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别样的惩罚/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蹄声哒哒哒的越来越近,很快,夏依依那娇小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路口,凌轩那颗还有些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夏依依骑着马,远远的就看到了路前方两匹马上坐着的两个人,从身形看,应该是凌轩和夜影,夏依依的心稍微有些紧张,自己这么晚了还没有回营,他们怕是着急了才会出来找她们的吧。

快接近他们的时候,夏依依就放慢了速度,慢慢腾腾的过去,依依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这么晚还不归营,确实是自己的错。

夏依依便是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见到班主任的时候一样,低沉着头,慢慢腾腾的,不敢去看凌轩的眼睛,待两人的马匹还差一米的距离的时候,依依将马停了下来,双手有些不知所措,便是一下一下的拨弄着烈焰脖颈上的那一撮红毛。

凌轩一看见这匹烈焰就有些来气,怎么哪里都有许睿的影子啊?到现在还骑着许睿送的马,她就不能自己去买一匹好马吗?

凌轩的脸色十分难看,他们几个就更是不敢吭声了,几人静默的坐在马背上,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静静的空气里猛地响起凌轩暴怒的声音:“这都什么时候了?在外面玩疯了?”

凌轩的眼眸有些通红,她不知道自己大晚上的不回营,有多危险吗?她不知道自己在没有找到她的时候,自己几乎都快急疯了吗?

凌轩以为自己能放得下她,可以任由她回京去,再也不要对她过问,可是今天大晚上的她还没有归营,自己心里的那份焦急和担忧却填充了自己的内心,他再次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她,已经爱上了她,便再也放不下了。

将在场的几个人都被王爷的暴怒吓得抖了一下,夏依依低沉着头,半晌都没有说话,还在拨弄那撮红毛,将凌轩气得够呛,越看那撮红毛就越不顺眼。

凝香见王妃半天不回话,便想替王妃解释一二,道:“王爷……”

“放肆,何时轮到你插嘴了?”

凌轩怒斥道,随即扬起马鞭一卷,就将凝香从马背上卷起来,摔得老远。

夏依依看了一眼凝香,似乎没摔出什么大毛病,还能站起来,不过身上的那件衣服却已经被鞭子抽破了,还印出了血迹来。夏依依心里有些不高兴,凝香明明都已经是她的人了,怎么凌轩还是想打就打她啊?真的是当王爷当习惯了,习惯了责罚他人。

“滚”

他们几人一听王爷这暴怒声,连忙策马先走一步,独留了他们两个站在马路上对峙。

依依振振有词的说道:“我本来是想在天黑之前就回来的,可是路上遇到了两个病人,就出手救了一下,耽搁了些时间。”

“救人?这世间那么多人,你救得过来吗?你今日若是不出军营,他们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这是命。本王不听你任何解释,本王只追究,你回来晚了。”

“那你想怎样惩罚我?就像皇上一样,杖责我三十大板吗?”依依昂头,看向他,自己上次因为去西疆军营,才打完了三十大板才好了。这一来北疆军营,又要打板子?若真的要打板子,她绝对会跑回去,来这防治疫病,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既没有工资也没有官可升,还要挨一通打?

凌轩被她这么一问,顿时哑然,自己的确很生气,很想狠狠的惩罚她,可是当她问起时,自己竟然不知道应该怎样惩罚她。若是那些士兵违反了军令,拉下去杖责就是了。可是她并不是军中之人,从公来说,她是朝廷派来的大夫,他倒是可以用处罚那些御医的方法来处罚她。可是从私来说,她是轩王妃,就不必像那些御医一样恪守这么多的军规了。

难道把她狠狠的用鞭子抽一顿?还是用棍子打一顿?他好像都下不了手。

依依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说道:“你不知道是用鞭子还是用棍子打我是不是?”

“不是”,凌轩不知为何,竟然急急的为自己辩解。

“如今这北疆的疫情已经控制得差不多了,这培养青霉菌和炼药的事情交给鬼谷子就行了,我这些天呆在帐篷里,啥事都没有干,这里的疫情依旧能控制得很好。你说得对,没有我,他们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那天你说等疫情防治得差不多了,就要我回京城,如今,正是时候了,我明天收拾收拾东西,我就回去,省得在这里又不干活,还吃着军粮,完了还跑出来惹是生非的给你添麻烦。”

“哼,那你回去吧。”凌轩冷哼了一声,怒气的看着她。

“好,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走。”

夏依依淡淡的应允道,便抽了马鞭,从凌轩的身边奔了过去,朝着军营的方向跑去。

凌轩看着她骑在马背上的背影越来越小,好似她跑着跑着就真的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一样,凌轩的心倏的一下紧了紧,她这就要回去了?明天她一走,自己就再也看不见她了?凌轩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凌轩这才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又说气话让她回去,连忙追了上去急急的道:“你真的要回去?”

依依侧头看向他,道:“嗯?刚刚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你都已经说了要我明天就回去了。”

“你为何要回去?”

“我发烧那天你就说了要我回去,然后第二天,我就想回去了,只是青霉菌全被毁了,我才没有走成,留下来培养青霉菌,后来又生病了,耽搁了几天。如今,什么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我也就该走了。不然,留在这里干嘛?没得惹人厌烦。”

凌轩有些讨好她的意思道:“没人厌烦你”。

“可是你都已经说了要我回去了呀,我还死皮赖脸的呆在这里做什么?”

“本王说的是气话。”

“气话?你认为是气话,我可不认为,难道还能两次都说同样的气话?”

“可是你的生病了,不是还没有好完全吗?谷主说要你休息十天的,你这才七天。”

“不就是三天而已吗?我的身体素质好,已经提前好了。”

“你真的要走?”凌轩的声音骤然拔高。

“真的要走,我还能骗你不成?”依依轻哼一声,加快了马步,跑了一会儿,便见到凝香他们在前面的路口等着他们。依依再是理也不理凌轩,骑马就回了军营。

一进了帐篷,依依就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了,凝香和画眉随即就跟着进来了,见夏依依将那些东西通通都往储物空间里放,凝香不禁皱眉,上前说道:“王妃,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把东西都给收起来了?”

“回去啊,我明天就要回京城了,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啊?”

“王妃,你怎么就要回去了?这边的疫情都还没有结束啊。”

“没有结束也用不上我了呀,鬼谷子能搞得定了,你看我休息的这几天,鬼谷子不是做得很好吗?”

“王妃,是不是王爷刚刚说要你回去?”

“嗯”,依依眨着眼睛说道,自己又没有说错了,他刚开始是说了要她回去的嘛。

凌轩一回了军营,便听见了夏依依在帐篷里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动静,不禁有些恼怒,她还真的说走就是要走啊。

凌轩瞧了一眼在夏依依帐篷旁边的烈焰,看见它脖颈上那一撮红毛,凌轩就厌烦不已,“明明是公的,还长撮红毛,跟它的原主人一样,都是个娘娘腔。”

凌轩拍了拍身下的闪电,通体黝黑,毛发光亮,肌肉结实,还是闪电有阳刚之气,跟他一样。

依依收拾了一通东西,便到床上睡觉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拿了个小包袱就准备出门回京城。

凝香有些着急,连忙就挡在门口拦着夏依依,道:“王妃,你还真的要走啊?”

“不走?那我昨夜收拾东西干嘛?”

“奴婢以为你只是生气而已,这都过了一晚上了,你怎么还生气啊?”

“你动不动就被他打,你不记恨他?还天天呆在这里?”

“奴婢不能记恨王爷,王爷昨夜责罚的是对的。”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这傻姑娘是被洗脑了吧,奴性这么强,被打了还说人家打得对。

依依道:“反正我要走,你们要跟我走,还是要留在这里,你自己决定。”

依依从凝香身旁快速的穿过去,便跑到外面去找烈焰,凝香见王妃是打定了主意要回去了,自己可是拦不住她,便连忙跑去求王爷出来阻拦。

“王爷,王妃她已经收拾了东西,就要回京了。”凝香急促的说道。

“嗯”,凌轩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继续忙活着自己手中的事,对于夏依依要走之事完全不在意。

啊?凝香惊讶的半张开嘴巴,怎么王爷一点都不在乎王妃是不是要回去?难道真的如王妃所说,王爷已经同意了?

凝香再次觉得有些心凉,王爷是真的放手了。

凝香退了出去,既然王爷都已经放手了,那自己就跟着王妃回去吧。

可是凝香一出来,就见到夏依依在军营里四处寻找,高声喊着烈焰的名字。

凝香皱眉,走到画眉的身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画眉淡淡的瞟了她一眼,耸耸肩,轻松的道:“走不成了,马丢了。”

“啊?马丢了?那你怎么不帮着赶紧找啊?还站在这里看戏?”凝香不悦的看着画眉,尖声叫道。

画眉跟看智障的眼神一样同情的看了一眼低智商的凝香,道:“这你都看不出来?还帮忙找?”

“看出什么?”

“这军营里,有这么多重兵把手,还能丢了那么大一匹马?肯定是被王爷给故意藏起来了。”

凝香立即了然,随即兴奋的眨巴着眼睛说道:“你是说,王爷舍不得王妃走?”

画眉轻轻扬眉,你说呢?

凝香抿嘴一笑,心下高兴起来,难怪她刚刚去找王爷的时候,王爷一点都不担心王妃会走了,原来王爷早就已经下手断了王妃回去的后路了。没了马,王妃总不能靠着两条腿走回京城吧,王爷这个办法可真好。

夏依依在军营里头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马,不禁咒骂起来,真是见了鬼了,好好的一匹马竟然不见了。

不过夏依依转瞬间就明白了,来了军营快一个月了,烈焰都没有丢过,自己这一说要回去了,马就丢了,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夏依依气冲冲的跑到了大军帐的帐外,那个守卫还想要先通传一声,被夏依依一把就给推开了,冲了进去,怒气冲冲的问道:“杜凌轩,你把我的马藏哪里去了?”

正在大军帐议事的众人皆一愣,王妃来了这么久,从未来过他们议事的大军帐,素来都是在自己的帐内或是去培养室帐篷,偶尔也会去一下凌轩的私帐,从来就不曾来过大军帐。

一来是王妃可能想避嫌,二来,也是因为王爷前阵子得了疫症,独自一人关在私帐里不出来的原因。

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王妃跟王爷这么正面冲突,王妃竟然直呼王爷的名字,而且语气十分不善。

凌轩面色难看,寒气四起,冷冰冰的说道:“你的马丢了,干本王何事?”

“哪能这么容易丢马?定是你藏起来了,你赶紧把马还给我。”夏依依怒不可竭。

那些将领面面相觑,夜影只得使了个眼色,带着众人低头走了出去,就只剩他们二人在大军帐里。

“你的马昨夜偷吃了军营菜园子里的菜,已经被本王军法处置了。”

凌轩抬眸,看着眼前怒气不已的女人,慢悠悠的说道。

“军法处置?怎么处置的?”

“杀了!”

“你神经病吧,你居然把它杀了?它可是一匹好马,对我忠心耿耿,我一直把它当成朋友,你居然把它杀了?而且烈焰很乖,从来不会乱跑,更不会跑到菜园里去乱吃。你一定是故意陷害它。”

依依几近要疯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为了阻拦她回去,竟然直接将她的马给杀了。“你还我的马!”依依怒吼道。

凌轩冷眼瞧着她暴跳如雷,手指轻轻的捻着毛笔道:“马死不能复生”。

“你个疯子!我跟你拼了。”

依依十分愤怒,这种人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他就不知道怎么做人。

依依暴怒的冲了过去,扬手就往他的头上劈了过去,凌轩眼中立即散发出狠厉的气息,站起身来,一把将夏依依的手腕抓住,死死的盯着夏依依的眸子,语气冰冷阴狠,还带着些许恼怒:“怎么?为了一匹马就要打本王,烈焰死了,你很心痛吗?你这么在乎烈焰,是不是因为是他送的?”

夏依依眼眸缩了缩,被凌轩眼中的狠厉和愤怒吓了一跳,旋即她便稳定了心神,道:“跟他没有关系。烈焰虽然只是一匹马,但是陪着我走南闯北的,我没有把它当成畜牲,我把它当成朋友。就像你,你会把闪电当成战友,不是吗?”

“那不一样!”

依依倔强的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总之,以后,你不许用他给的任何东西。”凌轩霸道的狠狠的警告道,心中暗想,就连静苑,他也要派人去处理一下了。

“你管得着吗?”依依抬头,冷哼一声,无畏的迎上他狠厉的眼神。

“你再说一遍。”凌轩拔高了声音,抓着夏依依的手不禁锁紧,疼得依依直皱眉。

“我说你管得……呜呜……”依依还未说完的话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张冰凉凉的嘴给堵上了。

依依惊恐的看着眼前那双募然放大的眼睛,凌轩抓着夏依依的手便松了开来,禁锢着她的腰。

凌轩霸道的包裹着她的辰口,佘头强劲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带着一股清冽和霸道的气息席卷而来,冲入其中侵占她的地盘,肆掠的在里面扫过她所有的贝齿,跟她努力抵抗的佘头做斗争。

依依眼眸一缩,便狠狠的闭嘴往下一咬,想咬破他的佘头,凌轩上次在马背上亲口勿她时,就已经吃了她这一招的亏了,这次可就有了防范意识了,在她闭嘴咬他的一瞬间,凌轩抬手就一把捏住了夏依依的下颚,让她不能闭合。凌轩便是口勿的更加肆无忌惮了,宛若狂风骤雨一般,在她的口腔里掀起了惊风骇浪。

依依的手脚便是要反抗,皆被凌轩一一化解,到了最后,就只剩下被侵犯的份了。

呜呜呜,夏依依暗自哭泣着,自己没有凌轩的武功高,斗不过他,怎么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跑哪里去了?也不来搭救她?

依依被他口勿得头脑发胀,几乎都被口勿得窒息,脑袋不听话的乱扭着,愤怒的瞪着凌轩。

凌轩微微皱眉,每次亲口勿,她都睁个大眼睛怒视他做什么?

“闭眼”

凌轩含含糊糊的说道,佘头的动作却丝毫不减,霸道、粗鲁。

闭你妹啊!依依更加愤怒,头就扭得幅度更加大,凌轩几乎要跟不上她晃动的幅度了。

凌轩眉心微皱,用手抚了一下依依的双眼,迫使她闭眼,随即用宽大的手掌掌住了依依的后脑勺,固定住了她乱动的脑袋,这一固定下来,凌轩的口勿就变得更加的顺畅滑润了,动作也轻柔了几分。

夏依依被他抚得闭上的眼睛再次微微睁开,便见到凌轩的双眼已经闭上,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神情专注的口勿着她,好似在品尝美味佳肴一般,他脸上坚毅硬朗的线条也变得柔和。

夏依依被凌轩专注温情的样子给怔住,这样的凌轩,依依从来就没有见过。依依这一片刻的失神,没有再吵闹,室内的环境便是变得安静不已,耳畔那佘头与佘头碰撞,与混杂着口水的激荡声音便是清晰可见,夏依依的耳朵几乎要被这声音羞得怀孕了。耳朵根几乎都红透了。

夏依依便是连忙用手去推凌轩,凌轩刚刚才享受了夏依依片刻的配合,见她又开始拒绝他,凌轩便是微微皱眉,一只手揽住了依依的腰使劲将依依箍紧,两人便是靠的更近了,几乎紧紧的贴着,不留一丝空隙。

依依的手挤在了两人中间,用了用力,却是根本就推不动凌轩那壮硕的身躯。

凌轩口勿得越发的投入,感受到依依时不时的用小手推他的胸膛,然而,这点力气,凌轩只当是给他增加情趣。

凌轩微微睁眼,便是见到夏依依果然已经又睁开眼怒视着他,凌轩便觉得好笑,微微皱眉,眼角带笑。

“闭眼,听话。”

凌轩低声呢喃着,声音比之前,更加充满了爱欲,绵绵软软的,更加好听,听得依依心里一阵悸动。

凌轩继而又闭上眼,温情的继续专心致志的干着佘头的工作,只是掌着夏依依脑袋的手已经不必那么用力了,她已经不挣扎了。

依依被他口勿得有些沉迷,晕头转向的,逐渐的也就被他那温柔的模样给迷失了自我。

凌轩的口勿有些青涩,略显笨拙,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挑拨起她的佘头,在口腔里胡乱的碰撞着。好几次,都将夏依依的佘头给堵得都快抽筋了。

依依微微皱眉,自己的佘头不禁想去挡开他的进攻,却不知不觉的就与他的佘头纠缠起来,猛烈而胶着,渐渐的,两条互相斗殴的两条佘头竟是慢慢的和解,动作缓慢了下来,交融缠绵。

动作轻缓,好似两条小蛇互相缠绕嬉戏。

夏依依不禁也沉醉在这一个长长的深口勿中,渐渐的闭上了她那圆睁的双眼,配合起凌轩的口勿,她的那双紧推凌轩的手也软了下来,挤在两人中间实在是有些难受,双手便往上摸索着,软软的搭在凌轩宽大结实的肩膀上。

这样,两人身体中间便是没了依依那双手的阻隔,两人贴的更紧了。

凌轩感受到怀中原本僵硬直挺的身子变得柔软了下来,她配合着他轻轻浅浅的亲口勿,凌轩微微睁眼,发现眼前的人儿不知何时早已闭上了双眸,长长的浓密乌黑睫毛微微卷曲,脸上一片安宁,细细的享受着他的滋润。

凌轩的嘴角泛起一抹幸福的微笑,腹内升腾起一阵热火,他闭上眼,抱着依依的手不禁收紧,加重了那个口勿,火力逐渐全开,抱着她的手再也不愿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了,在她的背上不断游走,摩挲着依依的背。

他的辰口似乎想深深的嵌入她的辰口,掌着后脑勺的手不禁又锁紧了,那股霸道肆掠的气息再度袭来,将夏依依口勿得几乎喘不过来气,一阵晕头转向,好似冲上云霄。

依依软软的搭在凌轩肩上的双手不禁盘上了凌轩的脖颈,收紧,将凌轩略高的身子往下压,依依也不禁加重了回应凌轩的口勿。

情到深处,依依的嗓子里不禁嗯了一声,带着温柔和情动,以及享受后的满足。

满足?!?

夏依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被自己这一声给吓醒了过来,她这是在干什么?她记得她明明是过来找马的,怎么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依依猛地睁开了眼睛,一阵惊慌,她更惊讶的是,自己的手竟然挂在了凌轩的脖子上了,之前不是在用力推他的胸膛的吗?怎么会移了位置了?自己完全不记得是怎么移上去的了,自己这是得了短暂性失忆了吗?

依依猛然的一推,就去推开凌轩。

夏依依刚刚那声满足的“嗯”声,让凌轩的心情格外的好。这个口勿很长,起码有半个多时辰。

凌轩也满足的松开了夏依依的辰口,便是发现她的嘴巴已经被他口勿的红肿不堪了,她的脸色原本就泛起红潮,被他这么温情的盯着,就更是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虾仁一样,她眼神躲闪,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着头似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凌轩却没有松开抱着她的手,嘴角带着满意的笑,眼底流淌过浓浓的爱意,磁性糯软又好听的声音响起:“爱妃害羞了?”

依依推了推他,却是推不开,依依仿若蚊子叫声一样,低着头低低的说道:“放开我。”

凌轩见她这样,心里又有些痒痒,便是抱紧了她,就又要去亲她。

夏依依一阵慌乱,顿时就手足无措,在凌轩的胸膛一阵乱砸,躲避着他凑过来的嘴巴。

凌轩一阵大笑,微蹲身子,便是直接将夏依依给抱了起来,夏依依便是变得比凌轩高出了一个头来。凌轩抱着依依在原地旋转了几圈,速度之快,将夏依依转得脑袋打晕,连忙用手抓着凌轩的肩膀,防止自己被他甩了出去。

凌轩转了几圈才停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连张床都没有,便是抱着夏依依就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这个凳子有点小,是带扶手的,两个人挤在里面便是拥挤不堪,而桌上又放满了文件,坐不得人。

凌轩用手轻轻的勾起了夏依依的下巴,眼底带笑,低低的坏笑道:“下次,想本王时,记得去本王的帐内找本王,你看这儿,连张床都没有。”

依依挣扎着就要下去,手脚乱舞着,骂道:“放我下来,臭流氓。”

凌轩将她的手给禁锢住,道:“别乱动,小心泼了桌案上的墨,染污了桌上的战报。”

夏依依拿眼瞧了一下,这桌上的确是堆满了战报和各种军事文件,都是极为重要的,若是被泼了墨看不清了,可就不好了。

依依便是不再乱动了,确实瞪眼威胁道:“你放我下来,不然,我就把你的战报都泼上墨。”

“你不会这么做,本王的爱妃素来都深明大义,懂事理,绝不会这么意气用事。”凌轩丝毫没有被夏依依的威胁给吓到,勾着夏依依的下巴的手便转而抚上了夏依依的羞得通红而富有弹性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

这张脸因为羞愤,而已经红得发烫了。

依依不禁皱眉,可是自己的两只手都被凌轩的一只大手给抓住了,没办法去拍开凌轩的手,依依便只得扭动着脑袋躲避凌轩的手,竖眉说道:“你干嘛?你的疫病虽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是还没有完全好,你就不怕把我也给染上了疫病吗?”

凌轩的眉眼微微弯起,笑道:“还来这招?本王被你骗过一次,还能被你再骗一次?谷主都已经告诉本王了,你根本就不会被传染疫症的。”

依依暗暗咬了咬牙,鬼谷子,你个拖后腿的家伙,背地里拆我的台。

依依又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怒道:“你为什么杀了我的马?不管怎么样,我的马是无辜的。”

凌轩脸色阴沉下来,冷冷的道:“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提他以及他的东西吗?”

“你以为你杀了我的马,我就回不去了吗?我走出去一段路,就可以在半路再买一匹马。”

“哪个不要命的敢放你出这个军营?本王已经下令了,谁若是放你出营,本王砍了他的脑袋。”

“你个疯子!”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这是马挡杀马,人挡杀人吗?

“你若是不疯,本王就不会疯。”

“谁疯了?”依依瞪眼问道。

“你,难道不是吗?居然想独自孤身回去,你以为这路上很安全?而且,你可是奉命来防止疫病的,疫病没有治完,又没有得到这边军方的同意,你就擅自回去,当心父皇又打你三十大板。你这比股还要不要?”凌轩一边说着,就一边用手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夏依依的比股,满是弹性的比股将凌轩的手微微弹了起来,凌轩眼眸一缩,不自觉的就将手又覆上了夏依依那圆润而富有弹性的比股。

“咸猪手啊!”

依依尖叫了一声,挣扎着就要起来,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离开凌轩的怀抱,光是看凌轩那双眼睛里重又燃起了熊熊的欲。望就知道,他刚刚被自己的比股给惹起了qing欲,若是再不离开,可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在没有床的情况下,就直接在这椅子上将她给解决了。

果然,单身的男人是可怕的。

单身了快十八年的纯新男人就更可怕了。

夏依依正与凌轩在椅子上斗争着,挣扎着就要下来,帐帘猛地一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皮肤黝黑的壮硕男子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拥有这满脸络腮胡子,进这大军帐又不需通传的除了丁副将,还能有谁?

刚刚夜影带着那些将领走了出去以后,其他的将领便是都回去了,只有夜影和两个守卫在帐外候着,后来夜影听到了帐内王爷和王妃两个人在亲热,夜影便挥了挥手,让两个守卫离开了,自己就站在离帐篷几丈远的地方远远的守着。

这里是大军帐,普通士兵是不能进去的,若是要进去,是必定要先通传了才能进去,绝不能擅闯。

而能不用通传就能直接进去的人,就只有将领了,不过刚那些将领都已经识趣的回去了,想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过来打扰了。

只是夜影没有想到,千防万防,却没有防得住这军营里一向大大咧咧、行事莽撞的丁大力。

夜影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遛马去了的丁大力,竟然骑马快速冲到了帐外,就直接下马进了军帐,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丁大力就已经冲了进去。

夜影连忙在丁大力冲进去的时候,也跟着冲了进去想将他拉出来。

丁大力兴奋的脸色顿时就凝固住了,长大着嘴巴,看着一向洁身自好的王爷竟然直接在大军帐的座椅上调戏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是他的王妃。可这里是大军帐,不是王爷的私帐啊。一向公私分明的王爷,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迫不及待的,在大白天,而且还是大清早的就在大军帐干这事。

难道昨夜晚上,王妃没有把王爷这匹饿狼喂饱吗?

一向不打听王爷私事的丁大力可是彻彻底底的误会王爷了,王妃何止是没有喂饱王爷,而是根本就没有喂过他。

紧跟着进来的夜影也看到了这一幕,只是王爷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以及愤怒,夜影连忙道:“属下没有来得及拦住他,请王爷恕罪。”

说完,夜影就拽着还在发呆看戏的丁大力连忙往外跑,只是比他们两个速度更快的是夏依依。

夏依依趁着凌轩正在发怒,而且在下属的面前,自己若是要跑的话,凌轩碍于自己的面子和节操,就不会再强留她。

因此夏依依很轻松的从凌轩的禁锢中跳了下来,快速的蹿了出去,好像一只刚刚从饿狼的嘴里逃脱的小羔羊。

夏依依刚刚冲出去,便见到了站在帐篷外的烈焰,夏依依眼神一缩,唤道:“烈焰?王爷没有把你杀了?”

那些来来往往的士兵不禁侧目,看了一眼衣服凌乱,嘴辰口红肿,脸色羞红的王妃,看着她刚刚冲出来的帐篷,便都低着头,隐忍着笑,匆匆离去,只是低着头经过别人的时候,互相交换了眼底的暗笑。

夏依依暗暗咬了一下自己红肿发痛的嘴辰口,来不及多管烈焰,便是羞愤的跑回了自己的帐篷里,连忙将自己躲藏在了被子里不肯见人,连凝香和画眉都不让看。

丁大力在夏依依冲了出去之后,才惊觉自己闯祸了,连忙转身也跟着往外跑。

“站住”

凌轩冷冷的喝道,阴沉的脸几乎要滴出墨来,隐藏着自己内心的暴怒。

丁大力只觉得自己的脊背有些凉,他这才回想起刚刚进来的时候,为何这门口的守卫都不见了,而夜影又守的那么远,原来是避嫌去了。

“何事?”凌轩冷冷的问道。

丁大力都不敢转过身来,眼神紧盯着帐帘,说道:“卑职刚刚骑烈焰出去溜了一圈,那马可真的是一匹纯种马,若是卑职加强它的训练,必定能成为一匹好战马,绝对比卑职现在骑的那匹马要好。”

“嗯,烈焰就送给你了。”

“真的?”丁大力高兴不已,连忙转过身来,看到王爷那冰冷的眸子,丁大力高兴的神情又冷了下来,说道:“可是你把王妃的马送给卑职,那王妃用什么马?”

“她不用马”,给她马做什么?好跑回京啊?

“多谢王爷,卑职告退。”

丁大力十分高兴,这一匹好战马,可就相当于自己的战友等级提升了一样,关键时刻,可是能保住自己的命的。骑马打战的时候,一半在人,一半在马。想要获得一匹好战马,那可是每一个将士梦寐以求的事情。丁大力当即就高高兴兴的出去牵了烈焰去训马场上训练去了。

夜影也自觉的想要退出去,不料王爷却已经恢复了情绪,说道:“去将刚刚那些将领叫回来,继续商议事情。”

“是”

凝香不明所以,见王妃跑回帐篷后,就闷在被子里不出来,便上前道:“王妃,你怎么了?闷在被子里做什么?”

“别管我,你们出去”,被子里传来夏依依闷闷的声音。

凝香顿了顿,便和画眉一道出去了。凝香悄悄道:“王妃是不是刚刚去找王爷,结果受了气,躲在被子里哭啊?”

画眉淡淡的瞟了她一眼,道:“我看不像”。

“那她为何躲在被子里?”

“羞得”,画眉嘴角噙笑,画眉的眼睛可比凝香的眼睛要尖锐,早在王妃出了大军帐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王妃的不对劲了。

啊?刚刚她去大军帐中,天啦,王爷也太胆大了吧,在大军帐中就动手动脚啊。凝香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

夏依依在被子里用自己稍凉的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想将脸上的温度降下来。心里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夏依依不禁摸上了自己红肿的嘴辰口,辰口内还残留有凌轩霸道的气息,工作过度的佘头都稍显发麻。

还有自己的比股,总觉得被凌轩摸过的位置,现在那一块肌肉还有些起鸡皮疙瘩,总感觉他的手还粘在上面一样。

一想起刚刚帐内那一幕,自己刚刚竟然还满足的呻吟出声音来,自己是不是被魔症了啊?

接下来,夏依依连吃饭都是将凝香她们赶出去以后,她才从被子里出来,吃完饭就又藏回被子去了。

真是太丢人了,没脸见人了,自己怎么可以被人轻薄了以后,还迎合别人啊?

凌轩得知夏依依回去后,就躲在帐篷里头不出门,都不敢见人了,更没有提要回京的事情了。凌轩的心情也变得十分好,处理手头上事情的速度也变快了许多。

待到天黑之后,凌轩可算是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今天,已经是比往常要提前些时间完成了,毕竟自己等会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凌轩走出大军帐的时候,脸上带着愉悦的神情,将那两个守卫给吓了一跳,王爷这副神情可真是难得一见啊。

凌轩在大军帐内呆了一天,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坐得有些不爽利,略显疲软,便是去了训练场上炼了半个时辰的武,疏通了一下筋脉,才觉得骨头和肌肉舒服了一些。方才带着一身汗味回了帐内沐浴更衣。

沐浴后的凌轩浑身都带着一股清冽的气味,人也精神了许多,一副气定神闲,缓缓走出了自己的帐篷,往夏依依那个帐篷而去。

凌轩看了眼已经熄了灯的小帐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今天她倒是乖了,没有出去瞎玩,这么早就已经睡了?也不等等他?

凌轩嘴角的笑意更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