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听话的人/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影身形一顿,眸子缩了缩,这样的凝香,他从未见过,凝香素来都唯命是从,有问必答,随喊随到,就跟暗夜组织里其他人一样,无不服从他的命令。而此刻的凝香,身上仿佛带着几分王妃的影子,倔强,不畏强权。

夜影没有应话,凝香说得对,她和画眉已经不是他的属下了。

凝香见他没有答话,便转身离去,夜影随即也离开,不过却是去了培养室帐篷里找鬼谷子。

当夜影回到王爷帐内时,刚进入,王爷便抬眸看了他一眼,讥笑道:“怎么?你按捺不住了?”

夜影脸色肃穆,道:“王妃她身子不太好。”

凌轩嘴角的讥笑消失,有些不悦的道:“你打听她的事做甚?”

夜影眸子暗了暗,王爷真这么绝情了?难怪连凝香都生气了。

夜影沉声将从鬼谷子那里打听而来的消息说与凌轩听,凌轩的眉头紧锁,怎么会弄得这么严重,他有些自责,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生这么重的病了。

“怎么,凝香没有告诉你,还需要你辗转去问鬼谷子?”

夜影脸色变得有些挂不住面子,自己带了几年的属下,最后居然一点都不听自己的使唤了,夜影低声道:“她说卖身契在王妃手上了,她如今已经是王妃的人,不必听从我们的命令。”

夜影着重咬了一下“我们”二字。从侧面告诉王爷,凝香和画眉现在别说是夜影的话了,就是王爷你的命令,她们二人也不会听了。

凌轩闻言,面上并没有多大的失落,反倒有些高兴,若是那两个丫鬟能死心塌地的跟着王妃没有二心的话,对夏依依而言,却是一件好事。

“王爷,要不要过去看看?”

“本王没空,你若是不放心,你就去看看。”

夜影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他去看?他有什么好看的?人家夏依依又不是想要他去看望,而是想要王爷去啊。

“王爷,你真的打算放手了吗?”

“不然呢?”凌轩扬眉。

“哄啊!”

“本王不会哄女人。”凌轩冷冷的道,而且他心里暗暗想的是,就算是哄,也应该是夏依依来哄他啊,那天吵架的时候,明明受了情伤的那个人是他才对啊,他才是被夏依依抛弃的那个人。

“王爷,恕属下直言,王妃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她既然已经跟他断了,她就会断得干干净净,现在心里已经没有他了,至于她还不愿意接受你,可能是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没做好心理准备?那不就是明摆着她还没有忘掉跟他的那段情吗?本王之所以走不进她的心里,就是因为她的心已经被别人占满了。行了,你不必再说了,本王绝不会要一份勉强的感情。”

凌轩这冷冷的态度,让夜影无法再劝下去,他心里微微叹气,不再言语。

夏依依在帐篷里休养了几天,大姨妈窜完门也回家了,夏依依的整个身子也爽利了许多,便是想去看看培养室帐篷,被凝香拦住了,“王妃,谷主特意交代了,不让你去忙活那边的事情,现在那边都已经步入正轨了,都已经又炼制了两批药送到河对面去了,鬼谷子和夜将军把那边安排得很好,你就不用去操心了,好好养身体。”

“凝香,我在帐篷里都呆了这么多天了,我都没有出过帐篷半步,我都快发霉了,我闷得慌,我得出去走走。”

“那你去培养室帐篷那里看看就回来,不要在那边干活。”

“知道了,你可真是婆婆妈妈的,管得可真宽。”夏依依白了凝香一眼,小小年纪,怎么就跟个老太婆似得呢?

夏依依去培养室帐篷里逛了一圈,发现这里还真的已经就像是流水线似得,已经安排了人各司其职,瓶子里的青霉菌长得很茂盛,现在河对岸所有的士兵都能用上药了,病情也有所缓解,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进步。

凝香生怕夏依依会在这里干活,但凡夏依依拿起什么东西来,凝香都一脸紧张的看着她,夏依依哂笑一声,拍了拍手,说道:“我又不是天生的劳碌命,这里都没什么需要我做的了,我还留这里做什么?走,出去玩玩。”

“出去玩?”

“对啊,我来这北疆都已经快一个月了,天天就是呆在这军营里,别说是军营外了,就是这军营里,我都没有逛完。现在天色还早,我们出去逛逛吧。”

“王妃,这出去可不安全啊。”

“没事,我会小心一点的。”

“可是我们要不要跟王爷说一声啊?”

“说个什么?我又不是他的属下,我要去哪里,他管得着?”依依接着冷哼一声,道:“更何况,他还不想管呢,我的生死与他何关?”

凝香轻咬着嘴唇噤了声,王妃这些天病重,王爷都不曾管过,即便是王妃出去了,可能他也不会想管的吧。

凝香便是轻叹一声,跟着王妃出了军营。

王妃这前脚一走,后面就有士兵去报信,“王爷,王妃她出军营往东边去了。”

凌轩神色一凛,冷声道:“谁允许你们放她出去的?”

那个士兵吓得立即就跪在了地上,道:“王爷,你也没有下过命令说不让她出去啊,小的不敢拦她。”

“她带了多少人?”

“就带了两个丫鬟,三个人男扮女装出去了。”

“胡闹,简直胡闹。”凌轩将手中的文件重重的往桌上一拍,他上次来军营的时候,都还遇到了赵熙的伏击,这北疆可是也不安全的,她就这么出去,若是碰到了越境的敌人,岂不是要被人掳了去?

“夜影”

“王爷”

“快,出去将她带回来。”

“若是她不肯回来呢?”

“那就强行带回来”,凌轩气呼呼的说道,随即,便是回想起那次夏依依一个人去西疆,自己亲自去拦,都没有将她带回京城,只怕是以夏依依这样的倔脾气,夜影也带不回来她,即便是用强将她带回来,她还会生一肚子气,她现在身体都还没有恢复好,若是再生气又惹了病,只怕是就难治了,毕竟万一她不孕了呢?凌轩暗暗啐了自己一口,她不孕了管他什么事?又不是给他生孩子。

夜影转身离去,刚刚走到帐帘处,便听到凌轩又改变了主意,“算了,派一队人马远远的跟着就行了,不过在日落前,一定要将她带回来。”

“是”

夏依依出了军营,骑马走了许久才看到有村落,这北疆果然比西疆还要荒无人烟啊,更何况这里之前曾经打了那么多的败仗,百姓也逃走了许多,他们害怕再打战的话,可能还会输,他们可不想留在这里受死。

这个村落里的居民已经有一半的人都逃到南边一点的地方生活去了,整个村落都显得有些空旷寂静,没有什么生气。那些村民几乎都是紧闭着房门,躲在自己屋里干活,少数男人结伴去地里干活,那些人瞧见三个骑马的男人,都有些紧张,握着锄头的手紧了紧,如果来的这三个是北云人想伤害他们的话,他们可就要准备反攻了。

夏依依瞧着那些村民紧张不已的神情,便微微皱眉,跟凝香说道:“他们好像很怕我们?”

“他们不过是惊弓之鸟,怕我们伤害他们。”

依依便笑着对那些村民说道:“大伯,你们现在种的是什么啊?”

那些村民一听,是东朔人,便是放下了几成戒备,但是对夏依依这种陌生人的搭讪,他们却不愿搭理,都继续低头干自己的活去了。

依依被人如此无视,只得耸了耸肩,在村里晃了一圈,这村里仿佛没有女人和小孩似得,在外头都看不见他们的人影,不过偶尔确实从屋里传出来女人和小孩的声音,而这外头,有的也就只有一些老年男人,连一个年轻男人都没有。

“他们这村里的壮丁该不会是都被抓去当兵了吧?”

“应该是的”

难怪没人,而村里的那些地也荒了一大半,都没有人种,那些老年人根本就没有这个体力干那么多的活,而女人又都是只关在屋里干些家务活罢了,全家的口粮就都靠着家里的那个老年男人,应该就是爷爷辈的人,一个人养活整个家。想来,一家人生活的也不好。看这些破破烂烂的民房,也就知道了。

依依绕了一圈,感觉有些口渴,自己随身带来的水囊里的水也喝完了,便随手敲了一家的门先讨点水喝,然而,却把人家里的妇孺给惊吓住了,死活都不肯开门。

接着又找了几家,也同样碰了壁,凝香有些无奈,说道:“王妃,要不你在这儿先等一会,奴婢骑马在村里找找,看看哪里有井水,奴婢去装满水给你带过来。”

“不行,我们不能跟王妃分开,若是有个万一,我一个人没办法保护王妃。”画眉连忙阻止了凝香,若是遇袭,自己又要御敌,又要保护王妃,哪里忙得过来?

“行了,就是去打个水而已,也没有多少路,我跟着你们一块去找井水吧,一时半会的,又不会被渴死。”依依见她们二人有些不放心她,便是跟着她们一块去找水。

装了水回来,三人便打算打道回府了,这外头也着实没有什么可看的,在她们的眼中,就是一个个紧闭着房门的民舍罢了,着实无趣得紧。

只是正当她们要离开的时候,便听到了一个民舍里传来震天的哭声,紧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猛地打开了房门,朝着外边的田地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喊:“老头子,老头子,快回来,娃儿出事了。”

那个老妪跑得极快,屋里头传出来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小娃的哭声。

依依连忙就往那个屋里跑,一跑进去,便见到一个年轻女子抱着一个大约才三岁的男娃儿,那个男娃儿的嘴巴里插着一根筷子,那根筷子从嘴巴直接捅了进去,穿透了后脑勺,呼呼的往外冒着鲜血,那个男娃大声哭着,可是一张嘴巴哭,伤口就更是痛了,还没几下,就晕了过去。

那个女人一抬头,便见到了三个陌生的男子,为首的男子长得还挺俊俏的,那个女人有些惊慌,抱着怀中昏过去的孩子说道:“你们干嘛?赶紧出去。”

她有些害怕,现在就她一个女人在家,老公当兵去了,公公在地里干活,刚刚婆婆又去找公公去了,别说是三个男人了,就是一个男人来家里,她也承受不起啊,到时候传出来她在家里勾搭男人可怎么办?还一次勾搭三个男人?村里的人肯定会打死她的。

夏依依立即冲了过去,蹲了下来,查看了那个男娃的伤势,说道:“你别怕,我是大夫,我能救你儿子。”

“你是大夫?你快救救我儿子,他刚刚咬着筷子玩,不小心摔倒了,筷子就在嘴巴里直接戳穿脑袋。求求你救救他。”那个女人祈求道,眼里立即充满了希冀,由着夏依依将她的儿子抱进了卧室里,夏依依一进去就带着凝香进了屋将房门锁了起来,留着画眉在屋外守着不让人进。

毕竟,夏依依可不想让那些无关的人知道她有军医系统的事情。

那个女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就发现卧室门已经关了,她连忙就走了过去要推门进去,画眉横身挡在了她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你现在不能进去打扰公子治病。”

“我就在旁边看着,我不出声打扰他。”

“那也不行,你儿子伤在了脑部,救治起来,这场面有些血腥,你若是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万一叫出声来,害得我家公子手一抖,弄错了位置,你可是会间接害了你儿子了。难道你想要你儿子死吗?”

那个妇人抬眼看到画眉眼中的冰冷和些许不耐烦,她心里不禁有些发冷,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上好像有一股冰冷的杀气一样,若是自己不听从,这个少年不定会对她怎样呢。她踌躇了一下,便是只得站在门外焦急的等待,不时的听听屋里头的动静,又到大门口去张望公公婆婆有没有回来。

夏依依一进了屋里,就迅速的启动了军医系统,从里面拿出了药品和医疗器械,凝香已经见过夏依依使用过许多次了,此时也不觉得惊奇了。

夏依依将东西取出来,给男娃注射了麻药,就开始动手准备拔男娃嘴巴里的那根筷子,“凝香,你把他的头扶住,扶稳了。”

“嗯”,凝香上前就帮着夏依依打下手,若是一般姑娘家,见了这种场面,心里怕是会胆怯不已,然而在凝香的眼里,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双手扶稳了男娃的脑袋,冷静的瞧着夏依依将筷子拔了出来。

“你撑开他的嘴巴,拿手电筒照给我着点。”

“好”,凝香十分沉着的按照夏依依的吩咐去做,干脆利落,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拖泥带水。

夏依依对自己这个新晋的小助手有些满意,动作快速的给男娃处理伤口。

一会儿,门外便是响起了一阵焦急的跑步声,那个妇人连忙就迎了出去,她的公公婆婆以及几个老年男人赶了回来,她婆婆连忙问道:“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娃儿呢?”

话音刚落,她婆婆便是见到了在屋里头站着的那个冷峻少年,她婆婆话不多说,不管青红皂白的就一巴掌打在了她媳妇的脸上,破口大骂道:“贱人,我才刚刚出去一会儿,你就领了男人进屋?”

那妇人委屈的捂着脸,说道:“婆婆,不是,你误会我了,刚刚来了三个人,说他们是大夫,有两个在卧室里救娃儿,他就守在门口不让我进去。”

“大夫?”那些人一愣,他们定睛一看,这个少年不就是刚刚在村里头转悠,还跟他们搭讪的那个人吗?“你们是大夫?那你们今天来我们村子里瞎转悠个什么?”

他们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他们村里可没有大夫,若是抱着那个男娃去别的村里找大夫,又要走许久,可是听那个老妪说的话,筷子从嘴巴里捅了过去,都捅穿了,这么严重的伤,怕是在半路上就会死了,而且即便是找到大夫了,也不一定能救得好。

因此他们也就不赶他们走,但是对他们的身份却持疑。

“我们今日不过就是闲来无事,各处转转罢了。”画眉忍着性子回答。

那些人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不禁疑惑道:“怎么没有听见娃儿哭?你让我们进去看看。”他们心里不禁有些害怕,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不能进去,我家公子治病时,从不允许别人进去看,至于没有哭,一定是服了麻沸散的原因。”

画眉一脸的不耐烦,她已经解释得够多的了,平时,她才懒得说这么多的话了,她一向喜欢直接动手解决掉,这费唇舌的事情都是让凝香做的。

那些人就更是不放心了,若是之前考虑到他们是大夫,还对他们客气的话,可是哪有治病不让家属盯着的道理啊?万一他们在里面瞎治,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你让开,我们要进去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在治病救人。”

“不让进”

“嘿,我们还偏的进去。”那几个老人便是过来要推开画眉硬闯进去。

画眉眼神一凛,对于这些喜欢闹事的人,她不喜欢动嘴解释,她直接快速的将这些人给点了穴道,然后悠然自得的找了一条凳子坐了下来。

画眉嘴角一弯,冷冷的笑了一声,可算是安静下来了,刚刚真是吵死人了。画眉一脸淡漠的瞟了那些定在原地不动的人一眼,便是将手挽在胸前,开始闭目养神起来了。

远处的一个男人盯了一会儿,便立即飞身离开,来到一处人去屋空的民宅里,他矫健快速的窜进了屋内,对着屋里一个身材高大,国字脸的青年男子说道:“主子,那轩王妃现在正在一个民宅里给一个男娃医治,她的身边除了那两个丫鬟以外,就只有一队士兵在村外守着。我们要不要现在动手?”

那青年男子缓缓的道:“不急,我们只需要掳走她就行了,不要在这里闹出太大的动静。等她回军营的途中,我们再动手。”

“是”

太阳日渐西沉,整个北疆军营的上空的云彩由黄彤彤逐渐变成了青黑色,夜影将晚饭端进了凌轩的帐内,在凌轩掀开帐帘的瞬间,凌轩抬头看了一眼帘外的天色,凌轩不禁暗暗皱眉,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了,怎么还没有听到夏依依回军营的声音?

但是凌轩却不愿承认自己还担忧着她的安危,只是无声的吃着饭,并不开口问夜影关于夏依依的消息。

吃过饭,又过了一个时辰,还没有见到夏依依回来,凌轩的脸色便是有些不好看了,冷哼了一声,出去玩,也不看看时间,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回来。

凌轩冷哼之后,便继续看手中的文书,可是怎么都看不进去,思绪有些乱,看了一会儿,就将手中的文书丢在了桌子上,沉声唤道:“夜影”。

夜影自然知道王爷所问何事,一进来,不待王爷开口,就说道:“王妃还没有回来。”

凌轩怒气问道:“这都什么时辰了?”

“戌时过半。”

“本王说的是要她什么时候回营?”

“日落之前”

“那你派过去的人为何没有将她带回来?”凌轩的声音凌厉而冰冷。

夜影低沉着头,“属下现在就去找她”。

“还不快去?”凌轩又是一阵怒吼。

夜影连忙拔腿就跑了出去,夜影心里不禁腹诽,王爷不是都告诫过自己不用去管夏依依的事情了吗?怎么这会儿,倒是又着急了起来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凌轩在帐内便是再也坐不下去了,在帐内来回踱步,走了一会儿,他又坐了回去,暗道:“夏依依管他什么事?就算是死在了外头,跟他也没有关系。”

可是这么咒骂了一会儿,凌轩心里的不安反倒越发的放大,她该不会是真的死在了外头了吧?

凌轩不禁有些气恼,她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到处瞎跑个什么?凌轩起身,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一定要将她抓回来好好训斥一顿,太没有军纪了,即便她不是军人,但是在军中就应该守军纪,自己作为一个王爷和统帅将士的将军,有责任去将不听话的人抓回来。

凌轩纵身骑上了闪电的背,就直接出了军营往东边跑去。

此时的夏依依已经给那个男娃治好了病,跟凝香、画眉骑着马慢慢的往回走,夜色太黑,路有些看不清楚,几个人出来的时候,可没有带上火把,她们又不方便将手电筒这样的异于这个世界的物品拿出来用,只得摸黑着顺着来之前的那条路往回走。

走到半路的时候,却有一个年轻男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面色焦急,拦住了她们三个的马说道:“公子,求求你,能不能救我家公子一命?”

“怎么了?”

“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家公子,我家公子发病了,这荒郊野外的,又没有大夫,若是公子会医术,还请公子救命。”

夏依依瞧了一眼这四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还有人在这里发病?“这么晚了,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是从东边的镇子过来的,想着去西边安全一点的镇子去亲戚家躲一躲战乱,可是走到这半路,我家公子就发病了,病情危急,还请公子救命啊。”那个男子脸上的焦急神态倒不像是假的,眼里神情焦灼,两条腿都有些站不住,在地上直跺脚。

依依四处望了望,“怎么没有看见你家公子?”

“我家公子在那条小路上,我是专门来这大路上找人帮忙的。”

画眉眼神凌厉的扫视了一眼那人,画眉使劲用内力去感知,没有发现那人有武功和内力,但是画眉却不太相信,画眉移到了夏依依的身旁,低声说道:“公子,小心有诈。”

凝香一听,便也对眼前这人起了怀疑,凝香挥了挥手道:“我们不是大夫,不会医术。”

那人指了指凝香身上的医药箱,说道:“你们都背着诊箱了,还能不是大夫?”

夏依依刚刚治好了那个男娃以后,为了不让那些村民起疑心,夏依依就没有将诊箱放进军医系统里,而是直接背了出来。

凝香大声喝道:“背了个诊箱就是大夫了?那农民拿了一本书,他就识字了不成?”

夏依依心想,这个世上坏人是有很多,可若是他们确实是有病患需要救治的话,自己难道就这么置之不理?

但是依依为了谨慎起见,以免自己落入了敌人的圈套,便是说道:“这样,你若是真的想求医,你就去将你家公子带到这里来。”

那人见夏依依松口了,便是立即上前说道:“公子,麻烦你跟在下走一趟,不远,就在过去那条小路上。”

依依的眸子暗了暗,道:“要么你去将他带过来,要么,我们现在就走了。”

那人却依旧坚持己见,道:“我这么一来一回的也要浪费些时间,我怕时间来不及了,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画眉竖眉冷哼一声,唰的将剑抽了出来,横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厉声喝道:“说,你是不是想将我们骗入你们的埋伏圈?”

那人吓得面色惨白,腿一软,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哭喊道:“少侠饶命啊,少侠,在下真的没有什么埋伏圈,我家公子是真的病了。”

画眉上前一脚就将他踢翻在地,怒骂道:“你还装?”

那人一骨碌的爬了起来,说道:“我没有装,我家公子真的生病了,求求你,大夫,快救救我家公子。”

这时,从一条小路那里有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扶着一个国字脸,铜色肌肤,身材高大的人走了过来,那个大个子男人脸色煞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强忍着巨大的痛,用手死死的捂着胸口,喘气不均,让人感觉他似乎很快就会喘不过来气而死掉。

“真的有病人?”

依依连忙策马过去,问道:“怎么了?”

“大夫,你快点救救我家公子,我家公子时不时的就会喘气不均,甚至会晕厥过去,老毛病了,几年了。”

“快,将他躺在地上。”

依依蹲下去一查看,他的症状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心脏病犯了。

“你是不是心脏绞着疼,呼吸不畅,脑袋缺氧?”

依依轻柔的问道,同时用听诊器放在了那人的心脏处。

那人听到这温柔的声音,便抬眸对上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大大的,长得很漂亮,眼里充满了关切之情。

“是”,他点点头,捂着胸口,疼得越发的厉害,这种感觉他很清楚,是一种要将他带入地狱一般的疼痛。

他强忍着疼痛,可是不过转瞬,他就不可控制的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夏依依看着晕过去的那人,便立即打开自己的医药箱,翻了一下,还好,在自己那个常带的急救小包里有救心丸,依依赶紧拿出来就往那个人的嘴里塞。

第一个跑来跟她们求救的那个男子立即上来将药拿过来,笑道:“谢谢大夫赐药,我等会回去给我家公子吃。”

依依冷声道:“你既然来求我治病,却又对我给的药不信不过,那你还是把药还给我吧,不过以我看,你家公子再不吃药的话。不过一会儿,他就会死了。”

“大夫给的药自然是好药了。”后来扶人过来的那个小厮立即从那男子手中将药夺过来,一把将他家公子的嘴巴张开,将药喂了进去。

那个男人还想拦着,被那小厮一记眼神就噤了声。

这药一喂下去,那个小厮就不停的去给他家公子把脉,神情十分焦急。

依依问道:“你懂脉象?”

那小厮抬头,看向夏依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懂就是懂,不懂就不懂,你这人真有意思,又摇头又点头的,你到底是懂还是不懂啊?”凝香说道。

“小的不懂脉象,不过跟着少爷久了,少爷经常生病,我也就经常给他把脉,但是知道了他犯病时候的脉象和好了之后的脉象有所不同了。”

夏依依点点头,久病成医嘛,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一会儿,那个少爷便是晃悠悠的醒了过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果然是不疼了,他脸上也回转了一些血色,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缓缓起身,对夏依依鞠躬道谢道:“在下多谢大夫相救。”

“不必谢,只是你这是老毛病了,为何这出远门也不带点药,以作不时之需呢?”

“我的心绞症平时来的间隔比较长,最近才间隔时间短了一些,我原本的药也吃完了,本以为今夜不会复发,到时候到了亲戚家再去买药材熬药,谁料这半路竟然复发了。若不是遇上了大夫,只怕在下这条命就要交待在这荒郊野外了。再次谢过大夫。”

那个少爷对着夏依依又鞠躬,随即道:“大夫这药甚好,比起我以前喝的那些药好多了,不知你还有没有这药,我跟你买一些。”

“我的药也不多,这样,我再给你两颗,以作路上急用,等你到了亲戚家,可要记得去买药,以后出门一定要带药,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能遇上可以治你病的大夫的。”

依依从诊疗箱里又拿了两粒药给他,那人便是高高兴兴的接了过去,问道:“多少钱?”

依依摆摆手,亲切的说道:“不必付钱了,我送给你。”

“这可怎么行呢?”

“没事,两粒药而已,我回去再炼药就是了。萍水相逢,又救了你的命,就是一种缘分,我又不缺这一两个钱。”

“我知道你可能有钱,但是我若是不给你钱,我这良心可过意不去啊。”

夏依依微微皱眉,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婆婆妈妈的做什么?不就是两粒药吗?说了不用给钱就不用给钱了,做人能不能爽快一点?”

那个少爷笑道:“大夫说得是”。

“行了,你们路上赶路慢点,毕竟这心绞痛刚刚才好,你的身子经不起颠簸和劳累,还是慢一些走路为好。我就不跟你们在这闲聊了,这很晚了,我也该回家了。”

“不知大夫家在何处?”

凝香闻言,怒道:“打听这么多做什么?赶你的路去。”

依依轻轻一笑,凝香怎么跟着自己时间一长,竟然脾气也越发的像自己的,一个暴脾气。

依依双手撑在马背上,用力一跃,就骑上了马背,扬鞭一抽,就纵马而去,四蹄扬起一片尘土。

那个少爷眼神一缩,眼底流过一丝赞赏,她的动作可真的是潇洒不已啊。

待她们一走,那个男子有些不解的说道:“主子,你为何要吃下她给的药?万一是毒药呢?”

那个小厮说道:“主子刚刚不是装的,他是真的发病了,所以我们见你迟迟没有将她们骗过来,我们也就只好自己出来找轩王妃救命了。”

“什么?主子刚刚真的犯病了?”这男子大惊失色,怎么演戏要生病,居然真的就生病了?这男子问道:“主子,既然没有将她骗过去,那我们现在就追上去将她抓回去。”

那个少爷的脸上已然不是刚刚和夏依依说话时那副谦谦公子的模样了,而是一副冰冷狠厉的样子,瞪了那个人一眼,随即悠悠的说道:“人家既然救了我的命,那这次就放了她,当是报恩了,不过下一次,抓住她就绝不会再放了她。吩咐下去,让那些埋伏的人撤回去。”

“可是我们失去这个机会,就很难再抓到她了。”

“现在,你想抓她也已经来不及了。”

“为何?”

“夜影和轩王找她来了,快撤。”

他们三人立即转身,从那条小路上消失不见了。

凌轩的闪电跑得比较快,跑着跑着就赶上了夜影,凌轩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夏依依的影子,一追上夜影就着急的问道:“夜影,你也没有见到她们三人的影子吗?”

“没有”,夜影也有些着急了,这跑了这么远了,怎么还没有见到人影,该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

“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方向?夜影,要么我们分头找,不管找到没有,今夜子时都回军营碰头。”凌轩急急的吩咐道。

“好,我往南去找找”

夜影刚刚准备调转马头,凌轩就道:“不必了,本王已经听到她们三人的马蹄声了。”

凌轩脸上再也没有刚刚那副焦急的模样了,而是一副冰冷愤怒的样子,站在原地等着那个不听话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