“你们王爷回来了吗?”

“还没有”

夏依依没有应声,独自闷声吃饭,吃完就又忙活去了。忙到大半夜,夏依依才回去睡觉,路过凌轩的帐篷的时候,里面黑漆漆的,许是已经睡着了吧,算了,明天再找他吧。

第二日,夏依依洗漱后,便去凌轩的帐篷找他,结果却被守卫拦住了,“王妃,王爷有令,他最近事忙,不方便见你。”

“是吗?”夏依依有些不悦,平日里,她过来的时候,那些守卫都不拦她,反倒是高高兴兴的替她掀开帐帘,如今,倒是直接将她给拦在了门外。

“王爷的确如此吩咐,属下不敢欺骗王妃。”

“夜影呢?”

“夜将军他也忙……”

这俩人这是都不想见到她了?只怕夜影也是受了王爷的命令吧。夏依依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让王爷写个文书,将凝香和画眉两人的卖身契交给我。”

帐内的凌轩听到了她的声音时,内心还是忍不住悸动,思忖了一会儿,便是拿出笔纸,挥毫泼墨,那行云流水般的苍劲有力的字就在白色的纸上凸显出来。

写完后,他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仿佛从这以后,她与他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人或物牵连在一起了。

夏依依刚刚走出不远,便有一个士兵追过来送了一份文书,夏依依打开一看,便收入了怀中,道:“等我回了京城,便去王府找管家拿出你们两个的卖身契还给你们,往后,你们就是普通平民,不是什么奴隶,他也不能随便打你们了。”

凝香二人满怀感激,连声道谢,只是她们却暗暗叹道,即便她们是平民,王爷若是想打她们,还不是照样打?

夏依依接下来几天又搭了十几个帐篷,培养了一大批青霉菌,若是这些青霉菌按预期的产量生长的话,不仅能供应这北疆的药,还能供应东朔各地零散发现的疫病患者。

照这个速度下去,自己一个月以后,就能回去了。

这一批次的青霉菌长势很好,只要在长一天,明天就可以取出来提炼青霉素了。

“凝香,派人去河对岸将用过的青霉素瓶子拿回来,消消毒,明天提炼出新的药物就可以装进那些瓶子里了。”

夏依依拿起一个瓶子,察看着里面的青霉素,已经长满了,青幽幽的一片,夏依依便是十分高兴。

鬼谷子也拿起一个瓶子看,满眼闪着精光说道:“这里有这么多的瓶子炼药,老夫要多炼一点药,到时候用不完的就装到你的储物空间里去,带回京城,定能卖个好价钱。”

依依开始还以为他是要带回去防治疫病,结果是带回去卖钱,夏依依的额角不禁流下来三条黑线。

夏依依检查了一下帐篷里的温度和湿度,都是在合适的范围,这才放心下来。

之前夏依依只考虑了温度,努力保持了帐篷内的恒温,直到那天下了一整天的暴雨,青霉菌才长了出来,夏依依便是才明白了过来,北方气候干燥,青霉菌很难长出来,只有湿度足够了,才能长出青霉菌。因此,夏依依便要求在各个帐篷里放置了好几盆水,又往地上洒水,保持屋内的湿度,这才短短几天,青霉菌就已经长得十分浓厚了。本来早就长出了青霉菌,不过夏依依想等一等,等青霉菌足够浓厚了才炼药,这样产量才高。

夏依依查完了所有帐篷内的湿度和温度,便才回自己的帐篷内睡觉,鬼谷子自然也是回去睡觉去了,只是他回去的时候偷偷的带走了两瓶。

如今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们一天十二个时辰的看着了,只要派士兵照看着夜间帐篷里的炉子不要灭火就行了。

第二天,夏依依还在睡梦中,便有一个士兵飞快的跑了过来报信,凝香得到消息后,急急的冲进了帐篷将夏依依摇醒来,“王妃,你快醒醒,青霉菌帐篷那边出事了。”

夏依依被凝香的话吓了一跳,猛的坐了起来,一边快速的穿衣服,一边问道:“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所有的青霉菌全都死了。”

“所有的?死光了?一瓶不剩?”

依依心中大骇,怎么会啊?昨夜还好好的,长势那么好,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全都死光了?

“是的,刚刚报信的小兵就是这么说的,王妃,你快去看看。”凝香几乎急的团团转,上次炼出来的药本就不多,如今都快用完了,就等着现在这批青霉素救命呢,结果所有的青霉素全都没了。

夏依依虽然这几天起床有些散漫,可是自己特种兵时候的速度却能够随时调出来,夏依依快速的穿好衣服,在凝香还在那里焦急的瞬间,夏依依就已经跑没影了。

待夏依依气喘的跑到了远处的那片僻静的专门用来炼药的帐篷时,那里已经有许多士兵将整个帐篷营地围得水泄不通。

看样子,是特意派着守在那里的。平时虽然也有士兵看守这些帐篷,但是人数较少,而现在,却是围了一大圈人墙。

夏依依毫无阻拦的通过了人墙守卫,刚刚跑进去,就见到凌轩愤怒的站在里面,夏依依的身形顿了顿,他们已经几天没有见面了,虽然在同一个军营里,但是他们两个总是很巧的错过了,总是偶遇不到了。现在看到凌轩,他脸上的脓包已经好了许多,看来,他在鬼谷子的治疗下,病情有所好转了。

夏依依不过在他脸上停顿了一秒钟,就转移了视线,冲了进去随手拿起一个瓶子一看,里面的青霉菌居然全都已经烂成了一堆烂泥一样的浆糊,就连颜色都不是青色的,而是乌黑色的了,根本就不能用了。再拿起另一个瓶子一看,也是同样情况。夏依依焦急的跑到另一个帐篷里去,连着查看了好几个帐篷,这才死心,才相信了他们的汇报是真的,所有的青霉菌全都死了。

夏依依这才跑回了凌轩所在的那个帐篷,刚刚走进去,就听见凌轩愤怒的质问声:“怎么回事?你怎么炼药的?昨天不是还有人来报信说青霉菌长得很好,今天就可以炼药了吗?本王都已经派人将用过的青霉素瓶子全都处理好了,今天就可以送过来了,你就是用这么一大堆烂东西给本王吗?”

夏依依抬头,便看到凌轩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陌生,凌厉而愤怒。不,不是陌生,而是似曾相识,就像当初自己初进王府的时候,凌轩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并不在意他这种眼神,还会倨傲的与他对视。

可是现在,夏依依的心居然倏的剧痛了一下,夏依依迎上了他眼神,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昨天离开的时候,这里还好好的啊。”

“本王问的不是昨天如何,而是今天,为何会变成这样子?这么多青霉菌都死了,损失有多大你知道吗?现在河对岸的人可已经没有药可用了,如今,要怎么办?让他们继续等死吗?”

凌轩暴跳如雷的声音让夏依依有些难过,她紧咬了一下唇。

微微闭眼,摒开自己内心的烦杂思绪和焦急情绪,半晌,她再次睁眼,眼眸里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份焦虑和痛楚,而是一片清明。

依依镇定的看了一眼帐篷里的摆设,说道:“我检查过了,这些青霉素肯定是因为同一个原因死的,我昨天走的时候,还检查了,一切都好,跟往常一样,我怀疑这次事件是人为破坏的,因为昨夜我透露了消息,今天就可以炼制青霉素了,所以,才会有人连夜动手,毁了这里。但绝对不是一个瓶子一个瓶子去捣乱破坏的,毕竟这里有上千个瓶子,谁若是这样做的话,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而且还会被这里的守卫发现,所以他一定是用了某种悄无声息的方法回了这里的青霉菌。”

“你的意思,这不是你培养青霉菌方法不对造成的?你倒是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的,你说是别人蓄意毁坏的,那究竟是如何毁坏的,证据呢?本王刚刚已经亲自审问过这里的士兵,昨夜根本就没有可疑人员来过这里。”

“那就是守在这里的士兵里面出了问题,他们晚上还要进帐篷照看里面的炉火和瓶子。”

“是吗?不过据本王所知,这里几十个帐篷里,照看炉火的士兵可是分了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帐篷里,若是一两个士兵起了歹心,那还说得通,总不至于所有照看炉子的士兵都起了歹心吧?”

凌轩看向夏依依的眸子更是冰冷无情,“你还有何话可说?”

“我也不知道,可是总得查啊,总能查出蛛丝马迹的。”

“等你查出来黄花菜都凉了,况且,就算查出来又如何?也没有青霉菌可用了,那些士兵依旧是没有药可用啊。”凌轩冷哼了一声,负手而立。

夏依依低着头,使劲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唇,其他人都有点不敢插话,那些不明所以的士兵就更是纳闷,前阵子军营里还津津乐道的说着王爷和王妃的情爱之事,怎么现在,看王爷的态度,半点都看不出王爷对王妃有情啊,感觉王爷对王妃的态度,甚至比对他们这些普通士兵的态度更差。

“没有办法你就想办法去啊,一个大老爷们,遇到困难就发脾气,骂骂咧咧的,让一个弱女子去想办法?你有本事,你自己去想办法去啊。”

鬼谷子走路速度慢,这个时候才从自己的帐篷里走了过来,一过来,就看到凌轩颐指气使的把夏依依骂得个狗血淋头,鬼谷子顿时气得脸色铁青,一进来也不管王爷的身份如何,一看见他欺负夏依依,他就想替夏依依撑腰,鬼谷子骂完以后,就拉着夏依依的手说道:“丫头,走,我们回药王谷去,他们这些人,没一个有本事的也就罢了,还没一个好心的。”

夏依依一直强忍着委屈,一看到鬼谷子如同长辈一样维护自己,夏依依内心的那份坚毅瞬间倒塌,跟着鬼谷子就往外走,直到转身出了帐篷,背对着凌轩的时候,夏依依才落下泪来。

凌轩被鬼谷子这话气得胃疼,待他回神过来时,他们二人已经走出去十几步了。

凌轩一个飞身,从他们的头顶凌空越过,快速落到了他们的面前,厉声喝道:“站住”。

凌轩正在发作,但是夏依依那双通红的眸子以及两行清泪刺痛了他的新,刚到嘴边要痛斥他们二人的话也给咽了下去。

她,即便是哭,也要背对着自己不让自己看到吗?

鬼谷子拉着夏依依的手紧了紧,随即松开手,站在夏依依的身前,挡住了凌轩看她的视线,愤怒的对上了凌轩的眼睛,道:“王爷不去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拦住我们二人做什么?”

凌轩隐忍了对鬼谷子的不满,沉声说道:“既然你们二人是奉了圣旨过来防治疫症,自然就有责任解决这药物的问题。”

“哼,老夫素来只听说大夫只管炼药救人,可没听说还管这防贼之事,即便是闹到圣上那里去,老夫也不怕。老夫已经将青霉素培养出来了,是你没有做到看守的责任,让贼人有可乘之机,这看守的人可都是你的兵,你不去盘查他们,倒是盯着我们做甚?”

凌轩没有料到鬼谷子竟然这么能言善辩,几句话就将责任全都给推到他的身上,凌轩顿时被噎得无话可说。

“可是本王已经盘查过他们,并没有任何问题。”

“那也不是我们的问题。老夫昨夜带了两瓶青霉菌带回老夫帐内了,昨夜已经拿了一瓶炼制出来青霉素了,还剩一瓶,你倒是看看,里面的青霉菌长得好好的。只有这边的出了问题,说明不是我们的问题,确实是被人下了黑手。”

鬼谷子说罢,就跟严清使了个眼色,严清连忙将手上的那瓶青霉菌递了上去,凌轩一看,里面的青霉菌果然长得很茂密。

凌轩的语气便是缓了下来,说道:“还请谷主帮忙,查出原因来。”

“哼,你不是很拽吗?你自己查去。”鬼谷子此时见他开始退步了,就更是得理不饶人了,红着脸梗着脖子犟道。

凌轩按压下自己内心的怒气,忍气吞声的道:“谷主,这事关边疆将士的性命,还请谷主费心查一下,毕竟这药物之事,本王的人可不懂。”

“那是你的事,你自己找懂药的人去。”

凌轩再也无法忍受这个脾气倔犟的老头子了,便是拔高了声音说道:“谷主,你究竟想怎样?”

“我们想回药王谷,不管你们这边的劳什子破事。哼!”鬼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便再次拉着夏依依就走。

凌轩被鬼谷子气得不轻,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也就只有他们这师徒俩才有这个臭脾气敢跟他作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