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真的不闻不问(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爷,王妃已经将药炼好了,属下刚刚把药送到河对面去,那些士兵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虽然这些药还不能给他们所有人都用上,但是他们已经有盼头了,那些轻病患者就都愿意再等两天。”

夜影刚从河对面回来,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站在下首恭敬的回禀着。

“嗯,培养青霉菌战袍那边你还是盯紧点,免得发生意外,另外,那个奸细的接头人可有查到?”凌轩紧皱的眉头在听到夜影的回禀后便稍微舒展开来,只是那个提供万木枯给那个奸细的人还没有找到,他们很有可能还会再搞一次破坏。

“属下已经盘查过不少士兵,这几天那个人都只是跟平常一样,接触的也都是平常接触的这些人,并没有跟其他人有来往,至于他这几天接触过的这些人,属下已经派人严密跟踪了,但是目前还没有发现他们当中有任何异样。”

“知道了”

“王爷,奴婢凝香求见。”帐外响起了凝香略显焦急的声音。

“何事?”凌轩并没有宣她进来,而是沉声问道,隔着帐帘问话,似乎连夏依依身边的人,他都不想看见了。

凝香顿了一下,以往自己来禀告任何有关王妃的事情的时候,王爷都会在第一时间就要她进去的,怎么吵了一架以后,王爷连王妃的事情也不想听了?凝香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王妃她在培养室帐篷里晕倒了。”

凌轩闻言,条件反射的倏的站了起来,就大步往外走,刚走了两步,便是想起什么来,怔怔的定在了原地。

“王爷?”凝香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王爷继续走出来,便疑惑的再次开口。

凌轩眉头微微皱起,重又走回了座位坐下,冷冷的声音传到了帐外:“本王又不是大夫,来找本王有何用?你应该去找谷主。”

夜影皱眉轻劝道:“王爷?要不要过去看一眼?”

凌轩抬眸瞟了他一眼,道:“她不喜欢本王,本王何必要凑过去自讨没趣?”

“可是她毕竟有功劳,刚刚才解决了军营里的燃眉之急。”

凌轩冷哼一声道,“她治疗疫症是皇上派她来的,与本王何关?她防治疫症有功,回了京城,皇上自然会封赏,需要本王去嘘寒问暖?”

夜影抿了抿唇,不再相劝,静静的站在一侧。

凝香听到帐内的对话后,脊背一阵发凉,王爷这是真的要跟王妃一刀两断了?

凝香便是往回走,走了几步,回头望了一下王爷的帐篷,凝香的眸子缩了缩,深吸了一口凉气,她有些心痛,为王妃心痛,王爷绝情起来,真的能做到不管不顾。

凝香走了回去,画眉还没有来,夏依依独自一人还躺在床上,身旁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凝香不禁鼻子一酸,眼眸通红,顿时就觉得夏依依很可怜。

王妃多好的人啊,心地善良,将她们两个的卖身契从王爷那边要过来了,以后回王府拿了卖身契,就交给她们自己,自己也就脱了奴籍,王妃又多么能干,能解决这北疆的疫症,还能抓到下毒的奸细。怎么这么好的姑娘就没有一个好归宿呢?以前那个许睿,最后也迈不出那一步,跟她分了。如今王爷,又放手了。

唉,凝香鼻子吸了吸,给王妃改好了被子,等着画眉回来。

一会儿,画眉便是连拖带拽的将鬼谷子给拖进了帐篷里,鬼谷子的鞋子都掉了一只,叫喊道:“你着什么急嘛?老夫不是都已经告诉你了吗?只是晕倒而已,有老夫在,没问题的。”

画眉将鬼谷子拽到床边,将夏依依的手从被子里拉出来,说道:“谷主,你快给王妃把把脉,怎么还没有醒来啊?”

鬼谷子坐在床沿上,伸出了右手,仅仅用了一根手指头,搭在了夏依依的手腕上把脉,眉头微微一皱,便又加了一根手指头,搭在了夏依依的手腕上,又把了一会儿。

看他这样子,凝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眨巴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却不敢出声打扰他,等鬼谷子收回了手,凝香连忙问道:“谷主,王妃她怎么样了?怎么晕了这么久?”

“哼!”鬼谷子有些愠怒,没好气的瞪了凝香一眼,怒道:“她晕倒了,还不是你家王爷惹出来的?”

“王爷惹出来的?”凝香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看着鬼谷子高兴的说道:“王妃是不是怀孕了?”

嘣!一个嘎嘣脆的响爆栗弹在了凝香的脑门上,鬼谷子怒斥道:“你别坏了丫头的名声,她可还是个处女之身,将来还要找夫君嫁人的。”

“处女?”

凝香和画眉两个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巴,王爷和王妃成亲这么久了,还是个处女?不对啊,除了大年夜两个同宿在未央宫里,在王府里,也在一个房间里呆过一个多时辰,后来在西疆也呆过,哦,西疆那次就算了,在帐外守着的凝香知道王爷只是纯粹的睡觉而已。难道他们两个那次在未央宫也仅仅是纯粹的睡觉?

天啊,王爷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几次抱着一个美女睡觉,就是不上弓?

鬼谷子没好气的瞪了她们两个一眼,还贴身丫鬟呢,啥都不知道。

凝香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刚刚这个消息,凝香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问道:“那你怎么说是王爷惹出来的?”凝香扁扁嘴,还以为是王爷惹出了一个宝宝,害她白高兴了一场。

“哼,还不是前几天淋雨发烧了,结果发烧还没有好,跟王爷吵了一场,人还没有休息呢,就又出了青霉素被毁的事情,又被王爷训了一顿,接连两天两夜都没有睡觉,忙着炼青霉素,这病情和心病都就积聚于胸,就算是块铁都熬不住,更何况是个姑娘家?”

“谷主,我看你刚刚神情有些凝重,是不是王妃的病情很严重啊?”

“她若是平时,那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丫头的小日子是不是已经过了还没有来?”

鬼谷子作为一个大夫,而且是个年纪这么老的大夫,问起这些女人生理之事,倒是淡然得很。只是凝香和画眉可都还是未嫁人的小姑娘,闻言都羞红了脸,画眉倒还好,冷着一张脸也看不出她内心的波动,凝香则是已经满脸通红了,低着头不敢看鬼谷子。

“问你话呢,低着头做什么?”

凝香吱吱唔唔的声音好似蚊子叫:“王妃好像本来应该淋雨那天就该来小日子的,不过后来因为接连出了这么些事情,奴婢也没想起来提醒她,似乎已经超时间了,的确还没有来。”

“哼”,鬼谷子不悦的哼了一声,怒斥道:“你们这两个丫鬟怎么照顾她的?她这几天生病又加上心伤,又忙碌,这经血不畅,全堵着了,那天淋雨了,受了寒,有没有好生修养,如今倒是引起了宫寒,这经血堵着出不来,若是再这么堵下去,往后只怕是会引起不孕。”

“不孕?”两个人这次更是惊讶,比刚刚听到她是个处的消息还要震惊,而且还有些害怕,若是不孕,那可是每一个女子的噩梦啊。

“谷主,你一定要治好王妃,奴婢求你了。”凝香说着就要下跪。

鬼谷子没好气的瞟了她一眼,嘴巴一撅,说道:“你快些起来吧,到时候丫头还要误会是你求着老夫,老夫才给她治病似得。就算你不求老夫,老夫也会给她治好的,以老夫的医术,给她开几副药,再施针将她的淤血放出来,不过她得躺着休养个十天,可不能再让她劳累和动怒了,更不能让她再去那边忙活炼药的事情了,那边的事情老夫自然会照看着。”

“好,奴婢知道了,多谢谷主。”凝香连忙起身,依旧感谢的跟鬼谷子屈膝行了个礼。

鬼谷子一坐下来,就随手写了一个药方,要画眉去找严清配药,要凝香弄了一个夏依依以前制作的羊皮热水袋,装了温水放在夏依依的腹部。鬼谷子自己则坐在床边,一把掀开了夏依依的被子,给她施针。

一个时辰后,药才熬好了端过来,凝香一勺一勺的将药灌进了夏依依的嘴巴。药喝下去一会儿后,鬼谷子扎针的针数就越来越多,换穴道也换得越来越快,又过了半个时辰,一股热流从夏依依腹部流出,将床单都染红了。

鬼谷子再施了一刻钟的针灸,才将银针拔了出来,道:“每天两次针灸,连着三天。老夫傍晚十分会再过来一趟。这药每日喝三次,另外切记,这三天不能让她走出这个帐篷,以免吹了风受了凉。”

“是”

鬼谷子收拾了东西,便走出了帐篷,凝香和画眉这才连忙给夏依依处理身下的那一片殷红的血迹。

片刻后,夏依依睁开了眼睛,瞧了一眼自己是在自己的帐篷内,许是太累了,她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沉沉的睡去。

待夏依依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快要落岭了,睡了一个大饱觉的夏依依精神好了许多,她睁开眼,瞧了一眼两个坐在桌前半眯着眼睛小憩的丫鬟,依依便是想起身来,刚刚起了一半,便感觉腹内流出了一股热流,夏依依皱了皱眉,怎么,来大姨妈了?

依依回想了一下,似乎已经超了好几天才来啊。依依这才觉得自己的腰有些酸痛,唉,大姨妈来的时候,就算是麻烦啊,腰酸背痛腿发软。

凝香和画眉警醒过来,连忙站起身走了过来,扶住了夏依依半撑着的身子道:“王妃,你快躺下。”

“没事,我睡了这么久了,我起来活动活动。”

“那好,奴婢扶你起来,你今天一天都还没有吃饭了,奴婢现在就去给你拿饭。”凝香将夏依依扶起来,便是连忙退了出去拿饭。

依依吃了饭,便是开始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出门,凝香连忙问道:“王妃,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已经睡了一天了,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青霉菌,我今天活都还没有干完就回来了。”

“不行,王妃,谷主等会儿还会过来给你施针的,而且他还交代了,你这三天不能出门吹风,这十天不能劳累,不许你去那边了,他说他会安排好培养室帐篷里的事情的。”

夏依依疑惑的将东西放在了桌上,道:“怎么?我不过就是来个大姨妈,还要针灸?”

凝香早就已经习惯了夏依依说的这些个怪异的词语,凝香便说道:“谷主说你上次淋雨受了寒气,这几天又没有养好病,还劳累又受了气伤心,所以病情恶化,引起宫寒,经血不畅,说要好好调养,否则有可能会引起不孕。你这小日子延迟了几天,都没有来,可都堵在了肚子里出不来,还是谷主用针灸,又给你喂了药,这才给排了出来。”

夏依依微微皱眉,怎么会这么严重?难怪自己的腰酸痛得比以往要厉害得多,而且,这血量似乎也有些多。

算了,自己还是好好调养身子吧,若是万一真的不孕了,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夏依依便乖乖的躺回了床上休息,鬼谷子一会儿就来了,给夏依依施了针,又好生叮嘱了一番,才放心的离去。

夏依依这三天倒是安安稳稳的在帐篷里头休息,不过每日里,还是会派画眉时不时的去那边看看青霉素的情况,她才放心的呆在帐篷里养伤。

凌轩从外头回来,一见到夏依依那个紧闭着帐帘的小帐篷,凌轩微微蹙眉,似乎已经三天了,她都没有出过这扇门,自从她来了这里以后,她这个闲不住的性子,可是没有哪一天肯呆在帐篷里不出来的,怎么自从晕倒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了?而凝香也奇怪了,以往几乎一有事就会来跟他汇报的,怎么这次,夏依依究竟怎么样了,凝香也不过来汇报一声?

凌轩踌躇了一下,想进去看她一眼,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继续往自己的帐内而去。

夜影跟在凌轩的身后,微微叹了一口气,等凌轩进了帐篷以后,夜影没有跟着进去,而是留在了原地,过了一会儿,夜影便是在夏依依的帐外打了一个响指,夏依依没有听见这个响指,可是凝香却是听见了。

凝香悄悄的溜了出来,跟着夜影走远了一些距离,夜影阴沉着脸问道:“王妃生病很严重吗?怎么三天都没有出来?”

凝香低沉着头,没有回话。

“我问你话,你为何不答?”夜影浑身散发出阴狠的气息,他觉得凝香自从跟了夏依依以后,也越发的变得没了规矩,这暗夜组织的规矩也给忘了?

凝香抬眸,鼓起勇气问道:“是你自己要问的,还是王爷要你来问的?”

夜影脸上骤然凝聚起了怒气:“放肆,凝香,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凝香有些失望,眸子微红,梗着脖子问道:“所以,不是王爷要问的,是不是?”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王爷真的就能做到不闻不问?他真的就能这么狠心绝情?

夜影没有回答。

凝香冷笑了一声,道:“既然王爷都不想知道,你又何必来问?”

凝香转身便走,夜影怒道:“放肆,站住,凝香,我问你话,你竟然直接就走了?”

“夜将军,我的卖身契已经不在王爷的手上了,我现在不是你们的人,我是王妃的人。我不必听从你们的任何命令。”

凝香回头,坚毅冰冷的眸子看向了夜影,语气决绝,她还是头一次,敢用这样冰冷的语气顶撞自己的上司,也是自己暗恋的那个男人。

------题外话------

好友的文:

《军婚缠绵:陆少,套路深》作者:冷纤秋

这是一个,腹黑男诱拐强势女的故事,强强联合、宠溺无限。

一次任务,一次意外。

刘若男遇到了她这辈子的死对头陆毅和。

刘若男,陆军侦察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身手矫捷,为人果敢,手段犀利,是所有人都敬畏的老大。

陆毅和,富可敌国的大公司CEO,跺跺脚能让多少企业倒闭的大Boss,天不怕地不怕到让所有企业都退避三分的资产大鳄。

本来永不相干的两个人却又凑在一起。

“你跟着我干什么!”某个一身迷彩服的女子,已经气炸了肺。

“你这话说的”某男挑眉,回复的义正辞严“这路是你刘大队长开的,还是写了你的名字了,你有什么权利不让别人走!”

什么高冷总裁,根本就是流氓无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